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这个宰法,我也会~!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八十四章这个宰法,我也会~!【求各种票】

    德伊波勒柳眉一竖,冷笑道:“我是非要宰了他不可~”

    听了德伊波勒那杀气腾腾的话,菲奥娜当即打了一个寒颤,菲奥娜和德伊波勒相知多年,她可是很了解德伊波勒的。

    聪明,精干,强势,勇敢,德伊波勒唯一可惜的地方就是她是一个女人。在菲奥娜她们这一群姐妹淘中间,德伊波勒向来就是一个领导者和保护着。

    阿卡德林的男生们在德伊波勒跟前没有不吃瘪的,久而久之,当她们提起哪个男人的时候,德伊波勒都是一脸胜利女神的样子表示轻蔑,还从来没见她露出这么苦大仇深的样子来。

    在此惊讶的同时,菲奥娜也是在心中肯定:德伊波勒绝对是在那人的手上吃过了亏的。看样子亏吃得还不小,不然不会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急得就想挠人了。

    外面那一众正侧耳认真听着墙角的,纯真的八卦党少女们虽然却在外面不住地窃窃私语。

    贴着门的女孩子将听到的话传给身边人,身边人再传给身后的,整个屋子里的女人全都在安安静静的听着现场直播。

    她们虽然听的不太清楚,不知道德伊波勒的真实身份,但是却也隐隐约约地听到几个关键字,串联起来之后,现场的女孩子们推断出来:好像菲奥娜当了小三,辛勤地挥起小锄头,挖了那个皮肤有些黑的女花匠的墙角。但不知怎么滴,菲奥娜保密工作没做好,被女花匠给发现了,现在人家找上门来,捉这个奸夫yin妇来了。

    这些清纯少女们当下一个个全都激动的两眼放光。

    要知道,这可是惊天的大八卦~

    足够阿卡德林的女孩子们在床头会嚼上三个月的舌头。

    原本以为只有像是什么海伦,潘金莲,茱莉娅这样的看上去就很风骚……呃,不是,是很成熟,很风情的女人才会红杏出墙什么的。

    但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像是菲奥娜这样外表清纯,举止大方,性格端正的人,居然也会干出这种漏*点四溢的勾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不出手则已,出手就一鸣惊人,直接撬了别人的墙角。

    怪不得她这一段出手大方,不断的在阿卡德林的精品店里出没,跟个富婆一样,名牌皮包,时装、帽子这些好东西一买就是半车,还说是自己炒货炒出来的,全是自己挣来的。

    现在看来,这摆明了就是假话。她虽然有些头脑,但是哪有那个商业天份。以往还不是只知道花钱,什么时候听她挣过一毛钱的。

    果不其然,原来不是炒货赚的钱,而是傍了大款啊~

    好你个菲奥娜……这真是……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当然也有人提了不同的意见:一个加勒比城可是富的流油,堂堂的城主家的小姐,还会缺几个钱,有必要去傍大款吗?

    当场有人针对这不同意见提出了不同意见。

    ……

    大家在羡慕之余,当下不住地纷纷议论,分成不同的几个阵营,各提论点和论据,激烈的争论了起来。

    在此同时,这个话题也是一下子就跃居了首位。

    而像是前不久发生的,拥有七百八十年历史的木尔候爵家的小姐玛蒂尔德和自己父亲的一个秘书,好像叫什么于连的乡下穷小子私奔的事情,因为再没有人顶贴观注,一下子就变成了王城社交圈的旧闻,沉了下去,再也没人有兴趣提起。

    毕竟,那个私奔虽然也是一个不错的话题,但是却已经是一个过去式。那有这个过瘾,这个正室前来追杀,可是一个进行时。

    而且还是现场直播,这个气氛可是极佳的。

    再说,私奔吗,跑了就跑了,大家顶多羡慕一下玛蒂尔德的勇气,找了一个好小白脸,现在发生的可是捉奸哎~还有比这个更燃的吗?

    更何况,还听到里面说了什么‘宰了他’。

    这可就已经不仅仅是一出爱情剧,而且还很可能是一幕典型的因爱生恨的爱情悲剧了,说不定最后还能上升为家庭lun理剧,最后再以一场火爆的暑期档动作大片收场。,

    几个狗男女为了对方要死要活的,这种充满了古典浪漫主义的戏剧,大家以往可是只在戏院里面看过。没想到现在居然可以真的在自己身边发生。

    怪不得长辈们常说那“现实比戏剧更离谱”。

    众人从心里感到自己这一趟可真是来着了,在激动之下,只差着没有捧着爆米花,喝着可乐,一起看戏了。

    过不多时,就听里面有脚步声传来。

    当下有人低声叫道:“出来了,她们要出来了。”

    “散开,散开,快。”

    众人急忙哄的一声,又全都跑了回去,飞快地坐在原本的位置上,就当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再次扮起了大家闺秀,一个个巧笑嫣然,讨论着什么衣服了,天气了之类的话题。

    如果不是亲眼所以,很难令人相信,就是同样的这一批人刚刚全都是娇躯狂震,大散八卦女王的王者霸气,恨不得冲进去指点一番,正室的,你该这样,小三的,你该这样。

    此时,房门一开,就见那三人走了出来。

    众人立时停了一下,然后齐刷刷的扭过头来,不约而同地向着这边看了过来。

    有细心的人立时敏锐地发现,那个女花匠眼中充满了杀气,脸有怒色,看起来要撕人一样,而菲奥娜却很是垂头丧气,好像很是理亏一般。眼珠还在骨碌碌的乱转,不知道在动着什么脑筋。

    阿德玲感觉房中有些不对,太安静了。

    她不禁心生奇怪,这么多的女人在一起,应该早就吵的破了天了,怎么这么安静,甚至静的有些诡异。

    她抬起了头来,到众人灼灼的目光,都锐利如同嗖嗖飞的小箭一样,饶是阿德玲见惯了世面,也不由自主地感到心中一阵发毛,颤声道:“你……你们怎么了?”

    她的话刚一出口,那一帮少女们立时像是得了信号一样,齐刷刷地转过了头去,然后一边扇着自己的羽毛扇,一边不住地大声交谈。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哈哈哈……”

    “你的这个口红哪儿买的,真的不错。”

    “哎呀,前两天去买衣服,真是贵死了……”

    “……”

    房间里面立时恢复了往日的吵闹,甚至比刚才更吵了,但是那吵闹当中却透着虚假。

    讨论口红的,却是拉着手,看着指甲。说买衣服的,却是拿着头上的帽子说事。而且,她们时不时地就向着这边飘来诡异的眼神。

    阿德玲看了,不禁很是挑了挑眉毛,对于她们行为举止感到极是奇怪。

    而德伊波勒和菲奥娜两人心中有事,全部心思都在想着那一对大小痞子,对此却是根本就没有注意。

    三人来到了外面,德伊波勒向着菲奥娜道:“如果他们来了,你可一定要通知我。知道吗?这很重要。还有,不要把见到我的事情对任何人提起,我说的是任何人。”

    菲奥娜很是委曲,但是却也是老实地点了点头。

    在那窗口处露出的无数双明亮眼睛看到这一幕,当下无不扼腕叹息:菲奥娜那么心高气傲的人,而且身为贵族,真真正正的天之娇女,现在却在那个平民花匠跟前如此的卑躬屈膝。

    这小三看来虽然外表风光,但是在那正室面前,委实是没有人权的啊~

    就在此时,旁边有人过来禀报,道:“菲奥娜小姐,您家里来有通知,说是您有客人到了。要您回去。”

    菲奥娜当即一怔,没好气地道:“客……客人……什么客人?本小姐现在没空,让他们快滚蛋。”

    说着,撵着那名侍从快走。

    旁边德伊波勒却是眼中寒光一闪。

    她狠狠地瞪了菲奥娜一眼,心中暗道:这丫头现在也成精了。前面我刚刚嗅到一丝那个痞子的踪迹,后脚菲奥娜就有客人到了。而且她连问也不问一下,像是踩了尾巴一样拼命撵人,这摆明里面有猫腻。

    德伊波勒想到这里,当下扬声道:“等一等。”

    那侍从原本已经想走,听到声音,当下回过了头来。

    他看到面前是一名女花匠,虽然长的还算漂亮,但是毕竟也只是一名女花匠,论身份还没有自己高,却在众人面前却叫住自己,不禁有些愕然惊奇。,

    不过在场的全都是地位崇高的年轻的女人,他也不敢放肆,只是问询一般看了看后面的阿德玲。

    阿德玲虽然也是一头的雾水,只是听到痞子痞子的,搞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听了两人的对话,却也知道,德伊波勒认识菲奥娜的男朋友,说不定以前两人还曾经很是沧海桑田地很黄很暴力一把过。现在德伊波勒这是找过来,要报仇血恨什么的。

    不过很奇怪的是,自己以前一直和德伊波勒泡在一起,全从来没见过她对那个男人有过好脸色。再转念一想,按德伊波勒的性格,偷偷藏一个男朋友也是很可能的事情。

    虽然这两人全都是好友,按理说应该出面平事。但是别忘记了,她也是一个女人~

    这八卦之魂也早就像是浇了汽油一样,熊熊燃烧到映红半边天了。这个机会又怎么能放过。当下干笑了两声,然后趁着菲奥娜不注意悄悄地点了点头。

    那侍从这才不情愿地道:“呃,那家人也没有说的太清楚,只是说,小姐盼那几个人盼好久了。好像还有一个小孩,小象什么的。”

    此言一出,后面的那些八卦少女们立时一片哗然:哎呀呀,没想到啊,居然连小孩都有了。菲奥娜还真不挑食啊……

    情不自禁之下,她们的嗓门不由大了一些,当下就被菲奥娜听了真切。

    她愤怒地回了头去,恶狠狠地看向了那些个朋友。

    随即,那些人全都惊呼了一声,然后一起缩回了头去。

    但是这一边菲奥娜刚刚移开视线,她们像是地鼠一样,又是从窗口处悄悄地探出了头来。

    一个个全都睁大了纯真清澈的眼睛,竖起晶莹粉嫩的小耳朵,认真地看着,侧耳倾听着,生怕错过了一个细节,漏了一个字去。

    菲奥娜对此很是哭笑不得,但是却也知道这些个八婆们一个个好奇心比猫都盛,纵然自己是拿着鞭子赶,恐怕她们跑来的更快。

    刚刚回过头来,却看到德伊波勒狠瞪了自己一眼,不禁也是一阵心虚,干笑了两声。

    在此同时,心中也是暗暗叫苦。

    德伊波勒这一次看来是玩真的。也不知道雷洛那个痞子是怎么得罪了她,惹得她这么火大,德伊波勒是好惹的吗?发起飙来老虎都得躲一边去。

    刚刚自己还想着,回头先给他们提一个醒,谁知道却是如此的不凑巧。这连还没来得及走,他们那帮人就已经到了。

    德伊波勒想了一下,然后道:“知道那几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那侍从犹豫了一下,看到阿德玲在后面点头,这才不情愿的说道:“应该是在前面的皇家园林吧?好像听那报信的人说,他们知道皇家园林对于各位大人的家属免费开放之后,就打着加勒比总督的旗号大摇大摆过去参观了。还说,要是早了,就让小姐去那里找他们,不过小姐您要是忙的话也没关系,等他们吃饱了自己就过来了……”

    说着,看了菲奥娜一眼,眼中带着一丝的不屑。对于那种一听到有便宜占,就跑过去的家伙很是看不起。

    “还家属……”菲奥娜听了,一时羞愧的耳根都红了。

    德伊波勒却是思付了一下,道:“这样啊,谢谢你了。”

    说着,一转身,迈步就向外走去。

    菲奥娜看了,不禁头皮发麻,颤声道:“德……”

    她突然想起德伊波勒的交代,意识到德伊波勒正被通缉,不能暴露,当下争忙改口,道:“等下,你……你干什么去?”

    德伊波勒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然后杀气腾腾地道:“干什么?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宰了他去~”

    说着,快步地向外走去。

    菲奥娜刚想要上前,但是阿德玲却是嘻嘻一笑,伸手拉住了她,口中却是叫道:“菲奥娜,你还愣着干什么啊?快去,快去看看啊~晚了可就不好了哦。”

    菲奥娜连挣了几次,但是被阿德玲给拉着,寸步不行。当下急的一跺脚,道:“阿德玲,你个死妮子,你真是坏透了,唯恐天下不乱是吗?

    你这么拉着我,我能追出去吗?”,

    阿德玲不禁吐了一下舌头,然后道:“对不起,我这不是急昏了头吗?”

    她看德伊波勒已经走远,这才松开了手来,嘻嘻笑着说道:“快,快,咱们快撵上看戏……”

    一转头,看着菲奥娜可以杀死人的目光,当下打了一个哈哈,急忙改口,道:“咱们快撵上去劝劝架……”

    说着,唯恐落下了什么,当先一步就向外跑去。

    菲奥娜看了她的背影,不禁气的一跺脚,然后也是急步追了出去。

    在她们的后面,那些小姐仕女们也是全都冒出了头来。

    她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有人低声道:“咱们现在怎么办?”

    旋即后面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还能怎么办?这种好戏,你们想要错过。我可是不会错过的~”

    说着,一名蓝衣少女已经越众而出,向着阿德玲消失的方向已经追了下去。

    众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一挥手,道:“姐妹们,追~”

    当下也是呼啸了一声,她们一起追了出去。

    这一大帮娘子军一起跑出去,一时间莺莺燕燕,极是热闹。引的路上的行人侍从们侧目以对。

    但是大家却也知道,这一帮人非富即贵,都是大家族的大小姐,而且娇生惯养着,没有人敢得冒着罪她们的危险,上前阻拦。

    行人甚至是纷纷闪避,唯恐惹祸上身。

    菲奥娜心中焦急,跟在德伊波勒的身后急追出去,但是这一路之上,却也是没有追上。

    众人你追我赶,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来到了位于宫城西侧的皇家园林。

    那一片园林占地极大,地处偏僻。而且平时也全都是严加戒备的,但是由于这一次的联姻是举国同庆,缔结和平同盟条约的。

    因此上,坐镇一方的各地总督城守全都过来庆祝。为了让那些位大人和他们家属们有一个地方可供消遣的地方。也为了显示一下皇家的大气,以及对于下属重臣的关怀。

    皇家总管特意开放了这个最大最豪华的园林。

    只是那些家眷来了之后。一不是去参观游览,二不去大博馆学习,增长见识。却又是购物,又是开交际晚会。很是夜夜笙歌,灯红酒绿什么的,当下将整个皇城折腾了一个乌烟瘴气。

    皇家总管的那一番媚眼儿,完全是做给了瞎子看了。

    只是偶尔才有些小贵族之类的,因为进不去那些豪华宰人的消费场所,而借机跑到这里来参观一下。回去之后,也可以和家乡的父老们吹嘘一下,自己也在皇家园林里面呆过。

    反正那帮老冒们屁都不懂。只是知道,只要沾着皇家两个字的,那就一定是极贵极好的。

    因此上,那皇家园林一如往日一般,极是安静。

    但是随即这种平静就被打破了。

    一大帮娘子军在那名蓝衣少女的带领之下,全都冲了进来。当即惊起了无数飞禽走兽。

    那一帮人冲过来之后,全都是瞪大了眼睛,四下寻找。看那个菲奥娜的奸夫究竟是怎么什么样子?会不会被那名女花匠真的给宰了?

    紧接着,就见有人轻声叫道:“往这边,往这边。她们往这边走了。”

    众人当下呼拉一声,全都跑了过去。

    果不其然,她们就在前面不远处,看到了菲奥娜与阿德玲两人的身影。

    只见她们也是行色匆匆,向前急步快奔。众人见此,也全都是疾步跟上。

    菲奥娜和阿德玲两人沿着那种满了奇花异草的小道,紧追在德伊波勒的身后,一个生怕慢上一步,就真的让她把那个痞子给宰了。而另一个则是生怕慢上一步,就真的看不到德伊波勒宰人的镜头。

    德伊波勒却是丝毫不管,依着女性特有的直觉,快步向前奔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湖边。旋即娇躯一震,停下了脚步。

    菲奥娜两人看到不对,急忙向前看去,果不其然,就在德伊波勒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年青人的身影。

    那人好像也是觉察到有人过来,当下转过头来。

    德伊波勒看了,低呼了一声,然后疾步猛扑了过去。

    菲奥娜也不禁惊呼了一声,一闭眼睛,心中暗道:完了~这一下也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呢。,

    她等了一下,却并没有听到有惨叫声响起。反而是身边的阿德玲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以一种奇怪的声音说道:“怪不得她说的那么凶,原来是这么一个宰法啊~”

    菲奥娜不禁一怔,然后小心地睁开了一只眼睛,等看清面前的情况之时,当下也一下子惊的两只眼睛瞪的圆圆的,差一点儿就掉了出来。

    却见德伊波勒正和那青年搂在一起,紧闭着双眸,踮起了脚尖,忘情地热吻。一双纤手紧紧地叉在那人的头发当中。情不自禁当中,右足也是轻轻地在身后勾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菲奥娜也是愤愤地道:“这个宰法,我也会~”

    就在此时,那两人这才缓缓分开。

    菲奥娜站起身来,刚要出去。

    旁边阿德玲看清了对面那人的面孔,不禁惊叫了一声,当下就跳了出去。

    她一路急奔了过去,然后也是扑到了那人的怀里。

    菲奥娜当下一阵惊奇:这……这是搞什么啊?现在经济不景气,我好容易找了一个男朋友。德伊波勒也就算了。怎么连阿德玲都跑来跟我抢啊?

    在她的身后,有细小的声音传来,道:“我早说阿德玲应该嫁出去。看,这才看到一个男人,而且明明还是别人的男朋友,阿德玲就扑过去了。都已经饥渴成这样了。这不嫁出去,怎么能行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