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圣骑士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七十二章

    圣骑士(求各种票)

    那黑暗法师看了,吓的魂飞魄散。

    圣骑士,光明的护佑者,黑暗的克星,神圣教廷手中的利剑,他们高颂着父神的威名,以圣术和长剑驱逐一切邪恶生物。

    每一个圣骑士既是武艺高超的战士,又是精通于圣术的施法者。再配上经过圣光法术加持的铠甲和武器,圣骑士成为黑暗施法者们最害怕遇到的对手。

    在千年前伟大的战争中,圣骑士和位于圣骑士顶端的神佑骑士,以强大的战斗力和无畏的牺牲精神,共同铸就了辉煌的战绩。

    黑暗法师和亡灵法师们但凡提起圣骑士,心里总要先颤上一下,就是因为圣骑士的法术,专门就是用来追踪,消灭黑暗生物和亡灵生物的。

    黑暗法师心里又惊又怕,他虽然没见过圣骑士,但是作为天生的敌人,他对圣骑士了解的十分详细,从这把由圣力组成的光剑上,他就可以看出,对面的人是一个本领高强的圣骑士。

    原本这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骚乱而己,怎么把光明大陆的圣骑士给招来了?那些痞子们一个个全都是皮厚血长,抵抗力和防御力也是变态的高,开了圣光护佑之后,顶着“蛋壳”一个可以追着砍一群黑暗法师,光看着圣骑士手里那把剑,他就觉得心惊胆寒,能凝聚圣力为武器的圣骑士,岂是自己可以抵挡的?

    他当下尖啸了一声,扭头就要逃走。

    实际上黑暗法师还是看走眼了,洛林手里的圣光剑,是千年前大战中神佑骑士们的招牌武器,以无形变有形,千变万化,在神佑骑士们手中发挥令人恐怖的战斗力。

    只是一千年过去了,当年神佑骑士的数量就很稀少,渐渐的人,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都忘记了他们,即便是有流传下来的传说,只是将他们看成是强大的圣骑士。

    大概也只有龙族的那些老家伙们,如隐藏在枫叶丹林大图书馆的布兰克瑞拉,还能分辨的出来神佑骑士的装备。

    见对面的黑暗法师被吓的转身就逃,洛林眼疾手快,探手拔出了自己的转轮手枪,瞄也不瞄,抬手就轰了一枪过去。

    桔红色的枪火一闪,只见那黑暗法师当下踉跄了一下,发出了凄厉的惨叫,然后以手按肩,愤怒地转回头来。尖声叫道:“该死的,你居然敢伤我?”

    洛林看着一股暗红色的液体缓缓地流下,浸湿了他的衣服,当下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这些黑暗法师确实是活人,幸好不是巫妖那种打不死的变态,不然自己也只有赶紧跑路了。

    见黑暗法师一枪就挂了彩,洛林当下狞笑了一声,道:“老子不光要伤你,还要弄死你~”

    说着,拎着长剑,就冲了过去。

    洛爵爷对于那些打不死的亡灵或许还有些忌惮,但是对于这些活人,尤其是可以用枪打死的活人,却是丝毫不惧的,只要是活人,弄死他就没问题,

    见洛林拎着武器就冲了过来,那黑暗法师撮起了嘴唇,发出了一声尖厉的啸声,然后随手挥下了一道迷雾,借此机会,身形飞速后退。

    洛林看着眼前的黑雾,一时也是束手无策。

    一旦冲进去,眼前一片黑暗,就像是被蒙了眼睛一样,洛爵爷虽然武功不弱,但是却还是没有到达《真侍魂》当中那个盲剑侠的地步,那个时候,就只能任由对方摆布了。

    看到洛林停下了脚步,那黑暗法师当下发出了一连串的尖笑,然后右手连挥,布下了一道又一道的迷雾。

    这种迷雾法术简单有效,是黑暗法师们最常用的法术之一,他使用起了很是顺手。

    在此同时,也是不住地发出尖啸,向着外面的同伴们求援。

    洛林听了,当下大急。俗话说,老虎也架不住群狼。一个黑暗法师就如引的棘手,而他们一起来了,自己又该如何是好?到时候怕是连跑都跑不了了。

    他想到这里,突然感到右手手心一热,脑海当中好像多了一些什么东西,右手不由自主地微微一侧,那柄长剑立时发出了夺目的光芒。,

    紧接着,他不假思索地向着面前的迷雾一剑挥下~

    光明到处,黑暗退避~

    随着战魂剑的挥下,光芒刺透了重重黑雾,那迷雾立时如冰消雪融一般,瞬间就消失不见。

    洛林就感到面前为之一清,抬起头来,立时就看到了站在对面的那名黑暗法师,此刻正摆出施法的手势,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那黑暗法师此时已经惊的目瞪口呆,愣愣地看着洛林,那个下巴似乎都要掉下来了。

    这……这就是圣骑士的力量?可以辟开所有黑暗法术的圣骑士的力量?

    那黑暗法师眼光落在了洛林手中的光剑之上,凝而不散的白光刺的他的双眼生疼。

    黑暗法师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圣骑士的战剑远远没有如此的威能。

    从来没听说过圣骑士只需要挥出一剑就能驱散黑暗法术的。

    它的力量远远比圣骑士的剑更加厉害~

    此时,洛林得理不饶人,以手按剑,迈开大步,腾腾地猛冲过来。

    在距离还有十余步的时候,他就已经高高跳起,纵身跳上了半空,紧接着,双手握剑,一剑挥下~

    洛林跃起到空中时,剑的光华更胜。

    那黑暗法师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洛林如苍鹰一般凌空飞下,在下一刻,那凌厉的剑气已经压了头顶之上。

    他当即醒悟了过来,极为果断地用力捏断了手中的法杖。随着法杖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断裂开来,那削瘦的身形瞬间消失,只在原地留下了几缕黑烟。

    洛林当下一剑砍空,急忙收起了长剑,但是纵然如此,那凌厉的剑气却还是砍在地上,“噼啪”一声脆响,石屑飞溅,在那坚固的大理石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长达数尺的剑痕。

    洛林也不顾细看,刚一落地,就已经侧身一转,举剑在胸,锐利如鹰的目光在瞬间就已经扫视了整个大厅。

    果不其然,就在大厅的一角,显出了那名黑暗法师的身形。

    只是原本戴在头上的帽兜已经裂开两半,落了下来,显出一张苍白而惊慌的面孔,额头上正有一道血迹慢慢的流下。

    虽然他及时果断地发动了那一个用来保命的‘瞬间传送’,但是却还是被洛林的剑气所伤,斩断了头上的帽兜,头皮上也被划了一道。

    洛林右手一转,挽了一个剑花,心中暗叫可惜,如果下手再快一点儿,那名黑暗法师就已经被自己一剑劈成两半了。最起码,也能把他的脑袋像劈西瓜一样劈开。

    这一招未曾得手,他却也不沮丧,那个黑暗法师凭着压箱底的秘技,逃得过一次,现在连法杖都没有,他又怎么可能逃得过二次?

    骑士在近了身之后,收拾一个法师,还不跟宰只鸡一样?

    洛林再次狞笑着,向着那黑暗法师冲了过去。

    就在此时,就见对面的黑暗法师脸上显出一丝惊喜的表情。

    洛林不由心中一动,隐隐听到身后有衣袂声响,在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紧接着,就感到脑海当中一声轻响,随即眼前出现了一幅奇怪的影像。

    一个身着厨师服色的年青人正手握利剑,向着面前的一个黑衣人猛冲过去,而在他的背后,一名身着黑袍的黑暗法师如果鬼魅一样,正悄悄地贴了过来。

    那人不声不响,缓缓伸出了枯干的手指,指尖上有惨绿色的光芒不住地闪耀。那光芒映的那黑衣人脸上都变成一层惨绿色,眼睛露出如同野兽一样绿莹莹的光,看上去极是骇人。

    由此可知,这个魔法是何等的毒辣,一旦抓实,势必当即就会中毒身亡。

    虽然搞不清是怎么回事,不过既然知道有人在背后偷袭,那就好办了。

    洛林不由暗暗地冷笑了一下,心中暗暗计算了距离,然后佯做未知,依旧向前再跨两步,追在洛林背后的法师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自以为得手。

    紧接着,洛林猛地向侧面一转。

    身后的那黑衣人正往前冲,眼看着就要抓到洛林的后背,这时招式以老,再也来不及收势,在惯性之下,继续向前,一步跨到了洛林跟前。,

    洛林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惨绿色的手从后面出现,擦着自己鼻尖向前抓去。一股奇特的腥味传来,令人闻之欲呕,熏得洛林眼前都是一黑。

    果然有毒~

    洛林急忙闭住了呼吸,上身往后仰,然后手中一晃,长剑从下向上反撩了上去。

    那长剑像是切豆腐一样,极是顺畅地就挥了过去,从黑影中间切过,升起一股灼烧的灰色烟雾,中间好像没有半点儿的阻碍。

    洛林心中还有些奇怪,难道我砍中的只是一个幻影。

    紧接着,一前一后,两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洛林定盯一看,只见偷袭自己的那黑衣人左手抱着右边的断臂,在地上不住地翻滚惨叫,血正从他掐住肩头的指缝中间涌出来。

    而他的右手已经被自己的长剑砍下,但是却在惯性的作用之下,向前直飞过去,正正地击中了前面的那个黑衣人的面门。

    由于时间极短,那手虽然被砍下,但是指尖上的魔法却仍然没有消散,当下将毒性传在那人的脸上。

    那黑衣人双手捂着脸,也是不住地惨叫。伸着袖子不住地擦试,但是他的脸却冒起了白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地腐烂了下去。

    白烟越来越胜,就像是那个黑衣人燃烧起来了一样,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就只余下了一层森森的白骨。

    而那黑衣人的哀嚎之声,却也低了下去。最后滚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洛林看着余下的那名黑衣人,当下就要提剑再上,趁他病要他命,但是就在此时,就听猎猎的衣袂响动,身后尖啸声不断。

    洛林转头看去,只见数个黑影闪动。原来,刚刚出去的那些黑暗法师们接到了同伴的示警之后,纷纷转了回来。

    他们看到自己的同伴一死一伤,而洛林手执一把圣骑士的招牌武器站在中间,当下全都是怒火中烧。

    一个个的脸上表情冷峻,森森地看向了洛林,牙齿咬的嘎吱嘎吱做响,恨不得当场就将洛林当场撕成碎片。

    洛林看对方人多势众,当下却也是丝毫不惧,晃动手中长剑,摆在胸前,做出防守的姿式。

    就在此时,那数名的黑暗法师齐齐地发出了一声怒叱,然后同时扬起了手来,就要将手中的法术发射出去。

    他们有着充分的自信,纵然对方再能躲,也不可能从这密集如雨的法术当中逃生。只要有一个击中他,那他就死定了。

    有些人脸上甚至显出残忍的笑意,好像是看到洛林倒在地上,惨呼哀嚎,肯求自己给他一个痛快时的模样。

    洛林也是冷笑了一声,然后将手中的长剑向着空中一抛。

    当下有人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看向了那柄长剑。

    洛林借此机会,飞快地双手在腰间一抹,在不到零点五秒的时间之内已经将两把手枪抄在了手中。

    紧接着,他向下一塌身,平端着双枪,扣动了板机。

    就听‘啪’‘啪’‘啪’……

    清脆的枪声不住地响起。

    刚才洛林试了一枪之后就抄家伙硬砍黑暗法师,保存下子弹就是为这种极端不利的情况准备的。要不然等会敌人的援军到了,自己没子弹了,岂不是要哭死。

    由于时间紧迫,争的就是那如同头发丝一样细的刹那时间,洛林也顾不上瞄准,只是胡乱地端枪扫射。

    但是纵然如此,因为距离近,洛林枪感又好,也是将那数名黑暗法师摞倒了一个。余下的几人也是人人中枪,鲜血顺着伤口喷出多远。

    那些黑暗法师们一时大骇。

    这个人居然还有这种古怪的暗器~

    那东西只听声响,看到那黑管处冒出了一溜火光,根本就看不到有东西射出,但是在下一刻自己身上就是感到被什么东西猛地一撞,随即伤口处有鲜血飙出。直到此时,那剧痛才传到了脑中。

    这……这可是魔导器~

    他们当下全都吓的破了胆子。也根本就不知道,洛林的枪中已经打光了子弹,更是不敢再兴起抵抗的念头,几乎是想都没想,剩下的黑暗法师纷纷发出了一阵高声刺耳的尖啸。

    在此同时,挥动了长袖,几个箭步就冲出了房间,跳到了窗外,然后借着夜色,向着远处飞快地逃去。,

    在黑暗当中,那大袖飘摆的模样,如同一只只飞翔的吸血蝙蝠一般,极是狰狞恶心。

    洛林看了,当下大急。这几个黑暗法师可是非要留下不可。

    一旦他们逃走,走漏了消息。让闪族的上层和黑暗议事会知道:自己教廷派来的骑士,而且还有一种古怪的一扣就响,可以将人打死打伤的魔导器。

    相信很快就有人将这一切联系到自己的头上。尤其是当初那个为了菲奥娜争风吃醋的格罗克暗爵,他是见识过薇拉手里短枪开火的。

    那个孙子要是知道了,绝对会联想到自己的身上,然后跑到黑暗议事会去告自己的密。

    自己在这里的工作才刚刚展开,要是身份暴露了就没得玩了。

    洛林一边想着,一边飞快地将打空的弹壳退下,重新装填起起了子弹,但是当他再次举枪瞄准的时候,却发现那些黑暗法师们已经逃的远了。当下气的狠狠地在窗上一砸枪托。

    这些黑暗法师们跟普通人大不一样,普通人中了一枪那还有能力逃跑,黑暗法师只要没有被直接射中要害,就是身上被打出一个大洞,也不影响他们行动。

    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是却还是又重新瞄准,向着那些黑暗法师们连连开枪。直到再次打空了所有的子弹。

    当枪膛中再次传来了枪机击打在空弹壳上,发出了空扣之声,洛林这才恨恨地停下了手来。

    他看着远处黑暗法师们的背影,心中暗骂:奶奶的,这帮狗崽子逃的倒是挺快~

    洛林又骂了两句,这时听到身后有响动的声音,当下警觉地一闪身,然后这才回过了头去。

    只见那名被砍断了手臂的黑暗法师正痛的满头大汗,挣扎着从地上起来,想要悄悄地从另一边逃走。

    他看到洛林回过头来,发现了自己,不由吓的脸色更加苍白。

    洛林看着他像是懒羊羊看到灰太狼一样,当下不由嘿嘿地奸笑了两声。向回走去。

    在中途当中,随随便便地一伸手,那原本掉在地上的长剑,如有灵性一般,自动跳回到了他的手中。

    洛林手中挽了一个剑花,然后走上前去。

    那黑暗法师当即吓的连连后退,尖声叫道:“别杀我,别杀我。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我都会说,只要你别杀我……

    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岁的孩子……”

    他在恐惧之下,说到后来,语言不由混乱了起来。

    洛林原本想着一剑宰了他干净,但是举起剑来,却听他如此的怕死,当下就改了主意。

    他眼珠转了转,然后道:“真的?”

    那黑暗法师当下连连点头,道:“真的,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了的。你不管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洛林笑了笑,道:“那好,我可以饶你一命,但是你必须告诉我,这个破玩意儿怎么玩?”

    说着,顿了顿脚。

    那黑暗法师低头看了一眼,这才醒悟,洛林指的是他脚下的这个庞大的战争堡垒~

    他不禁一呆,随即气的几乎要吐血,这可是战争堡垒,战场上的终级武器,闪族魔能技术最伟大的结晶,在那个痞子的口中,却成了一个能玩的破玩意儿。

    而且这个痞子居然如此的贪心不足,还要把目标这么大的一个战争堡垒开回去。

    以为黑暗议会和亡灵法师们都是吃干饭的饭桶草包吗?

    他们哪怕再无耻不要脸,只余下一丝如头发……呃,不,如汗毛一样细的自尊心,也绝对不惜一切的代价,发动疯狂攻击。不允许这种强大无匹的战争机器落入敌人的手中。

    如果再失去战争堡垒这个武器,魔族对圣光大陆就一点优势都没有了。

    洛林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当下不耐烦起来,将剑抵在他的脖子下面,道:“你愿意不愿意吧,快说,爵爷我可也是日理好多机的。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一句话,你干还是不干?”

    那黑暗法师犹豫了一下,但是随即看到洛林一皱眉头,手上使劲,紧接着就感到自己的脖颈处传来了一阵刺痛,知道再犹豫就没命了,当下急忙连连求饶,道:“我干,我干。”,

    就在此时,就听远处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洛林不禁一怔。

    他心悬外面的战况,当下也不顾那黑衣人的哀求反对,右手握剑,左手举起化掌为刀,对着他的脖子就砍了下去。

    那黑衣人当即闷哼了一声,昏死了过去。

    洛林这才转身,奔向了旁边的窗户,向外观看。

    原来,那些负责镇压叛乱的士兵们发出的。

    在正面军团完全覆灭之后,他们的士气大跌。面对着人数众多,士气如虹的叛乱劳工们,全都是感到害怕。

    而此时,那些黑暗法师们出现在天空,这些个痞子们当下就像是吃了大力丸一样,又抖起来了。

    要知道,这些黑暗法师们可是极其厉害的,纵然是三五千的老百姓也不够他们挥挥手的工夫,就已经全数消灭了。

    就在他们像找到老娘的小兔崽子一样正高兴的时候,却发现,那些黑暗法师们却连停也不停,像是被火烧了屁股的老兔子一样,飞快地窜了过去。

    众人正自惊讶。

    就在此时,就见一个娇小丰满的身影从远处的小丘上快速升了起来。

    纵然离的极远,但是洛林却依稀可以看到那人长长的蓝色秀发。

    洛林看了,当下很是满意地叹息了一声,看来关键时刻,还得要看薇拉的。

    此时,薇拉已经当头拦下了那几名黑暗法师。

    双方在天空中你来我往,互相交换着各种的法术,在那烧的火红的天空中,划下了无数道七彩的光芒,如同庆典上的烟花一样,极是好看。

    此时不管是劳工们,还是那些平叛的士兵们全都停下了手来,举头看向了天空,目不转睛地看着空中的那一场战斗。

    那一场关系到双方胜败的战斗~

    洛林也是在心中暗暗地祈祷,薇拉,你这个丫头可一定要加把劲,把那些黑暗法师们全留下来,否则,咱们可就曝露身份,只能灰溜溜地回家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