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天下为公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七十五章天下为公(求各种票,求订阅)

    “那玩意儿真不错啊~”

    这时一句名言~

    一句尽人皆知的名言~

    它始于枫叶丹林学院,继而在茹曼皇宫里回荡,间或也会出现在凯瑟琳和阿黛儿的化妆间。

    大家公认,这句话的可怕程度,远高于“我是来问你借钱的”。

    雷欧只要一说出这句话,一般情况下,知道他脾气的人首先就要先打上两个寒颤,然后立马就全神戒备,看好自己的钱包,雕像,珠宝、家俱,等等一切比较好看或者比较好玩的东西,甚至连家里的房子都得要看好。

    因为听到这句话,就表示一不留神你的这些东西就要飞了,当然,就算是你很留神了,这些东西还是要飞的。

    小公爷虽然年幼,可从小就接受的皇家精英教育,在洛林的示范作用和凯瑟琳的精心教导之下,早就是是耍流氓的高手了,很有那种‘天下为公’宽广无私的精神。

    当然,这个‘公’字,在小公爷的理解当中,那就是指的‘小公爷’的公。也就是指的他自己。

    ‘天下所有的东西,都得是为了小公爷的’,这才是这句话的正确解释。

    当初,纵然以大魔法师雷斯特的赫赫威名,但是素来怕魔法师的小公爷看上了他们家的水壶,也是奉行着‘天下为公’,再也不怕会被法师们变成蛤蟆,丢进锅里煮一锅蛤蟆土豆汤,当时毫不客气地一顺手,就揣进自己的怀里了,一点也没跟雷斯特见外。

    从那之后,枫叶丹林的师生们看到这个小痞子,就要先捂紧口袋。

    住在偌大皇宫里的茹德伦皇帝,只能拿着自己最喜欢的小玩意,三天两头的换着地方藏,就这样,这些东西依然还是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

    凯瑟琳和阿黛儿总是会奇怪的丢失一些唇膏了,眼影了,或者一些一直搞不清用处的小东西。而且这个小痞子很有眼光,总是捡最贵的下手。凯瑟琳和阿黛儿也会把一些不喜欢的东西放在显眼的地方,等着这个小痞子给顺走了,好在洛林那里报损失拿钱买新的,但这个小痞子却一次都不上当。

    反倒是被故意藏起来的好东西,什么宫廷秘方珍品,东方神秘香料,雷欧却是一翻一个准。

    此时,他看着那远处的空中堡垒,两只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闪闪发光,脸上一副好奇和期盼的表情,任谁看了,也知道这个小死胖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尤尔看了,暗道一声:你这小子当真识货,可就是太识货了。

    当下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一撇嘴,道:“那东西确实不错。我也要想,我还想要一堆那。但是却也只是光想想就算了,这玩意儿……这玩意儿……这玩意儿……”

    众人听他说到后来,像是卡住了一样,一直巴巴结结地,不由心中奇怪。抬头一看,却见尤尔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一会儿绿,一会儿红……五颜六色极是精采。

    大家不由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他可是少帮主啊。难道说撞了邪了?还是见了这么多钱太激动了?话都说不成了。

    有人当下走过去,关切地道:“大人,您这是什么了?身上有什么不舒服吗?是不是以前的痔疮又犯了?再要么……是前列腺增生?唉,早就跟您说了,这病急不得,要好好治……”

    尤尔气的脸都绿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然后对着那人的屁股狠踹了一脚,骂道:“滚,你丫的才前列腺增生。你quan家前列腺增生。”

    “一帮瞎了狗眼的东西~”他探手一指窗外,怒声叫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众人一愣,全都抬头向窗外看去,不禁齐齐地抽了一口冷气,表情变得和尤尔一样,又是惊又是恐,脸色绿一下黄一下。

    雷欧也是呆呆地看着外面的景色,眼中却满是兴奋的神色,喃喃地道:“耶~我就知道我的乌鸦嘴一向是最灵了。”

    小白也是心有戚戚然,伸长了鼻子拍了拍他的肩头。,

    尤尔看了一眼雷欧,心道:我怎么听着他像是夸奖自己吗?这都什么人啊。

    只见窗外,那高大巍峨的战争堡垒已经发动了起来。

    它的底部**出无数的黑色云团,黑云聚集缭绕起来,将战争堡垒的底部团团围住。

    战争堡垒发出沉闷的隆隆的声响。

    随后整个战争堡垒颤抖了几下,挣扎着从地上缓缓升起。

    一时间原本附着在上面的各种建筑、脚手架,砖石,瓦砾纷纷如雨点儿一般向下落去,最后消失在那升起的黑云当中。

    看上去,就像是从黑云中探头升起的一个怪物。

    此时随着战争堡垒的缓缓升高,就见四周那些用来锁紧战争堡垒的铁链也全都绷紧。

    从远处看去,那些铁链细的像是丝线一般,但是众人却知道,那些铁链极是牢固,每一根都应该有正常人大腿的粗细,对他们来说,根本是无法破开的。

    这些铁链像是系住猛兽的铁锁一样,紧紧地拉住了战争堡垒,不让它就此离开。

    铁链越绷越紧,仿佛能听到铁环摩擦时发出的令人牙酸的声音。

    但是随即,就见那战争堡垒已经升到了极限,然后颤动了两下,用力一挣。

    紧接着,就见那些铁链断的断,折的折,先是飞起来一点,然后纷纷无力地坠落了下去。

    有两根甚至被战争堡垒连根拉起,飘飘荡荡地挂在了最外沿的塔楼之上,随着战争堡垒的振动而滚动。

    众人当下一片的惊呼。

    紧接着,就见那战争堡垒像是一个刚刚睡醒的巨人一样,一边歪歪扭扭地挣扎着,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一边向着这边缓缓地飞了过来。

    众人看着它缓缓驰近,在夜空中,在火光下,显露出那巍峨巨大的身形,不禁全都是目瞪口呆。

    人们在这种如同神迹一般漂浮的高大崔巍建筑面前,发觉自己显的是如此的渺少和微不足道。

    简直就像是蝼蚁一般,正要被巨大的车轮碾过,变的和灰尘一样。

    它就像是诸神的宝座一样,众人不由升出一种奇怪的无力感和深深的绝望。双膝发软,只欲跪倒在地。

    这才是正真的君临天下~

    尤尔看着那个战争堡垒,也是感到那无坚不催的强大威压,向着自己直压了过来。

    他也是心中怦怦怦地狂跳,满头的大汗,但是却仍然强自支撑着,用力地一咬嘴唇,用那种剧痛刺激,保持着心灵上的一片清明。

    只有亲眼看到了,才知道战争堡垒为什么会被称为战略武器。

    他回过头来,看向了身边的众人。

    只见身边的那些海盗们仍然是目瞪口呆,愣愣地看着那个战争堡垒。有人甚至是双膝发软,坐倒在地上,但是却还是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恐怖的怪兽。

    他们已经被震愣了,好像已经完全失去了思想一样。

    直接的说就是被吓傻了。

    尤尔看了,不由深叹。怪不得史诗当中,说起这个战争堡垒的到来,就是战争的终结。

    自己当初还不相信,以为一个不大的堡垒,撑天了就是大号的箭塔,在数百万人厮杀的战争中不可能有多大用处。

    直到此时亲眼所见,这才真正领略到它的强悍与霸气。

    那是一种无坚不摧的气势,在它面前,一切障碍都将失去意义。

    他一边想着,眼角的余光一扫,却发现,跟前的那个小死胖子虽然也是看着那个战争堡垒,但是小拳头却是紧紧地握着,脸上显出了兴奋的表情。

    很显然,他的心智并没有受到那战争堡垒的影响,一点恐惧的意思都没有,而只是看到了稀奇古怪的东西,单纯的高兴。

    而旁边那个小象却是不屑地打了一个响鼻,对战争堡垒视若不见,然后趁着众人发愣这个难得的机会,伸着长鼻子,挨个地摸他们的钱包。

    摸一个钱包,然后对着自己背上的袋子倒空了,然后扔掉再摸一个,然后再摸一个,玩的是不亦乐乎,高兴的狗牙都呲出来多长。

    而在他们的身后,一个蓝发的妙龄少女根本看都不看窗外,这会正喜笑颜开地伸出双手,捧着箱子里的那些金币。,

    白嫩的纤手,娇艳的玉容,水汪汪的大眼睛,如瀑布一般垂下的蓝色秀发,还有那些闪闪发光的金币……

    这怎么看怎么觉的有些诡异,好像只有在龙窟当中才能看到的景像。

    尤尔看到这里,当即不禁啼笑皆非。海盗们也算是刀头舔血,出生入死,见惯了风浪的人物,但是和他们一比,却像是幼儿园小班的鼻涕娃一样。

    自己手下吓的都傻了,一个女孩,一个小孩,一个小象,却没把压过来的战争堡垒当成一回事。

    这些人究竟是从哪儿来的?这神经怎么这么粗?

    在此同时,他突然感到原本战争堡垒带来的强大威压一下子消失不见了,也觉得逐渐在接近的战争堡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不禁连连地摇头。心中再一次产生了怀疑:跟这些人混在一起,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就在此时,就见那战争堡垒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已经缓缓地靠近了。

    尤尔看了,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抬起腿来,挨个地踢着身边海盗们的屁股。

    在这个紧急的时刻,他也是毫不留情,踢的那些海盗们一个个全都是蹦了一起来,双手捂着屁股,哇哇地惨叫不己。

    但是在此同时,却也是清醒了过来。

    尤尔挥着手中的长剑,怒声叫道:“弟兄们,做好准备,跟它拼了。那个战争堡垒还没完工封顶,上面炮台也没有加装武器,结构不严。而且还没有完成加固,虚的就像是个豆腐渣一样。这就是个没牙的老虎,伤不到我们的。

    咱们一个爆烈水晶砸过去,说不定就已经将它砸的解体了。“

    一众海盗们也是明白了过来。

    这是闯关到最后的终级大*OSS了~

    和它拼了~

    输了,那就死翘翘。不过大家全都是烂命一条。就是死了,也不过掉一个碗大的疤。

    可是赢了,就有一大堆的金子拿,花差花差,以后就可以买两个老婆,回乡下当一个小地主了。光荣退休,过着农妇、山泉,有点儿田的幸福快乐日子~

    他们当下也是红着眼睛,连连怒吼起来。拼命地给自己打气,然后抽弓搭箭,将身形藏在暗处,准备着和那战争堡垒进行最后的生死搏杀。

    此时,却见那战争堡垒已经驰到了近前。距离众人只有数十步的距离,以致于下面的众人可以清楚地看着那战争堡垒墙上的砖石纹路,从战争堡垒上不断滚落的碎石,都砸到了他们的脚边。

    众人不禁全都屏住了呼息,张满了弓箭,直等着一声令下,就将手中所有的爆烈水晶向着那个战争堡垒射过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就见那战争堡垒突然向下一坠,然后一侧身子,像是要挣扎着再次飞起,但是却因为坠速太高,根本就没有办法重新升起。

    最终‘轰隆’一声,重重地撞在了地面之上。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声响。

    大地都好像被巨大的堡垒砸破了,在那巨大的震动之下,众人感到脚下的大地也是不住地颤抖,许多人站立不稳,纷纷摇晃着跌倒在地。

    头顶上的砖瓦哗哗地掉了下来,就连那外面坚固的围墙,都在这一次剧烈的碰撞中,连着翻倒了几处,到处都是碎石噼噼啪啪的响声,周围飞起了无数的烟尘。

    等剧震过后,烟尘渐渐散去。众人从地上重新爬了起来,却见那战争堡垒已经停在了不远处。

    由于地基不稳,而且一边砸进了地里,看上去歪歪斜斜的。

    如同插在地面上一样,那高大尖耸的塔尖也是斜指着天空。

    虽然它仍然是高大巍峨,但是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被打败的斗鸡一般。看上去垂头丧气的。

    众人不禁全都一愣。

    他们原握紧了弓箭,准备着浴血拼杀,最终却等来了这样的结果,不禁互相看了一眼,心中暗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有人大着胆子,从墙后探出身来,向着不远处的战争堡垒好奇地张望了过去。

    此时那战争堡垒停下,但是滚滚的黑烟仍然没有散尽,缕缕的烟尘仍然不住地飘荡起伏,只是在那黑云飘过的空隙间,隐约可以看到战争堡垒的正门已经缓缓地打开。,

    有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缓缓地穿过了黑云与硝烟,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远处的火光冲天,近处的黑云飘荡,将他们两人的身形拉的很长很长。

    看到这里,当下有人高声叫道:“你们是什么人?快通名。否则我们这边就要拉弓放箭了~”

    对面的人当即一愣,停下了脚步。

    在前面的那人带着一种痛苦的语调高声叫道:“别,别,别放箭,我们是自己人。真的是自己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住地挥舞着手臂。生怕这边一不小心,开弓放箭了。

    那名海盗冒险探头看了一眼,然后怒声喝道:“我呸,自己人?自己人有穿黑袍的黑暗法师吗?”

    说着,就要引弓射箭。

    对面那人当下连忙大叫道:“真的是自己人,我已经弃暗投明了。真的。”

    那海盗重重地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然后怒声道:“黑暗法师会弃暗投明。你丫的想要骗谁?弟兄们……”

    他刚说到这里,就见对面那个黑暗法师的背后冒出了一个身形。

    那人躲在黑暗法师的身后,高声叫道:“小子,真的是自己人,你们老板在不在?让他出来说话。”

    那海盗听了,不由一怔。他还没有回答。

    此时,雷欧听到了那个声音,当下就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欢呼声,然后几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他一边跑,一边高声叫道:“老大,老大。真的是你啊?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把那个战争堡垒拿来给我玩的。哇哈哈哈哈……”

    众人听了,不禁胸中一闷,很有一种喷血的冲动,这小死胖子说的这叫什么话?拿战争堡垒玩?那玩意儿是用来玩的吗?

    更何况,刚刚对方也不打招呼就把这个战争堡垒直直地开了过来,险些吓了好几个人都尿了裤子。

    有人在气愤之下,甚至是低声骂了两句,但是随即就被旁边的人给紧紧地按住了。

    鼓动的劳工造反,又杀黑暗法师,抢战争堡垒,这不管哪一样拿出去,都是响当当的英雄好汉,传回圣光大陆,梵蒂诺都要摆宴会大庆特庆的,而这一帮痞子却一气全都干了。

    就是来上一两万的军队都不一定有这个效果。

    如此的厉害,绝对不是自己这些人可以对付的。万一他们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辈,惹毛了他们,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

    此时,就听那个小死胖子继续高声叫道:“回头你要是泡马子,我决定不给妮可说了……对了,什么叫泡马子啊?什么马还能在水里泡着?”

    众人听了,不禁又是一阵气苦:这个小死胖子~这什么都不懂,就敢往上面捅词儿,这不是给别人故意捣乱添乱吗?

    这要是换一个小屁孩子,大家早就一巴掌呼他的屁股上,让他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会这么红,但是这个小死胖子却是众人的财神爷,将整整九箱子金币带到众人跟前,而且刚刚的战斗当中也是屡出计谋,上来就宰了敌人的将军,这威信值跟不要钱一样哗哗地向上涨。

    大家可都是认为这小死胖子是天上星星下凡的人物,万一打一巴掌,回头可是要折寿下地狱的。

    因此上,他们也全都是干巴巴地咽了一口唾沫,将话全都吞了下去。

    此时,就见雷欧已经张牙舞爪地跑了过去,和对面那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直奔那个战争堡垒跑了过去。

    在他的身后,小白也是一脸的好奇外加兴奋,撒开四脚,山摇地动地奔了过去,跑的比雷欧都快。

    尤尔看了,不禁有些奇怪,刚刚看那头小象的时候,它好像是对这个战争堡垒并不太感兴趣的,怎么这一会儿的工夫就改了主意?跑的简直就像是逃命一样的快,难道说它真的是禽兽当中的禽兽,没有一个长性?

    想到这里,他不禁摇了摇头,心中暗道:枉我还把它看成一个通灵的魔兽了,原来也只是一个禽兽啊~

    他刚想到这里,就听旁边有人愤怒地高声叫道:“奶奶的,谁偷了我的钱包啊。”

    随着他的这一声提醒,旁边众人也是纷纷惨叫了起来,“啊,我的钱包。”,

    “我的钱~”

    “我的九金十银记念币~”

    “……”

    尤尔一摸腰间,果然自己的钱包也没了,当下一叹,心中暗道:看来我还是看走眼了啊~那小象还是象吗?

    沾上了毛比猴都精~都快成了妖怪了。居然知道干票就走的道理。摸了钱包之后,借机逃跑。

    此时,他看着对面那人过来,急忙迎了上去。

    看着洛林一身斑斑的鲜血,触目惊心。他当下也是心生敬佩,果然不愧是教廷派来的高级间谍。不是个光说不练的主。

    不管是计划还是行动,样样在行。而且身先士卒,英勇无双。亲自身入虎穴,执行最危险的任务,成功地策起骚动,又单挑几个黑暗法师,抢来了战争堡垒。这赫赫的功绩必然是名震天下~

    尤尔双脚一并,向着洛林微微欠身一礼,道:“大人辛苦了。“

    洛林也是呲牙一笑,道:“辛苦倒是算不上。也没出多大力气,只是这一身的血有些脏。“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你们也辛苦了。不知道弟兄们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的?”

    尤尔却是淡然一笑,道:“大人,你就放心吧。我手下的儿郎个顶个的都是好汉。全靠小兄弟指挥有方,刚刚的战斗也是无一受伤的。”

    洛林当下哈哈大笑,一敲掌心,道:“好,目前看来一切顺利,我们准备接下来的行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