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浴血疯狂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七十章浴血疯狂(求票~!)

    尤尔将那脑袋砍了下来,然后高高地举起。

    一众海盗们当下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高声欢呼了起来。

    山下的众人听到那欢呼声,当下全都是愕然一愣。正在拼命赶来的军队也是惊讶地停下了脚步。

    尤尔看着山下的一众军兵,高声叫道:“你们快逃吧,你们的头子已经死了~”

    旁边早有人将那指挥官的脑袋顶在旗子上,高高地举了起来,兴奋地大声鬼嚎着,然后不住地左右挥舞。

    此时,海盗们也是亮起了灯笼火把,将那个旗子照的异常明亮,如同白昼一般。

    一众劳工们虽然不知道这一支队伍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但是看到那旗竿上顶着的脑袋,也知道他们是友军。而且刚才还干净利索地做掉了敌人的将军,干的极是漂亮。当下也是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士气更是高涨。

    下面的军团指挥官见此情况,当下命令手下们暂时停着向劳工们进攻,气急败坏地向着身边的号手传令兵们大声传令,要他们向山丘上发出信号,搞清楚真实的情况。

    号角声连连响起,但是那小山之上,却是一片的沉默,无一人应答,唯一有的,只是那帮痞子的肆无忌惮的大呼狂笑。

    那声音穿透了战场,显的格外的刺耳。

    一众官兵们的心中当下一片的冰冷,这战尚未开,就先被人给掏了老窝,夺了军旗,砍了指挥官的脑袋,这……这还打一个毛啊?

    正面有数万的起义者,后面还有一股力量强大的不明武装,前后受敌,这仗要怎么打?

    魔族军队一时间士气大丧。

    但是闪族的军团也是久经训练,纪律严格,有严厉的军法管着,尤其是军官们经常参加平叛战斗,经验丰富。

    在没有接到命令之前,却也没有人敢于妄动,情况不明之下,他们首先命令手下改变阵型,摆出防守的架势来。

    三支军团的军官发现指挥官失去了联系,当下也是应变迅速,当即号角一变,互相之间联络起来。

    尤尔看了,不禁心中暗赞:这帮狗崽子倒也是军纪严整,编制建全。失了指挥官之后,并不溃败。显然是在以军阶划分,重建指挥系统。等他们再反应过来,弄清了形势,说不定又是一场苦战,那就麻烦了。

    他刚想到这里,旁边雷欧却是骂出了声来,道:“奶奶的,这帮痞子倒也真的棘手~这不是耽误少爷我的抢钱大业吗?”

    尤尔看了那个一脸愤怒的小死胖子一眼,然后以一种漫不经心的语调,道:“以你看,现在咱们怎么办?”

    雷欧愤怒地指着下面的军团,道:“还能怎么办?仗到到这个地步,当然只能跟他们死磕。

    对面好几万的起义劳工,他们又指挥不灵,打不死他们也能拖死他们,那些狗崽子撑不了太久的。”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占领制高点,让小的们把爆烈水晶全拿出来,然后居高临下,利用地利优势,炸那些王八蛋的。

    奶奶的,不要嫌败家。就当那些爆烈水晶是可以一块钱买十个的便宜货,一气全扔出去。

    一定要炸他们一个过瘾才行。花多少钱都不用在乎,迅速解决了他们,等下打下敌人的钱库,多少本钱都赚回来了。

    薇拉,你负责监视天空,以防敌人魔法师偷袭。小白跟我来,咱们来玩跷跷板。”

    薇拉一点头,晃了晃手里特大号的魔杖,飞上空中,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的天空。

    海盗们都是愕然一愣,心里暗道,都这个时候,不赶紧抡家伙砍人,他还要玩什么跷跷板?这小死胖子脑子抽筋了吗?

    有人刚要上前去劝,但是尤尔在旁边轻轻地一伸手,给制止住了。

    自从雷欧开始显出他自己的智慧和实力之后,他一直是很好奇,想要看看这个小胖子究竟有多大的本领,到底是什么来路?他和那个年青人值不值得自己这些人去拼命追随?

    他们的身家性命都在这里。他们只是出出主意,而自己却是要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拎着刀子玩命的。,

    要是他们只会瞎指挥,乱出主意,那就是要把这几百号海盗往死路上带,即便是恪于梵蒂诺发布的命令,尤尔也不会拿自己的全部身家性命陪洛林和雷欧发疯。事情办砸了,他们俩拍拍屁股走入了,尤尔可还是要在这里坚守的。

    相反,要是这一大一小两个家伙智计高绝,能带着大家顺利的完成任务,还带着捞点意外之财,尤尔就会毫不犹豫的主动配合下去。

    尤尔示意手下稍安勿躁,看着雷欧接下来的行动。

    随即,只见雷欧已经抄起了一块长木板,然后利用地形,随手就搭起了一个落差极高的跷跷板。然后按住一边试了试跷跷板的高度,满意的一点头。

    雷欧又跑到一边,在旁边一名海盗的身上解下了层层包裹的爆烈水晶,然后小心地放在了跷跷板的一头。

    小白看了,当下也不用雷欧说明,就已经极其聪明地晃着自己硕大的大屁股,跑到了另一边,然后大叫一声,高高地蹦了起来,最后落在了那跷起的一头,用力地压了下去。

    小白那几百斤的重量压下去,声势极是惊人,旁边的海盗被震的连退了数步。

    紧接着,那跷板的另一头高高地弹起。到达了最高处之时,当即猛地停了下来。在强力之下,那木板的前端不住地剧烈颤动,发出了嗡嗡的声响。

    在此同时,放在木板上的爆烈水晶已经在惯性的作用之下,高速飞入了空中。

    看着小白一跳之后溅起的尘土,和仍在振动的跷跷板,海盗们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心道:这小屁孩胆子也太大了,这可是爆裂水晶。出点事咱们都交代在这了。

    由于天空的黑暗,众人根本就无法看清它在空中飞过的轨迹。但是过了数秒之后,随即就看到一团桔红色的火光在那支军团的后面爆炸开来。

    紧接着,烈焰冲天而起。那明亮的火光刺的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虽然爆炸的位置不对,并没有伤到多少人。但是那冲击波随即扩散了开来,当即吹的旁边一片的人仰马翻,倒下了一片。

    随后,如雷鸣般的剧烈爆炸声,这才隆隆地传入了众人的耳中。爆炸声像一道霹雳当头炸响一样,震的心头都是一震。

    雷欧看了,不禁赞叹了一声,道:“这……这爆炸过瘾~”

    然后雷欧一拍小白,道:“小白准备,咱们再来一次。妮可老不让我玩火,哼……”

    尤尔在旁看着这惊人的声势,当下很是咂了咂舌头。

    这爆烈水晶可是白胡子老头儿这么些年辛苦经营,这才攒下的家当。每年能流到黑市上的爆裂水晶数量就那么一点,这种抢手货一直都有价无市,他们手里这些要么是重金买来的,要么就是拿好东西和人换来的。

    算下来每一个都是价值数百上千的金币。他们平常用起来都是论块,扔出去一个都要心疼半天。

    这小流氓却说要当成一块钱买十个的便宜货用。

    当这玩意是石子啊真真是‘仔卖爷田不心痛’~

    但是他也不是不讲是非的人,知道这一次的任务重大。这可是战争堡垒,千年前战争中人类的噩梦,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克制它的办法。

    光是把图纸弄回去,就足以让他成为人类的民族英雄。

    论功行赏的话,足够给自己家族捞一个世袭贵族的头衔,自己这一班老弟兄们也可以光荣退休了。

    就像当年卫圣战争的英雄们一样。纵然以前尿床的英勇事迹,被那些吟游诗人发掘出来,传唱千年,以正面英雄就是英雄,这床尿的也比别人杰出。

    此时旁边的众人也明白过来,知道雷欧这是使用简易的投石机,搭配上爆裂水晶远程打击敌人。

    他们当下也是纷纷忙碌了起来。

    有人也是就地取材,帮着雷欧制做投石机。

    雷欧在旁边看了,当下不住地催促,道:“一定要做好一点儿,有小白在,咱们绝对可以投的很远的。”

    那名海盗当下也是呲牙一笑,道:“少爷放心。我可是白胡子船上最好的木匠。做一个小投石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在他们说话的工夫,有更多的人却是在尤尔的命令之下,纷纷摘下了弓箭,然后将爆烈水晶绑在箭头上面,随即冲入了黑暗当中。

    等雷欧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炮弹已经只余下不多的几颗了。

    这也无可厚非,尤尔身为海盗的少帮主,可也是苦孩子出身。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雷欧完全不一样。

    看到他这样糟蹋东西,自然也是大为心痛。

    他宁愿是让那些手下们多冒一些风险,也不想要浪费掉每一颗珍贵的爆烈水晶。

    这并不是什么错误,而仅仅只是双方的军事理念的不同。

    更何况,尤尔对于手下那些海盗们的身手也有着充分的自信,相信他们不会被那些闪族杂兵们所伤。

    像爆裂水晶这种高端的玩意,尤尔看的紧紧的,平常海盗们也都没有玩过,这会逮到机会了,要把它当作一块钱十个的来用,海盗们自然是高兴坏了。

    像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们一样,迫不及待的要拿出去试试。

    大伙抢到爆裂水晶之后,往箭头上一绑,兴高采烈的冲了出去。

    一眨眼的功夫,爆裂水晶就剩下几块了,雷欧看了,当下免不了低声嘟囔道:“真是的,原来还以为可以玩一个过瘾的。”

    尤尔在旁边听了,却是笑了笑,根本就不在意。而是仔细地观察着下面三个军团的情况。

    由于最高指挥官被突击斩首,刚一开开战就被敌人掏了心脏,下面的闪族士兵们士气大丧,位于后方左右两侧的那两支军团虽然在强令之下,仍然向着这边靠了过来,但是却明显没有了刚才的锐气,而且士兵们的脚步也略略开始显的迟疑。

    而且缺乏协调,两个军团的步调不一致,已经露出了空档。

    而正面的那支军团的指挥官却是犯了一个错误。

    他看到这边动用了爆烈水晶这种大杀器,当即吓了一跳。

    这又是爆裂水晶又是法师的,他判断这支突然出现在他背后的部队,才是最具有威胁性的,然后那名指挥官拼命地让手下的士兵们疏散开来,以免受了重大的损失。

    士兵们刚刚集结起来,却又要分散,当下就显的有些混乱。

    劳工们的领导者很显然是学过一些军事知识的,看到敌人突然出现了混乱,他当下就抓住了这个机会。

    众人就听一声怒吼响起。

    “弟兄们,为了自由,杀啊~”

    紧接着,就见那些劳工们一起怒吼了起来。

    “自由~”

    “为了自由~”

    “杀啊~……”

    随着那一声令下,劳工们发也了惊天动地的怒吼声。

    那排的密密麻麻的人头,随即像是沸腾一样,翻滚了起来。他们像是怒海狂涛一般,突然冲出堤坝,翻滚着咆哮着向着正面的敌人席卷而去。

    由于营养不良,劳工们身体瘦弱,更加上,多年的积怨,此时如火山一样喷发了出来,他们一个个眼中全都散发出疯狂光芒,带着复仇和暴虐,远没有那些文学故事当中所描述的高大光辉的正面形像,相反的,在那冲天火光的照耀之下,一个个看上去如同疯狗一样。

    不住地尖叫、怒吼,咆哮。根本不顾死伤地疯狂冲过去。那已经不是在战斗,而是在寻死一样。

    当第一排的劳工们高举着简陋的武器扑过去之时,前排的士兵们全都高举着盾牌,严阵以待。紧接着,随着军官的一声令下,后面的士兵们吐气嗨声,向前跨上一步,当下齐齐地从盾牌后面伸出了长矛,将他们全数捅翻在地。

    一时间鲜血四溅,惨叫连连。

    但是那些劳工们却也是斗志极高。

    他们并没有被杀戮和即将到来的死亡吓住。

    反正这个世道,那些人视自己的生命不值钱,那就让他们知道,其实他们的生命也不值钱~

    让他们流血,让他们和自己一起同归于尽~

    即便是我们付出生命,只能咬下他一块肉来,我们也心满意足了。

    无数人尽管被捅翻在地,但是在哀嚎挣扎之时,却用生命当中最后的一份力量,嘶吼着,呐喊着,用仇恨的眼光怒视着敌人,紧紧地握住了士兵们的长枪。,

    那些士兵们尚来不及抽回长枪。此时第二排的劳工们已经怒吼着冲了上来。

    他们踩着同伴们的尸体,来到盾墙之前,然后猛地窜起来,用身体硬生生地砸在那盾墙之上。

    有人更是跳过了盾墙,跳到了那些士兵们的中间,狂呼乱叫着,挥舞着手中的木棍铁镐四下乱打。木棍断了,用指甲,指甲折了,用牙齿……

    他们不断地疯狂攻击,直到被士兵们砍翻在地上。

    在这样疯狂的攻击之下,军团的士兵很难支撑的住,那盾墙也开始松动了起来。

    看到这种情况,劳工们更是爆发出了更大的欢呼声,仿佛胜利就在眼前了,更多的人像是豺狗一样猛冲了过来。

    面对着士兵们锋利如霜的刀剑,他们却丝毫也不惧,用牙咬,用头撞,用身体硬扛,丝毫也不计伤亡,

    只是一会儿的工会,在阵前就堆集起了数层的死尸,鲜血成河。但是更多的劳工一脸的狂热和愤怒,高声呼喊着“自由”的口号,踏过同伴的尸体继续进攻。

    数万消瘦但是狂热的身影,又坚定跟在他们身后。

    就像波浪一波又一波的拍碎在礁岩上。

    那浴血的疯狂,令人忍不住握紧了双拳。

    军团的盾墙也在这种狂攻之下,扭曲变形,弯曲了起来。那模样,好像只要再压上一根稻草就要倒下,但是不管那些劳工们再怎么努力,付出多少的伤亡,但是那道盾墙就是不倒。

    后面观阵的劳工们不禁悲愤交加,吼叫起来:这道见鬼的盾墙,究竟要吞噬掉多少的生命,这才肯倒下?

    就在此时,在军阵的后方,连串的爆炸声响。

    ‘轰,轰轰轰……’

    刺目的火光在军阵背后腾起,紧接着,就见无数的残肢断臂像是破布娃娃一样飞上了天空。

    海盗们组成的别动队终于到了山下,开始按照雷欧的计划,毫不吝啬地向着那军队射出了爆烈水晶。

    在这种高强度的猛攻之下,军团原本严密的阵形当即就被炸开了数个大洞。

    看到友军英勇高效的战斗,劳工们受到了鼓舞,加快速度冲击军团的阵型。

    前后受敌,军团们是士兵抵抗不住,动摇了起了。

    “我们被包围了~”

    “敌人从后面上来了~”

    “……”

    一时间军心摇动,前方是无穷无尽的敌人,他们杀到手软,还是不断的涌上来,后方则是不停的爆炸,每一次轰隆声后,都有惨叫声传来,激战中的士兵们终于也是顶不住了压力。

    像是雪崩一般。

    就听‘呼拉’一声响,那道盾墙当即破裂了开来。

    劳工们齐齐地发出了一声欢呼,然后蜂拥着一起挤了进去,数个人一齐扑向一名士兵,将他团团压住按到在地,然后用拳头用牙齿,全力殴打身下的士兵。丝毫也不在乎头顶着挥舞着的刀剑。

    缺口瞬间扩大了起来。

    相对于劳工们来说,军团人数极少,他们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自己的组织性,现在陷入了混乱,失去了制秩。当下也就失去了优势。劳工们冲进来,士兵们陷入到密集的包围当中。

    各种简陋的武器从四面八方一起攻来。

    哀嚎声,兵器的碰击声,刀兵入骨声,头颅破裂声……

    各种各样的声音混在一起,变成了一场巨大的喧嚣,就像是死神的欢宴一般。

    每时每刻,都有人惨叫着,倒下去。每时每刻,都是有鲜红的血从人体当中喷洒出来。

    数千人的军团陷入到由人体组成的洪水之中,很快像大水下的沙子一样被冲散消失,正面军团的覆灭只在几分钟之内。

    此时,后方的两个军团看到这种情况,当下纷纷加快了速度,想要冲过来。

    但是海盗们的别动队此时已经盯上了他们。

    那两支军团在赶来之时,从草丛中,从小丘上,从树丛中,不住地有带着爆烈水晶的箭矢射出。直炸的他们人仰马翻。

    那些爆烈水晶的箭矢像是不要钱一样,向着他们撒下,气的军团指挥官不住地大骂,但是却也只能是不住地后退。

    毕竟人的**再强大,也抗不过爆烈水晶。,

    好像只是瞬间的工夫,就见正面的战场上已经再没有一个站着的士兵,只余下无数的劳工们在那里来回奔跑怒吼,想要寻着下一个敌人。

    火光下,依稀可以看到,他们身上,手上,嘴角上全都沾着鲜血和不明的东西。

    异常的狰狞~

    这些平时唯唯诺诺,只会俯首贴耳,像驴子一样老实的奴隶,现在居然如此的疯狂。令人望之胆寒。

    此时,一声军号响起。那是右翼的指挥官,看到战场上的形势不对,于是向友军发出的联络信号。

    一众被鲜血和杀意完全刺激的失去了理智的劳工们,听到声音,当即齐刷刷地回过了头来,用饥饿发狂的野兽的目光看向了他们。

    那数万双凶残的眼睛一起看了过来,那冲天的杀气漫卷而来。

    右侧的军团士兵们此时士气早衰,当即不由自主地向后齐齐退了一步。

    在那劳工当中,也不知是谁,伸臂一指,怒声吼道:“杀光他们~”

    紧接着,一声像是狼一样的嚎叫声响起。

    众人立时也是一起举起了紧握的拳头,向着天空,怒声嚎叫。

    随即,他们一起怒吼着,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那支军团猛扑了过去。

    军团指挥官看了,当即吓的心胆俱裂,心中暗骂:早知道这样,让友军吹号,让那些痞子们引吸住他们的注意力,自己就可以借机开溜了。

    此时,他也是知道形势危急。刚刚正面的战场上,那支军团虽然严阵以待,但是却也只支持了几分钟而己,而现在自己的部队仍然还是以急行军的状态,完全没有转成防守。

    他当下拼命地高声叫道:“举盾,举盾。长枪手上前,刀斧手在后,快,快快……”

    在他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中,那些闪族的士兵们当下一阵慌乱,然后在军官们的打骂和皮鞭之下,匆匆地结成了阵势。

    那指挥官仍然高声大叫,给士兵们打气,道:“弟兄们,我们还没有输,再坚持一下,黑暗法师们马上就会来了~

    到那个时候,平叛的首功可就是咱们的。将来大家都可以升官发财,娶个漂亮老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就见从战争堡垒的方向,数个黑点儿凌空快速飞来。

    那正是看守战争堡垒的黑暗法师们。

    一众士兵们看了,当下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