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男人一定要狠一点(下)求各种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六十四章男人一定要狠一点(下)求各种票

    薇拉当下大喜,她虽然对于亡灵法师有心理阴影,骨头棒子什么的最讨厌了,但是对于这些远低于亡灵法师的黑暗法师们却是丝毫不惧,找软柿子捏是洛林一家人的光荣传统,因此上薇拉早就想要找两个黑暗法师练练手,一雪前耻,报回自己在亡灵巫妖手里受的气。

    那次可是薇拉大姐鼓足了勇气第一次离家出走耶居然差点被人抓了去。后来还是被自己老爸老妈给救了,这让薇拉大姐很没有面子。

    她当即一挽袖子,招出自己大号的魔杖,就要上前,让对方好好见识一下薇拉中阶魔法师的厉害。

    “敢欺负本姑奶奶,都是要付出代价滴。”

    但是洛林却是吓了一跳,这丫头出门打架一向没轻没重,而且跟着雷斯特学了半年多,魔法不知道学成了多少,但是雷斯特打架的脾气倒是学的十足,抖手就是大号的火球,最喜欢用悬殊的实力差距去虐杀对方,极其的变态。

    虽然薇拉自己可能不这么认为,但是凡是和薇拉交过手的那些个陪练的法师们,没有不流泪果奔的。

    薇拉一旦出手,这动静十几里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敌人立马就会知道,有一个实力不弱的人族法师来到了战争堡垒建造场刺探军情。

    那个时候,必然是营地戒严,派下重兵进行强力搜捕,那可就破坏了自己的计划,洛林这一次是要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因此上,洛林迅的一把拉住了薇拉,然后飞快地四下看了看,见到旁边一个灌木丛,当即身形一滚,抱着薇拉就滚了过去。

    紧接着,他抖手将薇拉带来的那块染了杂色的迷彩布拉了开来,罩在两人的身上。

    然后在薇拉的耳边低低的说道:“不要动。”

    薇拉先是一颤,然后跟蚊子一样,低低哼了一声。

    两人刚刚藏好,那名黑暗法师就已经飞了过来。

    他高悬在半空当中,向着下面不住地观望。

    随即又有一名黑暗法师赶了过来。

    看到自己的同伴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那人也低头扫了一眼下面黑暗的山丘,由于视觉感光的原因,从空中望下去,只能看到下面一片的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更别提洛林还特意用迷彩遮住了身体。洛林做的迷彩步在昏暗的光线下,就是走到跟前也下不了,何况是黑夜中。

    他疑惑的看着前一名的黑暗法师,道:“怎么了?有什么情况吗?你现什么了吗?”

    那法师摇了摇头,道:“我也没有什么现,但是却总感觉今天有些不对,一直心神不宁的。”

    那后来的法师,当下笑了起来,道:“索罗斯,你是不是这些日子*期到了,太过敏感吧?我说你还是忍忍吧,等回城了请你去猫屋爽个够。”

    那法师低头看着下面的山丘并无异状,当即也是觉的好像自己有些神经过敏,当下也是笑骂了几句。

    两人一边说,一边笑,这才离去。

    看着那两个黑暗法师消失在夜空当中,薇拉当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但是随即却现洛林伏在自己丰挺的**之上,半个脸都埋薇拉高耸的胸前,正大晕巨*,一脸的幸福。

    她不禁怔了一下,但是突然也是感到心跳骤然加剧,像是被一大群老鼠挠啊挠的,又是痒,又是有些热,有些奇怪,还有点喘不过气来,但是更多的却还是一阵懒洋洋的舒服,抱着洛林不想动,洛林的呼吸喷在身上,让全身不由自主地一阵阵软。

    那双原本湛蓝清澈的秀眸渐渐地微眯了起来,失神地看着星空,觉得这一刻什么都不想,就这样一直下去就好。

    这时一只不知什么生物,悉悉索索地从旁边的草丛当中跑过。

    薇拉娇躯一震,双眼立时恢复了清明,然后一边用力地推着洛林,道:“少……少爷,快起来,那些人已经走了。对了,我……我刚刚是怎么了?感觉好像很奇怪的样子。”

    薇拉翘着鲜嫩的嘴,美丽的大眼睛眨呀眨呀的,疑惑的看着洛林。

    洛林看着她清澈如水,不染一丝世俗尘垢的眼睛,当下也是少有的尴尬,打了一个哈哈,道:“没……没什么了。应该是……应该是天气原因吧?也或许是月亮的错了,哈哈,哈哈哈……”

    薇拉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天空中只有一缕如钩的残月,出暗淡灰白的光,当下很是疑惑?这关月亮什么事情?

    但是好在薇拉一向心宽,对于这些搞不懂的事情,就不想了,随即就扔在脑后。

    “反正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因此上她胡乱地点了点头,道:“或许吧,反正少爷你对这些奇怪的事情懂的多。”

    洛林当下一滞,心中暗道:什么叫我对奇怪的事情懂的多,好像说的我是个怪叔叔一样。

    但是看着薇拉那天真的俏脸,娇憨的表情,洛林当下悲哀地现,自己除了没有叫她一起去看金鱼之下,这所作所为和一个怪叔叔真的没有什么两样。

    就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薇拉已经将那些武器全数解下,抱着送了过来。道:“少爷,你什么愣啊?这是你的东西。快拿上啊?”

    洛林当下回过了神来,轻咳了两声掩饰了过去,反正天黑,薇拉也不一定能看出他老脸红,然后将那些手枪弹药,战魂剑,蒙*汗*药,泻药,等等这些行走江湖,居家旅行,打家劫舍必不可少的装备,全数装备在身上。

    洛林摸着那些熟悉而又光滑的武器,当下觉的虽然只有两天,但是自己和这些家伙的分别时间好像已经很久了一样。

    有了这些武器在手,洛林心里就踏实多了,洛林觉的,虽然不够对付传说当中从来不离开亡灵岛的大祭司,但是对付一两个亡灵法师却也是极其轻松的事情。

    毕竟经过这两年的训练,他早就不是当初的吴下阿蒙。

    亡灵法师们再牛,也扛不住近距离的枪弹吧。

    薇拉帮着他将那些东西全都装备在身上,又用衣服掩盖住,从外面看不出什么破绽,这才拍了拍纤手,道:“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帐上又可以多十个金币了。少爷记得事成之后付钱啊。”

    洛林当下不禁又是一滞,感情这丫头这是把工作当成了网游任务在做了,完成一个任务就挣多少金币经验值。

    不过他看着薇拉那双湿润明亮的眼睛,当下也只是张了张嘴。然后岔开了话题,道:“海盗们在外面准备的怎么样了?他们没出什么纰漏吧?”

    薇拉然后道:“一切正常,他们都在外面布置好了。只要一信号,他们就趁乱闯进来,制造混乱。然后咱们就可以浑水摸鱼了,嘻嘻嘻。”

    薇拉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洛林侧头看了一下外面,只能看到远处山谷上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楚。

    就在此时,薇拉又补上了一句,道:“那些人我见过,全都算是高手吧,现在估计着正和雷欧在什么地方赌钱呢。”

    “赌钱?”,洛林当下一惊,道:“那个流氓又赌上了?”

    薇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大家全都在外面等的无聊,总得有点儿什么东西可以让那些人分分神吧?树林里虫子又多,别提多难熬了。”

    洛林轻叹了一声,这还是第一次听人把赌博的理由说的如此的光明正大,这让他回去骂雷欧两句都不好意思开口。

    薇拉看看左右无事,当下整了整长袍,站了起来,道:“少爷,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先回去了。”

    洛林点了点头,道:“行,你回去吧,不过告诉他们,不能放松警惕。只要这边一起了大火,就给我立刻冲进来。如果晚上一分钟,就给我扣光他们的经费奖金,知道吗?”

    薇拉迟疑了一下,道:“那……扣下来的钱……”

    洛林看着她不好意思的神情,那还不理解薇拉的意思,当下没好气地道:“扣下来的钱,给你百分之五的提成。”

    薇拉当下眼前一亮,然后欢呼一声,张开双手扑了过来,在洛林的脸颊上,一左一右,“嗯啊”“嗯啊”的用力地亲了两下,道:“谢谢少爷。我走了。”

    说完,一转身,纵身跳上了半空,飞快地飞了回去,一脸干劲十足的模样。

    洛林看着她在天空中闪了数下,就融入夜空当中消失不见,当下伸手摸了摸脸颊,回想起刚才那温柔的触感和少女特有芳香,哭笑不得地喃喃骂道:“这个财迷。最好是掉钱眼儿里面别出来”

    他看了看天色,觉已经不早,马上就要到了给那位黑根将军做宵夜的时间,不禁摸了摸怀里的药瓶,然后也是悠悠然地下山而去。

    在路过哨卫之时,洛林现已经换了一个哨兵。

    那人看到自己,当下也是一脸好奇地不住打量,将洛林上上下下的看了好几遍,但是却像是已经得到了通知,并不为难自己,而是沉默无声地收起了兵器,一句话也不说就让出大门,让洛爵爷可以大摇大摆地通过。

    这也并不奇怪,对于这些哨兵们来说,严加看守是他们的工作。但是那又怎么样?

    纵然洛林是一个奸细,那是情报部门的事情,可轮不到一个哨兵来管,而一旦大家刁难他,惹的黑根大人身边这个该死的年青厨子不爽,那么他就会借机生事,拿着鸡毛当令箭,狐假虎威的闹事,然后让自己的队长不爽,队长不爽,回头追究起来,最终只会让自己更加不爽,本来被派到这大山沟里面就已经够不爽的,但是如果得罪了队长,就不只是当卫兵,而是当劳工了。

    这种像是脑子被驴给踢过的事情,有哪一个正常的人会做?

    反正他只是一个兵,得到的命令就是不要管,出了事有令的人担着那。

    洛林看了哨兵目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当下更是趾高气扬地冷哼了一声,然后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等洛林消失在拐角之后,哨兵对洛林的背影的方向,重重的吐了一口、

    洛林回到了厨房之时,却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库多斯在房中正急的团团转,看着他来,当下眼前一亮,急忙迎了上去,抱怨道:“你怎么才来,我都要去找你了。不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

    洛林笑了笑,道:“大叔,你别着急嘛。我只是出去转了转,看看风景,顺便去采了几样调味的野菜,好给大人做上一份上好的佳肴。”

    库多斯一滞,然后叹了口气,道:“那你也应该先告诉我一声啊。让我心里有个底啊,要是那个刻薄的总管过来见你不在,她又该要火了。”

    他也不等洛林回答,就又接着道:“需要我帮什么忙吗?这时间可不多了。赶紧的,把黑根将军伺候好了才是咱们的正事。”

    洛林笑道:“大叔,看你着急上火的,就回去休息吧,这一点儿事儿我还是可做的到的。不就一碗夜宵吗。”

    说着,一边笑着,一边手下使劲,不动声色地将他推到了门外。

    等库多斯反应了过来,却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门外。紧接着,‘咣当’一声,那门也紧紧地关上了。

    库多斯不禁苦笑了一下,感到这个心里的伙确实挺热心的,但是他却仍然不敢放心。

    他侧耳听了一下,只到听到里面传来刀砍菜板,叮叮当当的做菜声响,这才满意地转身离开。

    洛林这边手脚极快,只是片刻工夫就已经将那饭菜做好,然后看着其中的一盆汤,当下诡笑着掏出自己的蒙*汗*药,然后心地倒了一些进去。

    他看着那些白色的药粉落入汤中,有些显眼,当下拿出一个勺子又搅了两下,这才端起了菜肴,来到了黑根的房中。

    洛林看到房外和下午一样,仍然站着几名监工,个个都苦着脸,跟死了老婆一样。

    黑根仍然对着那些可怜的狗崽子们披头盖脸地一顿臭骂,拿菜泼人,浇的监工们每一个都五颜六色的。

    又拖了一个不顺眼的痞子出去,狠抽了一顿鞭子,最后这才罢休。

    白天的时候,洛林就已经现,黑根虽然用菜泼人,但是一般情况下,全都是从最便宜的菜开始,而且为了自己的肚子,所以他总是要留下两份最美味的才行。

    而洛林做的那盆汤用料极足,一闻就是香气喷喷,很是吸引人的食欲。

    洛林对这盆汤极为自信,因此上,他站在旁边也不着急,耐心地等了半天,饶有兴致的欣赏黑根将军飙,丝毫也不担心自己的那一盆汤会被黑根给泼了出去。

    过了半天之后,黑根终于处理完了事务,可以愉快的吃顿饭了。

    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坐了下来,看着洛林,然后断然地道:“男人就应该狠一点儿,对付这些贱骨头就是绝对不能手软。对他们严厉,就是对他们好,你说对不对?”

    洛林苦笑了一下,道:“大人,这……这不太好吧?”

    黑根怒声喝道:“你懂个屁,男人就应该狠一点儿,你一个狗屁一样的厨子,随便一个人伸伸手指头,就可以捏死你。而我却是统领一方的将军。

    同样是人,为什么差距这样大?想当初大爷我还不只是一个基层工作人员。

    还不是因为大爷我够心狠手辣,杀起人来,从来都不手软,这才赢得了”

    说着,重重地一拍桌子,震的那一桌子的饭菜餐盘跳了起来,叮叮当当直响。

    他恶狠狠地看着洛林,森然道:“想要吃香的喝辣的,就得要够狠,够辣。不择手段。只要够狠,他们就会怕我,就没人敢惹我。”

    尽管洛林对于这一套很纳粹很法西斯的成功学很不以为然,这帮家伙好像都忘了,他们的命只有一条,刀扎也死,挂绳上也嗝屁。凡是这种丧心病狂的人物,那个有好下场?

    洛林在心中一直暗骂,一帮土包子。一点领导艺术都不懂。以为着成功就是一切,就可以飞扬跋扈,鱼肉百姓?

    开了别摸我就可以去大街上随便撞人玩?

    真真就像是意yin皇帝家天天吃烙饼的傻老冒一样

    但是他现黑根的眼睛里面闪动着凶残的神色,很显然,只要自己敢不同意,这个狗崽子就会让自己也赏一下他的狠辣。

    因此上,洛林微微低下了头去,避开了他的视线,然后道:“大人,您说的是,回头我也一定按照您的人生哲学试试看。”

    黑根一怔。

    他是兵痞的出身,没有多少的文化,字都认不全,不然也不会被那帮贵族们看不起,嘲笑他土包子。

    他猛然听到‘人生哲学’几个字,立时觉的这个可以显的自己很有学问,当下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看着洛林,道:“年青人,你就试试看吧,男人只要狠一点儿,就绝对有前途。”

    说着,端起了洛林做的那一盆蒙*汗*药汤,然后咕嘟咕嘟地很灌了几大口。

    他喝完之后,用袖头使尽地抹了抹嘴,然后回过头来,看着洛林,道:“这汤是什么做的,味道好像有些怪?说不上难喝,但是……”

    洛林仔细地打量着他,慢慢地道:“这汤怎么怪?”

    黑根仔细地咂了一下舌头,皱着眉头,道:“也说不上来,好像有些酸,又有些苦,而且后味也带上一些的甜味。极是古怪。这是什么汤啊?”

    洛林笑了一下,一边仔细地看着他的表情,一边缓缓地道:“这个是蒙*汗*药汤。”

    “蒙……蒙*汗*药……”黑根一怔,吃吃地道:“那……那是什么东西……”

    由于药力作,他感到脑中有些昏,提不起精神来,脑筋明显有些不够用,眼前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层白蒙蒙的雾色。

    但是随即全身一震,醒悟了过来。

    他讶然地叫道:“蒙*汗*药,你居然敢给我下蒙*汗*药”

    当下,艰难地站起来,踩着虚浮的脚步,伸手就要去抓旁边架子上的兵器。

    洛林看着他脚步踉跄的样子,当下也不阻拦,而是像老猫戏鼠一样,一边仔细地观察着他药力作后的症状,一边围着他打转。

    黑根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伸手去抓前面的武器,但是由于药力作,脑中越来越昏,眼前也越来越看不清楚,眼前的东西都是花的,因此上,怎么抓也抓不到那些兵器。

    黑根将军东倒西歪的在园地转了几圈,最后实在支撑不住,脚一软,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

    他艰难地翻过身来,看着洛林,颤声道:“你竟然……谋害本……将军。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你想干什么?”

    洛林看着他,然后呲着白牙,阳光灿烂地一笑,道:“大人,你刚刚不是说让我学的狠一点,这样就可以有前途吗?我正打算这样做一次试试。这才,我就对你狠一点。”

    黑根用力地摇了摇头,想要将脑中的那些东西甩出去,迟钝地指着洛林,道:“你……你……你……”

    他说到这里,终于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为了防他暴起难,洛林极为心地在距他数步的地方,蹲了下来,掏出自己的短枪指着黑根,然后又观察了一会儿,见他仍然没有动静,是真的昏迷不醒了,这才放下了心来。

    “两只老鼠啊,上山打老虎啊……”洛林一边轻声地哼着歌,一边将黑根拖到一边,然后放在旁边的椅子上面,最后随手抄起了旁边的床单,撕开之后,将黑根堵上了嘴巴,牢牢地绑在了椅子上面。

    洛林也不叫醒他,而是在房子里面转了两圈,翻找起来。

    但是令人失望的是,这房中好像并没有多少有价值的东西。除了一些来往的公文,催促进度的文件,以及某些商家工厂之类送来,请黑根大人到某某某夜总会消费的请柬。

    洛林又找了一下,但是却还是没有找到保险箱的位置,当下有些不耐烦起来。

    他当下抄起了一碗水,走到了黑根面前,然后向着他的头上一泼,看着他身体一震,从昏迷当中清醒了过来,当下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黑根的对面,然后道:“说,战争堡垒的机密图纸藏在什么地方?”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