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胸怀宽广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七十六章胸怀宽广(求各种票~!)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介绍了各自的情况。

    两人将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都讨论清楚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洛林思考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尤尔终于按耐不住好奇,一指旁边畏畏缩缩的黑暗法师,道:“大人,你怎么还留了一个活口?容易出问题的。”

    那黑暗法师当即吓的魂飞魄散,心中暗道:什么叫还留了一个活口?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吗?

    当即一脸紧张的表情看着洛林,生怕洛林改了主意。

    洛林却是一笑,指指身后庞大的战争堡垒,道:“你以为这战争堡垒是谁开过来的?”

    尤尔当下恍然大悟,道:“你是说……”

    随即叹道:“大人心胸宽广,实非他人能及,在下佩服。”

    他说这话可是诚心诚意。

    要知道,受一直以来的教育和熏陶的影响,虽然那场战争已经过去了一千年,在圣光大陆的人看来,魔族就已经是恶到了极点,必须要斩尽杀绝。不需要理由,看到就要赶快杀掉,不然他就会把你杀掉。

    更何况这比魔族还要邪恶的黑暗法师,传说中他们更是残忍变态,每天憋着心思就想着怎么害人。还最喜欢用活人做实验材料,把人搞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只要有机会,逮到黑暗法师就一定要打死拍扁,更不能留他们多活一会儿。

    而洛林却对此毫不在意,他可不是从小受着“魔族都是大坏蛋”的教育长大的,完全没有那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小肚鸡肠,没有狭隘的种族观。

    就算是对泥轰人,洛林也认为不能一棍子全打死,里面还是有很多好人的,比如兰姐,比如爱姐等等等等。

    只要对方肯投降,当即就饶了对方一命,这种心胸也确实是宽广博大了。

    在这个野蛮落后的时代,人们往往认为,只要是正邪就一定不两立,不是朋友,就一定是敌人。

    所以屠杀在这个年代是家常便饭,文明人对文明人如此,野蛮人对野蛮人如此,文明人对野蛮人更是如此。

    完全没有像洛林这样来自文明社会,天然就具有的那种包容兼并思想和胸怀。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纷争不断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不打死你,回头说不定你就要打死我,与其这样,还不如先把你给干掉~’,于是随着暴力屠杀,双方就结下了血仇,再也不能调和。只有一方灭亡,这才罢手。

    两帮人为了一个八百年前的仇恨,能一直打下去。

    而正因为如此,所以那些胸怀宽广的人往往能成就一番事业,因为他们宽容为怀,给别人一条活路走。

    海纳百川,有容为大。正因为容纳了百顺,这才能成就大海~

    而正因为洛林当时没有宰了那个黑暗法师,对方这才将战争堡垒启动,让它可以飞了过来。换做别人,可弄不走这座战争堡垒,顶多放把火烧一烧而已。

    当然,这也需要高超的驾驭手段,不然就跟苻坚符大傻冒一样,埋下的都是隐患,指不定那天就把自己的命给要了。

    洛林面对的恭维,却是淡淡一笑,洛林的想法和这个时代人解释不清楚。

    然后洛林伸手叫过了那黑暗法师,道:“这个战争堡垒还能再次启动吗?”

    尤尔当下也是心中一动,一脸热切地看向了那黑暗法师,如果能将战争堡垒开回去,那可是名载史册的绝世奇功~

    想想看,千年前那些响当当的盖世英雄都没有做到的事情,被他们一群海盗做到了,说出来,这要有多么惊世骇俗。

    那黑暗法师当下连连摇头,道:“大人,这战争堡垒操控不易。刚刚您也看了,就刚才的那一段路,我已经是拼尽了全力,几乎耗尽了魔力,但是却还是歪歪扭扭。甚至还差一点儿就出了事故。平常都是数个法师一起来操作,还要有人在身后随时准备换班,这只有我一个人,我已经尽了最大的能力了。”

    洛林脸上带着笑,道:“这么说,这个战争堡垒真的不能开回去了?”,

    那黑暗法师心中窃喜,但是表面上却仍然不动声色,也是一脸惋惜地道:“是啊,真的不能开回去了。本身这就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

    洛林当下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这真是太可惜了,战争堡垒开不回去,我留着你也没有什么用了。”

    说着,抬手就抽出了自己的手枪,将枪口顶在那黑暗法师的额头之上。紧接着,大拇指轻轻一拔,将击锤拉开,打开了保险。

    他冷冷地看着对方,只等那黑暗法师摇头拒绝,就立刻开枪。

    胸怀宽广很重要,但是那也不是没有前提的。

    必须将对方完全驯服了才行。不然胸怀宽广地养一个随时会扑过来,将自己咬死的恶狼。那可就成了傻瓜了。

    当年符坚就是没有做到这一点。光顾着‘柔仁邀名’,招降纳叛。结果到后来,让人给翻了盘子,成就了别人的威名,自己成了笑柄,留下一个被吓的草木皆兵的笑话。

    那黑暗法师当即吓的脸无人色,本来就惨白的脸色刷的变的更白了,他可是见识过那个魔导器的威力,知道只要洛林轻轻一动手指,自己的脑袋绝对开花。

    战争堡垒内还留着一个黑暗法师的尸体那,那也是脑袋中枪,当场就死掉了。

    他连忙大声说道:“能开~能开~我刚刚想起来,真的能开的”

    洛林枪口向下重重地一戳,笑道:“真的吗?你可不要勉强哟~这可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

    那黑暗法师连连摇头,急促的说道:“不勉强,一点儿也不勉强。我一个人确实不行,法力有限,但是只要让你们那个女法师过来,就绝对可以。”

    洛林冷哼了一声,道:“她从来都没有开过,怎么就一下子可以了?”

    黑暗法师肯定的说道:“真的,真的,这个战争堡垒只需要强力魔法操控,用魔力激活不同功能的控制水晶就可以。其他的条件要求并不高,移动升降都是通过法阵设置好的,你们的那个女法师那么厉害,绝对可以的。绝对可以的。”

    他的话说的异常肯定,额头上的汗水也是哗哗地向下直流。生怕慢上一句,让对面那个小白脸将自己给当场轰杀。

    身为一个黑暗法师,他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养尊处优的生活过久了,这名黑暗法师怕死的很,只要能活命,他现在是什么都愿意做。

    洛林笑着点了点头,道:“这还差不多。”

    他刚要将枪口垂下,突然又想起了一事,然后再次对准了那人的脑门,道:“对了,你不是说这个战争堡垒刚刚造成,能源不太足吗?它能开出去多远?”

    那黑暗法师一怔,小心翼翼地看着洛林的脸色,道:“不知,您……想要它开出去多远?”

    洛林也是一愣,然后转头看向了尤尔,意思是让尤尔来决定。

    尤尔立时会意,在心中略略计算了一下,然后道:“大约一千里吧。”

    那黑暗法师当下一脸的沮丧,连连摇头,道:“大人,这个就恕我着实是无能为力了。战争堡垒的能源需求巨大。全都得要上好的晶石原料。每一百颗为一个单位,装载在驱动法阵里面,操作的最好了,也才能行上一百里左右。而现在战争堡垒里面只有不到三百颗。更多的晶石原料我也搞不到,真的是到不了,没有能源,就是把人努死了,也到不了。”

    洛林看着他的眼睛,当下叹息道:“这可真是可惜啊。战争堡垒没了用,你也就没有用了。你知道我一向是心软,本来还想要留你一命的。

    我再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你好好地考虑一下,能不能到?或者还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洛林说着,翻了一下手腕,假装自己有一只传说当中可以魁力值增加百分之三十的百达翡丽手表。

    他略略等了一下,然后大声宣布道:“时间到~”

    说着,就要扣动板

    那人当即大叫了起来,道:“能到,能到。我想到了……我想到了~有办法可以到的。真的,是真的有办法。”

    洛林停下了手来,冷哼了一声。道:“讲~”,

    那黑暗法师指着战争堡垒,道:“只要将外面的这些建筑全数拆了,把所有没用的东西都扔下去,只留下了里面的主要部件,减轻了重量,自然就节约晶石,那应该就可以到的。”

    洛林眉头一挑,轻声问道:“应该?”

    那黑暗法师当即弯下了腰来,一边尽可能地躲避着洛林的抢口,一边改口,道:“一定,一定能到。我保证一定能到。不就是一千里吗,肯定能飞一千里。”

    洛林眼中寒光一闪,当即就扣动了板机。

    就听,‘砰’的一声枪响。

    那黑暗法师当即吓了一跳,一闭眼睛。心中暗道:这一下自己算是交待了~

    被吓的软软地坐倒在了地上。

    等了一会儿,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却惊奇地发现居然仍然活着,身上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

    他难以置信地伸手在自己身上拍了几下,仔细地摸了一遍,这才确定自己身上毫发无伤,

    洛林看着他,哈哈大笑,道:“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了。非得让我这么问你,下次警醒一点,不然我就不会再打偏了。”

    说着,他将还在冒烟的枪口抬了起来,轻轻地吹了吹枪口处的硝烟,然后一边将手枪插回了原位,一边向着尤尔,道:“知道吗?我发现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定律,不管是谁,只要在枪口下的时候,他的脑筋就转的特别快。”

    旁边尤尔看着洛林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用这么简单的一个方法,逼得黑暗法师使劲想出了办法,硬生生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当下也是大开了眼界。

    那名黑暗法师刚刚都被吓的瘫软在地,现在爬了起来,眼睛里也再没有什么桀骜不驯,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声,就像个刚得了小红花的小学生一样。别提是多标准了。

    尤尔在心中对这位教廷派来的特工佩服之极,但是却也只能是连连地叹息。

    此时,旁边有人过来禀报,道:“大人,那些劳工们派人过来了。”

    洛林抬头看去,果不其然,只见远处,那劳工们聚成了一片,黑压压的遍布了整个视线,足足有数万人之多。

    那些人此时已经杀光了视线之内所有的卫兵和监工,手上身上全都沾满了鲜血。这些刽子手们一个个气喘吁吁,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兴奋的。

    因为他们夺回了自己的自由,没有人可以再强迫他们像狗一样劳动,不把他们的生死和尊严放在眼里。从此以后,他们就是自由人了。

    胜利的起义者们心情激动,大都在欢呼庆祝。

    此时,他们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但是却也只是远远地看着这边,并不过来。这些迫不得己拿起武器的人们本性仍然良善,生怕是引起了什么误会,发生了不可收拾的流血冲突。

    劳工们刚才也看到是这群奇怪的人冲进来,帮助他们打败了军团,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从那冒出来,是来干什么的,但是知道他们都是自己人。

    当然,这也跟那些海盗们手中的爆烈水晶,旁边的战争堡垒,还有当时薇拉以一挑四,轻松地收拾掉那些个黑暗法师,这种种手段,显出的强大实力有着莫大的关系。

    洛林当即看向了尤尔。

    尤尔当下对洛林更生好感,虽然这位特派员有着极高的权力,却从不颐指气使,指使尤尔他们的行动,而是和尤尔他们充分协商之后再行动。

    这会更是没有直接下令,而是看向了自己。这种从容高贵的气度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

    他一点头,道:“让那代表过来。”

    然后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最多只让三个人过来。”

    那名海盗答应了一声,转身下去。

    又过了片刻,只见那劳工当中,走出了三个大汉。

    他们一个个脸上全都是饱经了风霜的神色,体格魁梧健壮。

    虽然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之下,身上伤痕累累,略显消瘦,但是却依然是精神不错,没有一般劳工疲惫麻木的样子。

    为首的那人更是目光锐利,神情坚定。

    洛林好奇地打量着他们,他们却也是好奇地打量着洛林。,

    双方保持沉默,互相打量了半天,最后,那三名劳工当中一人终于按耐不住,上前一步,冷然问道:“圣光大陆的人族?”

    洛林和尤尔对望了一眼,齐齐地感到了对方的敏锐,对付居然能把这个看出来,可见是个有头脑的人物。

    尤尔当下冷哼了一声,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那人毫不相让,一指天空,道:“刚刚你们在天上打了半天,你们**师的元素魔法那名厉害,能使出火流星来,我们要是看不出来,那就是瞎子了。”

    尤尔一时语塞。

    洛林却是更加好奇了起来,这法师对战可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就是看的到了,也就是看个热闹新鲜,看不懂里面的门道。

    事实上,他们能见过黑暗法师们就已经不容易了。怎么还可能清楚地分明白,什么是黑暗法师,什么是人族的法师。

    虽然黑暗法师和人族法师很好区分,因为他们使用的法术不一样,但是能明白这点区别的,不会是普通人。

    由此可见,对方这三人里面一定有见过人族法师的人。而这种人的身份也是非富则贵,不可能跟这里的劳工们一样,是个种地打猎的普通人。

    只是不知有这种见识的人是怎么混进来,心甘情愿地当了一名任人打骂的劳工的。

    想到这里,他眯起了眼睛,更加认真地看着对面的三人。

    此时,就见对面站在中间的那人挺身而出,挺起胸膛,不亢不卑的向着洛林道:“阁下,我们很感激你们出手相救,没有你们,今天也许我们无法战胜官兵,但是我们是闪族,你们是人族,天生就是水火不容。你们帮了我们,我想我们也帮你们达到了你们的目的,所以今天我们就当没有看到你们。大家两清了,以后各行各的。如何?”

    洛林笑了一下,道:“我是没意见,不过嘛……各行各的~?你说起来容易?我问你,你们这些人以后打算怎么办?”

    那大汉回头看了看遍野的劳工,然后冷哼了一声,道:“怎么办?还能怎么办那些狗官们强征我们来做工,把我们当奴隶一样对待,他们不把我们当人,我们就也不把他们当人。斩木为竿,落草为寇,反他娘的就是了~”

    洛林笑道:“就你们这几个人,哦,虽然说起来也不少,但只要闪族高层派来几个野战军团,也不用太多,两万正规军,轻松地就可以将你们全数杀光了。而且,就我所知,闪族对起义叛乱一向是最为重视的,到时候怕来的就不只是三两万军队了。”

    那大汉当下一滞。他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知道洛林所言非虚。官府剿灭叛乱一向都是下重手的,到时候甚至有可能十几万大军合围他们,将他们杀的一干二净。

    但是那大汉却冷笑了一声,昂然说道:“那又怎么样?与其这样像狗一样苟且活着,还不如轰轰烈烈地**娘的一场。我们这些战友全都不怕死,豁出一条命来,也要多拉几个狗崽子陪葬。

    这样一来,最起码以后的人知道了,也知道我们不愧于男儿的血性本色~

    纵然他们能将这一切全都掩盖了,那么我们在战死的时候,也可以问心无愧,告诉自己,我们曾经努力过了。”

    他的声音如同洪钟一般,极是响亮。一直传到众人的心中,他身后的劳工们纷纷响应,高喊着“对,给他们一个厉害看看。”

    “反正都是个死,与其累死,不然轰轰烈烈的战死。”

    “多杀掉几个狗官,死了也值了。”

    洛林很是对那人刮目相看,然后鼓掌笑道:“好,不错,果然不愧是血性男儿。”

    那人当下微微地欠身一礼,以示谢意。

    洛林话音一转,道:“可是你们知不知道,另外还有几个地方也在建造这种战争堡垒,那里的劳工同样也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时刻等待着有人去解救他们。

    就像今天一样,振臂一呼,响者云集。

    想想看,足足几十万人的队伍,你们将他们解放了,还用怕官军吗?那时候该官军们怕你了,就是改天换地,打出新的世界了,也不是问题。,”,

    那三名劳工不禁对视了一眼,颇为意动,都被洛林描述的前景吸引住了,要是这样做,他们大有可能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

    中间那人正自沉吟。在左侧那名劳工却是性急地上前一步,道:“他们具体在什么地方?”

    洛林发现,中间那人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

    他当下也是不动声色,让人拿出了地图,在上面将那几个地方一一地指出。而且何处可以进攻,哪儿能够撤退。怎么潜进去最好,都是详细地做了说明。最后生怕对方给忘记了。甚至极为热情地将那地图都送了过去。

    看到他如此的热情,那三人几乎都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如果不是确信洛林是圣光大陆派来的,他们都要怀疑,这个年青的痞子和自己是结拜的把兄弟了。

    但是中间的那人略略思付了一下,却也明白了过来。

    他笑道:“阁下好计谋,将我们推上前台,引开注意力,你们好从容地悄悄撤退。黑狗偷肉,白狗当灾。果然不错。”

    洛林被他说破,当下也是有些尴尬,捏了捏鼻子,道:“你也别说的那么难听,咱们这也是各取所需不是。”

    那人也是哈哈一笑,道:“有够直爽。在下巴图斯塔,交了阁下这个朋友。”

    说着,伸出了手来。

    洛林犹豫了一下,当下也是伸手和他一握,道:“邦德,大家都叫我阿邦哥。”

    巴图斯塔和他重重地一握,然后道:“阿邦哥,这是真名吧?”

    洛林笑道:“当然,真金都没有这么真的真名了。对了,你的巴图斯塔也是吧?”

    巴图斯塔当下更是哈哈大笑,道:“当然了。”

    两人一边握手,一边大笑,但是心中却是各怀鬼胎,暗暗大骂:这个该死的狐狸崽子,绝对是骗人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