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看我绝招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八十二章

    看我绝招(求票,求收藏订阅)

    这一天上午时分,阿卡德林东边的城门处,一如往日一般热闹,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行人熙熙攘攘,叫卖声,呼朋唤友的声音,争抢街道的声音,各种嘈杂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就如同以往的每一天一样。

    一个身穿着蓝色布裙,肤色黝黑,一副农家打扮的少女赶着一辆简陋的马车,就挤在这来来往往的人流当中,缓缓地来到了城门前。

    她虽然只是一身乡下人的打扮,粗布衣衫,皮肤有些粗糙,但是却仍然面容娇好,秀眸灵动,脸上洋溢着健康和青春的美丽,一看即知,只要稍加打扮,绝对是一个秀丽无双的美人。

    纵然这城中最有名的交际花,在她面前也得要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初始看到她只觉得她很耐看,继而再看,又感到眼前一亮,再仔细看去,又突然觉得很是惊艳。

    这一路行来,不少的人都是向着她行注目礼,情窦初开的少年看了她一眼,当即就满脸通红,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移开自己纯情的目光。

    闪族人热情奔放,本性张扬,青年人很是蠢蠢欲动,想要上去搭讪。

    但是看到那少女对于这一套却极是熟练,显然也是很熟悉知道要怎么对付他们,她只要秀眸流转,微微露出自己冰冷如霜的目光,露出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就足以让那些心理素质不好的痞子们望而却步。

    纵然还有一些不甘心的狗崽子,想要死缠烂打,纠缠在她身边,嘴里说着口花花的话。

    而此时,只要那少女轻飘飘地来一句:“人家的条件很……很简单了。

    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瑞士银行有五千万存款,意他利亚八处葡萄酒庄园。一千坪海景别墅,不低于五百年历史的直系伯爵。

    否则……就滚一边去。少耽误老娘的时间~”

    此言一出,当下就像是五十吨重的巨锤一样,当即击碎了无数青年脆弱的信心。令这些狗崽子们只能是望风而逃。

    只让一些有色心没色胆的老学究连连呼号“人心不古,人心不古”。

    可他们也不想想,在首都连个卫生间大小的房子都买不起,还梦想着天上掉下美女来,恨不得倒贴了人之后在贡献出三千万五千万的,那可能吗,真真是骑士小说看多了。

    亚米利亚大陆也是人口数以亿计,土地广袤,城市众多,名门世家也是不少。

    但是那少女口中的这个很简单很简单条件,却也足以涮下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了。

    那些大腹便便,自忖有两个钱,又有爵位在身的,而且还坐着豪华的,从飞鹰公司山寨来的马车的中年人,纵然是有心,但是奈何家里的母老虎在侧,他们这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娶得老婆也都是位高权重大人物的女儿,再加上,闪族的女儿可都彪悍的很。

    无奈这些大人物也只能是流着口水,狠狠地多看两眼,然后在自己老婆还没有发现的时候,赶忙移开视线。。

    但是世事总是例外,也有些痞子或是自觉够条件,又或者坚信自己帅的比狗屎要强上许多,又或者纯粹就是自信心爆棚,傻乎乎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看了几篇腐女写的酸文,还相信真情可以感到天地。

    以为稍加把劲,那朵鲜花说不定一不留神就插上来了。

    当下死粘着不放,在少女的左右纠缠着她。

    那少女好像是已经见多了这种情况,放在别的女人身上,这时候早已着恼了,说不定已经挥起棍棒打跑了这些登徒子。

    可她丝毫也不慌乱,而是很祸国殃民地轻笑了一声,扫了一眼馋着脸往她身边挤的色胚,悠悠然的说道:“那好啊,明天咱们找一个时间,去我那里喝杯咖啡。”

    然后再轻轻地一挤眼睛。

    这让那些纠缠不清的痞子们大喜过望,自觉地这得手也很容易的吗。

    要知道,这喝咖啡,这可是有很多种含意的……

    可以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一男一女在一个看着都很宰人的店里,点上两倍贵的要死的速溶咖啡,装作很小资样子的聊聊天,还有可能是像哲学家一样,深入浅出地探讨一下人类社会未来的发展方向。,

    就在那个痞子色授魂予,想入菲菲的时候,以为好运终于降临到他头上的时候,那少女冷笑一声,然后手指轻轻一转。

    当下那个痞子面前就会出现一个黑木金漆的牌子。

    牌子很普通,黑漆漆的毫不起眼,但上面那一个“密”字刻的清清楚楚。

    尽管他们以前都没见过,但是通过各种离奇的传闻,人们都能在第一时间认出这块牌子。

    闪族保密谍报局的牌子绝对可以让包括一般小贵族在内的绝大多数人吓的拉了稀。

    谁都知道,拿着这块牌子的人说请你和咖啡,那只能有一个意思:你小子死定了。

    然后那些曾经甜言蜜语,号称海枯石烂都不会变心的情圣当即以时速八百码速度,飞快地消失在了地平线的远端,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还生怕跑的慢了,被那女人记住了相貌。

    这些人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一句老话“女人是老虎”。

    那少女正是德伊波勒。

    这些天来,她虽然已经进入了皇城,而且和阿德玲也已经见了面,但是她却也是一个被通缉悬赏的闪族重犯,赏金都已经开到了让人咂舌的地步。

    因此上,这一切全都是在暗底下偷偷的进行。

    阿德玲虽然屡次逃跑,却以皇族的身份,而且还是即将被和亲的女主角,因此上并没有受到虐待,但是却一直被囚禁在皇城当中,而且重重的监视,时刻都有好几个人在旁边看着她。

    想要将她救出,也是一件极不容易事情,德伊波勒也知道仅凭自己一个人,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德伊波勒纵然是想尽了办法,现在也只是找到一个机会,乔装改扮,混到阿德玲身边,在那花园里面当一个女花匠。

    德伊波勒想来,只要混进内部,慢慢观察,总能发现漏洞,制定出一个可行的计划来。

    她赶着马车,摆脱了那些狂蜂浪蝶,缓缓地驰进了城门。然后停了下来。

    旁边的卫兵懒洋洋地走了过来,看到她的容貌,当下眼前一亮,很是挤眉弄眼地调笑道:“小妞儿,你这是从哪儿来,到去哪儿去,有婆家没有?没有的话,你看我怎么样啊?”

    说着,那个小兵拍着胸脯吹嘘自己起来,对着德伊波勒挤眉弄眼的说道:“咱虽然官儿不大,整天风吹雨淋的,但是灰色收入也不少。而且还很是大有前途。咱上头有人,说不定哪一天就能当上城守了。你也可以混个城守夫人当当。怎么样啊?”

    一众兵痞们当即暴发出一阵放肆的哄堂大笑。

    旁边有人看不过去,当下阴冷地道:“不错,姑娘,这可是一滩好大的狗屎,不信的话,你这朵鲜药就插上试试,保管满意。”

    德伊波勒听了,不由得眼中精光一闪。急忙转头看去,之间身后挤着一群等待进城的人,却没有找见那个说话的人。

    她眯起了秀眸,在人群当中仔细地搜索了半天,但是最终却还是没有找到。

    此时,那些兵痞们见有人挡横,却是不由的勃然大怒。

    为首的小官跳上了德伊波勒的马车,以手按剑,怒声叫道:“奶奶的,谁?是谁在说老子是狗屎的?真真是狗胆包天~辱骂官差,在咱们这可是重罪。

    谁?有种站出来?”

    听着他的吼叫咆哮,当下城门处的众人全都是沉默以对,冷眼看着他在那里猖狂。

    那军官见此,当下冷笑了起来,道:“好,好的很,有种说怪话,没有种承认,真是他娘的有种。”

    他一转头,向着一众士兵们叫道:“弟兄们,把城门给我关了~!”

    一众士兵们此时也全义愤填膺。

    有人也是摩拳擦掌,怒声叫道:“奶奶的,你们这些个死老百姓,居然敢出言讽刺我们大人。今天非要查出来是哪一个王八蛋的干的,将他狠打一顿不可。”

    说着,他们嗷嗷叫着,就要去关城门。

    旁边有百姓看了,当下大急,急忙哀求道:“长官,长官,你们抬抬手吧,我们这一家老小还全都眼巴巴地等着我们买米下锅呢。”

    那一名士兵却是挥了挥手,不耐烦地叫道:“你们这些个死老百姓,一顿饭不吃也死不了。滚一边去~”,

    说着,抬起一脚,踢着那人的屁股,就将那人给踢到了一边。

    做为闪族英勇的看大门的,他们的荣耀和尊严,自然比起老百姓们的肚子来更加重要。

    能在首都阿卡德林做一个城卫军官,负责城门口最有油水的工作,也是有些出身,有些身份的人物,自然没讲几个城外乡下的死老百姓放在眼里。

    那军官也是威风凛凛地站在车上怒声叫道:“今天不找出人来,你们谁都别想过~”

    德伊波勒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如此的放肆,她以前都是以管家的身份出入,这些兵痞们自然不敢阻拦,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识城卫兵们对平民的威风。

    德伊波勒当下冷笑了一声,道:“好啊,不过就不过。我正乐的休息一下呢。反正回头皇家大总管问起来,为什么御花园里面蝴蝶兰没有送到。你们可要替我兜着。唉,我记得那位总管大人的脾气好像……不是太好。”

    那军官当下一滞,呆住了。

    他看了看脚下那几盆鲜花,又见德伊波勒玉面含霜,不禁轻声试探地道:“这……这是送给皇宫的?”

    德伊波勒冷笑了一声,道:“你以为这是种菜呢?你们家园子里种的起这么名贵的鲜花吗?哦,我忘了,就你的身份,也没见过这种东西。”

    那军官一时手足无措。

    德伊波勒恶意地提醒道:“这一盆鲜花可是值五千金币的,皇家园林的名种,就是把你的后台搞来了,加在一起,估计也是赔不起的。”

    那军官听了,当下像是被马蜂蜇了一下一般,连滚带爬地从车上跳了下去,因为跳的太急,在地上来趔趄了一下才站好。

    旁边的百姓们看了,虽然不敢大声,但是私底下却还是发出了一阵窃笑。

    众人看着德伊波勒也是小声地议论,道:“果然不愧是从皇宫里面出来的,难怪长的这么漂亮。”

    那军官看着德伊波勒的容貌,心中也是信了七分,不由得一阵苦笑,道:“小姐,你真的是从皇宫里面出来的?你怎么不早说呢?“

    德伊波勒冷哼了一声,道:“我怎么不早说?难道说,我认识阿德玲小姐这种秘密的事情也告诉你?还是说,阿卡多雷殿下没事儿就送我鲜花,这种事情也要对你说吗?奇怪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军官一滞,脸上当即显出了奇怪的颜色。那模样好像是一条快要被噎死的鱼一样,不住地张嘴。

    而旁边的一众士兵们也是一脸的痴呆,用一种很是奇怪的目光,打量着德伊波勒。

    德伊波勒敏锐地发现,还有人在一边不住地指指点点,低声说着什么,看他们的神情,好像对城卫军官很是不以为然。

    她不禁一怔。虽然自己说的话很是大牌了,但是好像却是远远没有达到这种效果的地步。

    她不禁黛眉微微一挑,心中暗道:我刚刚做错了什么了吗?

    就在此时,旁边的百姓的交谈声传了过来。

    “你知道这些当兵的这么火大吗?”

    “是啊,我也奇怪,按理说,他们脾气不应该这么暴的啊?难道,他们也每月总有那么几天?”

    “你是不知道啊。刚刚这些兵痞们拦下了一帮人,看人家是外地的,就想要敲诈讹人家的钱。但是后来啊,那人跳下车来,甩手给他们正反两个嘴巴子,那声音那叫一个脆,那叫一个响,那叫一个过瘾啊。我隔着多远都听的清清儿的。”

    “我的个天啊,那他们还不打起来?”

    “打个屁。那人一动手,这帮欺软怕硬的家伙反倒不敢动了,那帮人当中,那个年青人也跟这个……这位小姐说的差不多。那人还说了,难道我认识什么什么城主也要告诉你?难道本大爷就是万里独行雷光光也要告诉你?”

    德伊波勒当即不由又是一震。

    虽然别人她不了解,而且雷欧犯这案子的时候,她也已经离开了奈安,但是这万里独行雷光光的案子太有名太有名了,她只要一听,哪怕是用脚指头去想,就知道,这究竟是谁干的。

    除了那个被宠的无法无天的小死胖子,还有那个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有些手痒,想要揍他的年青人之外,更不做其他人想。,

    因为没有人有他们那么大的胆子。

    除了洛林和雷欧,还有那位傻呼呼的,哪怕是洛林单挑冥王,也会毫不犹豫跟着去的薇拉,亚米利亚大陆上没有,圣光大陆上更没有人有那么大的胆量。

    她也不禁竖起了耳光,屏住了呼吸。

    果不其然,就见有人失声叫道:“什么?万里独行雷光光?他……他老人家真的来了吗?”

    “这可能吗?那位大侠可是如天上的神龙一般,见首不见尾的英雄好汉,你能这么轻易地看到他?“

    “那……那,那个人说他是雷大侠……“那人吃吃地道。

    “哈哈哈……”另一人想起当时的情况,不由双手抱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德伊波勒不禁转头看了那人一眼,却见那人相貌平庸,丝毫不引人注意。

    她又等了一下,却发现那人仍然是不住地哈哈大笑,就在她感到有些不耐烦的时候。

    那人这才喘了一口气,然后抹了抹眼角笑出的泪水,道:“你是不知道当时多可笑,那人说完之后,当时也是一片的寂静。大家也全都是以为,他是真的雷大侠。

    那个小官也是吓的不轻。得罪了雷大侠,他可是要掉脑袋的。就在大家一脸的景仰,准备着和他套近呼

    但是……但是,哈哈哈……“

    他又笑了两声,见对方对着自己怒目而视,很显然已经快要消磨尽了耐心,说不定下一刻就要挥拳揍人了。这才急忙收住了笑声,然后道:“结果,结果……那人郑重其事地拿出一个奖杯。是什么地方举行的雷光光模仿表演的奖杯。旁边还有证书呢~

    你们是没看到啊,那个小官儿脸色儿都蓝了。哈哈哈……”

    “哈哈哈……”

    众人听了,当下也不禁一阵大笑。

    德伊波勒也不禁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心中也不禁暗暗有些好笑:那人现在正远隔万里,怎么可能突然跑到这里来,自己真是有些想什么东西想疯了。

    在此同时,她心中却也不禁有一丝酸涩难言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有些茫然地回头向着遥远的东方天际看了一眼,自觉地那段如鱼得水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但是随即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她转头看了看那名军官,见他已经清醒了过来,当下冷然道:“我可以走了吧?”

    那军官看着她,不禁咧了咧嘴,然后急忙点头道:“可以,可以。绝对可以。”

    他当下一转身,向着身边的士兵们喝令了几句。

    那些士兵们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是踢到了铁板,这会一个个正灰头土脸,当下屁滚尿流地跑过去,重新打开了大门。

    德伊波勒看着城门打开,当下冷冷地看了那军官一眼,见对方仍然是点头哈腰,脸上陪着谄笑,不禁有些厌恶地又转回了头去。

    她刚要挥鞭赶马,却见在那城门开启之后,在正中间的地上显出一滩奇怪的水迹。

    德伊波勒不禁迟疑了一下。这分明就是尿啊~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在阿卡德林皇城的城门洞里撒尿?

    旁边有人看了那一摊水渍,当下又是笑着指点,道:“那帮人走的时候,有一个小胖子还很是趾高气扬地在那里当街撒了一泡尿。后来,跟着他的那个奇怪动物也是撒了一泡。那不,就在那里呢?”

    德伊波勒不由心中又是一动。

    她刚想要问话。

    旁边的士兵听那人一直讲落他们面子的时候,却是不干了,当下走上了前去,冷哼了一声,道:“你们干什么?走不走?不走的话,就滚回去,别在这里碍事~”

    那些百姓们对于这些丘八们也不敢得罪,生怕他们再关了城门,当下纷纷陪着笑脸,胡乱地说上几句,然后一股脑地就涌进了城去。

    德伊波勒还没张口,就发现那人已经混在百姓们中间,挤在人群当中消失不见了。

    她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摇了摇头,将那一丝的妄想从脑海当中赶了出去,然后也是挥鞭赶着马车,向着城中驰去。

    德伊波勒赶着马车,一路前行。在拐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感觉看到远处好像有一个大象所特有的、硕大无屁股晃晃悠悠地从街角处闪过,但是再看之时,却又消失不见了。,

    她不禁轻叹了一声,心中很是奇怪: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说,自己的春天终于到了吗?怎么感觉有些奇怪,好像走到哪儿都有那一帮痞子们的身影?”

    她不禁低下头去,看了看自己丰挺饱满的**,纤细如柳的腰肢,还有那双修长的**,当下轻轻地咬了咬自己的嫣红如血的嘴唇,脸上飞起了两道红晕。

    但是随即,她凭着多年养成了职业本能,敏锐地感到旁边有人向着这边投来了奇怪的目光,立时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当下急忙坐直了身体,重新板起了脸孔,赶起了马车。

    她穿过了大街,然后来到了一幢建筑的旁边,轻车熟路地拐进了一个侧门。经过几重卫兵的盘查之后,来到了一个诺大的花园当中。

    她跳下车来,然后搬起了一盆鲜花,向着园中走去。

    她来到了一个走廊之上,此时就见两名贵族少女走了过来。她们两人一边走,一边不住地打闹嬉笑。

    其中一人叫道:“看我的绝招,降龙十八掌第一式,抓胸龙爪手……”

    德伊波勒突然脚下一滑,那盆鲜花啪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