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我要宰了他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八十三章我要宰了他(上,求票)

    据说,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而一个人也不可能踏入同一条河流两次。

    同理,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

    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是有自己的个性。

    即便是最最想像的双胞胎,外貌上几乎没有差异,性格上也绝对会不同。

    而像‘降龙十八掌之抓胸龙爪手’这样比《葵花宝典》还《葵花宝典》,堪称毁天灭地,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绝世禁招,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会用。

    也就是说,你找不出这个世界上第二个会原汁原味“降龙十八掌之抓胸龙爪手”的人。

    甚至很多人终其一生,也都是听也没有听说过的。

    但是德伊波勒却知道,这项绝世奇功却是在远在圣光大陆之上,那位无耻下流刁钻无赖……的小流氓的绝技。

    全天底下,也只有一个人能使出正宗的“式如疾风,快如闪电”的抓胸龙抓手,就像全天下就只有一个正宗的“万里独行雷光光”一样。

    普通人纵然是再怎么有本事,也不可能从千里之遥的圣光大陆,学到他的这一项绝技。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知道这一绝招的,都是女孩子,而且只是年轻的女孩子,因为这一招从来都只被用来对付年轻的女孩子。

    德伊波勒冰雪聪明,骤然听到那一声的绝技名称,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在心里一串,心中如电闪一般,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那个万里独行雷光光真的是雷光光。

    原来那个城门口很茹曼皇室风格的标记,真的是茹曼皇室标志。

    原来,今天所遇到的那一切,总是感觉到那个痞子好像在身边的奇怪感觉,并不是自己的幻觉。

    那个混蛋,他……他真的来了~

    他祖母个爪子的,在圣光大陆还没有闹够,居然跑到这里来搅事来了~看来人类已经无法阻止他了,所以,他就来祸害亚米利亚了~

    真是……真是好大的胆子~

    不过……这才是他的风格

    德伊波勒一时心潮起伏,脸上颜色不住地变幻。

    德伊波勒此刻想畅快的仰天大笑一场,发泄下这几个月来的谨慎和压抑。她自觉地以往如高山一样压在她肩头的重担,突然间就没有了。心中对顺利地救出阿德玲,更是充满了希望。

    因为他擅长的就是做不可能的事情。

    德伊波勒感到自己的心都要激动的跳出来了,攥紧了双拳,尽力压制住自己的情感。

    旁边正在打闹尖叫的那两个少女猛然听到了花盆破裂的声响,转过头来看着她的脸色不善,不由全都一阵心里发毛,心说:这个人怎么了?

    本着少女们善良的本质,那两人对望了一眼,然后关切地上前一步。其中一人轻声问道:“你……你……你没事吧?”

    德伊波勒娇躯一震,立时清醒了过来。

    她急忙垂下了头去,掩饰地道:“我……我没事……”

    虽然竭力平静,但是她却也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掩饰语气当中的颤抖。

    那两名少女却也是心思细腻,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但是却对视了一眼,见德伊波勒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她们贴地并没有追问下去。

    要知道,大家都是青春美*女,正是到了晚上睡不着觉胡思乱想的年龄,都是难免有一个母猫上树,红杏上墙……各种躁动,各种不安,很黄很暴力的时候。

    更别提像是大姨妈没有来了,看到路边的小狗小猫了,出门撞见帅哥了,又或者天气不好之类的等等等等等……,总是突如其来的感到某种奇怪的情绪。悲秋伤风,黯然神伤什么的。

    简单的说,就是思春了。

    德伊波勒定了定神,然后向着那名刚刚使出了“龙抓手”这一绝世神功的少女轻声问道:“对了,小姐,这一个抓……抓……什么什么手倒是挺有好笑的。我可以问一下,是从哪儿学来的吗?”

    说完,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定定地看着那人。

    那少女当下也是忍不住俏脸一红,轻啐了一口,道:“你……你说这个啊,这是……这是菲奥娜和人胡闹时乱叫的,大家看着好玩,所以也就跟着玩儿的。”,

    她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转头看着自己的同伴,又接着道:“对了,优儿,你知道吗?那个毒狼果……对,对,就是那个红果子,以前大家不都是说有毒,不敢吃吗?

    还是她说没有毒,介绍给所有人的。你吃过吗?我可是尝过了。吃上去酸酸的甜甜的,很不错。

    据说还美容养颜呢,经常吃好处多多,对了,还说减肥那。

    而且,我可听说了,菲奥娜靠着炒那个果子,也是很发了一笔。现在可是一个小富婆了……”

    像是所有的女人一样,那名少女虽然也是贵族出身,而且平时在外人面前也是贤良淑德,大家闺秀什么的,看起来气质高雅,很是懂事。

    但是此时没了外人,女孩子们的天性就毕露了,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了起来,那小嘴儿说起来,也是叭叭叭叭的,响一个不停。

    德伊波勒还没有来得及问的话,她也是如竹筒倒豆子一般,事无巨细的全数都说了出来。

    德伊波勒看着她一边说,一边不住地比划,眉飞色舞的模样,却也忍不住轻叹了一声:怪不得搞情报的,一般情况下全都不要女人。她这要是进了情报机构,估计不用敌人严刑逼问,自己就全数说出来了。

    德伊波勒看着她的模样,心里很奇怪自己这个时候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不禁想笑,但是却发现自己的眼睛好像有些模糊了起来,心理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那一个痞子。

    她急忙道:“菲奥娜?菲奥娜,伊斯坎尔德,对吧?我知道了。”

    说着,急急地一转身,也不管地上的鲜花,就快步走了出去。

    那两名少女看着她的模样,不禁面面相觑。

    那一直快嘴快舌的女孩看着自己的同伴,莫名其妙地道:“我说错了什么了吗?她怎么好像是哭了?”

    她的同伴摇摇头,轻声说道:“这个人,好奇怪哪。”

    ×××××××

    德伊波勒快步地从花园当中走了出去。

    她熟练地绕过了几条小道,来到了后面的一处院落当中。

    这一路之上,虽然有不少的卫兵侍从在各处守卫巡逻,但是很显然,都认识德伊波勒,看到她来,连问都没有没有问,也全都是一一放行。

    德伊波勒顺利的来到了院中,只见这里面莺莺燕燕,挤了一大堆的人。

    她们一个个全都是衣着华丽,明艳动人,围在一起就如同春天里盛开的百花一样美丽。

    这些全都是灵闪各地城守、总督、达官贵人们的女儿。

    她们是陪着那些坐镇一方的大人物们前来参加那一场联姻的庆典。

    在此同时,这些位也全都是新娘以前的同伴。

    她们在阿卡德林受教育的时候都在一起,早就互相认识。

    她们在这里齐聚一堂,这也是按照闪族悠久而光荣的历史传统,前来这里陪着那位待嫁的新娘度过婚前最后的,那一段快乐、幸福、美好、疯狂的单身时光。

    德伊波勒进去之时,众人正聚在一起闲聊说笑。

    像是往常一样,有人羡慕着阿德玲可以嫁到雷闪族去。

    因为,据听说,雷闪的那位王子可是一个英俊不凡的美少年,而且有情报指出,那是走到大街上都能让花痴女尖叫的帅。

    为人极为浪漫,不仅精通音律,而且还写的一手好诗。

    光是这些,就已经让这些从来没有见过市面的少女们高声尖叫了。

    有身份、有地位、有学识,年少多金,相貌英俊,这种人材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而另有一些人则是对于这种牺牲女性婚姻幸福的政治联姻深恶痛绝,一个劲的歌颂自由恋爱,不住地出声谴责包办婚姻的罪恶,而且还向着坐在一边的阿德玲加油鼓气。

    虽然第三十九次逃跑仍然没有成功,但是第四十次一定可以,或者第四十一次也说不定……

    反正吗,只要坚持,总是有机会的。

    然后,这群女人在旁边极是积极是出谋划策,想逃跑的办法。那劲头,就像是她们自己要逃跑,找人私奔一样。

    而另有一些守旧诚实的人则是不住地向着阿德玲灌输着那种封建落后愚昧无知的旧婚姻观念。,

    无非是听长辈的话了,他们也不会害你了,这么嫁是为国为民了。

    反正女人天生都是要出嫁的,不管嫁谁也都是嫁,既然如此,那又有什么关系。

    而且据说对方还是个优等男人,这已经是赚到了。

    而那些彪悍到华丽的年轻女人们这一次的态度却是极为罕见。她们一上来,就和守旧一派达成了共识。

    在旁边不住地随声附和:“对,对,没错。嫁过算了。

    就算是婚姻不自由,但是爱情不是自由的吗?

    大不了,结了婚以后,再在外面找个情人什么的,来一段,呃,不。来上几段,轰轰烈烈的婚外情,做为补偿……”

    几帮人在那里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你来我往的争论着。

    如果说,一个女人顶五百只鸭子的话,这里足足是养了好几万只鸭子。将诺大一个客厅吵了一个沸反盈天。

    而阿德玲却是坐在中间,也是不住地咯咯大笑。

    她时不时地帮这个两句,又或者调过头来,帮那个两句。在中间不住地挑衅拨火,看她们越吵越欢,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好像那个要被政治联姻的不是她一样。

    众人看了,也乐得见她如此的开怀,不管怎么样这总比愁眉不展的要强吧?

    当然,大家也都认为,阿德玲该逃跑的时候还是要逃的。

    她们当下也就吵的更加激烈了起来。

    就在她们吵的不可开交之时,却见房门咣当一声被人从外面重重地撞了开来。

    众人不禁吓了一跳,立时全都失声。转头向着房门处看去,只见一个衣着简单,皮肤微黑的侍女大大咧咧地闯了进来。

    看着她的服装和身上的泥点,可以猜到她刚才还在花园里工作。

    她们不禁感到了一阵奇怪,这可是皇家的外邸别墅,什么时候,变的如此没有规矩,一个种花的侍女也可以这么没有礼貌地直闯进来?

    还不等她们反应过来,紧接着,却见那侍女在人群当中扫了几眼,然后几步就冲了过去,将其中一名少女拉了起来,随即,就拉着那人消失在了旁边的一道侧门之后。

    阿德玲见此,不由也是一惊。

    她可是知道德伊波勒一向稳重,一向谋定而后动,做起事情了从容不迫,不是发生了什么火上房的事情,不会如此的着急。

    能让德伊波勒心急火燎的冲进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当下她也是急忙站了起来,干笑了两声,道:“你们大家先聊着,我去看看,哈哈,哈哈哈……”

    说着,也是一闪身,两下挤开人群,跟着就跑了过去,然后重重地将房门关了起来。

    众人一时搞不清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不由面面相觑了起来。

    由于女人天生的好奇,当下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随即她们也不出声,而是全都呼啦一声,一起跑到了门边,然后将耳朵附在门上,同时对身边的女伴摆出噤声的手势,聚精会神的偷听起门内动静。

    菲奥娜被拉着,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已经身不由己地来到了房中。

    她看着那名侍女,很是有些莫名其妙,纳闷的说道:“你是谁啊?你拉我干什么啊?你是不是有病啊?”

    那侍女却是冷笑了一声,道:“你有药啊?”

    菲奥娜听着这话,立时一惊,张着小嘴呆呆的看着对方。

    要知道,这些话以前自己和那个小死胖子吵架的时候可是常说的,自己每次都会被他冷不丁蹦出来的这种话给弄个哭笑不得。

    但是来了之后,却还没有来得及和同伴们说出来,显摆一下自己的幽默水平。

    但是这个侍女却是一下子就说出来了,这只能是说明,以前她很可能和那个小死胖子认识,相对应的,那也就是和那个雷洛认识。

    不知不觉当中,她的心中隐隐有一种奇特危机感涌了上来。

    菲奥娜当下慎重了起来,她仔细地看了那人两眼,虽然没有认出来,穿着打扮也很不怎么样,不过相貌还是不错的,菲奥娜心里危机感陡升,但是同时却也依稀地感到对方有些熟悉,不由试探地轻声问道:“请问,我们以前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啊?”,

    那侍女不禁再次冷笑了一声,道:“这是当然。”

    说着,四下游走,快速地检查了一遍房间,发现并没有外人在场,这才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菲奥娜侧头看着她如此的理直气壮,想起当初那小死胖子说过,雷洛可是有好几个女朋友的,不禁心中一动:难道这就是其中之一,现在找上了门来了?这可是大大的不好。

    听那个死小胖子说,雷洛那几个女朋友可都是悍妇,还有两个是暴力狂,动不动就要揪着人一顿海扁。

    想到这里,她脑海当中立时闪过了以往见过的几次正室带着人,狂揍小三的惨烈镜头。不禁有些头皮发麻。

    她后退了小半步,有些心虚地道:“你……你是什么人,究竟……究竟想要干什么?”

    那侍女刚要张口说话,此时,阿德玲却也走了进来。

    她看着房中的两人,不禁奇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俩个?”

    那侍女看了她一眼,道:“等一下再向你解释。”

    她又看着菲奥娜,怒气冲冲地道:“说,那个痞子现在在哪儿?”

    菲奥娜一怔,失声道:“那个痞子?哪一个痞子?”

    但是却随即醒悟了过来,自然也就是指的是那一个痞子了。

    她不禁更加心虚了起来,暗道:看来真的是找上门来了。

    但是看着那侍女,菲奥娜不禁**一挺,嘴硬地道:“我……干什么要告诉你?你不过就是一个小侍女,别忘记了,我可是贵族。信不信回头我……我一声令下,随便找人,把你给嫁了。”

    那侍女看着她的色厉内恁的模样,当下轻笑着摇了摇头,道:“菲奥娜,这几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连心虚的时候,眉毛一直跳的毛病都没有改过。”

    菲奥娜不由一愣,仔细的端详着那侍女,疑惑的问道:“你究竟是谁?”

    那侍女一叹,道:“你个小浪蹄子,这才几年没见,你就不认识我了吗?”

    说着,轻轻地一侧头。

    菲奥娜看着她的侧影,先是一怔,紧接着,不禁‘啊~’的尖叫了一声,随即反应了过来,又急忙用双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只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

    过了好一会儿,她这才轻轻地道:“德伊波勒,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死丫头,这么多年你跑哪去了。”

    说着,眼泪汪汪地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德伊波勒。

    德伊波勒紧搂着她,也是不禁感慨了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一起毕业的几人,现在的际遇可是完全不同,但是这感情却还是一样。

    菲奥娜认出自己之时,丝毫都没有犹豫,连停都没有停一下,就扑了过来。

    过了好一会儿,菲奥娜这才擦了擦眼泪,从德伊波勒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德伊波勒看着她,道:“现在,你可以说那个痞子在哪儿了吧?”

    菲奥娜立时张口结舌,道:“我……我……”

    她顿了一下,然后小心地问道:“你们认识吗?他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啊?再……再说了,我听说,你不是一直在圣光大陆那边混吗?还撑起了老大一个局面。

    所以说,我认识的那个人,也不一定就是你要找的那个,是不是啊?哈哈,哈哈哈……”

    说到后来,她为了找理由,也是累了一个满头大汗,不住地干笑。

    德伊波勒微笑着看着她,想起今天一路上的见闻,在心中略略整理了一下,然后道:“那个痞子是不是带着一个蓝头发的,穿着一身女仆装,像个洋娃娃一样漂亮的小侍女,而且……”

    她顿了一下,描了一瞄菲奥娜的前胸,又恶意地接着道:“而且,那小侍女的胸部比你的还大?”

    这一击正中菲奥娜的要害,如同一箭穿心一般。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囧了起来,很是没有了脾气,道:“我……我……”

    德伊波勒又接着道:“而且,他还身边还跟着一个白白胖胖,看上去很可爱,但是实际上却是坏的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小死胖子?一嘴毒牙,张嘴就能把人气死。”,

    菲奥娜一下瞪大了眼睛,道:“呃……呃……”

    德伊波勒却也不停,继续道:“除此之外,还有一头同样白白胖胖的小象。那个小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看起来忠厚老实,时不时还装可爱,特长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摸人钱包,上馆子不给钱。多吃多占。能躺着绝不站着,平时要多懒有多懒,但是只要一听到有吃的,马上就会跑过来抢?吃着装着,非把东西给扫清了不可。

    而且还特别记仇。只要吃上一次亏,马上就非翻过来不可,否则就大发脾气,耍流氓,和人打架。”

    菲奥娜这一次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德伊波勒此时继续说道:“最后再说那个痞子,他长的眉清目秀的,那双眼睛却贼兮兮的,脸上老是带着笑,但是不知怎么,总是让人看了,有些手心发痒,很想要上去抽他一顿,不说话的时候气人半死,一张嘴就能把人气死,对不对?”

    菲奥娜听她说的一点儿没错,当下很是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

    但是心中却是隐隐觉的奇怪,德伊波勒一直在圣光大陆那边,什么时候认识的那个痞子。

    她当下很是涩然地道:“你们真的认识啊?他是你什么人啊?男朋友吗?还是说他对你始乱终弃什么的?你怎么这么火大?”

    德伊波勒却是一怔,随即醒悟了过来。冷笑了一声,道:“谁说他是我男朋友?不过你倒是说对了一点儿。我是非要宰了他不可~”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