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最真实的谎言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九十章最真实的谎言(求票)

    洛林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帮小肚鸡肠,以气人有、笑人无为己任的下溅兵痞给惦记上了.

    不过这样很正常,洛林这样突然空降下来的干部,本身就不讨地头蛇们喜欢,平白占了一个位置不说,还不知道这家伙来路。

    像这样的人,大都是奉了上面的命令,下来监督或者搞事的,当然在已经稳固的实力当中不讨喜。

    那句话怎么说的,不利于班子的稳定和团结。

    洛林正看着那些军旗入神,将眼前看到的战史和记忆中人族的战史一一印证,在心里对比双方的战斗力和损失,正在沉思的时候,猛然间就感到身后不对,脑海当中恍惚了一下。仿佛看到一个人正伸出手来,拍向自己的后背。

    那人挥手的动作随着落下,一点一点儿地变慢。就像是一部高速摄像机的缓慢回放一样。

    这种感觉极其的玄妙神奇。

    洛林心中一动,像是条件反射一般侧身一转,闪电一般伸出手去,准确地叼住了一个手腕,随即拇指轻按,按在了对方的虎口之上。

    整个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举手投足之间,轻描淡写,随意挥洒,甚至如同舞蹈一般充满了奇特的美感。

    这看起来虽然简单,但是实际上却并不容易。只有时机,角度,速度,把握无一不严,这才方能做到。说起来,这已经算是高明的武技了。

    那人发现突然之间,自己的手腕就被洛林一把抓住,整个过程快到他根本来不急反应,瞳孔也不禁收缩了一下:对方绝对是一个身手超绝的武功高手~

    禁卫军中的中下级军官,论武技还是比士兵强的,因为打起仗来他们要冲在最前面的,武技或者或高或低,这点眼光还是有的,从这一手飞快的转身擒拿,那人心里就明白,这个家伙不简单。

    尤其是被抓住了手腕之后,对方好像只是轻轻地以手按住,一副好事以暇的模样,但是自己已经是半边身子发麻。如果不是军人强烈的自尊心支撑着,几乎都要忍不住出声呼痛了。

    洛林仔细地打量了对方两眼,这才发现那人却也是一名军官,不由松开了手,歉意地一笑,道:“抱歉,我不太习惯有人从背后拍人。下一次叫我之时,请提前说一声。”

    那人惊愕地揉了揉手腕,心中却是极其的惊奇。

    身为一名职业军人,虽然在禁卫军当中,这几年来都没打过仗,但是那种杀人如麻,经验丰富的老兵他也见过不少,他可是知道,只有出生入死,浴血拼杀过的人才会有如此,时时刻刻保持着戒心和警惕。时时刻刻都在防备着可能到来的战斗。

    他们就像是全身都长着眼睛一样,而且对危险非常敏感,越是看起来平淡沉默的,越是危险人物。

    而有这种反应和身手的人绝对不是一个所谓的靠着裙带关系爬上去的小白脸,而是精英当中的精英,说不定论起战斗经验来,比这里大多数都丰富。

    作为一个职业军人,对于本领高强的同事,尽管可能不喜欢,但都是十分尊重的,军队毕竟看的还是实打实的真功夫。

    他当下一扫脸上的傲慢,而是双腿一并,右手在胸前重重一擂,‘啪‘的敬了一礼,然后道:“统领大人已经等候多时了,请您过去。”

    虽然托尔斯并没有说出那个‘请‘字,但是在不知不觉当中,他却因为对于洛林的重视,下意识地说了出来。

    洛林不禁一滞,道:“什么?统领大人在等我?这……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大人有事要忙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在这里耽误一会儿。”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道:“不过,这也不能怪我。”

    那军官一时惊奇地看着他,心中暗道:这小白脸虽然是很有两下子,但是你这么耍大牌,让统领大人等你半天了,还要如此理直气壮说这不怪你,这委实就是太流氓了吧?真当禁卫军是你们家开的~

    洛林看出他的气愤,不禁叹了一口气,然后指着那一面面的旗帜,道:“因为这里有我们禁卫军先辈们光荣壮烈的英勇事迹,我实在是受感染太深了,看了一眼就沉浸到里面了,不知不觉就忘记了时间。要不是你叫我,说不定我还要把这些全都看完,才能想起正事来。”,

    听到洛林的赞叹,那军官却是不禁骄傲地一挺胸脯。那些英勇壮烈的先辈们的事迹确实感人至深,禁卫军闪族第一的名号,都是他们拿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而且他也深为自己能成为禁卫军的一员而感到骄傲。

    洛林夸禁卫军同,那就跟夸了他一模一样。

    那军官停了一下,很是敬佩地看着洛林,不由的对他大生好感,觉得眼前这个有些本事的小白脸很上道,当下笑了一下,缓和了态度,轻声道:“这些碑立在这里就是为了激励我们后辈,这种事情,相信统领大人也是可以理解的。请跟我来吧。”

    说着,一转身,当先一步,向着大厅走去。

    两人很快来到了大厅当中。

    洛林看到坐在中间主位上的那名军官,看到他肩上挂着一颗闪亮的金星,急忙一跺脚,向着他敬了一礼,然后道:“下官雷洛向统领大人报到。”

    在此同时,心中以军人的传统,却是不住地暗骂:你这个狗*养的~居然让老子向你敬礼。而且肩膀上还只是一个星星,从实际来讲,老子的官儿比你大多了~

    在枫叶丹林远征军当中,洛林手下就有近万人的兵力,开战之后还兼管着几个不同数量的军团,论军衔,只在瓦巴多尔将军之下,往小了说也是中将。

    在奈安就跟别提了,远征大草原的时候,就相当于掌管一个剿总的战区司令,手下军队以十万计,实打实的上将级军衔,要不是看在不能超过老丈人儒略大公的道理上,弄个元帅也不过是花两个钱,到帝都活动活动的小事情。

    现在一个一颗星的将军也在洛林跟前正儿八经的摆谱,能让洛林心里舒服吗?

    要知道,在奈安这个谱很大的将军在开会的时候,也就是一个坐在桌角啃酸白菜的待遇。

    不过现在人在屋檐之下,再不舒服也得忍了。洛林只能在心里将托尔斯全家问候一遍,但是脸上还得是一片平静的表情。

    托尔斯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冷冷地打量着洛林。那名带路的军官见此,走了过去,悄悄地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托尔斯听到洛林是受了那战旗英勇事迹的感染,这才耽误了时间,不由得脸色变幻了几下。

    刚才提督对他说的几句话犹在耳边。

    他为人虽然鲁莽,但是却并不是一个傻蛋——“只有平庸的人才会无视璀璨的星光。只有真正的英雄人物,才会敬佩英雄。”这句话可是闪族流传了数千年的古老谚语。

    在此同时,心中却也长起了一层疑问,难道说提督大人真的是慧眼识人,这个年青的小白脸未来一定是绝代战将?

    禁卫军提督是一个久经风浪的老狐狸,能在阿卡德琳这个政治漩涡的中心,执掌禁卫军数十年,可见其老辣,禁卫军上上下下对提督信服的很,既然提督都说这个家伙像阿卡特里硫斯那个猛人,托尔斯心里就要先掂量掂量。

    他顿了一下,略一思忖,然后转开了话题。翻着桌子上那些编造的履历,沉声道:“雷洛上尉?你这升官倒是升的挺快的吗?前不久还只是地方部队一个中尉,但是转眼之间就已经是禁卫军上尉了。可真是年少有为。”

    说着,向旁边使了一个眼色。

    旁边有人当下会意,然后阴声怪气地道:“是啊,是啊,雷洛上尉,你有什么升官的秘籍,说出来,让大家也学习学习。这连跳三极的本领,我们可是羡慕的很。”

    洛林愕然地看着那人,却见他和自己一样,同样身着尉官服色。脸上红光满面,一脸的横肉,一身肌肉把军服撑的鼓鼓的,一看就知是一名好勇斗狠之辈。

    此时,就听那人继续说道:“难不成就是仗着小白脸,讨女人喜欢,这才爬上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罗萨尔可只能怨自己倒霉,怪投胎没投好。下辈子也给自己整一副小白脸出来。”

    当下在场的众人发出一阵的哄堂大笑,放肆之极。

    而罗萨尔看向洛林之时,眼中却是狡光一闪,一脸的挑衅。,

    他这人表面上看着粗鲁,但是这算盘却是打的极精,如果洛林受不了挑衅,当场和他打在一起,那么就会被扣上一个目无上官,不守军纪的帽子,往上面一报,不管他是什么背景,一个处分也跑不了,以后也是再没有什么前途。

    而洛林如果强忍下来,那就被扣上一个软蛋的帽子们,小白脸就成了他的别号了,在以骁勇为荣,鄙视懦弱的军队当中,他也就再也无法在军中抬起头来,怕是以后就只能去管伙房杂物,像是什么喂喂猪,扫扫厕所,倒倒马桶之类很有很重要,很有前途的工作。

    洛林看着他笑的极其的粗鲁,心中却是一叹,然后道:“阁下说的不错,人长的帅,我也没有办法。”

    众人没想到洛林居然会如此干脆地承认下来,当即不禁全都愕然一愣。

    洛林冷冷一笑,看着罗萨尔,道:“真是没想到堂堂的皇家军官眼光居然会如此的浅薄。竟然将‘军官晋升’这种关系国家生死兴衰的重大事情看做儿戏。以为光凭着相貌,就可以加官晋级。你以为这强盛如云的禁卫军团是什么?”

    他一指外面那些浸透了硝烟的残破战旗,高声喝道:“你以为你这种想法,对得起外面这战死的各位先烈吗?对得起你身上这一身军装吗?你这样说,不觉得羞耻吗?还是你在质疑军部命令的正确性?”

    他的话虽然不高,但是却如同雷霆闪电,在大厅当中轰然作响。直透众人的心底,震的他们心驰摇动,几乎站立不稳。

    在此同时,他们尽皆羞愧地低下了头来,只敢用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为自己刚才那种很是龌龊肮脏的想法感到耻辱。

    他们并不知道,往往人类最初的冲动和想法,凭着本能的直觉,却是最接近于事实的。

    他们最初的猜测其实一点儿也没有错——洛林不仅仅是凭着小白脸加官晋爵的,甚至还是伪装身份,潜伏进英勇无畏,高贵团结的闪族内部,刺探情报,大搞破坏的人族奸细。

    不过这事太匪夷所思,就是他们再天马行空,也想不到真相会是如此,一个人族的间谍,大大咧咧的就进了闪族的核心部门,中间竟然一点坎坷都没有。

    洛林看众人的神态,不禁心中暗骂:这一帮傻瓜~

    但是当下却仍不罢休,继续高声叫道:“你们这样说,不仅是污辱了禁卫军光荣的军旗,还污辱了军部的各位大人上官。

    简直就是指着总长大人鼻子,骂他识人不明,老迈昏庸。禁卫军中竟然有如此言论,这件事情回头我一定要写成报告,递交上去~”

    众人听了,顿时一阵大骇。

    这种事情,军部那些顽固的老家伙一向是极其的敏感,大家都在暗地里骂那群老不死的,没有人不骂的,但是谁也没胆量说出来,因为那是嫌自己命长~

    纵然是错的,但是那些老家伙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也是死不认错,当成对的来办。谁敢炸刺就削谁。向来是心狠手辣。

    前代总长大人嘴边一直挂着那一句名言:‘上级永远是对的,越是错的时候,越对~’

    他们就是通过这种严格到死不要脸的方式,绝对不允许下属置疑,来维护上级的权威,维护闪族军团那英勇而悠久的光荣传统。

    任何敢质疑上级正确性的思想和言论,都是对闪族军部光荣传统的挑战,是不能有丝毫容忍的。

    那个小白脸要是真的胡说八道一通,然后报告递上去了,大家可都得要吃不了兜着走。调个闲职都是轻的,说不定落一个‘腹诽上官,心怀不轨’的罪名,撤职查办,直接踢回家去啃老玉米了。

    他们当下一哄而上,陪着笑脸,不住地解劝。

    “雷兄弟,呃,不,雷大哥,大哥,刚刚只是兄弟们开的玩笑,你别在意,别在意啊,哈哈哈哈……”

    “罗萨尔那货脑子都是肌肉,练武都练傻了,你被跟他一般计较。”

    “是啊,是啊。消消气。不要在意嘛。”

    “……大家只是开玩笑的,为了兄弟洗尘,今天晚上到红樱桃旅馆,我请客,我请。怎么样?”,

    “……”

    洛林看着众人,冷然地道:“想要我不把报告递上去也容易。我这个人可是很尊重上级的。“

    众人不禁一愣,随即恍然大悟,不禁纷纷心中暗骂:奶奶的,这个痞子真是够狠~我们说个软话还不够,非得要统领大人也出面不可。

    但是奈何现在形势比人强,让人给揪住小辫子了。

    他们当下纷纷转头看向了托尔斯,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这位统领大人,希望他能说上两句。

    托尔斯看着众人,当下也不禁心中暗骂:真是一帮饭桶。原本还指望着你们给人一个下马威呢,没想到,刚刚才开场就全他娘的草鸡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白脸的嘴巴可是够毒的。就是我亲自上,也不一定能讨了便宜。

    想到这里,他当下轻咳了一声,然后道:“雷洛上尉,这件事情只是大家开的一个小玩笑,还请你不要太过在意了。”

    洛林当下笑了笑,道:“哈哈,大人说的哪儿的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开玩笑呢,其实我这也是和大家开个玩笑而己。

    咱们大家以后都是同事了,虽然说,我和总长了,次长了,以及各位军务处的大人,还有政务部门的大佬们关系比较熟一点儿,但是又怎么可能有事没事儿地就打各位的小报告呢。

    啊?哈哈哈哈……”

    众人听了当下不禁惊的一阵狂吐舌头:奶奶的,这个痞子太能吹了吧?居然还和总长次长比较熟一点儿?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那这家伙岂不是真的手眼通天了。

    当下有人出声问道:“怎么?阁下和总长次长大人还认识?”

    洛林笑了一下,道:“也不算太认识了,主要是和总长大人的孙女,次长大人的外孙女儿等等,几个人比较熟一点儿。”

    众人当下一阵汗颜,纷纷道:“阁下说笑了,说笑了。咱们刚刚说过的,不开玩笑,不开玩笑了。哈哈哈……”

    洛林叹了口气,道:“我说的这可是真的。”

    众人仍然不信,不住地打着哈哈,想要将这件事情给岔过去。

    而托尔斯看着洛林,却是暗骂了一声:这帮饭桶,居然没有听出那人的言外之意。

    什么叫‘有事没事儿地就打小报告’,奶奶的,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威胁,明摆着就是说,以后只要一有不对,就还会打小报告的。真真是混蛋透顶~听提督的意思,这小白脸说不定还真认识那些泼辣的小姑娘们~

    妈**,我手下怎么了来了这么一个刺头?

    他看着大厅当中很是混乱,当下轻咳了一声。

    众人看了,顿时醒悟了过来,然后后退了几步,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大厅当中重新恢复了一片的安静。

    由于刚刚说过了软话,托尔斯也摆不出那威严的模样,因此上,尽管心中气愤难当,但是却还是强压怒火,呲着牙,像是便秘便了二十五天的模样笑了笑,继续道:“雷洛上尉,你以前是在加勒比港公干的,主要都是做什么的啊?”

    洛林一笑,道:“回大人,我在加勒比港的时候,也没有做什么大事,也就是缉缉私,查查海盗山贼什么的。”

    托尔斯愣了一下,道:“真的只有这些吗?”

    洛林一愣,道:“是啊。怎么了?”

    托尔斯看着洛林表格上的评语,道:“那这里怎么说,你屡立大功,功勋卓越?”

    洛林当下笑了一下,道:“大人,这属于高级机密,我无权透露。您就真的当我只是查查走私打打海盗吧。”

    托尔斯怔了一下,然后勃然大怒,拍着桌子,高声叫道:“你这是什么话~什么机密,难道我堂堂的禁卫军统领都无权知道吗?我现在是你的上级,有权对你的资历做一个详细了解,你这简直就是目无上官,目无军纪,目无王法……”

    洛林看着他的咆哮,当下却是丝毫不忙,呲着一口的白牙,笑着点了点头,道:“是的,统领大人,我重申一遍,您无权知道。如果真的想要知道的话,那么必须向远东军事情报处请示。”

    “军……军事情报处?远东部的?”托尔斯顿时一惊,突然明白了过来,讶然说道:“你是说,你是去那边……”,

    洛林板着脸道:“统领大人,这个问题恕我不能回答。而且我衷心的劝告您最好也不要再问下去。”

    其余众人也是一脸的震惊。

    他们原本以为,面前这个小白脸今天带给他们的震惊已经够多了,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还有如此一个消息。

    在这种像重磅炸弹一样的轰击之下,他们简直都已经震懵,傻掉了~

    这丫居然是个特工~

    他们说的对,不过不是闪族这边的特工。

    洛林却不禁暗笑了一下。那些少女们在做事的时候,可是用心良苦,而且以女性特有的细心,替洛林补上的窟窿。

    不管阿德玲再怎么说和洛林是青梅竹马,从小就认识的,但改变不了洛林是突然冒出来的事实,雷洛这十几年的经历就是一片空白,然后直接就从加勒比港出现了。

    要知道,纵然是在加勒比港,也是有很多人没有见过洛林的。万一有人专门派人前去调查追究,很轻易就能发现,这个人根本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那个时候可是一切都败露了。

    因此上,她们特意制造了这个身份。就算有人追究起来,既然这个人是在这里服役,那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个人?

    那个时候,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把皮球踢到军情局去,说这是高度军事机密。你无权知道。

    这些能量巨大的女孩子们在情报局里面照样有人,甚至德伊波勒本人都是情报局出身,对里面熟悉的很。

    至于说军情局,且不说他们会不会真的去查,纵然是真的去查了,结果什么也没有查到,也只会认为那可能是自己接触不到的更高级的机密,因此上,越是查不到,越是认为这是真的。

    而且纵然是情报局的布尔希局长起了疑心,下令彻查,什么也没有查到的情况之下,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在他的上面,还有黑暗议会,还有亡灵大祭司。说不定那人是他们哪一方派出去,执行某一项任务的呢。

    而且像这种暗桩,前几任情报局长也不是没派出去过。

    那些女人们深懂的谎撒的越大,越不容易被识破的道理。她们知道,这件事情只要不是捅到亡灵大祭司的跟前,由他亲自下令追查,那也就绝对不会穿帮的担心。

    而谁会闲的蛋疼,将一个上尉级小军官的事情捅到大祭司跟前?那不是浪费他老人家时间。

    而那些少女们在编这个谎言的时候,却也没有想到,她们坐在那里胡思乱想编出来的,这种离奇的故事,却是如此、如此、如此地贴近事实真相。

    知道事情的德伊波勒和阿德玲,一定会在心里暗笑。

    这一众军官此时再看向洛林之时,全都瞪着一双惊讶的牛眼,对他很是刮目相看,个个伸长了脖子,像是刚刚学会打鸣的小公鸡一样,不住地‘嗷嗷嗷嗷’直叫,全都是一脸敬佩地看着洛林。

    “原来兄弟是干这个的啊,不愧是我闪族的英雄~”

    “我早就看出雷洛大哥来历不凡,果然是英武过人。失敬失敬。”

    “牛,太牛了。今天弟兄我算是走了眼了。”

    “……”

    “回头一定要给我们讲讲,您在那边的精采故事。”

    对此,洛林却是苦笑着,道:“对不起,这个要求,兄弟只能是无可奉告了。”

    他顿了一下,看到众人很是有些失望的面孔,突然一笑,神秘地道:“不过各位,我虽然不干了,但是还是有些渠道的。如果想要搞一些精美的走私货的话,我还是有些办法的。不过对外说,只能说是缉私查抄的走私品。”

    众人顿时大喜。

    要知道这些军汉们虽然有些捞钱的法子,但是比起文官来可是差太多了。像是什么水晶镜,香奈尔五号,路易威登的皮包……等等的走私货,这样的奢侈消费品,那些文官们都分不均,怎么可能轮不到他们的头上。

    这些军人们可并不是傻蛋,他们可是知道,这走私货可不只是有一定的使用价值,更重要的是有不菲的商业价值。而且像那些个什么奈安的走私货,一向是有价无市。

    就算是拿到手之后,自己不用,倒手转卖一下,那也是可以赚到一大笔钱的。

    他们看向洛林之时,就像是看到了财神爷一样的亲近。

    托尔斯当下也是一扫以前的不悦,对于洛林极是和颜悦色。轻咳了一声,然后道:“雷洛兄弟,你能来咱们禁卫军那可是来对了。说吧,除了我这个统领之外,这里的位置,随便你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