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什么关系?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四十二章什么关系?(求票)

    既然是模仿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本领高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侠盗“万里独行”雷光光和白光光的模仿秀大会,身为正主的雷欧自然是气场很足,腆着小肚子叉着腰,脸上带着蛤蟆镜,要是能再加上雪茄和头盔就是正牌的巴顿将军。

    雷欧一马当先,雄赳赳气昂昂的来到了门前,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正要往里面进。旁边立时有不识相的人伸出了手来,拦在雷欧他们面前,瞪着雷欧大声喝道:“喂,你们随便乱闯什么?门票那?交钱了没有?”

    雷欧一怔,惊讶地道:“这……这还要交钱啊?我可是正牌的~笑话,模仿本大侠的比赛,还要本大侠掏钱?”

    那年青人看上去尖嘴猴腮的,小眼睛不大,还是一个倒三角形,佝偻着背抻着脖子,站都站不直,而且为了装酷,还特意在身上纹了一条带鱼,不过那纹身的手艺实在不敢恭维,怎么看怎么像蚯蚓,表情流里流气,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好人。

    他哼哼的冷笑了一声,然后大拇指向着身后一指,高声道:“来我们这里的,都说自己是正牌的。我都见过三百多的正牌雷大侠了。也没见你比别人多长一只手,这里多你一个也不多。少说废话,赶快交钱,要不走人,我们没有工夫跟你在这里瞎耗……”

    雷欧愣了一下。

    他一听有‘三百多的雷大侠’,当即就震惊了。根本就没有听那门卫后面的话。雷欧心里跟做成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样得意,一脸自豪地喃喃道:“哇,原来我都有这么多的铁杆粉丝了。本大侠现在也是个腕了,这可一定要去看看才行。”

    小公爷那也是横惯了的人物,出门别说是去看场表演了,就连上馆子也一向是不用给钱的,他和薇拉出去逛街吃饭,都是吃完了一抹嘴,然后掏洛林的钱包付帐。

    不管在茹曼城还是梵蒂诺,小公爷向来都是横冲直撞的,谁敢拦这位小爷。

    雷欧心急着进会场见自己的粉丝,不耐烦和那人说话,也不理那看门的年青人,略略地一矮身子,就从那年青人的旁边窜了过去。

    那年青人当即大怒,刚要转身去追。就听身后响起山摇地动的脚步声。

    原来,小白看着老大进去,当小弟的绝对不能拉了后了,那个小死胖子要是在里面转一圈发现没有小弟跟着,一定是找碴扣自己的工资奖金年终福利什么的。

    因此上,见雷欧一进去,它也是甩开大脚,就冲了过去。

    小白那个体型那个重量,撒开了跟个坦克战车一样凶猛强悍,不管是谁,只要敢拦,哪怕就是在边上跟蹭了一下,撞一个骨断筋折也是一点儿问题没有。倒霉的要是被小白给正面撞到了踩在脚下,一准就没命了。

    那年青人虽然收起钱来和他们一样都是挺横的,但是在这种事情上却完全不同,极其的油滑,看到不好,当即就‘噌’的一闪身,飞快地躲在了一边。

    但是随即为了尽职,准确地说,为了让别人看来,他是在尽职。

    他离着小白远远的大声地叫道:“快拦下他们,快拦下他们。”

    只是他自己虽然拿着工资,却是光喊不上前。只是在后面大声鼓动着,让别人上去冒风险。

    他喊了两声,旋即一转眼,看到洛林和薇拉还站在门口。当即眼珠一转,大声叫道:“哈,他们可是和你一起来的,你们是一伙的,你可不能跑了。一定要替他们交钱。门票费十个金币,阐自撞岗,按照规定罚款五百金币,快交钱,快交钱……”

    那人伸出手在洛林面前抖来抖去的,手差点都挥到洛林身上。

    洛林一愣,然后侧头看了看旁边的告示牌,道:“这门票费不是十个银币吗?怎么?你们也是什么景区管理处的,随便涨门票?而且我不认为,你一个小门卫拥有罚款的权力。”

    他顿了一下,然后嘲弄地道:“五百金币?你穷疯了吧?”,

    说着,以一种看傻瓜的眼光,看向了那名门卫。

    那门卫当即一滞,他是打算漫天要价,等着洛林就地还钱的,没想到洛林根本看不起他,不搭他哪一茬,那人随即恼羞成怒,尖声叫道:“好了,居然是来了一个砸场子的,弟兄们,抄家伙快来了,有人要打我们了。”

    说着,使出了地痞特有的手段,伸手就要去揪洛林的衣服。

    洛林眼中寒光一闪,咱们虽然是来搞潜伏的,可是也不会伪装成农民工,让你们这个灰皮狗们随便欺负。

    紧接着,薇拉已经掏出了手枪重重地顶在那痞子的脑门之上,逼着他的脑袋直向后仰,薇拉娇声嗔道:“把你的爪子拿开。”

    这里可是敌占区,众人全都是加了小心的,绝对不容有一丝的危险靠近。洛林也对薇拉和雷欧说过了,发现有什么不对的话,先开枪再问话~宁可打错了,也不能把自己给陷进去。

    不管是犯下多大的错误,那也比躺在棺材里面盖国旗,头上挂个“永垂不朽”要强上一万倍的~

    这地头可是跑都没地方可跑的,要将一切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

    更何况,洛爵爷好歹也是一任总督,位于大陆之上,权力金字塔顶端的人物,纵然是在圣光大陆也是权势滔天的,上街倒个垃圾也是前呼后拥的,又岂能让一个小痞子给扯住了衣服。

    因此上,薇拉坚决执行洛林的意见,只要发现有不对,也是先掏枪再问话。

    而且或许是受了小马哥很牛叉的那一句名言——‘我最恨别人拿枪顶着我的头’的影响。

    也可能是拿枪顶别人头的感觉实在是太嚣张霸气了。

    自洛林以下,甚至包括小白在内,这一帮痞子们最喜欢的就是拿枪顶着别人的头。

    好处就是不会打偏了,开枪就能把别人的脑袋轰成碎西瓜。

    那个门卫被枪给顶在了脑袋。

    冰冷的金属紧贴在太阳穴上,立时就将那森森的寒意传了过去。令那个门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虽然他见识不多,也猜想这个东西大概是个袖箭一类的东西。

    而且因为他的狮子大张口,一开口就要五百金币的罚款,这可是拿着高梁杆直戳薇拉的肺管子。

    小姑娘虽然一向天真可爱、大方纯洁,单纯的有点傻乎乎的,就是偶尔吃她一些心爱的零食,也不会计较。但是却秉承了龙族的个性,谈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谈钱,谁敢动她兜里的钱,立马就暴跳如雷,弄死了他再说。

    因此上,薇拉在愤怒之下,下手极重,用枪口用力地顶的那人脑袋,顶的他头都歪到了一边,不住地低声呼痛。

    但是这些痞子出来混的,眼睛也全都是极明,因为眼光不好的痞子,早就被人给弄死,扔进海里了。

    他立刻就意识到了,那件武器可能极有杀伤力。因此上,却也不敢动上一动。

    此时,旁边的一众打手们也是全都听到了声音,聚集了过来。

    见这里只有那两个,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个漂亮到没话说的小女孩,这些人就兴奋起来。

    他们一边跑,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木棍铁链,兴奋地高声大叫着。

    “快快快,又有老百姓来闹事了~”

    “打,打死他们。”

    “往死里打。”

    “揍死那帮不开眼的东西~”

    “给我打,打死了我负责~”

    “大家卖点儿力,老大可是最喜欢听那帮贱民的惨叫声了。”

    “哈哈哈……”

    他们一边嘶声狞笑着,一边冲了过来。像是一群嗅到血腥味的土狼一样。眼中闪着残忍的光芒。

    很显然,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出手了。

    洛林看了,不禁苦笑了一下。

    MLGBD~

    魔族就是彪悍,这里的风气居然如此的不好,动不动就抄家伙用行动解决问题。

    我也只是想进去参见一下而己,就要被人给敲诈勒索。

    他当即一探手,也是掏出了自己的短筒霰弹枪。

    洛林先是一枪托将那个门卫打翻在地,然后一脚踩住了他的脖子,紧接着,左手一拉护木,‘咔’的一声,将子弹上膛,然后平端着枪口,冷冷地道:“都他**的给我退下,否则爵爷我现在就把你们这些王八蛋全崩了~”,

    那些人不禁一愣。

    他们虽然没有见过枪支,但是看着那闪着蓝光的枪管,和黑洞洞的枪口,却也有些发毛,那东西怎么看都是一件武器。

    但是他们人数众多,要是只被这两人和他们手中古怪的武器给吓住了,那却也显得大家太饭桶了。

    因此上,众人虽然慢下了脚步,但是却仍然一脸的凶恶,像狼群一样围着洛林两人,虎视眈眈,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扑上来。

    此时,广场上的鸽子受了惊吓,盘旋着飞了起来。

    洛林见此,当即一抬枪口,向着天空中的鸽子抬手就是一枪。

    ‘轰’的一巨声,枪口处冒出了长达近尺的桔红色火焰。

    那一蓬霰弹飞上了半空,当即如同死亡的铁雨一般将那些鸽子兜头罩住。

    在下一个瞬间,那些鸽子如同在空中被一个无形的巨掌狠扇了一掌,瞬间折翼坠落。

    有的都被弹丸撕成了碎块,羽毛和血块如雨点儿一般从空中落下。正好砸在了那些打手们的头上,身上。

    鲜红的血液溅抹了他们一身。看上去极是狰狞恶心。

    一众打手们全都惊愕地停下了脚步,惊恐的看着洛林手里的武器。

    洛林又是一拉枪支的护木,平端了枪口,冷冷地道:“我不会做第二次的警告。滚开~”

    那些打手青皮们如同恶狗一样,欺软怕硬,色厉内恁。欺负起老百姓来固然是冲锋在前,哈哈大笑,但是一旦发现有人比自己更横,当即就会吓破苦胆。

    如果人们真的不那么懦弱,被他们吓倒。而是反过来对他们的屁股狠狠地踢上一脚,这些狗崽子们甚至会吓的尖叫着,夹着尾巴逃跑。

    他们看着洛林手中那武器黑洞洞的枪口,立时胆寒,纷纷后退躲避。

    就在此时,旁边有人高声大叫起来,道:“误会,误会啊。大人。大人息怒。”

    随即,就见一个身体短粗,一脸油光的中年人跑了上来。

    他来到了跟前,满脸带笑,向着洛林深施了一礼,低着头,谄笑着道:“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刚刚只是一场误会而己。这些个兔崽子们一向狗眼看人低,没有一点儿的眼力,一帮龟孙子而已,您犯不着和他们计较,大人,您别生气,别生气。”

    洛林打量了他一下,只见他身上衣着不错,而且旁人看了他来,全都是畏畏诺诺,显然身份不低。

    洛林看着他一脸的谄笑,不禁冷哼了一声,黑着脸,抬腿一脚就朝他踹了过去。

    洛爵爷也是出来混的,他可是知道,这种在事后跳出来拉偏架的王八蛋最是可恶不过。

    骂道:“奶奶的,误会?既然知道误会,你这孙子刚刚怎么不出来,非得等大爷我开了枪,这才滚出来。

    你个王八蛋~

    知不知道大爷我的子弹可是很贵的~比你们的狗命都值钱。”

    那人看洛林如此豪横,当下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他非旦不生气,反而是笑容更甜了起来,生生地挨了洛林的一脚,只是不住地陪着道:“大人,大人。您这可就是冤枉我了。我刚刚尿急,刚起身去上了一个厕所,回来就看到这边出了事。这不赶快过来了。”

    洛林冷哼了一声,道:“奶奶的,大爷要是一通乱枪把这些狗崽子全崩了,你们这些狗崽子死多少大爷不管,但是知道大爷我得要浪费多少的金币~”

    那队长当即心中一阵气苦,合着在这位大爷的眼中,自己手下这些人的生命,还没有他手中的魔法道具值钱。但是却也不敢表露出来,在更加肯定眼前这位带着个漂亮女孩的人是那家大贵族里面出来的,这种嚣张无忌的态度除了他们也没人敢有。

    毕竟,能随随便便地就掏出魔法道具,这么烧钱一样地杀人的,看一条人命还不如自己的武器值钱,这可不是一般两般的贵族。绝对是背影深厚,家世惊人。

    他当下继续陪着笑,道:“是,是,大人。您尽管放心,这些狗崽子,我回过头去,一定用鞭子好好地教训一顿。”

    “这还差不多。”洛林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补充道,“对了,记得鞭子上一定要沾上辣椒水啊。这些个贱骨头,不好好地打一顿,他们是不会长记性的。”,

    说着,这才移开了踩在那个门卫脖子上的大脚,然后一甩袖子,这才迈步往里面走。

    薇拉看着那个门卫,当即犹自觉的不够解恨——居然敲诈到姑奶奶的头上,这可真是奇耻大辱啊~传出去的话,连龙族的脸都要丢尽了。

    她抬起脚上黑色闪亮的玛丽珍漆皮短跟皮鞋,假装若无其事地在那门卫的手上很踩了一脚,然后在那人的惨叫声中,又略略扭了扭脚上的鞋跟。这才背着双手,心情舒畅地跟在洛林的身后,向着那剧场走去。

    看到洛林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剧场的门口,那一众打手们这才反应了过来。

    他们一边扶起了那个门卫,一边互相之间低声地打探,那些究竟是些什么样了不起的大人物啊~

    又过了一会儿,那队长重新走了出来。他一脸的铁青,阴沉着脸色,不住地用双手揉着刚刚因为假笑,而变得发麻的脸颊。

    众人看了,急忙围了上去。

    有人低声地道:“大人,刚刚那是什么人啊?居然那么横。而且动不动就拿了魔法道具出来,打人就打人,说杀人就杀人,还有没有王法啊?”

    那队长冷哼了一声,骂道:“放你母亲的狗屁,你们这些王八蛋这个时候想起王法来了,刚刚围上去想要打人的时候,干什么去了?”

    他扫了众人一眼,然后余怒未消地道:“刚刚那个惹祸的孙子呢?”

    那门卫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小心地道:“队……队长……”

    不等他把话说完,那队长已经抬起腿来,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那门卫当即惨叫了一声,还不等反应过来,那队长已经左右开工,狠抽了他几个耳朵,揍的那门卫当即就是鼻青脸肿,一脸的凄惨。

    此时,那队长这才指着他骂道:“你个王八蛋,你的脑子被狗啃过了,还是眼珠子是找王八借的?穷疯了你们了~

    我刚刚在远处都看的清楚,他们可是坐着城守府的马车过来的~”

    众人立时一惊。

    城守?

    在这些青皮们的眼中,纵然是个城卫队长也已经是天边上大人物了。随随便便一个,就可以操纵他们的生死。

    更何况是这个城市的老大。

    那门卫哭丧着脸,喃喃地道:“我看到那个小胖子站在大街上小便,还以为他们是哪儿来的乡巴佬……”

    那队长抬腿又是一脚踹过去,骂道:“你个蠢猪,不,猪都比你聪明。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

    那小胖子当街小便,旁边那么多的城卫哨兵全都在一边看着,他们都假装看不到。你以为他们是为什么?

    还不是知道惹不起~”

    他们都知道的事情,你个孙子蹦出来逞什么能啊~”

    众人立时恍然大悟。

    出于闪族的惯性,他们看着那个门卫也是又气又怒。

    奶奶的,这个孙子真是该打,差一点儿就连累了大家。要是当时大家动了手,说不定现在都已经要被抓进去,吃牢饭了。甚至是被那些个贵族们给当场打死,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时有人低声地问道:“对了,队长,你说,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啊?怎么会跑来看这个热闹?”

    那队长此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这个我怎么知道?”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道:“我进去的时候,总管大人已经知道,他已经迎着那些人进去了。他肯定是会盘盘那些人的底细的。”

    众人不禁略略失望地‘噢’了一声。

    他们想到洛林众人能让城守大人亲自派车送来,肯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当下全都是一脸的羡慕。

    有人低声地道:“我猜他们肯定是王族,或者某一位节度总督的亲戚。”

    其余的众人也是七嘴八舌,一番议论。但是却全都猜不到点子上面,反而是对洛林众人的身份更加好奇起来。

    ××××××

    “大人,您这边请。”一个身形消瘦,穿着管家服饰的中年人毕恭毕敬地走在洛林的身侧,在前面领路。微微地侧着身体,

    这种行走的姿式有些困难,但是却也充分显示出了对于贵客的恭敬,而且那位总管显然是已经练习的多了,此时这一套行来,却是驾轻就熟,丝毫也不见吃力。,

    洛林看了,不禁暗暗地赞赏了一下。能把人伺候的这样贴心,显然是下过苦功的。

    在此同时,他也是确定了圣光大陆上关于魔族的这些个传闻:不知公理,不惧正义,唯有敬畏暴力和强权。

    因无知而落后,由暴力而野蛮~

    这对于自己来说,可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不禁变幻了几次。

    那总管一边走,也是一边不住地在心中猜测着洛林众人的身份。纵然以他长久以来积累下来的经验,却也猜不透洛林究竟是什么人。

    他轻轻地咳了一声,然后小声地问道:“大人,不知您和城守大人是怎么称呼……”

    洛林愕然一愣,然后想了一下,看着那总管的眼睛,认真地道:“我和你们城守大人根本就不认识。真的。”

    那总管咧了咧嘴,道:“大人,您可别骗我。我听说您可是坐着城守大人府上的马车过来的。”

    洛林思付了一下,道:“噢,你说菲奥娜啊。我是坐着她的马车过来的,不错。”

    那总管一听他居然直呼城守大人最为宝贝的女儿的名字,当下腰更弯了,脸上的笑也更浓了,然后试探地道:“大人,您居然让小姐亲自用马车相送,如此令她看重,不知您和菲奥娜小姐是什么关系啊?”

    “什么关系?”洛林想了一下,然后老老实实地道:“应该也没有吧。暂时还没有发生,能有什么关系。”

    “还……还没有发生?”那总管愣了一下,随即不由自主地左脚一拐,身体一歪,当即就撞在了旁边的立柱之上,发出了‘梆’的一声脆响。

    他当即狼狈地惨叫了一声。然后在剧痛之下,双手捂着鼻子,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

    洛林瞄了一眼,很显然那个老家伙在失神之下,是不小撞了鼻子。

    洛林不禁心中暗暗幸灾乐祸:该~居然敢盘老子的底。把鼻子撞骨折了,留一个塌鼻子出来,这才更好呢~到时候,我看你个孙子怎么出去见人。

    就在此时,洛林就见眼前一亮,豁然开朗。

    原来不知不觉当中,已经进到了大剧院的内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