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玩死你们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七十三章

    玩死你们(求各种票,求订阅)

    看到薇拉果断的出手,拦住了逃跑的黑暗法师,在半空中以一敌四,和他们打起了法术大战。

    洛林刚松了一口气,心里面又提了起了,这会正在心中不住地祈祷,希望薇拉能把这几个黑暗法师全都拦下来。

    薇拉好像是可以听到他的声音一样,也可能是已经捉弄够了这几个黑暗法师,当下也不再玩猫鼠游戏,只是站的远远的,和那些黑暗法师们展开对攻,虽然你来我往打得很是好看,却没什么战果。

    这会薇拉身形一变,开始痛下了杀手。

    她现在已经是中阶法师,要说起,对战的这几个黑暗法师也就是中阶法师的水平,按照常理,以一对多的话,薇拉早该招架不住了。

    但薇拉可不是普通法师,虽然做龙的时候有点小不成功,但做人的时候,用雷斯特的话说,那是几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不能用普通魔法师的常理去套薇拉。

    薇拉仗着自己的龙族天性,释放魔法根本就不用念咒语,而且还没有冷却时间,欺负那几个黑暗法师还不跟玩一样。

    和黑暗法师对轰的时候,各种中级法术像是机关枪一样不停的轰向他们几个人,一个人的施法速度愣是比他们四个人加在一起还快,法术威力倒是不大,就胜在连射速度快,刚才一直压着几个黑暗法师打。

    这几个黑暗法师都郁闷不已,心里暗骂到底谁才是人多势众?刚才就被一个拿魔法武器的变态给赶出来了,结果又碰到一个比刚才更厉害的变态,难道是圣光大陆的人打过来了?

    这会薇拉突然一停手,黑暗法师们心里大喜,猜测可能是对面那个小女孩的法力用光了。

    只见薇拉双臂一展,灵活地在空中盘旋了几圈,那身型像是一只潇洒的小鹰一样。

    她轻轻地转了转身,就避开了对方的法术攻击,然后,借着对方准备魔法的空档,突然一下加速,猛扑过去,快速迅捷,如同闪电一般。

    那速度极快,众人只感到眼前一花,一道淡淡的蓝色光芒已经划过了长长的空间。在视网膜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蓝色光线。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经是冲到了那几名魔法师的身边。

    薇拉刚刚缓慢无力的魔法,给这几个黑暗法师造成了一个错觉,好像是她的能力不强,就是施法特别快而已。

    他们刚刚习惯了薇拉发射魔法的频率,正自准备着法术,此时薇拉却出其不意地在瞬间就冲到了跟前。

    众人不禁一愣,近身战斗?法师们没这种战法的,这又是唱的哪出?

    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薇拉已经挥着那根长大的魔法杖来到了近前。

    为首的那名黑暗法师眼睁睁地看着那根魔杖挂着凌厉的风声,向着自己的脑袋砸过来,只能惊恐的看着直直抡过来的特大号魔杖们,却来不及做出反应。

    “这丫头不仅仅只是一个法师。”脑子里蹦出这个想法之后,他就被薇拉的魔杖给砸中了脑袋,血光迸射,发出了一声惨叫,从空中坠落了下去。

    那惨叫声拖着长长的尾音,然后又在一瞬间嘎然而止。

    在场所有人全都像条件反射一般,不约而同地缩了一下脖子——从那么高掉下来,摔的那一下一定是痛的厉害。

    薇拉先是疾行,然后突然急停一下,只是在空中一顿,就KO了一个黑暗法师。

    剩下的黑暗法师在此时同时尖啸起来,将手里的法术射向薇拉。

    随即,薇拉已经双足一并,轻轻地磕了一下脚上的黑漆皮鞋,纤足上当即有风系魔法的青色光华闪过。在刹那间就已经改变了方向,他们的法术尽数落空。

    在此同时,薇拉娇叱了一声,一摆手中的魔杖,横着扫了过去。

    她时间计算的极是精确,招式配合速度,在飞到另一名黑暗法师身边之时,那魔杖已经摆正了位置,正是用力最大的一刻。

    这些魔法师们全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一旦被人给贴了身,连个菜包子都不如。,

    那名魔法师没料到薇拉的速度竟如此之快,就如同瞬间移动一样,眨眼功夫就奔他来了。

    他眼睛也看到薇拉的魔杖扫过来,也听到杖头上挂着的尖啸风声,但是却也只来得及叫出半句,仓皇间居然伸手去挡。

    那小细胳膊,怎么挡得住薇拉的一击。

    一棍子实实在在的打在他胳膊上,当下就被敲了一个骨折,但是饶是有这么一个缓冲,薇拉的魔杖仍然是带着巨大的力量,横着砸在他的胸腹处。

    那魔法师当下也是惨叫了一声,一口血跟着就吐了出来,

    支持不住,如一片树叶一般从半空中坠落下来。

    收拾了这个人之后,薇拉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丝毫不做停留,向着那第三名魔法师冲了过去。

    那名魔法师此时已经反应了过来,见薇拉如此神勇,他早已被吓破了胆,当下尖啸了一声,转身就逃。

    在此同时,最后的那名黑魔法师也是一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仓皇逃命。

    薇拉却也丝毫不理,只是坚定的追在那人身后,速度再增,只在几个呼息之间,就已经赶了上去。

    此时,在杖顶端已经有红色的光芒闪现,刺激着下面观战的众人的眼睛,但是薇拉却并没有施放出法术,而是轻轻地抬起了右脚,在那黑暗法师的后背上轻轻地一踩。

    薇拉虽然只有一半的龙族血统,龙语魔法能力很弱,但龙族的体质可是实打实的,洛林不小心挨了薇拉一下都要疼上半天,然后借机装病扣她的工资。这个体弱的黑暗法师那受得了。

    那名黑暗法师当即惨叫了一声,以远远超过正常重力加速度,向下直直地坠落了下来。

    在中途上,尽管有风力的作用,但是他连改都没有改一下方向,像是一块石头一样,沉默无声地直直砸落在地上,溅起了一阵烟尘。

    尽管离的很远,观战的众人都仿佛听到了他砸在地上“嗵”的一声。脚下的地面似乎都传来了震动的起伏。

    此时,薇拉借着刚才的一脚,已经再次改变了方向,双足连磕,向着最后的那名黑暗法师追去。

    但是此时,那名法师拼尽全力疾速飞行,已经远远地逃开,看着薇拉远远地落在身后,当下忍不住得意地发出了一声尖啸。只要再向前飞出一段,就可以向下俯冲,躲进下面的密林当中。

    那时纵然对方再厉害,也不可能再找到自己。

    他却忘记了,薇拉虽然一直是近身格斗,三招敲掉了他的三个同伴,但是却也一直在天空中飞翔,她也是一名魔法师。

    而魔法师更为善长的是远程攻击~

    薇拉在魔力的支持下急速前掠,在旧力己尽,新力未生之际,当下秀眸微微一眯,将手中的魔杖一竖,对准了远处的那个黑点儿。

    她的魔法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薇拉施法的特点最为厉害,她的法术准备的越久,释放出来的威力就越大。

    随着薇拉一声轻叱,只见一个巨大的火球呼啸着从杖端飞出。

    它撕裂了空气,在夜空中放射出刺眼的光芒,发出一阵尖利无比的啸声,翻滚着向前猛冲而去。

    由于速度太快,火球几乎变成了一个椭圆体,在此同时,也不断有燃烧着的小火光从球体上脱落下来,闪耀着如夜星一般的光芒。

    远远望去就如同一颗硕大的流星一般,拖曳着长长的尾巴。

    极是华丽动人。

    “野火流星~”

    那名黑魔法师看到这里,当即吓的手足酸麻。

    这可是在千年战争的记载当中,大魔法师才有的高级法术。而且那对像一般是亡灵**师。

    这个法术通常都需要由大魔法师凝聚很长时间,一发就能抽干一个大魔法师几乎全部的法力。

    它的威力已经不输于小型的魔导炮,因为这个法术速度快,而且很难被躲避,每一出手,就必然伴随着一名亡灵**师华丽丽地轰然倒下。

    没想到自己区区一个中阶黑暗法师居然也能享受到这样高级的待遇。

    在绝望之下,他顾不得法力是否会枯竭,拼命地向着上空飞去。

    他依稀记得,在那千年战争的记载上说,只有这样才能勉强躲过那个法术的杀伤范围。,

    此时,就见那颗流星已经飞扑了过来,距离他只有五十余步的距离。

    紧接着,就见那颗流星轰然爆炸了开来,化做了百余颗的拳头大小的小流星,笼罩了正面二十余平方的面积。

    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一样,飞了过来。

    那黑魔法师看着那些流星火球堪堪地擦着他的脚底,呼啸着飞了过去,当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心道:安全了,后面那个家伙这应该没有法力了。

    此时,他隐隐对于自己以前在黑暗学院里面,一直不务正业,偷偷看那些个毁**藉有了一丝的庆幸。

    如果不是当初看了那些个很黄很暴力的小说,自己又怎么知道躲避‘野火流星’的方法?又怎么可能躲过这致命的一击?不枉拱在被窝里读了那么多书,总还是有点用处的。

    就在此时,他听到头顶上有尖利的风声响动,不由自主地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中无数的冰锥正对着自己急速驰下。

    那冰锥的锥尖闪亮锋利,寒气森森,密密麻麻的组成一片冰云,连躲闪的空隙都没有。

    冰锥在他的视线当中瞬间扩大,最后那双惊惧的瞳孔当中布满了冰锥的倒影。

    随后,众人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伴随着一蓬血雨,一个黑点儿从空中缓缓地飘落了下来。

    薇拉连续干掉四个逃跑的黑暗法师,这说起来虽长,但是却是兔起鹘落,只在眨眼之间的事睛。

    那第一名黑暗法师坠落在地,众人一缩脖子,那张二名黑暗法师已经是尖叫着,坠落下来。

    众人刚刚发出了惊呼声,那第三个黑暗法师已经跟着掉了下来。

    下面观战的众人视线刚刚移到了那第三个黑暗法师的坠落地点,那天空中已经传来了流星爆炸的声响。

    他们急速抬起头来,想要看个究竟之时,却见那个黑暗法师已经惨叫着,从天空落下。

    这一场发生在天空当中的,魔法师之间的战斗,极是精采,看的众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地面上这些劳工和士兵,那里曾见过法师间的战斗,甚至当这一场战斗结束之时,众人仍然还没有明白过来,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知道,这天空当中只余下了那个蓝发的妙龄少女。

    一阵夜风吹来,吹动了她满头的蓝发。旁边的冲天大火映衬之下,一如女神一般,高高在上,俯视着脚下的苍生。

    众人愣愣地看了半天,这才收回了目光。

    此时,他们这才看到了对面的敌人。

    他们看到对方也同样痴呆的表情,又是全都一愣,这才想起他们刚刚还在打仗。

    毕竟在这些魔法师们的面前,身为一个普通人太过渺小了。

    看到那些强大的法术和高高在上的法师,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忘记了面前的敌人。

    不过,随即看到手中的武器,和武器上沾着鲜血,众人这才醒悟了过来。这一场战斗仍然还没有结束。

    那些劳工们当即爆发出了一阵热烈无比的欢呼,然后睁着血红的眼睛,咬牙切齿地挥舞着手中的棍棒铁锹镐头,向着那支军团就冲了过去,他们知道,报仇的时候到了。

    仗打到现在这个时候,就是一只猪也知道军团一方的大势己去。

    战争打的就是群胆,士气。

    胆气大了,就跟打了鸡血,抽了毒品一样,一HIGH起了,就是孤身一人也敢万马丛中取上将的首级。

    而胆气小了,纵然是一万个人,他们也会像兔子一样被一条狗撵的四下乱窜,连转身面对敌人的勇气都没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个成语就是这么来的。

    那些士兵们此时见所有的黑暗法师们全数被*掉,手中已经失掉了最大的王牌,而且正面的军团已经被起义的劳工们尽数歼灭,剩下的士兵当下纷纷扔掉了手中的武器,仓皇地向后逃去。

    那些军官们对着这些逃兵们又打又骂,

    但是那混乱像是一滴油滴入了水中,瞬间扩大了开来。只有有一个人转身逃跑,立刻就会有一群人跟着他逃跑,不管军官们再怎么努力也无法阻止士兵们的逃跑。,

    有机灵一些的军官,当下也是将手中的武器一扔,转身跟着逃兵们一起向后逃去。

    而有些刚直一些的军官则咬牙切齿地不住大骂,挥动手中的刀子,很砍翻了几个逃跑的兵痞。想要以铁血手腕重组建制。

    但是此时,那些劳工们怒吼着,咆哮着,像是潮水一般漫卷了上来。在瞬间就将所有人都淹没了起来。

    那些军团士兵们甚至连一个浪花都没有溅起。只余下了那些劳工们怒吼和咆哮。

    “为了自由~”

    “血债血偿~”

    “让那些贵人和他们的狗腿子们,把那肮脏的血流光~”

    那声音如雷霆闪电,直入云霄,响彻四野。

    他们一边怒吼着,像一群残酷无情的行军蚁一般从那支军团的位置上冲了过去之后,只余下了一片残肢断臂,血肉狼藉。

    但是这些劳工们仍不罢休,他们在冲了过去之后,当下又重整军伍,再次调回了头来。

    最后余下的那支军团刚刚趁着自己的友军拉住了劳工们的仇恨,就已经开始偷偷地向后转,打算趁着友军和敌人展开血战的时候,集体逃跑。

    指挥军团的军官都已经想好了,了不起的时候,等跑出来了,就和上级的元帅报告,不是我军太失败,实在是敌人太强大、太狡猾。在我军拼命做战,斩杀了数万敌人之后,正面的军团却先行崩溃了,以至于全线失利。

    本来我们是要垫后的,但是友军却是狂呼了一声:“弟兄们,你们先撤,我顶上。”

    然后就奋不顾身地冲上去,和占了绝对优势的敌人展开了浴血搏杀。

    他们这是什么样的精神?

    这是舍己为人精神,是伟大无私的精神,是可歌可泣的精神,他们虽然离去,但是却并没有死,而是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我们应该给他们每个人都颁枚一吨重的勋章。

    尽管,我们也很想要返回去和敌人展开浴血厮杀,和弟兄们并肩战斗,但是为了不让勇士的鲜血白流,我们只能强忍心痛,含着热泪,以及‘要为友军报仇’这个坚定的信念,暂时转进。

    但是请上级的各位元老们放心,我们毕竟和友军弟兄们一起出生入死,并肩战斗过。亲如一家一样。

    所以我们一定会妥善照顾好那些友军们的家属们的~

    最后再请个砖家叫兽什么的,来上两段什么苍天撒泪,碧海含悲的句子,煽情一把,骗骗老百姓们的眼泪,说不定就糊弄过去了。

    反正最该为整场战斗负责的最高指挥官已经被砍了脑袋,首要责任算不到他们这些战场军官们头上。

    但是那指挥官虽然打的如意算盘,但却也没有想到,友军是如此的不争气,连五分钟都没有顶过,就被消灭了干净。

    他当下气的差一点儿没昏死过去。不住地大骂友军指挥官的饭桶。

    要知道那可是整整一个满编的军团,别说那么多的人,就是那么多头猪,让那数万的劳工们抓,也要大半天的。

    现在却像巨人脚下的小鸡一样,一脚就被踏平了,他边才刚想撤退,那边就已经全灭了。

    他看着劳工们在杀过友军阵地之后,那队形有些散乱,当时还想着要指挥手下冲过去,冒险一击,看能不能将那些劳工们全数杀散,反正现在跑都不好跑了,说不定能出现奇迹,让他翻盘。

    但是手下的那些军官们却是坚决抗命。

    有一个老资格的军官甚至直接跳着脚,破口大骂:你个孙子,脑子被猪啃过了?

    区区五千名士兵,要面对数万名像疯狗一样的劳工。

    而且他们还有装备了爆烈水晶这样强大火力的别动队暗中支持,很妈**,专门从背后下黑手。

    这帐你怎么算的。如果光用手指不会数数,就把鞋脱了,把脚指头也算上,看看咱们究竟有没有胜算。

    你在后面坐镇指挥,油皮都擦不着。弟兄们在前线可是把脑袋系裤腰带上拼命的。

    对面可是好几万劳工,听清楚,是好几万

    再说了,你丫的就算脑子被猪啃过了,数都不会算,但是眼睛也瞎了?没看到天上还有魔法师吗?,

    那个丫头一个人在眨眼工夫,就挑翻了四位黑暗法师,轻松的跟吃个豆芽菜一样,而且还是凉拌的豆芽菜。

    她刚才那一个大火球轰下来,我们还能有几个活命?

    你要死,就自己一个人提刀冲过去,我们可是不奉陪的。再要瞎胡吵吵,叽叽歪歪,大爷们就一刀宰了你,然后也起义去。

    虽然这些话说的极是放肆,但是却也说明了这些士兵们‘爱好和平’的强大决心。

    而传令兵为了自己的活命,当下也是一字不拉,将那些话全数汇报给了自己的指挥官,连一个最起码的掩饰和修饰都没有。

    那指挥官知道众怒难犯,他要是坚持下去,绝对会被心急逃跑的人一刀砍掉,当下长叹了一声,指挥着手下的众人,开始撤退。

    现在看来,这个决心下的还是晚了。要是在正面军团被消灭之时,就开始撤退,说不定还可以全身而退。

    他一边想着,一边看着那些劳工们一脸狰狞地向着自己杀来。当下命令士兵们分散逃走。然后将军团的战旗留在了原地,率领着手下的贴身侍卫们,向后纵马狂奔。

    但是他也没有能逃出多远。

    出于保密的要求,整个营地全都藏在山谷当中,进出只有那条通道。只要一被堵上,纵然在山谷当中转的圈子再多,能够避开那些造反的劳工们一时,但是最后也是窜不出去。

    而那条通道早就已经被劳工们封死了。

    他们知道,只是凭着人力,是不可能完全封死通道,阻止士兵们外逃的,因此上,这些痞子们随随便便地找来了一些木料,扔在路上,然后再放上了一把火,顺手再将两侧的营房一燃。

    这样一来,既可以完全阻止了官兵们外逃,又可以把那些胆小怕死,像老鼠一样躲在营房当中的懦夫们也撵出来,逼迫着他们也加入战斗当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