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名扬天下雷光光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三十八章名扬天下雷光光(求月票)

    这辆马车很符合飞鹰公司一贯的设计理念,舒适、豪华、最主要的是它够宽敞。

    在洛林爵爷邪恶的脑子里,马车可不光是用来坐的,最主要的是还可以用来玩玩车震这种很有趣味的小游戏。

    要玩车震,那首先车得好,得够大,够舒服。

    就像是洛林爵爷上辈子一样,在大奔里面玩车震和在捷达里面玩车震,那效果完全就不一样。

    要不怎么说还是欧系车好哪。

    自然在洛林爵爷时尚品位的领导下,飞鹰集团设计制造的马车都秉承了欧系车的概念。

    现在他们着的这辆马车怎么看怎么像是飞鹰集团出品的,虽然有些小地方不太一样,但是就跟那个著名的“汉芯”一样,除了表面的字不一样,里面的东西还是人家那一套,稍一琢磨就看穿了。

    车虽然大,但架不住人多,原本这车做七八个人跟玩一样,但是加上一头象就不一样了。

    小白这会就趴在了座位之间的空隙当中,一脸舒服陶醉的表情,终于不用他老人家在地上奔了。

    那么大一堆肉山卧在正当中,无奈之下众人只能是盘着腿,坐在坐位上面,好在这个座位足够宽敞,就上躺一个人都没事。

    马车重新上路了之后,那少女好奇地打量着洛林一行人这奇怪的装扮,不禁暗暗想道:这些都是什么人?衣着得体,气宇轩昂,别的不说,就那个小女孩一身装扮比我都好。而且看到我的马车,居然也敢大摇大摆地拦下来,见到本姑娘居然胆敢威胁,蹭了车不说,还丝毫没有有一丝拘谨不安,简直就当这车是自己家的。

    如此从容,绝对不是一般人~

    看来一定是世系的贵族出身了,装扮气度也绝不是小家族能有的?这些人会是谁哪?

    她正在思付之时,却见刚喘匀了气的小白抬起头来,略略打量了一下这个车厢,然后长鼻子熟练地在某一个机关上一按。

    紧接着,就听‘咔’的一声轻响。旁边的暗格轻轻弹开,显出了当中的一大块奶油蛋糕。

    小白大爷乐的眼睛都眯上了,随即它也毫不客气,卷起来就送到了自己的嘴里,真把这里当成是自己家了。

    薇拉看了,惊讶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不禁轻轻地拍打了它一下,娇嗔道:“你怎么可以随便拿别人的东西~真是太不礼貌了。”

    小白无辜地抬头看了她一眼,见薇拉正气冲冲的瞪着它,无力的垂下大脑袋,将咬剩下的半块,又不甘心地放了回去。那看上去,好像是更不礼貌。

    薇拉转过了头来,歉意地看向了那少女,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

    薇拉的理念一向是奶油和黄金一样重要,不管任何时候身上总要带著足够她半年份零食,她可是知道零食对女孩子的重要性,那和珠宝首饰,名牌的包包,纯天然的护肤品一样,都是女孩子的第二生命。

    那少女看到那一块自己好不容易才私下偷偷藏起来的零食,尤其是上面还沾着小白的牙印和口水,看上去极是难看,也不禁有些心痛。

    要知道那可是她最喜欢吃的甜食,为了避免发胖,她都是按量吃的,每天只准自己吃那么一小块,这可是她三天的份量,居然被这头肉乎乎的小象给糟蹋了,她心里极是肉疼,但是此时,却也只能是苦笑了一下,道:“不要紧的。吃了就吃了吧。”

    同时在心里暗道:不然我还能怎么样?我是美*女,要注意风度。

    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少女才感觉舒服下来。

    小白听了,当下龙颜……呃,象颜大悦。

    它狠狠地白了薇拉一眼,抱怨她多管闲事,没让小白大爷吃舒服了,然后再次将那蛋糕给卷了过去,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雷欧看它吃的开心,跟着就饿了,当下叫道:“给我留一点儿。”

    然后也是扑了过去,直接伸手从小白的嘴里抠下了一大块来,塞进自己的嘴里。

    看的那少女目瞪口呆,薇拉和洛林早就习惯了他们俩的做派,见怪不怪了。,

    见少女瞪着美丽的大眼睛一脸敬佩和羡慕的表情看着自己,当然在雷欧看来那表情是敬佩和羡慕,雷欧董事长看了,当下很有一些不好意思,认为自己吃独食是不对的,然后拿着自己手中余下的那一块,送到了那少女的面前,试探地道:“要不,你也来一点儿。”

    那少女立时果断地摇了摇头,双手挡在胸前,干笑了一下,道:“还……还是算了。你们吃就行了。”

    在此同时,她更加好奇起来,要知道这个马车可是从另一个大陆上走私进口过来的,精美实用,暗藏了无数的机关。本身就价值不菲,算下来那运费更是海了去了,售价高的离谱,可不是一般二般的有钱人能买得起的。

    许多小秘密都是自己看着说明书,然后又捉摸了许久,这才搞明白的,这其中好几个功能居然连说明书上也没有,自己到现在也没能完全弄清楚,但是这些人当中连只小象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打开的方法。

    这……这简直就是对自己智商的污辱。

    更别提自己的那个老爹,他到现在也只是会用那个保险箱,就已经是高兴的手舞足蹈了。

    这些究竟是什么人啊?

    想到这里,她终于按耐不住,轻咳了一声,没话找话地道:“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伊期坎尔德家族的?我以前见过你们吗?”

    雷欧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你的家族徽章,还有名字可全都印在马车上。”

    那少女立时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是光看徽章就敢拦她的车蹭,这几个人的神经得有多大条。

    她笑了一下,然后道:“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菲奥娜,菲奥娜?伊斯坎德尔。请问阁下是……”

    洛林笑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雷欧已经抢着答道:“我叫……”

    他看到洛林几不可察地向自己微微摇了摇头,不禁顿了一下,立时意识到,这里是魔族的地盘,自己是来玩卧底游戏,搞无间道这种很高智商很刺激的工作的,为了安全起见,绝对不可以说出自己的真名。

    但是小公爷也是英明神武的天才政治家儿童,撒起谎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他只是略略停了一下,就想起自己拉轰的事迹,当下接着道:“我叫雷光光。那边的小白脸是我老大,雷洛。那个漂漂亮亮的,叫薇儿。”

    最后他踢了小白一脚,道:“它是我小弟,叫白光光。”

    那少女不禁冷哼了一声,然后翻了翻眼睛,用白眼球看着他们,道:“你别告诉我,你们就是万里独行大盗的那个雷光光和白光光。”

    雷欧当即一惊,指着少女惊讶的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难道我已经这么又名了?”

    那少女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然后勾了勾手指,道:“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雷欧好奇心起,当下凑了过去。道:“你想要说什么?”

    菲奥娜对着他白白胖胖的小脸,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使劲地啐了过去,道:“我呸~你个小死胖子。说话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你还‘万里独行’?你要是‘万里独行’那我还是龙族女王那,你有那个本事去光明城那边偷东西?”

    雷欧也顾不得在脸上抹上一把,当即就惊奇地瞪大了眼睛,道:“你……你们都知道了?”

    菲奥娜冷冷地哼了一声,道:“我都知道了?对了,你知不知道?”

    她以一种惊喜的口吻道:“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打败了乌尔班二世的进攻,成功收复了加勒比港?”

    雷欧一愣,歪着头,道:“这是好几百年以前的事情吧?”

    菲奥娜白了他一眼,道:“你才知道啊?实话告诉你。光明圣城被盗的事情,现在整个亚米利亚大陆的人全都知道了。事情传来之后,我们可是大肆宣传过的,有人掏了那帮伪君子的老窝,我们当然高兴了。

    据说伟大的大祭司听了这个消息,当即龙颜大悦。还给手下的法师们放假三天,以示庆祝。”,

    雷欧当即轻轻地一叹,道:“哇噢~”

    然后雷欧神采奕奕的看着洛林,高声叫道:“老大,全大陆的人都知道了?小白,原来我已经这么出名了……”

    小白也是乐的鼻子都顶到车顶上去了。

    菲奥娜冷哼了一声,道:“是啊,你已经这样出名了。不光出名,还出人呢~”

    雷欧一愣,奇道:“怎么个意思?”

    菲奥娜道:“不知道那个家伙传的,那个雷光光和白光光偷了东西以后,跑路到我们亚米利亚大陆来了,现在大陆上,叫‘万里独行雷光光’的比狗都多。因为那个英雄替我们大大地出了一口气。名扬四海,赢得了大家的尊敬。

    那些个骗子手们看到有利可图,当下全都改行,冒充这位大侠,招摇过市,利用老百姓们崇拜英雄的心理,骗吃骗喝,骗钱花,还骗人家小姑娘,着实可恶之极~”

    雷欧听了,当即气的暴跳如雷,破口骂道:“奶奶的,这帮王八蛋,居然侵犯老子的名称专利,利用我的名招摇撞骗,我还没用这个名号骗过小姑娘那,别让那帮孙子们撞到我的手里面。否则我非弄死他们不可~”

    菲奥娜看着他气的怒发冲冠的模样,不禁惊奇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双手捧心,道:“哇,你装的好像啊~”

    雷欧正狂震着小虎躯,散着王者霸气,正想着要不要一手板砖一手菜刀,摆个剖斯那,当即一个趔趄,差一点儿没摔倒在地上。

    他愤怒地挥着小拳头,道:“我是真的,我是真的。”

    菲奥娜笑道:“好,好,你是真的,这总行了吧。不过……”

    她眼中如秋水一般的光波盈盈一转,打量了洛林众人一番,然后若有所悟地道:“原来是这样啊,倒也是个不错的法子。”

    雷欧立时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地望向了她。

    菲奥娜道:“在加勒比港当中,正举行着看谁模仿雷大侠,模仿最像的比赛。别告诉我,你们不是冲着那高额的奖金来的。”

    雷欧原本还要发脾气,但是敏锐地抓到了‘高额奖金‘几个字,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小白的大耳朵也是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薇拉也是一眨不眨地瞪大了眼睛,望向了菲奥娜。

    两人一象抻着脑袋瞪大了眼睛看着菲奥娜,倒把菲奥娜给吓了一条。

    洛林看了,不禁一叹,这果然不愧是自己言传身教教出来的,都是跟着自己混的,一个个全都是贪财鬼,听到钱字就走不动道儿。

    菲奥娜看着几人的表情,当即失笑了起来,道:“果然如此啊~你们可真够敬业的,这会都表演上了。”

    雷欧还要再说,但是洛林却使了一个眼色。雷欧当即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就在此时,小白的耳朵却又扑愣了两下,然后眼中闪出警惕的目光,小白的耳边灵着那,这表示它听到了不寻常的动静了。

    雷欧立时觉察到了不对,然后顺着小白指着的方向,站起来,向外望去。

    果不其然,就见后面扬起了一阵灰尘,那灰尘高而散乱,显然是有一队骑兵正高速地接近当中。

    雷欧不禁失声道:“有人追过来了。”

    洛林倒是安心的很,无所谓地一耸肩,道:“管他呢,反正是和咱们无关……”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菲奥娜俏脸上已经变了颜色。

    她看着远处快速驰来的骑士,不禁略略地咬了咬嘴唇,低声骂了两句什么。

    洛林不禁心中一动,那些人可能是冲着菲奥娜来的,那自己一行人就惹上麻烦了,

    想到这里洛林略略地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便可以更快地拔出手枪来。

    他在这样做的同时,也是用目光示意薇拉和雷欧一起做好准备,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两年了,一个眼神,一个表情早就互相了解

    两人立时会意,薇拉不动声色地整了整自己的长裙,而雷欧则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就连小白也是微微曲起了腿,只要一有动静,就凭着自己的力气撞破车厢,从另一边出现,依靠自己强健的体格,给敌人出意不意的打击。,

    洛林看到这里,不禁颇为自豪了一下。在自己的教导之下,他们现在全都可以用最为正确的方法来应对可能存在的危机。

    这就像战场上老兵和新兵的区别一样。新兵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只有老兵的四分之一。

    只有那些永远只做正确事情的老兵,才能有机会更好地生存下来。而新兵们只有拿生命换来正确的经验,才会有机会成为一个老兵。否则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那少女也是极其的敏感,算是见识不凡,随着洛林几人不经意的动作,立时感到车中有一股淡淡的肃杀之气。

    她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这种肃杀的气息让她想起了,以前曾经远远地看到过一位身经百战、平息族内叛乱的将军。

    那人即便是在微笑,也能让人感到压迫的气势。

    但是纵然是那位杀人盈城的将军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没有他们这几人强大。

    那种感觉,就像是食人的猛虎正漫不经心地从面前走过一般,令人不寒而悚。

    她一时之间都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这几个假扮大侠的骗子怎么可能有这种令人震慑的气势。

    就在此时,那马蹄声已经是越来越近。随即就见数匹战马从车边一掠而过。

    他们越过了马车之后,随即就见为首的骑士得得地一勒缰绳,那战马当即唏溜溜咆哮了一声,然后人立而起,速度骤减。

    紧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向前‘嗒’‘嗒’‘嗒’……踏前了数步,随即就停了下来。

    洛林不禁眼中寒光一闪,赞赏地道:“好~好身手。”

    这种急行紧停的战术,也是洛爵爷手下骑兵们训练课目之一。

    虽然看上去简单,但是却也极难,没有长年累月的训练,根本不可能练成。

    如果操作不当,不是摔断了骑士的脖子,就是扭伤了战马的腿。这也是为什么欧洲骑士们在很多时候都是自备马匹的重要原因之一。

    反正是你们自己的,爱怎么用怎么用,哪怕摔死了,也是活该,当老大的是不会心痛的。

    此时,那数名骑士也全都各勒缰绳,停了下来,将道路挡了一个严严实实,看样子,确实是冲着这辆马车来的。

    洛林见此,当即扑了过去,然后将面前的车窗升了上去。

    雷欧也是手脚敏捷地将另一边的车窗升上,将整个车厢封了一个密实。

    那少女看着他们的动作,不禁有些奇怪,正要开口询问。

    就在此时,那马蹄扬起的灰尘已经倒卷了过来。

    炎热的夏日之下,不含一丝水分,被晒的有些发烫的细碎灰土飞扬过去,立时呛的那一众骑士们不住地咳嗽,粘在脸上立马就变的灰头土脸。

    洛林看着他们咳的呼吸不畅的模样,不禁很是幸灾乐祸,这帮孙子在大道上纵马狂奔,没有一点儿的公德心。光顾着耍帅,就跟那些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的富二代的一样。

    要是这样子得了肺炎,咳死都活该。

    亏的丫们不是在奈安。要是在奈安的话,会被人从脑后偷偷地扔板砖拍死的~最次最次,也要在他的马儿身上画上一大堆的艺术画。

    菲奥娜看着他们的行动如此敏捷有效,而且在自己没有想到之前,就已经做到,可见这经验是何等的老道。她当即明白过来:嗯,这些人不是一般的骗子,他们绝对是一帮走江湖的老骗子手了~

    此时,就见对面为首的骑士缓步策马走了过来。

    洛林看着那名骑士,只见他油头粉面,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脸色略略有些的青白,显然是酒色过度的模样。

    他来到了近前,然后向着车中叫道:“菲娜,我亲爱的菲娜,你出来吧,刚刚在庄园里面好好的,你怎么可以不辞而别?”

    他一边说着,一边以手按胸,一脸真诚地道:“如果我有什么不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洛林愕然一愣,指了指窗外的那名骑士,道:“那位是……”

    菲奥娜看着外面的那骑士轻啐了一口,道:“一个花花公子,死癞蛤蟆。居然想要追姑奶奶。自诩风流,其实下流恶心,为了我的美貌也就算了。,

    这王八蛋居然和那帮狐朋狗友们吹牛,说走了嘴,说追我是为了把我父亲的城守之位拿到手。死王八蛋~”

    菲奥娜越说越气,到了后来,不禁咬牙切齿地紧握了拳头,秀眸当中也是寒光闪闪。

    洛林不禁一阵无语。这种王八蛋确实该死,你伤人家少女的心灵就算了,居然连人家的自尊都伤。这也太不给人面子了~

    但是等等……

    洛林突然想起,菲奥娜刚刚话里另外的一句‘我父亲的城守之位’。

    他不禁眼前一亮,正愁找不到机会打探敌情呢,现在这机会却是自动送上门来了。

    他呲着牙,向着菲奥娜一笑,道:“你说咱们父亲是加勒比港的城守大人?”

    菲奥娜看着他灿烂的笑容,不禁失神了一下,刚要点头,但是随即清醒了过来。

    她眼波一转,恶狠狠地瞪着洛林,然后狠啐了一口,道:“我呸。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刚一听说我父亲是城守,立马就过来攀关系。

    那是我父亲,什么咱,咱的,你最好也给我老实一点儿,少占姑奶奶的便宜,否则我就把你们全撵下去~”

    洛林发现,自己好像办坏了,这一下子把仇恨全都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了。当下举起了双手,示意投降。

    就在此时,外面那骑士又敲了敲车窗,然后关切地道:“菲奥娜?菲奥娜,你刚刚是在跟谁说话?”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低头向车窗中看来,但是车窗上还挂着白色的窗纱,根本就看不清楚。

    菲奥娜一滞,看了看窗外的那名骑士,然后秀眸一转,计上心来。

    她轻咬着食指,喃喃地道:“这个倒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