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接头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五十七章接头(求票)

    听了洛林的话,大汉当即哼了一声,然后给了洛林一个白眼,道:“我们为什么要和你谈?你可是从城守府出来的。谁知道你和那个该死的秃头是不是一伙的,我们是匪,你们是官,我没宰了你已经很客气了。敢一个人到外城来,你的胆也挺肥的,在我们这里消失几个人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洛林谨慎地看着他,手中一直按着腰间手枪的把手,打算着一有不对,就将对方当场击毙。

    出于所有谍报人员的小心,他一直不能确定,这个家伙究竟真的白胡子派来的,又或者是黑暗议会派出来的卧底倒勾。

    “从我进来到现在时间已经不短了,我相信在这个加勒比城里,没有人比你们消息更灵通。”洛林停下来看了对面的大汉一眼,只见他挑了挑眉毛,显然自己说道点子上了。

    大汉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刀疤,道:“你的来历不清不楚,如果不是因为你曾经揍了格罗克一顿,这会你已经是具尸体了。你最好能说出一点有用的东西,不然,年青人,你挣的那么多钱可就没命花了。”

    洛林心里了然,他们这种人,三教九流都有关系,打探几个消息很容易,何况不管是在路上敲晕了格罗克一伙,还是大炒番茄,都不是很难打听的事情。

    洛林看着对方一脸的不屑,独眼带着凛冽的寒光看着自己,当下笑了笑,道:“我可是有一大笔的生意哟~除了你们,没人做的了。”

    独眼杜克冷笑了起来,道:“生意?多大的生意?既然你敢找到这里,就应该知道,我们本来就是做大生意的。而且哪生意……”

    独眼杜克摸出一把匕首,拇指在匕首上轻轻擦拭,道:“还不是一般的大。只怕和我们你做不起。”

    洛林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从老家来的大生意。”

    独眼杜克嗤笑一声,道:“鬼知道你老家是哪。”

    洛林叹了口气,平静的说道:“你们老家。”

    独眼杜克一怔,失声道:“我们老家?”

    然后独眼杜克一下子跳了起来,握紧匕首指着洛林,恶狠狠的说道:“你把话说清楚。”

    “住嘴~”旁边一个声音厉声喝道。

    洛林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去。

    果不其然,就见那胖胖的店主眼中寒光闪动,肩头微低,一扫刚才的猥琐懦弱,显出凌厉如鹰的风采。

    洛林从刚刚一进门开始,他就已经发现,这独眼杜克虽然气息外露,但是却总是少一点儿,不像是一个果决的人,好像总是在犹豫,这根他这个海盗接头人的身份不符。

    所以洛林直觉就一直以为不对,恐怕是中了圈套,被人随便找个托给坑了。

    那店主大步地走上前来,然后坐在了洛林的一侧。

    他见洛林居然丝毫也不意外,微笑着看着他,不禁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异色,虎视眈眈地看着他,沉声道:“我一直很小心,而且从进门开始,杜克也从来没有看过我一眼,你是怎么知道我才是话事人?”

    “这不是废话吗?”洛林轻哂了一下,然后抚弄着手上的戒指,道:“一个卖劣酒的黑心酒馆老板,人又奸诈猥琐,居然在海盗和人谈生意的时候,还有胆子敢站在一边,一点都不避讳,这不像是一个油滑的小人物的做法。你们的打手们这会还只能守在屋子外面。所有只有两个原因。第一,给海盗们打杂。第二,他才是隐藏在后面的BOSS。”

    洛林顿了一下,然后认真地看着他,接着道:“兄弟你虽然看上去人猥琐了一点儿,眼睛小了一点儿。但是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打杂的。答案当然也就只能是第二种了。”

    旁边杜克有些不安地扭了扭腰,用眼神不住地示意那店主。

    洛林笑道:“杜克先生,小心一点儿。你那个暗弩上弦需要三秒。而我这个可只需要零点一秒的时间。我动动手指,那就死定了。”

    说着,洛林掏出了手枪,放在了桌面之上,但是右手仍然小心地不离枪把。,

    杜克滞了一下,微抬的手臂僵在了那里,眼光顶着洛林手里的武器。

    此时,尤尔却是轻轻地摆了摆手,然后不动声色地看着那把的手枪,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武器,但是看着那闪亮的金属光泽,却也可以感受到它含而不露的凌厉杀机。

    尤其是前端直直的枪管,很符合魔法武器的特征。

    尤尔看着洛林,道:“什么你们老家我们老家的,我不知道你说的话什么意思,如果你有生意要谈就明说。没有,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洛林道:“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也是从你们老家来的。”

    尤尔愣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冷冷地道:“你是谁?既然敢自称老家来人,要么就是真的,要么就是黑暗议会的密探,前者,我好酒好肉地招待,后者……”

    说到这里,他一拍桌子,从牙缝里挤出了声音,森然道:“拿出点证据来,不然,现在后面就有一个现成坑,等一下就把你活埋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旁边立时有刀光闪现,数名彪形大汉手执利刃站在了窗外,封死了所有的粗口,他们一脸的杀气,只等一声令下,就冲进来,将洛大爵爷乱刃分尸。

    洛林看着,不禁苦笑了一下,只是接一个头而己,这动刀动枪的,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吗?

    不过,这也难怪。

    这接头,一向都是麻杆打狼,两头怕的事情。自己怕他们是魔族的勾子。他们何尝不怕自己是魔族派来的探子?

    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谁也不敢多说话。

    洛林想到这里,当下笑了一下,然后将手中的钻石戒指摘了下来,道:“你看一下吧。”

    那杜克疑惑地接了过去,仔细地看了看,虽然惊叹于这枚宝石的瑰丽,但是却像洛爵爷当初刚拿到之时一样,根本就没有看出好来,就觉得它实在是够大。

    洛林冷哼了一声,道:“土包子,看清楚了。这可不是什么大陆货。不是谁都能看出名堂的,别耀瞎了眼睛。”

    杜克撇了撇嘴,道:“不就是钻石吗?我也有好多颗的。全都是八星八箭……”

    旁边的店主看着洛林一脸的镇定,然后看了看那颗钻石,当下眼中寒光一闪,道:“闭嘴,你少给我在这里丢人。”

    说着,伸手夺了过去。

    他凑到了那钻石跟前,仔细地看了一眼。脸上不由显出了奇怪的神色。

    最后尤尔松了一口气,摸摸额头上的汗水,双手捧着钻石,恭敬地道:“大人,老家还好吗?好多年不回去了。夏天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热啊?”

    洛林接过了钻石,犹豫了一下,道:“不,城外的绿树早就已经成荫了,很凉快,就是动物也多。晚上猫头鹰吵的厉害。经常让人睡不着觉。”

    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敲了敲桌面。

    这些话都是当初临来之时,教廷交待的最高级暗号,来之前教给洛林这一套的人还特意叮嘱过洛林,一定要记熟了,不能出错,不然是会要命的。

    这一套暗语不仅只是说话,而且配合着,在手势上也有极其严格的要求。

    为的就是防止有人落入了黑暗议会的手中,在他们残酷的刑讯之下,交待出一切,给整个组织带来灭顶之灾。

    而有了这些小细节的东西之后,纵然是熬刑不过,交待出了暗号,但是只要不是铁了心的当人奸,略略隐藏一些东西。那么敌人就不可能破获整个谍报网络。而且在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的间谍被抓。

    事后,教廷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进行营救。

    而相反的,如果全数如实招供,使的间谍网络受了破坏。那么教廷就会派出锄奸队,誓死追杀。

    洛林一边和那店主对着暗号,一边也是对他的身份好奇了起来,如此高阶的暗号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联络站的站长可以轻而易举地知道的。

    两人又对了几句。直到双方全都确定无误,这时,两人这才同时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那店主挥了挥手,让门外的大汉们全数退下。

    而洛林也是轻轻地擦了擦头上冒出来的微汗,心中暗叹:这接头比起那些卖白粉的还要小心。,

    不过话说回来,那些卖白粉的也全都是跟这边学的。毕竟大家做的全都时时刻刻都要掉脑袋的生意。

    那店主坐了下来,然后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这才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多少年了啊。我在这里熬了多少年了啊~

    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几乎都要忘记枫叶丹林的红叶究竟是什么样子了……”

    旁边杜克向洛林介绍道:“这是我们帮主大人的嫡子,当年他也在枫叶丹林上过学的。”

    洛林看着他,当下心中大生好感。

    这虽然不同届,但是却也好歹是同学。而且在这片大陆之上,找一个同学也是绝对相当不容易的,估计除了他们两个,这个大陆上的枫叶丹林毕业生,也就只有黑暗议会里面的一两个了。

    更何况,多一个同学多一条路,这可也是千古不变,而且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

    当年大家混科举的时候,就因为在一个考场里面考试,就成了年兄年弟老恩师的,不住攀关系,甚至冒着给皇帝老大上眼药的危险,结党营私。一说是同年就跟找到了组织一样的。

    还不就是为了能多拉关系,以便贪污受贿往上爬?

    纵然是小布哥,当初在学校的时候,也不好好学习,跑去参加黑社会性质的社团组织。

    但是后来,为什么丫的能当总统。据说就是因为他有一项特殊技能,记下了当时所有同学名字。然后大搞同学关系。虽然人家大学毕业证都没有拿到,还不是照样当上了总瓢把子。

    洛林看着那人,当下道:“噢,你也是枫叶丹林的?”

    尤尔一怔,几乎不敢相信,道:“怎么?你也是枫叶丹林?”

    两人对望一眼,立时全都是唏嘘了一番。

    尤尔当下很是追问了一番那枫叶丹林现在的情形。古堡后面的小树林里面是不是还是情人们约会的地方,扔一块石头惊起一群野鸳鸯。

    骑士学院那一帮痞子们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的闷骚,有没有打破了那个‘毕业之前找不到女朋友’的终极禁咒。

    军事学院食堂的饭菜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的难吃,大家想各种点子往法师学院的餐厅蹭。

    还是不是有闷骚的在女生宿舍外弹竖琴,别彪悍的管理员大妈给拍飞了。

    毕业之时,有没有人半夜不睡,灌多了猫尿之后,跑到女生宿舍楼前狂叫,小丽,我爱你……

    洛林一边和他热切地聊着,这才想起来,自己也是毕业了两年了,当下不禁又是一阵唏嘘。

    在此同时,也对这位坚守在这里的店长心生敬佩。

    居然默默无闻地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如果是自己的话,早就找借口跑掉了。

    尤尔看出他的意思,当下哈哈一笑,道:“我也不亏的。每年也只是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收集一些有用的东西,很多时候,也都是在海上,纵横七海。

    杀杀人放放火什么的,偷袭一下他们的港口,和闪族的海军们打打架。”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不过现在闪族的海军越来越不是东西了。他们现在不仅打击我们的走私。而且他们居然自己也搞起了走私。这帮狗*养的。挤占了我们一大块市场。”

    看着他一脸的深恶痛绝,洛林不禁笑了一下。看来这位兄弟在这里过的也是相当的惬意。

    两人在一起聊了大半天,这才终于话转正题。

    尤尔道:“我们接到了老家的命令,知道您身负重任,所以也不敢怠慢,只是没想到,我们刚刚做好准备,您就来了。”

    洛林笑了笑,道:“我是抄的近道。”

    出于保密的需要,纵然对方是可以信赖的,但是具体的事情,也是能说就不说的。

    尤尔也不介意,豪爽地道:“大家都是自己人。说吧,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的。”

    洛林当下也不客气,掏出了一份地图,在桌子上摊开,然后道:“是这样的,我发现了几处可疑的地方。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说着,点指着上面的几处地点。

    尤尔探头看了一眼,然后点头道:“不错,这几个地方,我们也是怀疑过,也一直在调查,不过这可是相当困难的。他们的把守很严,还动用了黑暗骑士。到了现在,我们也只是在……”,

    他说着,在一个山谷当中指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在青幽谷里面安排进去一个厨子。就这还费了我们老大的劲。”

    他说到这里,解嘲地笑了一下,道:“不怕你笑话。我侦查了他们足有一年了,连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都不知道。而你一来就发觉了这些地方的不妥。比我们这些人强太多了。”

    洛林看着他,笑道:“你也不必自责,毕竟你们的工作重心不在这里。”

    尤尔当下也是一笑,道:“还是你们厉害啊~”

    “碰巧而己。只能说运气不错。”洛林笑了一下,谦虚了一句,然后又接着道:“这些地方据我估计,很有可能是战争堡垒的制造基地。”

    “战……战争堡垒……”尤尔当即大吃了一惊,脸上变了颜色。

    虽然上一场卫圣战争早就已经过去了千年,但是那战争堡垒在空中飞翔而过,君临天下,所向披靡的威风却成为了不朽的传说——经过无数吟游诗人的传唱,在人们的心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迹。

    “死亡从天而降”这句话是很多故事的开篇,说的就是这种可怕的武器。

    他颤声道:“这……这怎么可能。那种战争堡垒的制造技术不是说已经失传了吗?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说过他们曾在这片大陆上造过战争堡垒。”

    洛林耸了耸肩,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估计他们可能又找到了什么方法。反正那些地方,绿魔晶与浮石的需求量大的惊人。”

    尤尔脸色更白,道:“你是说,这几个地方同时开工,就像是做炒鸡蛋一样,一起生产着战争堡垒。”

    洛林轻声一叹,道:“我也很希望不是,但是这是最合理的猜测。”

    尤尔看着地图上那几个地方,紧咬着嘴唇,最后一咬牙,道:“回头我就招集人手,就是用人命填也把这些地方给毁了~”

    洛林愕然地看了他一眼,道:“不~当然不。”

    尤尔一愣。

    洛林叹息了一声,道:“且不说,他们重兵把手,你有多少人命可以填进去。更何况,你就是毁了,他们也会在别的地方重新建造起来。”

    尤尔沉声道:“那你的意思是……”

    洛林看着那地图,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我们最好能偷到他们的设计图。这样就可以找出他们的弱点。

    更何况,有图纸在手,咱们也可以仿造出来。以我们大陆的建造能力、魔法水平,相信绝对可以造出比他更多更好的东西来。”

    洛林这话说的满满的,却是有着充分的自信。别的不说,仅仅以奈安堪比山寨手机商的制造水平,就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儿。

    要知道,洛爵爷临来之时,那帮痞子们正干的热火朝天,放出话来,就是手工打造,也一定要搞出一个蒸气机车出来。

    尤尔听了洛林的话,当下也觉的自己刚刚太过冒失了:既然是秘密基地,对方重兵把守,自己就是亲自率队,也必然是有去无回。

    他当下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咱们按你的办法来。要多少人,要我们干什么。你尽管说。”

    像所有地方官员对于空降来的上司一样。虽然表面上恭敬,但是实际上,心中却还是对洛林有些不屑——这个痞子一定又是哪一个大佬的私生子,跑来这里捞经验值的。过不了两天,就受不了苦,然后拍拍屁股走路。

    直到此时,他才算是真正收起了对洛林的轻视,全力配合。

    洛林看着他眼中的神色,当下也不说破。低头看着地图,略略沉吟了一下,道:“你最好让那厨子想办法搞一个营区的地图,然后再生个病什么的,推荐另一人过去顶替。到时候,我就过去冒充……”

    尤尔一惊,道:“大人,你这是不是太冒险了?”

    洛林笑了一下,道:“你们的人都是熟脸,一旦被认出来,就会被人顺藤摸瓜,全都给兜起来。而我就不会了。”

    尤尔想了一下,最后一咬牙,道:“也好。大人。”

    他看洛林此时站起了身来,当下急忙道:“回头有了消息,我们上哪儿找您?”,

    洛林想了一下,道:“你们去城守府吧。我这几天都在这里。”

    说着,一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洛林来到了前面的酒馆,还没有进门,就听里面传来了一阵大声的喧哗,不禁一怔。

    那店主当下警惕地挺身在前,抢先一步,进去看了一眼。随即一脸的啼笑皆非。

    洛林看了他一眼,当下走了进去。

    原本为了小心,他让薇拉、雷欧三个留在了外面。一旦有事,既可以让他们免于身险境,而且还可以接应自己。

    洛林走进店中,只见店中间,用四五张桌子拼在了一起。雷欧腆胸叠肚,站在桌子上面,小脸兴奋的一脸红光,不住地高声叫道:“押了,押了。买定离手了啊~我们这可是赌神小白亲自摇庄,杜绝做弊,童叟无欺……”

    在旁边,小白也是兴奋的两眼直放光,长鼻子上卷着一个大大的摇盎,不住地摇晃,发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声响。

    一众酒客们全都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那桌子边上,直挤的水泄不通。纷纷高声大叫着,挥舞着拳头,也不顾挤在一起的汗水和臭味,将手中的金币铜板纷纷堆在了桌子上面。

    而薇拉则是站在一边,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在她的脚边,还倒着两个全身焦黑的痞子,不时地还抽搐两下。很显然是想要耍横,结果却被她给收拾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