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选举中的那些事儿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二十九章选举中的那些事儿(求月票)

    随着命令的传下,中间隔了一天之后,那只鸽子又拍打翅膀,飞了回来。咕咕叫着,落在了窗台之上。

    洛林早就已经等在那里,当即伸手将鸽子腿上的信取了下来。

    他还没有来得及看,就感到无数道愤怒的目光看了过来。

    洛林抬头一看,只见那些守卫们在毫不掩饰地站在园中,监视着自己,数道目光从不同的地上看过来,仿佛就是要把洛林看穿了一样。

    尽管现在那桩‘万里独行雷光光’的案子已经完全掩盖下去了,教廷为了颜面,也没有声张,把坏事当成好事给办了,但是在内部还是进行了极为严厉的清查和追责。

    在此同时,为了以防万一,在教宗圣保多禄还没改口之前,众人还是继续对这奈安来的坏蛋们进行了二十四小时的全方位、立体化监视,以防这些该死的贼再跑到教廷里面继续偷东西。

    吸取上一次捣乱不成,反被雷欧又将了一军的教训,现在这些教廷警卫和侍从们变的谨慎多了。不求有功,只要无错,牢牢把洛林和雷欧给看死了,让他们没有空子可以钻。

    这些侍从们原本以为已经全完封锁了这个园子,除了洛林他们的人之外,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出。

    洛林的手下们也会被监视,只要他们和洛林见面了,说话了,甚至就是上街闲逛了,教廷的人都会跟的紧紧的,以防他们倒运赃物。

    但是没想到洛林居然还有这么一招,超脱出了监视,与外界进行联系,这种情况很令众人感到愤怒。

    但同时,他们又无可奈何,洛林和雷欧的身份决定了他们不能像对付一般人一样对付洛林和雷欧。

    尽管大家都肯定,这案子就是雷欧犯的,幕后指使的一定是洛林,但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只是站着这里看着。

    甚至洛林在梵蒂诺光撒请柬,请客拉票那几天,他们还得去当义务的迎宾,前前后后的马不停蹄跑着将这些位大爷伺候舒服了,要是稍微失了礼貌,慢待了茹曼帝国的贵客,被告到教廷那里,还是他们这些小人物倒霉。

    看洛林和雷欧依然一副我行我素,悠然自在的样子,这些警卫和侍从也只能把火气憋在心里,

    洛林却是恶意地举了举手中的鸽子,向他们示意一下,呲着笑,嘲弄地看着他们,尽管身为被监视的对像,但是洛爵爷却不认为自己有义务配合那帮饭桶行动。

    最近每次上街都是前呼后拥,这让洛林爵爷很是过了一把当恶少的瘾,多年没有实现的愿望,倒是在教廷人员的帮助下面验了一把。

    此时,就听身后一阵脚步声响。

    雷欧带着小白,两个家伙全都是无精打采地走了进来。

    雷欧看到洛林手中的鸽子,当即精神一震,两步就窜了过来,道:“老大,怎么,今天您想要烤乳鸽吃啊?我也要来一份。最少分我两条大腿。”

    洛林看着他黑漆漆的大眼睛里闪着的光芒,当下也不禁寒了一下,急忙道:“不行,这可是信鸽,一只都要好几个金币呢。”

    雷欧睁着眼睛,看着那只信鸽,认真地打量了一会儿,看那样子,像是在研究如果烹调。

    那信鸽一脸无辜,也是侧头看着他。

    雷欧最后叹息了一声,道:“唉,不行就算了。反正这鸽子看着挺瘦的,就是烤下来,也没几丝的肉,还不够塞牙缝的。”

    说着,心灰意懒地挥了挥小爪子,然后又爬回到了桌子边上。

    他看着面前空空如野的桌面,然后用力地拍了拍桌子,砸的桌面咣咣的响,高声道:“我的早饭呢?我的早饭呢?怎么还不送上来?

    难道你们教廷就这么残忍?居然连我这么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孩子也要饿死吗?

    还有没有人性啊?……”

    随着他的大叫吵闹声,旁边的侍从也是一头的大汗,心中暗道:这个该死的小流氓,没有一天不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这么能闹腾。也不知道这帝国的皇家精英教育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就是专门培养小流氓的吗?,

    他一边想着,却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连声叫道:“来了,来了。”

    然后,急忙端着一个罩着闪亮金质罩子的托盘走了上来。

    他可不知道,雷欧现在没了凯瑟琳管着,这段日子可算是逮着了,现在那就跟脱了缰的小野驴子一样,尽情地蹦达,显露出自己无忧无虑的童年本性。做什么事情都由着性子来。

    而且这教廷里面的这些个死秃头们,不管自己走到哪儿都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害的自己都没有办法去偷……呃,去找一些值钱的东西。

    原本策划好的寻宝行动无法展开,只能每天无所事事的玩了,睡觉了,逛街了什么的,小公爷当然是一肚子的火气,不停地找那些人的麻烦,使劲折腾教廷的人给自己找点乐子。

    那侍从来到了雷欧的身边,然后将手中的托盘放在了雷欧的面前。

    雷欧不等他掀开金质的罩子,就先横了他一眼,然后不放心地道:“里面没有放青椒吗?你知道我最恨青椒了。”

    那侍从板着脸,道:“没有。”

    雷欧道:“也没有甘蓝?”

    那侍从道:“没有。”

    雷欧道:“一大块用火煎的油油的猪排?”

    那侍从道:“是的。”

    雷欧继续道:“旁边还有一大块甜点?“

    “是的。“

    “甜点用冰镇过的,上面还有奶油?”

    如果是在以前,换了个人,听着这些刁难的问题,那侍从肯定是抄起奶油甜点来,直接呼到那个小死胖子的脸上,但是现在他已经习惯了,实际上他得到上面的命令,不管是受到多大的为难,也要在这里面好好钉着。

    否则的话,要么就去撒哈拉大草原上放羊,再要么去非洲食人部落传教,只能是这两条路,选一条。

    自从发现了自己倒了大霉,既惹不起又躲不了这些位瘟神大爷们之后,这个侍从早就认命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平静地道:“是的。”

    雷欧正犹豫着是不是以冰的不够凉为接口,让这个家伙把甜点拿去换一份,不过考虑到自己真的饿了,雷欧这才冷哼了一声,满意地道:“这还差不多。”

    随着罩子的揭开,立时一股油脂特有的香气传出。让人不禁食指大动。

    教廷可是世界上最有钱的组织。因此上,他们的红酒和厨子,理所当然地一直都整个大陆上最好的,而且没有之一。

    肉排烤的火候正好,配上各种香料配菜,当真是色香味俱全。

    雷欧也是毫不客气,举起刀叉,甩开腮帮子,就大吃了起来。

    他一边吃,一边向洛林说道:“老大,有什么好玩的没有啊?这两天,天天都跟着一大堆的跟屁虫,让我想随地小个便都做不到,真是讨厌死了。”

    他一边吃,一边愤愤地控诉,满嘴的食物碎渣到处的乱飞。

    这也是小公爷最为享爱的乐趣之一。没有凯瑟琳那个八婆在旁边天音怒叱,‘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

    然后就一掌九阴白骨爪,狠狠地一巴掌拍过来。

    现在摆脱了那个魔女的**统治,小公爷也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当然是自己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以前不让我说话,现在我一定要说个够。

    他还试验过倒着喝牛奶,但是最终发现那些牛奶全灌在了鼻子眼儿里面,一点儿效率都没有。

    洛林看着他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奇怪,这些年,他在凯瑟琳手底下是怎么熬过来的?

    仔细地想想,雷欧好像没有一天不挨凯诗琳两巴掌的,那天要是凯瑟琳没打他,这小子估计自己就皮痒,先难受起来了。

    不过他也不打算多说什么。

    他在这个时代经历的久了,也见多了所谓的皇家教育。

    由于肩负着家国天下,负担极重,要坚持不懈的和国内外的反动派作斗争,稍有懈怠,要么就被别人吞并了,要么就被手下玩管理层收购,然后自己一家老小被人拉去给喀嚓了。

    大家唯恐有一丁点儿的疏漏,造成了国破家亡的下场,因此上,将所有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全都加了上去。身为皇室成员,从小接受的就是危机教育。,

    而且极其的严格,中间没有一丁点儿的乐趣,甚至是扭曲变态。每天几点起床,几点睡觉,今天穿什么吃什么,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都是被规定好的。

    而一众教师们虽然拿着高工资,但是却也是战战兢兢,毕竟‘伴君如伴虎’这可也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

    为了能显示出自己的能力,他们的宗旨,并不是培养出一个合格的领导人。而是——‘让皇帝陛下看到,自己这是在尽力培养一个合格的领导人’。

    大家唯一的口号就是——“绝对不能让那个小兔崽子过舒服了~”

    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中晓人和。刀枪剑戟,斧越钩叉,音乐美术,艺术、写真、自*……呃,最后这几样就算了。

    总而言之,就像是黑心的小贩们了为增重,用沙子死命地填死鸭子一样,拼了性命地给那些位皇子皇孙们塞东西。

    搞得这些王子公主们没有几个是不恨自己的家庭教师的。

    雷欧这是在凯瑟琳手底下,还好一点儿。

    凯瑟琳自己就是个年轻人,而且老爹又是一个军人经常不在家,本来她就被管的少。当然没那么多古板的教条去约束雷欧,还有洛林时不时给雷欧说说好话,带他出去玩上几天。

    像是许多的皇家子弟们在这残酷的教育当中,不是变形,那就是变态。

    他看着雷欧,不禁心中暗道:还是让这小流氓过几天的舒心日子吧,等回到奈安,他可就又得要过苦日子了。

    因此上,洛林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怎么?今天不陪美琳娜玩吗?”

    雷欧晃了晃脑袋,当下怒道:“我才不和她玩呢~整天的没事儿找事儿……”

    洛林叹了一口气,心中知道:那两人又吵架了。这小孩子也是整天事事儿的,动不动就吵架。真是早熟啊~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既然如此,今天有没有兴趣陪我去看一场戏啊?”

    雷欧迟疑了一下,道:“看戏啊?又是那种扯着嗓子跟野猫一样嗷嗷叫的戏吗?那种的话,我可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的。傻瓜才花钱去听猫叫那。”

    洛林不禁皱了皱眉头,发现没了凯瑟琳的管教,这个小流氓现在是越来越难缠了,这才没带凯瑟琳或者罗琳娜来还真是试算了,没人管这个小痞子不说,还没人暖床了。

    他叹了口气,然答道:“不是,是一场很好看的戏。”

    雷欧想了想,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可以考虑一下下。”

    洛林站了起身来,没好气地道:“你慢慢考虑吧。我可要走了。这戏可是难得一见,极是精采的。而且只演一次。你要是错过了,可别后悔。”

    说着,一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雷欧见此,当下也不敢怠慢,低头看了看盘子里的食物,当下一伸手,抄了起来,直接塞进了嘴里,胡乱地嚼了起来,将自己白嫩透红的腮帮撑的鼓鼓的。

    抓起桌上铺的细亚麻布桌布,将自己油乎乎的手使劲擦了擦。

    然后大声叫道:“等等偶……”

    随即连蹦带跳地窜了出去。

    小白看了看他的背影,当下是有些伤脑筋地摇了摇头,然后一甩长鼻子,将盘子里的甜点卷了起来,塞进自己的嘴里,一边吃着,一边晃着自己肥大的屁股,也是颠颠地跟了上去。

    洛林带着他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大广场上,然后找一个阴凉的角落蹲了下来,看着那大广场上来来往往的信徒们。

    雷欧年纪小,耐不住渴,看到有人卖凉茶,当下招手叫了过来。给自己和洛林各叫了一碗,然后又给小白叫了一大桶。

    雷欧吃了肉排之后,嘴里干的很,灌了一口凉茶却发现这茶水一点儿都不冰,雷欧一指跟在身后的教廷警卫,说道:“你,你,别看了,就你,过来。回去给本董事长再拿些冰块过来。”

    警卫板着脸个乖乖的回去给雷欧拿冰块去了。

    然后两人一象就蹲在那台阶上发起呆来。

    雷欧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可以看的好戏,当下狐疑地看了看洛林,发现洛爵爷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盯着大广场上那些位漂亮的女人们,当下伸手捅了捅洛林的肩膀,道:“老大,你不是会故意骗我出来,然后蹲在这里看美女的吧?”,

    洛林看着他纯真的眼睛,当下心底打了一个寒战,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啊。回头他在那些个女人们面前随便甩出一句来,自己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急忙打了一个哈哈,擦了擦嘴角流下的口水,然后道:“其实咱们在这里可是有重要的任务的。”

    雷欧一怔,奇道:“重要的任务?什么任务?”

    洛林道:“这个……你等一下,我还没有编好……呃,不是。是这样……”

    他正掩饰的时候,这时就见前面一阵骚动,当下大喜,然后伸手一指,道:“你看,这不是就是来了。”

    雷欧怀疑地看了看他,然后转头向着前面看去。

    洛林也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庆幸着终于有人解围,不然今天的这一关还真的不太好过。

    来之前洛林就知道,雷欧和美琳娜可是被凯瑟琳她们重托,要这两个小孩盯紧了自己的,雷欧好对付,美琳娜可不好对付,尤其是雷欧在美琳娜跟前就是个大嘴巴,什么都藏不住。

    按雷欧的脾气,添油加醋一番给自己抖露出来,美琳娜再艺术加工一下,回去就有的好果子吃了。

    此时就见那一群人已经越来越近,也可以看清楚他们的面容。

    洛林发现,那些人的打扮很是奇怪,一半的妇女,一半的儿童。那些女人当中各种肤色的都有。有黑有白,还有棕色的。

    那打扮也是各异。但无一例外,都是美女,当然和洛林自己家里的差远了,不过她们往人堆里一站,也是很吸引眼球的。

    有穿着轻纱,只在重要部位用丝绸遮体的波斯喷火女郎。

    也有金发碧眼,身裹着兽皮的高地女性。还有小麦色肌肤,黑发黑瞳,琼鼻如雕的希伦美人……

    中间还有小盆友们在人群中穿梭打闹,不住地发出欢快的尖叫声。

    她们模样与那些前来教廷的信徒们格格不入,极其的显眼,一点儿也不像是前来朝拜的,而是一群观光客一般。一边走,一边不住地嘻笑打闹。

    看到这些人的举动,立时惹得一众信徒们不住地侧目。对于她们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却如此的不敬,颇有些愤怒。但是看着一堆女人,谁也不好意思上前。

    雷欧看了她们,不禁有些奇怪,回过头来询问地看向了洛林。

    洛林却是微笑不语。雷欧当下一头的雾水,然后摇了摇头,继续看了下去。

    由于洛林选的这个位置极好,正好在大教堂外侧的滴水檐下,既可以遮住太阳的光芒,又可以居高临下,看清楚教堂稍稍靠内一侧的情形。

    雷欧看到,那一群人并没有停留,径直向着圣保多禄大教堂走了过去。

    正在教堂当中做弥撒的劳伦斯红衣大主教听到消息,当下也赶了出来。

    他看着那群人出现在门口处,不禁皱了皱眉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就见其中一名妇人已经欣喜地高声叫了起来:“老公~”

    这一声音极有杀伤力,如同美杜莎的凝视,刚一出口,立时就让劳伦斯红衣大主教当场石化。

    旁边围观的众人也全都是一愣。

    身为教职人员,代表着光明神在人间行事。虽然在私底下,大家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私吞捐献,包*奶养小三,儿子女儿一大堆,又是出国又是开公司,凡是当官儿的能犯的错误,大家也是和与他们接轨,一件都不能拉下了。

    但是这却和当官的一样,不管私下里怎么干,但是绝对不能让人给当场抓住了,就像是拍了XX片的U盘和记了XX内容的日记一定要保管好。

    众人一时全都低声议论了起来。再看向劳伦斯红衣大主教之时,眼中闪起了诡计的神色。

    劳伦斯红衣大主教脸上肌肉抖动了几下,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心里还在迷糊:我包的女人里没有这几个吧?

    此时,其余的几个女人也是娇嘀嘀地叫了一声‘老公~‘,然后一起凑了上来。

    她们围着劳伦斯不住地说着话,一时之时,莺声燕语叽叽喳喳的,极是热闹。

    劳伦斯红衣大主教在那脂粉堆当中蹩的脸红脖子粗,他急喘了几下,然后艰难地叫道:“你……你们这……这是……“,

    不等他把话说完。此时那些个拖着长长的鼻涕的小盆友们已经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爸爸~爸爸抱……”

    他们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叫声,张开了双手,一起涌了上来。

    有围着他的脚乱转的,有拉着他的长袍的,有扯他的袖子的,还有在他衣服的前襟上面擦着鼻涕的,还有一个不知怎么窜到了劳伦斯的肩膀上,骑着他的脖子大呼小叫的。

    劳伦斯红衣大主教一时不知所措,当即被这一顿纷扰给搞的昏了头。

    他当下怒声喝道:“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啊~死小鬼,别扯,别扯我的袖子,快烂了。

    喂,下面的那个,别用我的袍子擦鼻涕,这很贵的。

    哇,你这个死猴子,从我的脖子上下去,该死的~

    卫兵,卫兵。快把这些个疯女人们给我赶出去~”

    那一众女人当下不依,纷纷叉着双手大骂了起来。

    “你这个死没良心的~”

    “挨千刀的王八蛋~”

    “以前晒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却叫人家疯女人……”

    “姐妹们,这个该死的家伙变心了~”

    “我跟你拼了~”

    “……”

    那些小孩子们也许是受了惊吓,也许是故意演戏,当下也纷纷扯着嗓子,号啕大哭了起来。

    一时间秩序大乱。

    劳伦斯红衣大主教顿时就感到头痛如裂。

    他怎么也搞不明白,原本今天一大早的时候,天还是那么蓝,云是那么的白,空气是那么的新鲜,但是为什么这突然一下子,一切都变了。

    他愤怒地大声高叫道:“你们这些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疯子?是谁指使你们的?是谁?”

    但是他的声音却被那些妇女们愤怒的呼喊声,儿童们的尖叫声完全都给掩盖住了。

    此时越来越多的人闻声赶来,将整个大教堂的门口给围了一个水泄不通。毕竟一位红衣大主教被人登门寻亲,而且还是拖家带口,连孩子都有了,这种事情可确实是不多见。

    而且据听说,那些刑子居然多达两位数,这很让一众人等感到妒忌和愤怒:这位红衣大主教的生殖能力也太强大了一点吧?简直就和种猪一样~回头一定要喂他吃塑化剂~

    旁边有侍从看到情形不对,当下纷纷怒声喝骂着,拼了命地想要挤上去护驾,但是他们却被人群当中某些人给远远地隔了开去。

    此时一众正准备着参加会议的红衣大主教们也是听到了消息,纷纷赶来。

    但是这些老家伙们全都是极其的人渣。

    也许是为了幸灾乐祸,也许是出于其他的考虑,他们并没有出面,而是全都躲在一边,全都跑到了大教堂二楼一侧的小窗户的旁边,争着抢着,挤成一团,向外看着门口处的情形。

    而一众圣殿骑士们此时也是得到了消息,纷纷赶来增援。

    但是当他们来到了场外,看到那混乱的情形,正准备着上前动手。将大教堂内的人都给赶出来。但是随即带队的军官却是一扬手,阻止了行动。

    这个动作恰好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

    而洛林看到那个动作,也是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只要那军官有这么一个动作,那么一切也就足够了。

    那军官是属于帕特里克派系的人。

    他赌的就是这一个动作。

    通过卧底的情报,洛林知道帕特里克将注意力放在了其他两名竞选人的身上。因此上,只要有针对其他两人的动作,相信帕特里克一定会乐见其成,甚至在旁边推上一把,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其他两人出丑露乖。

    而一旦他这样做了,那么在别的不知情人的眼中就会认为,这一整套的圈套就是他设计的。将这一切的罪责,全都一股脑地算在帕特里克的头上。

    这虽然说起来简单,,但这首先就要有可靠确切的情报来源,摸清这里面的人事脉络,然后通过了精心的计算,连使了两个计谋,栽赃陷害,嫁祸于人。环环相扣,每一步都不能稍有差错。

    此时就见劳伦斯又是怒吼了起来:“混蛋~谁家的小兔崽子,快抱走,居然骑着我的脖子撒尿……”

    洛林轻轻一叹,现在,劳伦斯红衣大主教已经不足为惧了,现在还余下了杰罗姆红衣大主教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