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狗屎军营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九十二章狗屎军营(继续求票)

    听了洛林的问话,那名军官却是呲了呲牙,笑着指了指自己肩上的领花,道:“见教不敢当,兄弟是师团指挥部参谋卡诺中尉,算是一个闲职。咱们这里老话,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没背景没势力,说句不好听的,兄弟我就是个混日子的。”

    见卡诺中尉大大咧咧的自嘲,洛林听了不禁放声大笑,觉的这个军官倒也算是不错,然后道:“能在统领大人身边混,这可不是一个闲职。以后绝对是前途无量的。咱们禁卫军路子广,指不定那日就高升了。”

    那人也是哈哈大笑了一声,然后道:“借你吉言了。要真的有那一天,我一定好好地请你吃上一顿,以示感谢。”

    洛林哈哈笑了两声,看着那人纯真的笑脸,不禁对他心生好感。刚刚在大厅当中,他可也是看了一圈了。

    也许是承平太久了,也许是已经太过老朽**了。

    那里面的军汉们,很多人已经失去了禁卫军彪悍的血性。

    一个个明明头脑简单、粗鲁不堪,但是却还偏偏要去学着那些文人们去玩什么心眼儿,搞政治。

    他祖母的,那帮人可是军人。军人不去打仗,或者时刻准备着打仗,却去搞政治。这还有天理吗?

    那种行为不仅是愚蠢,甚至是令人感到可笑~

    再说,这群丘八们聚在一起搞政治,搞得过办公室里的老狐狸吗?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这才断然放弃了在指挥部任职。

    在那个污烟瘴气的地方,就算是了解情况,那也是会被那些笨拙的勾心斗角的办公室政治给淹没的。

    俗说话,宁愿要一个神一样的敌人,但是却不要有一个像猪一样的队友。

    永远不要和一个蠢货为伍。因为你不知道他会干什么出来~

    洛林可是身负重任的,他可不想在这个地方浪费太多的时间,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因此上,最好的办法,就是离那些看上去令人感到糟心的王八蛋们越远越好。

    虽然他们是自己的敌人,越是这样**无能,洛林越是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但是身为一名军人的骄傲,看到自己的敌人居然是这样一副蠢猪的模样,却不能不令他摇头叹息。

    卫圣战争中那支强大、无畏、残暴的魔族军队也许早就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当中,唯一留下的,也许只是大厅前面的两排石碑。只有通过那里才能知道曾经的魔族军团是何等的强盛,坚毅,浴血英雄……

    而在那些人当中,这个年青的军官卡诺,却是洛林唯一感到还算不错的。因为他的身上还有着年青的质朴,并没有沾上那些污七八糟的东西。

    他顿了一下,然后笑着问道:“怎么有什么事吗?“

    卡诺却是赧然一笑,试探地道:“大人,这去第八中队的路,你初来乍到的,恐怕不太熟吧?大人吩咐了,要我送您过去。”

    洛林愕然一愣,四下看了看,看着那广阔的操场,不禁失笑了起来,操场周围是密密麻麻的营房,整座卫所的规模相当大,要是自己找,真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了。

    洛林心中暗道:自己这是光顾了想这些军团当中的龌龊事情,完全没有注意这些小节。

    卡诺看着洛林的表情,却是一笑,然后伸手一引,道:“大人,这边请。”

    然后当先一步,向前走去。

    洛林也是一笑,急步跟了上去。

    两人按着军队‘两人一列,三人一行‘的传统,步伐一至,并排走在大道之上。

    卡诺一边走,一边不住地犹豫,最后还是按耐不住,好奇问道:“大人,当时托尔斯大人给您那么那好的条件,您怎么不留在指挥部里面,而是非要到下面连队去?那个……下面条件,真的不太好。”

    洛林侧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道:“在指挥部里面,实权拿不到手,而以我的官衔,不大不小的,也是尴尬,留在指挥部,什么也做不了,这到了下面,那我可就是头儿了。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他顿了一下,然后不屑地道:“更何况,你以为那指挥部里面整天为个屁事儿就勾心斗角的,一帮军人鼠肚鸡肠,今天算计这个,明天算计那个,能有什么做为?,

    这还像是那曾经浴血黄沙,百战不殆的皇家禁卫吗?跟一群办公桌后面的阴损文人,死瘟生们有什么区别。

    军人不去开疆拓土建功立业,不要封侯拜将封妻荫子,还叫什么军人,干脆叫门卫得了。”

    他的话并不高,但是如黄钟大吕一般。

    卡诺听了,脑海当中顿时嗡地响了一声。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只是愣愣地看着洛林的背影。

    他虽然在指挥部里呆着,也看着那些勾心斗角的勾当,心中隐隐知道不对,但是却从来却没有人能说出来。还以为着,既然禁卫军都是这样,那么其他的军人也应该如此,有本事的军官大概都是这样。

    后来,时日长了,也就见怪不见了,因此上,也就渐渐消沉下来,一天一天的混日子。

    身为禁卫军,被阿卡德琳的繁华和浮躁迷惑,早已忘记了禁卫军的荣光和职责。

    就像是坐井观天的青蛙,从生下来,看到井口的天空,就以为天就是井口那么大。

    但是当被人带到了井外,看到外面那广阔的天地。这才知道原来世界是这个样子,而以往的见识却是何等的浅薄~

    此时听了洛林的话,顿时感到如同当头棒喝一般。就觉的自己就像是那只青蛙一样,猛然出现一个崭新的世界~

    那些军人那样做,原来确实是不对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冒出了一身的冷汗,幸亏的自己还保持着最后一丝的理智,没有变成和他们一样。

    洛林向前走了两步,见对方没有跟上,不禁奇怪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卡诺醒悟了过来,当下急忙跟上。

    他定了定神,然后转开了话题,涩声道:“可是大人,您是不知道,您可能是被我们……被统领大人给暗算了。

    那第八中队不好管。里面无一不是刺头兵痞,极是奸滑。

    他们偷鸡摸狗,迟到早退,目无军纪。在军团内出了名的能惹祸。

    上一任的中队长差一点儿没有被他们给气的得了脑溢血,大病了一场之后,当下就辞职了。在那之后让谁去谁都不去。几个副队长要么调走了,要么就不干了,剩下干脆也是全都睁一眼闭一眼,什么都不管。”

    洛林很是惊奇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道:“那些兵痞们既然如此胡闹,难道就没有人管吗?军官是干什么的?军法又是干什么的?

    实在不行,砍两个脑袋,相信他们绝对是会老实的。我们禁卫军提督统领哪个不是跺一脚颤三颤的大人物,还镇不住场面?”

    卡诺却又是苦笑了一下,道:“您刚来阿卡德琳,是不知道具体情况。按理说您说的不错。但是……唉,咱们禁卫军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平时进来的精锐骁勇的战士最抢手,全都按照正常的编制分配下去。

    而那些勋贵子弟们平时在家里无事生非的,整天打架闹事。但是那些家长们却不以为自己家的狗咋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还指不定是多宝贝呢。

    为了能给他们以后谋一个好出身,于是就把他们送到这里来了,说是让我们管教管教,锻炼锻炼。

    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背景深厚,而且也全都是养坏了脾气,一个比一个王八蛋。稍不顺心,就仗着家中的权势,当街和上官对骂,甚至是动手打人。

    军法处这边刚抓了人,想要正一下军纪,但是那边说情的就来了。最后只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放人了事。

    到了后来,大家也就心凉了,也没有人愿意管了。由着那些家伙们胡闹。但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军营里面那么多兵,有样学样的,也带坏了军风军纪。

    后来也不知是谁想出了一个主意,把他们全都调在一起。

    这样一来,就算是他们胡闹也不会影响了其他的士兵。省的那些老鼠屎坏了一锅的汤。

    提督大人都对他们的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统领也怕惹上麻烦。

    咱们这级军官,人家更是不放在眼里,军法官来了也没辙,抓起来不敢打不敢骂,后来干脆也不管了。

    这帮狗*养的王八蛋,确实是败坏禁卫军的名声。”,

    说到后来,他也是不住地咬牙切齿,显然是对那些下溅痞子们深恶痛绝。

    洛林却是一笑,道:“这样啊?那更好。我可是专治各种不服的。”

    然后洛林一拍卡诺的后背,道:“走,我倒要去见识见识,这帮二世祖有多嚣张。”

    卡诺忧虑地看了他一眼,但是却并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当先带路。

    两人沿着中间的林荫大道,向前走了许久,越过了两边一排一排的整齐营房,一直到了卫所营房的最深处。

    洛林抬头一看,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破烂的营地。

    那军营看上去年久失修,极其的破败,墙壁和屋顶上都露着洞,和刚才路过的干净整洁的营房有鲜明对比。

    那房顶上的狗尾巴草都长起了有一人多高,青葱翠绿,随风摇摆,有的营房被火熏的乌七八黑,而在营房墙角的阴暗角落上,居然还长起了几朵狗尿苔。

    营房当中一没有嘹亮的歌声,二没有出操时那有节奏的号子。但是却也并不是一片安静。如果仔细听的话,可以听到有人在里面哼着什么小曲儿。

    洛林寻声望去,只见在门外的树荫下,墙根下等等阴凉之处,还躺着数个兵痞。

    在这个并算太热的天气里,他们一个个却衣衫不整,甚至是敞着怀,露出了毛茸茸的胸脯。

    斜躺在地上,手端着茶壶,跷着二郎腿,一边纳凉,一边喝着茶,时不时,还哼上两声小曲儿,过的惬意之极。

    那样子倒是像极了一个树荫下乘凉的小流氓。

    洛林看了,不禁失笑了起来,向着卡诺说道:“这些兵痞是谁的手下啊?这看上去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的,跟一帮龟孙子一样。他们当头儿的可是有的受……”

    他说到这里,看到卡诺向自己投来同情的目光,不禁一怔,声音一时低了下去。

    洛林眨了眨眼睛,随即明白了过来,心中暗道:他祖母的~原来是我的兵啊~

    他看了看那几个兵痞,比着那整个营房,伸手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圈,然后很是有些愤怒地询问道:“这里的破烂像狗屎一样的东西就是我的驻地,我的兵?”

    卡诺很是认真点了点头,然后一脸“现实是很残酷”的表情。

    洛林当即就感到火往上冒,急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眯起了眼睛,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这才发现,在那营地旁边还竖着一块牌子。

    由于年久失修已经只余了半块,就剩下这半块还歪歪扭扭的,看着上面的字迹,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八字,看来这真的就是第八中队了。

    洛林当下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心中暗骂:人渣就是人渣。托尔斯那个狗崽子,我本着新来乍到,与人为善的想法,这么给他台阶,没想到他居然还是这么的心狠手毒,这么坑他的干爹。

    这些人能算是军人吗?

    就是大街上一坨被踩烂了的狗屎,也比他们强上许多~

    看来好人不能当啊。我还是得从事流氓那个很有前途的职业。要知道只有好人才会受欺负,你看哪个丫的敢欺负坏人来着?

    托尔斯你个老人渣,你不仁我不义,咱们走着瞧~

    那些兵痞们看到有军官到来,居然还不站起,仍然半躺在地上,眯着眼睛,一边歪着嘴,品着茶,一边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洛林两人。

    卡诺看了,当下上前一步,高声喝道:“你们还不快起来?这位雷洛上尉,是你们的新任队长,快快起来迎接~没大没小,成何体统?”

    那兵痞们对视了一眼,然后慢吞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摇一晃地来到了洛林的跟前。

    他们抱着膀子,像是街头流氓一样,一边围着洛林打转,一边上一眼下一眼仔细打量着他。

    卡诺不禁紧张了起来,厉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还不快……”

    洛林轻轻一笑,伸手制止了他。

    对于那些下溅的痞子,洛林经验丰富,这种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性,反而给人一种像是街头少女遇到流氓时高声叫喊的无助感。

    那一众兵痞们看了洛林的举动,不禁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异色。他们对视了一眼,又重新仔细地打量了洛林一番。,

    随即,其中一人指着洛林,向着旁边的兵痞们笑道:“咱们这禁卫军也真没有人了,居然让这么一个家伙跑来这里给咱们当队长。长的跟个小白脸似的,能干什么啊?

    咱们禁卫军什么时候改规矩了,开始从牛郎夜总会里面挑人当军官了?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应该下海的。”

    众人听了,顿时一阵哄堂大笑。

    洛林看着他指着自己鼻子的手指,然后叹了一口气,道:“这位小兵兵,你能不能把手指缩回去,我不习惯有人指着我的鼻子。你母亲没有教过你吗?你这样很没有礼貌。”

    那人当下一愣,然后缓缓地回过了头来,歪着头,撇着嘴,将手指向前重重地一伸,轻佻地道:“我指你怎么了?我指你怎么了?大爷指你,那是看的起你。我还就指你了。你想怎么样吧?”

    说着,将手指连连地在洛林的面前,比来比去。

    那狗崽子也是用心险恶,有几次,居然都是想要将手指戳在洛林的眼睛上,弄坏他的眼睛,但是却全都被洛林轻轻地避开。

    那人见洛林躲闪,居然不让自己戳瞎他的眼睛,很是不给面子,却是更加恼怒了起来,高声叫道:“来啊,来啊,我就戳你,我还要戳死你了,怎么样,怎么样啊?”

    说着,上前一步,一脸狰狞地向着洛林的脸上狠狠地戳来。

    洛林叹了一气,看着他的眼睛,道:“我不能怎么样,也只是这样而己~”

    随着话音落下,他闪电一般地伸出手去,一把握住了那个兵痞的手指,那个兵痞急忙向后抽手,却发现手指像被铁钳钳住了一样,根本就动不了。

    洛林冷笑一声,然后向后重重地一扳~

    当即就听‘咔啪‘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那人顿时发出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啊,我的手,我的手啊……”

    叫喊声大到震的人鼓膜都微疼。

    洛林出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听的通体舒态。

    随即他又用力地向后一板,听着那人以突破了帕瓦罗帝的男高音,又是尖声惨叫了一声,这才满意地松开了手。

    俗话说,‘十指连心’。

    那痛起来可不是一般的难忍,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夹手指,扎指缝的刑罚的了。

    那人手指被洛林脆生生地扳断,当下握着手指,双膝跪倒在地。

    不住地凄厉地哀嚎,“我的手,我的手,我的手啊,痛死了……”

    那人不停的嚎哭,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极是难看,那还有刚才嚣张的样子。

    其余众人看洛林如此的狠辣,表面上软弱可欺的,刚来的时候

    一句话都不说,但是刚一出手,立刻就扳断了那人的手指,下手又快又狠,当下也是面露惧色,互相看了看,就是不敢上前。

    此时,有人高声叫道:“踢馆的上门了,弟兄们,快出来啊,有人欺负咱们的弟兄了。”

    随着那高声叫喊,紧接着,一大帮兵痞从营房当中涌了出来。

    这些人最多也就是二十人左右,个个也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没有一个人把身上的制服穿的正常的。

    看他们的样子,没有一点军人该有的彪悍,从里到外只有一身痞气,但是他们却是深通气势压人的道理,还没有到跟前,就已经挥舞着手中的棍棒,不住地高声叫喊起来。

    “谁,谁敢欺负我们兄弟,真是不想活了。”

    “弄死他,弄死他……”

    “打断他的狗腿。”

    “居然跑我们的地盘闹事,把他打成肉酱……”

    “欺负到老子头上了,不知道我爸是李斯太尔。”

    “谁,谁谁啊……”

    这群人跑到洛林和卡诺跟前,挥舞着棍棒,气势汹汹的将他们两人围了起来。

    “我道是谁敢来闹事,还是俩芝麻大的小官啊。”

    “就你们俩也敢来八中队打人,闲命长了。”

    卡诺看着他们先声夺人的气势,不禁担心地看了洛林一眼,道:“大人,我这去叫卫兵过来……”

    洛林很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道:“如果是一群老兵也就算了,可就这几个人?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他哈哈一笑,伸手在卡诺的肩上重重一拍,道:“你就看好吧,我可是好久都没有好好地活动一下了,就当这是开胃菜。”

    说着,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头向后一仰,深深地转动了一圈。

    卡诺认为这架打不得,原本还想要再劝,但是看到洛林那些诡异的动作,却不禁吃了一惊。

    虽然他们身为军人,也是经常在训练之前热身,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像洛林如此怪异的动作。

    他略略地思付了一下,然后学着洛林的模样转了转手腕脚腕,这才发觉,这些动作虽然怪异,但是却极其的有效,不管是自己再怎么想,再怎么做,却也不可能比洛林的这些动作更加方便有效。

    他不禁对于洛林更加敬佩了起来,心里暗道:不愧是情报局出身,这干过特工的人就是不一样,会的都是简捷有效的法子。

    卡诺还在心里猜想什么情报局特工杀人只用一招之类的传闻,估计洛林的身手到底怎么样,厉害到什么程度。

    就在他出神的时候,洛林已经拎着双拳,一脸狞笑着,大步迎了上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