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神圣选举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二十四章神圣选举(上,求月票)

    几天之后,圣城梵帝诺的圣保多禄大广场上,虽然此时仍然有不少的信徒前来朝拜洗礼,一心一意地赞美伟大的光明神,表面上看起来,一切一如往常。

    但是那些久居圣城的人却敏锐地感觉到了这里的气氛和以往有所不同。

    空气里都飘着不同寻常的味道。

    而这种味道,只有在梵蒂诺附近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人,才能闻出空气里味道的含义。

    那些老人蹲在花园的树荫当中,抬头远远看着梵蒂诺大教堂的尖顶,喃喃的说着:“又到这个时候了,要热闹喽。”

    梵蒂诺大广场上出现了比以往多的多的人流,这些作出一副虔诚参拜的样子,却总是在大广场附近徘徊,一遍又一遍,一点也不觉得枯燥。

    这些在广场上参观散步的信徒一个个举止优雅,小腿纤细,一看就知是曾经打过束腿。

    个个唇红齿白,皮肤白皙,有的男人还在脸上抹了粉,在头发里洒上了香粉。

    他们说起话来,虽然操着不同的口音腔调,但是那种贵族特的娇柔做作,装腔做势,却也怎么也掩饰不住。

    有的说起话来还翘着兰花指,直让看到他们的人心里一阵恶心想吐。

    毕竟大家以前还真没见过几个小白脸,他们在看到卖水果的胖大妈,然后就叫她:“我亲爱的南茜……’

    要是搁到乡下,哪怕是对一位胖大婶,敢这样说话的家伙,大婶绝对会是尖叫一声“打色狼”,抡园了擀面杖追杀上去。

    同时大家一般也会义愤填膺的全都冲上去,用板砖粪叉什么的打他一个死活不能自理,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万紫千红总是春~以为我们乡下的老大妈小媳妇是好调戏的?

    但是在梵帝诺,大家见多识广,大陆上各种货色的人全都见过,大家的眼睛都毒着哪,知道凡是这种样子说话的,一般不是二傻子,就是所谓的贵族。

    这两种人全都是脑子不正常,纯属吃饱了撑的,因此上,说些什么不正常的话,可以理解。也没有人去管他们。

    这些人们一边在大广场上慢慢地转悠着,一边时不时就凑到一起,低声地交谈几句,随即不等旁边有人靠近,他们就又转身分开。

    他们的行动怎么看,怎么透出诡异和神秘。

    那情形,只是在兑外汇券,或者是卖毁禁的**小说小报的小贩们身上才能见到。

    据听说,在某些时空,还有那些办假证,或者是卖盗版光盘的家伙的身上也能看到。

    除此之外,就别无分号了。

    尽管人们对于那些该死的政治掮客们不甚了解,但是却也知道他们倒底是做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的。

    无数的私下交易,讨价还价,妥协与交换,结盟与背叛……全都在他们这种卖盗版光盘式的交谈当中暗暗地进行着。

    在大广场的另一端,就是那举世闻名的圣保多禄大教堂。

    虽然那大教堂仍然是敞开着大门,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但是此时,那警戒守卫却是加强了许多。

    原来只有一个岗位的,现在却全都是双卡双待……呃,双岗双卫。有些重要的地方甚至是派驻了一队的圣殿骑士。

    总之现在这里被包围的异常紧密。

    在大教堂高大的房顶之上,代表光明之神的圣十字旗高高飘扬。

    而大教堂后面,可以看到一个烟囱里,正冒起淡淡的黑烟。

    这是千年流传下来的,光明大议事会召开的标志。

    如果那烟变成了白色,世人就可以知道,有一位新的教宗在此诞生了。而没有,则是说明他们仍然还在开会当中。

    而进入大教堂当中参观的人们,则被拦了下来,那些相貌英俊的年青神甫们礼貌地告他们,禁止进入大教堂后面的那个西斯廷小教堂——因为所有的红衣大主教们正在开会。

    隔着大教堂透明的窗玻璃,人们纷纷将敬畏好奇的目光投入了那个紧闭的大门。

    一来,是因为,这个小教堂是由世界上最为伟大的设计师米开朗基罗设计的。

    二来,这也是最为主要的。,

    他们知道,大陆上所有的红衣大主教们全都云集于此,在这里召开光明大议事会,选举出下一任的教宗。

    尽管知道不可能,但是几乎所有人都会想像一下,那个房间当中的情形。

    那些位身穿着红袍,白须飘飘的红衣大主教们一个个彬彬有礼,说起话来,声如洪钟,掷地有声。而且充满了极为深刻的人生哲理。哪怕是流传出来一个字,也可以让人终生受益。

    每一次的教宗选举,都是一次关于神学和哲学的严肃研讨,新的教宗也必然是这两方面集大成者。

    而且在会后,这些充满了理性思想和哲学光辉的交谈记录,也全都会编写进教廷千年普及版教材,下发到大陆上各个教区,成为教廷中小学的普及教材,和指定读物。

    给那些处于迷茫中的、不知所措的人们指引一条通往未来的光明大道,和幸福之路。

    尽管大家此时全都是很想要进去,聆听一番充满了思想和哲学的教毁(注,没打错)。

    更主要的是,如果进去偷听一下小道的消息,以便及早能抱对了大腿,拜对了码头,但是看到那严密的守卫,当下却也只能是怏怏而返。

    虽然他们进不去,但是并不表示另外一些人进不去。

    就在众人依依不舍的离开的时候,一个身着侍从服色的年青人手托着满满一盘子的水果,从花园的小道上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他并没有直接走正门,而是轻车熟路绕了过去,沿着教堂旁边一条不易觉察的小道走了过去。

    在高高的花丛中七绕八绕,随即在旁边的一个小门处停了下来。

    站在门口处的两名骑士看到他,当即警惕地站直了身体。

    那年青人却是呲着洁白耀眼的牙齿一笑,然后举了举手中的托盘,道:“兄弟,我是来送水果零食的。”

    其中一名骑士哭笑不得地看着那年青人,道:“大哥,你不带这样玩的啊~回回来,都说是送水果的,你也不换一个借口,这样让我们很为难的。再说了,你还装什么侍从,现在教廷里面有谁不认识您啊~”

    那年青人并不理会他的前一个问题,只是随手拿出了两个苹果香蕉什么的塞进他们的手中,道:“噢?大家都认识我?他们说我什么?我这一身是面子工程,总是要做的吗,不然也太不给你们面子了。”

    那骑士苦笑道:“还能是什么?防火防盗防洛林呗。”

    洛林当下一瞪眼睛,道:“什么?”

    那骑士连忙摆手,道:“将军,这也不能怪我们啊。自从大博物馆遭了窃之后,大家可都是猜是您老人家干的。这种扫荡一样的偷东西,全大陆除了您老人家以外,大家还真没见到过。”

    他顿了一下,然后四下看了看,这才压低了声音道:“老大,看在我当年跟着你一起去阿尔摩哈德抢钱抢东西的份上,跟我透个实话。这是不是你干的?”

    洛林叹息着摇了摇头,道:“跟你们说实话吧,这件事情还真不是我干的。我冤死了。”

    那骑士看着洛林的脸色不像做伪,当下不禁喃喃地道:“这么说来,难道说真的有一个万里独行的大盗?敢这么偷教廷?这不是明摆着做死吗?这胆子也太大了……”

    洛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光在这里闲扯,还让不让我进去?我女朋友还在里面等我约会那。”

    那骑士忙不迭地打了房门,一脸的苦笑,道:“爵爷,您要进去,我怎么拦的住啊……您跟……那个小姐的关系,现在梵蒂诺不跟您家里的一样吗?”

    洛林冷哼了一声,道:“算你小子识相。”

    他随手抛了一个小钱袋过去,道:“拿着吧。回头好好地请老兄弟们喝一顿。唉,这些日子一直忙。也没工夫去见他们。”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去。

    骑士接过钱袋看也不看就直接揣进了兜里,笑着说道:“咱们这些老兵就不跟您客气了。”

    洛林从阳光明媚的室外,一走进了小教堂当中,当即就感到一阵冷气袭来。

    这小教堂比起外面炎热的夏日来讲,凉爽了许多,极为舒适。,

    洛林端着托盘,看着面前紧闭着的二道小门,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推门走了进去。

    这小教堂当中的情形,与外面人们所想像的彬彬有礼,品着红酒,浅笑低吟的场景完全不同。

    洛林一走进去,随即就听到一阵怒骂声扑面而来。

    “你妈个叉叉个圈圈的……”一名满脸油光的胖秃头指着对面同样身份尊贵的红衣大主教,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起来,“孙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混蛋的心里的小算盘,你那点儿小肚肠我早就已经看穿了……”

    这个样子比泼妇骂街的气势还要足,涂抹星子都飞出了老远,方圆一丈之内鬼神难近。

    “你奶奶个熊,老子怕你啊。爷当年在铜锣湾混的时候,你这孙子还穿开裆裤,玩尿泥呢,信不信我抽你丫的……”对面那个瘦高个子同样毫不示弱,论气势一点都不逊于对方,挥舞着手中的法杖,口沫直喷地大声骂道。

    “你丫的过来。试试……”

    “你丫的找抽啊,是不是?”

    “少跟我叫板,信不信大爷我伸个小指就泥死你个王八蛋……”

    “来啊,来啊……”

    “来啊,谁怕谁啊……”

    “……”

    两人说激了之后,挽着袖子就要冲过动手开打,旁边的众人看了,急忙上前阻拦。

    他们虽然说是拦架,但是这些老家伙们没一个下了六十岁的,活到了现在的年纪,就是只兔子也已经是成了精的。

    他们又怎么会那么的好心,一个个全都心肠歹毒,是拉偏架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大家混在一起,一边高声大喊:“不要打,不要打了,以和为贵。化厉气为祥和……”

    然后在拦架的同时,一边痛下杀手。什么毛驴后蹬腿,降龙十八掌,猴子偷桃,小猴子采葡萄……各种暗招层出不穷。

    洛林站在外围,看了几眼。但是却也并不太感兴趣。

    这种很有益身心的运动方式好像是红衣大主教们的最爱,每隔上一段时间,他们就要吵上一阵子,甚至有好几次,那些老头儿们抄起拐杖,很干了几架。

    当时他们一个个全都是英勇异常,就像和魔族进行殊死搏斗一般。

    洛林一开始对这种情况还极为奇怪,但是后来想想,随即就释然了。

    这些位大佬们一个个位高权重,而且平时全都分散在四地,难得聚上一次。更何况,能爬到今天的位置,免不了踩人阴人什么的。大家互相之间也就结下了仇。现在好容易找一个机会聚在一起,当然要好好地算上一算。

    洛林找了一个位置将手中的托盘放下,然后从中间抄出了几个红苹果,在袖子上擦了两下,然后一边啃着,一边向希尔梅莉娅的位置走去。

    希尔梅莉娅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些无聊,一看到洛林,当下两眼一亮,然后向旁边移了移,让了半个位子出来。

    在教廷内部,这论资排辈可也是相当的严重。

    她虽然也是红衣大主教了,拥有绝对的权力,但是却是新晋的红衣大主教。所以,位置偏了一些,极为冷清。

    而且,由于房间里面光线有些昏暗。那些个红衣大主教们年纪大了,没一个眼神儿好的。

    因此上,她也丝毫不怕有人会看到两人亲密的模样,而且即便看到了,她也是丝毫不怕。

    因为在坐的这些位红衣大主教们也没有几个是什么好鸟。他们年青的时候,也没有少给年青的修女或者信徒们做思想工作,在夜里或者某一个方便的时刻,进行单独辅导。

    洛林走了过去,在希尔梅莉娅的身边坐下,然后将一个桔子递了过去。

    希尔梅莉娅当下大喜过望,这些日子她可是就喜欢吃些酸的。当下喜孜孜地接了过去。

    洛林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回头看着场中的情形,问道:“今天又是一个什么状况?”

    希尔梅莉娅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地剥着桔子皮,道:“没有什么。只是胖法特和瘦陶拉两个,算起了以前上学时候的一个旧帐。

    好像是法特当年毕业的论文是抄袭的,结果让陶拉给告了。但是陶拉却否认,说不是自己告的,是法特自己饭桶,哪有抄论文抄的一字不差的。,

    所以两个人吵的恼羞成怒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一瓣桔子,小心地去掉上面的绒毛,然后轻轻地塞到了洛林的嘴里。看着他酸的呲牙咧嘴的模样,不禁掩着嘴唇不住地偷笑。

    洛林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正要说话。

    此时,就听中间的主席台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木棰敲击声。

    “肃静,肃静~”

    众人当即停下了吵闹,然后一起回头看去。

    只见奥巴赫姆坐在主席台后,一脸的怒色。

    他两眼如电,恶狠狠地扫视着众人,道:“全都给我停下来,都他娘的六七岁的人了。现在还天天打架?年纪都活狗身上了?都给我坐回去~”

    听了他的怒吼声,在场中争执的众人当下互相恶狠狠地瞪了面前的对手一眼。

    “妈**,你等着~”胖子法特骂了一句,然后转身走了。

    “你妈**,我怕你啊~”陶拉也是重重地向地上吐了一口浓痰,这才转身回归原位。

    其余的众人看此,当下也是纷纷各回原位。

    奥巴赫姆好像对于这种情形也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他轻咳了一声,然后翻开了面前的议事本,道:“现在请第十七号侯选人,威斯理红衣大主教发言,介绍施政纲领。”

    一个胖胖的红衣大主教当下欢呼了一声,然后从自己的坐位上跳了起来。

    他一边走过了大厅,一边向着一众老朋友们打着招呼,挤眉弄眼地道:“该我了,该我了。哈哈哈,大家一定要捧场,一定要捧场啊。哈哈哈哈……”

    他来到了主席台上,然后轻了轻喉咙,道:“各位先生们……”

    旁边希尔梅莉娅当即冷哼了一声。

    威斯理红衣大主教循声看去,看到那位姑奶奶和洛林两个并肩而坐,极是亲密的模样,但是却也假装看不到。

    毕竟,这是选举~

    只要是手里有票的,那就是大爷~

    万一把她给得罪了,到时候少了一票。那可就是当不上教廷的总扛把子。

    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政客,为了能成功上位。大家是会毫不在乎地到处拜票。和那帮老百姓们握手,跪在地上,替他们擦皮鞋,而且热情地亲吻他们那个拖着长长的黄鼻涕的小兔崽子的。

    当然了,在当选之后,那就另外一说了。

    威斯理红衣大主教急忙改口,道:“先生们,呃,还有女士。如果大家选我当教宗,那么我就会带着大家一起发财。

    首先,将赎罪券的发行量,在每年四千万的基础上,再行增发百分之五十。

    而且由于我们实行的是垄断经营,因此上,不怕有竞争对手,所以可以大幅提高赎罪券的价格,由现在的五个铜板,直接提高到十个金币……”

    “嘘~嘘嘘~~”旁边立时有人高声起哄了起来。

    “计划做的跟猪有一拼。呃,不,不对,我不该污辱猪的。这计划做的连猪都不如~”下面有人冷言冷语地说道。

    威斯理听了当下勃然大怒。

    他重重地将手中的计划书往桌子上一拍,然后指着那语音的方向,高声骂道:“马尔文,我知道又是你个孙子在捣乱。不就是当年在卡森城的时候,告了你丫一个黑状吗?你还记仇到现在,至于吗?

    可你也要知道,当时选主教的时候,我也没有选上啊。那个名额给了波特了。后来我才知道,那孙子是红衣主教的私生子。

    咱们就是再拼命,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也是给人当陪衬的。陪太子爷读书的。”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本来,这些话我是不打算说出来的,但是我也是蹩太久了。你爱听不听吧~”

    洛林在旁边听了,不禁一头的冷汗。心中暗道:虽然以前知道教廷里面挺乱的,但是没想到居然也乱到了这种程度。

    此时,那名叫马尔文的红衣大主教站了起来。

    他看着这位昔日的朋友,眼睛里有些温情的光芒闪了一下,但是随即就消失不见了。然后冷笑道:“我是对事不对人的。威斯利。

    第一,赎罪券这个玩意儿现在满大街都是,已经完全是供过于求了。你还要增发,这可行吗?,

    别到时候,卖的连擦屁股纸都不如。

    你丢的起人,但是我们教廷却丢不起人~”

    在场的那些和马尔文同属一系的红衣大主教们当下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马尔文得意地一扬头,继续道:“第二,你想着把赎罪券提高价格,但是你想过没有。下面的那些狗崽子们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我把话放在这里,今天你提价,明天他们就敢偷偷地拿出去以低价倒卖掉。那个时候,你怎么办?”

    洛林听了,不禁对那位马尔文极为赞赏,然后转过头去,仔细看了那人一眼。道:“这个家伙对经济管理倒也是挺有一套的。”

    威斯理犹豫了一下,然后吞吞吐吐地道:“我们……我们可以将赎罪券然进行统一编号,责任到人。以防止倒卖?”

    马尔文当下狠啐了一口,道:“我呸~当年在一起的时候,你的脑子就跟个猪一样,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居然进步了一些,变的跟个猪屎一样。

    四千万的赎罪券,你再提高百分之五十,那就是六千万。你还要进行统一编号,这成本得要多少钱啊?

    你再做高级一点儿,做出防伪的魔法水印,就可以直接当支票用了~

    你个人头猪脑……“

    威斯理一时理屈词穷,当下恼羞成怒,一拍桌子,高声叫道:“马尔文,你个孙子,当年在卡森城,你就经常占我的便宜,每次吃饭,你都是让我掏钱。后来一起跑去偷看野猫酒吧的老板娘洗澡,你都比我要多看十好几分钟。

    这些我都一直没有跟你算帐。今天……我今天忍够你。一定要好好地算算这笔帐不可~“

    说着,一挽袖子,举着随身带着的圣典,就冲了下去。

    马尔文也是毫不示弱,举着手中的权杖,也跳了过去。

    其余的众人看了,当下再次冲到了场中,然后又是拉架,又是暗下毒手。大厅当中,再次一阵大乱。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