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夜入战争堡垒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七十一章夜入战争堡垒(求票~!)

    下面的工场已经完全被劳工们占据,工场内的看守和监工大都死于非命。

    劳工们在解放了自己之后,已经聚集起来,正准备和前来镇压的军团一战。

    而洛林在挑起了骚乱之后,当即一转身,就直奔了战争堡垒而去。

    第一阶段的目的已经完成,相信有雷欧和尤尔他们的帮助,打败镇压劳工的军队应该不难。

    对洛林来说,接下来的行动才是重点。洛林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又是扮装混进来,又是组织人手潜伏在外,最终的目标都只有一个——战争堡垒~

    这里也是重兵把守,从入口开始,大队大队的卫兵全副武装的守在防御工事的后面。

    而且他们对下面的混乱视若无睹,在劳工们满场追杀监工和守卫的时候,他们依然躲在工事后面冷眼旁观,这会也没有下去平定叛乱的意思。

    洛林想来,大概他们这些士兵的任务只是守卫住战争堡垒,这里又有法师坐镇,想来那些劳工们不会主动攻打这里。

    现在这里成了混乱战场上一个平静的孤岛。

    洛林不禁为这里严明的军纪感到震惊。明确了责任,不离半步,也就避免了被人给调虎离山。最后丢失了战争堡垒。

    他一路小跑,来到守卫们前面。

    守卫的士兵们看到他一身的血迹,当下提高了警惕,举起了长矛,怒声高喝,道:“什么人,停下,干什么的?”

    洛林此时已经来到了关卡前的灯光下,他一把撕下了身上的劳工外套,显出里面厨师的服色,然后高声叫道:“自己人,弟兄们,别误会,我也是皇军……呃,呸呸呸。我是黑根大人的私人厨师,是黑根大人派我来的。”

    那些卫兵们疑惑地互相看了看。

    其中一名小头目上前一步,以手按刀,气势汹汹地质问道:“你既然是黑根大人的厨师,为什么要穿一身劳工的服装?我到看你像是劳工假扮的,给我说清楚。”

    洛林一脸的焦急,指着那远处的冲天大火,顿足道:“这位兄弟,你也不睁开眼睛看看。那些死劳工们造反了。现在正在满工场的杀人放火,逮着监工和看守的就往死里打,那边人脑子都打成豆腐渣了。

    外面的军团指挥官和黑根大人不和,他祖母的一直迟迟不愿调动,坐视骚乱扩大,现在全部好几万劳工都已经闹起来了。我奉了黑根大人的命令,前来请各位法师大人出手的。”

    守卫的士兵听到下面好几万劳工都闹起来,相顾骇然,看着远处的火场,心里都害怕起了。

    一旦那些劳工们得了势,转头猛扑,这里的人可都得死翘翘了。

    那小头目还算镇定,听洛林说的详细,尤其是军团指挥官和黑根不合的事情,不是内部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要知道,对外宣传,黑根和守卫工场的军团指挥官亲如一家人,闪族内部是团结,团结,再团结,这才是主旋律。

    但是他们这些头目都知道,黑根对一直觊觎他位置的军团指挥很是厌恶,两人互相看不顺眼。

    见洛林张嘴就能说出内部消息来,小头目当下疑心去了大半。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来,道:“那手令……”

    洛林气急败坏地道:“你奶奶个腿子~毛的手令。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再等一会脑袋都要搬家了。

    动乱起来的时候,大人正在吃饭,一听到消息,他吩咐了我一声,当即就身先士卒地冲出去了。

    那种情况下,军情紧急,也没有给我什么手令,不过让我拿了这个东西过来,你看算不算?”

    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枚戒指递了过去。

    那是当时洛爵爷临出门之时,看着黑根手上的戒指闪亮亮的刺了他老人家的眼睛,更是刺痛了洛林的心里,让他一下子就想起了被茹德伦敲走的特大号钻戒,当下就老实不客气地替黑根大人减些重量,低碳了一下。

    而此时,也是正好派上了用场。

    那小头目看洛林递了戒指过来,就看那明晃晃的宝石,也知道价值不菲,此时也是疑心尽去,但是因为职责所在,也不得不仔细检查一番。,

    他先是道了一声‘得罪’,然后这才双手捧着接了过去。走到旁边的火把跟前,借着火光仔细地看了两眼。

    洛林冷笑了一声,道:“看仔细了。虽然军情紧急,但是你可别让上面的钻石耀花了眼睛。那可是八星八箭的。

    不过这种骚包拉轰的高级货,谅你这个土包子也没有见识过~”

    旁边有士兵见上官受辱,当下暗怒,手按刀柄,大声喝道:“你说什么呢,一个死厨子而已,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叽叽歪歪的。”

    洛林斜眼看了看他,冷哼道:“你一个小兵痞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信不信我回头和黑根大人一说,你们故意拖延,延误军机,大人现在正在下面平定数万劳工的叛乱,你却屡次三番阻止我搬救兵。

    看大人会不会砍了你的狗头,拿来祭旗?”

    那士兵大怒,上前一步,厉声喝道:“你……”

    旁边那小军官急忙上前,打断了他的话,道:“巴尔,你滚到一边去。”

    他一转头,然后一脸谄笑地向洛林说道:“年青人不懂事,不知道轻重,你老人家别见怪。”

    洛林抬起头,冷冷地看了一眼,道:“我老人家当然不会见怪,但是耽误了军情,不知道回头黑根大人会不会见怪?我都站着好一会了,可你们就是拦着我不让我去求援,这个……”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右手,将食指和拇指放在那小军官的面前,用力地搓了两下。

    看着这个熟悉的手势,那小军官当即气的一口气没上来,差一点儿就背过气去。

    他看着洛林的那张无耻的笑脸,心中暗骂:这帮混蛋,仗着自己给当官的做狗腿子作威作福,这个时候却仍然不忘索贿。如果说将来闪族事业崩坏,那就是坏在这些个人渣的手中。

    只是面对这个权焰薰天的痞子,他表面上,却仍然还得要陪着笑脸。

    他只是守卫部队里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队长,无权无势,挣一份干饷,对面这个死厨子确实大老板的私人厨师,每顿吃饭的时候,都在旁边候着,这种近臣他是惹不起的。

    那小头目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两个金属递了过去,然后笑道:“这位大……大人,看您一路跑过来报信,辛苦了。这点儿钱别嫌少,买一点茶喝吧。”

    洛林伸手接过,拿在手里一看,发现那只是银币,当下不禁大失所望,不过想想也知道,这些大头兵怎么可能会有钱。

    他拿在手里晃了晃,然后大发慈悲地道:“算了,算了。你们这一帮的死穷鬼。谅你们当一辈子的兵痞,也没有什么钱。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吧,你,还不快把拒马搬开,让大爷我过去,现在军情紧急,可耽误不得。”

    那小头目当下很是哭笑不得,心中暗骂:你知道军事紧急,你这混蛋还在这里磨蹭,向我们索贿?

    但是现在,只要能送走这位瘟神,他也是不惜代价,要是一旦出事了,他是不能让这个死厨子有机会把责任推到他们身上。

    小头目当即下令,让士兵们搬开了那个像征性大于实际意义的拒马,恭请洛林大厨过去。

    洛林昂着头,重重的哼了一声,摆出宫廷大总管的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在这些小兵们面前摆足了威风。虽然这样确实是有些浅薄,但是要知道洛爵爷在前世最喜欢的就是摆足恶霸的嘴脸,到处欺负其他的小盆友。

    要是能再跟着三五个跟班,提笼架鸟,带着一副蛤蟆镜上大街调戏良家妇女,那真是最好不过了,不过很可惜洛林早早的就被几个女人管的死死的,这个只能当作理想了。

    摆出一副嚣张的态度之后,他一路畅行无阻,连过了三道的警戒线,这才来到了那战争堡垒的下面。

    洛林举头看着那巨大无朋的建筑,只见这座堡垒上塔楼林立,堞墙森森,高大厚实,坚固无比,最神奇的是,如此庞大坚固的堡垒,居然是漂浮在空中的,尤其是从洛林站的位置看,更是震撼。

    虽然明明知道这东西真的是在自己的眼前,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在梦中,否则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建筑?,

    不管是枫叶丹林的巨炮,还是眼前浮空的堡垒,魔法的深邃与玄妙,确实让洛林感到叹为观止。

    就在此时,远处的喊杀声随着夜风,传了过来。

    纵然离的尚远,但是却也可以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热风中,带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洛林回过了神来,心道这可不自己愣神感叹的工夫,那边还打的热火朝天呢~

    他看了看面前的台阶,当下沿阶而上。大步跨了上去,很快来到了大门跟前,也不打招呼,当下就往里面直闯。

    穿过了侧门之后,随即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宽大的大厅当中,四壁的魔法灯将这里照的如同白昼。

    洛林还正在四下打量,寻找上去的路,就在此时,就听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喂,你,就是,说你呢,你干嘛的?快出去,出去~”

    洛林一愣,转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穿灰袍的侍从大步走了过来。

    像是被打断了什么好事一样,他脸上显的极不耐烦,带有最底层的办事员们对于老百姓们最为典型的嚣张嘴脸。

    他来到了洛林的跟前,当下不住地向外挥手,道:“出去,出去。这里可不是你这种人可以进来的,门口的家伙是怎么看的们,怎么什么人都往里面放,快出去……“

    不等他把话说完,洛林当下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洛林虽然是提前毕的业,但是也是军人出身,这两年一直都在打仗,不打仗的时候,锻炼也一直没落下,他这一耳光抽过去,岂是那个只会拍马屁的瘦弱侍从能承受的?

    就听‘啪’的一声脆响,空旷的打听里,这一声显得尤为清亮。

    那名侍从立时被抽的原地转了一圈。

    他以手抚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洛林,颤声道:“你……你敢打我……你一个死厨子居然敢打我……”

    说到后来,声音嘶哑,语气当中带着刻骨的怨毒,阴森森的瞪着洛林。

    对于这种下溅的东西,洛林唯一的办法,就是抬起手来,干脆利索地又赏了他一巴掌,淡然地道:“大爷我打你,怎么了?信不信大爷我再给你来一下?”

    那人气的眼睛都红的要滴出血来,当下怒吼了一声,张开十指,就要向洛林猛扑过去。

    洛林却是将手中的戒指往他的脸上重重地一按,然后厉声喝道:“认识吗?这是黑根大人的戒指。他有重要军情要我向几位法师大人说。

    要是你在这里再胡搅蛮缠,耽误了军机大事,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刀宰了你,以正军法?”

    那人当下愕然一愣,等看清面前的戒指之时,不禁锐气全失,一下子就萎掉了。

    再联想到外面的大火和骚乱,他当即知道,外面确实是出了状况。对面的这个痞子借着黑根的命令,就是将自己立斩于剑下,回头也是不会受到任何的追究。

    说不定,还有人大夸,他杀的好。

    那自己可就是完完全全的白死了。

    想到这里,他急忙弯下了腰来,那张原本狰狞的脸上,也立时转换成了笑脸。只是在转换之时显的太过硬生,显的极是扭曲。

    他一脸的谄笑,道:“大人,您倒是早说啊。要是知道大人您身负重任,我早就替你去开门了。”

    洛林瞥了他一眼,心中暗骂:这些狗*养的王八蛋就是欠揍~

    就像是哈巴狗一样,平时叫的厉害,但是要是真的踹它两脚,立时就会老实下来,每次见到你都老老实实的。

    他感到刚刚抽的太过用力,手都有些痛了,当下漫不经心地甩了甩手,然后道:“那我打你……“

    那侍从陪着笑,道:“打的好,打的好。小人这两天脸正痒的厉害,刚好大人抽了这两下,一下子就把我的病给治好了。“

    没想到那人这么无耻的话都可以说的出来,洛林愣了一下,然后看着那人,道:“小子,很上道吗。有前途。能屈能伸,如果有一天不死的话,你很有可能混上一个总管的位置。”

    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大笑起来。

    那侍从也是陪着干笑了两下,然后一伸手,道:“大人,您这边请。那几位法师大人全都在楼上的控制室里面安装魔法晶球呢。”,

    洛林刚要举步,闻听此言,当下又停了下来,指着头顶,道:“安装魔法晶球?那是不是什么军事机密啊?咱们上去合适吗?”

    那侍从谄笑着道:“别人上去不行,但是您上去还不行吗?再说了各位大人应该已经做完工作了。现在不是军情紧急吗,诸位大人是会理解的,请吧。”

    说完,当先一步,沿着楼梯,向着顶层走去。

    洛林跟在他的身后,以手按了按腰间暗藏的战魂剑和火枪,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无论如何,自己也得要搞一个所谓的‘魔法晶球’不可,魔法晶球的制造技术只掌握在黑暗法师们手中。看不到实物,搞不清它里面的原理,就是拿到的图纸也是废纸一张。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也山寨不出魔法晶球。

    两人快步来到了顶层。

    那侍从轻轻地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动静,当下道:“大人,黑根大人派了人来,有要事求见。”

    说着,还向洛林谄笑了一下。

    紧接着,就见面前黑色的大门,‘吱呀’一声,无人自开。随即有嘶哑的声音传来:“进来。”

    那侍从向洛林点了一下头,然后退了下去。

    洛林看着那扇门,不禁轻轻吸了一口气,然后大步走了进去。

    他来到了房中,只见在那房间的周围,分别坐着数名身着黑袍的黑暗法师。

    房子的正中间,有一条粗大的柱子从地板下,直通到天花板上。和整个房间浑然一体。

    洛林虽然没有仔细察看,但是却也可以断定,这个金属的柱子一定是从底层开始,一直伸到了整个堡垒的顶端,看来这根金属柱子是战争堡垒的核心部件之一了。

    那柱子足足有五人来粗,在距离地面一人高的地方,镶嵌着数个魔法晶球,围成了一圈。

    那些魔法晶球不住地发出嗡嗡声响,互相之间还有流动的光带相联。看上去像是互相传递着能量。

    很显然这些活动中的魔法晶球就是这整个战争堡垒的关键所在。

    洛林看着那些魔法晶球,不禁有些头皮发麻,这和他想像的不太一样,一下子出来这么多的晶球,究竟要拿几个才行?

    就此时,一名法师尖声叫道:“你有什么事?谁让你进来的?”

    洛林看了,当下急忙走过去,道:“大人容禀,外面的劳工们爆发了骚乱,他们烧毁了木材仓库,此刻已经完全占领了工场区。而军团指挥官和黑根大人有矛盾,迟迟不肯调动,坐视骚乱的扩大。黑根大人人手有限,没有办法,所以让我来请各位大人。”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黑根大人说了,只要各位大人肯出手,平灭这个小小的叛乱,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几名黑暗法师当下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由于长年受黑暗魔法的影响,那笑声如同数十只夜枭尖叫一样,极是难听。洛林不禁皱了皱眉头。

    其中一人笑道:“黑根倒是打的好算盘。让我们替他平乱,回头他去领功。这种好事儿我也想要做上几次。”

    旁边几人也是不住地点头,显然是没把黑根的死活放在心上。

    洛林看着这几个家伙借机拿翘,不禁心中暗骂,但是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各位大人放心,黑根大人说了,等回头平了叛乱,一定备下重礼,好好地谢谢几位大人。”

    其中一人漫不经心地对着手上的戒指哈了一口气,然后道:“以后?以后什么时候啊?”

    洛林看了他的模样,当下陪着笑,道:“各位大人,你们可都是有身份的人,黑根大人就是谁都敢骗,也不敢骗你们几位啊。再说了,重礼这种东西,也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拿得出手的,要不然就不叫重礼了,终得有时间精挑细选才行。”

    那人听了,当下颇为意动,略略思付了一下,然后长身而起,向着旁边的众位黑暗法师说道:“各位,咱们还是走一趟吧。这场叛乱要是真的起来了,建造周期可就又要拖延了。原定的时间是不能改变的,要是出点问题,到时候少不得上面的几位大师又要责怪了。”,

    众人听了,当下也是纷纷起身。

    为首的那人指了洛林道:“我们这些人,你可一定要让黑根备下一份重重的厚礼才行。”

    洛林却是一拍胸脯,大包大揽地道:“各位放心,包在我身上了。黑根大人说了,就是倾家荡产,也一定要各位大师满意。各位大人也知道,我们黑根大人还是有点家产的。”

    有个黑暗法师笑道:“别人最多吃四成回扣,你们黑根大人吃六成,他何止是有点家产。”

    洛林当下,又是不住地许下了各种好处。反正这些全都是不花洛爵爷一毛钱,因此上,他口中说的极是大方,,骗的那一众法师们当下忍不住得意地哈哈大笑。

    紧接着,他们尖啸了一声,纷纷就从窗口处跳了出去,向着远处快速飞去。

    洛林看了,不禁奸笑了两声,然后看着房中只余下了自己一人,当下几步跑了过去,探手摸出刀子就要去撬那些魔法晶球。

    就在此时,一名黑暗法师却是去而复返。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他从窗外跳进来,正说着话,却见洛林拿着刀子正撬着那些魔法晶球。

    两方对视了一眼,不由自主全都僵了下来。

    那黑暗法师尖声高叫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说着,飞快地低语了几句,抬手一指。一道黑气就从指尖飞出,向着洛林射去。

    洛林当下就地一滚,避了过去。

    那黑暗法师当下也不相饶,而是不住地尖声大叫,数道的黑气不住地从指尖飞出,向洛林射去,但是却全都被他避了过去。

    那黑暗法师当下冷笑了起来,道:“你这个该死的小爬虫,我伸伸手就可以捏死你,你居然还想要顽抗……”

    他刚说到这里,就见洛林右手一抬,战魂剑自动跳入了手中,紧接着一道白色的光芒闪过。显出一柄白色的光剑。

    洛林右手挽了一个剑花,狞笑道:“究竟谁才是小爬虫?”

    那黑暗法师看了,当下不禁眼睛瞳孔收缩了一下。

    “圣……圣骑士……”那黑暗法师看了,当下不禁眼睛瞳孔收缩了一下。一脸的震惊。

    在圣骑士的面前,别说是黑暗法师,纵然是亡灵法师也不敢靠近他们二十步之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