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敲竹杠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三十五章敲竹杠(求月票)

    圣保多禄听了洛林的话,当下一滞。

    他虽然想到了洛林会站出来,甘为希尔梅莉娅冒一把险,却没有想到洛林居然如此的雷厉风行,答应下来就能立刻出发,不禁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在圣保多禄想来,洛林这么狡猾的人,一定会想法设法托上个一段日子,好做个准备,没想到洛林竟然这么干脆。

    心知洛林这是为了希尔梅莉娅,圣保多禄心里感觉复杂,一边很是欣慰,一边有有些气恼。

    旁边希尔梅莉娅一时焦急地道:“洛林,你再考虑一下,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最起码也让我们将消息通知到亚玛利大陆上的情报系统,让他们做好准备,到时候好接应你。你一个人贸贸然跑过去,到那里能不出乱子。”

    洛林笑了一下,然后解释道:“我们是没有做好准备,但是敌人也没有。他们也不会想到的。”

    众人立时全都一震,若有所思起来。

    洛林继续道:“最起码通过付出三名情报员的代价的这件事情来看,你们的情报系统绝对有漏洞。说不定已经被魔族的人抓住把柄了。”

    圣保多禄一时沉默不语,这种最高级别的核心机密也有只有他一个人清楚,他也怀疑,那边潜伏的人已经不安全了。

    圣保多禄甚至考虑过最严重的情况,就是那边的卧底已经暴露了,整个密探网络说不定都被魔族摸清了,这时候派人过去,自然是要冒极大的风险的。

    照洛林说的,能够出其不意,说不定反倒是有效的办法。

    其实教廷和魔族都知道对付在自己这里派有卧底,知道归知道,不过很难找出来罢了。

    洛林伸了个懒腰,双手搓搓脸,道:“好了,废话咱们也不多说。我得回去准备一下,带上一些必要的东西,拿上武器装备,再叫上薇拉。”

    在座的众人也全都是成大事者,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说的就是他们。

    凡是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他们决对不会拖拖拉拉,而是立即付诸实施。

    因此上,对于洛林的决定,众人也是并不太感到奇怪,因为设身处地的话,他们也是会做出和洛林一样的决定的,大家都知道,出其不意,是取胜的关键之一。

    而希尔梅莉娅尽管是不舍,但是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心里为洛林祈祷。

    只是洛林站起了身来,然后定定地看着圣保多禄,一脸的期望。

    圣保多禄不禁有些不解地回望着他,一挑眉头,道:“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洛林呲牙一笑,道:“陛下,您既然要派我去魔族那边打探消息。玩潜伏搞破坏,怎么不也得意思意思,给几个差旅费了,启动资金了什么的?

    老大,你不是那么吝啬吧?

    不是吧~难道真的一点表示都没有?

    要知道,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你就忍心看着我一分钱不带就去铁幕的那一边,这让我怎么展开工作?怎么搞地下活动?”

    圣保多禄一滞,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他心中暗骂:这个混蛋人渣果然跟传闻中一样,是一个‘天高三尺’的刮地皮高手。居然把主意都打到我头上来了。

    想到这里,他恨的牙都要倒了:要知道,教廷自打成立以来,包括自己在内,一共有过一百四十三位教宗。

    但是从来都是教宗从别人的兜里骗钱花,还没有一位教宗是被别人给敲诈过呢~

    其余的众人也是连连的苦笑不己。这个混蛋果然是一个极品的人渣啊~

    不愧是冥王之友的称号,真真是一个死要钱。

    但是圣保多禄也不得不承认,洛林说的有理,情报从来都不是廉价的。

    他苦笑了起来,道:“好吧。我这就吩咐人准备。”

    说着,就转过身去,向着旁边那名惊的目瞪口呆的侍从发令,道:“去教库提五千金币过来。”

    洛林又急忙道:“陛下,我得提醒您一下。搞情报工作一向是很花钱的。我们得伪装身份。”

    圣保多禄当下不禁一滞,然后向着那侍从令道:“好吧,提八千金币过来。”,

    他顿了一下,然后看向了洛林,道:“伯爵,我听说魔族那边消费水平很低的,这些钱应该够用了吧?”

    洛林撇了撇嘴,道:“陛下,您的那些都已经是旧闻了。现在他们那边也开始大搞房地产,而且由于存在大量的泡沫,现在三线城市的房价都已经涨疯了,据说跟当初倭瓜国一样,已经开始要崩盘了。”

    圣保多禄当下笑道:“这样啊。那么这些钱就应该更加够用才对。”

    洛林摇了摇头,道:“陛下,房地产崩盘了,经济不景气会引起连锁反应,所以就会造成了CPI……”

    他看圣保多禄一脸的迷惑,当下解释道:“呃,也就是消费者物价指数,也就是用来反映与居民生活相关的商品及劳务价格统计出来的物价变动指标。是做为观察通货膨胀水平的重要指标。

    我这样说你明白了没有?

    还没有?

    这样更好……呃,呸呸呸,我的意思是其实是说,反正这个东西很重要的了。哈哈,哈哈哈……”

    他干笑了几声,见圣保多禄眼中开始闪出狐疑的神色,当下急忙又接着道:“我刚刚说到哪里了?啊,对了。

    经济不景气,就会造成了CPI高升,形成通货膨胀。货币大幅贬值,物价飞涨,钱也就更不值钱了。”

    圣保多禄迟疑了一下,这个理论好像跟自己的认知完全不同,但是听洛林很砖家,很‘嗷嗷叫’的大叫兽的模样。说出的那满嘴的专业名词,虽然听不懂,但面子需要又不能承认自己听不懂,所以在气势上却也输了一大截,在心虚之下,感到洛林说的好像是也有一些道理。

    他当下一叹,向着那侍从道:“取一万金币过来。”

    “等一等。”洛林看着那侍从,当下叫了一声,然后转过头来,对着圣保多禄又是呲牙一笑,道:“陛下,别忘记了,我可不是一个人去,身边还带着薇拉呢。”

    圣保多禄一时间气的脸都要绿了。

    从来,从来都还没有一位教宗被人给敲诈过。更别提还是这样像是小和尚敲竹杠一样,敲的梆梆梆的连串不停地响。

    他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了下来,然后道:“好吧,看在那个可爱的小侍女的份上。我再加一万。”

    洛林没想到他居然一张嘴就出‘一万’,搬出薇拉比自己要钱都好使,很显然这老家伙是有些偏心眼儿,而且还是示威给自己看。

    但是洛爵爷那是何等样人?

    爵爷外号叫‘天高三尺,地薄七分,虎过留皮,雁过拔毛’的刮地皮的绝世高手。他又怎么可能放弃这个大好的敲诈机会。这种小事情当然不会在意。

    只见洛爵爷长叹了一声,然后彬彬有礼地道:“陛下,您知道,女生和我们这些男人们不一样,我是无所谓了,要不是为了开展工作,我一分钱经费不要都行,她们一向都是很麻烦,又是喜欢吃零食了,又是买漂亮的衣服,又是买些金银首饰了。”

    圣保多禄一拍桌子,咬牙切齿地看着洛林,寒声道:“两万五千金币。再要的话,一个嘣子儿也没有了~”

    洛林看他一脸的坚决,当下叹了一口气,妥协道:“好吧,好吧。就这么多钱了。估计也差不多应该够用了。我说你们的人怎么越来越没有精神了,原来是拨款的原因啊。”

    圣保多禄差一点儿没有吐血。二万五千金币,这些钱完全都足以周游世界一圈了,而且还完全是帝王豪华游。他居然说,只是差不多应该够用。

    这混蛋怎么不去抢啊~

    但是在此同时,他也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趁着众人不注意,偷偷地擦了一下额角流下的冷汗。

    这个年青的痞子着实是太令人头痛了。纵然自己当年也是混过黑社会,收过保护费,抄刀子砍过人的,抢过地盘砸过夜总会的,但是比起那个人渣来,还是要差上一大截子。这刮钱的手段着实是厉害。

    但是他刚想到这里,就见洛林又是呲着一嘴的白牙,笑的像一个保险推销员,又或者一条土狼一样。

    圣保多禄心里咯噔一下。,

    就见洛林继续道:“好了,现在钱有了。咱们再来谈谈应急经费的问题。陛下,您知道的。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还需要行一个贿了,收买一个人了之类的。这些可是很花钱很花钱的。

    只有这样,才能拿得出手。要知道,如果重了一些还无所谓,但是礼物轻了,不仅得不到效果,反而是会赔了钱,又赔了人的。这可是关系到大陆安全的情报工作,总不能因为一点经费不凑手,就漏过了至关重要的情报吧。”

    圣保多禄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一定要拿得出手,对吗?”

    他此时被洛林敲的狠了,也是无所谓,然后向着那仍然愣在一边的侍从说道:“再去拿一袋子的宝石来。”

    他顿了一下,看着那仍在发愣的侍从,当下一跺脚,怒声喝道:“还不快去。”

    那侍从这才反应了过来。

    他看了洛林一眼,也是生怕洛林再提了什么要求出来,当下一转身,匆匆地跑了出去。

    洛林看着他的背影,想了一下,然后向着他高声叫道:“记得要挑大个儿一点儿的……”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咣当’的一声响。

    原来那侍从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之下,一头撞在了柱子上。

    众人不禁一惊,纷纷站起了身来,打算过去看他一下,但是随即却见那名侍从就像脚上装了弹簧一样,自己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

    他根本不顾头上肿起的大包,慌慌张张地就向外继续跑去。就像后面有一条大灰狼在撵着的兔子一样,跑的飞快。

    洛林看了,不禁叹息了一声,道:“唉,现在的年青人怎么都是这样,不管是干什么事情都是毛毛燥燥的,也看不到有一点儿的沉稳劲儿。”

    圣保多禄眼光的余光狠狠地斜了他一眼,只感到血压嗖嗖的往上窜,如果不是担心揍了他的话,女儿会跟自己再次吵翻天,他现在就要从地上抠一块板砖起来,掀了洛林那张小白脸,实在是太可恶了。

    此时却见洛林一脸纯洁微笑地向他再次看了过来。

    圣保多禄当下不禁又是一滞,这时,他自己都想跑了。

    洛林笑的像一个标准的政客一样,嘴角上翘四十度,露出了四颗洁白的大门牙。

    圣保多禄不禁心中有些发毛,心说还有完没完?

    他感到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然后道:“怎么,还有什么事情吗?”

    洛林搓了搓手,道:“是这样的,陛下。咱们来谈谈信物的问题。”

    圣保多禄愕然道:“信物,什么信物?”

    洛林呲着牙,笑眯眯地道:“不是吧,陛下,我可是要去魔界,您就让我这么光着手过去,万一遇到了咱们自己人,我当然要拿出一个信物,可以证明我是这边派过去的。不然我过去了,咱们联系自己人,怎么进入工作。”

    圣保多禄若有所思地道:“这样说,好像是不错。”

    但是他看到洛林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手上那枚硕大的钻戒,不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当下悄悄地将那戒指转了一个面。

    洛林将自己的目光从戒指上移开,一脸正色地道:“陛下,这是很严重的问题,当然我们冒点险没什么关系,但是为了全大陆的安危,为了保证我的工作能顺利展开,这个信物可不能简单了。

    既要好用,一下子就可以让对方信任我,而且又不能太马虎,让敌人看一眼就怀疑到我,更不能让他们抓住了我的把柄。一下子就识破我的身份。我的陛下,这可马虎不得。”

    圣保多禄听他说的在理,不禁点了点头,喃喃地道:“你说的不错。”

    洛林当下眼神向着他的手指上那个戒指瞟了一下,然后道:“那么,陛下,你还等什么?”

    圣保多禄当即一愣。

    随即他却是明白了过来,当下苦笑了一下,恋恋不舍的摘下了那枚硕大的钻戒,递了过去,道:“伯爵,你看,我这里刚好有这么一个信物。小巧方便,而且一直是我贴身带着的。

    ‘蓝色火焰切工’,八十九个切面,安特卫普最高级的宝石大师柯因冯伊士尔文亲手设计出来的。,

    在聚光照耀之下,通体焕发动人心魄的蓝色光芒,如同神秘的蓝色火焰在燃烧一样。

    天底下就只有这一个。

    我们自己的人一看就认识。拿出来,绝对可以证明身份。

    而外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根本就看不出来。”

    洛林不禁愣了一下。

    爵爷虽然贪财,但是一向是只要搂过来就算,宝石珍珠什么的,只喜欢挑个大的。

    对于这珠宝的等级划分不是太清楚。凯瑟琳和阿黛儿她们有意思的不告诉洛林这些方面的知识,洛林唯一只知道什么‘八星八箭’的钻石很牛叉。

    他看到圣保多禄一脸肉痛的模样,有心想要问一下,这个‘蓝色火焰切工’与‘八星八箭‘比起来,哪一个更厉害一些,但是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闭上嘴,免的当众出丑了。

    他假装内行地举起了钻石,对着灯光仔细地照了一会儿。

    圣保多禄被他敲了半天,本来心中就有气,随即一转头,却见希尔梅莉娅痴痴地看着洛林,那双秀眸一眨也不眨。充满了不舍和柔情,当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冷笑了一声,道:“小子,看清楚了吗?小心别让那闪光耀花了眼睛。”

    洛林也不理他,而是兴奋地叫了一声,道:“哇,真的可以看到里面有蓝光啊~这个真的很不错。”

    说着,拉过了希尔梅莉娅,道:“你看,你看……”

    希尔梅莉娅看着他这乡巴佬的举动,却也丝毫不以为意。而是一脸笑盈盈地附和道:“是啊,是啊……”

    她一转眼,看到圣保多禄铁青的脸色,不禁一滞,然后像一个被老爹抓到早恋的初中生一样,很有些心虚地干巴巴笑了两声,然后坐了回去。

    洛林看了半天,这才满意地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然后看着那钻石,感觉到虽然有一点儿大,但是怎么看怎么感觉的合适。

    上一个最漂亮的钻戒被茹德伦皇帝给坑走了,这个说什么也得保存下来当传家宝。

    他欣赏了好一会儿,然后将那戒指转了一个面。爵爷可不希望因为这个漂亮的戒指结果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他收好之后,然后向圣保多禄道:“好了,经费的问题就先这样吧,陛下,请问我该怎么过去?您一定有安排线路吧?这么远的路,你看是不是再配一个马车。先说好了,非加长的蓝宝坚尼我可不坐……”

    圣保多禄讶然地道:“你不知道吗?”

    洛林当下奇道:“知道什么?”

    圣保多禄显然很高兴终于可以从洛林大张的血盆大口下省下一笔钱。

    他一指城中那教堂前面的花园,轻块地说道:“在前面的花园当中,我们就有一个魔法时代留下来的传送魔法阵。

    虽然时间久了,可能有些定位不太准,但是却绝对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你送到那块大陆的加勒比港。”

    洛林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圣保多禄当下一笑,然后解释道:“加勒比港,就是当年乌尔班陛下发动远征时,攻下的第一个港口。我们也曾经经营了几十年的地方,现在是能通过传送坐标计算,唯一确定的地方。

    其他的几个传送,要么就是被破坏了。要么就是年久失效了。”

    洛林叹了一口气,道:“这么说来,那个传送也是单程的了。那么我回来的时候该怎么办?”

    圣保多禄笑了笑,道:“这个我们早就考虑好了。在加勒比港外面的大海,一直是海盗们的地盘。其中最著名的白胡子卡森是我们的人。事情结束之后你就去联系他,可以通过他的船回来。”

    洛林侧头想了一下,道:“这样啊,也行,不过记得调我的战列舰过去吧。有它负责接应,我会安心很多。”

    圣保多禄想起河中停的那一艘崔巍的战舰,当下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只要你的战舰能熬过横跨大洋的风浪。”

    两人又谈了一点儿细节问题,终于敲定了一切。

    圣保多禄说完之后,看了看旁边的希尔梅莉娅,见她一脸的焦急不舍,当下叹了一口气,道:“我现在就去准备。你们……你们多说一会儿吧。”,

    说着,带着众人,走了出去,体贴地将洛林两人留在了教堂当中。

    希尔梅莉娅不等众人出去,她已经向着洛林扑了过去,伸手紧紧地搂住了洛林,道:“洛林,咱们把这事儿推了,我也不当这个什么教宗。咱们还回奈安去……”

    洛林叹息了一声,道:“英雌,要是当初咱们没有勾搭成奸的时候,说这话还成。现在说这个恐怕已经是太迟了。”

    希尔梅莉娅当即娇嗔地拍了他一下,道:“什么勾搭成奸,你的狗嘴里就不能吐出一个象牙吗?”

    但是,她也知道,这件事情关系到整个大陆的安危,不能总是这样软弱和儿女情长,不禁幽幽地一叹。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的很私密很少儿禁止的贴己话。然后看看时间好像是差不多了。这才一起缓步走出了教堂。

    他们来到了院中,却见在那花园当中,原本覆盖了鲜花和杂草的地方已经被清理了出来。

    在地面上显出一个满是魔法图案和花纹的巨大圆形。几名侍从正弯着腰,在那花纹中间的空位上镶嵌填充着魔法宝石。

    很显然,这个魔法阵的运作一次,也是要耗费大量珍贵的魔法宝石的。所以这玩意儿才这么的不实用。

    洛林看了看旁边的人群,见薇拉也站在当中,笑的那双湖蓝色的大眼睛已经弯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显然易见,那些钱和宝石已经拿到了手中。

    而圣保多禄则也是发现了薇拉空间戒指的做用,确定地知道,大博物馆的洗劫案是他们干的,正一脸愤怒地看着洛林。

    洛林当下一阵头皮发麻。

    此时,那魔法阵充能完毕,淡蓝色的光芒已经开始闪动起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