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沉默的火山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六十章沉默的火山(继续求票)

    卫兵挥挥手放行,洛林跟着库多斯走进了山谷当中,只见眼前一片繁忙的景象,到处是人头攒动,嘿哟嘿哟的号子声此起彼伏。

    营地内东一堆西一堆的堆着各种材料,杂乱的像一个难民营。

    一条大道从门口直通深处,路的两边全都建成长排的简陋长屋。那些房子全都是用粗大的木料匆匆的制成,有的连树皮都没有刮掉。

    屋顶用木料和茅草搭成,木屋矮的洛林一蹦都能跳上去。

    那种简陋的程度只有在战俘营或者纳粹集中营才能看到。根部不考虑居住者的舒适性,只是有个挡风挡雨的地方就行了。

    但是饶是如此,那些木料也已经是有些发黄老旧,看上去已经很有些日子了。

    那些进进出出的工人们全都是二三十岁的壮劳力,个个肤色粗糙黝黑,一看就知道是常年在太阳下从事重体力劳动的。

    洛林看到他们一个个是衣着褴褛,大多数人身上的衣服,看着跟缠上去的布条一样,他们脸色木然,没有一点表情,只是机械的重复着自己的工作。

    好像是在那高强度的工作之下,已经累的丧失了人类的基本感情。

    除此之外,看不到有妇女或者是孩子的身影。

    而在不远处,尤其醒目的是,还立着数个绞刑架,上面挂着几个人形,被风一吹,晃晃悠悠地不住摆动。

    从绞架跟前路过的工人,都深深的低着头急匆匆的跑过去,不敢望上一眼。

    几只黑色的乌鸦也不怕人,就大模大样地蹲在那木头之上,发出了刺耳难听的尖叫声。并且不时地叼啄食着那些尸体上的腐肉。

    这一切的迹像显示出,这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恐怖集中营。

    这场景看的洛林一阵心悸,以前自在电视电影上出现过的画面,活生生的就摆在自己面前,洛林在心里暗骂一声,魔族这手段比自己毒辣多了。

    洛林在奈安就是使用半兽人战俘,还都给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并且严禁虐杀战俘。

    就连劳改犯人的采石场,条件也比这里好的太多了,魔族他们这干脆是拿自己人不当人看了。对自己人都这么狠,这帮家伙果然厉害。

    那中年人见洛林仍然好奇地东张西望,当下急忙伸手拉了他一下,语重心长地道:“雷恩,你大叔帮你找一个工作不容易,别搞砸了。这里的人命确实不值钱。就是走错路脑袋都能搬家,每天都要死上几个十几个人,虽然咱们厨子和那帮工人待遇不一样,但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听的别听,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更是不能说,甚至是能说的也不要说。只要老老实实赚自己的钱就行了。”

    洛林看着他一脸的关切,当下心中暗叹:这就是一个平常人的生活哲学。

    由于太过弱小,又没有太多的勇气,或者说,有着太多的牵挂,老婆孩子父母,房子……

    因此上,他们没有太多的能力,只是出一把力气糊口而已。

    他们既改变不了社会,也改变不了现实,在冷酷的权力金钱社会的最底层挣扎求存,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扭曲变形,改变自己,以适应这个社会。

    但这是他们最正确的生存方法,想到这里,他当下展颜一笑,呲着一口的白牙,尽量露出憨厚的表情,道:“库多斯大叔,你放心吧。我是不会惹太大的麻烦的。”

    洛林爵爷一向是说话算数,他只是不会惹上“太大”的麻烦。

    而所谓的‘太大的麻烦’就像是砖家叫兽口中那个什么什么基本良好。其实是一个意思。

    也就是说,洛爵爷肯定是惹上一些麻烦的,而且无非也就是杀杀人放放火,宰几个黑暗高层。也不是太大的麻烦了。本来就是洛林的本职工作吗。

    不过,他的语气含混,库多斯也没有听清楚这人渣话中具体的含意。

    因此上,像是所有那些容易上当的善良老百姓们一样,当下放下了心来,拍了拍洛林的肩膀。

    他哈哈一笑,道:“你这样一说,那我就放心了,你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懂事,在这里好好干,攒点钱回去盖房娶媳妇。,

    对了,你的手艺究竟怎么样啊?尽管实话实说,如果不是太好的话就提前说一声,我帮你遮掩遮掩,让你平安过关。黑根大人的口味可是很难对付的。”

    洛林笑着拍了拍手,道:“大叔,你就放心吧。论起做饭的手艺来,我们老家人都说好,我的这一手就连城守大人也是赞不绝口的。”

    库多斯当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心中很是担忧:虽然有卡多拉的卖力推荐,但是这个年青人倒底是可不可靠啊?这嘴里没个准,城守大人赞不绝口?

    这不是胡说吗?

    那城守大人可是蜘蛛神的子孙,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平常人见一面都是要折寿的。你一个小年青居然能做菜给他吃?

    这听起来就有些没谱。

    但是见洛林如此的有信心,拍着胸膛把话说这么满,他也不愿意多说。

    他可不知道洛林爵爷上辈子就职宅男的时候,没钱又没房,娶不上媳妇,只能自己做饭,要是没这一手做饭的手艺,早把自己饿死了。

    库多斯只是点了点头,道:“这就好,这就好。”

    他带着洛林,两人一路前行,穿过了那外围的工人营地,又走了片刻,来到了一座山脚下。

    洛林顿觉眼前豁然开朗,面前出现了一块繁忙的工地。

    但是尽管心理上有所准备,看到工地中间那个建筑之时,他的瞳孔不禁收缩了一下,感到全身一阵发寒。

    只见在那正中间的空地之上,一座高大崔巍的堡垒正拔地而起,上面爬满了如同蚂蚁一样的工人,正在紧张的施工。

    洛林略微目测一下,那座城堡足足有百尺之高,周围方圆也有三里大小。比起一个他老家的那个数百年的坚固城堡也大了三分。

    这座城堡或者由于尚未完工,又或者其他的原因,并没有立于地面,而是悬浮在半空当中,四周全都用粗大的铁链将其死死地锁住。

    从这里看过去极是震撼。

    城垒全都是用坚硬而厚实的巨形条石建成,足以城守圣光大陆目前主流抛射武器的打击。

    上面开了无数的垛**击孔。虽然现在还没有配上武器。但是却一片森然,令人望之生畏。

    可以想像,一旦这些垛孔配上强力的魔法武器之后,喷吐出那充满了死亡的赤色火焰将是何等的惊天动地。

    人类建造的坚固的城墙和堡垒,在它面前就如同虚设的一般。也难怪它会成为像航空母舰一样的战略级武器,如果不是碰到枫叶丹林魔法塔一样变态的攻击力量,这种浮空堡垒出现在战场上,确实可以决定胜负。

    此时一阵巨大的喧嚣声传来。

    洛林一怔,凝神看去。

    只见城堡的上层,数以百计的劳工正赤luo着上身,全力拖拉着一块巨大的条石,努力地沿着斜坡向上拉去。

    那些绳子全都绷的笔直,纵然离的尚远,但是洛林却似乎可以听到那些绳子紧绷之时,那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吱吱声。

    但是那块巨石却怎么也不向上走,劳工们拼尽了全力,但是却像是被巨人挽住了绳子一样,只能僵持在那里。

    就在此时,就听‘啪’的一声皮鞭炸响。

    一名正在旁边巡逻的监工见到这种情况,非旦不上去帮忙,反而是一脸狰狞地怒骂起来,挥着鞭子向着那些工人们拼命地打了过去。

    雨点儿一般的皮鞭挥下,顿时打的那些工人们皮开肉绽。

    洛林当下一闭眼睛,心中暗叹:完了~

    这就像是拔河一样,劳工们这时候,正蹩足了力气向上拉,需要的就是再加一把力气,而那个狗*养的监工却是挥鞭毒打。一鞭子下去就是一道血印,

    这一顿打下来,只要有一个家伙痛不过惨叫一声,泄了力气。那块巨石就会向下滑去。

    果不其然,一声响亮的尖叫声响起。

    也不知是由谁开始的,在那毒打之下,终于有人吃痛不过,条件反射一般地丢开了绳子,伸手抱头。

    此消彼长之下,那巨石当即向下滑去。

    其余的众人被拉的顿时跌倒了一片,随即,像是一个慢镜头一样,那块巨大的条石失去了控制,缓缓地向下滑去。,

    在后面的劳工也正拼命地拉着巨石,他们看到前面那块石头向下滑来,当下纷纷尖声大叫了起来。然后将手中的绳子一扔,急忙向着两边躲避。

    有人看着面前的巨石,躲闪不及,当即就被那块巨石不紧不慢地压了过去,在后面只余下了一滩血迹。

    而由于两边也没有护拦,有人在匆忙躲闪之下,没有看清,惊声尖叫着,失足从那数十米高的地方摔落了下来。

    像是一颗巨石投入了平静的池溏,当即引起了一片的滔天狂浪,场面瞬间就失控了。

    由于第一块巨石的滑落,顿时引起了连锁反应。后面的劳工扔下自己手中的绳子逃到一边,而他们拉着巨石当下也开始向下滑落,然后是他们后面的,再后面的……

    工地上顿时一阵大乱。

    有人尖声惨叫着从高处掉落,有人哀嚎着被巨石碾了过去。更多的人则是尖声惊叫着,放弃了手中的工作,四散奔逃,背对着堡垒拼命的跑开。

    最后,那些巨石在滑落之时,也开始了互相碰撞,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声响。

    有些改变了轨道,直接从斜道的一边滑下,从高空坠落,然后发出了一声巨响,溅起地上的尘土,形成一道土黄色的蘼芜,下面那些正在工作的劳工甚至还来不及发出一声尖叫,就给砸成了肉酱。

    ‘咚,咚咚咚咚咚’

    巨石不住地互相碰撞,落下。那巨大的声响不住地响起,工地上扬起了一阵迷弥的烟尘。

    最后当烟尘散尽,一切全都安定了下来。

    洛林面前出现了一片宛如地狱般的凄惨景象。

    那数以十计的巨石横七竖八地胡乱翻倒在工地上,将下面的公棚,材料砸的一团乱。

    很多人就被埋在凌乱的材料堆里。

    更有人被巨石砸着了下半身,发出了凄惨的哀嚎。拼命地想要推开压在身上的石头,好像那就可以将那重达数吨的巨石推开。

    无助、可笑,但是却又充满了绝望。

    洛林看到这里,当即飞奔了过去。

    他来到那一片工地之上,看到那些死伤者,当下也顾不得许多,袖子略略一挽,就在一边给他们施救。

    将幸存者从倒塌的木料和瓦砾下挖出来,替那些受了伤的人止血。

    就在此时,那名发现自己闯了大祸的监工也是匆匆地跑了下来。

    他看着那一地的伤者,还有已经被砸的不像样子的工地,当下眼中寒光一闪。怒声骂道:“不用管他们,赶快干活。你们这些贱骨头,快起来给我干活~”

    随着怒骂声,他挥动着手中的皮鞭,不住地向着那些幸存的工人们打去。打得他们当即又是一阵鬼哭狼嚎,纷纷躲避。

    在他的带着之下,余下的那些监工们也是纷纷靠了过来,紧握手中皮鞭,不住地向着工人们喝骂踢打。

    那些工人们却也不敢反抗,也顾不得去救自己的同伴,而是连滚带爬地向着工地奔去。

    那名监工看着洛林对自己的话充耳不闻,仍然半跪在地上,用一根木棍替一名骨折的伤者固定着胳膊,不禁怒火中烧。

    他一指洛林,厉声喝道:“你聋了吗?我说快回去干活~”

    说着,挥鞭就向洛林打去。

    洛林现在虽然一直仗着火器耍流氓,但是武艺却也从来没有放下,对于这种低级对手从来都不放在眼里。

    他耳听风声,当下微微一侧身,紧接着,右手闪电地在半空一抓,当即一把抓住了那监工的鞭梢。然后猛然回过了头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那监工看着洛林眼中凌厉的杀机,当下一惊,后退了半步,双膝不由自主地有些发软,想要跪倒下去。

    此时,那中年人已经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他向着那监工陪着笑,道:“乌克大人,乌克大人。你别见怪。他是新来的厨子,是来给黑根大人做饭的厨师,年青人不懂事,你别见怪,别见怪……”

    一边说着,一边不住地向着那人点着哈腰。

    那监工此时定了定神,发现自己居然被一个年青的厨子给吓的差一点儿尿了裤子,一时恼羞成怒。

    他想要再次向洛林挥鞭,但是却又畏于洛林刚刚眼中的杀机,甚至有些怀疑,能有这种眼神的,都不是什么善茬,极有可能是心狠手辣之辈。,

    这个年青的痞子是不是上面派来进行暗访的,又或者是哪一个黑帮的杀手。这两种人不管是哪一个他可都是得罪不起。

    而且还是来给营地主管做饭的厨师,不是他能管的人。

    乌克犹豫了一下,最后怒气冲冲地冷哼了一声,然后用鞭子指着那中年人的鼻子,怒声叫道:“库多斯,这一次我给你面子。收拾一下赶快滚蛋。工场不是你们这些厨子能来的地方,等一下要是让我再看到你们在这里闲逛。我就用鞭子抽死你们~”

    为了增添气势,他右手一扬,然后在空中抽了一个鞭花,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炸响。

    然后这才故意跺着皮靴,呸的吐了一口,迈着沉重的脚步,洋洋得意地走开了。

    洛林转头看了一下,这才发现,除了自己以外,根本就没有人去管这些伤者的死活。

    有些监工看着那些倒地呻吟的伤者,甚至要跑过去,大骂着狠抽上几鞭子,一直确定他们确实是爬不起来,这才匆匆地离开。只余下了那一地的伤者留在原地不住地惨呼哀嚎,那些监工们就这么把这些人留在这里等死。

    洛林心中不禁大怒:教廷对魔族的描述难得的没有出错,这里真的是一个残忍冷酷的社会,这样一个狰狞畸形的东西。真的是该全数灭亡了才对~~

    虽然圣光大陆的人提起魔族就恨的咬牙切齿,但洛林对魔族却没有多大的反感。

    因为阿德玲和德伊波勒的原因,洛林对魔族的印象还是比较好,能培养出阿德玲这样秀外慧中,又有情有义的女孩子的地方,怎么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虽然教廷一直宣传这里是一片如同地狱般的景象,弱肉强食,恃强凌弱,上层贪婪狡诈,好战无耻,下层过着比奴隶还不如的生活,食不裹腹衣不蔽体,就这样还得时时歌颂伟大的领袖大祭司。

    不过洛林开始也一直没有把教廷的话当真。

    梵蒂诺撒谎的前科太多了,很难让人再相信他们,再者洛林认为这只是宣传而已,要比烂的话,哪个国家,哪片大陆不是这样?

    到魔族这些日子,亲眼所见,亲耳所听,洛林才感觉这里的世道真的很不好。如同加勒比港这样繁华的港口,城外却是一片没有秩序的贫民窟,比烂的话,也只有阿三们能比一比了。

    在这里工作的,都是本地区的普通人,他们是被强征来府劳役,却没有人在意他们的死活。

    他略略地将那些伤者安顿了一下,此时,旁边有人见那些监工好像不管,这才大着胆子过来帮忙,将那些伤者给抬到了一边,替他们裹上伤口。

    库多斯此时见有人过来帮忙,当下这才急忙拉起了洛林,将他拉到了一边。道:“走了,咱们走了。”

    他一边走,一边低声地抱怨道:“雷恩,原本这话我是不该说的,你救那些人,这份好心是没有错,但是却也要想想自己啊。万一那帮人真的翻了脸,你可是也逃不了一顿毒打的。”

    洛林一笑,道:“大叔,你教训的是。我记下了。”

    库多斯回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雷恩,你也别怪大叔,热血正直是一件好事。我当年也是年青过。可是这个世道,咱们平民没活路啊……最终,不管怎么样,这血还是会变冷的……唉……”

    说着,摇了摇头,长长地一叹,脸上显出了沧桑的神情,然后当先一步,向前走去。

    洛林不禁笑了一下,然后回头看了看。

    只见此时那个工地已经又恢复了工作。当下心中一叹:这些人究竟是太过热切,还是麻木?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面,他们就已经完全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了。然后继续在那些监工的皮鞭之下,努力地工作。

    也许他们是一座沉默的火山,就等着某一天爆发出怒吼?

    洛林冷冷地扫一眼,然后跟在那中年人的身后,也向着旁边的营寨走去。

    这里的营寨和外面的又不一样,虽然仍然有一些简陋,但是全都是以砖石结构,异常的结实宽大,比外面的公棚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地上甚至为了防潮,还特意铺了地板,一看就知是那些主管领导者们的住所。

    洛林跟在库多斯的身后,在那营房里面又走了一段,

    路上遇到了几人,但是洛林发现众人也全都是紧闭着嘴巴,纵然是熟识的也只是略略点一下头而己。好像是唯恐多说了一句,就引会惹祸上身一般。

    空气都飘着沉闷和紧张的味道。

    库多斯绕过了一个最为宽大,最为气派的营房,来到了它后面的配房。然后轻车熟路地推门进去。

    洛林也是急忙跟了进去,只见房中陈设简单,只有两张床。几把椅子,中间放着一张桌子而己。

    库多斯将自己的东西随手扔在了其中一张床上,然后道:“这里就是咱们住的地方。前面不远处是厨房,咱们不干别的,就只为黑根大人做饭。其他的一切事情都不用管。而且还有人伺侯我们。在这里,咱们这份工作可是有很多人羡慕的。”

    洛林当下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不错。”

    库多斯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道:“走了大半天,你大约也累了。现在休息一下吧。黑根大人一向吃饭比较早,所以等一下,到差黄昏的时候,我们就要提前做好准备。

    而晚上半夜时候,大人也是要吃宵夜。这些都得要提前弄好才行。“

    洛林当下答应了一声。

    库多斯见他大模大样的,好像根本没放在心上,当下又嘱咐了几句,然后这才道:“我现在去找总管打一声招呼,销假。再给你拿几套合身的制服。说不定,还要考量一下你的手艺。你可要提前有心理准备。”

    说完,这才出门而去。

    洛林看着他关门出去,当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位大叔的唠叼功力也是少林扫地僧级别的。被他在耳边念叼这么半天,就是孙大圣也受不了。

    不过这也难怪,这里面的人一个个都是神经兮兮的,全都是紧闭着嘴巴,猛然逮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那自然也就变的话多了。

    他也不出门,将自己的东西扔在了另一张床上,然后在房中来来回回地转了两圈,看着房中的摆设,又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情况。略略熟悉了一下地形地势,为下一步的行动做好了准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