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金点子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八十章金点子(求票)

    守城的城卫们与海港上的税吏不同。税吏们是和陌生的海客们打交道,眼睛里盯的都是外地过来的商人或者旅客,仗着本地人的优势,经常欺行霸市,乱拦船,乱罚款什么的,大耍流氓。

    海客们人离乡贱,到了外地没什么根基,也没什么朋友,自然斗不过横行霸道的税吏流氓,纵然是受了欺负一般情况也只能是忍气吞声,花钱买个平安。

    不然的话,受些刁难都是轻的,说不定被胡乱栽了一个什么罪名,抓进了大牢,最后不明白的的丢了性命。

    而城卫们一般都是和城外城内的居民们打交道,他们也全都是本乡本土的,

    出来进去的人就算是不认识,也要混个脸熟,说不定拐着弯还都能攀上亲戚关系。

    所以很多时候,他们态度虽然也不好,但是却也得注意一下影响。

    毕竟都是在这个屁大的地方过日子的,大家全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谁都有求着别人的时候。

    就算是遇到外乡人,要是明目张胆的刁难他们,这周围的乡里乡亲都看着,对他们名声也不好。

    眼前这位看城门的军官和前面的税吏不一样,和税吏打交道的都是些底层的劳苦大众,他那种微末小吏还凑不到有身份人物的跟前,自然眼光有限。

    这位军官能被派来把守城门,直接收进城税,可见也不是普通的小人物,凡是直接和收费收税打交道的,可都是肥缺。

    他的眼光自然不一样,感觉洛林他们不会是普通人,倒像是那家出来游玩的贵族子弟,因此上,拿不准的时候,他的态度很是客气。

    洛林看着那名军官,不禁心中大生好感。毕竟对方没有仗势欺人。虽然没有一直笑语相迎,但是那态度也算是可以了,一直笑眯眯的在和洛林说话。

    洛林当下也是笑了笑,道:“说吧,如果真的是什么难题的话,指不定我们也是解决不了的。”

    那军官也是一笑,双手一摊,道:“要是真的那样,那个时候,我们可就是没有办法了。只好让你们交钱进城。”

    洛林当下也是哈哈大笑起了,然后点了点头,道:“行,公平合理,好,你就说吧。”

    虽然那军官提出的条件,从本质上没有改变,但是相对来说,他也是给出了余地,这是变着法的客气,最后不管行不行,起码算是商量着过了。

    这也是可以接受一点儿的。就是掏钱的时候,也不能说人家这是横征暴敛,而是说自己的计谋不行,只能叹息自己倒霉。

    洛林心里暗道:这个军官倒是个很有头脑的人。

    那军官道:“是这样的,我们这里原本的守门官威森大人今天就要退休了。我想您也知道……”

    说着,他脸上露出了赧然的神情,然后一挤眼睛,露出一个“大家都懂的”表情,含糊地道:“我们这行吧,还是有些赚钱了。哈哈哈……”

    “当然,”军官补充道:“这只是一点小钱。”

    洛林当下会意,知道他说的意思,嘴角也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但是心中却是暗骂:这帮下溅的狗崽子,一边喝着兵血、吃着空饷,另一边又巧立名目,强自征税。中饱私囊,一个耳光两面扯,能搂钱的地方都搂了,还能不赚钱吗?

    那军官搓着手干笑了两声,然后又接着道:“因此上,大家想着要送他一个什么礼物,用来纪念威森大人光荣退休,但是一直以来都是想不到什么好礼物。眼瞅着这时候就要到了,我们还没东西能拿出手,很是不好意思,也不知道阁下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

    洛林看着他,心中暗道:奶奶的,这孙子这不是在坑爹吗?我知道你们那个威森长的是像头猪,还是像条狗,喜欢吃屎,还是喜欢喝尿?出这种题目,明摆着就是想坑大爷兜里的钱~

    出一个主意,你们不喜欢。出一个主意,你们不喜欢。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要大爷我掏钱了。

    但是他还是想了一下,道:“你们那位城门官喜欢喝酒的话,就送几瓶好酒怎么样?”,

    那军官苦笑了一下,道:“他确实喜欢喝酒,但是干我们这行,能缺这个吗?这里的好酒基本上已经被他喝光了。”

    洛林又想了一下,道:“那就送钱吧。这样干净利索。”

    那军官当下又是苦笑了一下,道:“我们这行也不缺钱,但我们不知道该送多少合适,送少了,他看不上眼,送多了……大家每个月也就是那几个钱,可都还是要过日子的。”

    洛林迟疑着道:“那送美女……”

    那军官斩钉截铁地道:“想都别想,他可是个怕老婆的主儿。夫人咳一声,就能把他给吓尿裤子了。”

    旁边的几个卫兵,都偷笑了起了。

    洛林当下一叹,道:“那就请杀手,将他丈母娘家全宰干净。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是他心里面指定高兴。

    当年一代大侠老头子,就是这样做,这才请动了绝世神医。替自己的女儿看病。所以说这么做也是有传统的。“

    那军官听了,顿时惊的一脸的痴呆,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喃喃地道:“这一招可是真够狠的。倒也却是一条绝妙好计,没看出来,你这个人的心肠倒是真的有够歹毒,只在眨眼之间,就想出这么一条坏的冒黑水,流黄脓的毒计,幸亏着我没有和你做对。”

    他心有余悸地看了看洛林,见洛林一脸的无所谓,一时搞不清楚他这究竟是说着玩,还是认真的。

    不过他已经可以肯定,能蹦出这种想法来的,绝不是普通人物。更相信洛林他们一行都是贵族出身。

    他随即定了定神,然后语气一转,道:“但是……,但是,我们这只是送一个退休的礼物而己,这个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用得着杀人放火吗?

    而且我们虽然也收点儿小贿,过个日子,但是这种触犯刑法的事情,我们却也不干。“

    说着,当下连连地摇头,然后又是一叹,道:“唉,计倒是好计,但是这个退休礼却是太重了,我们可送不起。回头要是干点儿别的,说不定倒是能用上。“

    说完,当下很有些遗憾地又叹了一口气。很显然这个军官也是饱受了折磨,很希望有一天某个人能送自己这么一份大礼。

    洛林看着他,当下道:“你自己也说了,这计可是好计,我们已经做到你的条件了,现在可以放我们过去了吧?“

    那军官当下连连摇头,苦笑着道:“不行,不行。我不否认你的计策不错,但是这实施起来,确也太难了。你这不跟没有一样吗。“

    洛林道:“那我可不管了,我只管出计,你们实不实行,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说着,就要闯关而去。

    那军官立时陪着笑,伸手拉住了洛林,道:“兄弟,呃,大哥,大哥。你看啊,我们这些人都是拿刀舞枪的粗人,也不懂什么人情世故的。你也别见笑。

    而你刚刚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想了好几条计策了。这脑子转的比我们这些人快多了。你就受受累,帮我们想一个既花钱不多,又能让那老头子满意的好法子,看您这过来我也没难为您,就当是帮帮我们了。

    毕竟他也是干了一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就当是给那老头子留一个最后的念想也好啊~这方面,您这种大家族出身的人,比我们见识高。“

    洛林身为一个现代人,一向对人不亢不卑,平等以待。这些理念已经深入了骨髓当中。

    一般人听了见了,在不知不觉当中就会受到感染和影响。

    那军官也毫不例外,纵然在乡间也是横行霸道惯了,但是此时,他也是将洛林视为一个平等可信的熟人。

    因此上,他也毫不见外,说到后来,他的声音极是肯切。而且入情入理,纵然洛林是铁石心肠,听了之后,也不禁有些心软。

    洛林当下叹了一口气,道:“有钱没有?“

    那军官一愣。

    洛林道:“我的办法可全都是金点子,一向全都是极其值钱。哪一次不是收上一个十万八万的。”

    “十万八万……”那军官当即倒吸了一口冷气。看着洛林,心中暗道:这个家伙倒也真能吹。,

    但是看洛林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当下心中一动,就要张口。

    洛林伸手制止了他,然后又接着道:“不过呢,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破例一回。只要一个银币。”

    说着,伸出手来。

    那军官犹豫了一下,然后苦笑着从兜里掏出一个银币,摇头叹息道:“我这也是破了例了,要知道以前我们可都是只管收钱,从来都不出一个铜板的。得,您是第一个进门不光不交钱,还收钱的。”

    洛林接钱在手,然后对着阳光仔细地看了看,一看这枚银币做工并不好,像是地方私铸的,当下撇撇嘴,道:“废话,你去看医生也不用花钱吗?这是一个道理的。”

    那军官一滞,当下却是连连摇头苦笑。

    洛林将那些钱塞进兜里,这才道:“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的。只是你们没有注意到罢了。我给你们出的这个主意,甚至不要你们花一分钱。也不需要你们往外掏钱。”

    那军官当即瞪大了眼睛。道:“还有这种好事?快说说。“

    不管哪儿个地方,这上官退休生日结婚,甚至是儿子结婚,女儿成年,丈母娘家的狗满月,可都是下属们送钱送礼表忠心的绝佳机会,大家为了以后能升官发财,当然是备上大大的一份厚礼,或者奉上一个厚厚的红包。

    反正这办事随礼,在那都是正当的风俗,任随都挑不出毛病来。

    要是礼薄了,上司看不顺眼了,别说是升官发财,说不定回头就得要穿小鞋,下岗再就业了。

    因此上,洛林的话一出,那军官当下就很是难以相信。

    洛林看了,也不见怪,只是顿了一下,然后接着道:“你们那位城门官不是要退休了吗?

    你们就让他再站最后一班岗,有一个完美的句号,这不就完了。“

    那军官一愣,仔细地想了半天,却还是没有搞明白,喃喃地道:“站岗?他以前天天都站岗,这算是一份厚礼?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好主意?

    这样看来,你的那些能值个十万八万都不会轻易卖的好主意,也好像并不怎么……“

    他抬起头来,看到洛林脸上诡异的笑容,当下一怔,吐出了最后的一个字:“……样……”

    他此时,隐隐好像是明白了一些,但是却总感到好像有一层迷雾挡在自己的眼前。不禁苦苦地思付起来:再站最后一班岗,这究竟有什么奥秘?

    雷欧在旁边听了半天,早就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看那军官一脸的迷惑,当下一跺脚,长长地叹道:“你们这些个痞子,真是一帮猪脑子。看你的样子也就能当一辈子城门官。

    这意思还不明显吗?你们收了一天的钱,不管多少全都假装不知道,装进他的包里,不就是了?这礼物不就又有意义,又有价值。

    真是傻蛋笨一堆。是不是啊,小白?“

    小白在旁边点了点头,然后也是一脸的鄙夷望着那个军官,重重地打了一个响鼻,撇着大嘴,以示自己的不屑~

    那军官听了,当即恍然大悟。

    他后退了半步,然后向着洛林深深地躬身一礼,道:“阁下,这可真是好主意。在下佩服佩服。诸位请,欢迎来到我们的城市。”

    洛林当下哈哈大笑,然后微微一欠身,算是回礼,随即一转身,向着城门而去。

    旁边薇拉当下急忙叫了一声雷欧,然后看着他和小白两个跟了过来,这才领着他们一起跟在洛林的身后,向着城中走去。

    雷欧走过了城门,转头发现已经没了那军官的踪影,这才笑眯眯地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一个钱袋,然后倒空之后,随后将那个钱袋扔在一边的阴沟当中。

    那个鹿皮的钱袋落入了沟中,在污水里面翻了一个身,渐渐地沉了下去。最后几个气泡咕嘟咕嘟地冒出来之后,一切就又恢复了平静。

    雷欧数了数手上的钱币,然后和薇拉,小白二一添作五,愉快的瓜分掉了。

    洛林来到了城中,只见这个城中也是一片的萧条。

    街道上的行人不多,车辆就更少了,百姓们脸上全都带着饥饿的菜色,显的有些灰暗,走起路来也是无精打采的。完全没有奈安百姓那一种乐观向上的精神。好像生活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一样。,

    街道两边都是紧闭的大门,很少见到大开屋门做生意的店铺。

    且不说什么马车运输,客栈酒馆,就连号称第三产业的明星支柱产业的服务娱乐业也好像显的有些门厅冷落。

    洛林在城中转了好几圈,这才找到了一家还算是可以一些的客栈,条件虽然不够好,但起码还很干净。

    众人在那里草草地休息了一夜,洗去了海上长途颠波的劳累。一直等全都休息足了,这才再次动身。

    由于几个人全都是娇生惯养着舒服惯了的,这几百里路,洛林他们可不像走着去。

    洛林原本想着可以在城中雇一辆车什么的代步,但是想了想,最终却还是自己掏钱买了一辆。

    那么长的路,雇一个人一辆车,等走下来,也就和买一辆差不了多少了。

    更何况,他们干的这种又是杀人放火、颠覆刺探的大生意,一旦有人在旁边,也是极不方便。

    但是洛林买了车马之后,却发现自己还得要在交易所里面交上一大笔的税赋,这才能算完。不然的话,自己这辆车在大陆上寸步难行了。

    那一大笔税赋,就是现在腰缠万贯的洛林爵爷在掏钱之时,也是要感到一阵的肉痛。

    洛林这才意识到,魔族为了远征,向着百姓们收取了极高的赋税,而这些沉重的赋税已经压的那些百姓们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只能是苦苦地挣扎求生。

    以至于现在百业萧条,百姓们因为承担不起高额的税费,宁愿什么都不做,商铺大都关停了。

    洛林在城里随便走走,都能听到百姓们隐隐流露出来的,对于高税收的抱怨。

    但是越是这种情况,洛林反而越是高兴。魔族税收的越重,老百姓们越难过,当然越是怨声载道,对他们越是心怀不满。

    三人和小白一起挤在了那辆买来的破车之上,然后赶着那匹老马,在出城之时,又交了一次的出城税,这才沿着一条年久失修的大道,一步一步,悠悠达达地向着灵闪的皇城阿卡德林行去。

    阿卡德林。那里有着数以千计的闪族猛将和勇士,有着狡诈如狐的智谋之士。有数以百万计的百姓。

    自千年前的卫圣战争之后,光明教廷一代又一代的教宗们梦寐以求,时时刻刻都想要踏上的土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