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你们也讲法律了?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四十六章你们也**律了?(求票)

    “好了,跟我进来吧。”菲奥娜俏然转身,华丽的长裙跟着飞扬起来,如同一朵瞬间绽开的昙花一样美丽。

    雷欧昂起脑袋,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听着小胸脯,横倔倔的从门卫跟前走过去。

    小白也是昂起大脑袋一甩鼻子,脑门朝天的跟着雷欧走了过去,在路过门卫跟前的时候,还故意一撅大屁股,挤了门卫一下。

    洛林无力的叹了口气,摇摇头跟着走进城守府的大门。

    众人随着菲奥娜到府中,只见这里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建筑蔚为壮观,装饰又精巧美观,就连地上也铺着平整光滑的大理石方板,布置极为豪华。

    宽大的庭院内点着数量众多的魔法灯。

    在道路的两边还放有不少的雕像,雕像后是精心修剪的花丛,各种颜色的花朵簇拥在一起,空气中都飘着一股淡淡的花香。

    看着两边的花坛,洛林心里就隐隐的心疼,自己奈安总督府里面也栽了不少的名贵花木,可是都顶不住雷欧和小白的祸害,栽一茬他们就踩一茬,然后再用童子尿烧死一茬。

    弄到最后凯瑟琳都懒得为这个去揍雷欧。总督府内的花坛现在全都变成了操场。

    前厅的正前方,还有一个诺大的喷泉正潺潺地向外喷出水流……

    雷欧看了,不禁轻轻一叹,道:“哇菲奥娜,你爸爸当这个城守搂了多少钱啊?就算要贪污,做人要低调一点儿,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大修大建,不怕回头被举报了,然后把他拖到菜市口,给一刀咔嚓了?老话说的好,财不露白吗。”

    旁边一名端着水果正往房中走去的侍从听了他的话,当下一失神,脚下一拐,撞在了旁边的一个雕像上,当即摔了一个人仰马翻,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盘子和水果摔了一地。

    小白顺鼻子从地上抓住一个,扔进自己的大嘴里嚼了起来。

    菲奥娜当下很是翻了翻白眼,恼怒地道:“我先一刀咔嚓了你这个小流氓~”

    她顿了一下,然后解释道:“这里原先是一光明邪教一个红衣大主教的住宅,大部分全都是当初我们攻下了加勒比港之前,那些人族留下的。真正应该砍头的是他们。

    我们这些年也只是略加营建了一些小建筑,修修补补之类的。大的框架都没变,从这里还能看出光明大陆的建筑风格那。”

    雷欧狐疑地瞥了她一眼,道:“真的吗?你确定你老爹没有贪污受贿?”

    菲奥娜立时一滞,随手从路过的一名侍从的盘中拿了一块蛋糕,然后左手一按雷欧的脖子,右手就把那蛋糕塞进了他的嘴里,恼羞成怒地道:“有东西吃的时候,就给我闭嘴。不要胡乱讲话~”

    雷欧未及防备,被她那块蛋糕噎的直翻白眼。捶胸顿足地折腾了好半天,这才咽了下去,然后低声道:“哼,不让说,明摆着心虚,肯定是贪了不少的钱。”

    他的话声音不高,但是却恰好可以让所有的人全都清楚地听到。

    周围的人都向洛林他们投来惊讶的目光。

    菲奥娜气的脑门上直崩青筋,心头一阵阵的火大,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和一个小流氓一般见识,只能是假装没有听到,嘀咕了一声“童言无忌”,低着头在前面带路。

    她一边走,一边哀叹:我真是鬼迷了心窍,怎么会盼着他们过来。早知道他们全都是混蛋加三极的痞子们。像这种人应该有多远就躲多远的~我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她不愿意洛林众人和加勒比港中那一帮喜欢无事生非的八公八婆们打交道,就凭雷欧那张没把门的大嘴巴,什么话都能说的出来,到时候让人知道自己堂堂一个大家闺秀被人骗吻了,这种嫩脸要往哪搁啊。

    因此上,打算着带洛林众人去后面的客房去。

    但是就在她成功地绕过了前厅,走到旁边的小路岔口之时,准备将洛林他们带往后面的住宅和客房的时候,旁边有一个声音传来:“哈,我亲爱的菲奥娜,原来你在这里啊?真的是让我一通好找。我在前厅和庭院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了。”,

    那声音和所有的陡然而富的三流暴发户贵族一样,装腔作势拿腔拿调,极是油滑虚伪,而且语气当中还带着轻浮的味道。

    那些人以为只有像是那些戏剧当中一样说话,才能显出自己是一个贵族。

    他们却不知道,这其实就像是那些个拉威的包包一样。暴发户们以为有一个这样的装备,就可以有追十五加三的魅力值。

    出门所有人都得给他让道,开车都不用看红灯,交警都是他们家养的,恨不得别人都跪着跟他说话,以此来显示他是一个上等人了。

    (大概这也就是辫子戏会流行的原因了,有点权势的都想让别人给自己当包衣奴才。或者抱着皇帝的大腿,叫阿玛。)

    但是实际上,除了惹别人嘲笑以外,显得自己很浅薄很爆发户,让人家一边赚你的钱,还一边骂你傻冒之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意思。

    菲奥娜当下身形一滞,挑了挑黛眉,俏脸一下子就冷了起来。

    此时,就听那人继续说道:“我亲爱的菲奥娜,可爱的百灵,你知不知道,你的不在,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夜空中少了明月一般,显的黯淡无光,连人生都没有意义……”

    雷欧这时愕然地转过身去,很是惊讶的看了那人一眼。

    只见对方二十岁上下,身材瘦弱,穿着华丽的可以说是艳丽,以时下的流行打扮,头上戴着一层长长的发卷的假发,脸上扑着一层厚厚的白粉,脸侧还点着几个大大的黑点,在夜灯的照射下,看着活像是一个小丑。

    也不知道那黑点儿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随着说话之时,面部的动作不住地抖动,极是吸引眼球,让人的眼里只注意他的黑点了,看上去恶心之极。

    雷欧肚子里一阵反胃,不禁抱怨道:“大哥,你别那么恶心好不好?我还没有吃晚饭呢。

    你知不知道我正在正长身体的时候,每顿不但要吃饱,还得吃好,如果被恶心的一顿饭不吃,很容易就营养不良的,要是我得了贫血什么办?你这是残害下一代。

    你残害下一代。就是残害了民族的希望和未来。

    你知不知道?就是一头恶狼也知道先把肉分给自己的小孩子吃,你倒好,居然对祖国可爱天真的花朵下毒手。

    你还有没有人性啊?

    唉……越说我越没有食欲……

    长的难看不是你的错,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拜托拜托,从那来回那去吧。”

    薇拉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赶忙捂住自己的小嘴,偷偷的向洛林扮了一个鬼脸,拉着洛林低低的说道:“怎么这里人说话都这个味?好恶心。”

    那人愕然一愣,被雷欧这一顿大帽子给扣的不知所措,只能是看着那个小死胖子从那小嘴里喷出一支又一支的毒箭,刺的遍体鳞伤。

    菲奥娜在旁边听了,一时也是哭笑不得。心中暗自赞叹:这个小流氓跟谁学的,这嘴巴又贱又毒。果然是厉害~气也能把人气死。

    那人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想明白雷欧到底骂他些什么。

    他看着旁边菲奥娜强忍着微笑,嘴角微微的上挑,似要蹩出内伤的模样,立时觉的自己当众出了丑,不禁恼羞成怒,一指雷欧,厉声喝道:“你是谁家的孩子,如此的牙尖嘴利,不知道尊敬他人,没有一点儿的礼貌。

    你家里人教不好你,我来替他们教育教育你~”

    说着,迈开大步,就要上前。

    洛林看此,不由眼中寒光一闪,刚要上前。

    菲奥娜此时却已经迈步拦在了那人的身前,冷冷地道:“他们是我的朋友。”

    那人当即愕然一愣,看着跟前板着脸的菲奥娜,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

    但是看到洛林站在菲奥娜的身后一脸嘲弄地看着自己,那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小丑一样,当即心头火往上撞,随即站稳了阵脚。

    他脸上僵硬地抽*动了两下,勉强一笑,生硬地道:“你的朋友啊?他们可不太……镇定啊,怎么?不和我介绍一下吗?”

    菲奥娜一时无奈,只得是硬着头皮道:“那个小胖子叫雷光光,旁边的小姑娘叫薇儿,而那个小象叫白光光,最后这位是雷洛。”,

    那年青人愕然一愣,看着雷欧手中抱着的大大的金质奖杯,随即失笑了起来,道:“原来这样啊。这些人还真是喜好赶流行。

    菲奥娜,你知道吗?上一次我去丞相大人家坐客。他的那个最宠爱的小孙子也是假装自己是万里独行雷光光。”

    他在说到去丞相家做客的时候,不自觉间挺起了胸脯。

    雷欧听了,当下大怒,挥着小拳头,咬牙切齿地道:“我是真的,我才是真的。你看,我还拿了奖杯呢~”

    那年青人也不理他,继续向着菲奥娜道:“亲爱的菲娜,现在这个年头骗子极多,小心别上了当了。”

    雷欧听着他指桑骂槐,当下心中恚怒,但是反而是嘻嘻一笑,露出嘴里的四颗洁白的门牙,然后很深沉的点着头说道:“极是,极是。现在这年头的骗子极多,尤其是那些个油头粉面,甜言蜜语的,绝对是不能相信的。”

    那年青人当即大怒,刚要出声。

    洛林此时却是上前一步,向雷欧说道:“好了,别玩了。整天就知道欺负人,你也干点儿正经事。”

    这话虽然是骂雷欧的,但是却也太伤人了,比骂一百句这世上最恶毒的话都要厉害。

    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和一个人高马大的年青人说话,在常理看来,都是年纪大的欺负年纪小的。

    但是现在,那人居然说那个小胖子在欺负人的,根本就没把他看在眼里。这简直就是在说那小死胖子在胡闹调皮,逗弄一条狗或者是一头猪一样。

    这不仅仅是在污辱他的智商和自尊,连人格也污辱了。

    那年青人一时气的眼睛中直喷出火来,恶狠狠地瞪着洛林,几乎都手去抓洛林的胳膊。但是随即看到洛林冰冷的眼光,还有那只按在腰带上的手,尤其是洛林的体格,当即冷静了下来。

    虽然他不知道洛林身上藏着的手枪,但是看着那从衣服下鼓起的形状,也能猜出那是一把武器。最少也是一柄可以致人死命的短剑。

    更何况,洛林自始至终一个字都没有和他说过,更是没有讲过他的坏话。如果动起手来,无论如何也是占不到理的,这里还是城守府上,敢闹起来绝对没他好果子吃。

    菲奥娜没想到又是这种场面,不禁以手加额,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感觉很是没面子,心里暗骂:怎么靠近自己的都是这种货色,这不是让这个可恶的家伙看笑话吗。

    虽然她很乐意将那年青人也赶开,但是这里可是城守府,不是野外。

    在自己的家里,这帮痞子一旦是真的抄家伙干起来。对谁的面子都不好看。更何况,也会给老爹老妈留下一个坏印像。

    想到这里,她然后急忙干笑了两声,插进了话来。向洛林介绍道:“这位是是罗杰克暗爵,他的父亲是我们灵闪的主管法律的一位**官。”

    雷欧看了那人一眼,想起了梵蒂诺人对魔族的评价,随即失声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律的?”

    如果刚刚的话还是污辱个人的话,这话就连整个灵闪一族全都骂了进去。菲奥娜的脸上也是讪讪然,有些挂不住。

    什么叫‘开始**律的?’,这话说的整个闪族好像全都是残暴血腥的野蛮种族一样,虽然事实确实是这样的没有错。

    这里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大家全都是骑在老百姓的头上,拼命地大耍流氓,想办法榨**们的血肉,也从来不会有人会去为那些人说一句话,对贵族们来说吸他们的血就是天经地义的。

    但是这样直白地说出来,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家到了这个层次,都是要讲点面子的。

    洛林也是一跺脚,怒声喝道:“你少说一句实话会死啊~”

    他一转头,向着罗杰克暗爵陪着笑,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小孩子不懂事,说话直了一些,阁下不要太在意啊,哈哈哈哈……”

    ‘说话直了一些。’这句话虽然在文学上,被称为平直表述,但是实际上,却是明抑暗扬的修辞手法。和‘指桑骂槐’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是实打实的讽刺他的话。,

    罗杰克暗爵不禁怒极而笑,看着洛林,森然地道:“你们这些人是从哪儿来的,虽然本事不知道怎么样,但是这嘴巴倒真的是像毒蛇一样。”

    洛林呲着牙,微微一笑,道:“不敢当,我们一向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像不像毒蛇我不知道,但是最起码,我们不会念……呃,不对,是抄,抄别人用烂了八百年的诗句来泡妞。恶心的小孩子都受不了。

    我想阁下这一手如果能放到圣光大陆去,绝对可以横扫他们几个军团。堪称是一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简称大傻器。”

    旁边立时响起一阵低低的哄笑声。

    菲奥娜当即一愣,这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起,自己的身边已经围起了一大帮的人。

    那些家伙们一个个八卦之魂熊熊地燃烧起来,眼睛里面直喷火焰,抻着脖子看着洛林他们,有的家伙还捏着拳头,低声嘀咕着“打,打……”很显然是听到了消息,有人在为了菲奥娜争风吃醋。

    这种好事儿,怎么可以错过。

    因此上,大家全都跑出来看热闹来了。

    只是此时,众人看到菲奥娜的眼睛扫过来,当即全都转过身去,然后端着酒杯,假装品酒聊天。

    “哈哈,今天的天真热啊。”

    “是啊,是啊,房间里面确实是挺热的。”

    “没错,还是外面凉快啊……”

    众人全都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好像根本就没有看这边的争斗一样。

    尤其是二楼的阳台之上,那个矮胖秃头的城守大人正和他的夫人一起,在旁边隔岸观火,一眨不眨地看着这边。丝毫没有过来阻止的样子。

    尤其是那个矮胖的城守大人,那张大嘴咧的都撇到了耳朵根上了,很明显这个热闹他看的很开心。

    当初就是在剧场中上演那个著名的、从圣光大陆传过来的《仲夏夜之梦》的时候,也没有见他如此的高兴过。

    也不知道那个老家伙在高兴什么?

    菲奥娜看了,不禁又羞又怒,俏脸一下子就涨红了。

    她转头看向了洛林与罗杰克两人,嗔怒地道:“好了,你们两个一人少说一句。散开吧~凭白地让人看了笑话。”

    罗杰克看着洛林,冷哼了一声。低声地道:“一帮马戏团的死穷鬼~”

    洛林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以前一向是随意惯了,全都是怎么舒服怎么穿,因此上,衣着也全都是以方便为主,并不太讲究。别看衣服的样式很普通,手工用料可都是极品。

    雷欧虽然贵为小公爷,但是在凯瑟琳的‘男孩子要穷着养’的教育方针之下,那衣着也并不怎么样。更何况他也是皮惯了。就是让他穿上好的,过不了半天,也会磨的像狗啃过一样,所以一身衣服都耐磨的布料。

    而后来走了这一路,显的风尘仆仆的,几个人确实是看上去不怎么样,和这里盛装华服的众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再连上后面,那个眼睛闪亮,一直盯着众人钱包看的小白,确实是像一帮马戏团的。

    但是洛林却也是毫不示弱,他可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人,当即低声道:“娘娘腔~”

    罗杰克立时身形一滞,显然很在意这个评语。周围围观的人去中也发出一阵轻笑,显然很是赞同洛林的评价。

    他气极败坏地瞪着洛林,一字一顿地道:“你们这帮乡巴佬……”

    洛林不等他说完,当下打断了他的话,轻声道:“你个死娘娘腔。”

    罗杰克当下气的脸都有些扭曲了,纵然隔着厚厚的一层粉,却仍然可以看到他脸色变的铁青。

    他怒声喝道:“你们这些个该死的贱民,无知的乡巴佬……”

    洛林看着他扭曲的大脸,叹了口气摇摇头,然后轻声道:“你个死娘娘腔~”

    对于这种有明显弱点的对手,洛爵爷可一向是不会手软的,抓住对方的弱点穷追猛打,如果他真的被气死了,那才好呢~

    反正法律没有规定说气死人也犯法~

    罗杰克一时气急败坏之下,伸手从腰间取出了一只白手套,向着洛林掷了过去,怒声喝道:“你这个该死的贱民,我要和你决斗~”,

    那丝制的手套极轻,不等飞到洛林的面前,就已经散了开来,然后像是树叶一般缓缓地飘落在了洛林的脚下。

    洛林看着那人气急败坏的大脸,冷笑了起来,道:“你确定?”

    罗杰克当下也是恶狠狠地瞪着他,咬牙切齿地道:“我确定。”

    此时,菲奥娜娇躯一挺,站在了两人的中间,然后向着他们两人叫道:“你们别胡闹了。”

    此时,阳台上那矮胖的男子高声叫道:“菲奥娜,你才别胡闹才对。他们既然选择决斗,就让他们像真正的男子汉一样做完。”

    菲奥娜一滞,然后咬了咬饱满的嘴唇,无奈地道:“好了,我知道了。”

    但是随即一转头,向洛林警告道:“我知道你很厉害,等一下不许用那魔法武器。就算是用刀剑,也要手下留情,知道吗?”

    ‘魔法武器’,这个词一出。在场的众人立时为之一惊。

    他们也全都算是一方的显贵了,但是对于魔法武器却也只是在传说录中听到过,从来也没有见过。

    能拥有那种武器的人,绝对不是有钱有势就可以办到的。而是要非常的有钱,非常的有势,而且还有强大的黑暗魔法师做为后台才行。

    虽然众人对于治下的小民来说,已经是像是‘天神’一样的存在,可以对他们生杀予夺。

    但是那拥有魔法武器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却也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众人再看向洛林众人之时,一扫刚才看马戏班子的戏谑,眼中明显带了凝重敬畏的神色。纷纷猜测,这些人究竟是哪一位黑暗法师或者是亡灵法师的亲戚。或者说,那年青人本身就是一位黑暗骑士~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