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龙爪群攻手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八十六章龙爪群攻手(求票)

    就在一众八卦党少女们开动自己的小脑筋,发挥着自己八卦六级的专业想像力,猜测着那个小白脸的身份之时,那边洛林,阿德玲和德伊波勒三人已经商量己定。

    阿德玲抱着洛林的胳膊,喜滋滋地走了回来。

    然后一抬头,阿德玲首先就看到众人诡异而暧昧的眼神,全都盯在自己和洛林的身上,那眼神就是在明晃晃的大声呐喊“有奸情啊有奸情。”

    阿德玲面皮薄,被这么多女孩子们围观,当下不禁俏脸一红,然后抬起头向着她们大声宣布道:“你们这群八婆,不要乱猜了,他是我远房的表哥了。”

    众人当下都用异样的眼神白了她一眼,不禁齐齐地以手加额,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有人在旁边不满地提醒,道:“原来又是表哥啊~不过阿德玲,这一招也太老土了吧,表哥表妹什么的,和男女同学一样,早就已经被用滥了。大家已经不用很多年了……”

    阿德玲当即一惊,喃喃地道:“什么?我还以为挺时兴的呢。以前你们不都是一堆表哥表妹的,没想到这才几天没出来,就已经跟不上时代潮流……”

    她说到这里,突然醒悟了过来,不禁脸上又是一红,然后顿着纤足,娇嗔道:“他真的是我表哥了。”

    人群当中窃窃地笑了出来。

    “好好好,我们知道了,真是表哥。”

    也有人认真纠结起来,道:“真是你表哥?别忘记了,你可是皇家的血统。这些都是登记在册的。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还有皇室人员流落在外的?

    难道……难道……“

    那人思付了一下,然后惊叫道:“难道,他是你父亲在外的私生子?回来寻亲了。”

    众人听了,当即也是一片的惊呼,然后一起睁起了纯真无暇,清澈如水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向了洛林。像是DNA检验一样,认真地对比着两人模样上的异同。

    旁边又有个少女很是不屑的切了一声,道:“怎么可能了,没看到阿德玲刚才那个湿吻,那小白脸差点给亲的背过气去。要真是私生子,那岂不就是家庭lun理剧了。这又不是在演《雷雨》。”

    “有道理,有道理……”

    围观群众纷纷附和。

    洛林在旁边苦着脸无语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说:虽然天下的八婆们都一样,不过看来闪族的八婆们虽然一个个长腿纤腰的,但是却尤其八婆。

    就算是洛林从现代过来的思想,也很是受不了这些女人们跳跃性的思维,刚刚还说是奸夫情人什么的,现在就又改成了私生子,也不知道她们的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这跨度也太大了,难道是资深腐女?

    阿德玲当下也是大怒,对着那人重重地啐了一口,道:“你老爹在外面才有私生子呢~”

    她顿了一下,然后认真地道:“洛……他是以前我们家在乡下之时,旁边摩天崖上的。小时候,我一次出去玩,结果在树林里迷了路,还是他给我带路,这才回的家。后来,我也就经常去找他玩的。”

    当下有人低声惊叹道:“哇,原来是青梅竹马哎?两小无猜的一起长大,真是太羡慕了。

    阿德玲,当时为了报恩,有没有以身相许啊?应该是有的吧。真没看出来,阿德玲,没想到你这么地早熟啊。

    怪不得一说起别的男人来,你就爱理不理的,原来是早就心有所属啊。而且看起来质量也不错。

    哇,这一下菲奥娜可就危险了~

    不过这关系也好混乱,你们中间到底谁是原配,谁是二奶,谁是小三啊?”

    阿德玲对于这一帮损友们也是极没有脾气,假装没有听到那人话中的挑拨离间,继续说道:“后来,他回山上学艺。而我也来到了皇城。就这样分开了。”

    说到后来,语气当中充满了寂落。

    然后阿德玲含情脉脉的看了洛林一眼,道:“没想到今天在这里有见到我表哥了。”

    像一名优秀的政客一样,有一瞬间,连她自己都信了自己编的谎话,真的以为自己和洛林是青梅竹马。,

    并不知道,其实这是由纯真的感情所产生的熟悉感。

    洛林发现,虽然阿德玲这番话里面充满了无数的漏洞。但是不知为什么,看她们一个个闪着小星星的眼神,显然那些八婆们却是全都相信了。

    她们一个个看向自己之时,虽然仍然充满了好奇,但是却也没有对于陌生人的那层淡淡的戒备。

    这只是一种很玄妙,难以说出的感觉,但是洛林却知道,她们确实是己经相信了。

    实际上是因为阿德玲的表情是真情流露,话可以是假的,但是感情却是假不了的,女人对感情都是敏锐的动物,看到阿德玲的真挚的表情,都知道阿德玲和洛林确实感情很好,自然就对阿德玲的话信以为真。

    菲奥娜却是很是奇怪地看着阿德玲。

    她们都是知交的好友,在一起玩了差不多有十年时间,几个好友之间无话不谈的,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阿德玲以前有这么一个青梅竹马的朋友。

    更何况,这里面还牵扯到德伊波勒,阿德玲和他是青梅竹马,那德伊波勒和他是怎么认识的?德伊波勒和雷洛的关系看起来也不简单,这怎么看怎么觉的诡异。

    她刚要张口询问,但是旁边德伊波勒却是不动声色,轻轻地扯了她的衣角一下,然后微微地摇了摇头。

    这些少女对于弄虚作假这一套,极是有心得的。

    纵然是天才的政治家也不一定能比的上。一个眼神,一个手势,甚至是挑一下眼角,都能代表着不同的含义,而且除了她们之间谁也看不明白。

    菲奥娜更是冰雪聪明,和德伊波勒又很熟稔,她当即就明白了过来,然后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阿德玲把洛林人给拉过来了,那些少女们此时已经围拢上了洛林,一个个很是好奇地打听他的身事来历。

    “哇,听阿德玲说,你还上山学艺。难道说,是小说上所说的世外高人,跟他们学了一身的本领,然后这才下山来的……”

    “天啊,没想到那小说里的事情居然是真的唉……”

    “你在山上学了多少年?山上好玩吗?”

    “你学的是什么?魔法还是武艺?”

    “教你的老师是不是一大把白胡子,很高深,还是冷冰冰的美女,让你管她叫姑姑的?”

    “你武艺高不高,能不能飞檐走壁,嗖的一声跳到房顶上去……”

    “……”

    有人甚到一边说着,一边趁着阿德玲不注意,时不时地就伸出爪子来,在洛林的身上大吃豆腐,要看看这个小白脸到底是靠那一点迷住阿德玲的。

    一个脸上带雀斑的少女按着他的胳膊,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道:“哇,真的有肌肉啊。啊,会动。还真的会动啊,不信你们捏捏看……”

    听了她的话,那些个女人们当下也是毫不客气的纷纷伸出手来,借着研究的名义,在洛林的身上一阵疯狂揩油。嘻嘻哈哈地闹个不停。

    “真的有胸肌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的。”

    “小花痴,你鼻血都流出来了……”

    洛林这才发现,这些女人们虽然平素看上去也是斯斯文文,大家闺秀什么的,行不露足,踱不过寸,笑不露齿,手不上胸,很有贵族小姐该有的修养,但是一旦占据了优势之后,那种态度当下就变了模样,她们流氓起来,和一帮小太妹没有什么区别。

    平素,洛林像所有正常的男人一样,也是梦想着后宫什么的,但是现在这些莺莺燕燕的一起围拢了上来,眼前都是娇美的笑脸,却也是大感吃不消。

    饶是洛林这么心理素质坚挺的,被那些大胆的少女们给蹂躏着,只能是不住苦笑,不住地躲闪。

    身前身后都是人,无数双小手从四面八方伸过来,很多时候,躲都没地方躲,被她们给挤的都快透不过气来。

    阿德玲看了,当下也是一阵大急,道:“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住手,快住手啊……”

    旁边有人当下拉住了她的手,坏笑嘻嘻地道:“阿德玲,别这样小气嘛。不光是你玩,也让大家玩玩嘛,反正又玩不坏的。”,

    “对吗,就是玩玩而已了,就当是我们先替你验验货了,放心了,我们不会撬你墙角的,大头还给你留着。”

    阿德玲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又羞又怒,道:“什么……什么玩啊,你们……你们这些个坏女人、女流氓……”

    就在此时,旁边一个声音传来。

    “咦,你们这是干什么?聚这么多的人,有什么热闹可看吗?我也要看,我也要看。我也要看……”

    那声音虽大,但是在场的少女们却也全都是娇生惯养惯了的,从来都是别人顺着她们,因此对于那人的话却是丝毫不理,仍然围着洛林狂吃豆腐,她们知道,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那人转了两圈,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挤不进去,当下大怒,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高声叫道:“哇,这是谁的钱掉地上了?”

    那些少女们却仍然是充耳不闻。

    一看以往百试百灵的这招却不起作用了,那人眼珠转了转,然后又高声叫道:“快看,那边有飞碟啊~”

    “狗熊……”

    “肥婆掉进水沟里了……”

    他一边换了三四种的说法,结果却发现那些少女根本不理。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想出了最狠的一招,道:“哇,这是谁掉的丰胸秘藉……”

    一听此言,众女当即全都娇躯一震,惊叫了一声,然后不约而同地一齐转过了头来。

    “哪呢,哪儿呢……”

    那人当下乐的哈哈大笑。一挺胸脯,得意地道:“我还就不信治不了你们这些个八婆们……”

    洛林借此机会,急忙从人群当中挣脱了出来,然后又远离了数十步,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他心中暗道:这些是传说当中端庄秀丽的少女吗?

    这分明是刚刚开牙的母老虎。好家伙,看那阵势,几乎恨不能把人给生吞活扒了~

    胳膊都差点给掐肿了。

    他刚刚擦了擦汗水,就在此时,对面却是异变突生。

    那一帮少女们发现自己被骗,而且是被“丰胸”给骗了,少女们感到大丢面子:奶奶的,这岂不是让姑奶奶主动承认胸部不丰。

    当下一个个全都是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看向了那个罪魁祸首。

    奶奶的,居然敢欺骗广大少女那纯真美好,而且脆弱的心灵。真真是狗胆包天,一定要下重手狠狠地收拾一顿不可。

    但是随即她们看清面前那人之时,却是不禁全都一怔。

    只见面前站着一个小男孩。

    他皮肤白嫩透红,大眼睛黑漆明亮,又白又胖,一脸的稚气。

    正是雷欧。

    他双手叉腰,刚刚嚣张地大笑了两声,猛然却发现对面那些女人们的眼神不对,一个个变成了心型。

    情况不对头,他不禁一阵的紧张,后退了半步,一手护住前胸,一手握在腰间,警惕地道:“你……你们……想要干什么?”

    此时,有人忍不住低声叹息了一声,道:“好可爱啊~真的好可爱啊……”

    雷欧当下一惊。这对他来说,可是一个不祥的信号。可以和凯瑟琳那句‘再闹的话,就征你的税’是一个危险等极的。

    他当下一转身,拔腿就要跑。

    但是此时却已经晚了,那些少女们已经是尖叫了一声,几步就跑了过来,将他围在了中间,然后又掐又摸。

    “哇,真的好可爱啊。”

    “看这皮肤,这是怎么长的。这么娇嫩……”

    “看这眼睛,又黑又亮……“

    “……“

    雷欧当下被她们给折磨的哇哇大叫,道:“老大,救命,救命啊。小白,小白,你在哪儿,快过来护驾……”

    洛林却是假装没有听到,抬头看着天空上飘荡着的白去,道:“这天气……这天气可真好啊,哈哈,哈哈哈……”

    这种事情,死道友不死贫道。万一救了雷欧,说不定那些没事干的女阿飞们又跑来吃自己的豆腐了。

    小白听到声音,此时也是从树丛当中跑了出来。

    它的背上扛着一大撂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香蕉,头上插着数支不知是从雉鸡身上,还是孔雀身上拔下来的长长尾羽毛,又是臭美又得实惠,高兴的狗牙都露了出来。,

    它来到了不远处,很是奇怪地看了看面前的那一群人。根本就没有发现雷欧的影子,只见一只白白胖胖的小手在人群当中不住地挥舞挣扎,显然已经是被淹没在了那群女人的中间。

    看了看眼前挤得密不透风,嘻嘻哈哈的女孩子,又看了看在旁边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洛林,它当下也很是干脆,左右看了看,然后一脸奇怪,伸着长鼻子摸了摸自己的头顶,一副听到了声音,结果跑出来,却没有找到人的模样,然后一转身,向着不远处的花丛走了过去。

    随即,那个硕大的屁股晃了几晃,就消失在花丛当中,再也找不到了。

    薇拉此时,也从另一边用树枝挑着一只烤熟的火鸡,高兴地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用手从那烤好的火鸡身上撕着肉吃。

    尽管是已经被烫的,不住哈气,蓝色的眼睛里都是雾气,但是却仍然也不停手。

    她看到这边的情形,当下也是犹豫了一下,但是看到旁边的洛林向着自己招手,却也是急忙跑了过去。

    她举着那只快吃掉一半的火鸡,道:“少爷,你看,烤好了……“

    说完,这才意识到不对,那半边已经快让她给吃的只剩下骨头架子,不由吐了一下香舌,干笑了两声,急忙手一转,将另一面肉多的地方对着洛林。

    洛林当下一笑,伸手就从那火鸡的身上拧了一条鸡腿下来,然后递给了旁边的菲奥娜。

    菲奥娜不由一怔,随即惊喜地抬起头来,看着洛林——这个痞子虽然和德伊波勒和阿德玲都亲过了,但是却还是没有忘记了自己。

    洛林叹了一口气,道:“快吃吧,这种烧鸡凉了,就不好吃了。”

    菲奥娜看着手中油愣愣的鸡腿,虽然知道不对,但是秀眸当中却还是很不争气地蒙上了一层雾水。

    旁边阿德玲立时冷哼了一声。

    洛林不禁苦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撕下了一只鸡翅,递了过去,道:“鸡翅给你,祝你可以早一天远走高飞。”

    阿德玲这才龙颜大悦,道:“这还差不多。不过你应该说,祝咱们,祝咱们早一天远走高飞的。”

    洛林不禁耸了耸肩。

    旁边德伊波勒却是轻笑了起来,道:“阿德玲,你就这么喜欢私奔啊?”

    阿德玲不禁一滞,然后毫不客气地反击道:“怎么?就允许你跟别人跑,就不能让我也向往一回自由?”

    德伊波勒不由顿了一下,双手叉腰,刚要反唇相击。

    洛林却是将那只鸡头塞了过去,道:“你也少说两句吧。我们那里有一句话,叫吃什么补什么。你动脑多,就多吃些脑子,好好地补一下。”

    德伊波勒心中感动,但是却仍然嘴硬道:“吃什么补什么?你的意思是让我也变成火鸡一样的笨脑子?“

    洛林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道:“笨一点儿也没什么不好。女人太聪明了,会嫁不出去的。不信,你看我们那儿,嫁不出的剩女大把大把的,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们太聪明了。

    心野的狠,光想着攀高枝,又是无敌海景洋房又是破鞋、笨死,连傻标都不要。还指名点姓的,非要骑着白马的王子。最后,还得要爱情。

    也不想想,天底下有这种好事吗?

    要是笨一点儿的话,说不定不等到高中毕业,就已经被人给骗走了。“

    德伊波勒听着他话,不禁狠白了一眼,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随即却想起自己不少朋友们,那些人当中好像有不少确实是都已经嫁人了。尤其是那些曾经很是不怎么样的,嫁人嫁的确实是越早。

    想到这里,她不由一阵的无语。这个痞子难道说真的是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吗?

    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鸡头,油乎乎的,好像还粘有些泥,如果是以往,估计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的,但是现在,不知怎么,却怎么看怎么顺眼。

    德伊波勒咬了咬嘴唇,眼波如水一般盈盈地瞥了洛林一眼,低声道:“我听说,女人一生孩子就会变笨的……”

    菲奥娜在旁边却是不满地道:“德……,你注意一点儿影响好不好啊?什么生了孩子就会变笨的,搞清楚顺序好吗?未婚先孕可是少女们的大忌……”,

    德伊波勒当即一滞。

    就在此时,就听不远处的人群当中传来了一声大叫:“快放手,快放手,不要捏我的脸,再捏,我翻脸了啊,我真的翻脸了……哇,你还捏。谁?谁摸我的屁股……”

    雷欧被那些女人们给骚扰的急了,当下高声叫道:“这是你们逼我的,看招~真乱舞,抓胸龙爪手群攻术,我抓、我抓、我抓……”

    “啊~”

    “小流氓。”

    那些少女们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她们像是一群受了惊吓的小母鸡一样,高声尖叫着,掩着自己娇傲的胸部,纷纷败退了下去。

    雷欧看了,当下也是长长地喘了一口气,然后举着小爪子,示威性地对着那些少女们空捏几下,道:“每次都要逼我出绝招~来啊,你们再来啊?”

    听了他嚣张的高声挑战,那一群爱心泛滥的少女们纵然再胆大,却也不禁是面面相觑。

    紧接着,也不知是谁,第一个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随即众人也全都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她们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站立不稳。

    过了好一阵子,众人这才缓了过来。

    有人笑着道:“怪不得菲奥娜那么厉害,那个抓胸……呃,那个什么什么龙爪手一出,天下无敌,原来她的师傅在这里啊~”

    她们看着雷欧又警惕地摆好了龙爪手的起手式,当下纷纷挥手,道:“好了,好了,不欺负你了。不用这么害怕。算我们怕你了,这总成了吧?”

    雷欧这才哼了一声,收起了招式。

    众人此时回过头去,看着洛林,道:“现在,你打算干什么?就这么当小白脸吗?”

    旁边阿德玲抢着道:“我想着,咱们能不能想想办法,在禁卫军当中给他找一个职位?”

    当下众人一阵沉默。有人低声道:“这恐怕不太好办,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