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男人一定要狠一点(再中)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六十三章男人一定要狠一点(再中)【求各种票】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那些在咒骂、皮鞭,靴子的催促之下,忙碌了一整天的劳工们早就已经身心疲惫。

    尽管他们已经连续工作了十四个小时,每一个工人都累的连抬头的力气也没有,但是他们依然不得休息。

    为了加赶工期进度,那工地上像往常一样,仍然一片的嘈杂喧闹,灯火通明。监工们的叫喊声和皮鞭声响成一片。

    那些可怜的劳工们在匆匆地喝过了飘着几根野菜,可以照见人影的菜汤之后,还不等放下饭碗,就又被监工们的皮鞭给驱赶着,跑向了工地。

    有些还在端着碗吃饭劳工,更是被不耐烦的监工一脚踢飞了饭碗,然后挥舞起皮鞭,将他们赶上工地。

    在工地上那些火把照耀之下,他们的身形看上去异常的佝偻瘦弱,晃着两条被累的走形的腿,一步一挪的走在工地上,他们就像一条条筋疲力尽的老狗一样,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那些监工和工头们对此却根本就视而不见,只是催促着劳工们“赶快干,赶快干”。

    他们抹了抹吃了酒肉,变的油光明亮的大嘴,然后继续挥舞着手中的皮鞭,对着劳工们不住地打骂,尽可能地榨出那些可怜的人们身体当中的最后一丝潜力。

    洛林站在自己的门前,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工地上的那一幕。

    那些监工们每挥一次鞭子,就是一片的哀嚎,血肉横飞。

    看到这一幕,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历史上有名的大工程,在工地旁边总有些埋葬了无数尸骨的万人坑。

    为什么那些服徭役的泥腿子们一声怒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就可以推翻一个强盛的帝国。

    全都是那帮当权者自己闹的。

    此时,天空中出现了几个黑点。

    洛林眼中不禁精光一闪:那是数名黑暗法师~

    黑暗法师和亡灵法师不同,他们也是闪族的人类,但是却修习着黑暗的法术。最终如果成功晋级,就会在死后,成功地变成一名令所有人闻风丧胆的亡灵法师,拥有永恒绵长的生命,如果没有,那就是生命的终结。

    魔族的法师数量远不如人类,但魔族特产的黑暗法师和亡灵法师也有自己的优点。

    黑暗法师们精研杀人的战术,战斗力强大,亡灵法师则更是厉害,阴险狡诈,经常使用亡灵生物搭配诡秘的法术致人死地。

    当年那个巫妖博士敢一个人去抓薇拉,虽然那也是因为薇拉实在是太菜了,但是敢惹龙族,从这就能看出来亡灵法师的强悍。

    只是那个家伙倒霉,碰到了不按常理出牌的洛爵爷。他不仅有数十枚火药,每一个都相当于中阶法师威力,相当强大。而且手中还有战魂剑助阵。

    更何况,亡灵法师再牛叉,但是却也有所有法师共同的弱点,一旦被近了身,那就成了一盘菜包子了。

    再加上,那亡灵巫师一开始也是小看了洛林,对他并不在意。这种种的因素加在一起,这才让洛爵爷钻了空子。差一点儿就收拾了他。

    但是饶是如此,洛林也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且如果不是薇拉父母及时赶到。他现在就要在亡灵殿里面当一个一级的骷髅兵了。

    那些黑暗法师们由于长年修行黑暗法术,都受到了黑暗法术副作用的侵蚀,一个个看上去异常的削瘦,脸色也都是吓人的苍白,几乎和一个骷髅没有什么两样。

    宽大的黑色法师袍穿在身上,就像是竹竿挑着的衣服一样,飘飘摆摆的。

    但是他们在空中飞行之时,却如同追逐着死亡猎食的秃鹰一般,令人胆战心惊。

    作为魔族最上层的人物,黑暗法师们根本看不都会看下面这些人一眼,对他们来说,下面这些人跟虫豸差不多一样。

    那些正在工作的劳工们,看到他们的到来,全都露出畏惧的神色,当下就收敛了许多,声音也立时低了下去。

    监工们也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中的鞭子,不敢再对着劳工们拼命的叫嚷,大气都不敢喘的,用眼角余光,小心地观察着他们。,

    为首那名黑暗法师在飞翔间,若有所感,猛地一转头,向着洛林的方向望去。

    洛林没想到对方居然感觉如此的敏锐,当即吓了一跳。自己只是带着一些敌意,就能被他们感觉到,黑暗法师们的赫赫威名,确实不是白给。

    洛林急忙垂下眼帘,然后假装若无其事地低着头,向一边的阴影当中走去。

    那黑暗法师低头在地上寻了一下,结果却一无所获,下面满是在劳动的工人,从人堆里他还真看不出什么来,这才冷哼了一声,转身继续向着那未建成的战争堡垒飞去。

    洛林躲在阴影当中,看着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似乎还带着一个诺大的包裹,当即不禁心中一动。

    能劳动这些魔族的大人物们亲自背在身上,肯定都是些了不得的东西。

    战争堡垒现在仍在建造当中,而他们却出现在这里,而且一个个如临大敌,异常的警惕,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这是要去安装某种东西——也许就是战争堡垒最为核心的魔能部件了。

    浮空堡垒的魔能组件可是魔族人的核心技术,人类已经眼馋了有一千多年了,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它们的构造。即便是以人类比魔族更为发达的魔法研究,也造不出同样的东西来。

    洛林一时不禁叹息了起来: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搞到设计图纸就行了,现在看来,还要搞到这个东西才行。

    这就像是偷一架战机一样,不仅是要搞到它的设计图纸,而且里面最为关键的电子部件弄不到手,那么再多的设计图,也是白费。

    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可是山寨不出好东西的。

    他当即犹豫了一下,然后一转身就向着住处的外面走去。

    洛林刚刚来到了路上,旁边立时有巡逻的卫兵警惕地走了过来,道:“干什么的?给我站住,军事重地。闲人禁入。”

    洛林也不慌乱,笑了笑,然后扯着身上的厨师衣服,道:“我是黑根大人的厨师。要到外面办点儿事儿。”

    听到洛林提起了黑根将军,那卫兵一怔,然后道:“有……有通行证吗?”

    洛林愕然一愣,道:“这还要通行证?我只是外面给大人找一些食材,好做饭而己。大人可吩咐了,让我准备夜宵那。”

    那卫兵犹豫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道:“这恐怕不行。上面有规定,军事重地,绝对禁止随便出入的。想出门必须有通行证才行。”

    洛林一跺脚,道:“我说你怎么这么死脑筋?我又不去工地那边,而是要到后面的小山上去。”

    那卫兵却仍然还是连连摇头,说什么也不肯让洛林出去。

    洛林看了,当下勃然大怒,一指他的鼻子,厉声喝道:“去,把你们的头儿给我叫来,今天大爷我非要出去不可,看你究竟能把我怎么样?

    奶奶的,你个狗崽子,拿个鸡毛当令箭,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啊?”

    正自吵闹之间,就见一名头盔插羽的军官看见这里闹了起来,当下走了过来。

    远远的他就已经看到洛林一身厨师的衣服,到了跟前,他昂着头,打着官腔,毫不客气地训斥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们这里吵什么呢?不知道这里是军事重地,胡乱生事,小心老爷我砍了你们的狗头。”

    那卫兵急忙施礼,然后一脸委曲地向那军官将事情讲了一遍。

    那军官当下冷哼了一声,趾高气扬地来到了洛林的面前,道:“就是你无事生非,想要出去啊?知不知道这里是军事重地,随便乱闯,可是要砍头的。快回去快回去。”

    洛林笑了一下,也不答话,而冷冷地看着那军官,摆出一副相同的高傲的架子,道:“兄弟看着面生,不知是黑根将军帐下哪一边的?”

    那军官怔了一下,警惕地道:“我?我是第三队第四哨的,怎么了?”

    洛林呲着牙,笑道:“不怎么样?只是我来的时候,见那里面好像有蛇。所以打算过去捉几条来,做一碗蛇羹汤。给大人补一下身体。

    你也知道,将军大人可是喜欢吃夜宵的。万一没有,到时候将军大人怪罪下来……”,

    “蛇羹?”,那军官愣了一下,他从来没听说过还有用蛇做汤的,不过见洛林搬出了黑根将军来,心里犹豫了起来。

    军官想起黑根那句‘男人一定要狠一点’的名言,当下有些心虚,他可知道,黑根将军可不是一个讲理的人,只要惹的他不高兴,不管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都没有好果子吃。

    洛林看到军官犹豫不决的样子,心里暗笑,魔族这帮家伙还都是这种德性。

    当下又加了一把火,道:“你们这些个当队长的,大概也不希望将军生气,拿菜泼你们的脸的时候,用热汤吧?”

    那军官勉强笑了一下,道:“这个……这个不会的。将军大人虽然喜欢用菜汤泼人,但是大家都知道,对于那些没有后台的,才用热汤。有后台的,都是用凉菜。”

    洛林冷哼了一声,道:“你尽可以放心,别忘记了,我才是大厨。将军大人的饭菜都是由我来做的,只要有我在,将军的桌子就绝对不会有一盘的凉菜。

    一盘热汤要是少了一百度,少烫下一块皮来,老子就跟你姓,尤其是你们队长犯错的时候~”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住地用手指用力地戳着那军官的胸口,从牙缝里挤出的话语带着森森的杀气。

    那军官当即软了下来,所谓的‘现官不如现管’就是这样道理。

    万一回头队长真的被热汤给泼了,脸给烫的像是卤过的猪头肉一样,到时候一说起原因,绝对没有自己的好,不是自己的过错,也变成自己的过错了。

    说不定在恼羞成怒之下,找一个借口,当场就把自己的军服一扒,扔进劳工队里面干活去了。

    纵然是上头知道了,但是一来会慑于黑根将军的威势,二来,现在的劳力极度短缺。他们也肯定是睁一眼,闭一眼。乐得有人去干活,那自己这条小命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再说这一带都是山谷森林,眼前这个厨师就是真出了门了,也只能在树林里转圈而已,方圆几十里地内早就没有人影了。

    想到这里,他当下急忙一弯脸,陪着笑道:“这位大师傅……”

    说着,却也感到这个称呼有些别扭,不禁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暗骂:这好容易当个小官儿,却仍然还是连条狗都不如,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厨子就敢指着自己的鼻子吆五喝六,趾高气扬的~

    叉叉的,不就是给领导做饭的,也敢这么狂。

    但是他却也不敢表露出来,知道领导的司机保姆门卫厨师都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人物,无奈之下只有仍然陪着笑,又接着道:“大……大师傅,其实我们不是不让您出去,只是现在外面乌漆麻黑的,不太安全。

    那些个死刁民们没有一个好东西,经常是趁着天黑看不清人脸,就殴打落了单的官兵。

    外面森林里面还有野狼,万一你要是有个好歹来,我们岂不是要心痛死啊?”

    洛林冷哼了一声,道:“你们这帮饭桶。居然连一帮老百姓都看不好。真真是一帮废物。”

    那军官苦着脸,只能是连声道:“是,是,是……”

    洛林继续道:“我只是出去捉几条蛇,离他们远远的,肯定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那军官仍然是陪着笑脸,道:“这个……这个……”

    洛林想了一下,道:“反正今天黑根大人一定要吃这个蛇羹补身的,你们看着办~”

    他这也是拉着虎皮做大旗,谅着这些狗屁不算的小军官也不敢跑到黑根的面前,亲自问问黑根将军,“您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吃蛇羹啊”,用这种芝麻绿豆大小的小事来麻烦他,那是嫌自己命长。

    果不其然,就见那军官也是一头的大汗。

    “要不……”洛林犹豫了一下,然后笑眯眯地看着那军官,道:“你们去捉蛇?也不要太好了,就是那种五步追魂夺命金环眼镜蛇就行,那种蛇味道最是鲜美,行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好好地干啊~我正好可以回去准备准备。

    小伙子,我很看好你们哟~

    记得准点送来啊。”,

    他伸手拍了拍那军官的肩膀,然后转身往回走。

    那军官当即大急,洛林这一回去,那捉蛇的任务可就落在自己的头上了。到时候交不出蛇去,黑根将军要是知道自己把他的夜宵给搞没了,恐怕自己的前程大大的不妙。

    但是要去捉蛇?

    那可是叫做什么‘五步追魂夺命金环眼镜蛇’,虽然不知道这蛇长的什么样子,但是起这么一个名字,那肯定是巨毒无比。碰着就死,挂着就亡。

    想到这里,他急忙道:“这位大……大师傅,我决定了,我们只是一群当兵的,打仗了我们行,抓蛇……这个实在是不会,这个任务对于我们来说太过艰巨了,只有您这样的能力越群,出类拔萃的精英才能做到。所以还请您勉为其难,勇挑重担吧~”

    说到后来,甚至双脚鞋跟一碰,向洛林行了一个军礼。

    洛林当下哈哈大笑,折了回来,然后在那军官的肩上重重地一拍,道:“算你小子会说话。有前途。早这样不就什么事儿都结了?”

    说着,大摇大摆地从那哨兵的身边走了过去,如入无人之境。

    看着他一脸骄横地消失在了黑暗当中,那军官这才恶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连骂了两声晦气。然后也是一转身,沿着来路,又走了回去。

    洛林来到了外面,然后沿着一条小路,爬上了旁边的小丘之上。

    他居高临下地向下一看,将四周的景色尽收眼底。

    只见那工地上,火把点点,如同天上的繁星一般,在那明亮的火光的映衬之下,半边的夜空都出一种瑰丽的红色。

    庞大的战争堡垒,就沐浴在桔红色的火光之中,在夜空下尤其显的醒目。

    而那些劳工工棚的方向,却是一片的黑暗,透过天上残月的微光,依稀可以看到那些工棚的简陋的模样。

    除此之外,四个方向的要冲之处,也是亮起了无数的火光。隐约可以看到那里有铠甲兵器的光芒闪动,显然是分驻四处,防卫森严的兵营。

    而且洛林在那山丘后面,还惊喜地看到了一个庞大的木料仓库。

    那仓库是露天堆放,无数的木材全都一排一排,堆的像座小山一样,一直延深到了黑暗当中,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囤积了多少材料。

    洛林站在山丘之上,又略略等了一会儿。

    此时,天空中几朵云彩飞来,将那一缕的月亮遮了起来,大地上更显的黑暗。

    紧接着,洛林就听到天空中有衣袂猎猎的声响。那声音极其的细微,如果不是运极了耳力,故意捕捉,是极易忽略过去的。

    洛林当下急忙双手放在嘴边,学了几声猫头鹰的叫声。

    天空中当下也是响起了数声的猫头鹰的叫声。

    只是那声音异常的甜美轻柔,一听就知是一只年青漂亮的小母猫头鹰。

    洛林当下又学着猫头鹰叫了两声。

    果不其然,就见一只小母猫头鹰从天而降。

    她身穿深蓝色长袍,一头蓝发的秀发,身材略有些娇小,但是却极为丰满。那丰挺的**将胸前的衣服撑的满满的,直欲裂开。

    正是薇拉~

    这里虽然是重兵把守,防卫森严。但是他们却也有一个致命的漏洞,那就是天空~

    那个任由飞鸟翱翔的天空。

    除非这些人能将整个天空全都遮住,否则,他们绝对是防不住的。

    魔族可不跟人类一样,因为黑暗法师数量稀少,他们从来没有防范天空的习惯。

    这也是洛林为什么敢什么都不带,就大摇大摆地进来的原因。

    薇拉就在暗中支援他,不管什么东西,微拉可都会给送来的。

    而且有灵魂契约的关系,就是天再黑,她也能轻而易举地找到自己。真就是身份暴露出了麻烦,把薇拉叫过来带着自己逃跑,没人能追得上的。

    洛林看着她一头的大汗,道:“你可算是来了。累了吧?”

    薇拉一边将自己身上绑着的武器装备一一卸下,一边摇了摇头,道:“累倒是不累,就是刚才飞的时候,看到几个亡灵法师,吓了我一跳。一直也不敢过来。等他们都消失了,我才偷偷摸过来的。”,

    洛林叹了口气,道:“那些不是亡灵法师,是黑暗法师。要是亡灵法师有这么多,跟土豆似的,呼啦来一大群,咱们当年早就已经投降了。”

    薇拉当即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拍了拍自己丰挺伟大的**,立时引的一阵波涛汹涌。

    她当初吃过亡灵法师的亏,而且还是薇拉从小到大第一次吃那么大的亏,因此上,纵然现在也是强力法师了,但却还是一直心有余悸,最怕见到只有一堆烂的骨头亡灵法师。

    不过对于那些比亡灵法师低了一阶,甚至数阶的黑暗法师,她却是丝毫也不害怕的,甚至有些跃跃欲试,想要去找他们麻烦,狠狠地欺负一下的打算。黑暗法师可远远不是薇拉的对手,没了那么多诡异的法术,搞法术对轰,咱们薇拉**师还没有怕过谁来。

    就在此时,洛林猛地一下子扑了过来。

    薇拉一怔,紧接着,还来不及惊呼一声,就已经被洛林给扑倒在地。

    薇拉倒在青青的草地上,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但是随即感到洛林身体上传来的体温和味道,当下就感到有些燥热,忍不住低声地娇嗔了一声。

    随即又奇怪而迷惑地眨了眨眼睛,心中暗道:刚刚是什么声音?怎么那么奇怪?

    紧接着,在洛林的搂抱之下,感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有些发软。

    她一边奇怪着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跳的这么厉害,脸会这么的红,一边强撑着无力地拍了洛林一下,道:“放……放开我了……”

    但是旋即看到洛林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薇拉当下一滞。然后若有所感地向天空望去。

    只见黑暗的天空当中,一个黑色的小点由远及近,飞快地靠近。那宽大的长袍在风中不住飘摆,远远望去,如同一只狰狞可怕吸血蝙蝠一般。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