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真的假的???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三十二章真的假的???(求月票)

    听了帕特里克的质问,众人不敢怠慢,急忙连连摇头,道:“没有人,再也没有人了。”

    帕特里克看到瑞林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就知道他们隐瞒了东西,察言观色可是教廷的必修技,越是高层,技能的等级就越高。

    帕特里克不由眼睛当中光芒一闪,寒声道:“真的吗?”

    瑞林在他居高临下的目光注视之下,吓的脸色刷的就白了,他可知道对面这个看起来很和善的大红衣主教有多心狠手辣,赶忙低下了头去,吞吞吐吐地道:“这件事情……这件事情,还有……还有菲西神甫也知道。”

    他顿了一下,抬眼看到帕特里克露出不愉的脸色,又连忙补充道:“当时他和我们一起拣到了这个东西,但是当时却并没有打开来看,而是交给我们之后,让我们把这个东西拿回来,然后就匆匆的走了。”

    帕特里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突然明白了过来,道:“他又是去跟踪那个奈安来的盐贩子了吧?”

    瑞林诺诺了两声,点了点头,心里暗道:菲西老大,我可真替你兜不住了。

    帕特里克当下大怒,一拍桌子,骂道:“那个混蛋~就不能认清一点儿形势~在这个关键的时期去招惹那帮该死的奈安人,不知道他们和奥巴赫姆是一伙的,要是惹出事来怎么办?没轻没重的~”

    他骂了半天这才停了下来,然后余怒未熄地向旁边的侍从令道:“去看看,看菲西回来了没有?如果还没被那个盐商弄死,就让他过来见我。”

    那侍从慌忙答应了一声,然后匆匆地跑出了门去。

    帕特里克冷哼了一声,他也不理面前着的一众牧师,而是低头看着面前的这几份文件,心中一直犹豫不定。

    他一向是多疑的个性,此时面对着这些文件,那老毛病当即也就又复发了。

    他心中暗道:这东西倒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我刚想着要去搬倒劳伦斯红衣,他就被人给阴了一把,丑闻缠身,只能弃选。

    我正想着要去收拾杰罗姆红衣,就有现成的证据送上门来。这究竟是巧合,还是阴谋?

    如果说是阴谋?是谁会这样做?如果是巧合,但是这也太过巧了吧?难道说真的父神眷顾,非要我当上这教宗不可……”

    想到这里,他不禁砰然心动,但是随即却又打消了那个想法。

    ‘父神的光耀’,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梵蒂诺编出来骗老百姓的,做到主教级别的神甫们早就已经不信教了。

    如果真有这玩意,还用大家一辈子累死累活,给地主家扛活,拿女儿抵债,辛辛苦苦几十年,到死了连口薄皮棺材也买不起。

    死老百姓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们无力去改变自己卑贱的地位,只能自己麻醉自己,活着享受不到,指望事后上个天堂了,树上就结熏肉,河里就流牛奶了。

    而自己已经做到红衣大主教,如果在这个时候还会相信这一套,那也未免显的很傻很天真了~羞愧的都对不起大教堂下水道里的老鼠。

    就在此时,就听门外一阵脚步声响。

    一名神甫从门外轻步走了进来。

    他来到了帕特里克跟前,向着他欠身一礼,道:“大人,您找我?”

    帕特里克冷哼了一声,道:“菲西,今天你过的怎么样?听说又出去闲逛了?”

    菲西愕然一愣,然后尴尬地笑了笑,道:“是,大人。”

    帕特里克向后一仰身,将自己的脸藏在了阴影当中,冷冷地观察着菲西,道:“有没有碰到别的事情啊?”

    菲西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身后那些牧师,当下坦然一笑,道:“好像是拣了一个包,具体什么我也不清楚。只是说了,如果有值钱的东西要分我一份。大人,您知道了。我们下面人也都是经常这样做的。”

    帕特里克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心底却是暗暗微笑了一下。

    教廷也是大力宣传‘拾到东西要交公’,昧下别人的东西就是盗窃,违反教廷的戒律,死后是要下地狱的。,

    不过教廷内部职工心里都敞亮着那,这就是骗那些老百姓们。

    这些东西交了公之后,大家就拿着那些东西,该用的用,该变卖的变卖。

    等失主找上门来,就告诉对方,从来都没有见过,平民百姓中可没人敢去质疑圣职者的信用,教士们怎么说,大家就怎么信了。

    这些也是教廷基层的潜规则,那些神甫牧师们的捞点小钱,挣点外快的法子之一。

    帕特里克一出校门,就是主教,比较高,比起那些辛辛苦苦从底层一级一级爬上来的人,要顺风顺水的多,虽然没在基层呆过,但是下面人的这些小伎量,他也是略有所闻。在教廷内,这些小动作都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矩了,没人会去计较这些。

    此时,他见菲西主动交待出来,不禁对他的怀疑消去了一些,道:“将你们遇到的整个过程说一遍。”

    菲西也是极为坦然,从头到尾将整个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

    帕特里克听他说的和瑞林等人讲的并无二致,这才算是放下了心来。

    他伸出两根手指,将那文件轻轻地推了过去,道:“你怎么看?”

    菲西一愣,然后拿起了那些文件,只是略略地扫了几眼,随即也是一脸的震惊错愕。

    最终他以手抚额,庆幸地道:“天幸啊,天幸。亏的那个缺心眼儿的家伙掉东西的时候,没有让我前面的洛林碰到……”

    他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急忙住口。

    帕特里克立时一怔,随即恍然大悟。他光顾着从自己的角度来看问题,怀疑这会不会是真的,会不会是别人设下的圈套。

    但是反过来看,这个东西对于洛林等人也是同样的重要。他们也是迫切地需要将杰罗姆给搬倒了,不管是他还是洛林的人拿到这件东西,作用都是一样的。

    他看着菲西,心中暗暗想道:不错,确实也可以这么认为,而且菲西失口之下,也是暴出他自己跟踪洛林等人的隐秘事情,可见这件事情极有可能是一件巧合。

    随即他的目光从菲西脸上移开,默默地继续想道:“但是,这也是极有可能而己。”

    这位红衣大主教果然不愧他多疑的个性,到了此时,他脸上的神情仍然是阴晴不定,仍然还不能完全相信。从这一点来说,帕特里克确实是个合格的大红衣主教。

    菲西也不敢多说,当下恭敬的垂手侍立在一边。

    帕特里克也不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转头望着窗外,看着窗外的风景思考了起来,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桌面,发出‘咚’‘咚’的声响。

    众人知道这位大爷又起了疑心,一时连大声也不敢喘,只能是静静地站在一旁。室内又安静了下来,那些神甫们此刻心里都开始紧张的打鼓。

    又过了一会儿,有一名齐貌不扬的神甫走了进来。但是自从他一进来,众人就感到身上一下子寒冷了许多。好像那人的身上有一种特有的寒冷体质。

    菲西不动声色地瞅了他一眼,那人正是帕特里克手下的密探头子,为人阴冷毒辣,是帕特里克手下的心腹之一,菲西神甫不禁心中猛跳了一下,手心当中捏了一把的汗,暗道:可别出了什么破绽……

    但是随即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低下了头去。

    他并不担心会被人看出破绽出来,因为不管是谁,在面对着这个赫赫凶名的密探头子的时候,都会感到有些害怕的。即便是和他同一个派系,但神甫们看到这个密探头子的眼神,还是会感到不安,那双锐利的眼睛好像总是在转着如何将人干掉的注意。

    如果此时表现的太过正常,反而是一种不正常的表现。让人怀疑,你是不是心虚了,或者在掩盖什么东西。

    那神甫向着帕特里克微微地欠身一礼,道:“大人,我们都已经查过了。”

    帕特里克当即精神一振,心中暗道:如果那信使的行踪不明或者行为反常,这就说明,这一定一个布好的圈套。而且……

    他抬眼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心中继续想道:而且在这几个人当中,一定有内奸。,

    凭着一个外人,又怎么可能认识他们,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从哪儿经过。而且他们拣到东西之后,一定不会还给失主,而是私下分赃。要是有人要把信封还给那个信使,这出戏不就演不下去了?

    没有内奸的帮助,是绝对不可能如此详细准确地把握住他们这些人的动向的,让他们把这封信乖乖带到我跟前。

    想到这里,他不禁抽了抽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狞笑。

    对于内奸,他可不会有那么多的好心。而且他也没有那个耐心去一个个地仔细查找内奸,最普遍的做法,就是将这些人全部都当做内奸,严刑拷问。最终总会打开缺口的。这个方法虽然残酷,但无疑最是有效。

    他冷冷地道:“怎么说?”

    那神甫道:“回大人,我们调查过了。那信使今天确实是在路上找过东西,有许多人都目击到了。

    而且也有人看到,他最后也是一脸懊恼地走向了杰罗姆红衣住的小教堂了。

    另外,有人报告,确实看到有一个外地人到了杰罗姆红衣面前,借着忏悔的时机,和他嘀嘀咕咕地说了半天,时间很久。”

    他说到这里,好像是忘记了下面的内容,当下掏出了一张纸,然后继续道:“虽然不知道,他和杰罗姆说过什么。但是据打探得知,在信使离开之后,杰罗姆红衣还是很气愤,说什么,那人净和他说一些废话。

    什么‘在脚底板上抹清凉油,让别人失禁尿床’之类的事情也全都说出来。”

    ‘扑哧’一声,有人忍俊不住笑出了声来。随即意识到失态,当下急忙用手掩口,闭上了嘴巴。

    帕特里克抬头扫一眼,然后继续追问道:“后来呢?”

    那神甫也是不动声色,继续道:“后来,后来那名神甫和杰罗姆红衣谈完之后,当即就从侧门走了出去,再然后,就没有人见过他了。我们的人现在还守在外面,依然没见到那名信使出来,我让人盯住了出城的水路和陆路,即便是他悄悄离开教堂,也躲不过我们的眼睛。”

    旁边的众人虽然知道不应该,但是对此却仍然还是感到好奇,这才是上午发生的事情,这个密探头子就查的一清二楚,可见极是厉害,

    而且他连杰罗姆说过什么话都知道,由此可知,那位红衣大主教身边一定有奸细。暗装都安插到竞争对手的鼻子底下了。

    想到这里这些神甫们脖子都是一凉,对眼前这位大红衣主教更加害怕起来。

    同时大家又有些按耐不住,想要看看那张纸上究竟写了一些什么。那个玩无间道的奸细又是谁?

    他们瞟了几眼,但是却也只看到那神甫手中的纸是白色的,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此时,那神甫汇报完了情况之后,慢吞吞地将那页纸又塞回到了怀里。

    帕特里克想了一下,道:“你怎么看?”

    那神甫道:“这件事情,我看很可能真的是巧合。这里面一环扣着一环,极为紧密。杰罗姆红衣当时为了遮掩,很可能是说了假话,

    而那信使最后神秘失踪,连里面的人也没有看到他去哪了?这是很难办到的,也可以充分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因为只有他们内部的人才能如此轻易地掩盖行踪,不留下踪迹。”

    他顿了一下,出于职业的敏感,还是补充道:“但是也不排除是有人故意设下陷阱,想要陷害。”

    帕特里克当下也是赞同地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们不能排除任何的可能性。”

    他眼角的余光看到瑞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当下心中一动,转过了头来,道:“瑞林,你怎么看?”

    “啊?我吗~?”瑞林愣了一下,见所有人全都看向自己,在激动之下,一时涨红了脸。

    他赶忙欠身一礼,结结巴巴地道:“大人……大人。小人说一点儿愚见,还不成熟。万一说错了,你可别笑话我。”

    帕特里克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微笑着说道:“噢?你说说看。”

    瑞林指着那文件道:“其实,其他的那些是真是假的,也无所谓,关键的问题是,这个文件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咱们应该怎么办?”,

    帕特里克一时悚然动容,他看着瑞林道:“哈,我们家乡的小伙子长大了,脑子终于开窍了,这见识果然是非同一般。一下子就抓住了关键问题。”

    瑞林红着脸一躬身道:“谢……谢大人夸奖。”

    然后又赶忙加上一句:“这都是您教导有方。”

    帕特里克得意地一笑,然后轻轻地拍打着那几份文件,道:“这些文件绝对是真的,光是上面的印鉴就不可能有人仿照的了,这种印鉴见过的人很少,更何况,上面提到的那几个人的名字也是有鼻子有眼睛,我都有一定的印像。

    这些支票也是走帝国银行的帐,拿去银行一问就清楚真假。那些珍宝很多也是波西斯的特产。这些全都绝对错不了。”

    说到这里,他笑了起来,道:“还记得那名谚语吗?如何辩别一只鸭子?”

    他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看起来模样像是一只鸭子,听起来的叫声像是一只鸭子,飞起来的样子也像是一只鸭子,那么它就是一只鸭子。”

    众人听他说起这蹩脚的幽默,知道这位大人现在心情好多了,这才全都松了一口气,知道直到此时,他们这才算是洗清了嫌疑。

    有人甚至在心中低声地抱怨,早知道这样的话,就应该随便找一个地方将那些东西扔了。而不该拿来给他的,真是自找麻烦~这东西还真不少一般的烫手。

    但是纵然如此,他们也不敢表露出来,生怕会引起帕特里克新的怀疑的目光。

    帕特里克看着瑞林道:“你认为咱们该怎么做?”

    瑞林小心翼翼地看着帕特里克的脸色,谨慎的道:“咱们还给杰罗姆红衣大主教?就当做是没发生过,卖他一个人情?这样的话他不就不好意思和大人您争了。”

    “哈哈哈哈……”帕特里克一时放声大笑了起来。

    他一直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流了出来。瑞林看着他的笑容,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帕特里克笑了半天之后,这才缓缓恢复了平静。

    他点指着瑞林道:“瑞林啊瑞林,你虽然有些见识,但是毕竟还是一个见事不广的年青人啊~”

    他拍着那些文件,道:“这是什么?这就是证据,这就是案底,所以说这也就是爆烈水晶,这是毒药~是会要人命的东西。

    一旦拿出去,这就又是一桩惊天的丑闻,教廷震怒,必然是会严厉地追究杰罗姆的责任的。

    如果我把到手的把柄又还给了他,这就等于告诉他我知道他的底细,他不但不会感谢我,相反,以后,他就会惦记上我,一旦有事。他会第一个跳出来踩我,好杀人灭口。这样他的底细才没有人知道。”

    瑞林犹豫着道:“那咱们拿在手里,威胁他?”

    帕特里克笑道:“拿在手里威胁他?怎么威胁?难道告诉他,我手里有这些文件,你要听我的话退出选举?

    他会那么乖乖地听话吗?

    他肯定会暂时答应下来,然后不停地搜集关于我的不利证据。最后和我进行交换。这样一来,我们都捏着对方的把柄,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虽然谁也不吃亏,但是落不到好处。反而凭空给自己添了巨大的麻烦,这不是自己找事吗。”

    他顿了一下,然后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凭白地把到手的优势给丢掉?”

    瑞林想了想,迟疑地道:“那……那该怎么办?请大人您明示。”

    帕特里克狞笑了一下,道:“拣到东西要交公,这个浅显的道理你们都不懂吗?既然我们拣到了,当然是交给光明大议事会了。相信,伟大至圣的光明神和他在人间的代言人们一定会明查秋毫的。还杰罗姆红衣大主教一个公道的。

    这个东西到底是真是假,就让他们操心去吧。”

    ×××××××

    第二天,光明大议事会刚刚召开参加会议的诸位大人物打着哈欠刚刚坐下。奥巴赫姆还没有来得及宣布开会,帕特里克红衣大主教穿着红色的长袍,就已经举起了那份文件,道:“诸位,机密资料出现了。

    我的手下昨天不小心拣到了一份文件。后来看到里面的事关重大,所以交到了我的手中。,

    这里面是关于一位红衣大主教与教区的皇室贵族们相勾结,出卖教廷利益,任命那些个根本就没有资格的贵族臭猪们,混进我们的教堂当中担任主教等等重要职务……”

    此言一出,在座的那些位红衣大主教们脸上纷纷变色。有惴惴不安的,有愤怒的,有担心的。还有一脸无辜的。

    他们的模样,就像那位伟大的画家达芬奇所画的《最后的晚餐》当中,那些位使徒们听到‘自己人当中出了叛徒’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时的模样。

    这种买官卖官的勾当,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私底下也都在做,这是捞钱最简单省事的办法,只是不能被人抓到,被抓到就麻烦了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帕特里克悠悠然地迈着步子,走了过去,将那个文件交到了奥巴赫姆的手中。

    奥巴赫姆粗暴地翻开看了两眼,然后抬起了眼睛,愤怒地视线从在场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

    最后他的目光紧紧盯住了杰罗姆红衣大主教,然后怒声喝道:“杰罗姆红衣,你必须向我们做出合理的解释~”

    说着,将那些文件狠狠地向着杰罗姆的方向砸了过去。

    那些文件飞上了半空,随即像是雪片一样,哗哗地落了下来,散落了一地。

    杰罗姆红衣大主教颤抖着从地上捡起了一张纸片,看了一眼,随即就昏了过去。

    看到他的模样,会场上一时大乱。

    众人也是急忙上前抢救,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任的红衣大主教。

    洛林坐在后座上,颇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但是随即却又摇了摇头,心中暗道: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做错事情。天理昭彰,善恶有报。这句话是老生常谈,但是正因为它正确,所以这才成为了常谈。

    但是在此同时,随着两位候选人的退出,第二次竞选结果也已经出来。帕特里克红衣大主教与希尔梅莉娅进入到了最终的竞选阶段。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