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皇家禁卫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八十九章皇家禁卫(求票)

    洛林径直走向禁卫军卫所的大门。

    在大门口值勤的卫兵看到他一身禁卫军军官的服装,开始也没注意,当洛林是从外面回来的。

    比较卫所驻军上万人,军官上千,还不时有人调进调出,出现几个生面孔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等洛林来到跟前,值勤的卫兵就有些奇怪了,“卫所内队长职的军官多的很,可是像这么年轻,好像从来没听说过”。

    几个卫兵诧异的互相看了看,然后注视着走进的洛林。

    洛林来到了营门口处,向值勤的士兵询问道:“我是来报道的,请问我应该先去找谁?”

    几位士兵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洛林,也不回答洛林的话,径直一转身往后面跑去。

    倒是把洛林弄的有些糊涂,愣在了门口。

    很快,就有一位军官跟着士兵走了过来,他到了洛林的对面,和刚才的士兵一样,也是先上下打量了洛林一番,只见站在他跟前是一个二十出头样子的年轻军官,当下很是惊奇。

    要知道,军队就是保守的代名词,非战争时期,论资排辈就是军队里的规矩,一个如此年青的人能够在军队爬上去,成为上尉军官,可是极其稀少的。

    尤其还是这么一个小白脸。还要进到禁卫军当中。这着实是很难令人相信。

    也不是没有如此年轻的中高级军官,也有,但那都是王子爵爷之类的大贵族,在阿卡德琳都是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

    军官看洛林可是眼生的很。

    他当下接过洛林的报到令,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就差没在上面看出朵花来了,然后又很是仔细地问了洛林几句,像是从哪里,在那里呆过,什么时候来皇城的,等等一堆琐碎的问题。

    使的旁边的众人甚至以为这是在审贼一样,对一个同僚军官也太不礼貌了,说不定对面那人会认为他是在故意刁难,一生气会扔白手套,和他单挑决斗了。

    但是令他们失望的是,洛林却是不动声色,只是淡然地一一做答,一点不耐烦的样子都没有。

    这不禁让等着看热闹的众人很是失望了一下,连带着对洛林也是小看了起来:还军官那,居然如此的软蛋,看来这个小白脸一定没什么本事。队长官职,指不定是靠着什么裙带关系搞来的。

    那军官此时已经确认无误,知道洛林确实是来报道的,尽管心里奇怪,还是拿着洛林的信件证明进去通报。

    洛林站在门边之时,听到那军官一边走,一边以军人特有的骄傲,不满地嘀咕:“禁卫军还真的成了大杂烩了,谁都往里面掺沙子。这种小白脸军官居然也要往里面进,这都是什么事啊……”

    洛林看着他的背影,不禁冷笑了一下,心中暗道:大爷今天第一天报到,不想和你们这孙子生气,破坏了我的好心情。

    但是你这个孙子,居然敢叫大爷我小白脸?我记住你这孙子了。一个小少尉小队长居然敢这样说,丫的,别看大爷我是来搞潜伏的,回头大爷我就了职之后,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你一顿~最少让你刷一个月的马桶。

    过不多时,那人再次出来,一脸惊奇和不甘地看向洛林,表情比刚才更惊讶,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样,最后不情愿地敬了一个军礼,道:“雷洛上尉,大人有请。请跟我来。”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当下全都是一脸的动容。

    这些禁卫官兵们可都是久居皇城之下,虽然比不上后世的狗仔队,但是他们的嗅觉也是极其的灵敏,政治觉悟可是相当高的,上午的高层政务会议,中午他们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在军队政府这类等级森严,阶级分明的机构,可是极其的注意等级差别。上级对下级有近乎是绝对的命令权。

    像‘有请’这个词可不是可以随便说说的。

    尤其还是上级对于下级,用了这个词,连上级都要请你这个下级,那可是说明上官对此人是极其重视。

    众人不禁对于面前的这个小白脸很是刮目相看,虽然他还是一个小白脸,但是是一个很有来头的小白脸。,

    等洛林迈步进门之时,众人当即双腿一并,精神抖搂地向他敬了一礼。那模样比起洛林刚刚过来之时那懒洋洋的一礼,干净利索了许多。如同换了人一般。

    洛林却也并不在意,只是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道:“稍息,稍息……”

    随即就走了进去。

    众人望着他的背影,当下拢在一起纷纷地猜测:这个年青人究竟是什么人?年纪青青就已经是一名上尉军官,这就已经是是让人掉了一地的眼珠了。现在居然还让统领大人说出一个‘请’字,听说是从加勒比港调来的,这家伙到底什么背景?

    听了众的议论,那军官却是冷笑了起来,道:“统领大人?你们还是说小了,是提督。我去汇报的时候提督大人也在,是提督大人亲口说的。

    不知怎么的,他老人家今天也在这里。听了那个人过来,问了几句,然后亲口说的。奶奶的,老子一年也见不了提督两面。”

    虽然他的话里面充满了酸气,但是众人听到耳中,当下又是一惊。奶奶的,居然要提督大人亲口说请,那小白脸的后台得有多大啊?估计最少也得和提督平级的大人物吧?

    当下众人很是猜测,那个年青人是不是某位大人物的私生子,再或者小舅子之类背景深厚,后台强硬的人物。

    皇城大人物家的公子小姐,他们禁卫军可都能照的上号,毕竟都是在阿卡德琳混的,禁卫军和权贵们接触还多,却没想到从加勒比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洛林并不知道关于自己的身份,已经引起了禁卫军那些个痞子们纷扰。不过知道了他也不会在乎,他在一名卫兵的带领之下,向前走去。

    卫所进门后的空地就是一片广阔的操场,数千名士兵排成整齐的队形,正在进行日常操练,黑压压的人群根本看不到边,只见刀剑反射着阳光,气象森森。

    洛林一路行来,所见的士兵们无一不是精神抖搂,披坚执锐,气宇轩昂。

    而且不管是干什么,那口号也是喊的山摇地动,震天的响。

    洛林看着他们的模样,不禁心中却隐隐感到一丝的奇怪,这些人虽然红光满面,精神抖搂,看上去奋勇异常,行动起来也是非常利索。但是不知怎么,这总是给自己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感觉这些人只是表面上精神,眉宇之间却隐隐有些疲惫不安,像是有些弄虚作假一样。

    作为一个打了几场大战的老兵了,洛林的经验也很丰富,虽然没能一眼看出问题在那,但是感觉确实他们确实有问题。

    他看到这里,不禁摸了摸下巴,轻笑了起来,看来这里是越来越有趣了。

    洛林在那卫兵的带领之下,绕过操场,又走了不多时,前面出现一个宽广的大厅。在那厅前面已经站了无数的军官,个个军装严整,肃然而立,看着就有凛凛杀气。

    大厅前两边雁翅排开,插着无数的大纛旌旗。

    微风吹来猎猎飘摆,气势惊人。

    虽然那些大旗只是立在那里,却给人一种惨烈血腥,百战余生才会有的那种战阵杀伐的冲天杀气。那不是用来装饰的彩旗,是真正的军旗。

    洛林不禁愣了一下,奇怪怎么会插这么多面军旗。

    他定睛看了一眼,这才发现,那些旗帜当中有不少都是残破损坏,浸透了硝烟和鲜血。

    经过了多年之后,虽然那些旗帜上的印迹都已经不那么明显,但是虎死余威在,那种血腥杀气却仍然扑面而来。

    洛林不禁动容,他当下走了过去仔细地看了几眼。那旗帜的旁边,还立有书写的石碑,默默无声地做着注解。

    只见上面写着:皇家禁军卫第一师团,第十一任师团长加西亚侯爵,战死于枫叶丹林城下,皇家禁军卫第一师团掩护全军撤退,师团七千四百人全员殉国。

    皇家禁卫军第五师团,第九任师团长,卡罗西亚暗爵,战死于黑幽谷,皇家禁卫军第五师团坚守黑幽谷三个月,击退六倍于师团敌军进攻七十三次,阵亡将士六千五百七十人。,

    皇家禁卫军第七师团,第十二任师团长,帕撒罗斯暗爵。战死于青云山下,师团将士全员殉国……

    像这样的军旗和石碑排出很长两排。

    冰冷的石碑上篆刻的是血腥辉煌的战绩,洛林不由心神动摇了一下。

    那上面每一次战役,在千年之前的卫圣战争当中都是艰苦卓绝、赫赫有名,而且有着详尽的介绍。

    而由于情报的来源问题,那上面更多的是介绍了人族那边的具体情况,很有少关于闪族这一边的具体介绍。

    洛林知道,在这几场著名的战役中,人类也是伤亡惨重,双方杀红眼了之后,拼命的往这血肉磨房里面投入军队,最后打成了拉锯战,十几个军团全军覆没,数万人战死沙场。

    现在看来,他们也在当初那次战争当中也是损失惨重。

    要知道,连师团长都阵亡,这也就是说明整个师团都已经是全军覆没了。

    这一个个名字,就是一个个血腥惨烈的故事。

    这里列出的还只是禁卫军的伤亡,作为每场战役的预备队,连禁卫军都全军覆没,可想其他军团也应该是伤亡殆尽。

    就这还是因为魔族占有技术武器的优势。

    在大厅当中,一个中年军官远远地看到洛林居然没有走过来,而是站在那里仔细地看着那些旗帜,不禁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怒色,张了张口,就要叫人。

    但是旁边一名须发花白,五十岁上下,身着黑色红边将军服色的老人却是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异色,伸手制止了他。

    那中年军官不禁愣了一下。

    那老人看出他的不解,却是淡淡地一笑,然后端起了旁边的茶杯,轻轻地吹了一口,这才道:“托尔斯,原本我也只是好奇,过来看看。以为这个家伙也不过就是一个求着人办事的小白脸,居然劳动了我的孙女儿亲自出言相求,我老头子倒要看看他小白脸到什么程度。但是现在……“

    他说到这里,却是住口不说,脸上浮现起奇怪的颜色,好像是想起了什么。

    那中年军官等了一下,然后按耐不住,询问道:“提督大人,您想说什么?”

    那老人看了他一眼,然后定了定神,这才说道:“现在看来,他可能真的是没有那么简单。”

    那中年军官当下一愣,有些不解。

    那提督轻轻一叹,道:“当年我第一次进禁卫军大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一个人站在那些大旗的跟前,仔细地看着上面的字。神情就和他一样。

    当时,那人也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不久之后他就显出了绝世惊艳的军事天份,不管平叛还是讨伐异族,每战必胜,因而倍受赏识,然后一路高升,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成为手握重兵的一方统帅……”

    那中年军官当下很是奇怪,心中暗道:在闪族内有这样的军事天才吗?三十岁的统帅?为什么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托尔斯犹豫了一下,吃吃地道:“大人,那个人是……”

    那提督一笑,然后长叹着说道:“阿卡特里硫斯,阿卡特里硫斯……”

    提督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缓缓的说道:“我们同届最为杰出的军人。”

    托尔斯顿时吃了一惊,失声道:“那……那个率兵哗变,反叛亡灵大祭司的绝世反贼?大人,他……”

    那提督不悦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认真地纠正道:“那是个极有军事天份的将军统帅,真正的军人,而且反叛……哼~别忘记了,你是闪族人~”

    说到后来,他重重地冷哼了一声,那原本显的混浊的老眼当中闪过了一道寒光。

    那光芒是如此的锐利,纵然现在仍然是夏末,天气炎热,但是托尔斯却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他的额头不由自主地冒出了豆大的冷汗,颤声道:“是,是。是……”

    这粗鲁直爽的军人虽然口中应着,但是心中却很是奇怪:闪族人?闪族人怎么了?他是反叛大祭司啊?难道我们和大祭司不是一家人吗?

    在此同时,托尔斯突然想到了一些荒诞不经的留言,心底深处却隐隐升起了一层最为可怕想法,但是随即他甩了甩头,将那想法扔出了脑海。,

    那提督看着他的模样,不禁恨其不争,叹息了一声,道:“托尔斯,你如果不是那么笨,遇事多动动脑子的话,现在为了要接我的班,也不至于搞的那么麻烦。还要在你们四大师团之间搞什么对抗军演……”

    托尔斯不禁咧了咧嘴,连连苦笑,道:“是,是,是,大人说的是……”

    那提督看着他唯唯诺诺的模样,觉的很是不顺眼,但是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这一次的对抗军演,你一定要给**心一些,身为统帅,不能是只靠着血气之勇,带队冲锋,更重要的是要坐镇指挥,调兵遣将……”

    他唠唠叼叼地说了大半天,却见托尔斯仍然是一脸的诺诺,不住点头,当下却也知道,这个家伙并没有听进去,不禁又是长叹了一声。

    他想了一下,觉的兴趣全无,当下站了起来,向着外面叫道:“来人,备马~”

    当下有人答应了一声,转身走了下去。

    托尔斯看了,不禁有惊讶,道:“怎么?您这就是要走吗?”

    那提督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不走干什么?你指不定是多巴望着我早走的吧?”

    他举起手中的鞭子,向着校场上一指,道:“不要以为我老了,眼睛花了,就什么都看不到。你搞的这些破花招有用吗?

    也不睁眼看看,那些狗崽子们光是叫唤的起劲,有几个是真出力的?

    那些大头兵们在操场上练了一上午的刺杀了,但是光顾着扯着嗓子叫了,却连个刺杀动作都没有换一下。战场要的是真本事~”

    托尔斯不禁一愣。回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前面的校场上,那些士兵们仍然是在做着挺枪举刺的动作。

    而旁边的军官虽然也是喊的大声,但是却不住地偷偷拿眼睛瞟向这边。那心思根本就不在训练上。

    他不禁气的七窍生烟,心中暗骂:这帮王八蛋,我让他们喊大声一些,认真操练一下,骗骗提督。但是这些狗崽子居然连我都要骗。没有一个认真出力的。”

    但是此时,却也只能是干笑了两声,强自辩解道:“熟能生巧,熟能生巧,是我特意让他们多练几遍的,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已经有侍卫将战马牵了过来。那提督虽然年纪大,但是却也是身手矫健。当下也不用人扶,认镫扳鞍,轻松就跳上了战马。

    他一带战马的缰绳,然后转回身来,用马鞭点指着托尔斯的胸口处,道:“以后啊,把你的心思放在正地上,别搞这些假大宽的虚东西。知道吗?

    你这人优点就是忠诚老实,弄虚作假这一套,你是玩不来的。要是连最后这一个优点也没了,你这一辈子也就只能到这里了。”

    说着,马鞭一甩,重重地在托尔斯肩头上的领花上点了一下,随即也不等他回话,就双腿一夹马腹,怒吼一声“驾~”。

    随即战马四蹄腾开,向着营门口处,飞奔而去。

    旁边的一众马弁卫兵们看了,当下也是纷纷跳上了战马,打马而去。扬起了一地的烟尘。

    托尔斯被那烟尘给呛的不住咳嗽,吃了一鼻子的灰。

    他伸手连赶了几赶,见那位提督已经打马如飞出门而去,当下定了定神,然后令道:“让那个小白脸上尉赶快过来,大人没说什么,但是我可要认真地称一称他的斤量~”

    说到后来,脸上横肉堆起,很是狞笑了一下。

    旁边的一众军官们也全都是心高气傲,当时听到有这么一个年青人已经爬到和自己平起平座的地方已经全都很不是滋味了。

    更别提,提督大人听了之后,还特意加了一个‘请’字。这一众兵痞们妒忌的血压一个劲儿地往上狂飙。眼睛里都快要滋出血来了。

    他们听了统领的话,当下也是全都来了精神,哄然地答应了一声,然后摩拳擦掌,做好了准备。

    大家打定了主意,一定要给那个年青的痞子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知道,这禁卫军可不是他们乡下的小地方。以后不管是见了谁,都得要客客气气,老老实实的。,

    ××××××

    洛林正看着那些军旗,猛然间听到不远处蹄声如雷,转过身来之时,看到一个身着将官服色的老头子打马如飞从身边经过,当下急忙让到了一边。

    两人交错之时,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到对方眼中的好奇。那提督看了洛林的镇定平静,很是惊讶了一下。心中隐隐觉什么地方好像不太对。但是一时之间却又是想不起来。

    纵马驰出了许久,他这才想了起来,那人的眼睛明亮清澈,沉着稳定,看到自己也是不紧不忙,虽然只是站在那里,但是那气势却如统领一方的统帅一般,渊庭岳峙,气度不凡。

    想到这里,他不禁战悚了一下,要知道这种气势纵然是观遍整个闪族,也没有几人可以相敌。

    当下就要调头回去,但是随即一想,却又失笑了起来,那是怎么可能,一个年青的,芝麻绿豆大小的尉官身上怎么会有这种气质,一定是最近自己太过劳累,所以有些眼花了……

    而洛林看到那提督眼中的好奇,却也是很是奇怪。他望着对方远去的影子,心中暗道:一个老头儿为什么会对自己好奇?他知道些什么?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

    他并不知道,虽然他的身份公文被做的天衣无缝,一般人找不出什么破绽出来,而且表面上看,也是以正常的晋升途径,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

    但是那些少女们却是太过热心,反而是帮了一些倒忙。

    现在那些位大佬们都是已经知道有这么一个年青有为、能力非凡的青年军官,年纪不大,就已经是一名上尉。

    他们在聊天的时候,偶然间提起这个人来,当下大家也全都是似有似无地略有耳闻。

    一说起来,雷洛上尉啊?

    那个人好像是不错?

    为什么不错?

    这我怎么知道,反正去军务总长家里的时候,他问起过一次,问那个年青人究竟怎么样?

    你想啊,总长大人都知道的人,那能差的了吗?所以虽然我也不是太了解,但是那当然也是捡着好听的话说。总长大人听了之后,当下很是高兴。连说了好几个不错。老脸笑的像一朵花儿一样。

    是啊,是啊,次长大人好像也是说过一次的。

    ……

    如此一来,雷洛上尉的大名自然而然地传遍了整个皇城的军政要人社交界。那些个大佬们对于他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

    但是怎么好,长什么样子,大家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知道好,很好。非常好。

    反正现在大家都说好,那自己也不能不跟着说好。

    但是他们说好,要重点照顾,却也引起了那些下层军官们的妒忌。要知道每越往上爬,越难爬。每年升官儿的也就那几个名额,你就又占了一个,我们大家往哪儿放啊?

    现在,他们终于找到了机会,好好地刁难一下那个可恶的小白脸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