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也得管顿饭不是?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那细长的金属管子,指着额头。冰冷坚硬。

    虽然没有利刃的锋芒,但是却显出一种强大的威慑力。

    那个东西,做工精致,金属制成的本体铮明瓦亮,从那做工就能看出来价值不菲,很可能就是一件威力强大的魔法武器。

    格罗克暗爵也是一名武者,身手高超。经历过数次战阵,也曾经出生入死过。这第六感极为的敏锐。立时就感到了危险。

    虽然那武器含而不露,但是却充满了森森的杀气。就连冰冷的枪口处接触的皮肤也泛起了一层的鸡皮。

    他抬起眼睛看了一眼,本能地就感到一股寒意,那冰冷的寒意如泉水一般,从心底深处慢慢地泛起,然后将整个心脏给淹没了起来。就连心跳也变的缓慢。

    似乎是稍微动一下就会丢掉性命。

    格罗克暗爵不禁滞了一下,当初第一次在战场之上,面对着雷闪一族那名扬天下的铁骑冲锋之时,他也不曾感到如此的恐惧。

    这种感觉就如同已经被魔鬼攥住了灵魂一样。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处,但是却敏锐地感到,这件武器强大的杀伤力。

    紧接着,雷欧那带着童稚的声音,嚣张地高声叫道:“你奶奶的,信不信小爷我一枪打暴你的头~

    没本事就不要学人家出来泡妞,争不过就动刀子,你丫还是不是文明人,难怪你会被人甩了,屁本事没有,吟个诗还吟不好,学没有人拉屎的痛快……”

    雷欧一向被别人给训惯了的,还从来没有这么痛痛快快的训过人,发现这种感觉果然是不错,当下越说越上劲了,吐沫星子都喷格罗克脸上了,

    格罗克看看一脸嚣张的小屁孩,又看了看一边那个身着白罩黑裙侍女装的蓝发少女。

    那小侍女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瞪大了眼睛,严肃的看着格罗克他们,一脸的认真,眼睛里闪着坚定的光芒,那双纤手柔美纤细,白嫩润滑,但是此时双手各握着一支奇怪的金属武器。

    那武器在阳光下闪着金属特有光泽,武器的管口黑洞洞的,看上去神秘莫测,一如死神的眼睛。

    她举着那两个奇怪的武器,对准了自己的额头。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犹豫,手臂稳定而平静,没有一丝丝的颤抖。

    这显然不是一个娇俏的小女孩能做到的动作,倒像是一位精通武器的战士。

    一阵微风吹来,身后的蓝色长发微微飘摆,极是英姿飒爽。

    很显然,他们说的这话绝对不是一般的恐吓,而是一种冰冷的威胁,和对于事实的陈述。

    而旁边的那个兀自还在喋喋不休的小死胖子却是一脸的嚣张,大而黑亮的眼睛里面闪着兴奋的光芒,好像是拿了新玩具一样,巴不得就在下一刻动手,以便能好好地炫耀一下。

    看他那眼神,好像恨不得自己立马就动动,然后好试试他手里奇怪的武器。

    格罗克不由自主地想起十岁那年祖父送了自己一条狼狗,当初为了试验狼狗的厉害,特意放狗活活地咬死了庄园里的好几个奴隶。

    当时自己好像也是他这副模样。

    对方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命,想到这里,他不禁胆寒了一下。

    此时后面的一众骑士们发现不对,纷纷怒吼了一声,抽也了刀剑,就要策马上前。

    薇拉看了他们的举动,只是略略地犹豫了一下,右手不动,继续指着格罗克的额头,左手向前一伸,将枪口伸在了格罗克的耳边,随即扣动了板机。…,

    ‘啪’‘啪’‘啪’‘啪’……

    震耳欲聋的枪声接连响起,击碎了这个静谧的上午,响彻了天空。清脆的枪声在空荡的平地上远远的传开。

    数只受到惊吓的鸟儿也是拍打着翅膀,愤怒地尖叫着,远远地飞了开去。

    随着枪声响起,格罗克就感到有炸雷在耳边响起,顿时就感到脑海当中‘嗡’的一声巨响,瞬间失去了神智,甚至有些站立不稳,双腿发软。

    如果不是长年习武打下的底子,和心中强烈的尊严支撑着,他几乎就要坐倒在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他渐渐清醒过来,仍然感到耳朵里面有打雷一样的‘嗡嗡’的声响。

    除此之外什么都听不到。

    他不禁用力地拍了拍耳朵,这时才感到隐隐约约有其他的声音传来。

    他转头向着手下们的方向看去,当即打了一个寒战。

    只见身后的场面如同经历过一场战争一样。

    那些骑士们的战马全都已经倒在地上,在不宽的路面上铺了一地。

    它们或者睁着无神的眼睛已经死去,或者是无助地在地上挣扎着,大股大股的鲜血从战马的身上喷涌而出,浸红了地面,汇聚成一道道的小溪。

    而那些骑士们,他们有的呆若木鸡地站战马的尸体旁边,有的被死去战马压倒在地上,挣扎想要从地上站起来。

    他们的眼神无一不是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雷欧和薇拉。

    只是一言不合,就开枪杀马,端地是心狠手辣,毫无顾忌。而且他们的态度也表明了,现在只是杀马立威,但是下一刻如果大家不老实,他们可就要杀人了。

    格罗克无言地看着那些战马的尸体,在那武器的强大威力之下,战马尸体上全都留有一个恐怖的大洞。

    他突然意识到,那个小死胖子说的‘我一枪轰爆你的头。’绝非虚言。

    如果那武器射在自己的头上,自己的脑袋绝对是会像被木棍重击的西瓜一样,炸成碎片。

    他们手里拿的就是一种威力奇大的魔法武器。

    想到这里,他不禁全身一阵的紧绷,再看向那枪口之时,不禁有一滴冷汗从太阳穴处缓缓地流了下来。

    此时,只见那小侍女将左手的枪支向着腰间一插,然后轻轻一转手腕,不知从什么地方又摸出了一支出来,就像是变戏法一样。

    格罗克的瞳孔当即收缩了一下。他的眼力可是极其的高明,一眼就看出,薇拉的枪是凭空出现在她手里的。

    那只能是从空间戒指当中摸出的手枪。

    此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碰到了铁板一块。

    这些人是如此的强大,立时令他感到一阵阵的心惊。

    那些神秘而古怪,可以一击就将敌人当场轰杀魔法武器,这种东西在大陆上向来都是极其珍贵的,绝不是一般的贵族和有钱人可以拥有的,这几个人却轻轻松松的掏出来好几件。

    魔法武器虽然珍贵,毕竟还不是可望而不可及。

    真正珍贵的是那个空间戒指,那就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

    这种珍贵的东西,纵然是在那些位位于权力金字塔顶端的黑暗大法师当中,也是极为稀少。

    这不是有钱有势就能弄到的东西,手上有空间戒指只能说明这几个人的后台厉害的吓人。

    格罗克确实没有猜错,论后台,这个世界上还真没人能比薇拉的后台更硬了。就薇拉的老妈,在这片大陆上也是声名赫赫的。…,

    骤然听到那惊天动地的枪响声,菲奥娜也是一惊,从初吻那甜美的迷醉当中清醒了过来,惊慌的钻到洛林怀里,死死的抱住洛林,等会枪声停止了,菲奥娜回过头来,一脸震惊地看着面前这血腥的一幕。

    她没想到洛林和格罗克他们居然真的掐起来了。

    格罗克此时也是回过了神来。

    他面色阴沉地看着洛林众人,在脑子里迅速思考权衡了一下,然后缓慢谨慎的沉声道:“我承认你们可能大有来历,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但是我也不是好惹的。你们想过这样做的后果没有?”

    他顿了一下,道:“我是贵族,由大议会敕封的贵族,有爵位也有军功在身,如果你们敢动我,黑暗大评议会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法律在贵族之间可是平等的。”

    洛林呲着白牙一笑,道:“黑暗大评议会?那又怎么样?你拿着剑想要杀我,你的这些手下们拿着兵器,策马冲过来想要杀我们。老子就该老老实实地被你们杀吗?老子倒先向拉你们去黑暗大议会评评理。”

    格罗克不禁一滞,心里叫苦,这一次确确实实是他先动手了。

    洛林又接着道:“再说了,谁看到我们开枪杀人了?我们的枪是保养不善,保质期到了,结果走火了行不行啊?”

    说着,他一探手,操起了自己的短筒霰弹枪,恶狠狠地戳到了格罗克暗爵的脸上,然后喷着唾沫,怒声喝道:“你丫挺的还耍横,再给老子强一句嘴试试,信不信爷我的枪现在就走了火~”

    他用的力气如此之大,那坚硬冰冷的枪管顶着格罗克暗爵的脸,将他脸上的肌肉都戳了起来,令格罗克不得不向后侧起了头去。

    见到这一情况,格罗克的同伴们想要冲上来,薇拉手腕一转,枪口指向他们,这些人立马又僵住不动了。

    格罗克看着洛林眼中的森森寒意,当即知道,这个流氓可是来真的。当下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洛林。好像是一定要将他的样子记在脑海当中。

    洛林当下冷哼了一声,道:“奶奶的,以后招子放亮一点儿,在这个小地方耀武扬威惯了,就真当自己是天下第一,老子抄家伙砍人的时候,你还尿裤子呢。

    再跟老子抢女人,我一枪崩了你~”

    他也懒的跟这种二世祖的绣花草包枕头说话,一抬手,翻起了腕子,用那胡桃木枪托对着格罗克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随着‘啪’的一声响。

    格罗克两眼一翻,应声倒地。

    看到洛林的这个举动,薇拉当即也是明白了过来。

    她从车上跳下,然后一探手,薇拉专用的特大号魔杖出现在她的手上,然后来到了那些骑士们的跟前。

    雷欧在一边举着手枪,恶狠狠地逼住了那些骑士,拎着手枪指指这个点点那个乱戳,令他们不敢动弹。

    紧接着,薇拉手起棍落,一个一棍,将他们全都打翻在地。

    那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着实干净漂亮,见薇拉已经将棍法练到如此地步,洛林微笑着点点头。

    薇拉得意的一笑,收起魔杖跳回洛林身边。

    雷欧欢呼一声,将手枪往腰带上一插,准备挨个整理战利品

    小白此时看了,自然是不甘人后,也是晃着大屁股,很艰难地从车上退了下来。然后跑到那些个骑士们的跟前,和雷欧配合默契,一个负责翻人,一个负责搜身,逐一将他们身上的钱袋,还有值钱的项链戒指,全数给取了下来,…,

    还顺带着一一甄别了一下,将里面不值钱的都给扔回去,雷欧都连着骂了好几声穷鬼了。

    此时,菲奥娜已经看的呆住了。

    自己今天遇到的这都是什么人啊~

    说起话来,语言优雅,彬彬有礼,好像是从小就接受教育的世家贵族。

    调戏起……调戏起人来,却像是一个老牌的花心流氓。

    他们手握利器,极是强硬蛮横。一言不合,说动手就动手。哪怕是面对着一位贵族居然也没有一丝丝的顾忌,一点余地不留的直接放翻。

    而且打人闷棍,收起赃物来,又极是老练,尤其是从别人手上捋戒指的动作,绝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的,就像是一帮积年的山贼。

    菲奥娜突然想起,刚刚见面之时,那个小死胖子跳到路中间,大叫‘抢劫’的事情,那好像也并不完全像是一个玩笑。如果自己拒绝了他们……

    菲奥娜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

    她审视着洛林,然后沉声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倒底是想要干什么?”

    洛林不禁愕然一愣,道:“你这话太伤人了吧?不少字刚刚还亲口说我是你男朋友。被人家亲的yu仙yu死的,结果一转面,口红都还没有补,就翻脸不认人了?

    咱们不带你这样的吧?不少字

    你就算是去夜店里面,玩完一夜*了,也得给两个钱啊,就算不给钱也得请顿饭不是~”

    菲奥娜一时气的几欲抓狂。

    她一顿纤足,怒声骂道:“混蛋~我说不是这个。不对~我刚刚想起来,你刚才占我的便宜,也不对,是我……还不对……”

    她一时之间,就觉的脑子里面一片混乱,想不清事情究竟怎么发生到哪一步的。

    求助地一抬头,却见自己的车夫正双手抱着马鞭,似笑非笑地看着这边。也不过来帮忙,一副经历了沧海桑田一般的过来人模样。

    她立时一怔,知道刚刚做的那一切全都被他给看在眼中。

    被人占了便宜了,结果还是自己主动的,菲奥娜不禁又羞又愧又怒又急,最后双手抱头,扯着嗓子尖叫了一声。然后蹲在地上。

    洛林叹息了一声,看着薇拉那边已经办完了,正站在原地警戒,以防有人会突然醒过来,好再给他一闷棍。

    雷欧和小白正合作愉快。

    雷欧还嫌小白摸尸体摸的太慢,不时地拿出老大的风范,指挥着小白干这个干那个,催着它加快速度。然后自己抱着一大堆的赃物,直乐的眉花眼笑、狗洞大开。

    见战场打扫的差不多了,洛林当下打了一个响指,然后一指马车。

    雷欧一挥手,叫道:“撤~”,和小白两个当下急忙奔了回来,薇拉也是撤了回来。

    众人全都爬到了车上,压的那马车又是一阵嘎吱嘎吱地作响。

    洛林看了看菲奥娜,见她仍然蹲在地上生闷气,不禁又是一叹,道:“美女,你走不走啊?”

    菲奥娜仍然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赌气地一动不动。

    洛林当下只得道:“车夫大叔,你们家小姐不走了,要不你把我们送到城去吧?不少字至于她的话,我们也无能为力,就让她爱死哪儿死哪儿去~”

    菲奥娜当下大怒,霍然抬起头来,瞪着洛林道:“你才爱死哪儿死哪儿呢~”

    她说着,一下子跳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爬上了马车。咬牙切齿地道:“我的马车,我为什么不坐,要好过你们这些个混蛋?今天遇到你们算我倒霉,我要回家去去晦气。”…,

    然后一屁股重重地坐回到了座椅之上。

    那车夫见此,当下一晃鞭子,向着马儿吆喝了一声,驾着车子,继续赶路。

    随着马车的徐徐开动,众人在车厢当中不由自主地晃了一下。

    菲奥娜看着雷欧手中抱着的大包袱,当下秀眸一转,抬手敲了他一下,然后伸出手来。

    雷欧一愣,道:“干嘛啊?”

    菲奥娜冷笑了一声,一挽袖子,显出了女阿飞的风采,然后气势汹汹地道:“还干嘛?你懂不懂规矩?开山立寨,坐地分赃,你们休想要少了我的一份~

    姑奶奶我当年也是混过黑社会的。少一分钱,我也跟你没完~”

    雷欧一滞,然后想想确实是这么一回事,按理来说也得有菲奥娜的一份,当下一脸的不情愿,慢吞吞地将包袱在小白的背上摊开,露出了那一兜的钱币和首饰。

    虽然这些全都不值多少钱,但是却也全都是大家劳动所得,尤其还是抢来的,不费多大的力气,更不用缴税。因此上,这分起赃来,也是格外的认真。

    菲奥娜此时也是破罐子破摔,索性和雷欧认真地较起了劲来,几人为了分赃,吵个不停。就连一个戒指,一个项链,也是进行了认真的估价,然后再分配。

    最终分完了赃之后,菲奥娜拿着到手的钱币和首饰,突然感到全身一阵的无力。很有些无精打采了起来,用那个钱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车窗。

    她此时冷静了下来,心中思付着:和这些人在一起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虽然他们帮着自己甩脱了格罗克那个粘人的膏药,但是自己最为宝贵的初吻却一下子就没了。

    而且他们还和格罗克打了起来,轻而易举地将那个眼高于顶的花花公子狠狠地在脚下。最后还把钱包首饰全都给抢了过来。而自己居然也跟着他们分起了赃来。

    本来今天和往常一样,是一个平平淡淡的日子,但是遇到他们之后,整个世界好像就已经完全改变了……

    薇拉也是财迷惯了的,此时眉开眼笑地收起了钱包,碰到了腰间的那支手枪之时,这才想起,这支枪当时打空了,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装填弹药。

    她不禁偷眼看了看洛林,见他似乎一无所觉,这才庆幸地吐了一下舌头。然后掏出枪来,重新地装填起子弹。

    菲奥娜看了,不禁奇道:“你这个武器到底是什么?怎么这么的厉害?”

    雷欧冷哼了一声,趾高气扬地道:“听说过‘九天十地追魂夺魄冥神箭’吗?”。

    菲奥娜一愣。

    雷欧一拍手,道:“没听说过就对了~这东西可是居家旅行,杀人抢劫、刷怪打BOSS的绝世神器。

    我们是用天下掉下来的星星铁,在魔多末日火山的熔岩当中练了七七八十九天,然后由高等精灵的月亮之井的井水淬火,这才最终锻造而成的……”

    菲奥娜轻啐了一口,道:“你个小死胖子,不愿意说就算了。净对着嘴胡乱吹牛,以为我好骗吗?”。

    她心中微微地失落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虽然亲也亲过了,但是毕竟大家只是萍水相逢,他们有所保留也是正常的。

    她看着薇拉将那手枪收了起来,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应该可以告诉我吧?不少字”

    雷欧撇了她一眼,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本大爷就是洗劫了圣城的万里独行雷光光。”

    说着,一挺小肚子。左手叉腰,高高地举起了右手,显出伟人的风范。

    菲奥娜无力地抚着额头,呻吟了一声,自己这一下子算是赔大发了。

    虽然有几个小钱的进帐,但是这帮家伙如此掩盖身份,而且调戏少女、流氓成性,一言不和就大打出手,暴力强横。明显就是一帮从山上下来的,无法无天惯了的山贼强盗。

    而自己还把最宝贵的初吻给搭进去了。

    她挥了挥手,心中暗道:算了,不就是一个初吻吗?就当是献爱心了~谁没有一个马高蹬短的倒霉时候。

    想到这里,她觉的心中略略好受了一些,然后看着洛林,道:“既然你们不愿意说,那就算了。我也不勉强什么。”

    她顿了一下,咬了咬嘴唇,最后下定了决心,道:“不过,如果你们城中没有地方住,或者有什么困难的话,尽可以来找我。就当是报答你们帮我摆脱格罗克了。”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道:“那你得先把我们送到那个什么雷光光的明星模仿的比赛现场去~”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