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低碳式决斗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四十七章低碳式决斗(求月票)

    这一会围观众人看洛林的眼神都变了,刚才他们还不看好洛林他们几个明显就是从外地过来的人。

    因为洛林他们衣服穿的并不漂亮,这个你不能怪他们狗眼看人低,在这个时代看人还真的就是看服装,看说话的。

    贵族的一身华服,农夫行脚商就是努力一辈子也买不起。

    而且很多显示身份的细节,都是从服饰上表现出来的,在等级森严的阶级社会,这可都是不能弄混的。

    洛林他们身上掺杂着很多现代风格的服装确实简洁舒适,没有夸张的蕾丝和花边等那些娘娘腔的东西。

    身上也没有多余的饰物,没有别一条金链子,或者缝一排钻石的纽扣出来显摆。

    就连薇拉的身上都没有钻石或者金饰,手上就一枚空间戒指,不过这枚戒指虽然价值连城,但颜色黯淡,样式古朴,看起来不像是值钱货,头发也只是用头绳扎了起来。

    薇拉她一向认为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都该老实呆在她的藏宝箱里,而不是别的满身都是,出去晃花人的眼睛。

    就这样,在众人看来,洛林他们的身份,大概是乡下的小地主或者小富商,只是菲奥娜同龄的朋友。

    一开始围观的八卦党们都没看好洛林他们,小有钱人和贵族冲突,一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虽然有菲奥娜罩着他们,但结果还是不会太好。

    却没想到菲奥娜嘴里蹦出一句“魔法武器”来,人们再看洛林的眼光就变了,没有嘲讽和戏谑,取而代之的是慎重和疑惑。

    换了种眼光之后,围观者们很快发现了洛林他们身上的不凡,能进城守府做客的都是懂行的,很快就发现虽然样式不怎么样,但他们几人服装的用料和手工却是极品,尤其是那个蓝发俏皮的小女孩,一身衣服居然是丝绸质地的。

    天啊~这得多大谱的贵族,才会给贴身女仆配丝绸的衣服。

    多少贵族小姐还穿不上这一身那,在这个大陆,丝绸可不是有钱就买的来,每年数量有限的进口丝绸,全都特供给了金字塔最上层的人物。

    魔法武器,昂贵的服装,一口流利的通用语,这时候谁也不会认为洛林他们还是一群乡巴佬。

    菲奥娜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在场众人震惊的神情,在她看来洛林和雷欧就是一大一小两个毒舌坏痞子,属于说两句话就像抽他们的那种。

    菲奥娜还是不放心地嘱咐了洛林几句,交待洛林别伤到自己,但是也别像白天那样把他揍惨了,这才退到一边。

    罗杰克看到菲奥娜的举动,当下也是心中一片的冰冷,她会这么做,就说明,在她的心目当中,自己根本就不是那人的对手。

    而且洛林身后的雷欧和薇拉都还用一种看死人的眼光看着罗杰克,让罗杰克心里更是紧张。

    原本他还以为自己心中会产生愤怒激动的情绪,但是最终却奇怪地发现,自己只余下了一片的沮丧。

    毕竟,拥有魔法武器的人纵然本身没有强大的实力,最起码也拥有极为强硬的后台,远远不是一个所谓的法官的儿子可以抗衡的。

    虽然贵族的荣誉,更重要的是周围有那么多的人在围观着。他不可能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放弃决斗,如果他那么做了,就是给家族摸黑,连他的继承权都会被剥夺。(普希金当年就是这么死的。对,就是写《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那个痞子。)

    因此上,此时,他也是赶鸭子上架,强撑着道:“阁下,不知您打算用什么方法进决斗呢?”

    洛林瞥了他一眼,见他脸上的苍白和病态的红晕,当下不禁叹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看这孙子吓的。早知道这样的话,你丫的别那么装逼扔白手套啊?装成SB了吧。

    决斗什么的,真是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爵爷我向来崇尚背后拍人板砖。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道:“这样吧,如果用武器什么的,算我欺负你……”

    众人闻言当即一愣:这可是决斗啊?还有这么发扬风格的?,

    雷欧低声地向薇拉说道:“坏了,老大这是要抽疯了。他肯定是打算用自己卖不出的那些书进行决斗,砸死那个痞子。就算是砸不死,也能活埋了他。”

    薇拉撇了撇嘴,同情地向罗杰克望了一眼,然后也是低声道:“那样的话,那个死娘娘腔也太可怜了。史上第一个被书憋死的~”

    自己这正想法收拾人,雷欧和薇拉却在背后吐自己槽,洛林当即气的回过头去。

    那两人立时全都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巴,一人一边地转头看向了其他的地方,好像那些话不是他们说的一样。

    而小白为了显示自己的清白,则是一边假装若无其事地看着夜空,一边伸着长鼻子,在背后指着雷欧两人,偷偷地告密。

    旁边众人看了,立时一头的大汗。这些都是什么人啊?真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只有熟悉洛林他们风格的菲奥娜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罗杰克看到这里,却像是找到了洛林的弱点一样,强撑着低声骂道:“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什么时候都是改不了的下溅毛病~”

    他已经是打定了主意,反正菲奥娜已经规定一定要手下留情,那么自己绝对是性命无忧,大不了了被揍一顿,丢人总没有丢命重要。既然如此,那么就尽可以大着胆子。

    纵然是在决斗当中打不过洛林,但是在气势上却绝对不能输了,不管怎能说,要从精神上胜过洛林。

    这样一来,纵然是被打了败了。但是回头不管是谁说自己来,也得要竖着大拇指,称一声‘不怕死的好汉子~’

    洛林定了定神,又转回头来,看着罗杰克,见他虽然额角冒汗,但是却仍然强自硬撑,一脸不服输的模样,不禁一笑。心中暗道:这孙子确实是需要好好地教育一下。

    他一转眼看到,花园里面种植的那些个用来观赏的‘情人果’,一个个娇艳红润,晶莹剔透,如同红灯笼一样,看起来很是诱人。当即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他呲牙一笑,道:“我想好了。”

    说着,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之下,几步走了过去,一伸手从那低矮的植物上面摘下了两颗情人果。

    菲奥娜看了,当即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急忙上前一步,道:“你想干什么?”

    洛林神秘地一笑,然后伸手在唇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菲奥娜愕然一愣,随即不知所措地退到了一边。但是却关切地看着洛林,那双秀眸眨也不眨上一下。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洛林伸出了手来,放在了罗杰克的面前,轻声道:“我是来做客的,在主人家里打打杀杀的,很不礼貌,咱们比赛这个吧~“

    罗杰克愣了一下,难以置信地看着洛林手中的两棵红彤彤的果实,当下颤声道:“你疯了?这可是毒狼果。有剧毒的。”

    洛林笑了一下,道:“SO……”

    罗杰克吃惊地看着他,反问道:“SO……SO是什么?”

    雷欧在旁边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这是番话了。连外语都不懂,居然还充贵族,出来学人家泡妞,我怀疑你的文凭是不是也是找科技路二十三号的胖大婶买的假证。再要么就是克来登大学,或者西太平洋大学的……”

    听他在旁边不住地碎碎念,罗杰克一时死的心都有了。但是这个小死胖子仗着自己年纪小,有‘仇恨免疫’这一的特殊技能。因此上,又拿他完全没有办法。如果真的和他计较,会有失自己的身份。

    但是那毒舌喷起来,生生能把人气死。

    他也只能是硬生生地蹩下了这一口气,假装没有听到。

    洛林举起了手中的红果,道:“咱们来比赛吃这个。”

    在场的众人当即一阵议论纷纷:居然比赛吃毒药,这痞子够狠,不过这也太不把生命当一回事了~

    罗杰克看着那红果,惊愕地后退了一步。如果用刀剑决斗,纵然是对手再厉害,而且也不手下留情,自己最少也是九死一生。但是这比赛吃毒药,那可就是十死无生了。

    洛林看着他的脸,很高兴地看到,罗杰克的脸色变的煞白煞白,甚至连原本涂的那一层白粉都相形见拙。,

    他将手中的红果向前一推,催促道:“你不是要决斗吗?快一点儿,选一个。咱们一不用刀,二不剑,就用这个决斗,既文明又环保,而且还低碳。很符合现在的流行时尚。”

    菲奥娜此时看了,当即大惊失色。

    她上前一步,嗔怒地道:“你……你干什么啊?就是决斗,你也不能这么没心没肺啊。这……这个真的会死人的……”

    洛林笑了一下,道:“我这还不是听你的话,一不用魔法武器,二不用刀剑,那也只有这个方法才行了。”

    菲奥娜一滞。

    洛林一笑,道:“好了,别耽误我们办正事。”

    说着,将菲奥娜向旁边一拉,然后看着罗杰克道:“你倒是快选啊?”

    罗杰克当下心生惧意,一时犹豫不决。

    洛林呲了呲牙,然后嘲弄地道:“不敢?是吗?要不我先选一个?”

    他说着收回了右手,然后在那红果上重重地咬了一口,立时汁水四溅。

    众人当即一片低低的惊呼声。

    菲奥娜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这样的话,随便那个罗杰克死去,自己也不会定这个规矩。这……这不是要命的吗?

    洛林直吃的汁水淋漓,那红色的汁液顺着嘴角不住地流了下来,落在地上,变成一个个细小的水迹。

    看着他毫不在乎的模样,罗杰克的瞳孔不由收缩了一下,这个确实是亡命之徒,一个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当一回事的亡命之徒。自己居然脑子抽筋了,选择和这种人进行决斗?

    一时间,他额头上冷汗直流,看着余下的那棵毒狼果,胆怯地伸了伸手,但是随即又缩了去。

    洛林吃完之后,舌头添了一下嘴唇,回味了一下,说道:“味道不错。”

    围观的众人差点集体摔一个跟头,这可是要命的毒果,还味道不错……

    当下将余下的那一个向前一伸,道:“你倒是快吃啊?”

    罗杰克看了看洛林嘴角那红色的汁水,当即踉踉跄跄地后退了两步,一转头,又发现在场的众人全都以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

    他不禁喃喃地道:“疯子,疯子……”

    说着,一转身,双手掩面就奔了出去。

    众人看了,当下一片黯然。虽然碰到洛林那个亡命之徒,拿着那剧毒的果子,就像是吃苹果一样毫不在意。确实是变态,但是罗杰克居然当众逃走,这位二世祖这一下子名誉可就全都毁了。

    洛林看着他仓皇的背影,不禁放声大笑。然后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下,拿起了另一个毒狼果,随手……随手在菲奥娜的衣服上擦了一下。然后张开大嘴,又啃了一口。

    菲奥娜看着洛林,急的都快要哭了。

    她关切地看着洛林道:“你怎么样,有事没有?有异常赶快要说啊。”

    其余的一众人等也是全都紧密地注视着洛林,大气都不出,纷纷猜测,这个二愣子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倒下去。

    为了泡妞,居然敢把自己的命给搭上,这个年轻人有性格,也不知道是该说他情圣呢?还是说他脑残?

    想到这里,众人是暗自唏嘘不己:这个年青人有后台,有能力,往后肯定是有一个大好的前程,但是为了赌这么一口气,居然和人拼吃毒狼果。大好的青年,就这么给断送掉了……

    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洛林又嚼了两口,然后自我感觉了一下,道:“挺好的啊,这个有点不太熟,稍微酸了点,没有一点儿的问……”

    他刚说到这里,当即‘哎哟‘痛叫了一声。随即双手紧紧地捂住了嘴巴。

    但是紧接着,就见一丝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嘴角缓缓地流了下来,触目惊心。

    围观众人也是“哦”的一声,终于看到毒性发作了。

    菲奥娜看了,当即脑子里嗡的一声,差一点儿就昏了过去。

    但是她却也是一个果断的个性,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再增麻烦,当即用力地一咬嘴唇。

    在剧痛之下,她旋即又清醒了过来。然后向着旁边的侍从厉声喝道:“你们眼睛瞎了,还不快把他扶进去,快,快……”

    众人此时这才如梦初醒,他们当即慌了手脚,也不由纷说,当下呼拉一声,就全都冲了上来,然后有人拖,有人拉,有人抬,乱哄哄的将洛林架起来,就向着小客厅走去。,

    薇拉与雷欧对视了一下,然后也是紧跟着跑了过去。

    众人将洛林抬到了小客厅的轻榻之上,轻轻地放了下来。

    洛林虚弱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然后道:“这儿怎么这么多人啊?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菲奥娜当即一挺身,毫不客气地向众人下了逐客令,道:“病人需要休息,各位请到其他的地方去。还有,快点儿找医生来。让他带催吐剂过来。”

    众人对视了一眼,虽然有些不甘心,他们从来还都没见过吃了毒狼果的人到底是怎么毒发死的,但是由不得他们,全都退了出去。

    随着房门轻轻地关上,发出了‘咔’的一声轻响。

    洛林偷偷瞄了一眼,只见小客厅当中只余下了自己和菲奥娜两人。

    菲奥娜的秀眸当中满是关切,跪倒在软榻的旁边。咬牙切齿地喃喃道:“你不能死,你死了,我……你是白痴吗?没人教过你那种东西不能吃。”

    她看到洛林睁开了眼睛,当即握紧了洛林手,道:“你怎么样?”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虚弱地道:“不……不太好。肚子里像有火一样的东西在烧,很痛很痛。”

    菲奥娜一时间肝肠寸断,悔恨地道:“早知道这样,你逞什么能啊?不就是一场决斗吗?随手弄死那个家伙不就算了。你却跑去和他拼着吃毒果?你傻了啊?”

    洛林笑了一下,为了加深她的罪恶感,当下提醒道:“不是你说的,不许用兵器,还要我手下留情。我这……这不是听你的话吗?”

    菲奥娜听了,不禁心中大痛。狠狠地捶了洛林一拳,道:“我说什么你都听,你傻啊?”

    洛林当即痛的惨呼了一声。

    菲奥娜立时醒悟了过来,急忙扶住了他,关切地道:“你怎么样?”

    洛林低低地哼了两声,道:“很痛,不过要是你亲我一下的话,说不定会好上一些。”

    菲奥娜一滞。但是随即轻轻一叹,然后低下头去,深深地一吻。

    过了好久之后,洛林回味地咂了一下舌头,道:“刚刚亲的好像不够深刻,要不咱们再来一次?”

    菲奥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觉的这个痞子好像越来越精神了,刚才接吻的时候还主动**自己,丝毫也没有快要死翘翘了的迹像,心中隐隐感到一丝的不对。

    洛林见此,当即又急忙双手捂着肚子,低低地痛呼了几声。

    菲奥娜立时焦急了起来,连声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洛林顿了一下,道:“你亲我我的时候,感觉好像好了一点儿,但是现在又开始痛了。快点儿,再来亲我一下……”

    菲奥娜一怔,心中暗自奇怪,没有听说有这一个治疗方法啊?

    她沉住气仔细看了看洛林,见洛林两眼一直不住地乱转,时不时地就色眯眯地盯着因为自己晚礼服而露出了大半的、丰挺白皙的**,不禁越来越感到可疑。这个痞子明显就不像是要死了,而是借机要揩油占便宜的。

    想到这里,她沉声道:“不行~”

    洛林当即一怔,然后看着她冰冷的面容,双手捂着肚子,又连声惨叫了两声,道:“我……我都快死了。连我最后的愿望都不能满足一下吗?什么是最毒妇人心,我算是见识了。”

    菲奥娜听到这里,当即冷哼了一声。越加确定自己心中的想法。由于刚刚关心则乱,没有注意,现在留下了心来,发现这个痞子连惨叫都叫的中气十足,哪有一点儿身体不适的模样。

    洛林犹豫了一下,然后道:“你……你不让亲也行,那你告诉我,你的胸围究竟是九十八,还是九十九啊?”

    菲奥娜就感到脑子当中有一根弦崩的一声断了开来。

    她咬牙切齿地指着洛林的鼻子,道:“你这个混蛋,你根本就没事~”

    洛林当下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

    菲奥娜当即气怒交加,恨的牙齿发痒,道:“你个人渣。果然在这里骗人。枉自我还为你那么担心~”

    说着,在气急之下,大叫了一声,像是只被激怒的母老虎一样,冲了过去。对着洛林就是又抓又挠。,

    洛林急忙伸手按住了她的双手,然后用力地将那双纤手按在了背后,随即搂紧了菲奥娜,再次吻了过去。

    菲奥娜开始挣扎了几下,旋即娇躯一颤,星眸一下子大大地张开,无意识地看着房顶,紧接着,眸子当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色。最后迷醉地低呻了一声,缓缓地闭了起来。

    只是短短数息的时间,就由一只母老虎变成了一只乖巧温柔的母猫。

    过了许久之后,菲奥娜满足地窝在洛林的怀里,道:“对了,为什么你吃了毒狼果那种剧毒的东西,却没有事?”

    洛林一笑,道:“谁告诉你那是剧毒的?”

    菲奥娜一滞,然后喃喃地道:“别人都这样说啊。”

    洛林低头看了看她,道:“别人还都说我吃了一定会死呢。你也亲眼看到了,我吃了两个,我死了吗?”

    菲奥娜秀眸水汪汪地一瞥,腻声嗔道:“回头我就亲死你~”

    洛林叹道:“要不怎么说你们没文化呢,还说别人是乡巴佬。你们才是乡巴佬呢~”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你们的人又没亲自试过,怎么知道那一定是有毒的?人云亦云,没有一点儿自己的主见。

    还毒狼果?实话告诉你,那种东西在我们那里很普遍的,大家都是拿来当菜吃,一个银币都有好几十斤。

    有时候卖不出去,还得要整筐整筐地倒掉。再要么就拿去喂猪~”

    菲奥娜轻嗤了一声,果断地道:“你吹牛~”

    她顿了一下,看洛林脸上显出回忆的神色,不禁又怀疑起来,如果洛林不是真的知道,他怎么敢当众吃那个东西。

    想到这里,她不禁出声问道:“你既然吹的那玄呼,那你告诉我,那个东西在你们那里叫什么名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