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果奔的飞行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七十七章果奔的飞行(求月票,求推荐票)

    洛林和巴图斯塔两人脸上带着真诚而友好的假笑,互相很是惺惺相惜的握过了手之后,巴图斯塔当下微微一欠身,道:“再一次感谢你对我们的帮助……那么,祝你们好运了。”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洛林犹豫了一下,当下出声说道:“你们这一次仓促起事,一定是很缺钱吧?另外我见这座营地里面,食物储存都不是很足。”

    洛林一转头,看向尤尔,脸上带着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毅然决然的表情,道:“尤尔,我们这里还有几箱的金币?”

    尤尔看了看巴图斯塔,见他停下了脚步,竖起耳朵直愣愣的听着,不禁心中暗骂,这些钱刚刚到手,我还没捂热那~

    然后尤尔断然地道:“三箱,三箱的金币~”

    说到后来,甚至是有些咬牙切齿了起来,那表情好像谁再问一声就是他的仇人。

    洛林略一思忖,道:“这样吧,我们一共有三箱的金币,送阁下一箱,做为经费如何?这算是我们的友情赞助了。”

    巴图斯塔身为领导者,当然知道金钱的重要性,而且不光是金钱,还有各种粮食物质,武器盔甲等等。

    这些东西关系到他们的身家性命,可以预见,接下来这些起义者们会经历连场的大战,这些武器粮食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

    不然的话,他们早就已经拔营而去,也不会在这里和洛林他们废话。

    听到洛林开口要送钱给他,巴图斯塔当下闪电一般地转过了身来,脸上一副笑语盈盈的表情,连连地搓着手,走到洛林他们跟前,用很不好意思的语气说道:“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呢。”

    一边说着,却是一边不住地来回张望,瞄着这钱到底在哪儿。

    对起义者来说,钱当然是最重要的,他们的物资总是不足,要么抢,要么通过地下渠道买。他们要避开正规军围堵,就不能明火执仗的去抢大城市,对巴图斯塔来说,如果手里有钱,比什么都方便。

    看到巴图斯塔急切的表情,洛林笑了笑,道:“送你们钱可以,但是你们也要帮我们一个忙。”

    巴图斯塔一愣,态度立时有些变了,脸一板,义正严词的说道:“什么忙?我们伟大的闪族,和你们人类可是誓不两立的。”

    洛林抬眼瞟了巴图斯塔一眼,笑道:“我再加一箱的金币。”

    巴图斯塔当下咧了嘴笑道:“咱们一起造的反,并肩战斗过,可以说是生死之交了。自家兄弟,有什么事就说,谈什么钱不钱的,着实是太见外了。”

    洛林看着他的笑脸,突然想起一句名言:从不共戴天之仇,到生死之交究竟有多远?也许只要一箱金币,就已经足够了。

    当然像是罗密欧与茱莉叶那样的,虽然世仇,但是刚一见面就那个什么**什么的,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也能够起到同样的效果。(顺便说一句,小茱当时才十三岁。最后两个人为了殉情一起死翘翘了,由此可见——‘早恋’的坏处是多么地大啊~)

    为了荷尔蒙和利益,人们总是可以放下分歧,达成一致的。

    随后,在巴图斯塔的指挥之下,一众劳工们纷纷再次地来到了战争堡垒之前。

    在得知他们要拆掉这座害人的邪恶建筑之后,起义者们以比在皮鞭和绞索下更大的热情,投入了工作。

    他们一个个全都兴奋地挽起了袖子,挥起了镐头撬棍,兴高采烈,而且是肆无忌惮地破坏着战争堡垒,那个他们之前流血流汗,辛辛苦苦建造起来的劳动成果。

    比起建造来,破坏起来相当的容易。而且劳工们干起活来还很投入,更何况,这些劳工们还是它的建造者,对于这个建筑的结构全都异常的了解。

    随着金属的敲击声,一块块巨大的石头从战争堡垒上剥落了下来,坠落在地上,发出了隆隆的声响。

    但是一旦那巨大石块轰然坠地的声音响起,那些劳工们就发出更加响亮的欢呼声,然后鼓足干劲,拼命地向着那个战争堡垒发动了进攻,锤砸杠撬,在建筑上拴上绳子,喊着号子将它拉倒。,

    在火光的映衬之下,他们一个个全都兴奋的脸色发红。好像拆除这个战争堡垒对他们来说是某种仪式。

    拆除了它,就像是拆除了以往那受尽了的苦难一样。

    随着墙壁的倒下,仿佛加在他们身上的枷锁和痛苦的记忆都彻底的消失了。

    建造这座战争堡垒,足足用了数年,而拆除它,却只用了半夜。

    在短短的时间之间,那战争堡垒就像是一个被开水烫过,然后拔了毛的鸡一样,全身赤果果地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此时,黑夜已经过去,太阳从地平线上投来第一缕的阳光,正好越过了山峰,照在了那战争堡垒之上。

    洛林凝神看去,在被剥去了一切外壳之后,只见此时的战争堡垒已经没了往日那充满了震撼力的威严,而是变成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在一堆的乱七八糟的碎石与断壁之中。可以看到,它最原始的形状。

    最底部是一个平坦宽厚的地座。其他所有的建筑已经完全都被拆除。中间却立着一个高而直的铁塔。

    那铁塔上画满了种种的奇怪的魔符和花纹,看上去极是奇怪。

    那整个建筑,看上去就像是方木板上钉了一个长钉一样。既丑陋,又显的可笑。

    随着最后一块巨石被推下了战争堡垒的地座,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那块石头翻滚着碾过了山丘,一路向着山下滚去。

    此时此刻,却是没有一个人出声。

    众人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巨石,看着它最后滚落在山下,最后溅起无数的烟尘,一动也不动了。

    顿时一阵热烈的欢呼声响起。

    那欢呼声如同潮水一般响彻了天地,直入云霄。

    那些劳工们一个个全都是热泪盈眶,高高地挥舞着手中的工具,扯着喉咙,向着明亮起来的天空,不住地高声欢呼。

    ××××××

    洛林站在了那果装的战争堡垒之上,迎面吹来了凌烈的狂风,令人几乎要睁不开眼睛。但是他却仍然尽可能地睁大眼睛,俯视着大地。

    他发现,从高空当中俯视着大地,整个大地像是画卷一般徐徐地展开,一直延伸到最远处的地平线。

    在这幅壮丽的画卷上,山丘河流,森林,草地……全都是尽收眼底。然后又缓缓地消失在了画卷的底端。

    就连空中的那些飞鸟也在一会儿的工夫,就被远远地落在了后面。鸟儿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也是惟恐避之不及。

    洛林不禁心中暗道:怪不得人们都想着要长一双翅膀。这种飞翔的感觉极是不错。

    也难怪法师们有事没事总是喜欢在天上飘着,紧紧这个视野,带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

    此时,那战争堡垒已经高高地飞入了空中。

    为了躲避地下的众人的眼睛,以免被别人发现了踪迹。它尽可能地升入高空,躲在了云层之间。

    即使从地面望去,也只是天空中的一个小黑点儿,完全不会引人注意。而那隆隆的声响,经过了数千尺之后,传到地面上,也不比一辆牛车的声音大上多少。

    洛林对此,丝毫也不担心。空中飞行的战争堡垒,很难被地面上的人觉察。

    由于卸下了所有的防御,没有了厚重的外墙,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在闹市当中赤果果地果奔的大汉一样。尽可能地快速跑过,以免的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而且失去了防御,一旦有黑暗法师或者亡灵法师追杀了过来,极易被他们的魔法摧毁击落。洛林,雷欧,尤尔他们这一大群人可都不会飞,要是掉下去就惨了。

    因此上,此时这个战争堡垒在操控之下,向着远处的大海,快速飞行。

    不过也正因为御下了所有防御,重量减轻,现在飞行起来,速度极快。下面的村庄小镇几乎都是在眨眼之间,就一掠而过。远远地抛在了身后。这样以来,光秃秃的平台上面,被强风吹的几乎站不住人。

    洛林不禁心中暗叹:亏的那些劳工们造了反,否则这些魔族一旦凭着这种强大的武器,突然出现在了人族的天空当中,从上到下掏心一击,还真的是很不好对付。,

    多坚固的城市,也顶不住从内部发起的进攻。

    想到这里,他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虽然那个营地已经早就消失不见,劳工们拿了钱之后,随即就已经整装开拔。

    极其有组织的在几个领导人的带领下,杀往下一个营地。

    这一次由于尽歼了三个军团,他们的武器已经也得到了更新换代。虽然仍有不少的人仍然拿着简陋的武器,但是许多人都已经装备上了锋利的刀剑。

    他们全都是斗志昂扬,紧握着手中的武器,雄纠纠气昂昂地向着外面冲去。

    可以预见,这一团火苗必然会引起一片大火。

    更何况,洛林当时还给他们指点了其他几个营地的位置,那里必然同样有一大群饱受着欺压的劳工们,只要振臂一呼,响者如云。

    到那个时候,这团火焰将会越烧越旺,震动天下。

    可以想像,魔族高层在得知工场起义,战争堡垒被毁之后,会有多么震惊。而紧跟着再传来战争堡垒的工场接连被占领的消息,那些谋划着进攻圣光大陆的人,一定会惊慌失措吧。

    如果能顺利的多摧毁几座战争堡垒,甚至只是迫使他们延长工期,对圣光大陆来说,都是一个绝好的消息。

    如果巴图斯塔是个能人,起义军在他手下壮大变强,那么魔族的整个计划,都要被迫无限期的推延。

    看来不能让巴图斯塔这么快就被人灭了。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建议,他到底听进去多少。或许他会成为这个时空当中,领导奴隶反抗暴*的斯巴达克斯?

    就在洛林浮想连翩之际,旁边传来了一个尖利的童音。

    洛林转头看去,只见雷欧站在旁边,不住地大呼小叫。

    雷欧脸上的嫩肉都被狂风吹的有些变形扭曲,但是他却仍然还是毫不在乎,兴奋的迎着风大声叫喊,但每每被风灌的发不出声来。

    而小白也是紧紧地跟在他的身边,瞪着明亮单纯的大眼睛,好奇地向着脚下张望。

    而且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它此时既不恐高,也不晕船。而且还四处撒花儿一样,在底座的平台到处乱跑。

    一旦看到这块宽阔的大广场上有巨石长木什么的,它还特意地用长牙顶,用鼻子卷,拖着拉着推着,将那个重物推到战争堡垒的边缘,然后再一脚将它踹下去。

    最后,探着脖子,张着大嘴,瞪着眼睛,兴高采烈地看着那个东西向着地面坠落,然后小白的就高兴的又叫又跳,在平台上发疯。

    丝毫也不担心会砸了地面上某个倒霉蛋的脑袋,或者掉进谁家的房子顶上。充分显示了一个禽兽当中的禽兽,那种损人不利己的恶劣本性。

    见它玩的高兴,也没人去阻止它,反正砸了就砸了吧,这又不是自己地盘。

    洛林看着那一对活宝,当下也只是吩咐,让他们小心一点儿,别掉下去,不然一准就死翘翘。然后就转身走过了空旷的广场。

    在那里,那些参加了别动队的海盗们全都是老老实实地挤在中间,聚成一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些位海上的男儿尽管和大海怒涛搏斗过了无数次,在惊涛骇浪也面不改色,但是此时,飞在了天空当中,他们却显示出了强烈的不适应。

    只有极少数的几个人还可以自由地活动,但是他们却也不是什么好鸟,在一边上走来走去,尽情地嘲弄着身边的那些个同伴们。

    洛林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那些痞子们正在兴头上,甚至连注意都没有注意到。

    洛林也没有理他们,而是拾阶而上,走进了那个铁塔当中。

    他来到了里面,顿时就觉的压力一轻,虽然外面是狂风呼啸,但是这里面却极是平静,感不到一丝风的气息。

    只是感到脚下有微微的震动,洛林知道,那是战争堡垒里面的魔法晶石在全力运作之时的震动。

    虽然感觉上好像并不起眼,但是实际上,这每一秒钟消耗的晶石都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这些晶石的价值更是不能简单的用黄金来衡量,不管在那个国家,这些晶石都应该是被郑重储存起了的战略物资。,

    洛林光是在心中略略计算一下,都是觉的有些肉痛了。

    不过好在这些全都不用他老人家自己掏腰包,这才让他感到好受了一些。

    他看着旁边的环形楼梯,当下再次向上走去。来到了铁塔的顶端。原本和那些黑暗法师们战斗过的那个大厅当中。

    只见薇拉正坐在主位之上,一脸严肃,十根春葱一般白嫩的纤指,紧紧地按在面前的一个水晶球上,使尽了全力操控着战争堡垒的飞行。

    在她的旁边那黑暗法师已经是惊的目瞪口呆,就那名傻乎乎的在一边看着薇拉。

    要知道他拼尽了力气,连痔疮都快要努出来了,这才让战争堡垒飞出了一小段的距离。就这,如果让教授他的老师知道,都足以感到自豪了。

    而现在,这个小姑娘却轻而易举地让整个战争堡垒飞上了云层之间,而且以极高的速度向前飞行,飞起来还是极其平稳,一点歪斜晃动都没有,光是这种魔力和操控性,在他看来在闪族大陆已经无人可及,就连亡灵**师也不一定能够做的到。

    而对方看样子,白白嫩嫩,头上还系着漂亮的蝴蝶结,却还只是一个不到二八的小姑娘,这不仅令这个黑暗法师感到一阵全身无力,他一直在奇怪,圣光大陆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强大的一位法师,居然没有人知道。

    在此同时,更是感到庆幸,亏的当初我没有和那些同伴一起逃出去,和这种强大到变态的对手对战,那简单就是在找死~

    他看到洛林进来,急忙恭敬的躬身一礼。

    洛林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道:“现在大约走了多远?”

    那黑暗法师略略算了一下,道:“大约有两百多里了。”

    洛林不禁一皱眉头,喃喃地道:“用三个小时,走了两百多里,这好像是有些慢了。”

    那黑暗法师不禁一咧嘴,心中暗道:这是什么人啊~三个小时走两百多里,这还嫌慢。这已经是战争堡垒从来没有过的速度了,那这世界上还有快的东西吗?

    旁边负责监视这个黑暗法师的尤尔也是苦笑了一下,道:“大人,这已经不慢了,要知道就是魔法师们在天空中飞行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达到过如此速度。我可以肯定的说,我们已经将其他所有人都远远地甩在了后面。现在没有人能追得上我们。”

    洛林顿时醒悟了过来,这战争堡垒虽然在天空中飞行,但是却并不是协和式的超音速飞机,洛林心里潜意识总把它当场飞机来看待。

    在这个时代,还没有一种机器,或者魔法可以让人飞的如此之快。

    就像是那个在森林里碰到熊之后换鞋的故事一样,自己并不需要跑的最快,只要跑的比其他人快一些,将他们甩在自己的身后,那就行了~

    洛林当下一笑,然后继续问道:“那现在还余下多少的魔法晶石?”

    那黑暗法师当下也是一脸的高兴,道:“刚刚只是用掉了相当于四十多颗晶石的能量,现在还余下了二百颗左右,如果运气好的话,咱们就能够到。”

    这个痞子将战争堡垒的秘密全数泄漏给了洛林,成了人人不耻的叛徒。现在已经是铁了心思跟着洛林,投奔光明了。

    要知道,魔族高层对于叛徒的狠辣是出了名的。他们纵然是能放过洛林那种高级间谍,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只要被人抓住就是个死,而且还是不得好死。

    最少也是扒皮实草点天灯。

    如果能顺利地逃脱大难,求一个活命,他自然是极为高兴。

    洛林也不说破,当下看向了尤尔。

    尤尔也是一脸的疑虑,道:“咱们尽量吧,如果能量耗尽话,就先找一个岛子藏起来,避开亡灵法师们的搜查,在大海上,没有人会比我们更熟,然后咱们再一点儿一点儿地向着那边运魔法晶石。

    我们家里也是家大业大的,而且还有教廷的支持,想要搞到一些魔法晶石,自然不在话下,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洛林笑了笑,道:“你忘记了魔法协会了。只要放出风去,咱们搞到了个战争堡垒,他们会拿着大把大把的金币水晶,哭着喊着要过来义务帮忙的。到时候怕是你不收都不行,那些老家伙会在这里撒泼打滚的。”,

    想起法师们那种刁钻古怪的性格,尤尔当下也是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现在尚未成功,但是想到那时的风光,他也是感到跟着洛林,深入虎穴,冒的这一次险,着实是太值了。

    当天黑之时,薇拉也与那名黑暗法师换了三次的班。那战争堡垒的能量终于耗尽。

    此时,这个被脱光光了的战争堡垒早就已经远离了陆地,来到了茫茫的大海之上。

    最后,两个人一起联手,将那战争堡垒缓缓地降下,最后在尤尔的指点之下,停在了一个小岛的密林之中。

    那小岛虽然距离白胡子的总部有一定的距离,可是也是他们的一个秘密基地。

    在那战争堡垒停稳之后,洛林也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他也是再也不用担心,这个战争堡垒会被那些闻讯而来的、愤怒的亡灵法师们给联手摧毁。

    在这大海之上,想要找一个战争堡垒,那简直比从海底捞一根针强不了多少。

    但是尽管如此,他仍然是放心不下,直到海盗们一起动手,用树枝草藤,将那个战争堡垒完全地掩盖,藏了起来。

    从外面再也看不到有一丝战争堡垒的痕迹,洛林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余下的工作,就和他无关了。要全数交给尤尔负责。

    收集魔法晶石,然后再一点儿一点儿地秘密运过来,最后躲过亡灵法师和魔族的眼线,将那个战争堡垒开回到圣光大陆。这任务也是相当的艰巨。但是却也是极其伟大。一旦成功了,就会名存史册。成为受万人敬仰的英雄人物。

    众人忙完之后,从密林当中走了出来,来到了外面。

    由于做海上生意,风险极大。时不时的,就被打个船只残破。因此上,他们特意设下了数个秘密的基地,以便可以随时维修和更换。而这个小岛就是其中之一。

    在一个秘密的码头之上停着数艘的中型帆船。那些船只虽然外表有些简陋,但是却也是这海上极快的船。

    洛林当下带着薇拉几个,跳上了其中的一艘,然后看着尤尔道:“咱们就此别过,我们还要回去。”

    尤尔当下一愣,道:“大人,您……您己经立下了如此的功勋,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怎么……怎么还要以身犯险?”

    洛林叹了一口气,道:“不回去不行啊。这不是为了女人吗?虽然她们以祸国殃民而著称,但是这个世界没了她们还真不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