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火烧青幽谷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洛林微笑着,十分笃定的对黑根说道:“他们会暴*的。”

    黑根猛地一惊,心里害怕起来,下面工人是个什么样子,黑根心里很清楚,被残酷压榨的劳工们,早就是一块巨大的爆裂水晶,只要轻轻的一点,就能轰隆隆的炸开。

    洛林微笑着,如愿地收起了图纸,细心地将将这些比珍宝更贵重的图纸,一张张整理好,全都装进自己的口袋。

    又活动了两下,在原地蹦蹦跳跳,确保那些图纸已经收好,不会在行动当中掉落散失。

    然后一拍口袋里的图纸,满意的嗯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黑根当下愤怒地低声叫道:“你干什么?为什么不放了我?”

    洛林一滞,当下转过头来,很是歉意地道:“抱歉,抱歉。我刚刚有些高兴过头了。把你给忘了。”

    他一转身,又走了回来,来到黑根身前,俯身看着他。

    黑根当下冷哼了一声,心中暗暗窃喜,以为一直以来,自己的配合让洛林产生了麻痹思想。

    他略略活动了一下手腕,打算着等洛林绕到身后,一给自己解开,当下就出其不意,将对方打倒在地。

    黑根对自己的身手还是很有自信的,如果不是这个小白脸无耻的下药,十个他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只要有五秒钟,不,只要一秒钟的机会,就足够了~

    这样一来,不仅可以夺回战争堡垒的机密图纸,而且还可以将这个教廷派来的王牌间谍一举擒获,立下一大功绩。只要能将这个家伙抓住送到大法师那里,不怕他不招供。

    黑根正暗暗发力,准备瞅准机会一击得手。

    但是随即他却发现洛林并没有过来给自己解开绳子,而是转身走到了旁边的桌子上,抽出纸笔,低头在写着什么东西。

    黑根不由失声道:“你在干什么?”

    洛林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也没有什么东西了,就是一个投命状。

    一个可以证明你放弃了万恶的黑暗,大义凛然地和邪恶的闪族人决裂,然后毅然决然地投奔了光明的投命状而己。现在发展线人,都流行这种东西。

    你也知道了,我要是不做一份,那多跟不上时代。”

    然后,洛林冲着黑根咧嘴一笑,道:“你说是不是。”

    黑根一时胆寒,就感到一股凉气从头顶上直浇到脚底板,身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这个流氓做起事来,滴水不露,这是直接把自己推到绝路上,可真是狠啊~

    洛林当下又写了几句,从头到尾的读了两遍,看着上面那些个字,虽然一个个歪歪扭扭的,只是比雷欧那笔臭字强一点,不过好歹都能看清楚写的是什么,当下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拿着旁边的印泥,这才又转了回来。

    他看着黑根紧握着双手,拳头攥的紧紧的,死活不愿意伸出指头,当下叹道:“黑根大人,做奸细……呃,不是,做间谍可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工作。我们工资高,福利好,待遇优厚,只要你努力工作,发车发洋房,发游艇,而且还发胸大屁股圆的漂亮女秘书。如果表现杰出的,还一次发俩。

    多少人哭着喊着要当,我们还不要呢。好事送上门来,你怎么可以这么不配合呢?”

    黑根冷哼了一声,转过头不看洛林,仍然一言不发。

    洛林道:“你这样的话,我就没有其它的办法,只有一个人走了。到时候,你被满门抄斩的时候,可别忘记了给我发一个明信片,到时候,我会派人给你送上两碗壮行酒,纪念你地狱有知,也不枉你送战争堡垒图纸,这么机密的东西给我。

    要知道,我们想它都想了一千年了。”

    黑根怒声道:“什么我送你的,明明就是你严刑逼供……”

    洛林一耸肩,道:“随便了。反正要被抄家的又不是我。好了,我今天就要走了,反正有这份图纸垫底,我也算大功一件。不过你就惨了,唉……再见了朋友,我是不会忘记你的功勋的。”

    说着,一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黑根看着他的背影,眼中显出痛苦的神色。,

    闪族人从小受的教育就是家国天下,忠诚于家族,忠诚于黑暗议会,忠诚于亡灵大祭司……

    在这一点上,闪族和圣光大陆的痞子们根本没什么区别。

    而背叛它们,是一件极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普通人想都不会想这个问题。

    但是如果不这样做,那么那个年青的痞子回头就会满世界宣扬,是自己出卖了机密图纸……

    不,甚至不用他宣扬。

    只要明天有人进来看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稍稍一查,就会知道机密图纸失窃。战争堡垒一直都是闪族人领先人类的强大战略武器,一旦被人类掌握,闪族人失去这个战略优势,那结果远不是他黑根可以承受的起。

    黑暗议会在震怒之下,世界再大也容不下自己的一只手,等待自己只有是抄家灭门,被用最残酷的刑法处死,甚至灵魂都会被亡灵法师们抽出,永受煎熬。

    忠诚与利益,理想与现实。这中间存在着巨大的落差。

    黑根虽然为人粗鲁,但是在这个时候也是天人交战,脑中急转。

    他看着洛林收拾起了餐盘器具,然后向门口走去。如果再不出声,就来不及了,当下眼中闪过了一丝狠厉。

    他绝望地想道:反正自己最终是一个死,还不如拖一会儿是一会。如果黑暗议会一直发现不了,说不定自己还可以落一个善终。好死不如赖活着。

    想到这里,黑根一咬牙,然后扬声道:“等一等。我……我按……”

    说完之后,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样瘫软了下来。

    洛林当下转回了身来,笑道:“这才对嘛。”

    他再次绕到了黑根的身后,在他的手上印上了红印泥,然后将那张纸片放在黑根的手下,道:“按吧,按吧。我们一向是尊重个人权利的。绝不会勉强任何一个人。”

    黑根虽然看不到,但是却也知道那张‘投命状’的纸片就在自己的手指下面,只要轻轻一按,自己就算是做实了叛国投敌的罪名,就算是战争堡垒图纸丢失的事没有暴露,这薄薄的一张纸随便一送,自己的小命也玩完了。

    因此上,心中矛盾,手指颤抖着,迟迟不愿意按下去。

    洛林看着他的模样,当下用力地一按,道:“你就按了吧~”

    说着,将黑根的手指印重重地按在了纸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指印。

    黑根身体一僵,随即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颓然地坐倒了下来。

    洛林看着那张纸,却觉的印的不够清楚,为了保险起见,他当下又按着黑根的手指,在那张纸上胡乱地按了好几下。这才满意地奸笑着,将那张纸片折好,收了起来。

    在此同时,他隐隐感到这一幕好像有些熟悉,仔细地咂了一下,这才发现,这和当年金融业钜子黄世仁同学,在大年三十夜里,强迫欠债不还的老赖杨白劳签下喜儿的卖身契好像有些相似。

    洛林不禁长叹了一声:我做一个合格的流氓容易吗?能想的招都用了,所做的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伟大的光明事业,魔族这帮蠢货,没事打仗干嘛?搅得爵爷我也跟着受罪。

    他一拍黑根的肩膀,笑道:“黑根将军,欢迎你参加光荣的军事情报部第六处。现在你的代号叫做四十七号。”

    黑根背对着洛林,恨恨地道:“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洛林笑道:“这个当然。”

    他伸手从怀里摸了一个小指甲剪,塞进了他的手里,道:“你就用这个把绑着手的布条剪开吧。虽然慢一点儿,但是绝对好用。”

    黑根冷哼了一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信不过我?你要我做的,我可都已经做了。”

    洛林笑道:“黑根将军,你就别逗了。咱们都是聪明人,现在我还没有走,等一下放了你,你再叫卫兵将我抓起来。然后搜出所有的东西,到那个时候,你不仅可以立下大功一件,而且又可以清清白白地当你的将军。

    这种好事儿,你做梦都想要吧?”

    黑根没想到洛林居然敏锐,洞若观火一般,将自己的心思全都看穿,当下脸如土灰,一言不发。,

    洛林将那小剪刀硬塞进了他的手中,道:“你就赶快剪吧。如果动作够快,明天早上以前,绝对可以剪开。

    对我们来说,损失一个新发展的间谍不算什么,但是你要是在明天早上以前挣脱不了,你可就要被满门抄斩的。”

    黑根恨恨地看着他,破口骂道:“你们这帮该死的恶棍~”

    洛林当下哈哈大笑,一脸嘲弄地道:“我的朋友,这话好像不应该从一个将‘男人就应该狠一点儿的’的人的嘴里说出来。

    而且,再提醒你一点,你应该说我们,我们这帮该死的恶棍,别忘记了,你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一员了。”

    说着,像是提醒一样,用力地拍了拍胸前。

    黑根气的几欲发狂,双目喷火,但是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洛林离开,毫无办法。

    一旦这个时候出声示警,惊动了卫兵,所有人都会知道自己被逼供出了机密图纸,而且从那人身上搜出了自己的投名状的话,全身是嘴,可也是说不清楚的。

    身为闪族将领,上级将建造战争堡垒的重任交付到你的身上,但是你居然变节投降?

    黑暗议会和亡灵法师们可不管你是不是迫于无奈。他们可是不会跟人讲道理的人。

    亡灵法师们一向只看结果,不问过程。

    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做为一个合格的黑暗战士就应该宁死不屈,大义凛然地和敌人展开斗争,绝对不能有一丁点儿的动摇。

    否则,就要以最为严厉的处罚以正视听,以防有后来者在面对危险之时,会跟风效仿,给闪族伟大的事业造成损失。

    因为怕死就投敌卖国,绝对是胆小的懦夫,是混进我们队伍中的投机分子。

    洛林不理他在那里做着艰苦卓绝的思想斗争,而是晃晃悠悠地出门而去。

    他来到了门外,将房门紧紧地关上,然后看着旁边的卫兵,当下道:“小子,看好门。大人已经休息了,不许任何人打扰,知道吗?”

    那卫兵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撇了撇嘴,道:“你一个死厨子,这种事情我还要你教?快走,快走。”

    说着,不耐烦地向着洛林挥手。

    洛林却也不生气,呲牙向他一笑,然后这才转身,向着后面厨房走去。

    他来到厨房门口,四下看了看,见无人注意,当下随手就将托盘餐具全都扔在了地上——反正今天晚上是要开干的,都准备好杀人放火,纵然收拾好了,又有什么用?

    他在厨房的角落里面摸出了自己事先藏好的夜行衣,装好了所有的武器,又顺手拿了两大罐的油,这才哼着小曲儿,向外走去。

    在这个深更半夜的,洛林一路之上,没有少遇到卫兵,但是显然这位大脾气的小厨子的事情已经传遍了,知道他这是在为黑根大人办事。

    拿着鸡毛当令箭,跟苍蝇一样讨厌人。因此上,并没有几个人敢为难他,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直接放洛林过去了。

    洛林一路畅行无阻,又重新来到了小丘。

    他站在高处向下看了看,只见那个木材场的方向,灯光昏暗稀少,很显然为了防火,他们已经熄了大部分的灯。

    洛林看到这里不禁心中暗喜:这样反而更方便自己的行动了。

    他随手撕下了外面罩着的衣服,露出了里面的夜行衣,然后蹑足潜踪,向着那木材场走去。

    洛林来到了场外,看着这里和里面不一样,防守极松。只有区区几个哨兵抱着长枪无神地来回游荡。反正这里只是一堆木料而已,没什么守卫的价值,哨兵们也都在支差应付。

    他看到面前的一个卫兵,当下从后面悄悄地靠了上去,然后轻轻地一拍对方的左肩。

    那卫兵当下条件反射一般,向左看去,但是在此同时,却是完全露出了右侧的脖颈。

    洛林抬起手来,立掌如刀,凶狠地向着他的脖子砍了下去。

    那卫兵当即两眼一翻,连吭都不吭一声,就软倒了下去。

    那根长枪也是摔落在地上。不过这里全都是草地,只是发出了一声轻响。

    洛林警惕地左右看了看,发现根本无人注意,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将那卫兵拖到了后面的草丛当中,将他紧紧地绑了起来。,

    最后又摘下了他的头盔,扒了外套,胡乱地套在身上,这才又重新钻了出来。

    他站在原地,伸出手指沾了一口唾沫,然后放在半空当中,仔细地辩了一下风向,这才逆着风向,向着上风头走去。

    由于灯光昏暗,他只是将那卫兵的制服披在身上,丝毫也不担心会被其他人发现,这里不管谁只能看到一个黑黝黝的背影。

    洛林一边走,一边不住地将手中的油罐泼向了旁边的木柴之上。

    最后,他来到木材场的中部,看着四周的高耸的木材堆,当下将手中的油罐全数倒了出去。

    紧接着,他取出了身上带着的火折,迎风一晃,随即点燃。

    就在此时,一名卫兵巡逻到此,发现不对,当即来到了洛林的身后,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举起手来。”

    洛林一僵,然后转回了身来,看着那名卫兵,笑道:“别误会,别误会。大家都是自己人。”

    那卫兵警惕地平端着长矛,道:“谁和你是自己人,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吗?快扔掉手中的火折~”

    洛林愕然一愣,随即道:“这可是你说的啊。”

    那卫兵听他说的古怪,当下也是一愣,但是低头看了看脚下,发现那里全都是油,当即意识到自己话里的错误。

    就在此时,就见洛林已经抛下了那个火折。

    看着那火折闪着淡黄色的光芒随着风,缓缓地飘落。他当即吓的魂飞魄散,急忙就向着一边跳去。

    但是此时已经晚了,只见那些油一点就着,像是一条火龙一般瞬间就漫延了过来。当下烧的他哇哇惨叫,眉发皆焦。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沾上了不少的火星。

    他丢掉了长矛,不住地拍打。

    洛林也不管他,看到火起,当下转身就走。

    在此同时,恰好一股强风吹来。

    当下那火借风势,猛地一下子窜起了三丈多高,烧的那些木材噼啪做响,滚滚浓烟如同狰狞的恶龙一般直冲云霄。

    那些看场的卫兵们看了,当下全都惊慌失措,纷纷高声大叫:“失火了,失火了。快来救火啊。快来救火啊……”

    紧接着,急促的铜锣声如雨点儿一般响起。

    劳作了一天的人们这才刚刚进入梦乡,当即就被吵醒。

    他们睡眼懵懂地从营房当中探出头来。看到木材场的方向上,那火势已经冲天而起,火红的光芒,映的半边的夜空都显出一层瑰丽的颜色。

    紧接着,伍长之类的小军官们像是火烧了屁股一样,高声大叫起来:“快救火,快救火啊,一帮下溅的懒骨头,全都快起来救火……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