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那部分我比较熟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八十五章那部分我比较熟(求票)

    各种小声的议论从菲奥娜身后的花丛中传出来。

    菲奥娜听着那些声音,不禁惊奇地转过了头来,当下看到那花丛和树林之间,有无数双明亮的眼睛,正炯炯有神的放着各种精光。

    而且隐约之间,菲奥娜还可以听到有咀嚼的声音传来,间或有人不满地低声抱怨:“我的瓜子都快被你们给抢光了……”

    菲奥娜这才注意到,那一帮燃烧着狂热的八卦之魂的少女们早就已经跟了上来。

    装模作样的隐蔽在树丛当中,菲奥娜转头一看,她们就作出一幅路过的样子来,或者仰着头看天,假装没看到菲奥娜。

    但菲奥娜只要稍微一转头,几十道目光离开聚集过来。

    而且……而且令人发指的,这一帮八婆们居然还一副很是闲情怡情的模样,一边看着白戏,一边吃零食~~

    她们兴奋的像那些个看《变形金刚3》小朋友们一样,只差没有搬个小板登,跑在银幕跟前就坐了。

    菲奥娜被她们围观者弄的哭笑不得,转头狠狠的瞪了她们一眼,对她们挥挥握紧的拳头。

    那些少女们看到菲奥娜气愤的目光,当下也不禁一阵心虚,连连干笑不己。

    不过吗,天大地大,八卦最大,虽然菲奥娜好像生气了,这个几年难遇的围观机会是一定不能放过的。

    但是在此同时,却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了湖边,八卦可是发生在那里的。

    众人一边吃着花生瓜子看戏,一边纷纷大叹:纵然是闪族第一美人,本领又很是高强,平素里也是高高在上,看着跟神殿里的祭祀似的,但是阿德玲毕竟也还是一个怀春的少女啊~

    平素被管的严了,连个见个猫也都是母的。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那个少女不怀春,那个红杏不出墙,谁家的母猫不上树……

    这都是自然的历史进程,就算是强悍如阿德玲者也避免不了。

    而且,看把这丫头现在给饥渴的,居然也都不挑拣了,连别人的二手男朋友都抢。

    可怜的娃,这明显就是憋的时间太久了~

    还有几个女孩子酸溜溜的大放马后炮,在那里宣传“我多年以前就看出阿德玲的本质了”。

    虽然这种情况可以理解,但是这也太不讲义气了……

    要知道,对付自己的对头,抢了她的男人是最解气了,可是撬自己朋友的墙角,就有点不地道了吧?

    也不知道菲奥娜面对阿德玲的横刀夺爱,会怎么应对?

    她一向也是心高气傲的,不过面对阿德玲这样强大的敌人,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反手之力。

    但是也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虽然从这一次来看,菲奥娜是被挖了墙角,但是要知道,那男朋友也是菲奥娜也是挖别人墙角挖来的,相信她在这一过程当中,也已经是积累的丰富的斗争经验。

    看实力,双方差距不大,阿德玲纵然是比菲奥娜利害一点点,但是菲奥娜胜在经验比阿德玲丰富。

    因此上,这一次鹿死谁手,还是很难确定。

    最终结果,大家只能是拭目以待了……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这些女人像是一大帮鸭子一样,不住地议论。虽然是压低了声音,可那声音照样还是清楚的飘到菲奥娜耳朵里。

    菲奥娜听了,当下气的脸色一阵黄一阵白,又很是哭笑不得。

    这帮八婆一定是故意的,菲奥娜心里暗骂,回去一定要给她们点颜色看看。

    她原本想要出去的,但是想了一下,随即却又停了下来。

    菲奥娜心中暗道:那个痞子能认识德伊波勒就已经够令人惊奇的,现在看来,居然阿德玲都是要投怀送抱的。

    这甚至就令人感到震惊了~

    而以自己对那两个朋友的了解,她们如果以前就认识那个痞子的话,自己不可能不知道。一个人背着她们姐妹偷偷找个男朋友还有可能,两个人都认识一个,那就不可能瞒得住了。

    也就是说,他们认识只能是在大家离开阿卡德林这几年。

    要知道,这几年德伊波勒可一直是在人族的地盘上混的。这事虽然是个秘密,但作为好友,菲奥娜还是知道的。,

    而阿德玲也时不时的消失一阵子,据说也是去人族的大陆了。

    这样一来,那个痞子的来历就更加神秘了。

    自己原本对那个痞子的来历就感到奇怪,而且时不时地也傍敲侧击一下,但是他也总是打个哈哈,想法子遮过去。

    看他心有芥蒂,因此上,尽管心中好奇,但是却生怕触恼了他,也没有敢追问下去。反正时间久了总会知道的。

    而现在,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看看是否可以了解到他的背景来历。

    难道他和那个死小胖子真是“万里独行雷光光”,一直混在人类大陆。

    而这个时候,在湖边上正上演着一幕喜剧。

    阿德玲看到洛林,当时也是喜不自禁,娇呼了一声,几步奔了过去,然后扑在了他的怀中,随即踮起了脚尖,在他的脸上很啃了几口。

    洛林刚刚被德伊波勒吻了半天,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呢。

    德伊波勒刚才可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紧紧环着洛林的脖子,勒的洛林差点喘不上气来,又和洛林来了个悠长而纯正的法国式湿吻,饶是洛林这种老痞子都是yu仙yu死的。很有一种中了美人计的感觉。

    猛然间,又有一阵香风扑来,还没有等看清楚,就被人像是不要钱一样,狠狠地啃了好几口去。然后搂着自己大吃豆腐。

    洛林很是有些莫名其妙,这什么时候啊?光是站着这儿不动,就有人自动送上门来?

    虽然看不清人,不过香味有点熟悉,而且这手感也很不错。

    他定了定神,然后看向了怀中的少女,当即不禁呼吸停顿了一下。

    那少女有着一种令人感到刺眼的美丽。

    只见她一头淡紫色的披肩秀发,略略有些卷曲,如同最美丽的丝绸一样,在阳光下反射出动人光泽。

    黛眉如画,肌肤如雪,白里透红,娇艳动人,皮肤嫩的像能掐出水来。

    那双秀眸清澈明亮,如是夜空中的辰星一般,顾盼流传之间,隐隐有神光流动,似娇似嗔,风韵万千。

    琼鼻如同雕塑一般,挺俏秀美。虽然微微有些调皮上翘,但是却给人添上了一份活力。

    嘴唇饱满嫣红,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还沾着晨露的红樱桃一般,泛着迷人的光泽。

    唇间微露,显出编贝一般的皓齿。

    优雅如天鹅的修长美颈,丰挺高耸的**,窈窕纤细的柳腰,挺翘的丰臀,修长的**,精致的玉足……

    那模样,真的就像是传说当中一样,增一份则长,减一分则短,明眸善睐,倾国倾城……

    洛林看着她,却很是奇怪:这究竟怎么回事?

    刚刚德伊波勒骤然看到自己,情不自禁,这倒也情有可原,但是这么漂亮,让人一看,就小心肝怦怦乱跳的绝代美人怎么也是倒贴了过来?

    而且一上来,就这么饥渴,光是下重口,啃的自己的脸都有些发疼,虽然没有看,但是却也知道,绝对是有了红色的唇印。

    甚至说不定都要紫了。

    是现在的经济不景气,还是说我很有当第一号男性公关的潜质?

    这买卖越来越好干了~

    既然自己这么受欢迎,是不是该考虑一下转行,从事午夜牛郎那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当然,顾客也都得眼前这种级别的美人。

    他刚刚和德伊波勒亲吻之时,时间太久,肺活量明显不够,大脑有些缺氧,一时还没有明白过来。

    只是被阿德玲炫目的美丽镇住了,呆呆地望着阿德玲那白皙动人的玉容。

    阿德玲看到他呆滞的眼神,知道洛林没有认出自己,当下一顿纤足,娇声嗔道:“是我了,阿德玲~”

    说着,一伸手,将垂下的波浪秀发束了起来,然后再微微地一侧头,纤腰轻摆,挺起了自己引以为傲的丰挺**。

    洛林眨了眨眼睛,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眼前动人的倩影,这才依稀从那娇嗔少女的脸上看到一丝当初那个曾经被自己袭了胸的魔族少女的影子。

    他迟疑了一下,道:“你真的是阿德玲?怎么回事?你好像……比以前漂亮多了?”

    阿德玲嫣然一笑,道:“我当初出去可是易了容的。被她们给化丑了,本小姐本来就是这么漂亮的。,

    你以为本小姐闪族第一美女的名头是怎么来的。

    怎么?流口水了吧?”

    说着,骄傲地一挺自己的**。

    洛林看了,不由自主地伸出自己的爪子,在旁边众人惊奇的目光注视之下,在那少女丰挺的**上捏了一下。

    丰挺柔软,而且充满了惊人的弹性。和当初在枫叶丹林,那个如同梦幻一般夜晚时的感觉一样,甚至更好了一些。

    嗯,没错,这确实是阿德玲。

    阿德玲呆滞了一下。

    紧接着,‘啊’的一声尖叫了出来。

    她抬手就给了洛林一巴掌,随即双手掩住了自己的**,愤怒地看着洛林,道:“你个流氓,你干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围观的少女们看到阿德玲给了洛林一巴掌,立时激动了起来,终于见到戏肉了。

    “可算等着了,终于打起来了。”

    但是听到阿德玲最后一句话,她们顿时大哗。

    合着只要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是可以随便耍流氓了。

    这……很黄很暴力啊~

    洛林以手掩着脸颊,然后很是无辜地道:“你也说你是易了容的。你身上,也就是那个部位我熟悉一点儿。我不摸一下,怎么知道你就是真的阿德玲啊?”

    阿德玲一时气结。

    奶奶的,有这么靠着摸胸认人的吗?这分明就是那个痞子借机占便宜。

    什么叫“你身上,也就是那个部位我熟悉一点儿?”

    这是人话吗?让别人一听,好像自己身上,那个少女最为骄傲的娇嫩部位经常被那个痞子熟悉一样。

    以阿德玲对洛林了解,这痞子一定是故意的。

    旁边德伊波勒投来了奇怪的目光,那眼神像是从来不认识阿德玲一样,当下阿德玲死的心都有了。

    她愤怒地看着洛林,然后大叫一声,道:“老娘跟你拼了~”

    说着,张牙舞爪地就扑了过去。

    洛林无奈,也只能是苦苦抵挡,心中却是不住地叹息:这些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刚刚那么亲我,简直就跟啃卤猪头似的。

    现在自己只不过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胸部,她却就要和自己拼命。

    这双重标准玩的,简直比美帝国主义还要无赖上三百倍~

    阿德玲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母猫一样,愤怒地向洛林打了半天,但是却发现自己连洛林的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到。

    最终累的自己呼呼直喘,香汗淋漓,那丰挺饱满的**像是海浪一样一个劲儿的起伏汹涌。

    德伊波勒此时见她停下了手来,这才微笑着走了过来。道:“好了,你们两个好好地歇一歇吧。别再让人看白戏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一点不注意影响,后面那么多的人瞪着瞧着的,你们不害臊,我还害臊呢~要是带坏了小朋友怎么办。”

    阿德玲此时累的弯下了腰来,双手抚着自己膝盖,不住喘着粗气,白了德伊波勒一眼,骂道:“你……你……究竟是谁朋友啊?见色忘义的家伙……”

    德伊波勒却是一翻白眼,道:“这句话该我说你才对,一看到这个痞子,你就连我这个朋友都不放在眼里了,刚才是谁跟个野猪一样冲上来,还把我给挤到一边去了。别忘记了,按照戏码,我才是他前来寻亲的正宗的女朋友。

    你跑去亲他,不光是挖我的墙角,还挖了菲奥娜的墙角……“

    阿德玲当下一滞,然后瞪着水汪汪秀眸,看着洛林,娇嗔道:“都怪这个混蛋了,害我出丑……”

    洛林不禁苦笑了一下,自己这可真的算是躺着也中枪了,无辜到了极点。刚才自己可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人给占便宜了,哪说理去。

    他眼角不由自地撇了一下,却发现,阿德玲由于弯下了腰来,从那宽大的领口处隐约可以看到些什么,如羊脂白玉一般,山峦起伏,惊心动魄。不由有些不太自然地转了头去。

    阿德玲敏锐地意识到了不对,当下也是急忙以手掩着胸口,然后愤怒地连声追问道:“你刚刚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洛林当下打了一个哈哈,道:“也没什么,很好很强大,很好很强大。哈哈,哈哈哈……”,

    阿德玲先是一怔,随即明白了过来,不由又羞又怒,恨恨地就又要上前。

    德伊波勒却急忙一把将她拦下,没好气的说道:“好了,好了,阿德玲,你也别假装了。你要是真的想要揍他,就拿出你在黑暗学院的武艺来。

    他可是很肉脚的,一身都是本事,就是偏偏不在拳脚上。

    我保证,不出三招,你就可以把他推倒……呃,不是,把他打倒在地。刚才又抓又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打情骂俏那。”

    阿德玲被她给揭破,当下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那白嫩的俏脸羞的通红,简直要滴出血来。

    德伊波勒见此,也不理她,而是转头看向了洛林,道:“说吧,你这一次来究竟是干什么来了?难道祸害了圣光大陆,还不够,跑到这里来祸害我们来了?你家里的几个母老虎就放心让你出来快活。”

    洛林肃容道:“你这是什么话,我来这里主要就是为了和平,让人间充满爱,让大家全都可以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洛林随口胡扯着,但是饶是他心理素质极好,不过在德伊波勒那如同秋水一般清澈的秀眸注视之下,却也是经受不住,知道聪明如德伊波勒这样的狐狸精,不会相信自己的瞎话,最后只得硬着头皮,承认道:“我是来搞破坏的。“

    他顿了一下,然后低声道:“本来我在梵蒂诺给希尔梅莉娅跑官,但是突然却接到情报,在亡灵大祭司的强力插入之下,你们这边魔……呃,你们闪族的两大部族打算着牺牲阿德玲,进行联婚结盟,然后就开始向着圣光大陆远征。出了这种事情,我就过来了。这个政治婚姻我是怎么都要破坏掉的。“

    说着洛林看了阿德玲一眼。

    阿德玲当下冲着洛林灿烂的一笑,心中很是美滋滋地暗道:“原来,他的心中还是有我啊~”

    德伊波勒却是不禁一滞。

    这些消息自己也只是刚刚知道不久,还动用了以前留下的隐秘渠道,而洛林那边远隔着重洋,就已经得到了情报,而且已经潜入了进来。这行动如此的迅速,不能不令人感到惊奇。

    以德伊波勒的职业素养,自然知道是闪族里面有人类的卧底,不过现在这些已经不关她的事情了。

    她螓首一歪,俏皮地看着洛林,道:“这样啊,那么你打算怎么破坏呢?难道说,想要拐带我们的新娘子一起私奔?你家里的那几个母老虎愿意吗?小心回去整天倒葡萄架。”

    旁边阿德玲听了,不禁略有些紧张地竖起了耳朵。

    洛林想了一下,无奈地道:“这也不是不行,万一真的要是追究了起来,我这也算是为世界和平捐躯了。她们会理解的。”

    德伊波勒和阿德玲两个对望了一眼,然后一起向着洛林啐了一口,道:“我呸,你想的倒美~便宜都让你一个人占完了。”

    洛林无奈地耸了耸肩。

    德伊波勒向着身后轻轻地一比划,道:“那菲奥娜呢?她知道你的身份吗?她可是我们的好朋友。”

    洛林向着远处望了一眼,果不其然,看到一个很是眼熟的俏丽身影站在不远处的树下,一动也不动。

    他很是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好像暂时还不知道。我在这边必须要谨慎行事。用的都是假身份,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能这么顺利地碰到你们。我本来想着还要大费一番周折那。”

    德伊波勒看了,当下不禁很是有些气恼,但是这却也在她的预料当中。

    当时在城门处,听说别人介绍说,洛林那痞子认识什么什么城主的女儿,就已经知道有些不对了。

    到后来,知道了菲奥娜连雷欧那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禁招绝技都会,就知道,那个丫头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陷了进去了。

    再加上,自己和她是可以信赖的朋友,因此上,她也是想也没想,就主动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要知道,德伊波勒现在可是正被闪族全力缉捕中。

    而,洛林果然是跑来找人,这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她当下轻轻一叹,道:“回头完成了任务,找机会和她说一下吧。要知道,她可还是我们的好朋友,这种事情不能瞒她太久的。“

    洛林也不禁叹息了一声。最难消受美人恩,其实只要不是没心没肺的家伙,不管是谁的恩,消受起来,都不会是那么自在的。

    此时,后面那些少女们按耐不住自己像是猫儿一样的好奇心,议论声越来越大了起来。

    她们对于洛林的身份来历,也是不住地猜测。

    这个痞子看上去眉清目秀的,还很是有那么一点儿小帅,定力如果稍差一点儿的话,见了他,不真的会让人很有那么一点儿少女情怀泛滥的。

    要是像菲奥娜,阿德玲,还有那个小女花匠一样,一不小心,说不定就真的像是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个痞子究竟是什么人?

    他和那个女花匠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爱恨交织的关系?是怎么认识菲奥娜的?又是怎么认识阿德玲的?

    也不知道,她们究竟被骗了财,骗了色,还是说这两者都被骗了?

    这一帮整天吃饱了饭没事干,幻想力丰富的少女们充分地发挥着自己的想像力资源,在讨论当中编出一出又一出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

    她们那本领,纵然是莎士比亚来了,也得要甘拜下风,自叹不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