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选举进行时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二十八章选举进行时(求月票)

    这连番的新闻攻势打出来,效果当真是立竿见影。

    随着那一番消息的传出,百姓们原本对于圣殿骑士的愤怒立时就平息了。

    在洛林爵爷直接授意下,精彩的表演拉开了序幕。

    尤其是新闻发言官在充满感情地背诵那篇演讲稿之时,在讲到圣骑士佩罗德大人舍己为人,奋不顾身时的举动。

    他在义愤,激动、感动等等情绪的感染之下,不知不觉当中,从眼角缓缓地落下的一颗晶莹的泪水。

    他的这一番慷慨激昂,催人尿下……呃,催人泪下的演说,如果当年傻大木同学的新闻部长萨哈夫同学来了,也得要自惭形愧。

    要知道当初米国人耍流氓,小布什带着小弟们,跑到伊拉克家里面打傻大木小盆友的时候,虽然米国鬼子们仗着操着板砖这一类的高科技武器,所向无敌,打的伊拉克军队节节败退,但是打嘴仗上,可一次都没有赢了萨哈夫。

    听了他的流满了漏*点和感染力的演讲,在场的所有人立时全都被他给感动了。

    要不然怎么说老百姓是最好忽悠的,只要把故事遍的精彩一点,什么圣魔大战啊,双方互派卧底大搞无间道啊,再添上一点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按照上辈子国产电视剧的套路来,在加上一点007的桥段,组合出来的故事听的观众们是如痴如醉。

    在首场光荣事迹报告会取得了巨大的,完美的成功之后,梵蒂诺官方编发了通讯稿,将整场报告会的内容下发到各个地方,有地方教会组织宣讲,大搞一场危机公关,重塑教廷的威信和形象。

    能被一群教士们骗的死死的普通老百姓能有多大见识,这个时代的农民一辈子就生活在他们那一片土地上,完全可以用封闭,愚昧来形容,教廷说什么他们自然就信了。

    总之是皆大欢喜,佩罗德成功的推卸了责任,教廷挽回了面子,普通人过了一把听故事的瘾。

    而一众的教廷高层们这才发现,尽管教廷存在了一千年,而且在坐的各位也全都是拿过四六级证书的合格老流氓了。遇到老实一点儿的百姓,甚至可以将他们牙刷和内裤也骗过来的高级神棍。

    但是在这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道行比起那个可恶的小白脸来还是差的太远了。

    世界上居然有这种可以将一件坏事变成好事,将好事吹到天上的绝世精英份子。那上嘴皮一碰下嘴皮,端的是颠倒黑白,混淆视听。说的人根本就辨不清真假。

    果然是治世之能臣,绝代之枭雄。

    众人也是暗暗发誓,像这种人无论如何也绝对不能让他混到教廷的队伍当中来,否则大家都会被他抢了饭碗,只能上街做乞丐了。

    实际上对洛林来说,这几招太简单了,上辈子就是那些高人们玩剩下。对洛林来说,和国产电视剧的导演、编剧们比起来,教廷这些老神棍就是战斗力不足五的渣。

    而一众百姓们则是不住地叹息,原来我们是误会了那些个骑士们了,他们一直在背后为人民幸福与安宁生活默默无闻地做着无私的贡献啊~

    那些在阳光背后的斗争,他们在不为世人所知的隐蔽战线,英勇的对抗着邪恶的黑暗议会。

    而且尽管受了误解,但是他们也从来都不去辩驳。这是何等高贵的灵魂啊~

    什么叫忠诚无价,什么叫可歌可泣,这分明就是他们的写照~

    真不愧为是圣骑士。

    而做为圣骑士团长的佩罗德的身价也是水涨船高,声誉日隆。在这一次失窃案中,成功打响了名号,现在全大陆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叫佩罗德的人物,专门对抗邪恶。

    至于说,中间虽然小有损失,但是那些也全都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也是必要付出的代价。

    不是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套不住流氓。’

    那些是可以承受的损失,用洛林的话说就是“就当是交学费了”。

    只是这轻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将教廷大博馆被洗劫,真十字架丢失的真像,完全掩盖了下来。,

    而那些损失,也就变成教廷的学费交给了洛林和雷欧了。

    一旦有人追问,当下就有人跳出来气势汹汹地质问,你是何居心,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刻破坏我们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哈,我知道了,你这个坏蛋,一定是黑暗议会派来,扰乱我光明神圣的教廷的~

    这样一来,所有人都会乖乖地闭上嘴巴。

    随即,一众骑士们乘胜追击,为了更好的口碑,将附近乡下那些平时为歹,骚扰乡邻的恶霸地痞抓了一些,胡乱杀却。

    又随便指了一些山贼强盗,说他们是大盗“万里独行”的同伙,抓起来用根小绳吊死,然后挂在城头上示众。

    然后大家义正词严地告诉那些百姓们:这些人就是那万恶的黑暗议会派来的奸细,大盗的同伙。

    他们虽然隐藏极深,但是却还是逃不过圣殿骑士们洞察秋毫、正义的眼睛的~

    一众百姓们只要是实现了正义,他们可不管实现正义的方法是什么,当下看到那些平时横行乡里的恶霸们人头落地,附近地区的治安瞬间好转,无一不是拍手称快:‘怪不得那个家伙一直是为非作歹啊~

    原来是亡灵大祭司派来的奸细,要玩我们的无间道。

    亏的圣殿骑士们目光如炬及时破获了他们的间谍组织,发现了他们惊天绝世的的大阴谋、大诡计,挽救了无数百姓的生命,保护了价值高达数以亿计的公私财产安全。’

    当下,圣殿骑士们的声望值又是大涨了一回。

    借了别人的脑袋,保了自己的禄位,还赚了功劳封赏,这样一来,圣殿骑士们不仅是上报了君恩,下堵了百姓们的悠悠之口,而且还声望值大涨,这危机公关做的一举三得,极是便利。

    甚至有圣殿骑士团的军官在私下叹息,要是回头再有一个什么万里独行,阿里巴巴什么的大盗,到圣城来偷上一回,那该多好啊~

    大家就有机会可以再升官发财一回。

    反正教廷丢的东西是公共财物,这捞回来的可全是自己的战利品。怪不得那帮小子们一提起洛林都赞不绝口的,确实是大家致富的带头人。

    而自出洛林出了那个计谋之后,佩罗德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言听计从。

    这位正真的军人厮杀了大半生,终于发现了,为什么自己这些热血英勇的骑士们会比不过那些个该死的文官们,在教廷内部捞不到发言权,别人吃肉他们只能喝汤。

    那些家伙玩起阴谋诡计来,果然是又狠又毒。

    尤其是那个该死的小白脸,真的是一肚子的坏水。而且简直就像是恶魔一样,对于人心的把握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

    饶是自己活了大半辈子,处事的经验也算是丰富,但是跟他完全不是一个量数级上面的,完全被这小子吃的死死的。

    佩罗德按下决心,回去后一定要提醒自己的后人,离着这个洛林爵爷远远的。

    而在此同时,他也开始按照约定,在私下里帮着洛林,频频地约见各位红衣大主教们。

    大家在竞选的空闲时间里面,先是在一起聊聊天,然后再一起到皇家饭店里面吃个饭。

    然后再到大剧院里面听一会儿小戏了,然后再一起到夜总会里喝一个小酒,唱个小曲……

    本来大家还要一起乔装改扮到离圣城二十里外的一座小镇上一起找找小姑娘聊聊人生的,但是考虑到洛爵爷家里面那几个母老虎威震大陆的名声,大家还是很遗憾地放弃了。

    随着关系的拉近,大家的感情也是越来越铁。

    而且一众人等全都是合格的政客。他们在那金光闪闪的黄金攻势之下,就是有杀父之仇,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化解。更别提以前只是一些意气之争。

    尤其是喝多了酒之后,不管是再道貌岸然的红衣大主教也是卸下了伪装,一手举着酒瓶,一边高歌‘我的太阳’……

    大家义气的连肾都能让出来,而这神马选票之类的东西,更是不在话下。

    随着选举有条不紊地进行,洛林拉到的选票也越来越多,最终凭借着贿选来的票数,希尔梅莉娅顺利地过了二次选举。,

    经过那激烈的竞争,现在被选举人只余了四人。但是洛林发现,希尔梅莉娅在这些人当中,得票率仍然不高。

    虽然这情形不容乐观,但是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毕竟,在教廷当中拉帮结派现象严重,虽然他们当中也是内斗不断,但是在很多的时候,还是一致对外的。

    洛林现在也只能先打打那些个游离于派别之外的红衣大主教们的主意。

    另外,枫叶丹林学院派在红衣大主教当中占的人数并不太多。虽然他们一致向希尔梅莉娅投了赞成票,但是却还是不足以赢得绝对的多数。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弱点,希尔梅莉娅是一个女性。

    那些传统而顽固的老家伙们虽然对外宣称在光明神的阳光照耀之下,众生平等,男女平等……等等之类的,但是要让大家投希尔梅莉娅一票,让她当上教宗,让那个女人,不~小女孩,像指使驴子一样指挥大家,众人还是受不了的。

    洛爵爷在圣城最贵最宰人的大饭店里面连摆了三天的酒宴,但是那些个顽固的老家伙们却也无一赴约。

    华灯初上,洛林站在那大饭店的楼上,看着外面的风景。

    佩罗德在旁边也是一脸的讪然,毕竟这些人可都是他去请的,结果这些人全都是不给面子,别说是来了,就连打个招呼都不有。

    他也不禁心中有些暗怒,这些老家伙们也真的太不识抬举了。这边全都是恭恭敬敬地把请柬下到。你们信也收了,当时也没有说什么。但是现在却不过来,摆明是放鸽子调戏人了。

    一帮混蛋玩意儿~

    就算是随便找一个借口,派个侍从写个二寸半的纸条送过来,也算是我承他们的一个人情。现在这样子,算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前思后想的时候,在另一边,薇拉,雷欧。小白却是抄着了。

    他们才不管什么主教狗教的,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在薇拉的带领之下,看到桌子上有什么好吃的,当下就席卷过去,一扫而光,吃的杯盘狼藉。而且碰到什么好吃的,还大呼小叫,让侍从不停的添菜,添菜。

    佩罗德颇有些忧虑地看着洛林,他可知道,这位爵爷虽然笑眯眯的,一张嘴,露出一口的白牙,看上去人畜无害,但是其实最是混蛋不过,耍起流氓来,那手段可谓是层出不穷。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小子心狠手辣,谁要是得罪了他,一准连命都不保。而且佩罗德也听说过,这世界散更有一种人,笑的越灿烂的时候,杀气人来就越凶狠。

    洛林好像是感到了他心中的疑虑,回过了头来,向着他呲牙一笑,道:“大人。既然他们都不来。咱们就自己吃吧。这一桌可是不少花钱的。浪费总是不好的。”

    说着,拉了一把椅子就坐了下来,然后左刀右叉,就打算向着面前的烤鸭发动进攻。

    佩罗德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伯爵,亏你还有这么好的心情,那些人也都是一把年纪了,却这么戏弄人。没有一点儿的礼貌,真是一把年纪都活到了狗身上了。”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伯爵,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回头,我就去找他们,哪怕是拖也一定要把他们拖来。”

    洛林笑了笑,道:“大人,您错了。这反而是一件好事。”

    佩罗德一愣。

    洛林道:“这些人身为红衣大主教也算是阅历丰富,不会不懂的礼貌,但是他们却连一个招呼都不打,这说明什么?”

    佩罗德迟疑地看着洛林,心中怀疑,这位爵爷是不是给气糊涂了?这不就说明人家不买你的账吗。

    洛林笑了一下,然后一伸手,指着身边的椅子,请佩罗德坐了下来,然后这才道:“这说明,他们并没有把我们放在眼中。”

    佩罗德叹了一口,自己现在也算是和这位洛林爵爷一条船上的人,自然看着他倒霉,这次选举要是没弄好,怕是自己以后也没好日子过。

    洛林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酒杯,给佩罗德倒了一杯红酒,然后将那酒瓶又放回了冰块桶中。,

    佩罗德摇摇头,不解的地说道:“这是好事?”

    洛林端起了酒杯,透过酒杯,看着那吊着的灯光,然后道:“这当然是好事。他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面,所以正好麻痹他们,哄骗了他们,最后收拾他们。

    咱们打仗的时候,不都是这样干的吗?让你的敌人轻视你,你就胜利了一半。”

    “如果把这看成一场战争的话……”佩罗德立时一拍额头,恍然大悟,心中暗道:我果然脑子不行,比不上他啊~

    这位圣骑士虽然对于政治什么的是不感兴趣,但是关于战争,他可干了一辈子的。

    领导圣殿骑士团东征西讨了十几年,战争经验不可谓不丰富,如果将这个换成了战争的角度来看,这确实是一件好事。

    但是随即他又有些震惊:这个年青人居然将这个看成了一场战争~

    洛林看着他的模样,也不说破。只是呲着牙,微微一笑。然后看着那空着的坐位,心中暗暗发狠:奶奶的,面子是别人给的,脸却是自己赚的。这些家伙们给脸不要脸,就别怪爵爷我心狠手辣了~

    等着瞧,圣保多禄就会先收拾了你们。

    ×××××××

    而在大饭店的另一端包厢当中,几位红衣大主教们正坐在一起,一边喝着酒,一边尽情地嘲笑着洛林的举动。

    为了方便掩人的耳目,他们全都没有穿那一身标志性的红袍,而是一身平常人的打扮,但是对于那些熟悉教廷情况的人来说,通过那几个老头子手上戴着的硕大的戒指纹章,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们的身份。

    “尊敬的帕特里克大人,”一名胖胖老头向着中间那鹰鼻的老者举起了酒杯,然后谄笑着道,“大人,您还真的是料事如神,知道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请来人啊。”

    那鹰鼻的老者微微地一笑,颇有些矜持地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和对方轻轻地碰,然后轻啜了一口,道:“这其实不算什么。甚至对于我们来说,将那个小女孩做为对手都是有些小题大做了。不管是她还是她背后的奥巴赫姆,成不了气候。

    教廷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成为教宗,事实上,一个女人能成为红衣大主教,这在我看来,就已经是教廷史上的一大奇迹了。

    可惜的是教廷是一个讲究资历,讲究实力的地方,并不是只看你爸爸是谁。

    不是我说,咱们历任的教宗们,谁没有几个后代,可那个成功继承位置了?”

    在场的众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会意地笑了起来。他们可是都听说了,那个小女孩可是现任教宗陛下的私生子。

    帕特里克

    看着众人的模样,当下突然意识到,这种议论有些不太对头。

    今天大家可以坐在这里议论现在的教宗,那么明天大家也可以议论一下下一任的教宗。

    也就是说,如果有一天自己成为了教宗,那么这些人也会偷偷地议论自己。

    帕特里克既然视教宗位置如囊中之物,现在当然得要教宗的身份来严格要求自己。

    他眼中的光芒闪烁了两下,不禁怀疑起来,心中暗道:如果自己真的当上教宗,那么在坐的这几个人当中有谁会在背后偷偷地议论自己?

    虽然现在还没有当上教宗,但是他并不以为这有考虑问题什么不对。

    因为正是这种多疑猜忌的性格,才最终使的他压过了那些位同僚们,当上了红衣大主教。

    他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是却也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众人几眼,然后就转开了话题,道:“我们真正的敌人应该是其他的两方,杰罗姆红衣与劳伦斯红衣。”

    旁边有人不识实务地插嘴,道:“可是希尔梅莉娅提的那个开银行的建议很有诱惑力。我们的财务却是有很大的危机。”

    帕特里克不动声色地看了那人一眼,然后在心中给那个家伙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他冷冷地道:“开银行?这主意确实不错。但是这世界上银行多了去了,我们不是非要和飞鹰公司合作。我们大可以甩开他们,自己找其他人来干。,

    相信只要风声放出去,多少人都是得要提着钱,上门来求我们的。只要权利掌握在我们手里,还怕找不到合作伙伴吗,再说那个飞鹰集团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他们合作,我真怀疑我们能不能挣到钱。”

    众人当下不禁纷纷点头称是,对于帕特里克的高瞻远瞩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叹。

    帕特里克谦虚地一点头,然后道:“先生们,我们真正的对手,应该是其他两方,杰罗姆红衣,与劳伦斯红衣。他们才是我们的劲敌。

    杰罗姆红衣年纪大,但是资历极高。而且他还是教廷光明学院出身,在咱们光明学院出身的红衣大主教当中享有极高的威望。但是他毕竟年纪太大了。

    而劳伦斯红衣,相对年青一点儿,可是这资历比起其他人来,可就差的不是一分半分了。尤其是他这些年一直是成绩平平。他也就是被人推出来凑数的,他们那边也实在是没什么像样的人物了。”

    旁边有人急忙道:“这些人哪能跟您比啊。帕特里克大人,您要资历有资历,要成绩有成绩。这些年来辛苦传教,给教廷贡献了无数的资金。要说起教宗人选来,除了您还有谁啊?”

    众人也是纷纷附和。

    帕特里克微笑着轻轻地摆了摆手,道:“唉,这话也不能这么说。当初卡拉多斯活着的时候,他可是大家公认的头号继承人选。”

    旁边有人笑了起来,道:“大人,您可不能这么谦虚。卡拉多斯当时虽然蹦的欢实,到处地咬人,又是抄家又是灭门的。看起来很厉害,但是谁不知道,他是教宗陛下喂养的猛犬。其实他就是被推出来当靶子用的。

    大家虽然表面上奉承,但是背后谁不是恨他入骨。

    后来,他不长眼睛,捅到了陛下的心尖子上,随即就被人给做了,不明不白的就死了,那位陛下不是也一句话也没说吗?”

    帕特里克笑了一笑,然后又道:“可惜了,希尔梅莉娅红衣虽然年青一些,但是要成绩有成绩,教化了半兽人无数,要能力有能力,年纪青青就已经修练出强大的圣力,高超的本领。

    这简直只能用天纵奇才来形容。说起来也是咱们教廷历史上少有的杰出人物。

    但是可惜啊~”

    他长长地一叹,道:“可惜她却是一个女人,如果她是一个男人,那可真是就是前途无量了,我就是把这个教宗的位置让给她,那又有何妨?”

    “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旁边有人高声叫了起来。

    其余众人立时全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此时那人继续说道:“大人,不是我批评您,您的这种态度实在是太不对了。身为世人的教导者和领路人,教廷可是关系到亿万生灵的福祗,您怎么可以这么谦逊呢?

    在这个时候,为了天下苍生计,为了光明神的荣耀,您应该当仁不让,勇于任事。承担起您应尽的义务来,只有这样,才能不负我们广大信徒的信任和期望~

    如果您这样一直推辞下去,不仅是会寒了我们大家的心,也会寒了天下百姓的心,小人就是吃饭也会吃不香,睡不着觉的。

    大人啊~”

    那一番话说的声情并貌,极是感人。

    众人听他说的话,当下不禁一阵阵心中想吐,但是却也不得不随声附和。

    帕特里克赞赏地看了那个人一眼,心中暗道:这个菲西?肯倒是挺不错的年青人,马屁拍的虽然恶心了一点儿,但是有眼光,会说话会办事,倒是极有前途~

    不枉我慧眼识人,把他从卡拉多斯的那些个老人里面挖了出来。

    虽然他这个有些念旧,老是念叨着要为卡拉多斯报仇,有事没事的还是经常往那个老宅子里跑,但是这说明他是重情重义、知恩图报,更是一件好事。

    他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如此说来,倒真的是我的错了~”

    说着,一举手中的酒杯,高声道:“先生们,为了百姓,为了苍生,为了光明神的荣耀,我们一起干一杯。”

    众人也是不敢怠慢,纷纷站了起来,然后高高地举起了酒杯,道:“为了光明神的荣耀~”

    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最后将那玻璃酒杯向着地上重重地一砸,将那些华贵的酒杯全都摔成了碎片,迸起了一地晶莹的碎片。

    此时,夜已经渐渐深了。

    洛林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然后在一张纸上写下了区区的几个字,“执行第三套方案。”

    他将那纸条在旁边的鸽子腿上捆好,然后推开了窗户,就将那只鸽子扔了出去。

    白色的信鸽飞上了空中,发出了一连串不满的叫声,以于对洛林这样要求黑夜加班的不满。

    它在天空中略略辩别了一下方向,然后就拍打着翅膀,没入了黑夜当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