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拉选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二十七章拉选票(求月票)

    以后的几天里面,一众红衣大主教们开始对初选进行表决。

    这还只是初选,就像选米国大统领一样,从众多候选人里面选出最有可能登顶的几位出来。

    这只是整场选举里面的第一关,也是刷掉被选举人最多的一关,完全是靠选票说话。尽管希尔梅莉娅的老爹是现任教宗,老师是奥巴赫姆,也不能跳过初选直接进入下一轮选举。

    此时就看出教廷顽固派那强大的实力来了,尽管希尔梅莉娅拟定的计划详细,可行性极高,而且利润回报丰厚,但是最终,她还是以险之又险的微弱多数胜出。

    洛林和圣保多禄又是花钱又是跑关系,这才让保证希尔梅莉娅顺利过关。

    就跟某个时空某个地方最最出名的高考一样,六月考学生,七月考家长。会议上考的是希尔梅莉娅,她做的很漂亮,给在坐的红衣主教们画了一个大饼,钓足了他们的胃口,等投票阶段,考的就是洛林和圣保多禄了。

    好在洛林爵爷的朋友遍天下,教廷里面能和洛林爵爷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大人物也不少,比如枢密大主教马佐维亚,佩罗德圣骑士长,等等这些和飞鹰集团有生意上往来的。

    在此同时,教廷的骑士们也开始漫天散发海捕公文,向下面的一众分支机构,以及向各个帝国发出了照会通知。

    要求他们帮忙抓捕一个名为‘万里独行雷光光’的惊天盗贼,并且为此开出了高额的悬赏。

    由于找不到洛林众人的一丁点儿的把柄,大博物馆的被盗很多人都相信是雷欧和他那头小象做的,但真十字架的失窃,没有发现洛林和雷欧他们的可疑的迹象,教廷内的人现在开始怀疑当初的判断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个名为‘万里独行’的独脚大盗。偷了东西,并且估计留下文字来嫁祸给洛林他们。

    随着公文的发出,整片大陆一阵沸腾,这根本超出了所有人想像的极限,有人居然跑到教廷去偷东西,而且还真的得手之后跑掉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啊~

    尽管教廷迫于面子,并没有公布究竟有什么东西被盗了,但是这里是教廷,光明神的居所,哪怕被偷的是一个砖头,一根草棍,那也是奇耻大辱。

    随即无数的赏金猎手,推理专家,还有鉴证专家,CSI,犯罪推理实验室等等人员全都是闻风而动。

    他们像是蝗虫一样,向着圣城涌来,想要寻出蛛丝马迹。然后抓到那个偶像一样的……呃,那个可恶的大盗,将他绳之以法。而自己也可以一举成名,天下皆知。而且还可以领取丰厚的奖金。

    敢在教廷里面偷东西,那就是和全大陆的信徒们作对,‘万里独行’这下真的是出名了。

    这么响亮名号,却不能拿出去臭屁,雷欧对此很是感觉失落,‘万里独行’的名号现在很是响亮,这才几天之内,已经传来消息,各地都逮了好几打自称是‘万里独行’的家伙。

    对这些胆敢打着自己名号的人,雷欧极是愤怒,并且准备学习下洛林,也编排个侠盗‘万里独行’什么的戏剧,来给自己正正名。

    而一众教廷的骑士们也全都被老百姓们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要你们这些饭桶有什么用?

    关键的时候,连猪都不如。哪怕是老母猪碰到有人偷它的刑子,也会以死相拼的。而你们这些家伙居然让人跑到教廷来偷东西,还让人给跑了,真真是饭桶之极~

    那些教廷的骑士们这一段时间,连走路都是灰溜溜的,夹着尾巴。

    虽然教廷高层并没有直接施压,并没有成立以某某红衣大主教为首领的专案组,命令什么限期破案之类的。

    但是面对着汹汹的民意和议论,圣城的警卫守备们感到到极大的压力。

    圣骑士指挥官佩罗德终于是按耐不住,这一天,备了厚礼,来到了洛爵爷的住处。

    说起来这个事情,佩罗德也是一把的辛酸,就跟借了高利贷的杨白劳一样。,

    当初悔不该一听到奈安卖地赚钱的消息,就在家里婆娘的催促之下,不顾一切地跑过去买地买房子。

    虽说土地是硬通货,财富的最高象征,但这投入着实不小。

    钱不凑手,飞鹰公司提供低息贷款。利息低的让人恨不能再多贷个三千万五千万的。

    人不凑手,飞鹰公司帮着招半兽人干活。而且还全都是壮劳力。虽然能吃,可是也全都极能干活。

    粮食不够,飞鹰公司帮着购买,运到地头结算,完全不计消耗。

    将来的生产出的产品的销路,也不用愁。飞鹰公司会进行统一收购,而且还会给出一个绝对合理的价钱……

    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那么美好,只要是光签字,所有的事情飞鹰公司都可以帮你办好。

    不管是你想到想不到的,只要是遇到困难,飞鹰公司全都可以给你解决。

    结果怎么样?

    等东西在飞鹰公司热情体贴的帮助之下,全买下来。置办了差不多了。这回头一看。

    我的个父神啊~

    这一下是上了贼船,再也下不来了。

    全副的身家,祖上数辈子一丁一点儿积累下来的财富,全都扔进了奈安的农场手工作坊当中。

    虽然前景的利润看上去极是不错,投入虽高,产出也高,只要苦干个五六年,就可以还清贷款,然后余下的全都是利润,而且还有一个资产丰厚的农场工厂,这以后只要不出随便挥霍的败家子,就这一片产业,足够后代们生活优渥了。

    但是……但是现在,那些贷款投资,却像是西班牙绞索一样,紧紧地套在自己的脖子上面。勒的自己喘不过气来。只要稍有不慎,当下就会破产。变成一个穷光蛋。

    到时候,连头驴子都买不起。还谈什么圣骑士的尊严与骄傲?

    佩罗德现在也是一脑门子的官司,只要是想想,就感到头痛。

    那么大一笔贷款,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妖蛾子。

    他刚走到了门口,洛林就已经迎了上来。

    洛林一边热情地和他打着招呼,一边道:“圣骑士大人,您看您,来就来吧。居然还带这么多的礼物,这可真是太见外了,太见外了啊……”

    佩罗德看着洛林,不禁苦笑了一下,然后寒喧了几句。

    两人回到屋中坐下。

    佩罗德见众人退了开去,这才转回了正题,道:“伯爵,我可是一直支持您的,咱们真人不说假话。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今天我来呢,是有事相求的。”

    洛林愕然一愣,道:“圣骑士大人,您老人家一向德高望重的,有什么事情,给张纸条,我就一定照办了。”

    佩罗德将手中的茶杯在桌子上重重地一放,道:“好,有你这一句话,那可就好办了。”

    他顿了一下,四下看了看,确实无人,这才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道:“伯爵,你们偷的……

    洛林当下眉毛一扬。

    佩罗德急忙改口,道:“呃,你们不小心拣到的那些个东西,是不是能拿出来一些,也不用多,几件就好,也让我们先有一个交待。这件事情现在实在是吵的太厉害了。我们要是一点进展都没有,不是惹人笑话吗。”

    洛林惊奇地瞪大了眼睛,道:“佩罗德大人,我虽然一向尊敬您,但是你也不能乱说话啊。咱们虽然很熟,但是这样讲话,我一样要告你毁谤。”

    佩罗德当下一咧嘴,道:“伯爵,我的好爵爷,咱们就别玩了。谁不知道这件案子就是你们干的。

    大博物馆被盗的那天夜里,有人看到一个小胖子带着一头小象在大博物馆的周围闲逛。全梵蒂诺可就那一只小象。

    当时可是深夜,您可别告诉我说,当时他梦游去了。再说雷欧小公爷豪迈的性格咱们也都了解。

    而且有人在原来贵宾馆废墟的地下挖到了一大堆的杂物……”

    洛林不禁心中一跳,心中暗道:没想到他们居然如此的下功夫。现在虽然他们还不知道薇拉的那个空间戒指的事情,但是却也已经是极为接近事实的真像了。

    他硬着头皮说道:“那又怎么样?杂物嘛?谁规定不允许埋杂物的。再说了,你也没有证据说就是我们埋的啊。说不定还是那个独脚大盗故意裁赃陷害的。”,

    佩罗德当下一拍桌子,怒声道:“伯爵,咱们可是在一条船上的。信不信回头我就把你派人刺杀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的事情给抖出去?”

    洛林看着他须发怒张的模样,不禁一叹,道:“大人,大人。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体。我知道您也是一个合格的流氓。咱们这种坏人世界上本来就不太多,更是犯不着同类相残啊。”

    佩罗德冷哼了一声,然后坐了下来,道:“今天不管怎么样,你都得要给我一个交待,否则我就不走了。你也得体谅体谅我们啊。”

    洛林看着他,不禁又是一叹,道:“大人,您这么折腾我有什么用啊?就算我把东西……呃,呸呸呸呸。”

    他发现自己差一点儿就说露了嘴,当下急忙连呸了几口,然后小心翼翼地道:“假如啊,我说的是假如。假如就是我们偷的,但是就算我们再还回去了,你能落一个好吗?”

    佩罗德一滞,在一瞬间就坐直了身体,眼中闪出了奇异的光彩,道:“你怎么一个意思?说清楚?”

    洛林一摊双手,道:“我的意思是说,就算是我们偷的,然后再还回去了。您和您手下的骑士们找东西得力了。但是您就能落一个好了吗?教廷就不追究你们看守不严,丢了东西的责任了吗?”

    佩罗德心中咯噔了一下。他知道,就算是自己拼了老命找回了东西,但是因为事前看守不严,最起码一个玩忽职守的批评是跑不了的。

    他一脸艰涩地道:“这个嘛……只要是能找回东西,不管事后如何的追究。我也是一力承担也就是了。大不了也就是提前退休吗。”

    说完,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很是有些怨恨地看向了洛林,道:“就算是我倒霉吧,谁让咱们都是坐在一条船上的呢,如果船沉了,我也就破产了。”

    洛林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佩罗德看着洛林笑的模样,一开始很是不解,又有一些愤怒,但是随即面红耳赤,最终却是恍然大悟。

    他站起了身来,道:“伯爵,您可一定要教我。”

    洛林也急忙起身,道:“大人,大人,您这话可就见外了。您刚刚也说了,咱们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我不帮您,我帮谁呢?”

    佩罗德当即放下了心来。

    洛林却是嘻嘻地笑了起来:“虾虾虾虾虾,虾虾虾虾……”

    佩罗德看着洛林的笑容,当即苦笑了起来,道:“伯爵,伯爵,我亲爱的伯爵,咱们有话说话,你不要那样子笑,好不好?

    不瞒你说,我也是身经百战,死人堆里面爬出来好几次了。但是你那样笑的模样又贱又痞,让我的心里都直发毛。”

    洛林不禁有些没趣,原本以为这种像曹哥一样的奸笑,会很有市场的,最起码也是要在旁边凑个趣,来一句‘将军为何发笑?’。

    他定了定神,然后道:“其实我也有一个忙,要您来帮的。”

    佩罗德看着洛林的模样,也是叹了一口气,道:“伯爵,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也知道,你可是一向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让你办一点儿事,没有实惠,是不行的。”

    洛林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道:“大人,您也别这么说嘛。毕竟我也是付出了劳动的。而且你也打听打听,凡是托我办事情的人,有一件是我没有帮他们办的吗?咱们这也是按劳取酬的。还是说您喜欢那些话说的漂亮却不办事的。”

    佩罗德冷哼了一声,道:“行了,行了。谁不知道你洛爵爷啊?别人冒坏水都是一滴一滴的,您冒起坏水来,那就是跟喷泉一样,而且从来都不带停的。我的脑筋和您比起来差的太远,有什么话您就直说了吧。”

    洛林很汗了一下,然后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那边我们奈安的红衣大主教希尔梅莉娅,你知道吧?”

    佩罗德哼了一声,道:“知道,不就是你那个情人吗?您的那点事情,早就不算是新闻了。”

    洛林叹了口气,道:“大人,您说的可真是直爽。”

    佩罗德呲牙一笑,道:“没办法,谁让咱是大老粗呢,除了抽刀子砍人,也没别的本事,更没那么多的坏心眼儿。当然是有什么话说什么话。”,

    洛林知道这老家伙是故意的,但是他也不以为意,道:“是这样的,她打算竞选一下教宗。而且已经过了初选了。”

    佩罗德怔了一下,然后凑了过来,小声地道:“我听有小道消息在传,说她是教宗陛下的私生女,这是真的吗?”

    洛林打了一个哈哈,道:“这个……这个事情不能说的太细了。反正它……哈哈,哈哈哈……今天天气不错啊。”

    佩罗德看着洛林的表情,当下明白了过来,喃喃地道:“天啊,父神在上,原来这是真的。枉我以前还把保多禄当成好人,没想到他也是一早就背叛了**了。这个老家伙,藏的还真深~”

    洛林敏锐地觉察了他的语病,心中暗道:“为什么要说‘也’字?看来这个老家伙当年也是没有干好事。

    他也不点破,继续道:“大人,你也知道的了,她一个弱质女流,想要当上教宗很不容易的。所以看看您能不能帮帮忙。您是在梵蒂诺工作了二十年的老人了。

    我可知道现在的这些位红衣大主教们和您的私交可都是相当的不错的。”

    洛林这也不是无的放矢。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组织的地方就有派系。

    教廷的红衣大主教们也是人数众多,拉帮结派的现像极其严重,可以说是派系复杂,山头林立。

    东部的看不起西部的,西部的看不起北部的。

    枫叶丹林学院派的,看不起教廷直属学院的,教廷直属学院的,看不起地方教会学校的。

    然后他们再一起看不起那些个没有文凭的……

    贵族家庭出身的看不起私生子们,私生子们看不起泥腿子们。

    最后,大家一起合起伙来,对付教廷。

    在这种情况之下,光是靠了奥巴赫姆个人的威望,是不足以保证希尔梅莉娅在第二次竞选当中可以顺利胜出的。

    必须要拉到更多的人,更多的选票。这样才有希望。

    圣保多禄正在为这个活动,洛林也不能轻松了。

    佩罗德看着洛林,当下就感到头更痛了。道:“伯爵,在这种事情上面我们这些骑士们是必须严守中立的。这是光明大议事会流传下来的规矩。”

    洛林笑道:“是,是,是守规矩,我知道。我只是让你帮忙介绍一下,寻找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而已,也没有说别的。

    我拉票了吗?没有吧。

    我贿选了吗?谁看到了?

    只是正常的坐在一起谈谈天气了,聊聊人生了之类的闲话而己。您不用担心的。”

    佩罗德犹豫了半天,最后一咬牙一跺脚,道:“好,反正我也是豁出去了。不就是见见人聊聊天吗?别的我办不到,这件事情还是可以的。”

    洛林当下一拍桌子,道:“好,痛快~”

    佩罗德手握兵权,在教廷的地位极高,不管是哪一位红衣大主教都得给他一点儿面子。只要是有他出面周旋,事情就会好办许多。

    佩罗德看着洛林,道:“好了,现在告诉我你的办法,我很好奇,你究竟有什么办法,可以不用还东西,还可以帮我摆脱困境?”

    洛林呲着洁白的牙齿一笑,道:“大人,您附耳上来。”

    佩罗德疑惑地看了洛林一眼,然后把头凑了过去。

    洛林轻声地道:“如此,如此,如此……”

    佩罗德一边听,一边变了颜色,心中暗道:这……这个该死的人渣。果然是诡计多端。稍稍转转眼珠子,就冒出来这么恶毒的诡计。

    看来我这一辈子是白活了。就是拍马也赶不上这个流氓。只有等下一辈子再看了……

    ×××××××

    第二天一大早,圣殿骑士团就有新的消息传了出来。

    “铁血悲歌,向勇士们致敬。我们破获了一起黑暗议会针对教廷的惊天大阴谋。”

    在圣骑士佩罗德团长的率领之下,圣殿骑士团发挥了以往优良的传统,以及优秀的作风,以高度的责任感,坚定的信念,不怕艰苦,浴血奋战,夜以继日,不眠不休。一直坚持工作,终于破获了黑暗议事会深深地埋藏在教廷内部的间谍组织。

    一举抓获了数以十计的黑暗议事会安插进梵蒂诺的王牌间谍,完全摧毁了那个毒针和暗钉,破坏了黑暗议会苦心经营的网络,取了一场举世瞩目的大胜利。,

    据说亡灵大祭司听到他的间谍网被破获的消息之后,当下不住地唉叹:摧山易,摧圣殿骑士团难。

    这一次的行动,足足让黑暗大议事会的间谍情报工作后退五十年。(反正没有谁有那个胆子,敢跑到亡灵大祭司的面前去求证,看他老人家是不是说过这个话,因此上,大家当然是有多大吹多大。)

    但是纵然取得了如此的成就,但是我圣殿骑士团的光荣骑士们仍然发挥他们以往的优良传统,不骄不躁。继续奋战下去。

    一众冠军骑士们发誓一定要从敌人的手中将他们偷走的珍宝全都再夺回来,抓到那个亡灵大祭司最为得意的弟子和助手。

    没错的~

    就是那个臭名召著的独脚大盗,‘万里独行’雷光光。那其是就是亡灵大奈司手下最为重要,最为得力的大将~

    当时,圣骑士团团长佩罗德大人率领一众骑士们在黑暗之桥上堵住了那个雷光光,双方展开了浴血大战,直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到了后来,虽然佩罗德骑士使出了绝招‘庐山升龙霸’,燃烧了小宇宙,重创了雷光光,但是就在此时,敌人的接应人马已经来了。

    此时敌众我寡,但是大人为了掩护手下,最终拼尽了所有的力气。也是吐血三升。但是他却仍然坚持着战斗。

    吓的敌人尽皆胆寒。

    那个卑鄙的盗贼在无奈之下,说上一句‘喜羊羊,我一定会……呃,呸呸呸。

    那盗贼说了一句‘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还会回来的。’然后就像是懦夫一样带着人马全都逃走了,甚至连看都不敢正眼看那如同天神一样威风凛凛的大人一眼……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