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喷发的火山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六十七章喷发的火山(求票,求月票,求各种票)

    “起火了,起火了。”

    “你们这帮贱骨头,快起来去救火。”

    “都他**的给我起来。”

    那些小军官和工头们手里拎着鞭子和武器,在营地当中满世界乱窜,遇人就挥动鞭子,像赶牲口一样,赶着那些劳工们,强令这些劳累了一整天,疲惫到了极点的牲口去救火。

    在皮鞭和棍棒的驱赶之下,那些已经疲惫到站都站不稳的劳工们无奈的,只能拿起了水盆,水桶,

    迈着沉重的脚步,慢吞吞地向着着火的木材厂走去。

    远处大火熊熊,直照的通天火红,远远的看来,橘红色的火焰仿佛已经烧到了天空上,明亮的火光下,连那些劳工瘦弱的侧影也镀上了一层红色,但是在行动之时,他们一个个却都显的异常的缓慢僵硬。蓬头垢面,目光呆滞。只是凭着本能在行事。

    他们瘦弱佝偻的身躯,一步一挪的慢慢移动,远远望去,就像是一群毫无思想的行尸走肉,不仔细看,就会被当作是亡灵法师控制下的骷髅兵。

    旁边的工头们依然嫌他们的行动迟缓,不住地怒声高骂,毫不留情地挥着鞭子,将鞭子抽的啪啪作响,每一鞭下去,当即就是一片的鲜肉横飞,哀嚎惨叫。

    纵然他们拼命地驱赶,但是那些劳工们从天不亮就爬起来,而且到了深夜这才刚刚休息,已经工作了整整二十个小时。

    而他们一天,只是吃了两片难以下咽的干硬粗面包,两顿洒着野菜稀汤。这些还不够一个劳力平常一顿饭的量。

    更何况,这还是日复一日,从来没有休息的绝望的劳动,只有干到死亡,才可以休息。

    此刻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就像拧到极限的发条,要么断掉,要么剧烈的弹开。

    因此上,不管那些监工们再怎么怒吼打骂,但是却并没有快上多少。相反的,甚至不时的就有人实在挨不过,当即就倒了下去。

    那些监工们也不手软,当下就奔了过去,对着那人就是一顿鞭子,但是刚刚将这个人打了起来,旁边却又有人倒了下去,劳工们的队伍因此而走走停停。

    只是短短的一会儿工作,那些狗崽子监工们就已经累的呼呼直喘,将舌头都吐出来了。

    但纵然如此,他们手中的鞭子却也不敢有丝毫的停顿,在人群中劈劈啪啪的作响。

    在一个队伍当中一名年青的劳工终于按耐不住,将手中破烂的水桶一扔,愤怒地高声叫道:“你们打死我吧~白天干,晚上干,动不动就招来一顿鞭子,这样像狗一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得了。”

    众人当即一震。

    有人脸上露出了思忖的神情。

    有的人低下头,眼角的余光瞟着跟前的监工。

    现在活着,只能是像狗一样。没有自由,任人鞭打喝骂,不停地劳作。永远看不到一丝的希望。

    难道就这样一直驯服下去,直到被榨干最后一丝的生命力。

    像一条野狗一样倒在地上死去,被还活着的人埋进浅浅的乱葬坑。

    难道我们的命运就该是这样?

    难道只有死亡才是我们唯一的解脱?

    “那边那个,快我起来,你想要找打吗?”旁边的监工看了,当下怒叫奔了过来。

    他来到近前,狞笑着,兜头就是一鞭子抽了过去。

    那人却是向前跨了一小步,当即不动声色地躲过了那一鞭子,然后大声高叫道:“你们这些狗腿子。我们也是人,也有父母妻儿,我们也有家。凭什么我们就要不停地劳动,像牲口一样干到死。连最后见他们一面的机会都得不到?你们却有酒有肉,逼迫着我们不停的劳动。”

    众劳工们再次一僵。

    那人的话,像是闪电雷霆一般,重重地划过了劳工们已经麻木的心灵。

    他们那早就已经僵化的脑子这才想起,自己好像也有家,也有孩子,妻子。父母双亲……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自从自己被那些酷吏们强行拉到这个工场,已经过去多久了?

    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

    记忆最深处孩子的笑脸,妻子幽怨,还有父母双亲的期盼……

    但是自己却回不去了~

    这一切的一切,全都将随风而逝,自己只能像是一条老狗一样被榨干了所有的价值,最终在永不停止的劳动中默默地死去。

    他们也许会日复一日的在家门口张望自己离开的方向。

    但他们永远等不到自己归来。

    他们甚至不会知道自己死在了那里。

    劳工们原本木讷的,如同死灰一样的眼睛里面,隐隐开始有人性的光彩闪出。

    那人的话,唤起了他们原本就该具有人类的情感天性,那些天性在长年的劳作和残酷的压迫中已经被磨的几乎消失了。

    此时,那人怒声叫道:“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回家。可是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只能干到死。与其这样,倒不如……倒不如……”

    “除了像狗一样卑微地活着,最后死去,难道我们还有第二个选择?”一众劳工们脑子早应该麻木,根本就无法思考。

    因此上,他们全都停下了脚步,一脸茫然地看着那年青人,等待着那个必然的答案。

    “倒不如怎么样?”那监工也发现不对,一脸狰狞地看着那个年青人,然后抽出了腰间的匕首,怒吼一声,就向着他扑过去。

    那年青人当下连连后退。

    在此同时,也让所有人都看清了监工手中寒光闪闪的匕首,早就见识过黑根残暴的劳工们觉得这是理所当然是事情。

    劳工们全都是木然地看着这一场实力悬殊的决斗,既不出声阻止,也不动手。只是沉默的围观着。

    监工挥舞着手中的匕首,越战越勇。有几次都堪堪将那年青人划伤。

    而此时,四周的监工和卫兵们看到这边的情况,当下也是纷纷向着这边赶了过来。

    那名监工当下挥着匕首,一次又是一次地刺向了那名劳工的要害。

    他看着对方只能狼狈不堪地躲闪,当下放声狂笑,狞笑着道:“你倒是说啊?你是倒不如怎么?你们这帮贱民,又能怎么样?哈哈哈哈……”

    他在狂笑当中,却并没有发现,此时万籁俱寂,就连木材场那冲天大火的声响也像是消失不见了。

    所有的劳工们全都停了下来,屏息静气地听着,侧耳听着那个年青人的答案。

    就像是暴风雨来监之前的宁静,所有人都在默默地等待,等待着那个乌云背后必然出现的万钧雷霆。

    就在此时,就见那年青人诡异地一笑。

    那监工当下愣了一下,本能地感到心中一沉:“他……他笑什么?”

    紧接着,就见那年青人怒声吼道:“倒不如杀了你们~”

    那声音像是刺破了苍穹的闪电,一下子极其粗暴地撕开了所有人的耳膜,钻进了他们的耳中,最终烙在他们的心中。

    那身体粗壮魁梧的监工当即一震,恐惧的看着对面的青年和他身后沉默的劳动们。

    紧接着,就见那年青人轻轻一抬手,当即一柄精光四射的长剑自动跳了出来,然后重重地一剑挥下~

    在火光的照耀下,长剑带着一道橘红色的光明劈向监工。

    那名监工当即惨呼了一声,鲜血如泉水一般喷涌而出,漫天撒散了开来。

    那股浓重的血腥味立时传入了所有人的鼻端,紧接着死尸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在临死之前,他眼中仍然闪着奇怪的神色,好像根本就无法相信:一个劳工为什么居然真的敢杀了自己?

    自己身为监工,不是天然就有鞭打欺压剥削他们的权力吗?

    旁边其他的监工卫兵们看了,当即纷纷高声大叫了起来。

    “反了,反了……”

    “泥腿子们造反了,杀了他,杀了他~”

    听到那声嘶力竭的叫喊声,那年青人却是一摆手中的长剑,指着围过来的监工和士兵,怒声高叫道:“老子就是反了。那又怎么~”

    那些监工卫兵们却是一滞。

    是啊,那个该死的贱民就是反了~

    自己又能拿他怎么样?

    劳工们同样心中一震。

    是啊,反了,那又怎么样?

    反正是一个死。

    与其这样卑微地任人欺负而死,倒不如像一个真正的血性男儿一样,战斗到死。,

    纵然死了,那可也是轰轰烈烈的~

    不枉此生~

    我们是闪族的子孙,天性当中就有狼的血腥~

    大魔神会在天上保佑最英勇的战士~

    此时,旁边的劳工们眼睛里闪动起奇怪的神色,开始用一种众监工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眼光打量着他们。

    那种眼神只有刚刚尝过血腥味的狼崽子才有——好奇,嗜血,渴望,而且还略有一些迫不急待。

    就像是潜伏的猛兽在打量猎物脖子上动脉血管,以便扑上去,一口致命~

    一众卫兵们对望了一眼,然后一齐高声大叫道:“杀了他”,向那年青人扑过去。

    他们此时已经不是在为弹压而战,而是为自己的性命在战斗了。

    如果不能在瞬间扑杀了那年青人,熄灭这一股反叛的火苗,那么他们自己就会被那些醒悟过来的劳工们给杀死~

    和劳工们相比起来,他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

    平时只能用‘死亡的恐怖’来威胁他们,一旦这种威胁失效,这后果就是灾难性的。

    劳工们抄起锄头和铁钎,就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

    看着他们一脸的狰狞,咬牙切齿地扑了过来。那年青人却以一种更加狰狞的冷笑回应着他们~

    紧接着,他抬手就将手中的长剑向着最近的那名士兵扔了过去。

    那士兵未及防备,没想到对面的人会出这样的怪招,锋利的长剑立时透胸而出。他当下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

    众卫兵不禁一愣。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古怪的战法,刚一招面就扔了手中赖以保命的武器。这算是怎么回事?

    随即,他们却是一阵狂喜:管他呢,反正他手中已经没有武器,杀起他来,更加容易。

    余下的那些卫兵们爆发出更大的怒吼声,执着武器像恶狼一样猛扑过来。

    这时,那年青人却是探手从怀中抽出了两个奇怪的东西。

    长长的细管闪着金属的光泽,反射着跳动的火焰,如同有生命的魔物一般。

    紧接着,卫兵们就见那人已经将那武器黑洞洞的管口对准了自己这边。

    ‘啪,啪啪啪……’

    一阵奇怪的声音不住地响起,清脆而响亮。

    一道道火光从枪口迸出。

    一众卫兵们还没有明白过来,当即就感到身上一痛,然后就被巨大的惯性给打倒在地,有人甚至倒飞了出去。

    只是瞬间,**名卫兵哼也没有哼上一声,被命中要害,已经丧命当场。

    而另有两三人也是被打倒在地上。

    他们奇怪地看着身上那小洞一样的伤口,好像是奇怪自己身上为什么会多了这么一个伤口。

    但是随即鲜血汩汩地冒了出来。剧痛也沿着神经传到了脑部,当下,他们痛的不住地翻滚哀嚎。

    最后余下三名士兵看到这一幕,当下也是吓的魂飞魄散。他们就是再傻,也知道对面的年轻人拿的是魔法武器,那可不是他们小兵们能对付的了的。

    他们也顾不得许多,当即发了一声喊,然后扔下了手中的长矛,转身逃向了黑暗当中。

    但是那年青人又怎么能留下他们的活口。

    他冷冷地看了一眼,然后几步来到了一名死去的士兵跟前,脚尖一勾,那柄长矛就已经自动跳起,落入他的手中。

    那年青人握着长矛的中间,潇洒地轻轻转了几下,这个动作极是赏心悦目,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但是这却也不并是单纯的耍帅,也是为了找到了长矛的重心平衡点。

    紧接着,那年青人已经吐气嗨声,将手中的长矛掷了出去。

    一道黑影如闪电般在众人的眼前飞过,随即,一名正在奔跑的卫兵惨叫了一声,被那长矛给钉在了地上。

    那年青人又如法炮制,将其他的两人也钉死在地。

    此时,一众劳工们惊奇地发现,虽然远处还有另一队的卫兵发现不对,正气急败坏地向着这边赶来。但是在这极短的时间里面,自己的身边居然没有了监工和卫兵,他们全都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给杀死了。

    那年青人看也不看远处赶来的卫兵,而是走过去,随手拔下了那柄插在卫兵身上的长剑,然后高高地举了起来。,

    他高声怒吼道:“这是什么?”

    一众劳工们发现平时高高在上的监工卫兵们居然如此的软弱,只是一个回合就被那年青人给轻松干掉,当下信心倍培。

    再加上,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刺激着。他们长久被压榨被奴役的怒火瞬间爆发,当下也是狂性大发~

    他们看着那年青人,异口同声地叫道:“这是长剑~”

    “不~”那年青人挥舞着长剑,向着黑暗的天空怒声咆哮道:“这是自由~”

    他怒声吼叫道:“起来吧。弟兄们,跟着我一起反了。除了镣铐和枷锁,我们再没有什么可以损失的~”

    “起来吧,弟兄们,一起反了。只有这样我们还有机会可以活着见到自己的家人~”

    “起来吧,弟兄们,跟我反了~为了我们的孩子不再像我们这样被奴役。”

    “反了,反了,反了……”那些劳工们当下也是狂呼了起来。

    “为了活命,为了自由~”

    数以百计的嗓子异口同声地叫喊了起来,数以百计的胳膊也全都举了起来,一片的森然,如同密林一般。

    紧接着,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的劳工们也全都叫喊了起来,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亮。

    原本受到的强压,就已经使得他们像是火山一样,即将喷发出来,而此时,那年青人的话却像是导火线一样,刺激了他们的神经,顿时引爆了那个巨大的火山。

    到了最后,整个工场都响起嘹亮的呼喊,那声音如同潮水狂涛,响彻了整个天空,如同惊雷一般在大地上滚滚而过。

    面对着这数以万计的劳工们,那些卫兵和监工们一开始还努力地弹压,但是随即听到那如同雷霆一般的怒吼,看到越来越多的劳工一脸不怀好意地向着自己围拢过来,将手里简陋的工具朝向他们。

    他们也是吓的面如土色,手足发软,甚至不敢再用手中的武器对准他们。而是像是在深夜里面一帮被流氓围住的女人一样,高声尖叫。

    “你们想要干什么?”

    “赶快退回去,退回去。”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我命令你们回去,回去。”

    “……”

    但是那些劳工们却丝毫也不听,像是潮水一样涌过去,将他们淹没了起来。

    余下的那些卫兵监工们看到不好,当下像丧家之犬一样,丢下了武器,转身逃走。

    但是不管他们走到哪儿,全都会有劳工们围追堵截的身影。

    有人当下钻进草丛当中,躲了起来。但是随即就被劳工们搜出来,乱棍打死。

    有人抹上了死人的血,躺在地上装死,但是劳工们连监工和士兵的尸体都不会放过,一定要把他们砸烂才罢休。

    这些装死的人随即就被戮尸泄恨的劳工们给乱枪戳死。

    有人看到不对,怎么也无法逃出劳工的追杀,当下跪在地上,不住地哭泣求饶,肯求对方饶自己的性命,那凄惨悲哀的声音纵然是狮子听了也会落泪。

    但是那些劳工们经过多年的劳动,早就已经心如铁石,比起狮子更加无情。

    只要一想起监工们是怎样欺压自己的,想想他们亲手埋葬的同乡和朋友,他们心中就会燃起无法遏制的怒火。

    他们丝毫也不理那些求饶的卫兵们,只是伸出大脚慢吞吞地将他们踹到在地,然后将那些曾经骑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卫兵监工们撕成了碎片。

    这座压抑以久的火山,此时喷发出来爆发出了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巨大威力。冷酷无情地将所有挡在自己面前的东西全数摧毁。

    凡是被劳工抓到的士兵全都被群殴而死,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

    此时,随着混乱的加剧,大半个营地已经着起了火来,窝棚,工场,仓库,都冒起熊熊的火光,而余下的那一小半,也是冒出了点点的火星,马上就要燃烧起来。

    惨叫声,怒吼声,呼喊声,叫骂声,兵器的撞击声。木柴熊熊燃烧的噼啪声……再加上那冲天而起的大火。

    整个营地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修罗地狱。

    每时每刻都有人尖叫着倒下,每时每刻都有人高声欢呼。,

    最终所有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如同深渊魔兽的怒吼咆哮。

    “反了,反了~”

    那声音和着血腥,尸体,还有那闪着寒光的刀剑一起,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逼迫着他们不得不发疯。

    ‘呜~呜~~呜呜呜~~~’

    悠长的号角声响起。

    那是驻扎在要冲之处,重兵把守的军营。

    在度过了最初的混乱期,摸清了情况之后。此时,他们终于反应了过来。

    里面的军官们开始集结兵力,准备调动出营,用铁腕镇压下这一场叛乱。

    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着那些武装到牙齿的士兵,但是这些劳工们却丝毫不惧。

    对他们来说,反正都是个死,与其死在皮鞭之下,不如轰轰烈烈的一战,胜利了,他们就有活命的希望,失败了,不过是回到原点。

    劳工们心头燃起高昂的斗志,反正他们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失去了。

    他们平时严格地按照军事化管理的优点显现了出来。

    这些劳工们自发地按照平时劳动的编组,也开始集结起来,准备和那支军队做战。

    有些四下乱跑,失去了编制的家伙当下就近找到一个队伍,也是挤进了队伍当中,集结起来。

    他们全都是握紧了刚刚胡乱找来的武器,抢来的刀剑,削尖的木棍,铁锹,铁镐,撬棍……

    虽然这些武器全都是极其的简陋,而且他们知道,在面对着那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也必然会有重大的损失,许多人都将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但是他们却士气高昂,没有丝毫的犹豫。

    反正大家全都是烂命一条。

    除了镣铐,别无所失~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人命不值钱。

    血性男儿,想要活出一个人样来,不是靠别人的施舍和怜悯,而是要用自己的双手去争取~

    纵然战死了,也不枉是轰轰烈烈的一场。总比当牛做马,像一只牲口一样被人欺凌致死的强~

    此时,对面的军队迈着整齐的步伐,如山岳一般压了过来。

    刀明戟亮,寒光如雪~

    那军阵特有的征战杀伐,所带来的杀气,沉重的犹如实质一般,漫卷过来,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就在此时,就见一阵大乱~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