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连升三级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四十四章连升三级(七千啊,求票)

    洛林坐在包厢当中,和那些人一阵的东拉西扯。

    洛林只管翘着腿,一只手里拿着酒杯,一手手里捏着金币,听那些人排着队给自己讲故事。

    他这才发现,魔族的这些男人们八卦起来,可也确实是有够八卦的。而且来参加这个比赛的都是冲着高额的奖金的来,没点见识的人也不敢上这里面来献丑,这些人由于走南闯北的,大家全都是见多识广,一说起来,不管是天文地理,人情世故,风俗百态,无所不包,扯起来头头是道,各种达官贵人政府高层的小道消息不少,说的活灵活现。

    众人虽然对眼前这位谱大到没边贵族老爷没什么好感,但都知道,贵族是他们惹不起的,甚至敢表现出不恭敬都会丢掉性命。

    而且看在金币的份子上,一切都是次要的,个个都打起精神,使出十二分的本事来,要让洛林大爷满意,把金币赚到手里。

    洛林也是来者不拒,舒舒服服的靠在软椅上,在桌子上摆出一大堆金币,黄澄澄的简直要晃花他们的眼睛。

    只要是说的有趣,有内容,当下就是扔一个金币过去。这引得众人更加积极,直说的连指带比划、唾沫横飞。

    洛林听的是大为过瘾,在不动声色之间,就已经完成了初期的情报搜集。

    在这些攀谈当中,洛林所获得的信息颇为杂乱,从奇异的地方风速到山林里面的猛禽异兽,从乡民暴动到达官倒台,从贵族的花边新闻到大祭司神典里诡异秘闻。

    但是这些杂乱的信息,只要除却那些没有用的枝叶,随即就可以将线索梳理的一清二楚。

    从收集的情报上看,魔族确实在征集军队,筹集物质,准备一场大规模的战争。

    目的很可能就是要跨海西征,进攻光明大陆,但是这件事情只是刚刚开始筹备,可以说只是在起步阶段。

    在解决掉雷闪与灵闪这两大部族的内部矛盾之前,或者说,在他们通过联姻,重新联合起来之前,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发动远征的。

    而联姻这件事情将会在代表着收获的金秋九月举行,距离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第一、这样可以整合一下各方利益,举行一个举世瞩目的盛大婚礼,显出闪族各界强盛和坚不可摧的紧密团结,增强百姓们对于远征的信心,和战胜那些该死的,下溅而又懦弱的光明一族的必胜信念。

    第二,他们可以收获秋粮,为将来的大战,尽可能多地囤积粮草物资。

    如果真的是一场跨海远征的话,那需要准备的船只和粮食都很难在短时间筹集。

    而这样一来,最少最少也可以给光明大陆足足三个月的缓冲时间。要是算是魔族集结出征和在海上航行的时间,估计会更多。

    教廷就是再怎么饭桶,既然已经得到了消息,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面,也足可以消息传达下去,绝对可以做好充足的准备,迎战魔族的进攻。

    洛林想到这里,不禁更加轻松了起来,起码事情已经算是有个头绪了。

    但是就在此时,有人说道:“大人,您知道吗?我听一个黑暗法师说,现在绿魔晶石的价格又涨了。有人在收购市面上所有的绿魔晶石和晶石矿,现在有钱都买不到,价格已经炒到了五倍,要是能够找到货源,搞那个绝对比房地产还赚钱。”

    洛林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那人看洛林的态度不佳,当下道:“大人,这绿魔晶石可是做传送阵最好能量石了。只要有路子,在黑市上绝对可以卖一个高价。”

    旁边有人嘲笑了起来,道:“如果可以卖高价,你怎么不去炒啊?“

    那人一时急的脸都红了,大声说道:“这是可以炒的吗?法师们已经将魔晶石都管制了,我去过伊斯特山区一趟,想去晶石矿里面碰碰运气,但是当地不知怎么也是有军队驻守。不许人随便进出。普通人私自携带魔晶石一律都是死罪。”

    他瞄了瞄四周,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是真的,更为了能得到那一枚金币,于是凑到了洛林的跟前,小声道:“我听说,他们是在做一个大大的传送魔法阵,所以需要海量的绿魔晶石,地方都已经选好了,只要做成了,到时候就可以一次将一支部队传送到人族的腹地,给他们来一次狠的。好像是也要夺他们港口什么的,这可是军事机密,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听到这一点。”,

    洛林心中一动,但是表面上却不露声色,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我最讨厌法师们了,这个消息跟咱们无关。没多大的意思。”

    他看着那人失望惋惜的脸色,当下笑了起来,随手扔了一个金币过去,道:“不过,你还是接住吧。最起码你也是用心了的。”

    那人当即大喜过望,深深地向洛林一礼,连声道:“谢大人,谢大人。”

    洛林挥了挥手,道:“下一个,下一个。”

    旁边另有一人说道:“大人,我这个消息可能有些不太好,咱们今年可能要颁禁酒令了……”

    “好~”洛林一拍手,笑道:“怎么不好,颁禁酒令啊,他越禁酒我才越酿酒,不错不错。”

    这些人一边陪着笑脸说“英明”,一边在心里暗骂:这帮死贵族,我们失业涨价全都是这你们害的。

    洛林没敢在传送阵的问题上多问,这时一边漫不经心地听他说着,一边心中急转:一次可以传送一支军队的魔法阵?这一招可真的挺狠的。

    典型的‘内外夹击,中心开花’。

    甚至不需要多少人,只要能在半天之内传送两三千人过去,就足以对一座大城发动一次袭击。

    既可以在魔族登陆前,从内突袭将要登陆的港口,夺下立足点。

    也可以在战事胶着的时候突击光明阵营前线的后方,只要突袭成功了,前线的军团补给被断,不战自溃。这可不亚于当年德军绕过铜墙铁壁一般的马其诺防线。一下子就可以解决掉整个战争。

    这等于说是一只神兵,只是这可行性到底有多少,洛林并不清楚,关于魔法这方面,自己又不太精通,不可能知道这个究竟是真是假?

    要是真的可行,那为什么当年教宗乌尔班搞十字军远征的时候不这样做?要说不可行吧,自己一行人可以从传送阵过来的。

    想到这里,他抬头看了薇拉一眼,见她仍然笑眯眯地看着桌子上的糕点,当下不禁一叹:估计以这位好吃懒做的姑奶奶学到的魔法知识,大约也不可能知道。

    据说薇拉一上魔法理论课就打瞌睡,而且老是被老师给敲的满头包。如果是罗琳娜或者雷斯特在这里就好了。

    而在另一边上,那名总管也是好奇地猜测着洛林的身份,有一瞬间他也几乎要怀疑,这位身份神秘的大人是圣光大陆派来的奸细,但是随即却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位大爷行事嚣张跋扈,无所顾忌。哪有间谍敢这样干的?他可是坐城守大人的车来的,身份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而且他打听的消息也不是可以保密的珍贵情报,这些消息只要是一个人,略略留心一下就可以打探到。就这些打把式卖艺的都能说的头头是道,别人会不知道吗?

    因此上,他也是打消了心中的顾虑,还在心里嘲笑自己失心疯了,这位爷怎么看都是在家里憋久了的大少爷,然后在一边帮着洛林打理招呼。

    这也不能怪他们这些人。毕竟像洛林这种搞系统情报的理念和知识,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这个时代。

    真实的情报搜集,根本就不是劫杀信使了,趴人床底下偷听了,使美人计毒死对方的首相了这一类的演艺故事。

    更不是四个小年轻抄着火枪长剑,从巴黎一路砍人,一直砍到伦敦,再上演一出缠绵悱恻,爱恨交织的爱情故事。

    或者,是一个帅倒掉渣的男人开着改装的别摸我奉旨泡妞,满世界观光旅游,住五星级酒店,怎么打也打不死,只要用一把PPK小手枪就可以拯救世界……

    凡是大规模战争,事前必须有大量的物资积累,人员调动,兵力聚集,这些是绝对是不可能瞒得住人的。

    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只要通过调查人口粮食武器矿山等等这些武器装备,以及物资消耗……收集到这些不会保密,也无法保密的消息。轻而易举地就可以推算出军队的规模以及持续时间。

    而这些人由于眼光的限制,对密探间谍的印象,都来自于吟游诗人的演义卖唱,或者是各种戏剧小说之类的地方。,

    他们却仍然以为间谍这种人应该是穿着华丽的衣服,彬彬有礼,穿梭于达官贵人之间,从他们的秘柜当中偷取情报,或者隔着墙壁,偷听他们的会议。

    因此上,纵然想要提防,也不可能提防到洛林的头上。

    洛林懒洋洋地斜躺在椅子上,无精打采地又听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不过一来为了免除怀疑,二来也是为了防止有什么重要情报遗漏了,三来,也是为了充分了解这块大陆的风土人情。

    因此上,他还是耐着性子,不动声色地继续听了下去。

    又过了不多时,就听一阵脚步声咚咚地响。

    紧接着,雷欧也不知从哪儿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手中还抱着一个大大的奖杯,一脸自豪的“哐当”一声将奖杯放在洛林跟前的桌子上。

    洛林不禁怔了一下,这才注意到房中那些糕点已经全数被他们三个给吃完了,而且很显然,自己刚刚太过投入,连他们什么时候出去的也没有注意。

    洛林想到这里,不禁狠狠地瞪了雷欧一眼。本来自己就没有打算带他来的,结果这小流氓为了好玩,和小白一起跑了过来。

    原本自己还和他约法三章,绝对不许他乱跑,没想到这小流氓是属耗子的,撂下爪子就忘。只是转眼的工夫,就把自己的话给扔在脑后。稍一不注意就溜出去,不知道又了什么坏事。

    见洛林一脸凶恶的瞪着自己,雷欧当即醒悟过来,不由自主地吐了一下舌头。然后小心翼翼地陪着笑,道:“老大,你别在意,这里太闷了,我只是出去转一圈而己。”

    洛林也不理他,回过头去,看着薇拉,道:“你怎么不看好他,这个月的工资扣一半。”

    “啊~”薇拉立时惊呼了一声,一下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但是看洛林严厉的眼神,知道他这一次是认真的,如果再要央求的话,说不定还要被打一顿屁股,因此上,她一下子苦起脸来,道:“这……这个又不怪我……”

    但是转过头来,薇拉却也是狠狠地瞪了雷欧一眼,气势汹汹地道:“这都怪你~

    我说了不让你去,你偏要去。连累我被扣工资。

    为了弥补我的损失,这个月你的工资奖金全都得归我了~”

    雷欧当即一惊,然后嚷嚷道:“为什么?就算是被罚,我也认了。但是我的工资奖金加起来,可跟你的工资是一样多的。最多你也拿一半,可是凭什么一下子全部归你。”

    薇拉双手叉着自己的纤腰,鼓起了白嫩透红的香腮,淡淡的柳眉一挑,气鼓鼓地道:“被罚了钱是损失费,难道我受创的精神没有损失费吗?”

    雷欧看着薇拉怒气冲冲的蓝色秀眸,吭哧吭哧了两声,不过因为自己理亏在先,根据经验要是再抗议,铁定会加罚,最后只得暗气暗蹩,悻悻地道:“好了,我知道了。小心眼儿,我拿的奖杯也不给你,你看你看,眼气吧,咩咩咩咩……”

    说着,炫耀地晃了晃手中的金质奖杯。

    在场众人立时汗了一下。这都是什么人啊~贵族家的教育从来都如此……独特的吗?

    洛林见此,觉得今天的收获差不多了,是该回去的时候了,当下借机站了起来,道:“算了,算了。不要在这里闹了。反正故事也听的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雷欧与薇拉两个对视了一眼,然后也是老老实实地站起身来。

    雷欧知道自己犯了错,现在为了立功赎罪,当下跑到一边,又将吃饱了之后,一脸幸福地趴在地上装死猪的小白也叫了起来。

    洛林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众人,然后笑道:“先生们,咱们回头见。”

    说着,一转身,就要出门。

    那总管看着桌子上放的那一摞金币,足有二三十枚,刺的人眼疼,急忙道:“大人,您的钱……”

    洛林回头淡淡地扫了一眼,摆摆手说道:“那一点儿钱……算了,凡是你们这里没有拿到钱的,一起分了它吧。算是我赏你们的。”

    众人听了,当即又是一阵狂喜,大家一起向着洛林躬身施礼,纷纷叫道:“谢大人,多谢大人。”,

    洛林挥了挥手,然后头也不回的,就带着雷欧三个快步走了出去。

    那总管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金币,然后却也快步跟了出去。

    他可是知道,相比起那一小摞金币来,拍洛林的马屁更重要一些。这位大爷怎么看都像是来这里找乐子的,而这方面,他最是熟悉了。

    只要能把洛大爷伺候舒服了,到时候一高兴,自己得到的利益可是更大。

    更何况,他也是相信,凭他现在的地位权势,如果没有他的同意,没有人敢随便乱动桌子上的那一摞金币的。

    洛林走出剧院之时,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见那总管果然如意料当中一样跟了出来,不禁微微一笑。

    他脚下一缓,等那总管走近了,然后问道:“对了,你知道这个城中,什么地方的风景最好吗?我想要找一个能看到大海全景的房子。”

    那总管愣了一下,然后恭声道:“大人,您这是明知故问。这里能看到海景,欣赏最美丽海湾风景的房子非城守大人府莫属了。”

    洛林不禁一滞。然后皱了皱眉头,低声骂道:“见鬼~我可不太想一再去麻烦别人。”

    那总管当下一咧嘴,心中暗道:刚刚问你,你还说和城守大人的宝贝女儿的关系是暂未发生。现在又说不太想去麻烦别人。我看你这是明显是玩完了想要不认帐。

    但是他却也不敢多说一句,只是极有眼力地一伸手,招来了一辆出租用的马车。等那马车停好之后,然后又殷勤地替洛林打开了车门。

    雷欧和小白两个当下抢先一步,向车上爬去。

    薇拉也是坐在了车上。

    “大人。”总管露出一个颇为玩味的笑容,在洛林耳边说道:“大人要是喜好一些新奇的东西了,我倒是可以替大人您安排。”

    “哦~?”洛林停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比如?先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大爷我没吃过玩过的东西,还真没几样,你要想好欺骗我的下场。”

    总管急道:“大人,不是我吹,在加勒比港,三教九流还都要卖我姆奇葛一个面子。比如说,精灵的女奴,保证是青春靓丽的处*女,一些从大家族流出来的奇珍异宝,每件都是价值连城,还有稀有的魔法武器,由沼泽女巫们配出来的各种秘药,大人您懂的,女孩子们都怕那种东西,这些,我都有路子。”

    洛林思索了一下,然后一耸肩,道:“没有兴趣,这些东西我又不缺。”

    总管愣住了,他还是头一次见有大人物对不喜欢这些东西,以为只要他提出了,那些人里面就变得像闻到骨头的狗一样。

    洛林看薇拉和雷欧在车里奇怪的看着自己,这才跳上了踏板,然后想到了什么,回过了身来,向着那总管道:“那些东西都是爵爷我玩剩下的,也罢,你要真是有心……”

    洛林扭头看了他一样,见总管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到:“对了,我听说海上有一股叫白胡子的海盗,你听说过没有?”

    那总管当即一震,然后低下了头去,避开了洛林的视线,恭声答道:“大人,我们可是规矩人,和那些海盗什么的根本就不认识。”

    洛林哈哈一笑,嘲弄地道:“规矩人?规矩人可搞不来女奴和秘药,据我所知,所有不规矩的事情可都是你们这些规矩人犯的。”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我也是要你做什么坏事,只是有机会的话,方便和他们的联系一下,我有一笔大生意,想要和他们合作一下。”

    从刚才总管说的精灵女奴和大家族流出来的珍宝,洛林听出来眼前这个家伙绝对和海盗或者盗贼有关系,这个叫姆奇葛的总管,大概就是城市内那种能和黑暗中各路人群搭上关系的中间商,说白了就是一个皮条客,如此一来,正好可以利用他一下。

    那总管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大人,恕……恕我多一句嘴,他们那帮人可是不好惹,杀人不眨眼,无法无天惯了的,您……却要找他们合作……”

    洛林笑了笑,道:“他们不好惹,难道我就是好惹的?哈,刚刚你还说不认识,现在怎么就对他们知道的这么详细?你这个老滑头。”,

    那总管立时低下了头去,沉默不语。

    洛林哈哈笑道:“算了,我也不为难你。”

    说着,从怀里又掏出了小袋的金币,然后扔了过去,道:“接着吧,这是订金。只要你能帮我联系上他们。回头我还有赏。”

    那总管接钱在手,立时感到里面的沉重。显然这里面全是金币。不禁颇为意动,道:“大人……”

    洛林冷哼了一声,打断了他,又接着道:“十天之内,我可要见到消息,否则……”

    他顿了一下,然后指着那剧院,冷冷地道:“我可是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工作,而且想要找到你家在哪儿住,相信也不会太难。还有,如果走漏了消息,我想你知道后果。”

    那总管听出他语气当中透出来的杀机,不禁打了一下寒战。他终于确认这些人确实是不折不扣的大贵族。因为只有这些人才会如此威胁别人,他们也有实力这样威胁别人。

    此时洛林已经坐上了马车,就听车夫问道:“大人,请问您去什么地方?”

    那总管立时竖起了耳朵。

    果不其然,就听洛林大声说道:“去城守府。”

    那车夫一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询问地向总管看了一眼。

    那总管当即压下了心头的狂喜,然后不露声色,微微地向他点了一下头。

    那车夫这才确认,然后一扬鞭子,赶着马车向着城中心行去。

    洛林坐在车子当中,这才注意到雷欧尽管这个月的工资奖金全没了,但是双手仍然抱着那个奖杯,乐的合不拢嘴。

    他不禁奇道:“你这么高兴干什么?”

    雷欧晃了晃手中的奖杯,道:“看,这个可是我在评选大赛上赢来的,而且还有证书呢。这些可是证明我就是雷光光雷大侠。”

    洛林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然后问道:“你就是上台去一晃,他们就给你评了一个正版的雷大侠?他们眼睛瞎了啊?”

    雷欧一愣,然后翻着大眼睛,想起当时的场景,也是有些困惑地挠了挠自己肥嘟嘟的腮帮,道:“我也不是太清楚,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好像还要把我给撵下去。

    后来有人好像和那些评委们说一些什么。他们就给我一个三等奖。

    这我怎么能干?

    当时一瞪眼睛,他们立马就给我换了一个二等的。

    一开始我还是不愿意。不过薇拉说反正是白拣的,二等也就二等了。我当时想了想,也对。就要下来。

    可是有一个脑门上已经光秃秃的痞子评委问我,认不认识城守的女儿?”

    洛林一怔,然后道:“你怎么说?”

    雷欧一扬下巴,满不在乎地道:“不就是菲奥娜吗?你们说话的时候,我可都听到了。所以我就说,是菲奥娜送我们来的。

    然后……然后,他们就使了劲地改评分,全都是亮出了满分。所以我就得到这个奖了。”

    他顿了一下,颇是有些遗憾地道:“我原本还以为会有什么潜规则什么的,可以让我见识一下呢~不过不管了,这个奖杯看上去金灿灿的,确实不错。”

    说着,又是双手捧着奖杯,笑的直流口水的模样。

    薇拉和小白两个对望了一眼,然后一起不屑地看了看雷欧。

    雷欧却是丝毫未觉,仍然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道:“纯金的,我的。”

    洛林叹了一口气,道:“傻小子,你被人给坑了。你以为举行这么一个破比赛,他们会拿纯金的出来当奖杯吗?”

    雷欧一愣,低头看了看手里面的奖杯,脸色渐渐地白了起来,喃喃地道:“你的意思是说,这玩意儿是镀的?假……假货?”

    薇拉叹了一口气,然后纤指一转,摸出了一把匕首,紧接着在那奖杯上面一划。立时划破了表层的黄金,露出里面的黄铜。

    雷欧看了一眼,立时气的暴跳如雷,破口骂道:“奶奶的,这帮王八蛋,早就知道绝对不应该相信他们的。害我还在台上表演了那么半天,居然拿个破铜来蒙小爷……”

    说着,拉开车窗,就将那奖杯重重地扔了出去。

    但是随即马车又停了下来。

    雷欧怒气冲冲地从马车上跳下来,又从地上拣起了那奖杯,然后拿在手中看了两眼,随即又将那奖杯抱着,拿回到了车上。

    洛林看了不禁奇道:“你不是不要了吗?”

    雷欧咬着细碎如米的小乳牙,咬牙切齿地道:“怎么不要?虽然不值钱,好歹也是一点儿东西,费了半天的劲儿得来的。我拿回去,可以坑别人用啊~”

    洛林看了不禁大赞:嗯,你现在初步具备了一个伟大政治家的无耻风范~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