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新四有青年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二十一章新四有青年(求月票)

    圣保多禄听了洛林的话,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一时脸色阴晴不定,直直地看他,似乎要从洛林的脸上看出什么破绽出来。

    他的眼神锋利冰冷,如同择人欲食的雷鹰。如有实质般的目光落在洛林身上。

    洛林抬起了眼睛,坦然地与那个权倾天下的老人对视。毫不相让。洛林的眼神平静淡然,目光亦是直直的落在圣保多禄的脸上,嘴角还带着微笑,脸上的表情也很庄重。

    在旁边看热闹的雷斯特心中很是讶异,这小子原来也有正经的时候,还以为他就会牙尖腹黑。

    就在此时,洛林突然间就感到房间当中充满了一股奇特的压力,扑面而来,就如同脚下的重力突然增长了几倍一样,一股强大的气场将他包围在中间,不停的向洛林挤压而去。

    如同神祗降临,光耀圣洁,所向无敌,轻而易举之间就可以毁天灭地,激浊扬清、扫平世间的一切。

    就如同带着意识的光芒照在人心底最阴暗的角落,使人有无所遁形的无力感。

    那强大无可匹敌的气势和力量,使人双膝发软,直欲拜倒在地。

    洛林就感到自己身边的空气仿佛凝固成了固体,自己连呼吸好像一下子困难起来。胸口处像是潜入深水中被挤压一样,有些发闷,连突出一口气就要费掉好大的力气。

    洛林一边顶住压力,一边心里暗道:这些神棍们,有点门道。

    想想也就知道,教廷纵横大陆千余年,势力强大到可以压制整个大陆,圣保多禄作为他们的老大,其实那么简单的人物。

    洛林感到落到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

    其间有几次,他都忍不住要转开视线,但是圣保多禄激起了洛林爵爷心里的牛劲,压力越大,洛林爵爷心里的火气就越大,越是不愿意在圣保多禄跟前示弱。

    洛林随即却暗暗地深吸了一口气,手中暗暗掐了一个超级精神攻击免疫法术——号称‘证心见性,可辟世间万法‘的‘不动如山根本印’,心中暗暗念道:你女儿是我女朋友,你女儿是我女朋友,你女儿是我女朋友,**,老子床都上过了,人命都搞出来了,你这个便宜老丈人反正是跑不了了,我怕你个毛啊~

    这个方法既下流又yin贱,但是也却极其的有效。

    洛爵爷只是略略地念了三遍,心情一下子就平复了许多,然后,又硬着头皮,咬着牙坚持下来。

    再看庄严肃穆的圣保多禄,就像是看到一个女儿被小流氓拐走的父亲一样,洛林慢慢感到这压力也就那么回事了。

    过了好一阵子,直到雷欧感觉枯燥的打了个哈欠,圣保多禄眼中寒光一闪,眨了眨老眼,板的跟黑锅底一样的老脸缓和了一下,收回了那股强大的气势。然后缓缓地伸手,端起了自己面前的茶杯。

    洛林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这才发觉自己鬓角处有一滴汗水缓缓地流了下来。

    这么多年以来,能让洛林感觉应付的这么辛苦的,圣保多禄是第一个。

    雷斯特对刚才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看得津津有味,见他们两人没有分出胜负来,还觉得意犹未尽,晃着脑袋咂摸咂摸嘴。

    雷欧大半块龙诞香到手,已经觉得是不虚此行了,现在他考虑的就是怎么不动声色的悄悄开溜。

    而旁边,小白不愧是禽兽当中的战斗禽兽,肥肉比肌肉发达,大脑又比肥肉发达。

    它的感观极其的敏锐,刚刚一下子感觉到那股强大气势,因此上,变的极为警惕,刚才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顶着大脑袋正四下张望,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随时准备看洛林的手势,冲上去用自己八十码的大脚掌就对面那个干瘪老头踩成肉饼。

    但是此时猛然间发觉那气势消失,不禁有些奇怪,不住地四下乱看,但是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那个老头在懒洋洋的喝茶,洛林又挂起他惯常的微笑。

    小白最后又趴了回去,掏出一个苹果,再次开心地大嚼了起来,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圣保多禄端起了自己的茶杯,然后轻轻地吹了一口,将杯中的茶叶吹了开去,又慢慢悠悠地喝了一小口,闭上眼睛回味着茶水的香味,这才轻声地道:“异想天开,不过,也是一个很趣的想法。”

    洛林心中有些奇怪:他这是什么意思?究竟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他不禁回头看了雷斯特一眼,因为洛爵爷知道,自己做为一个有房有车有钱有女朋友,这新时代的四有青年,和那位便宜的教宗老丈人之间肯定有代沟。

    而雷斯特和他,这两人都是老家伙,应该是有共同的语言的。

    但是洛爵爷失望地发现,那个该死的老法师仍然一副闭目养神,老神在在的模样。那个老混蛋真的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就是来看好戏的。其他的,他一概不管。

    洛林气的的一撇嘴,但他也没有办法可想。

    圣保多禄喝完了茶之后,抬起头来看着洛林,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道:“送客。”

    洛林不禁一滞。心中暗道:“这个老家伙,这是什么意思?一句话不说就撵我们滚蛋。行不行倒是给个准信啊。”

    但是对方既然叫‘送客‘了,这意思其实和’滚蛋‘差不了多少。如果再不走的话,说不定这个老家伙就真的要直接叫’滚蛋‘,到那个时候,就真的是自讨没趣了。

    不过,WHOCARE。

    反正我已经是捞了一大块的龙诞香,已经是赚到了~

    希尔梅莉娅竞争教宗的事情有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拎清楚的。

    洛林想到这里,当下站了起来,微微地一欠身,道:“告辞~”

    说着,一转身,就走出了门去。

    雷欧和小白看他走了,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全都站了起来,和那个教宗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也是迫不及待的轰隆隆地跑了出去。

    雷斯特也是好整以暇地站起了身来,弹弹衣袖,整了整衣服,微笑着和圣保多禄打过招呼之后,寒暄了两句,然后双手在身后一背,迈着四方步,唱道:“我站在城头观山景,忽听得城下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阿尔摩哈德发来的兵……”

    就在圣保多禄和所有教宗侍从的注视之下,雷斯特一边唱着,一边悠悠然地走了出去。

    那模样,端的是潇洒自如,如果不去上一个什么《超级女生》什么的,真的是亏了那一副好嗓子了。

    出于法师和牧师之间天然存在的敌对关系,圣保多禄知道,这个老家伙没安好心,这是在故意蹩着坏,来气自己的。

    从刚才开始他就摆足了看戏的架子,现在更是看的过足了瘾头。

    到时候,他回去和那些法师们一显摆:想当初我也是在教廷那个小房间里面,当着教宗的面,唱过《忠心耿耿、智勇无双的大丞相的六次出山远征》当中那个最为著名的《空城计》,把那个老家伙当成了戏里面那个又蠢又笨的敌军指挥官,好好地戏弄了一番。大大地替我们魔法界出了一口恶气,涨了威风~

    这一千年来我雷斯特可是头一个。

    这可是比魔导师更能令法师们侧目的头衔了。

    不说别的,光是这一成就,就足以让雷斯特获得魔法界的魔法英雄,十大杰出老年,三八突击手……等等魔法协会里面所有有的,甚至是没有的,荣誉称号。

    圣保多禄却也不说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背影。想起了当初年青时代那意气风发的事情。

    那时,这个老家伙就是仗着自己一身魔法,极是目中无人,没想到现在现在却还是脾气不改。

    在教廷当中,也只有奥巴赫姆才能受的了他的这个臭脾气。

    众人刚刚离开,关上了正门。

    紧接着,就见旁边的书架无声无息地移到了一边。

    一名黑袍的牧师走了进来。

    他向着正坐在椅上了发呆的圣保多禄微微一礼,道:“陛下,他们已经来了。”

    随着话音落下,只见一个手握权杖,身穿便装的老人走了进来。

    一头的白发,正是奥巴赫姆。

    圣保多禄也不起身,而是拿起了茶壶,倒了一杯茶,然后推到了对面,轻声叹道:“坐吧,我的朋友。”,

    他此时的态度一扫刚刚和洛林交谈之时的剑拔弩张,声音当中充满了疲惫。整个人也变得疲倦起来,无力的靠在沙发上。

    奥巴赫姆也不客气,走了过去,然后在圣保多禄的对面坐了下来。

    旁边的侍者此时走上了前去,轻手轻脚地将洛林众人刚刚用过的东西,收了起来,然后又习惯性地揭开了旁边的薰香炉子,看到里面那龙诞香只余下了小小的一块,不禁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他看着龙诞香上面平滑的切口,顿时明白了过来。不禁心中暗骂:那一帮奈安来的该死的蝗虫~

    简直……简直比强盗还要强盗,就没有他们看不上的东西吗?父神保佑。

    他刚想到这里,就感到旁边有目光看来,当下急忙勉强一笑,掩饰了过去,就算是他们偷的,那又怎么样?自己手上又没有证据。

    如果那帮痞子使出了他们惯用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流氓法术,来一句:那是你们自己在监守自盗~少往大爷们的头栽赃~

    而且他们还有外交人员的身份保护,到时候,你又能奈他们如何?

    这个损失说不得就得算到自己头上。

    他一边在心中不住地苦笑着,一边端起了放在旁边的茶杯用具,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不住地在心中暗暗祈祷:伟大的光明神啊,如果您真的在天有灵,就一定让那帮流氓赶快离开吧~

    再这么折腾下去,梵蒂诺就不剩下什么好东西了。

    圣保多禄并不知道那个年青侍从心中的想法,他看到那人也消失在了门外,房间当中只余下了自己和奥巴赫姆两人,当下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我的老朋友,我的老朋友……”

    奥巴赫姆端起了茶杯,也不说话,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他。

    圣保多禄看着远处窗外的景色,然后缓缓地道:“原本我是不打算着让希尔梅莉娅成为一个红衣大主教的,只要她能幸福快乐的生活,这比什么都强。

    哪怕是在枫叶丹林里面,碌碌无为地过上一辈子平淡的生活。

    这是她母亲的愿望,也是我愿望。

    但是后来事不由人啊~”

    他说到这里,不禁停顿了一下,然后长叹了一声。

    奥巴赫姆也不禁有些唏嘘,想当初阿尔摩哈德兴兵来伐虽然只是事隔了两年,但是却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只能说,自己这两年跟着洛林那个小混蛋,日子过的太精彩了。

    圣保多禄继续说道:“我想你也知道,教廷也是一个大杂烩,有踩人的,当然也就有被人踩。

    而我又不能明着表态。光明正大地告诉所有人,说:她是我的女儿,你们所有人都得给我老实一点儿。别招惹她,不然我就劈了他。

    所以后来,有人看她成长的太快,而且还是一个女流之辈,很好欺负。于是就想办法去找碴,欺负她……”

    奥巴赫姆知道他这样说,其实已经是变像是在向自己和希尔梅莉娅道歉,对于以前没有好好照顾好希尔梅莉娅表示道歉。

    但是听到这里,他却是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冷冷地道:“他们可不光是想要招惹她,他们还想要招惹我~卡拉多斯这个白痴,活该他死的不明不白。

    我的朋友,恕我直言,你一直对那帮狗崽子太过心慈手软了。这一切全都是你把他们给惯出来的~”

    圣保多禄沉默了一下,然后叹息道:“你不在教廷,可能不知道,我们现在虽然表面上风光,但是实际上却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奥巴赫姆当下就感到了心头一惊。‘岌岌可危’这个词从教宗自己的口中说出来,那可就表明事态已经是恶化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了。

    此时圣保多禄继续说道:“教廷的权威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衰落过,如果不依靠他们,不以这种强力的手腕治理地方,那么很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就丧失了对于地方的控制权。而这是我们教廷的基石。”

    不说别的,茹曼帝国那边,他们借着搞大清查的机会,已经开始大刀阔斧地进行夺权了。茹曼帝国内教会对梵蒂诺的命令已经阳奉阴违,现在他们更愿意听茹曼城的指示。,

    而一个洛林,居然也敢对着教廷,悍然地发动炮击,虽然那也只是虚炮,但是却也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了。

    在以前,在我们的教廷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奥巴赫姆冷冷地道:“第一,你手中的剑是双刃的,他们不仅是会镇压百姓,还会割伤你的手的。

    第二,他们大搞清查,正是因为你没有管好手下,结果让他们抓到了把柄。卡拉多斯的一切行动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而你居然没有察觉。”

    圣保多禄一时沉默不语。

    奥巴赫姆道:“你已经养了一大群的恶狼,他们是贪得无厌的,如果你无法喂饱他们,他们会拐回头来将你也吃掉。当初,我就劝过你,告诫过你。可是你不听,执意而为。这才酿成了今天的恶果。

    你既然以权利喂养了他们,当他们长大的时候,就会为了更大的权利,反过来把你给吞噬掉~”

    奥巴赫姆一指外面,道:“当初我们意气风发,一起团结进取,执意要改变的那个死气沉沉,僵硬死板的教廷。但是你现在睁开眼睛,好好地看看外面,看看现在的教廷,和我们当初要改变的那个有什么区别?”

    圣保多禄仍然是沉默以对。

    当初众人团结一心,一起浴血奋战,纵然是受了重伤,但是却仍然喝着烈酒,热情高歌。充满了乐观精神。

    当初他们相信,经过自己的努力,未来的教廷一定会变的美好起来。普济世人,慈悲为怀,最终将光明神的光辉撒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让世人都信仰神,在神的指引之下,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可是后来,当自己当上了教宗。不知不觉当中,曾经的那些朋友们都已经纷纷离开了。

    当初虽然发誓一定不会忘记互相的友谊,但是到了后来,却连对方的面容都记不清楚,只在记忆里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那一切的记忆都已经被那条名为时间的河流给冲刷磨平,只到这时,猛然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是老了。

    奥巴赫姆看着他的模样,一时也不禁想起了当初那个热血沸腾,漏*点燃烧的岁月。当初他们的经历也是像传奇的故事一样,可歌可泣,惊心动魄,异常的精彩。

    只是可惜像所有的故事一样,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渐渐老去。

    王子谢了顶,有一个大大的啤酒肚,胡子拉茬,不修边幅。变成了一个整天看黄色画报,对着高开衩泳装美女流口水的猥琐大叔。

    而公主也变成了一个更年期发作,一天到晚唠叼个不停,为了一分钱的菜钱和小贩们吵上半天,而且身上不管什么地方的肉都是往下掉的、腰有一个水桶粗细的,俄罗斯的黄脸、大屁股的胖大妈。

    在生活无情的磨砺之下,圣保多禄非旦没有改变这个教廷,而最终却渐渐地被教廷这个庞大而缓慢的机构怪兽给改变了。

    奥巴赫姆也不愿意再多指责自己的这个朋友。

    他轻轻地一叹,转回了话题,道:“关于希尔梅莉娅当教宗的事情……”

    他刚说到这里,就听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一个清脆的女声愤怒地说道:“让我进去,我要去见陛下。”

    “呃,不,不行。主教大人,陛下正在会客。您得要先去枢密主教那里先进行预约,等陛下有空了,会派人通知您的。请您先回去好吧?”

    那声音虽然平缓有礼,但是却异常的冰冷,透露出了一个公事公办的最下层办事员所特有的狗仗人事和拿腔作调。

    “主教大人,尽管您马上就要成为红衣大主教了,但是我还是得要提醒您,这里是圣城,不是奈安,您不能在这里这么没有礼貌的随便乱闯……”

    那人愤怒地道:“我来见我的父亲,怎么?这样也要预约?”

    “啊~~哈,哦,哧……”

    那办事员喉咙里立时咯咯作响,过了半天这才缓了过来。

    “主……主教大人……”

    紧接着,就听一声响亮的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

    随后那人这才又接着说道:“主……主教大人,这种话,您可不能随便乱说啊。会对教廷造成极大的困扰的。事实上,我也希望教宗陛下是我的亲爸爸,但是……”,

    圣保多禄听到这里,也听不下去了,当下高声叫道:“保罗,让她进来。以后希尔梅莉娅如果要找我,不需要通报,直接让她进来。”

    他顿了一下,看了看奥巴赫姆,然后下定了决心一般,高声叫道“她是我的女儿。”

    随即,就听外面‘扑通’一声响,沉闷短促,好像是木桩倒地的声音。

    在房门打开的瞬间,奥巴赫姆瞥了一眼,看到站在外面的一众侍从们在向希尔梅莉娅行礼之时,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敷衍马虎,一个个全都是毕恭毕敬,将腰弯成了标准的九十度。

    希尔梅莉娅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了进来。

    圣保多禄看了她一眼,然后问道:“保罗呢?他怎么样了?”

    希尔梅莉娅轻轻地一摊双手,道:“我怎么知道?我进来的时候,他还正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呢。”

    但是随即她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一转身,看着圣保多禄,双眼当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颤声道:“你……你……你终于肯光明正大地承认……”

    圣保多禄长叹了一声,道:“其实我早该承认的。”

    希尔梅莉娅以手掩着嘴唇,双眼两中热泪滚滚,但是俏脸却是高傲地一扬,说道:“谁希罕,你认我,我还不认你……”

    虽然口中这样说着,但是最终却是如一阵风一般地扑过去,投入到了圣保多禄的怀抱当中。然后抱住他,不禁失声哭了起来。

    圣保多禄也是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不住地安慰。

    奥巴赫姆在旁边看着这一对父女相认的场面,也不禁有些眼圈发红。虽然晚了一些,但是不管怎么说,有,总比没有的强。

    而希尔梅莉娅也不会再像小时候一样,一听别人嘲笑说,她没有父亲,当下就暴跳如雷,冲过去和人打架。

    又过了好一阵子之后,圣保多禄和希尔梅莉娅这才收住了眼泪,重新坐了下来。

    圣保多禄拾刚才的话题,道:“我也想通了,让希尔梅莉娅当上教宗,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别人对她的伤害。虽然这中间困难重重,而且极不容易。

    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他顿了一下,看着希尔梅莉娅,一字一顿地道:“从今以后,和那个洛林划清界线,一刀两断,再也不要来往~”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