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鱼骨酒馆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五十六章鱼骨酒馆

    加勒比城的贫民窟,和后世出产某种神油的那个地方的棚户区一样,杂乱肮脏。9W0W7W8.8C3A4I6h5o7n8g6w7e9n8x0u2e30.9c7o9m8

    在这里居住的都是城市最底层的体力劳动者,渔夫,工匠,码头工人,打零工的,最低等的ji女,出老千为生的骗子,帮会里的打手,等等等等。

    建筑都是那种低矮破旧的样子,用石块和木头简单的搭建起来,粗糙,简陋,四处透风。

    房屋交错拥挤在一起,露出千折百转的小巷,黑暗的小巷里面时不时闪出不怀好意的人影,在那破烂的门窗后面,也有窥探的目光。

    空气里都飘着一股腥臭的味道,还有一种说不出来难闻的味道,能将人直接熏一个跟头。

    地面上污水横流,乱建的房屋中间没有下水道这一说,各种污水就直接被倒在了街上。

    干燥的路面尘土飞扬,一阵风吹来卷起地上的浮灰,劈头盖脸的向人笼罩过来。

    地面上到处扔着各种各样的垃圾,成群在苍蝇在上面嗡嗡嗡的乱飞,时不时窜出的狗和猫,将垃圾翻的到处都是。

    踏足这里的第一时间,洛林就皱起眉头撇了撇嘴,奈德尔城虽然也有贫民区,但是环境要比这里好上太多了。

    加勒比港的规模比奈德尔城大多了,城区也远比奈德尔城瑰丽奢华,但是在那纸醉金迷的另一面,却如引的破败不堪。

    这里的环境,很容易滋生瘟疫和传染病。

    在这个时代,对付瘟疫的方法都很简单,就是把出现瘟疫的地区封锁住,然后任他们自生自灭。

    可想在这个人口如此密集居住区,一旦发生疫病最终会出现什么结果,也难怪一场黑死病能干掉欧洲三分之一的活人。

    薇拉也是满脸的不舒服,掩住自己的鼻子,苦着脸看着洛林。

    雷欧倒是觉得蛮新鲜的,好奇之下,对周围脏乱的环境没太在意。

    而小白站在一幢房子的前面,看着那歪歪扭扭的房子,出于战象暴虐的天性,很是想要试试看自己能不能一脚将那房子踹塌。但是又担心那里人跑出来找它要赔偿。

    因此上,心中天人交战,一脸的犹豫。

    洛林看着眼前房屋,这里就是他今天的目的地。

    低矮的屋檐,裂开的木门,门上破烂发黑的鱼骨招牌,上面的字迹早就模糊不清。

    连蒙带猜的,还是能看明白上面写的是“鱼骨酒馆”。

    “就是这里了。”洛林招呼一声薇拉和雷欧,推开酒馆的木门,迈步走了进去。

    一股夹杂着汗臭味的热气扑面冲来。

    酒馆内这会已经坐满了人,穿着背心短衫,或者干脆就是光着膀子的人,围坐在一张张油腻的桌子边,各种粗口夹杂在大汉们肆无忌惮的笑声当中,中间还能听到女人和人打情骂俏的声音。

    循声望去,还能看到穿着暴露,浓妆艳抹,带着五分钱一大桶的劣质香水的女人穿行在酒馆当中。那浓浓的化妆已经完全遮住了脸色,只余一张血盆大口。

    在洛林走进门的瞬间,酒馆内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不速之客。

    不过很快,这些人又该干嘛干嘛去了,只是那眼光时不时的就往洛林他们身边瞟来。不怀好意的眼神一闪而过。

    洛林略略皱了一下眉头,心中暗道:鱼龙混杂,这倒确实是一个藏人的好地方。白胡子把这里设为联络点,确实不错。

    虽然表面上看他们这里极是混乱,但是实际上却也是外松内紧。别说是密探,纵然是像自己一样的生人,也会像是黑夜里的灯塔一样显眼。

    他只是略略地扫了一眼,就已经发现了几处的不对。那名坐在柜台边上的络腮大汉,虽然醉眼蒙松,但是右手却始终不离旁边的战锤的把手。

    靠着壁炉那个瘦高个子,虽然吊二浪当,但是双手却极其的干净,而且从衣襟下那一闪而过的闪光,却知道,他是一个飞刀的高手。

    而坐在旁边的那个舞女虽然衣着暴露,但是坐如青松,腰板挺直,旁边也无一人敢上前搭讪,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练家子,而且身份不低……,

    就在洛林打量他们的同时,那些人也是发现了洛林,不住地回过头来,打量起他来。

    此时,雷欧从他身后蹿了出来。

    他看着眼前热闹的酒馆,当下咧着嘴,笑道:“这里好热闹啊~”

    习惯了上流社会轻歌曼舞的舞会宴会,雷欧第一次走进最简陋的酒馆,自然是大感新鲜。

    尤其是那些光着膀子壮实的大汉,雷欧尤其是羡慕不已,可惜他每次这么做,亮出身上精心画好的两条带鱼,黑猫警长,铁臂阿童木,又或者蜡笔小新的时候,都会被凯瑟琳逮到了,然后不由分说地就是一顿好打。

    随后,薇拉走进门的时候,酒馆内爆出一阵惊叹和喧嚣。

    这些下溅的粗坯们何曾见过这样的美人,当下一个个全都瞪大了眼睛,流着口水看着娇俏可人的薇拉。

    那种讨厌的目光惹得薇拉极度不满,她略略跺了一下脚,正在考虑要不要在这里扔个火球什么的,让他们安分一点。

    洛林板起脸在酒馆内扫视了一圈,然后冷冷地哼了一声。

    看着洛林的一身装扮,酒馆内这些讨生活的老江湖就知道这不是该出现在这里的有钱人。

    他们这些人虽然有不少是亡命之徒,但是却不是随随便便找麻烦的傻瓜——那种不长眼睛的家伙早就死光了。

    他们这些人久历江湖,知道自己可惹不起从城区过来的富家公子,虽然不知道洛林他们这种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很多人还是知趣的避开了目光。

    一个套着围裙,身材丰满的女人这时快步来到洛林他们跟前,娇笑着说道:“哟,难得有几位贵客上门,这位少爷,快来请坐。”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拉住洛林的臂膀,然后半个人都依靠在洛林的身上,胸部还不停在洛林胳膊上蹭,拉着洛林往酒馆里面走。

    不远处的几个女人不满的嚷道:“又被这个骚娘们给抢先了。”

    小白这会儿跟在最后面,刚刚探过大脑袋来。

    它迈步往酒馆里面走,当下却突然停了下来,晃着大脑袋往左右看看,发现自己居然被酒馆的门给卡住了~

    看洛林和雷欧正往里面走去,小白大爷着急了,拱着身子一使劲,喀喇一声,年久干裂的门槛从中间变形断裂,小白嗷嗷一声,然后抖了抖身上的碎渣,然后轰隆隆的踏起脚步,追上洛林和雷欧。

    听见这么大动静,洛林转过头来看着缺了一大块的门口,一拍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两个小家伙全都是狗皮膏药一级的。本来不想让他们跟着,但是却又怕他们太小,不小心会暴露出了身份。也不得不默认了下来。

    雷欧则是拍拍小白的脑袋,道:“小白,你看,我早就说让你减肥的吧,每天还吃那么多,这下好了吧。”

    小白无辜的看看雷欧,那意思好像在说“又不是我的错”。

    “我的门~”一声凄厉的哀嚎声响起,然后一个硕大的黑影向洛林他们冲了过来,那声势一点都不逊于奔跑中的小白。

    等来到了跟前,洛林才看清楚这是一个体型圆滚滚的胖子。

    他跑起来路来,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那腿一点也不比小白的腿细,身上套着一件已经脏的发黑的衣服。

    他带着一股妖风冲过洛林他们的身边,然后抱住被小白撞开的门框,大声干嚎了起来。

    “我的曾曾曾曾祖父,孩子我不孝啊~我没能保住咱们家的传家宝~我对不起你们啊~咱们家传了八代的宝贝就这么毁了啊……”

    嚎起来的声音就像是杀猪一样,震的人耳膜生疼。

    薇拉和雷欧目瞪口呆的看着胖子的样子,就连小白也吓了一跳,莫名其妙的看着嚎叫的胖子。

    洛林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当下不禁很是怀念,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胖子干嚎了半天,却看不到有人过来说一句话,洛林他们就只是这么围观着他。

    这样大声的干嚎可是很费力气的,很快胖子的嗓子就干了。

    他眼珠一转,冲地上跳起来,走到洛林跟前,凶神恶煞一般,恶狠狠地道:“小子,你的宠物把我的传家宝撞坏了,你说该怎么赔给我。”,

    洛林歪着头看着眼前的胖子,道:“传家宝?”

    “对,就是这扇门。”胖子嘴里喷着唾沫星子,大声说道:“我家的这扇门可是有三百年历史的老东西,是我曾曾曾曾……祖父那辈子做的,用的可是最上等的黄花梨木,请的是当时最又名的木工,光是雕门框上的花,就用了三年的时间,现在……现在你们居然……”

    洛林嗤笑一声,道:“一看你就是不识货。”

    “什么?”胖子当下恶从胆边生,怒声大叫。

    他一扒衣服露出了胸口浓密的长毛,还有两边的刺青纹身,然后重重地将衣服往地上一甩,跳着脚,叫道:“敢说我不识货,全酒馆,不,全街区的人都可以给我证明,我尤尔家的这扇木门,就是祖传的~”

    酒馆内的人跟着大声鼓噪起来。

    “对,对,我们证明,这个就是古董。”

    “足足的三百年历史了。”

    “这当年还是大祭司开过光的。”

    “你们弄坏了就得赔,不能不讲理吧。”

    “就是,就是……”

    听到有人支持,那胖子当下胆气大盛。昂着头,理直气壮的看着洛林。

    看到此时,雷欧一拍手掌,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碰瓷的。***,终于让我给碰上一回了~”

    他当下一转身,爬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居高临下,喜滋滋地看着这边。想要从中学一些优秀经验出来,以便小公爷消化吸收,巩固提高。

    洛林笑道:“说你不识货,你还真是不识货,那个那里是黄花梨木?那个明明就是紫檀木的,比黄花梨木可贵的多了。”

    “啊?”胖子一愣,很有些疑惑,道:“紫檀?啊……对对,就是紫檀的,紫檀的。没错,就是紫檀的~”

    这死胖子以前大约也是敲诈多了,见惯了别人讨价还价,就地还钱。这猛然一下子碰到一个愿意多给钱的,也是极不适应。心中不住打鼓。

    但是后来看了看自己身边那些个流氓地痞们,一个个全都是横眉立目,打算好好地敲诈这个小白脸。当下不禁胆气大壮。

    他拍着桌子,唾沫横飞地大声叫道:“小子,实话告诉,你要是不拿五十金币出来,今天你就别想要出我这个门,大爷非要卸你一条腿不可~”

    洛林也不动怒,而搓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五十金币?太少了吧?这扇门怎么也得值个三五百金币吧。”

    胖子愣住了,表情呆滞的说道:“三五百……金币……”

    洛林看着他的表情,不禁奇道:“怎么,嫌少?”

    胖子喜的脸上都冒光了,连声说道:“不少,不少了。快把钱拿来吧。看在你如此老实识相的份上,我再给你打一个折扣。”

    说着,把自己肥厚的手掌伸到洛林跟前。生恐慢上一步,这个小白脸明白过来,不给钱了。

    洛林低头看了看他的那只黑乎乎的油手,淡淡地道:“行,那我给你写个条子,你去城守府找菲奥娜拿钱。”

    “城……城守府。”胖子的眼睛瞪的比牛还大,脸色刷一下就变了,结结巴巴的说道。

    旁边的女侍者这时候凑到胖子耳边,低声说道:“你个死胖子,没看见老娘我给你打半天眼色了,他们就是坐城守府的车来的,要不然老娘肯牺牲色相?

    猪油蒙了心了你,你做死啊~”

    胖子吓的脸上血色尽退。

    看洛林笑吟吟的看着自己,那胖子突然一个机灵,眼珠一转,然后那张油乎乎的大脸上抽*动了几下,硬生生地挤出了笑容。

    他深深地一弯腰,然后笑吟吟地道:“大人,大人。我刚刚只是开一个玩笑。

    这门虽然是古董,但那比得上您这位贵客登门。

    您还别说,从您进门的时候起啊,我就觉得我这个百年老店突然亮堂了起来,快请坐快请坐,姆娜,姆娜,你个死丫头又去偷懒了吗?快,快去把我珍藏了六十年的那瓶拿来。

    还有你们,你们这些下溅的痞子,看什么看。还不快给大人让路。”

    洛林道:“那这门?”

    胖子一摆手,道:“什么门不门的,哎哟喂,没有把您的这个可爱的小象蹭疼了吧。”,

    胖子伸手想去摸摸小白,小白看着他又黑又油的大手,后退了半步,对着他一挑大牙。

    胖子讪讪的收回手,谄笑着看着洛林,连连躬身,道:“请,请。”

    洛林笑了笑,道:“爵爷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算是赔你的。”

    洛林弹出一枚金币,翻着滚飞上空中,然后落在胖子的手里。

    一看手里是枚黄澄澄的金币,胖子腰弯的更低,笑的更加灿烂,大声道:“姆娜,死哪去了,还不快把桌子收拾干净,去把我结婚时候存的那套桌布拿来。”

    黄澄澄的金光也同样刺痛了其他人的眼睛。

    虽然大家全都是有些眼馋,不过他们刚才都听见洛林自称爵爷。

    有爵位的贵族可是不是他们这些升斗小民能惹得起,大多数人只能眼馋胖子的好运。

    这时,一个面色惨白的酒客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一看就知道是喝高了。

    他嘴里喷着酒气,两条发飘,东倒西歪的向门口的走去。

    那酒客路过洛林他们身边的时候,脚下一歪,打了一个趔趄,蹭到了雷欧身上,喷着腥臭的酒气道:“对不起,对不起……”

    说着,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就想往外走。

    雷欧当下却脸色一变,然后伸出手去,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紧接着,一拳捣在那人的小肚子上。

    那人当即惨叫了一声,痛的弯下了腰来。

    雷欧却毫不怠慢,反手一个大嘴巴子就扇在他的脸上。

    酒客捂着脸,大声说道:“你干嘛打人?”

    雷欧怒声喝道:“小子,摸本大爷钱包,你还嫩了点~”

    说着,伸手拽住了腰间的一根细绳,用力一拉,顿时就见一个钱包从那酒客的怀里掉了出来,而且旁边还连带着又掉出了好几个钱袋。

    此时,那一众人等纷纷惊叫了起来。

    “我的钱包。”

    “我的钱包也不见了~”

    “……”

    雷欧也不理他们,而是收起了自己的钱包,然后抬起腿来,对着那酒客的屁股就是一脚,怒声骂道:“滚~”

    那酒客当即被踹的踉跄了几步,然后趁势飞快地跑了去。

    而此时,那一众丢了钱包的客人们也是纷纷怒骂着追了出去。

    胖子看了,立时也追了出去,高声大叫道:“混蛋,你们还没有给钱呢,还没有给钱呢~”

    但是很显然他没有那些人跑的快,最后只得是愁眉苦脸地转了回来。愤愤然地骂道:“这帮王八蛋,每次都是借故逃单,就这还说我的酒不好,下一次一定给他们的酒里掺尿~”

    洛林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看着洛林众人立时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急忙道:“小人这只是气不过随便说说,大人,您别见怪,别见怪啊,哈哈,哈哈哈……”

    他将洛林众人引到桌边,端起酒瓶正想倒酒。

    洛林一摆手,笑道:“免了吧。你这些兑了水的东西,就别拿出来丢人了,我是来找人的,独眼杜克是不是在这里。”

    胖子愣了一下,道:“哟,这个,我还真没听说个这个家伙。”

    “哦?”洛林抬头看了胖子一样,见他脸上还是一副憨厚的笑容,但是眼珠乱转,洛林笑着摇摇头,又掏出一枚金币仍在桌子上,道:“告诉他,是剧院总管让我来的,有笔大买卖要和他谈。”

    胖子眼中当即闪过了一丝的厉色,然后低声嘟哝一声:“那个老狗。”

    他略略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大人,您请稍等。”

    说完,胖子就快步走向后门,消失在黑黑的门洞里面。

    雷欧转转眼珠,拿起桌上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端起了尝了一小口,然后“噗~”一声全喷出了来。

    “呸呸。”雷欧吐了两口,气愤的说道:“这也叫酒,跟猫尿差不多。”

    洛林耸耸肩,道:“不然你以为,你看看他们,他们还很羡慕你手里这瓶酒哪。”

    雷欧扫了一眼,果然见很多人眼馋的看着桌上那半瓶劣酒。

    “呸,老百姓都过这种日子了,魔族那帮家伙还想去侵略我们,他们脑子有病。”雷欧恨恨的说道。

    洛林笑了一下,道:“就是因为这样,他们羡慕我们有好东西,又不想自己好好干,最简单的办法,当然就是去抢了。”,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

    这时,门洞里面露出一个人影,洛林感觉他向自己这边看来,等洛林抬起头来,哪人影已经一闪而过。

    而后酒馆的老板走了出来,在洛林耳边低低的说道:“大人您请跟我来。”

    洛林他们跟着胖子穿过后门,在洛林他们之后,酒馆内的几个人对视了一眼,站起来跟在洛林他们后面。

    过了一个杂乱的院落之后,胖子推开一道门,道:“请进。”

    洛林他们走进屋内,就见一个包着头巾的大汉坐在中间冷冷的看着他们。

    人如其名,这个大汉的右半边脸上有一个道深深的刀疤,从眼睛上划过,眼窝深深的陷了进去,只余下了一个令人发寒的深洞。

    大汉用余下的那只眼睛,上上下下细心地打量了洛林好一阵,才开口说道:“听说你们找我。”

    洛林也是仔细地打量着他,然后道:“你就是杜克?”

    大汉点了点头。

    洛林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道:“听说你认识白胡子?”

    杜克眯着眼睛看着洛林,好一阵子之后,才缓慢的点点头。

    “我想跟他谈一笔生意。”洛林犹豫了一下,最后道。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