第二百二十九章 富不过三代(今日万字到,求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二十九章富不过三代(今日万字到,求票)

    当他们来到了城下。却发现那城门已经被人群挤得满满当当,各种车辆和人群堵在城门口,像是乌龟一样一步一挪地向城外移动。

    城门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敞开着,而且城上城下也根本看不到守军的样子。各种秩序好像已经全都消失,人们争抢着,哭喊着向拼了命地向城外挤去。

    洛林看着那城门口处拥挤不动的人群,不由一皱眉头,手中马鞭一抖,在空气中抽了一声爆响,然后高声令道:“第一骑兵队,给我赶开人群。”

    当下数十名骑士们答应了一声,然后气势汹汹地向城门猛冲去,却发觉那些出城的平民们根本就不搭理他们,仍然自顾自地争抢不休。

    一众骑士看了,却也不敢纵马狂奔。如果战马践踏了这些没有武装的平民百姓,纵然纠查宪兵们不找自己的麻烦,以后也会被同僚们取笑为‘马路杀手’,让自己的名誉蒙羞。

    他们只得缓缓勒住了战马,然后挥着手中的鞭子,高声大喊:“让开,让开~!”

    那些要出城逃难的人群却是极为强悍。连正眼也不看这些穿着军装的痞子。

    他们要么互相推搡着继续往外挤。要么就对着洛林他们大骂:“城门口挤成这个样子还往里赶,你们有脑子没脑子。”

    有人更是叫道:“弟兄们,别给当官儿的卖命了,他们可早就跑过了。”

    更是有人双手叉腰,大摆官威,破口骂道:“你们这些混帐狗才~!真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知道不知道老爷我是守备大人第十三房二奶的小舅子。敢动我一手指头,我报告了守备大人,让他用鞭子抽死你们这些狗崽子~!”

    一时间,场上极是混乱。

    当前的骑兵们已经和平民挤在了一起,看着近在咫尺的城门却寸步难移,骑兵们为了能向前挺进,迫于无奈之下,抡起马鞭,不住地抽向四周的人群。

    谁知道那些挨打的平民不但没有后退,反倒大喊了起来,道:‘他们打人了,他们又打人~!”

    一众骑士们不禁极是郁闷,‘为什么要说又?’

    此时,那些平民百姓们同仇敌忾,呐喊了一声,涌了上来。纷纷高声叫道:“揍他们,揍他们个小舅子的。打那些个狗崽子们~!”

    他们在头顶上挥舞着拳头、木棍,有人性急的甚至冲到了跟前,直接用力推搡战马和骑士,将他们推的不住后退。甚至是不住歪斜。

    骑士们只能用是腿夹紧马肚,控制着来回晃地战马。

    有些家伙看到这边挤不过去。干脆就一转身奔了洛林跑过去,遥遥地指着洛林他们的鼻子,破开大骂了起来。

    洛林侧耳听了听,那些人骂的也没什么新鲜的花样,大概都是骂他们吃人饭不干人事,当官的光知道贪污受贿,一看到敌人就拉了稀,一个人逃跑之类的。

    而且最多也就是什么狗屎,大便、饭桶之类,远远不及以前听过的融合了五千年文明精华的骂人语言来的精采。

    城门下的几位骑士被平民三面围着,不住地推搡。但是对于这些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骑士们在自己强烈的荣誉感的驱使之下,最多也只敢用鞭子,而不是刀子来对付他们。

    结果却是寡不敌人,被那些骁勇善战的老百姓们打得不住后退。

    在推搡之间,就听‘哧拉’一声响,那原本就粗制烂造,而且还破了洞的阿尔摩哈德军服就被扯破了开来,紧接着,再被人用力一拉,顿时就将那外罩撒下。当即露出了他们穿在里面的神圣骑士团的白底红十字的服装。

    看到骑士罩袍上显眼的枫叶丹林的标志。骑士和他身边的人正在推搡打架的众人全都愣下来。

    人群中也不知是谁大声叫喊了一声,道:“他是敌军。他们都是敌军。”

    紧接着,无数个嗓子一起惊慌失措地呐喊了起来,道:“敌军。敌军。敌军来了。枫堡的坏蛋杀过来了。”

    洛林看到自己人暴露了身份,只得一叹,转头令道:“全军备战,准备冲锋。跟着我……”

    他那个‘冲’字还没有出口。

    随即就听那些平民们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逃啊,快逃啊。他们杀过来了。”

    说完,刚刚堵在城门口,里三层,外三层,拥挤不动的人群像是雪山崩塌一般,轰隆隆地垮塌了下来。

    他们丢掉手里的包裹和车辆,惊叫着四散逃去。

    像是只过了一眨眼的工夫,还不等洛林反应过来,那些老百姓们就已经争先恐后地全都逃散了开来。

    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大门,和一地的狼藉。然后一缕清冷的小凉风,打着旋儿。带着几片杂草落叶,发出嗖嗖的声音,从洛林众人的面前刮过。

    透过洞开的城门,还可以看到在长街的另一端,滚滚的烟尘消失在了地平线的尽头,在此同时,还有隐隐有声音传来:“太可怕了,快逃啊。快逃啊。不然就没命了……”

    一只野狗不知从哪儿窜了出来,叼着一根骨头,鄙夷地看了洛林众人一眼,然后高傲地扬尾巴,大模大样地从旁边走了过去。

    众人脑袋后面不由全都滴下了一滴豆大的冷汗。然后纷纷用一种幽怨而责难的眼神看向了洛林,一言不发。

    洛林也是一心的郁闷,心中暗骂:早知道他们这样胆小,我让大家还换什么衣服啊?真真是脑袋被驴给踢了。

    在尴尬之下,他的心头怒火狂升,将身上外罩的阿尔摩哈德军服随手撕下,然后一挥手中的长剑,怒声叫道:“你们还等着吃奶吗?跟我冲~!”

    说完,抖动僵绳,催动了战马,当先一步,向着城中驰去。

    一众骑士们看了,立时放声大笑了起来。然后在那笑声中,催动了各自的战马,紧跟洛林向城中冲去。

    一时间铁蹄滚滚,迅如奔雷。

    一众法师们见此,也是知道这一战的重要性,当下,雷斯特呼哨了一声,率领着他们纷纷升上半空,在空中掩护着洛林众人,直接向着港口猛冲了过去。

    洛林带着一众骑兵,在半空中的法师们的策应和指引之下。一路狂飙,穿过城市,向着港口的方向直接猛冲了过去。

    洛林一边狂奔,看到道路两边的房子一闪而过,但是心中却是极为奇怪。这敌军打的也是太顺利了一点儿。

    如果说这城中有了准备,可是为什么他们却是一哄而散?

    如果说是他们打算舍了老婆套流氓,佯装败退,好诱敌深入,将自己一网打尽的话。倒也算是一种可以圆说的解释。不过看到自己这边有如此多的魔法师和圣殿骑士,再施展这样的战术,很明显。是近亲结婚的产物。

    但是如果说没有准备,为什么会在路上恰好遇到了敌军调动?而且……

    他正思付之间,只见前队沿着大街一拐,然后就觉的眼前一阔。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穿过了城池,来到了港口边缘。

    洛林抬头一看,顿时心中一沉,心中暗叹:果然是如自己所料的一样,这帮家伙也真够狠辣~!

    只见那港口上那些深入深水区的栈桥四周,全都堆满了柴草硫磺。只要一声令下,投入了火种,立时就可引起冲天的大火,将整个港口完全摧毁,烧成一片白地。

    但是奇怪的是,整个港口上却看不到一个阿尔摩哈德的战士卫兵,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景,如同空港一般。

    洛林心下凛然,也不敢马虎,当即高声下令,道:“命令,魔法师们提高警惕,扩大警戒范围。一看到有人手执火种,当场射杀。”

    当即有人答应了一声,然后鼓起腮帮吹响了号角。

    那些魔法师们接到了命令,立时就升上了高空,如苍鹰般俯视着大地。他们手中七彩的光芒不住闪烁,准备好了各种法术,只要一有动静,就立即轰杀下去。

    洛林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令骑士们留下一部分警戒,余下的众人全都下马,将那些柴草清理掉。能推入了海中,推入大海。不能推入海中的,想办法移开,实在不行,就淋上海水。

    洛林在一边指挥众人,一边心中暗骂:这是哪一个混蛋的想出来的毒计?这一把火如果烧了起来。这个港口就会彻底报废。最起码也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完全修复。而自己那些坐着船赶来的大部队,也就只能是无所事情情地在海上飘上两个月。到时候,他们就算是不得病,估计走路也该打晃了。

    而这还算是好的。一旦敌军增援到达。巩固了港口,自己这规模浩大,信誓旦旦要高举义旗,讨伐帝国的大军也就只能是调转了船头,夹了尾巴灰溜溜地回去了。到那个时候,这脸可就丢大了。

    想到这里,洛林倒不觉有些好奇:‘及时调动军队,时机恰当的拦截,堆积柴草,一旦有事,就举火焚烧。能制定出如此狠毒计划的家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此时还并不知道,其实他的对手就是那位名震天下的阿摩尔,哈杜将军~!

    那一系列的防御计划,全都是他亲手拟定的。

    也就是说,他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击败了那位令整个茹曼帝国胆战心惊,只能生活在他恐怖的阴影之下的绝世名将~!

    但是,这并不是说那位将军的计划不行。而是……

    正如自古有一句至理名言所说:“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实在是当地的指挥官太过混蛋懦弱。纵然枫叶丹林派过去的类似007一样的王牌间谍,都不一定能达到如此的效果。

    那位将军当初制定这一项计划,就是为了以防将来某一天茹曼帝国的入侵的。

    他如同先知一般,以一位兵法大家的炯炯有神的目光,洞若观火地准确预见了每一项的事情的发生。

    大规模舰队的佯动,吸引注意力。精锐部队的悄悄行动。选择海滩,弃舟登岸,一路狂飙,突然奇袭……

    因此上,针对着这一系列的行动,制定了详尽的计划。如果执行得当,纵然不能将洛林众人尽数全歼,但是最起码也能抵挡一阵,稳扎稳打,拖到援军到达。将敌人大军拒于国门之外。

    但是奈何空有计划,但是所托却是非人。

    更何况过去的一年,儒略历八三一年不仅对于茹曼帝国是艰难的一年。对于阿尔摩哈德来说,也更是多灾多难。

    当初,茹曼帝国北方战线战败失利,两个军团在对德伦蛮族讨伐中,全军覆灭。消息传来。阿尔摩哈德帝国看到仇敌倒霉这人生的一大喜事,当然是兴国欢腾。

    但是紧接着,风水就开始了轮转。

    发现来自北面茹曼帝国的威胁解除之后,皇帝陛下当即大封群臣。他为了讨好自己的情人,先是大肆封官许愿,将他们那些人弄进了朝堂。

    纵然伊莎贝拉皇后尽力维持,但是由于那两位德斯皮父子的掌权。他们为了扩大自己的实力,当即大肆地收受贿赂,买官卖官,

    一个帝国政权建立好它不容易,但是要毁起来那可是快的很。很快的工夫,朝堂之上,地方之上全都充斥了大批的小舅子党和二世祖。

    虽然二世祖之类的人物当中也出过不少杰出的人物,像是周武王了,李世民了,刘彻刘小猪了之类的,但是更多的却是在像是杨小广,和贾宝玉一般花骨朵一样的人物。

    其中哈夫斯港口的守备司令官卓拉儿三世大人就是最为杰出的代表人物。

    他老人家祖上原本是贩私盐的。

    原来这些私盐贩子们为了悍卫他们的神圣不可侵犯的自由贸易权,造福穷苦百姓,与帝国的税吏进行着可歌可泣的不懈斗争,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也是正常的事情。还带有了三分的血性。

    只是到了他一代,已经是第三代了。

    ‘富不过三代’也许就是指的他这一种的。

    家中有了些钱,那血性也就淡了七分。再加上老爹某一次挥舞着马刀,奋不顾身地与税吏们进行友好交流的时候,倒在了一支从背后射来的暗箭之下。

    三世同学接替之后,就从这利润优厚、竞争激烈的行业当中退了出来。正好手中握了大批的资金,当下看到了机会,就花钱买了一个官当。

    他老人家上台之后,一不检兵阅阵,二不整修防御。继承和发扬了祖上的商业精神,每天只是想着法子,去喝兵血、吃空饷。然后趁着自己年青,走马章台,将那些钱全花在八大胡同里面。为帝国经济的繁荣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若大个哈夫斯港口,常备兵力应有五万,但是在他的精心治理之下,当下就缩水了大半。纵然如此,那些当兵吃粮的丘八们也是经常只能拿到半饷。而且还是领三个月之前的。

    如果有人敢要抱怨一声,他老人家就是一瞪眼睛:“不想干了滚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

    有他坐镇了这个地方,消灭起阿尔摩哈德帝国的士兵来,比起世仇茹曼帝国的血手屠夫,威名赫赫的儒略大公,都要厉害上三分。

    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也不外如是。

    到了后来,接到了枫叶丹林组织军团,要讨伐帝国的消息。哈夫斯港驻军按了哈杜将军制定的条例,启动了预先的计划案。

    他在举兵誓师的时候,也是意筹志满。狠心刺破了手指甲,然后痛饮了一整瓶的美酒。然后发誓要歼灭万恶的枫堡侵略军。

    尽管他认为率军出征本身就是错的,敌人不可能在其他地方登陆。但是在众军官们的苦劝之下,还是按了哈杜将军的预案,调兵出征。

    卓拉儿三世大人率军出发时,还感觉良好。好像那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翻翻手掌就可以办到。然后立下丰功伟绩。成就他远远超过哈杜将军的绝世英名。

    说不定某一天,功高镇主,被皇帝鸩酒毒杀的时候,也可以学了那些历史上忠心耿耿的忠臣们一样,掷地有声地来一句:“陛下,你这是在用你的左手砍下您的右手。”(倒不是说他不想玩皇帝陛下的管理层收购,而是说他在潜意识当中还是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

    就在他骑在马上,带着无限的自我陶醉,进行意yin的时候。前方传来了遇敌的消息。

    当两军对垒展开的时候,卓拉儿三世大人看到那战阵中充斥着的冲天杀气,就已经感到了膀胱发紧。

    而当洛林率队突击,那些法师们释放出的强力法术,几乎在倾刻之间就毁灭了派出的骑兵团之时,他就已经吓尿了裤子。

    看到圣殿骑士们勇猛突进,向自己杀了过来。卓拉儿三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是一个反对战争,呼唤和平的反战人士。‘生命如此美好,空气如此新鲜,而战争却是如此的残酷,相当地不好。’

    当下,他调转了马头,连军团的战旗都可耻地扔下,一路打马如飞,慌慌张张奔回了哈夫斯城。

    回城之后,他任何人也没有通知,也没有发出警报。更是没有组织抵抗,直接奔回了家中,然后收拾了一下,带着自己心爱的二奶小妾,灰溜溜地逃走了。

    而城中的一众高官们全是住在一起的,看到他逃走,其他人也不是傻子,当下打听了一下,也是一卷东西,装上马车,跟着就逃了出去。

    当洛林出现在城下之时,他们已经逃到五十公里之外了。

    当兵的看到高官们全跑了,再加上人心浮动,谣言满天乱飞。当下也是慌张了起来,打了一声唿哨,然后脱了军装。当逃了兵。

    因此上,洛林众人也就一路畅通无阻,直达港口。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