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不要相信漂亮的女人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八十一章不要相信漂亮的女人(求票)

    阿卡德林。

    教廷传说中的污秽,堕落,恐怖之城。

    在官方的宣传中,这是一座地狱中的城市,永远没有白天,城市中满是肮脏可怖的不死生物,惨叫和哀嚎声终日在城市中回荡,城市中遍地血污和腐肉。居民都是被亡灵操纵的傀儡。

    尽管如此,它却是人类梦寐以求,想要踏足,想要征服,想要毁灭的城市。

    但在现实当中,阿卡德林皇城,却和传说中的不一样。

    高大,宏伟,整齐,洁净。

    城中宽阔的大道笔直如削,一眼望不到尽头。

    就如同圣光大陆上每一座繁华的大城市一样,明媚的阳光下,街道两边满是盛开的鲜花和树荫。

    大街之上极是繁华。

    从城门望去,只见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如同江流一样不停的涌动。

    街道上车水马龙异常的热闹,热闹处行人都挤扛不动,拥挤在一起,被推着不由自主的移动。

    两边的店铺高楼鳞次栉比,一间紧挨着一间,建筑精致,装修华美,放到后世,大约也都是世界级名牌中心旗舰店的规模。

    店中的商品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尤其是各种名贵的奢侈品,都摆在最显眼的位置,诱惑着来往行人的眼球。

    店里漂亮的女店员穿着一点不输于地主老财家里的娇小姐,名贵的面料剪裁的衣服贴身爽滑,构勒出少女们青春健美的形体。

    根据经济越繁荣裙子越短,这一条经济学的普遍定律。

    那些明眸善睐的少女们的裙子一直短到大腿根上,露出她们雪白粉嫩的大腿。

    这些闪族少女们本来就是以长腿细腰而著称,这样一打扮,更是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力。稍稍没有见过一点儿市面的,说不定看了一眼,就要馋的流口水了。

    而这些少女们虽然明艳动人,但是却仍然尽职尽管,俏脸上带着最自然甜蜜的微笑,亲切的接待每一位上门的客人。

    路上行人们每一个都是衣着干净,长相俊美,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举止优雅,谈吐不俗,他们脸上并没有那种为了生存不停奔波的疲惫和卑微。

    而这只是阿卡德林皇城当中的一条街道。

    许许多的同样的街道如同星落棋盘,纵横交错,共同构成了这一座伟大的城市——阿卡德林~

    论起规模,它和圣光大陆上最耀眼的明珠,被称为万城之城和永恒之城的茹曼城几乎一样。两百万的常住人口,生活中这座巨大的城市之中。

    在那城中最中心的位置,被重重繁华街道、住宅簇拥着的地方,有着数座高大无比的神殿。不知穷了多少代人辛勤的修建,那些神殿全都高耸入去,极是雄伟。

    站在那里俯瞰全城,会有一种天下尽在手中的豪情壮志。

    尽管已经是白天,但是神殿顶端上却仍然点亮着熊熊的火焰。纵然数十里之外,也是清晰可见。

    那是令所有闪族人感到骄傲的像征——雷霆圣火:只要火焰不灭,闪族就永远不会灭亡~

    这是象征着闪族灵魂的火焰,就如同闪族人的本性一样,活跃,奔放,不羁。

    据说那火种已经传承了数千年,从来不曾熄灭,自闪族的文明开始,就已经流传下来,一直到了今天。

    火焰由历任的大祭司守护着,为将闪族人的火种洒遍世界而不倦的努力着。

    在城市的外围,是高耸坚固的城墙,它的规模,完全可以让任何一个想要入侵阿卡德林的侵略者气馁。

    城墙在上千年的历史上,不断的加固修缮,终于成今天的规模,它完全是由青色的长条巨石构成,中间不计成本地浇灌着糯米与鸡蛋合成的汁水,极为牢固。

    即便是巨型的抛石机,也不能撼动它分毫。

    远远望去,那道城墙就像是一条青色的带子,将整个城市包围了起来,警惕地防卫着所有的入侵者。

    不看城上装备精良,体魄健壮的守卫士兵,仅仅这一道城墙,就能带给城市内居民莫大的安全感。

    但阿卡德林内的居民却并不太重视城墙。

    但是每一个闪族人都知道,这道城墙的像征大于实质。,

    阿卡德林,这座伟大的城市,自从建成之日起,从来都没有遭到过外敌的入侵。

    阿卡德林,这是闪族人心目当中的圣城,地位与人族的梵帝诺相仿,这些高傲的闪族人,哪怕是牺牲自己生命,也绝对不容许异族靠近一步。

    哪怕对方用觊觎的目光看上一眼,他们也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是穷尽岁月,追杀到天涯海角。

    ×××××

    “天道酬勤~”

    正午时分,在阿卡德林一条中心大街的一角,一个黑影正佝偻着身体,靠在一棵大树的后面。一直牢牢地盯着对面华丽别墅的大门。

    他是如此专注,身边喧哗的人流完全影响不到他,他一切的眼光,就锁定在大宅上。

    虽然天气炎热,那人的额头上也是不住地冒出汗水,但是他却仍然在心中不住地给自己加油鼓劲。

    这里是城市的中心地段,是真正的寸土寸金,路两边尽是豪华的府邸。

    居住在这里的,都是闪族最上层的大人物,个个名号都是响当当的。

    再隔不远,走上两条街,就是皇城。

    因此上,这一区域的保安极其的严密。不时就有手执棍棒的城卫,骑着马的护卫骑士,甚至是黑衣禁卫们巡逻经过。完全做到了无缝巡查。

    那黑衣人一直是鬼鬼祟祟,什么事情也不做,就躲在树下瞅着对面人家的房子。

    他的怪异行为早就已经引起了旁边一位路过大**注意,身为某一个大人物家里的佣人,大妈可有着不俗的安全意识,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报警。

    要知道,现在窃盗小贼极多,尤其是那个什么‘万里独行雷光光’的事情出来之后,官府大肆宣扬褒奖雷光光大侠的英雄事迹,还举办了无数的庆祝活动,把雷光光大侠捧成了人间仅有的英雄人物。

    尤其是官府宣传,现在的贵族小姐们都喊出了“嫁人就嫁雷光光这样的人”的口号。

    引的那些闪族青少年们争相模仿,都打着侠盗的口号,练习大盗的身手,但是那些小兔崽子们又没有能力跑到人族的地盘闹事,于是就只好闹闹自己家里的人。

    整天拉帮结伙,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渐渐就成了城里的一害。

    而且那些痞子还很是理直气壮,说这是为了煅练身手,以便将来去人族地盘,像民族英雄雷光光大侠一样大闹一场,也把梵蒂诺给偷穷偷光,要把梵蒂诺教宗的底裤都偷出来,狠抽人族的嘴巴子,替闪族争光。

    但是这些话也就骗骗不谙世事的小屁孩子,这些家伙们偷到的钱之后,一不捐赠,二不献爱心,全都他娘的吃喝嫖赌了。

    因此上,那些居民们对此却极是火大。

    他们可不管这些小兔崽子说的多漂亮,只要逮到了,全都是往死里打。

    他们也很是辣手摧苗,扼杀了不少的还在襁褓当中,还没有来得及成长起来的未来英雄们。

    那位大妈正考虑之时,一抬头却正好看到一队城卫巡逻了过来,当下一招手,跑过去报了警。

    城卫们听了,当下一个个也是兴奋的两眼放光。

    “什么?光天化日的,有人敢在这区踩盘子,逮他~”

    现在窃案高发,惹的很多居民们全都是堵着门骂娘。这些大人物他们小小的城卫躲不起也惹不起,他们的头儿也正头痛呢。

    现在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居然撞到了自己的手上,当然是不能放过了,说不定还能揪出一个团伙来哪。

    他们当下呼啦一声,包围了过去,将那人团团围住。

    但是那人看到手执利刃,凶神恶煞一般的官兵们却丝毫也不害怕,更不像是其他小贼一样,转身就逃,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块牌子,随手递给了那带队的军官。

    军官看上一眼,当下脸色大变,双手捧着牌子,恭恭敬敬地送了回去。

    在那位大妈惊异的眼光当中,那军官后退了一步,然后转过身来,带着手下们灰溜溜地离开。

    他一脸严肃地回到了那位大**跟前,然后低声而严厉地发出警告,道:“不要多事~对方可是大有来头的。”

    说完,带着手下扬长而去。,

    阿卡德林城中人们素质普遍都高,皇城根的人吗,政治嗅觉灵敏,那位大妈见此情况,不由自地就联想到闪族之内某一个令所有人闻风丧胆的机构,当下也是脸色大变,见到那个黑衣人转过目光,向着自己看来,吓的急忙转身就走。

    那名黑衣人冷笑了一声,看着他们都乖乖的走开,心中得意,然后转回了目光,继续盯着那个大门。

    在此同时,却不禁有些无聊,他已经在这里蹲了很多天了,却一点收获都没有,干枯手指有些神经质的摸索着那块牌子上,虽然没有低头细看,但是凭着手指的触感,却可以知道,那牌子上的几个大字:密铁级七十三号。

    虽然那个代号级别极低,但是那一个“密”字,却也足以让绝大多数的人望而却步了。

    可是……可是这却远远不够~

    那黑衣人想到这里不禁舐了一下嘴唇,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的精光。充满了对于权力的渴望。

    做为一名优秀的密探,当别人正全力在南方追捕那个狡猾如狐的女人之时,他就已经意识到,对方这一次肯定是要来这里。要来救自己的朋友——闪族的第一美人。

    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连诸神都搞不清楚她们的想法。

    她们当中有人为会了一个铜板与朋友翻脸成仇,但是却也有人会为了朋友,不惜一切的代价。

    因此上,当南方传来那人逃脱的消息,他早早就已经守在这里,等待着那个女人的出现。

    虽然他的想法受尽了同僚们的嘲弄,但是他坚信对方肯定是会来的。

    只要那个女人出来,而自己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她拘捕起来,邀功请赏。

    立下了如此的功勋,想必黑暗议会……呃,不,十二皇族都会亲自接见自己,到那个时候升官发财,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尽情奚落那些嘲笑过自己的人。

    他越想越是激动,不知不觉间,汗水冒下的更多了,他伸手擦了擦汗,然后一边紧盯着不远处的房子,一边伸手在腰间摸索了起来,最终如愿地找到了一个水壶。

    他也不低头,随手就捏开了水壶的盖子,然后仔细地地抿了几口,随即又小心地将那个水壶盖好。

    这个蹲守的工作可是要持继很长的时间的,而且还是一项义务的工作,并没有上级的指派,一切的一切全都是他的勃勃野心在支撑着,就连平时的经费也全都是以往积攒下的积蓄,自然要仔细一些才行。

    “天道酬勤。”他将水壶放好之后,又轻轻地拍了一下。继续想到:现在仔细一点儿,辛苦一些,以后升了官发了财,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就在此时,就听旁边一个轻柔的声音在响起。

    “你真的太不仔细了~”

    那密探当下吓了一跳,急忙转回了身来。

    只见在他的身后,同样站着一个身穿黑袍的人,而且对方还戴着一个宽大的软檐长帽。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面孔,但是从那帽檐下露的嫣红如石榴一般的樱桃小口,还有那精致下颌,却可以知道,那是一个女人,而且绝对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人。

    那密探却并不为此所惑,而是冷然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真是好身手~”

    在此同时,却是暗暗伸手摸向了腰间的匕首。考虑着要不要将它拔出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虽然武技不高,但是身为一个密探,他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从来都没有一个普通人可以靠近他十步之内,而不被发觉。

    那人却并没有回答,嘴唇微微一动,银玲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你是特林德教出来的吧?“

    那密探不禁再次一愣,能知道这个名字的,都是他们内部的人。

    那人嘲弄地道:“他一直都是好高骛远,光顾着看别人,从来都不注意自己身边的事情。所以他总是出漏子,这种人怎么能当好一个好密探?”

    那密探此时回过了神来,当下冷然地再次问道:“你究竟是谁?“

    那人轻轻一笑,道:“你真的想知道?可不要害怕啊。“,

    说着,缓缓抬起了头来,露出一张娇艳如花,倾国倾城的俏脸。

    那密探一开始惊艳于对方的容貌没有反应过来,但是随即又隐约觉的那张俏脸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最后慢慢的,那张俏脸与怀中的通缉令上的画像重合了起来。

    那密探瞳孔不禁收缩了起来,最后变成了一个针尖的大小。过了好一阵子,这才颤声说道:“德……德伊波勒……”

    德伊波勒嫣然一笑,道:“没错,你还真是一个天才儿童,居然一下子就猜中了。”

    那密探当下深吸了一口气,道:“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跑到这里来了……“

    不等他把话说完,德伊波勒就已经在自己嫣红的唇间竖起了食指,俏皮地道:“嘘,低声一些。你就不怕太过激动,毒发身亡吗?”

    “哼?毒有什么好的……毒???”那密探当即瞪大了眼睛。

    他急忙低头在自己的身上胡乱摸索了起来,道:“毒,毒在哪里?”

    德伊波勒看着他狼狈的模样,不禁心中好笑。

    她叹了一口气,道:“毒名,十步追魂夺命丹。刚刚我放里了你的水壶,而你已经喝进了肚子里去了。

    我不是说过了,你们这些白痴和你们那个教官特林德一模一样,全都是好高骛远,连自己身边的事情都顾不来,还想要找别人的麻烦,真是一帮的蠢货~”

    那密探根本就没人听到她后面的几句,只是颤声道:“十……十步追魂夺命丹?那是什么东西?”

    像所有的女人一样,德伊波勒对于他打断自己的话,极是不悦冷然一笑,道:“要命的东西。顾名思义,毒发只需要走十步的时间。想要活命的话,就乖乖地听我的话。”

    那密探看着她冰冷如霜的俏脸,当下干干地咽了一口唾沫,颤声道:“我……我知道了。”

    在那些资料当中,这个女人可是狡诈如狐,心如蛇蝎,为了达成目的,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一向是说的出做的到的。

    德伊波勒见他老实下来,当下认真地盘问了他一遍。

    那密探知道自己命悬人手,倒也极其的识相,那些什么野望雄心也全都是消失不见,也不做什么升官发财的美梦,不管德伊波勒问什么,也全都是如竹筒倒豆子一般,一一招供。

    德伊波勒问完之后,知道这个监视只是那人个人的主意,并没有其他的密探参与进来,那些人还在南方的沼泽地里寻找她那,当下不禁冷笑了一声,扭头就走。

    那密探看着她,当下差一点儿没有哭出来,道:“德……小姐,你问什么我就答什么,可是那毒药?“

    德伊波勒回过头来,嫣然一笑,道:“什么毒药?“

    那密探咧了咧嘴,提醒道:“我中的毒药。”

    德伊波勒眨了眨秀眸,笑道:“根本就没有毒药,我是骗你的,难道你活了这么大,就不知道越是美女的话,就越不能信吗?”

    那密探一怔,吃吃地道:“真……真的?”

    德伊波勒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你的水壶一直在身上挂着,稍稍一动就有感觉,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你下毒?”

    那密探听了,脸上一会红一会儿白,五颜六色极是精采。

    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暴发了起来,看着德伊波勒,怒声喝道:“你个臭*子,居然敢骗我。今天我非要把你抓回去,然后严刑逼供,痛加折磨,用尽黑云密所里一百二十七道刑具,以消心头之恨~”

    在气急败坏之下,他说到后来,甚至是咬牙切齿,一脸的狰狞。在此同时,心头却隐隐有着一种奇怪而强烈的兴奋:折磨这样一个漂亮的美女,听着她在酷刑之下苦苦的哀嚎求饶,那会是一种怎么样的一种情形?

    那密探想到这里,不禁双目尽赤,口干舌燥,当下伸出手去,握如鹰爪一般,就要去捉德伊波勒的皓腕。

    德伊波勒丝毫也不惊慌,只是微微后退了半步,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那密探看着德伊波勒居然敢躲,当下更是暴跳如雷,再次上前一步,狞笑着,要向着她猛扑过去。,

    但是在伸出手之时,整个身体却不禁猛地一僵。

    他的喉咙里突然咯咯作响,缓缓地缩回了手去,然后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双手扼着自己的喉咙,满脸的通红,好像是要喘不过气来一般,两只眼睛向外高高突起,冒出了无数的血丝。

    德伊波勒看着他的眼睛,当下又是轻轻一叹,道:“我不是说过了吗?女人的话是不能信的,越是美女的话。越是不能信。“

    那密探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她,然后喉咙里面发出了一声叹息,软软的向前一扑,栽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最后一动不动了。

    德伊波勒看着他,道:“我刚刚本来是要放你一条生路的,可是你却自寻死路,这就不能怪我了。”

    她左右看了看,发现旁边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这个小插曲,纵然是注意到了,那些百姓们也必然会慑于保密谍报部的威名,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

    她不禁微微一笑。探手搜了一下。

    她本来就是密谍出身,再加上在洛林的中情局又很学了那些远超了时代的东西,那手法极是专业。

    她拿走了那个密探身上的牌子钱袋,和一切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由于那个密探是私自外出的,这样一来失去了身份的信息,那人尸体纵然不会被收尸队当成无名尸体处理掉,但是为了查明他的身份也是需要花费很长的一段时间。

    德伊波勒站起身来,重新戴好了自己的软帽,然后悠悠然地回到大街之上,再次混进了人群当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