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不符合暴力美学的滴蜡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六十五章不符合暴力美学的滴蜡

    黑根缓缓地从昏迷当中清醒了过来。

    由于药力太强,此刻他的脑子里还跟搅着一大锅浆糊一样,当他睁开眼睛之时,眼中只看到迷迷糊糊的景象,大脑还无法思考,尚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疑惑地看着洛林,又过了一会儿,散开的瞳孔慢慢缩小,眼睛里渐渐恢复了神采。

    他的眼睛先是骨碌碌的转了转,最后看到自己身上绑着的绳索,当下猛地一震。一挺腰就想要坐起来,头刚抬起来一点,咕咚一声又躺倒在地上。

    他瞪大了满是怒火的双眼,愤怒地看着洛林,口中不住唔唔做响,身体不住地挣扎扭动。像一条被甩上岸的鱼一样。

    洛林一笑,然后随手拿起了旁边的吃饭用的刀子,在黑根眼前晃了晃,然后缓缓地抵了过去,顶在他的胸口处,轻声说道:“别动。”

    但是随即却发现黑根对他的警告置若罔闻,依然用力的挣扎着,浏览当下不禁一皱眉头,然后手上用力。

    他可以感觉到那锋利的刀锋刺破了黑根的衣服,顶在他的皮肤上,顶进了约三分的距离。

    只差着一线,就将皮肤刺破。

    然后洛林持刀的手,稳稳的停在那里。

    黑根用力的“呜呜”两声,双眼紧紧的盯着顶在自己胸膛上的刀,黑根此时发现洛林的手异常的稳定坚决,如果再挣扎下去,那个痞子真的会把刀子捅自己的身体里面。

    虽然身为一个男人,他以前也是经常捅过男人,也捅过女人,横行霸道,以为自己无所畏惧,但是当这种事情真的轮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总是会老老实实的。

    尽管只是一把餐刀,黑根将军也很清楚,它插进胸前能造成多大的伤害。

    他当下又是一震,急忙停了下来,口中不住地唔唔作响,眼中露出了肯求的神色。

    看到黑根将军此刻的表情,洛林当下又是一笑,道:“这才乖嘛。来给大爷我先笑一个。”

    说着,将那寒森森的餐刀移在了黑根的脸上,指着他的鼻子。

    黑根看了一眼那柄刀子,他从来没有发现一个餐刀居然也是如此的锋利,带着森森的寒冷气息,黑根紧张的鼻头上都开始冒汗。

    他当下艰难地笑了一下。

    洛林呲着牙,笑道:“我现在给你解开,但是你可千万不要大叫哟~”

    那语气极是轻佻,就像是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氓一样。

    洛林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块破布从黑根的嘴里用力地拔了出来,道:“我想你也知道,我的手会比你的嗓子更快。”

    黑根一边冷然地看着洛林,一边用力地合了两下嘴巴,活动了活动嘴上的肌肉,心里想着要不要大吼两声刺客,不过看着总在自己脖子上比划的餐刀,黑根很快的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然后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相要干什么?”

    洛林将餐刀在手中转了一个刀花,然后慢慢地道:“不好意思,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是光明教廷对外军事情报部第六处大校情报官,代号007,詹……,邦德,你可以叫我阿邦哥。”

    黑根眼睛的瞳孔当即收缩了一下,不由自主的露出惊惧的表情。

    他虽然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教廷的那个情报部门,但是对方此时的话,却也表明,这个痞子来者不善,自己是被光明教廷给盯上了。

    黑根将军心里一阵气苦,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出于教廷与闪族之间千年的仇恨,双方上一次打的脑仁都喷出来了,大家全都是不遗余力地互相抹黑,而且都是从娃娃抓起,怎么血腥残酷,怎么能激起大家的义愤,同仇敌忾,就怎么宣传。

    在教廷的宣传当中,魔族固然全都是嗜血的刽子手,男的都是变态,女的更变态,所过之处,什么所过之处尸积如山,什么骷髅头堆成的塔,等等这些。

    但是在闪族的宣传当中,人族也不是什么好鸟,杀人放火抢劫强女干,坏事做绝。蛮横无理的抢夺了闪族人土地,并且要将闪族人种族灭绝。,

    而光明教廷也正是这一切的万恶之源,是他们鼓动领导了对闪族人的侵略和屠杀。当然,最后,在最为危难的关头,我们英勇睿智的大祭司拯救了我们,没有大祭司,就没有我们闪族的今天云云。

    现在这个万恶之源里面最无情最残酷的情报机构盯上了自己。这就感觉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从草丛当中发出凌厉而致命的一击。

    当年米国打傻大木之时,站前专家们纷纷预计等待米国傻大兵的会是会是一场苦战,结果那,傻大木的小弟们一战即溃,甚至不战自溃,傻大木最后只能躲藏在红薯窖里面,被米国人像狗一样拎出来,然后一根小绳吊死了,死的何其凄惨。

    这很大程度上的原因,就是米国鬼子们在战前就知道了傻大木手下那些个双花红棍们的电子邮箱,不住地给他们发小广告。

    比如我们这里优惠打折,降价促销,投降赏五千,卖了你的战友赏一万,还不用交税。

    这潜台词就是我知道你家在什么地方。晚上睡觉记得锁门,虽然锁门也没用,即便你用的是中国三环的锁。

    这样一来,那些红棍打手们打起仗来,也首先得为自己的家人考虑一下,留一条后路,自然而然地也就不愿意对着米国鬼子们下狠手了,王师所到,望风而降。甚至有传言,在开战之前,傻大木的将军们已经在和CIA谈他他们老大多少钱一斤了。

    黑根想到这里,当下嘴唇颤抖了几下,他心里暗道:恐怕今天命都得丢到这了,然后强自镇定,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洛林笑了笑,道:“好吧,看在你这么配合的份上,我就不难为你了,告诉我,战争堡垒的机密图纸藏在什么地方?”

    黑根全身一颤。

    这战争堡垒的机密图纸可是闪族的最高机密,是闪族人赢得战争的终极武器。哪怕是泄露了一个字,可就是要诛灭九族的。

    而对方一张口就要这个东西,这是把人往死里逼啊~

    他眼中立时闪过了一丝的厉色,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就要大声高声。

    洛林冷笑了一声,立时刀尖一指,顶在了他的唇间,然后微微用力,只要他敢张开嘴,大声说话,那刀子立刻就会捅进去。

    黑根当下一滞,他没想到对面这个厨子出手居然这么快,只能是从唇间含糊地发出声音,道:“这办不到~”

    洛林没有想到这个将军居然这么不识实务,不由愣了一下,然后叹道:“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原本我以为这可以办得到的。”

    黑根当下只是低声地嘿嘿冷笑,然后斜着眼看着洛林,一脸的坚贞不屈。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随手拿起了旁边的叉子,一边试着上面锋利的刀齿,一边道:“知道吗?我觉的你的话也有一些道理。”

    黑根一愣,心头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升起。道:“什么话?”

    洛林笑着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男人就应该狠一点儿。”

    黑根当下一滞。

    洛林微笑看着黑根,悠悠然的说道:“在我们情报部,一共有三百七十三种酷刑,可以让一个人说实话,纵然是亡灵法师落在了我们的手里面,他也会如实的招供。

    只是我一直觉的那太过血腥,一点美感也没有,所以从来没有用过。”

    他顿了一下,仔细地观察着黑根的眼睛,道:“不过,你既然说了,男人就该狠一点儿,只有这样才能飞黄腾达。为了完成任务,所以我打算接受你的忠告。”

    黑根当下觉的满口的苦涩,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发出声来。看他的表情,恨不得脑门在墙上狠狠撞击下。

    洛林右手一挥,将那叉子插进了他的腿上。

    黑根在剧痛之下,当下就要张嘴狂呼。

    洛林眼疾手快,在他张开嘴之时,已经用破布紧紧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黑根当下痛的只能唔唔乱叫,全身不住地颤抖,脸部变形扭曲,汗水混着眼泪鼻涕一起流了下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洛林这才松开叉子。,

    他看着那伤口处,鲜血已经慢慢地浸透了出来,当下道:“说,机密图纸在什么地方?你可别怪我,你说的,男人一定要狠一点儿。我也想要看看,你能熬过几道刑法。哦,对了,这还只是最简单的。”

    说着,呲着牙,又是一笑,道:“今天的夜还长,咱们有的是时间。我们最高记录,有个家伙熬了六十多种刑,看你能不能破纪录了。”

    黑根看着洛林纯真的笑容,当下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无耻之徒,居然找这种蹩脚的借口~

    但是他却也知道,如果自己大声地叫喊示警,这个痞子绝对会首先一刀将自己干掉。

    洛林伸手拿起了刀子,一指他的鼻子,然后道:“说,机密图纸在什么地方?”

    黑根仍然一言不发,咬着牙死撑着。

    洛林叹息了一声,道:“这是何必呢?不管如何,你最终还是会熬刑不过,招供出来的。只不过最终身上多了无数的伤口,甚至骨折上数十处。

    但是你如此忠贞,能得到什么呢?

    亡灵法师们可从来不看行为,只看结果。

    他们并不会因为你受刑不过,这才招供,就放过你。还是要将你满门抄斩、诛杀九族。

    咱们还不如简单一点儿。你现在告诉我,我放了你,说不定你还可以在亡灵法师们发现之前,带着家人跑路。躲过他们的追杀。怎么说,也总比死了好。”

    黑根听了,一时沉默不语,眼中神色不住地变幻。显然洛林的话是说到了他的心里,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黑根现在其实怕死的很。

    洛林一叹,然后拿起了旁边的烛台,看着里面被火苗烧的滚烫的灯油,然后看着黑根诡异地一笑,道:“虽然我一向喜欢和美女一起玩滴蜡烛。你一个大男人的很不符合我的暴力美学,但是没办法,谁让我摊上这个了那,现在我也只能是勉为其难了。”

    说着,还连连地叹息。

    黑根看着那油灯向前移来,当下面露惧色。

    这和那种情趣的低温蜡烛可是有着天壤之别。

    经过长时间的燃烧,里面极热,如果滴在身上,最少也要起一个大泡。

    而且看洛林那个人渣的眼神却不怀好意地一直瞄着自己的某方面,将着油灯缓缓地移了过来。

    黑根看了,紧张的不住大口呼吸。胸口处不住地起伏。

    洛林看了,当下温声道:“说吧,说吧。快说出来吧,只要说出来,一切就都可以解脱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油灯悬在了黑根某方面的上空,然后不怀好意的盯着黑根。

    黑根双眼死死地盯着那油灯,额角处汗水不住地向处滴落。

    他可是知道,只要洛林随手一翻,自己的某方面可就变成了一条熟蛇了。以后也只能是当一名太监。

    但是他仍然是紧咬着牙关,一个字也不说。

    洛林竖起了拇指,赞道:“有种,看不出来,居然宁愿自己当太监,也不漏露别人的机密。真是一个优秀的狗腿子。”

    说着,将手中的油灯就缓缓地倾覆过来。另一手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油灯一落下,当下就伸手,用破布捂住他的嘴,以免大声惨叫让外面的卫兵给听到了。

    黑根瞳孔缩成了一个针尖的大小,死死地盯着那油灯里的油脂,看着那个水平面即将越过了灯碗的侧面,突然一咬牙,道:“等一等~”

    洛林手一抖,当即有数滴灯油落了下来,滴在了黑根的身上。旋即浸透了衣服,沾在皮肤上面。

    黑根当即痛的惨叫了半声,但是洛林眼疾手快,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巴。

    黑根被那灯油烫的像是一条快要**的鱼一样全身直跳,面部不住地抽搐,但是由于嘴巴被堵的极紧,当下只能是发出一连串唔唔唔的声音。

    又过了好一阵子,被烫伤的灼热剧痛散去,黑根这才渐渐平静了下来,疼的出了一身冷汗。

    他神色恐惧地看着那个油灯,要知道这只是滴在了腿上,就已经痛的他都要崩溃了,如果真的滴在某方面,甚至只要滴在腿上,滴上一分钟,自己就绝对会供出一切的。,

    洛林看着他的脸色,道:“抱歉了,你刚刚应该早一点儿说的。要不咱们再来上一次?”

    说着,略有些歉意地看着他。

    黑根也不多说,当下唔唔地叫了两声,用力地摇头,让洛林松开了堵在自己嘴上的破布。

    他长长地喘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会,然后道:“你保证不杀我?“

    洛林笑着一伸手,道:“不,不,不,我怎么会杀你呢?我是情报员,不是杀手,而且一杀了你,我也就暴露了。

    亡灵法师们必然会派下重兵干将前来调查真相,到那个时候,倒霉的不还是我?这里是你们底盘,我跑起来很麻烦。要知道你们这里治安真的不怎么样。

    我怎么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黑根似信非信地看了他一眼。

    洛林接着说道:“我非旦不会杀你,反而是会给你指一条明路,让你可以摆脱罪责。”

    黑根冷哼了一声,道:“你会这么好?”

    洛林叹息道:“跟你不一样,我这个人的心可是很善良的,一向是看不得别人受苦。虽然你一直说,男人一定要狠一点儿,但是我发现我还是下不了手。

    唉~

    我怎么这么善良呢?以后可一定要改改才行。不然以后在社会上混,一定是会吃亏的。”

    黑根低头看了看自己左腿上的叉子,又看了看右腿上被滚烫的灯油烫着的部分,当下一阵无语。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伪君子~

    他一指房粱,道:“战争堡垒的地图藏在上面。”

    洛林一滞,然后抬头看着黑呼呼的房顶,当下回过头来,很是惊奇地看了黑根一眼,道:“你们这些狗崽子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能想到利用平常人的思维盲点,把地图藏在房顶上,果然是有够天才。”

    黑根颓然地一笑,道:“这有什么?我们这只是按照黑暗议会的保密指示做而己,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洛林看了看,当下伸手搬过了一张桌子,拉到了房梁之下,然后纵然跳了上去,随后就要伸手去摸。

    但是猛然间看到黑根的眼角闪过了一丝窃喜,洛林当下一怔,又缩回了手来。

    他举起了油灯,然后小心地看了半天,这才发现,在房梁之上确实有一个小型的铁皮箱子,但是在那箱子旁边却还系有一根极细的细线,而在那细线的后面,却系着一把小型的弩弓,而且看着那黑漆漆的箭头,很显然还是沾有剧毒

    。

    只要拿箱子的人稍有不舀,那把短弩当即就会击发,将来人射个对穿。

    洛林不禁微微一笑,他生怕这里会有其他的机关,当下从旁边拉了一把椅子,然后对着那箱子就扔了过去。

    当即就听‘嗖‘的一声弩弓响动,一支无尾的弩箭已经射了出去,钉在了对面的墙上。

    紧接着,那个铁皮小箱子也是从房梁上掉了下来,落在地上,发出了‘哐‘的一声轻响。然后在地上翻了一个身,自己打了开来。

    洛林发现自己捅的这一下,还有一个意外的好处,那箱子当中,一条全身斑点的毒蛇吐着舌信,愤怒地游走了。

    如果没有刚刚这一下,等一下如果开箱的话,说不定就会被那条毒蛇给咬中了手,最终也是毒发身亡。

    黑根看到洛林居然破解了自己所有的机关,当下面如土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垂头丧气地一言不发。

    洛林仍不罢休,站在一边,然后用椅子的木腿轻轻地划拉了两下,将那个箱子翻了过来。

    只见箱子当中全都是各种各样的图纸,上面还详细地标注有比例,甚至是配料。

    洛林看着那些文件,当下犹豫了一下,很是怀疑,以刚刚那些缜密的防盗设计来看,这些文件上是不是沾了毒药?

    最后为了稳妥起见,他小心地从一边的衣架上取下了一个披风,将那些文件全都一卷包好。

    黑根在旁边看了,一脸的不屑,道:“你就放心吧,这些全都是没有毒的。毕竟我们每天可都是需要用到的,如果沾了毒,早就发作了。我帮了你了……”

    洛林见他如此的不客气,当下从披风当中露出一张纸,在黑根的嘴前很蹭了几下。,

    黑根大怒,当下连连地呸了好几口,道:“你干什么?”

    洛林看着他,理所当然地道:“你说的无毒,所以就放在你嘴边试一下了。”

    黑根冷冷地看着他,道:“现在你满意了?”

    洛林一叹,道:“你要是中了毒,那我才会满意的。”

    黑根冷哼了一声,然后岔开了话题,道:“少说废话,你现快说吧,用什么方法可以让我摆脱罪责?”

    洛林看着他,发现黑根确实没有中毒的迹像,当下也是不好意思地呲牙一笑。

    他将那些图纸收好,然后插在了腰间,这才道:“你怎么这么笨啊?我说过一定要放你一条生路吗?”

    黑根一滞,嘶声道:“大家都是贵族,一定要说话算话的。”

    不管是曲打成招也好,不管是威逼利诱也好。不管怎么样,他现在将这些机密图纸出卖给了洛林。出卖给了教廷。也就等于是变节投敌,成了可耻的魔奸。

    这贼船好上,但是想要下来可就难了。

    那帮亡灵法师们可不会管他是什么原因叛变了,只要发现了,为了杀一儆百,肯定是会举起手中屠刀,诛他的九族的。

    洛林笑道:“我只是开一个玩笑。现在你把东西给了我,也就是说向教廷证明了你的忠诚。我们对你这样有前途的奸细……呃,呸呸呸,对你这样有前途的谍报人员培养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舍得随便杀了你?”

    黑根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洛林叹道:“毁尸灭迹很简单。比如说,你为了完成闪族大业,正日以继夜地看着图纸,一心的幽愤,恨不能明天就打过去,征服圣光大陆。

    正在心潮起伏之际,一不小心就点着了地图,又烧了整个房子。

    又或者,工地里面那帮该死的劳工们发动了暴*,在仓皇之下,引起了大火。

    虽然黑根将军大人指挥若定,井井有条,镇压了这一场暴*,但是却也损失惨重,连他自己的房子也被烧了。但是黑根大人却不计自己的个人得失,仍然奋不顾身地指挥着士兵们弹压那些暴*分子。”

    黑根冷冷地看着他,道:“你的故事,第二个还算是靠一点儿谱,但是那些劳工怎么会暴*?”

    洛林笑了笑,道:“他们会暴*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