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坐庄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五十八章坐庄(求各种票)

    洛林看了雷欧和薇拉的架势,不禁哭笑不得。

    这才过了一会儿的工夫,这个小流氓就已经在这里聚众开赌了,他还真是不浪费一点时间,逮住工夫就想办法生财。

    而且看这个生意做的还异常的红火,不光是场子搞的大,而且还很正规。

    为了显示公正,让小白这个禽兽当中的禽兽亲自上阵,做着宝官。还有薇拉在一边镇着场子。

    除此之外,旁边那些个舞娘侍女们在一边卖力地替他招揽着生意。像是穿花蝴蝶一样,将店里的劣酒白水送到那一众顾客的手中。

    气氛热烈,赌客们人摞人挤在一起,洛林看着都就觉发热,他们却浑然不觉,大声的吆喝着。

    此时,雷欧面前的钱币已经堆起了老高的一堆,银币和铜币混在一起,中间还有几枚黄灿灿的金币,看来就这一会工夫,雷欧已经赚了不少了。

    乐的他咧着狗洞大开,原本大大的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细缝,胖胖的脸颊上兴奋的放光。

    饶是如此,他却仍然卖力地不住招揽,道:“买了,买了。赶快买了。小赌发家致富,大赌兴国兴邦,年度最佳信用庄家,机会不多,不容错过啊,错过今天再等十四年……”

    很有些赌徒酒鬼们已经是被小公爷当成羊牯,输的面如土色,脸上满是汗水,都哒哒的往下滴,但是越是输的狠了,此时反而是兴致越高,吆喝的比其他人都大声,拳头砸的桌子咚咚的响。

    这些赌徒们异常的痴迷,纵然是身边的舞女袒露着大片白花花的**,在他们身边蹭来蹭去,但是他们却也不看上一眼,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小白的宝盅,仿佛自己的魂都在里面一样。

    不知不觉当中,额头上流下的汗水不住地流下,但是也顾不上擦上一下,只是铁青着一张脸。

    洛林看了不禁轻轻一叹:所谓十赌九骗,不管是什么赌局,号称再公平公正,但是实际上也有骗的成份。真投入进去,其实也不过是给别人送钱。

    高兴了,玩两把。输了以后,看情形不对。拍拍屁股走就算了,只当是花钱买开心了。

    只有输的起的,才能赢的起。越是输不起的,当然也就越是赢不起。

    这就像是一个沼泽泥潭一般,越是想要翻本,到最后反而是陷的越深。

    因为赌博搞的倾家荡产的,洛林见过太多了,甚至是为此丢了性命的,也不在少数。

    更何况,雷欧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小流氓,但那是一个高级的小流氓,足有好几层楼那么高,但是他的赌局岂是一般人能玩的起的?

    小白虽然看上去一脸的单纯老实,两只大眼睛闪闪发亮,看起来可爱的没边了,上路上转一圈,光靠扮相就能哄来一大兜子好吃的。

    但是这些都只是表像,实际上它却绝对是禽兽当中的禽兽。

    多吃多占,多捞多赚。而且一身懒病,趴下了就能睡着。

    下馆子不给钱。只要看到好东西,就走不动道。非要全都搂自己的怀里,这才罢休。

    而且有雷欧惯着,整天嘴里都没有闲着过,还吃独食,哪怕放臭了也绝对不会送给别人,才一年的工夫,就吃出了现在这个体型。

    更是仗着自己禽兽的身份,根本就不和人讲道理。动不动就露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模样,四处欺负人,典型的欺软怕硬。…,

    它在雷欧的教导之下,那长鼻子也是极其的灵活。灌铅的骰子早就已经不用,现在早已经改玩灌水银的了。想扔几点就是几点,一点儿也不带含糊的。

    在这两个小流氓的联手之下,就是洛爵爷这么一位天才纵横的赌神级人物,现在也都是要很费些脑筋,这才能反过来坑住他们,自己稍微不小心,就着了他们的道了。

    这帮下流痞子坐在跟雷欧赌,又怎么够看?

    雷欧此时也是看到洛林,但是因为生意太忙,当下也不说话,只是兴奋地招了招手,向洛林得意的挤挤眼睛,示意这里人傻钱多极其好骗,然后就又低头忙着收注。

    店主回过头来,难以置信地看了看洛林。

    洛林也是只得苦笑了一下,道:“我小舅子,哈哈,哈哈哈,……”

    那店主听了这话,当下也是一脸的同情,然后心有戚戚然地拍了拍洛林的肩头,道:“大人,啥也别说了。我也知道的……”

    此时,小白长鼻子一甩,重重地将那宝盅砸在了桌子上面,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雷欧高声大叫道:“有注下注,买定离手,离手,快离手了。江湖规矩,这个时候手再上桌,那可就是诈赌,逮到了砍脚剁手。到时候,别怪小弟我手下无情了。”

    众人也全都是极懂规矩,当下纷纷缩回了手去,然后紧紧地盯着那宝盅,一个个丹田运气,高声大叫:“大大大大……“

    而旁边另有一帮人,却也是扯着嗓子,声嘶力竭地大声叫道:“小小小小……”

    两帮人比着在那里叫,好像谁的声音高了,谁就可以赌赢一样。

    雷欧当下高声叫道:“开了,开了~”

    为了烘托气氛,小白也是嗷地大叫一声,然后长鼻子一卷,将那宝盅揭开。

    众人立时全都息了声音,一起定睛向着宝盅当中看去。

    雷欧低头看了一眼,然后高声叫道:“三个六豹子,通杀。生意兴隆,有赚无赔~”

    立时,众人齐齐地发出了一声哀叹,一脸的晦气,阴沉着脸看着雷欧将桌上钱全都划拉到自己身边。

    洛林见此,当下扬声道:“雷大侠,别玩了。咱们要走了。”

    此言一出,众人当即全都一怔。然后纷纷不怀好意地看向了洛林。

    纵然洛爵爷也是身经百战,但是看到他们幽怨当中带着憎恨,愤怒当中带着哀惋的目光,也是有些头皮发麻。

    这个众怒不好犯。

    这也无可厚非,大家全都输了钱的全都等着翻本。赌场上的规矩,非得有一方彻底认输了才能了结。

    哪有他们这样,赢了钱,然后拍拍屁股就跑的?

    大家出来混的,总得讲讲规矩不是。

    雷欧看了,当下急忙陪着笑向众人解释,道:“各位,各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那是我老大。我们还有要事在身。要不……”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道:“今天晚上,咱们在城守府里继续?今天和大伙赌的很是开心,就这么散了实在可惜,到时候宵夜我请~”

    说着,极是豪爽地一拍胸脯。小虎躯一震,很暴发户。

    众人当即全都是一缩脖子。

    开什么玩笑~

    去城守府?

    那里可是官兵的大总部,在这里面混的,谁没有案底在身。

    外城区脏乱差,龙蛇混杂,就连最狠的税吏都不往这来。…,

    这一区本来就是小偷小摸们的总部,还有整天打打杀杀的帮会分子,就是靠卖力气吃饭的码头工人,逮着机会也会客串一把蒙面侠盗。

    光这屋子里好几个都是港中有名的通缉犯。沾着这一片鱼龙混杂的光,所以这才躲过了那帮黑皮狗的追杀。

    现在这个小流氓居然让大家去城守府?

    大家去那里自投罗网吗?平常大伙可连城门都不会进。

    如果不是这个小死胖子年纪小,而且对于赌场规矩极其精通。更何况,刚刚极其的豪爽大方,立下规矩,凡是赌客,酒水全部免费。请大家免费地大喝了一通。

    大家甚至都要怀疑,这个小死胖子是城守派来的奸细了,这是想把大伙诓进门去一网打尽。

    雷欧看了看众人的脸色,当下道:“你们都不愿意啊?”

    众人也不说话,而是铁青着脸色,整齐划一地齐齐一点头。

    雷欧当下很是失望,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那就太可惜了。”

    然后雷欧将桌子上的金币仔细地分成了数份。

    他将其中一分送给了店里的老板娘,大声叫道:“老板,这是酒钱和场地费。江湖规矩一向是一成的。咱不能坏了。”

    听这小流氓一口老练的江湖口吻,张嘴闭嘴都是规矩规矩的,那老板娘愕然地接钱在手,感觉自己对面的不是一个白嫩的小屁孩,而是一个老江湖。

    随即感到手中一沉,那钱极是沉坠坠的,压的手都有些抬不起来。老板娘不禁脸上有些变颜变色,这才多大一会儿,就这么多的钱。比我开一个月的酒店都强,不,比抢都强~

    家里那个掌柜的可真是有够饭桶,居然连一个孩子都比不过,这才几岁,搂钱的本事就大到没边了,往后还了得。

    想到这里,当下向着店主这边投来了凌厉的一瞥。

    那店主也是纵横七海的豪杰,但是却当即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

    洛林也是在胭脂杀场当中浴血冲杀过的,各种温柔的惩罚早就尝了遍,深知其中的滋味,当下很是同情地看了店主一眼,心中很是恶毒地暗暗想道:看来今天晚上,这个死胖子可得要好好卖卖力气了~自己要不要把那本《黄赤七十二绝技》借给他?

    但是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死胖子跟自己又不熟。而且还是一个杀人越贷的海盗,借给他肯定是肉包子打狗。

    要知道,这年头弄一本好看的禁书很难的,尤其是这种集观赏性、艺术性和技术性于一体的科普类读物,更是难找。

    更何况,这一次来的可是魔族,在教廷宣传当中绝对很黄很暴力的天堂。

    光是一个魔族的女人就会一百零七种接吻方法,女的又个顶个的妖艳,上街就裹两条布,不是露肩就是露大腿,可以勾引的那些立场不太坚定的、热血正义的骑士的yu仙yu死,最后变节投敌的地方。

    这简直就像是宝山天堂一样,因此上,那些珍贵无比的毁禁书藉一点儿也没有带。

    洛爵爷原本还打算在这里大大地采购一番,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而己,自己人生地不熟的,连个在学校门口卖盘……不是,卖书的都找不到,自己又不认识人,来着都好一阵子了,也没少上大街上溜达,愣是一个推销的都没有,难道闪族这里这么纯洁?

    在洛林胡思乱想的这个当口,那店老板娘已经是急忙陪着笑道:“这位少侠,这怎么好意思呢。你一下子给这么多的钱,我们怎么好意思收下呢……”…,

    她口中说的谦虚,但是在此同时,却忙不迭地将那些钱全都一划拉,然后用围裙紧紧地兜住了。

    雷欧当下哈哈大笑,然后向着那些舞娘侍女们叫道:“各位漂亮的大*奶……呃,不是。漂亮的大姐姐们……”

    那舞娘侍女们当下也是急忙上前。

    雷欧一人一分将分好的数份金币……金币塞进了她们丰伟雪白的**当中。

    当下惹的那些舞娘们一阵娇嗔。

    “少爷,你好坏啊~”

    “咯咯,小色鬼。”

    “讨厌了……”

    “真是坏死了~”

    “……”

    但是在此同时,她们却是在那个坏死了小痞子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印上了自己的血红的唇印。

    洛林看的是又气又恨,自己上辈子的理想就是像这样,在豪华的赌场里大杀四方,然后和漂亮的侍女们打情骂俏,将筹码塞进她们柔软的胸前,看着她们宜喜宜嗔的表情,可这毕竟只是梦想,到现在都没有实现,可以预见,以后也很难实现了,没想到,让雷欧这个小痞子给抢先了。

    回去一定在美琳娜跟前告他一状,那个天下第五温柔贤惠的女人,一定会让雷欧吃不了兜着走的。

    雷欧丝毫也不以为耻,当下更是嚣张地大笑起来,然后将余下的那些金币从中间重重地抹,将其中一半全都扫进了小白的背上的宽大口袋。

    最后,他看着另一半,豪爽地道:“这余下的一半,大家分了吧,就当是我给大家的见面礼了。”

    众人眼巴巴地看了半天,见他如此的豪爽缺心眼,连钱都不要了,当即欢声大作,齐声大叫了起来。

    “少侠果然是英雄了得。”

    “我早就看出来,这位少爷年少有为,英俊不凡。”

    “果敢英伟,义薄云天。”

    “……”

    一时间,谀词如潮,马屁乱飞,只差说这小流氓鸟生鱼汤了。

    此时有人高声叫道:“不愧是万里独行侠……”

    众人当下一滞。

    虽然这小死胖子一直声称自己就是威名远播的万里独行雷光光,但是要知道经过了闪族政府官方机构的大力宣传之后,万里独行雷光光的英名可是深入人心,形象变的光辉无比。

    所有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位大祭司亲自选派的大侠,一直深深地潜伏在光明大陆,进行着反帝反教廷的艰苦斗争,在梵蒂诺跟教士们斗智斗勇。

    和一大批仁人志士们一起,从事着反清复明……呃,从事着反明复黑的光荣而伟大的使命,取得了阶段性的重要胜利,沉重的打击了梵蒂诺反动派们的嚣张气焰。

    这么一位和天地会总舵主一样的大侠,应该长的一看就像是大侠,风度翩翩,身手不凡,风靡万千少女,会是这个小死胖子?

    听见有人赞美,雷欧当下更是双手叉腰,仰天大笑。

    众人旋即明白了过来:管他呢~反正他把那一半的钱全都白送回来。拍两声马屁而已,又不需要什么成本。

    就冲着这一点,就算他说自己是闪族的救星弥塞亚,大家也会全都承认:哇,这小胖子确实是会在水面上走路。只用一只手就可以治愈白癫疯和脚气。

    反正说话又不花钱,骗的他高兴了。说不定另一半钱也回来了。

    想到这里,众人当下全都调整了方向,打算着向雷欧再一次地大拍马屁。按照‘为人不识雷光光,纵称英雄也枉然’的那个相互衬托方向去拍。…,

    但是旋即他们失望地发现,那小死胖子此时已经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挤过了人群,向着洛林的方向奔了过来。

    而小白也是毫不客气地直接顶过了桌子,像趟开草原的坦克一样,从人群当中冲了过来。将他们撞了一个东倒西歪。

    而薇拉则是迈着轻快的脚步,向前走了两步,但是旋即听到地上有呻吟声响起。

    她想起了什么,又转回身去,在两个倒在地上的倒霉蛋身上很踹了两脚,极其果断地将他们再次踢的昏死了过去。

    然后这才磕了磕脚上的黑漆皮鞋,一仰头,巧笑嫣然地回到了洛林的身边。

    洛林看着她由于天热,但是出于少女特有的体质,只是在琼鼻上冒出的一层细汗,当下伸手在她的鼻子上轻刮了一下,然后道:“你们还真是贼不走空,钱都收好吧?不少字嗯,很好。我们走。”

    说着,当先一步向着酒馆外面走去。

    雷欧三个急忙跟上。其余的那些赌徒们出于对财神大爷的恭敬,当下发了一声喊,开始争抢桌上了金币。

    他们干脆直接扑到了桌子上,后面的人也压上去,将胳膊伸进人堆里,去摸桌子上的钱,酒桌承受不了这么多人的压力,哄的一下被压扁,众人全都滚到了地上。

    场面一时极为混乱。

    那店主好像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一点也不在意,而是向着那几名一直守在店中的暗梢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一转身,回到了后面。

    坐定之后,只是略略等了一下,那几人就已经到了。

    他冷冷地看了众人一眼,然后略略介绍了一下情况,最后道:“你们怎么看?”

    独眼杜克想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疑点,可信”

    尤尔转头看向了旁边几人。

    那名飞刀手想了一下,苦笑道:“不仅可信。而且他们绝对是一帮高手,不是没经过风浪的雏。”

    尤尔一怔。

    而旁边几人都是一了点头。

    飞刀手详细地道:“当时,你们进去之后,那个小侍女就一直若有若无地堵在后门口处。显然是一旦有事就冲进去救人。

    而那个小胖子则开始招人聚赌,把人全都给吸引了过去。一下子就挟持了大批的人质。纵然我们不在乎,他们也是有了人肉盾牌。

    而且……”

    他顿了一下,想起当时的情况,道:“你进去的时候发现了没有。那张桌子很特别,他们背靠着墙,身后不可能站人。而且中间隔着一张大大的桌子,纵然是暴起发难,也隔着一段的距离。就是我们发难,也很难突然接近他们。

    更何况,当时人挤人,人挨人的。活动余地有限。就是有长刀也用不上,只能用短刀。而用短刀……

    我不认为,那个小胖子腰间插的那两把奇怪的东西是吃素的。

    虽然并不锋利,但是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很可能是一种魔法武器。一击致命的魔法武器。”

    在场众人立时全都沉默了下来。用得起魔法武器,这绝对不是一般两般的强力党英雄,没有自信,也不敢把哪东西堂而皇之的别再腰上。。

    旁边那名浓妆艳抹的舞女接着道:“那个小侍女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很可能是魔武双修,身手极为高超。”

    这话像是抛出的炸弹一样,众人当即又是一惊,有道是法师会武术,流氓也挡不住,这跟拎上《神典》上战场的牧师一样,都是可近可远,可攻可守的强力人物。…,

    那舞女接着道:“她不仅魔法精通,我看她根本连准备都没有准备,抬手就一个闪电术飞了过去,将他们电倒在地,最少也是一个中阶以上的魔法师。而且用那根棍子揍起人来,也是极为厉害。招式精妙,而且又快又准,一棍子就把人打翻在地,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下手狠辣之极。”

    而且……而且她也是时不时地就按按腰间,现在想起来,那个形状和那个小胖子腰间的武器一样,而且还好像是大了一号。”

    众人当下又是一震。且不说,一个中阶魔法师勾勾手,可以收拾多少的炮灰死大头兵。光是说她手里的魔法武器,就让众人寒上一寒了。

    魔法武器的威力可是随型号大小成正比的。大了一号,那威力自然也是更为强大了。

    有人甚至有些悲愤了起来:魔法武器现在都成大陆货了吗?他们居然人人都有。就像是大白菜一样,一下就打死一个。这让大家这练武术练了几年十几年的,以后怎么混?

    旁边那落魄的骑士此时却是提醒道:“各位,你们忘记了那只小象了。”

    众人当即又是一怔。

    那骑士道:“当时散了赌局,那小象像是一个重骑兵一样,毫不费力地就从人群当中冲了过去。

    如果真的打起来了。它狂怒一冲,有谁可以拦下?”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你们里面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在外面,别看他们是一个女人一个孩子,一头小象。但是他们一有魔法,二有魔法武器,三有强力武技,四,还有一个重型骑兵。这实力放在哪儿也不容小看。

    一旦真的打起来,鹿死谁手也不一定,纵然是胜了,咱们也最多只是一个惨胜。估计我们几个都得倒下去。”

    众人当下又是一阵沉默。看来教廷那边这一次确实是下了大本钱了,居然派了这么一帮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强力流氓过来。

    众人当下一起看向了尤尔。

    尤尔想了一下,终于决定道:“不惜一切代价,全力配合~”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