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理想与现实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二十二章理想与现实(求月票)

    希尔梅莉娅听了他的话,当即沉默了下来,她的眼睛里闪着光芒,脸上的表情平静但是坚定,很显然是不认同她老爹的说法。

    旁边奥巴赫姆很了解自己的这位弟子,看希尔梅莉娅的样子,就知道等会为了洛林,这一堆父女还得再吵起来。

    但是奥巴赫姆也是一脸的奇怪:圣保多禄虽然为人不太怎么样,跟那个《归来的明珠公主》里面那个傻瓜皇帝老爹一样,但是却从来都不是什么心胸狭小之辈,但是今天为什么他要在洛林的问题上面,一直揪着不放?他怎么就容不下一个洛林?

    圣保多禄长叹了一口气,道:“梅莉娅,我的宝贝女儿,你好好地想想吧。要知道,要成为上位者,想要掌握整个教廷和你自己的命运,就必须要放弃一些东西。尤其是我们内部一些不安定的因素,一定要痛下决心,将它们彻底的改正过来。”

    希尔梅莉娅听出他话语当中不祥的含意,当即打了一个寒战,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将洛林当作了引起教廷内部不安的因素的原因。

    在此同时,也是暗暗地庆幸:幸亏的自己这一次来了,如果不然,说不定教廷又会出了什么针对洛林他们的阴谋。

    希尔梅莉娅可是非常了解自己的奸夫的,洛林不会在同一个坑内被绊倒两次,他现在就是睡觉也睁着一只眼睛盯着教廷的动作。

    洛林手下的风险投资公司将梵蒂诺列为具有最高威胁度的目标,而保安军手下的行动队,作为洛林最有进攻性的武器,在和卡拉多斯的交锋取得了胜利之后,非但没有偃旗息鼓,反倒是在大肆扩张队伍。

    梵蒂诺城内的人可能还没有感觉,现在在茹曼帝国和茹曼周边的国家,提起洛林爵爷来,教士们无不是瑟瑟发抖,没有人敢打飞鹰集团的注意。

    而洛林的手,也早已伸进了梵蒂诺城中,希尔梅莉娅可知道,洛林给不惜潜入圣女修道院,给她送去的秘密报告,绝对是出于教廷内部高层之手。

    不过希尔梅莉娅知道这些事情不该自己过问,对洛林的行动从来是不置一词的。

    希尔梅莉娅可清楚,洛林炸刺起来无法无天,什么都不怕,神权和教廷的威势根本吓不足他,要是梵蒂诺和洛林再有冲突,希尔梅莉娅担心的是洛林在激怒之下,会不会直接跳出来和梵蒂诺开干,那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希尔梅莉娅犹豫了一下,衡量了一下利害关系,然后勇敢地抬起头来,迎向了圣保多禄的视线。

    虽然看到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期望,但是希尔梅莉娅还是硬着头皮,轻声问道:“为什么?”

    圣保多禄一摊双手,道:“你问为什么?”

    希尔梅莉娅虽然外表温柔和谒,但是内心却极为刚强,尤其是在维护自己奸夫……呃,维护自己男朋友的问题,她却是丝毫不让。

    她定定地看着圣保多禄,道:“是的,我问为什么?为什么你对洛林有这么大的成见?你以前又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

    而且,他为了教廷也立下了无数的功勋。让教廷的光辉照耀到了南方大草原,使的数以十万计的半兽人也信仰父神。就这一样功勋,就足以载入梵蒂诺的史册,被教徒们称颂了。

    无论从公从私,你都不应该对他有成见的。”

    圣保多禄难以置信地高高举起了双手,道:“你问为什么?好,我告诉你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认为他有你说的那么好?或者说为什么尽管他很不错,我还是不喜欢他。

    他在洛林堡时,就是那个乡下的破地方的时候,顺便说一句,我在地图上找了两个小时,都没找个那个小地方,就是他还是一个潦倒的乡下小地主的时候,就已经无视我们教廷了~”

    他顿了一下,看着希尔梅莉娅欲言又止的模样,当下道:“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查报告。上面有当地教区的主教写来的报告。”,

    “他在去枫叶丹林上学的时候,与教廷为敌,对教廷没有一点恭愍之心,恶意地破坏了帝国红衣主教的计划。这件事情,我也有报告。”

    “他在上学期间,和教廷派去的骑士教官一直冲突,还鼓动其他人,也与教廷做对为敌,不断在枫叶丹林内宣扬丑化教廷的言论,这件事情,我还有报告。而且那个时候你也在那里,洛林做过什么你也改很清楚。”

    “到后来,他到奈安当上总督,你当时也在奈安,这件事情我就不说了。

    他阻止了那个巡查主教对你的调查,但是反过来看看,他那已经是在处心积虑地对付教廷了~

    到后来,枢密大主教马佐维亚前往奈安,他是受我指示去看一看你的,可是洛林干了什么,他兵围教廷的一众最高层,公开威胁他们。

    接下来,他,呃,应该说,你们,你们受到了红衣大主教卡拉多斯的绑架,而他受到了卡拉多斯指使下的暗杀。飞鹰公司也遭到了卡拉多斯的洗劫。损失不可以说不惨重。

    这是我的失策,我没有发现卡拉多斯在我眼皮子地下搞的鬼。

    但是再后来那?在他的指挥之下,那帮奈安人展开了血腥的报复行动。

    光是主教,他们就杀了四十七个,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神甫,牧师,这些人几乎全部都是当街射杀~

    那行动甚至都不能称为暗杀,而是光明正大的处决了~

    他洛林何德何能,有什么资格去处置教廷的管理者。

    这……这将,将教廷置于何处地位?

    这不就是完全蔑视梵蒂诺的权威。

    从今以后,人们是会更相信教廷权威,还是更相信他的武力火枪?到时候,谁的话,会更有效果,更有影响力。

    教廷~

    我们的教廷~

    光明神在世间的代表,存在了一千年教廷~

    这个教廷,在人们的心中,还有没有地位?

    是不是人们都会认为,只要拥有武器和胆大妄为,教廷千年来制定的一切规则,都是狗屁。”

    圣保多禄不愧为一代政治家,虽然这些事情有些是极不起眼,另外一些,看上去对自己的女儿有利的,但是他还是高瞻远瞩,一眼就看穿了其中的本质。

    那就是洛林一直在削教廷的面子,在这一方面他已经给全大陆树立了一个杰出的榜样。

    洛林确实是对这个教廷没有多少的好感,更别提什么敬畏了~所有他杀气那些主角来眼睛都不眨,连着他手下的那些特工们,现在都是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

    圣保多禄长长地喘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谨慎地说道:“像这种不世的人杰……我不否认他确实是一位人杰英雄。年少有为,心智成熟,而且胆大包天。

    但是我们需要考虑的是,这位英雄却不受我们的控制的。

    如果将来,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洛林会成为这个大陆上最有权势的几人之一。

    到了那时,一旦他和我们有了利益冲突,他会不会反过脸来,举兵相向?

    而这种冲突几乎是必然发生的。

    到那个时候,我们教廷千年以来的基业……”

    说到这里,他重重地顿了一下手中的权杖,发出一声沉重的声响。然后大声道:“这基业就要毁于一旦了~”

    奥巴赫姆一时也是沉默不语。

    虽然自从这位朋友把屁股放在了那张椅子上面,又披了一身白皮之后,他就开始对这位老朋友的做法行事,有些看不太惯。

    但是此时,他却也不得不承认,圣保多禄的眼光独到,而且切中要害~

    千年以来,教廷代表着光明神,一直是人们心目当中敬畏的对像。

    人们畏惧神,畏惧教廷,因而对教廷恭顺。

    他们从刚一出出生,就生活在教廷光辉的照耀之下,从小就被教育要敬畏神,不然等待他们的将是人间的刑罚和地狱的烈火。

    他们对于教廷,对于教廷下派的神甫牧师们全都俯首贴耳,欲求欲取,觉得理该如此。从来没有人敢于反抗,甚至从来都没有人想过反抗,好像他们的世界本来就该是这样。

    而一旦有人做出了榜样,让他们豁然省悟了过来。,

    原来,面对着教廷的压迫,大家还可以亮出自己的爪子和粪叉,弄死那些个骑在自己头上拉屎拉尿的死秃头们。

    而且这些死秃头们居然怕了我们,居然不敢反抗我们~

    在这种影响和带动之下,他们当然是会跟风效仿。

    到时候,面对着遍地的狼烟烽火,纵然是再怎么千年不坏的堡垒也会渐渐的动摇,出现裂缝,然后在冲天的烈焰和黑烟当中熊熊地燃烧,最终轰然垮塌……

    圣保多禄看着他的表情,立时就猜出了他心中的想法,轻声叹息了一声,道:“我的朋友,已经有人在这样做了,已经有人在这样做了。”

    他伸手指了指面前的一些文件,道:“有不少的地方,已经有人开始抗议教廷收的租子过高。

    贵族们公开的嘲讽教士,他们孤立地区主教,并且驱逐我们的势力。

    教会的产业不停的受到冲击。

    而另外一些地方,教士们都不敢出门,因为有人会偷偷从背后拍他们的黑砖……”

    他说到这里,一抬头看到希尔梅莉娅脸上带着一丝的冷笑,目光当中充满了不屑,不禁一怔。然后道:“怎么?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希尔梅莉娅冷冷地道:“陛下,恕我直言,您已经背叛了父神。”

    那句话,像是穿越了迷雾的闪电一般直刺内心。

    虽然语音不高,但是却振聋发聩,如同惊雷一般在耳边轰然炸响~

    震的他耳朵里面嗡嗡直响,脑子里面也是一片的空白,根本就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就如同洛林要状告父神一样,希尔梅莉娅也说出了一句惊世之语。

    过了好半天之后,圣保多禄才从震惊和眩晕中清醒过来,这才轻轻地说道:“梅莉娅,你需要认真地向我解释。”

    希尔梅莉娅道:“你要解释,好,我就给你解释~”

    她站起了身来,然后道:“你一提起洛林,就不住地说什么报告报告。

    你可曾派人去认真调查一下?或许你派了,但是那些调者者却是和当地写报告的家伙是一丘之貉。”

    她向前走了一步,道:“你可知道,洛林在自己的城堡的时候,为了什么痛打了那个到他那里进行调查的神甫?

    那个混蛋不仅向他,一个同巨龙,同巫妖进行过殊死搏斗的英雄,收取高额的医药费,而且还在他的城堡当中公然宣扬下溅的‘第一夜权’~

    你就整天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那些下面传上来的、虚假的、糊弄人的报告,你何曾真正到下面去认真看看?

    那些教士们为什么会挨打,而我领着一众牧师神甫,向那些半兽人传教却会异常的顺利?

    还不是因为他们已经忘记了父神的教义,横征暴敛,敲诈勒索,为所欲为,甚至是强抢妇女,简直是到了恶贯满盈,令人发指的地步。“

    她顿了一下,然后高声道:“关于这些,我也有报告~而且是真实详实的报告。不像你的报告。胡编乱造,污陷好人,助纣为虐。

    整天坐在这个小房间里面计算着这个,计算着那个,紧紧地抓着手里的权力,唯恐被别人给撵下台去。却根本不顾百姓们的死活。

    你还记得父神的光辉吗?还记得他普济天下众生的教义吗?”

    她顿了一下,然后道:“这样一个腐臭烂透了的教廷,就在存在,对于百姓,又有什么意义。它还是越早毁灭的越好~”

    她的话声音不大,但是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振聋发聩。

    圣保多禄一时大怒,拍案而起,道:“你给我住嘴~”

    希尔梅莉娅却是仍然毫不罢休,道:“怎么?说中你的心思了?恼羞成怒了是不是?我就不明白了,陛下您究竟是信仰谁?伟大的光明神,还是邪恶的黑暗魔王?”

    圣保多禄当即恼羞成怒,指着房门,高声地咆哮了起来,道:“你给我出去~出去~”

    希尔梅莉娅当下也是毫不相让,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出了门去。

    她来到了门外,原本以为着会受到那些侍从们的冷遇,因为教廷的侍从们狗眼看人一向是有名的。但是却惊奇地发现,那些侍从们比起刚刚反而是更加恭敬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这普天之下,敢这么大声地跟堂堂教宗陛下叫板大吵大闹,大家还全都从来没有见到过。由此可见她确确实实是教宗陛下的女儿。

    这样算起来,这姑奶奶可是响当当的公主党,大家当然更得要好好地伺侯着。

    只是希尔梅莉娅此时也是在气头之上,并不在意,只是气哼哼地跺了跺脚,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随着房门关上,圣保多禄气的呼呼直喘。过了好半天,这才缓了过来。

    他手扶着桌面,气呼呼地骂道:“这……这个该死的丫头……真的,真的气死我了,也不知道她这是像谁……”

    旁边奥巴赫姆看着这一对父女吵架,并不出声,此时却一笑,提醒道:“我的朋友,她的脾气跟你很像。”

    圣保多禄瞥了他一眼,最后决定为了自己的心脏着想,还是不接他的话碴为好。

    奥巴赫姆笑了笑,道:“我的朋友,还有什么原因?我知道你一定是没有说出来的?关于洛林的事情。据我所知,他虽然人贪财了一点儿,色眯眯了一点儿,偶尔喜欢偷鸡摸狗了一些,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

    对于这种人,我们一向有的是办法拉拢。

    相信我,洛林绝对是最好拉拢的一个。”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而你说的其他的事情,咱们也可以慢慢地来解决。我倒觉的梅莉娅说的很对。”

    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教廷千年以来,一直不变,确实是有些僵化了。还记的我们当初的理想,不正是要改变那些僵化的体制和贪婪的教士们吗?”

    圣保多禄一滞,随即也不禁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是啊,可惜,最终我们没有能改变这一切。

    而我现在还得疲劳奔波,为教廷这个现在已经千疮百孔的老船到处地打上补丁,以免它会真的沉下去了。”

    奥巴赫姆笑道:“可是我们最终还是会把这一切全都交到下一代人的手中,有什么问题让他们去解决的。”

    圣保多禄听出他话中的含意,当下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道:“是啊,最终这一切还是要交到他们的手中的。唯一担心的就是他们的经验不足,还需要我们在旁边帮着扶着,慢慢地走一段。”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住地摇头,一副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好像是恨不能好好地教育一下希尔梅莉娅,甚至用棍子什么的,狠狠地打上她一顿,让她学好了。可以认认真真地为教廷,为数以亿万计的信徒们好好服务。

    当然了,如果希尔梅莉娅当上教宗之后,那就可以更加认真地为信徒服务了。

    开什么玩笑,纵然其中有无数的艰难险阻,而且希尔梅莉娅的脾气也大,刚刚一见面就和自己吵了一个天昏地暗,完全不把自己这个教宗老爹放在眼里,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亲闺女。

    自己不帮她,又去帮哪一个?

    奥巴赫姆也是不住地叹息,道:“是啊,是啊。虽然教廷不允许世袭,但是女继父业也是大陆居然长久以来留传下来的优良传统。

    大家在坚持原则的同时,当然也是要考虑一下具体的情况。

    要认真地进行调查、分析、研究,不能一概而论。

    我们不能光是坐在房子里面,也要听听下面百姓们的呼声嘛……“

    圣保多禄也是不住地叹息,道:“是啊,是啊……”

    奥巴赫姆连连地摇头,道:“唉,一把老骨头了,到头来还要操这么大的心,还是早早地退休的好啊……”

    圣保多禄叹道:“没错,没错……”

    两个人一直不住地长吁短叹,一脸的忧国忧民,公忠体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模样。

    只是到了后来,两个人也不约而同时感到了自己的模样有些恶心。

    他们对望了一眼,然后一齐放声大笑了起来。

    这两人都已经是积年的老狐狸了,虽然希尔梅莉娅的话对他们确实有所触动,但是他们却已经早就过了那个天真热情,充满了理想的年纪。

    在见多了世间的丑恶之后,能打动他们的只有利益。也唯有利益,,

    所谓的理想和坚持纵然没有放弃,但是却也只能是放在心中,因为一旦拿出来,就会被别有用心的家伙给利用了。

    但是正因为如此,圣保多禄对于希尔梅莉娅反而是更加满意。因为不管怎么说,有一个热情纯真的理想,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虽然理想会在现实当中渐渐地抹平,最终变的圆滑务实。但是如果没有理想,而手握大权,最终却是会遁入黑暗。

    像拿破仑大拿哥,以及希特勒小希哥,那样的惊才绝世的伟人,也是不能例外的。抢来了地盘,就想要着抢更大的地盘,抢完了欧洲,就想着要去抢亚洲,最后被那个胖胖的北极熊给一巴掌拍翻在地上,然后就老实地死翘翘了。

    奥巴赫姆看着他的模样,当下忍不住摇头叹道:“我的朋友,你还是和从前一样,那么的伪君子。”

    圣保多禄也是笑道:“你也不例外,我的朋友。”

    奥巴赫姆艰难地站起了身来,道:“我要回去了,人年纪一大。就难免有些精神不济。”

    他向着门口处,走了两步,当下又转回身来,道:“噢,对了,关于光明大议事会方面,这还需要你来做工作的。毕竟你是教宗。”

    圣保多禄苦笑了一下,

    光明大议事会那边是一个难啃的骨头,那些个红衣大主教们一个个全都跟恶狠一样,但是他也必须得去一个个做通工作。毕竟要当下一任教宗的是他自己的女儿。

    他叹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好了。”

    圣保多禄已经可以预见到那些王八蛋们仗着手中握着的选票,肯定是会漫天要价,开出一个天价出来。

    奥巴赫姆点了点头,然后迈步出去。

    此时圣保多禄却突然叫住了他,道:“你也等一下。”

    他看着奥巴赫姆停了下来,这才道:“关于洛林的那件事情,我是绝对不会不管的。”

    奥巴赫姆当下奇怪地道:“为什么?”

    圣保多禄气愤地道:“你知不知道,他和魔族有勾结~

    而且还是那个魔族有名的阿德玲。做为一个父亲,我怎么能容忍这种……这种事情~”

    奥巴赫姆立时也是吃了一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