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钱和问题的关系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二十章钱和问题的关系(求月票)

    在梵蒂诺城中,有一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小房间。

    所谓传说,自然就是大家都听说过,却都没有见到过。

    不过梵蒂诺城内几乎所有的人都能一板一眼的描述出这个小房间的样子。

    它坐落在教宗陛下寝宫的后院,是一座独立的圆形房屋,远离宫殿群中其他的建筑,房屋建造的别致精美,四周的环境更是幽雅,空旷而且安静。

    屋内房间布置的亦是非常精巧,家俱摆设无一不是精品,品位高雅。

    关上窗户,这里就是一个安全的封闭空间,打开窗户,则可以尽情欣赏外面优美的景色。

    这种环境,最适合在天气良好的时候,和一帮臭味相投的人,端着酒杯围坐在一起,揭揭谁的老底,说说谁的八卦,或者挖点坑让自己看不顺眼的人跳。

    据说,当年教廷的一众高层们,就是在这个房间里面制定了无数的阴谋诡计,用来对付各个帝国的至尊。

    最为著名的就是君士坦丁赐产,丕平献地,以及圣子的裹尸布……等等等等这一系列的阴谋诡计。

    大家通过伪造历史文献,哄骗傻大木一样的‘不世英主’,以及制做历史古物……等等这些从古玩市场上学来的手段,最终成功地从那些位至尊们的手中硬生生地抢来了地盘,抢来了粮食,抢来了东西。还抢来了人口——最后这一点儿很重要,因为各位至尊们出去耍流氓的时候,最多也就是抢几个女人,而教廷抢人却不分男女的。

    而且他们成功地形成了一道不成文的法令,即‘十一抽税制’,也就是说,除了正常的进贡之外,他们还在大陆所有的土地上,拥有所有产出的十分之一。

    光这一项就是财源广进,肥的流油了。

    可以说,教廷的先辈们,在这里用自己头脑开创了教会宏大的基业。

    纵然是洛爵爷现在做为一名成功的盐商,也是日进斗金,过上了童话一般的幸福快乐生活,哪生活和一个标准的垄断资本家一样,奢华荒yin。

    但是看到教廷的作派,他还是忍不住低声大骂:奶奶的,这帮孙子比抢银行都来的赚钱~

    而现在,洛林就在这个传说当中的小房间里面,仅仅从这个小房间里面,洛林就已经看出教廷无人可及的丰厚家底。

    他坐在一张舒适的沙发之上,那天鹅绒的丝垫极其的顺滑,如同少女娇嫩的肌肤一般。洛林坐下之后,几乎都不想动弹。

    旁边的香炉上点着淡淡的薰香,散发出令人心旷神恬的香味。

    洛林提鼻子一闻就知道,这香是最上等的龙诞香。每一小块都值一块等大的黄金。

    俗称香半城。虽然名字起的粗俗,但是形容的却也极其的准确。也就是说,只要点燃一小块,就可以让半座城市都芬香扑鼻。

    这东西虽然很贵,但洛林爵爷现在也不是个缺钱的主,而且他的几个女人也都是会花钱,能花钱的主,看着眼前的香炉却依然眼馋。

    因为,这玩意儿还不是光有钱就可以买到的~也就是俗称的有价无市。

    货源很少,而且据说还是被垄断的。

    纵然现在洛爵爷成为了一个成功的暴发户,但是却只见过一次——只见过一次而己。

    当时凯瑟琳也不知是从哪儿弄来了一块,宝贝的不得了,装在纯银的首饰盒里面,珍而重之的收藏了起来。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引起了破坏专家雷欧的注意,结果那小流氓偷偷地拿了出去,打着我就是看看,我绝对不点的旗号,给点着了。

    当时奈德尔城环境一下子从差等,变成了优评。

    一众到奈德尔城进行环境考核的帝国环保部官员们,原本下定了决定,一定要将奈安进行一番综合治理不可,好好地关停几家的造纸厂,小煤窑,炼钢厂什么的高耗能企业,也让洛林知道知道清楚,现在实行的是环评一票否决制,环境不达标的,每年考评就是不及格。

    这样就可以从那个该死的吸血鬼,一毛不拔的小白脸的手里敲一个大大的竹杠出来。,

    在茹曼城,现在谁都知道,这小子又是抢又是搂的,发达了,听说光造个游艇都花了三十万。

    考察组准备磨刀霍霍,痛宰洛林一番,让他好好的放点血。

    但是随即,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却只能是哑口无言,对着洛爵爷很是高山仰止地大赞了一番。让他老人家很是龙颜大悦,最后考察组只能是灰溜溜地挟着几包土特产,像是草原特产野鸭蛋什么的,回茹曼城去了。

    而雷欧小公爷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一到半个月以后,才勉强能用自己的屁股,亲自坐在椅子上面。

    洛林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暗暗好笑,那一段时间,可是雷欧那小流氓最老实的时候,每餐的蔬菜都吃的干干净净的,就连奈德尔城的公鸡黄狗都过了一段美好幸福的时光。

    他一边想着,一边转头看去。

    果不其然,只见小白用自己庞大的身体在前面挡着,假装若无其事地撇着嘴,眼睛斜向上翻着,甩着后面的小尾巴,一脸‘我是路人甲,我来打酱油’的人畜无害的模样。

    但是这只是表面的现像。

    在它的掩护之下,雷欧已经成功的又用“我只是看看”的借口,自己又说服了自己。

    他已经揭下了那个薰香炉的顶盖,然后踮着脚尖,吃力地从那薰香炉子里,端出了一块黑色的煤碳一样的东西。

    那东西的模样,虽然看上去并不起眼,但是洛林却知道,这就是那价值千金的龙诞香。

    雷欧看着那正冒着淡淡青烟的煤块,犹豫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想要将它上面的火给熄了,然后全都装进自己的兜里。

    洛林不禁叹道:“你个傻小子。切一块大的,给他们留一个小块的。这样一来,香一直烧着,等咱们拍屁股走了,他们就不知道是谁干的了~”

    雷欧当下眼前一亮,敬佩地看了洛林一眼,真不愧是老大啊~干起这偷鸡摸狗的事情来,就是比我有经验。

    他冲洛林一挑大拇指,然后吭哧吭哧地从兜里摸了一把小刀出来,然后开始认真地切起了那块龙诞香来。

    雷斯特在旁边看了,当下一叹:好好的一个孩子,都是让你给教坏了~

    但是随即他一转眼,看到雷欧在切龙诞香的时候,手法太过粗暴,又是掉渣,又是掉块的,当下不禁心痛了起来,那玩意能醒脑安神,对魔法师来说有很好的辅助作用,雷斯特道:“轻一点儿,轻一点儿。雷欧你个小流氓。切龙诞香不是这样切的,你静糟蹋东西了……”

    雷欧顿了一下,当下依言将那块龙诞香掉了一个方向,然后再次不管不顾地挥刀猛砍。立时砍的残渣四溅。

    雷斯特长叹了一声,道:“算了,算了。你躲开,这种精细的活儿还是我来吧……”

    说着,一挽袖子走了过去。从雷欧的手中接过了刀来,然后一手按住了,一手握紧了刀子,对着那块龙诞香,生生地锯了下去。

    这老家伙对于这些事情端是熟练,只是区区两下,就已经将那刀刃深深没入了龙诞香当中。

    雷斯特一边割还一边教育雷欧,道:“看这点,这东西得这样下刀才行。”

    洛林在旁边看着这个老家伙兴奋的两眼放光的模样,当下不禁一翻白眼,心中暗道:这究竟是谁将那个小流氓给教坏了?

    他一转头,却见薇拉正背着双手,左脚单脚立地,右边的小腿轻轻地勾起,弯在身后。一双湛蓝如海的美丽大眼睛一眨不眨,认真地盯着房子中间那个硕大的水晶吊灯。

    那娇憨少女所特有的天真清纯格外动人。

    洛林当下急忙上前,一把将她给拉住了。道:“薇拉,薇拉,教廷这一千年来攒下来这么多的东西,也确实是挺不容易的。

    咱们给他们剩一点儿吧~

    这个吊灯看上去挺漂亮的,但是实际上并不值钱。”

    薇拉狐疑地又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眨了眨湛蓝色的秀眸道:“真的?”

    洛林叹道:“你别看这吊灯对外报起帐来,又是成千又是上成的。其实不值那么多的钱,大部分都是给中间经手的王八蛋吃了回扣了的~”,

    薇拉立时恍然大悟,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噢,我说呢~”

    就在此时,就见小白的大耳朵动了一下,然后低低地叫了一声。很显然有人来了。

    雷斯特当下加紧了动作,手上用力,当下就将那块龙诞香切成了两断。

    雷欧飞快地抄起了那一块小的,扔进了薰香炉中。

    在此同时,小白长鼻子一卷,将那块大的抄起来,抛向了薇拉。

    薇拉轻轻地一探手,将手中的空间戒指对准了那正飞来的龙诞香,随即就见那块黑煤球一样的东西在接触到了戒指的瞬间,消失不见。

    而此时,雷斯特也是极其老练地抱起了薰香炉的盖子,轻轻地盖了上去。

    洛林却已经是弹身而起,走向了大门口处。

    他这是要做好掩护收风,一旦有人进来,在第一时间就引开对方的注意力,然后让其余的众人可以从容地收拾干净。

    众人这行动迅速,配合默契,一看就知是久经训练,再要么,就是天生的英才~

    洛林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心中暗叹:如果我们组一个盗贼团的话,绝对是天下无敌,什么楚留香,罗宾汉,怪盗基德的,全都是浮云……

    他刚走到门边,就听外面一阵脚步声响。

    洛林当下急忙一伸手握紧了门把手,然后回过身去,看向了在场的众人。

    只见雷欧拍了拍手,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薇拉已经极为淑女地坐回了原位,小白趴在旁边的地上,嘴巴毫不停顿地嚼着水果。

    而雷斯特,雷斯特则坐回到自己的摇椅上面,一边轻摇着,一边手打着膝盖,打着拍子,轻声唱道:“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忽听得城下乱纷纷……“

    洛林看众人已经都做好了准备,这才松开了门把手,然后退后了一步。

    在他松手的瞬间,金质的门把手开始许许转动,发出了一阵机械弹篝的响动声。

    间不容发,险之又险。

    随着房门的打开,圣保多禄十三世大步走了进来。

    他扫视了众人一眼,看到洛林就站在不远处,笑容可掬地看着自己,不禁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此时,众人也纷纷从各自的坐位上跳了起来,礼貌地向着光明神在世间的代理人打了一声招呼,或者是行礼。

    圣保多禄的注意力当即就被引了过去,和众人一一打了一声招呼,道:“各位,不必多礼,请坐吧。”

    说着,迈步来到了靠近壁炉的一个椅子旁边,也是坐了下来。

    洛林回头看了看,当下也是要找一个位置坐下。

    圣保多禄冷哼了一声,道:“我没有说你可以坐~”

    洛林不禁一愣,颇有些尴尬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骂:这个老家伙想要干什么?

    他犹豫了一下,想着要不要不理那个老家伙,大咧咧地在一旁坐下来,但是随即感到身后好像有一双秀丽清澈的眸子,正注视着自己。当下决定还是给自己这个便宜老丈人一点儿面子。

    圣保多禄坐在椅子上,以手撑着头,冷冷地看着洛林。

    洛爵爷那是何等样人,当下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同样沉默以对,而且心中已经打算好了,如果这个老家伙敢对自己不利,回去就从他女儿的身上讨回来,而且还要再加上三倍的驴打滚的利息。

    就在洛爵爷正自小人得志,想入非非的时候,这时就听圣保多禄沉声说道:“你说的那个问题,我已经问过了专门研究圣典的专家了。”

    洛林愣了一下,心中暗道:明明就是一件起诉的案件,但是现在却被那个老家伙说成了‘一个问题’。

    这可是一个好消息~

    要知道洛爵爷可也是一个帝国政府的高级官员。

    他可是知道,凡是遇到需要大张旗鼓的事情,那不用问,一定是什么温暖下乡什么的,再要么就是芝麻绿豆大点儿的小事。

    而凡是要偃旗息鼓,低调处理的事情,那可绝对是一件大事。或者是大家处理不了,只要放在一边的事情。

    他当下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圣保多禄看他脸上的表情,不禁迟疑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他们告诉我,这……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洛林不禁暗暗地撇了撇嘴,心中暗道:这当然是一个问题,而且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

    当初,在我们那个地方,没少有吃饱了撑着混蛋,为了出名闹事,拿着这个问题,跑去向法院告状。

    而且后来,还有一个脑残的议员,说什么地球上的灾难太多,全都是那位大老不罩小弟的结果,要起诉到法院去,告那位带头大哥行政不做为。

    天地良心的,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米国议员,这不得不让人怀疑,那帮选他当上议员的老百姓们是不是真的智商有问题。又或者,他们故意选了那么一个家伙出去,然后好在一边看笑话。毕竟那帮议员们的作用之一就是制造笑话。

    圣保多禄发现自己终于承认了那个问题,勇敢地面对之后,心情好了很多。

    他双手交叉,放在了身前,然后坐了起来,看着洛林,道:“现在圣典编写部的人们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他们正拼命地想办法弥补这个问题。

    恭喜你,伯爵。

    千年以来,就连亡灵大祭司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你却是轻而易举地就做到了。”

    洛林惊奇地瞪大了眼睛,道:“亡灵大祭司也是一个文学编辑?可是我没听说他们发行什么期刊啊~”

    “不~”圣保多禄恼怒地叫了起来,道:“他千年以来都想要搅乱教廷。可是从来都没有做到过~

    可是你……

    可是你却一下子就动摇了教廷的基石~

    如果神也是犯罪的,那么世人为什么还要信神?难道学习他触犯法律道德~~”

    他在恼火之下,挥舞着拳头,大声地咆哮了起来。那一头的白发在风中飞舞,看上去,就像是一头白毛的狮子一般。

    洛林当下不禁后退了一步,喃喃地道:“不是就不是吧,你那么大声干什么……”

    圣保多禄却仍然丝毫不理,挥着拳头,大声地咆哮了半天。不为别的,光是这几天来,洛林他们在这里折腾的事情,已经足够引爆他的怒火了。

    他那剧烈的咆哮声响彻了整个房间,久久不息。

    那些站在门外的侍从们都忍不住悄悄地将门推开了一道细缝,向里面张望。

    而雷斯特坐在他的位置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心中暗叹:不为别的,光是看到这堂堂的教宗在这里大声咆哮,就已经值回票钱了。

    如果能把这一幕给记录下来,让所有的法师们都能够看到的话……

    我会不会成为史上排名第一位的魔导师?

    ……”

    薇拉却仍然盯着那华丽的吊灯,心中很是怀疑:明明就是这么漂亮的一个东西,为什么少爷说不值钱呢?

    雷欧却是大眼睛乱转,四下地踅摸:这里还有什么东西,我可以顺手牵羊?

    小白在一边打了一个哈欠,然后从口袋里面又摸一个苹果,又在背上披着丝绸上用力地擦了两下,这才哈呜一口,塞进了嘴里。

    这一帮人@#¥&#¥×。

    他们根本就没有把堂堂的教宗放在眼里~

    圣保多禄叫了半天,终于没了力气,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他定了定神,然后看着洛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告诉我,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洛林发现他刚刚对着自己咆哮了半天,震的自己的耳朵都有些聋了,当下伸手抠了抠耳朵,然后道:“其实我什么都不要,只是想要坚持正义而己。”

    他一字一顿认真地道:“这是一个原则的问题。”

    圣保多禄冷笑了一声,道:“狗屁的原则问题~如果别人说这个话,我还信。

    但是你,堂堂的奈安总督,号称‘天高三尺,地薄七分,虎过留皮,雁过拔毛,鹌鹑嗉子里取豌豆,蚂蚁腋下剥皮裘的刮地皮高手,洛林洛爵爷。

    你说,你一个整个人都掉钱眼儿里的家伙,你给我说原则问题。你自己信吗?”

    洛林虽然一向面皮比城墙厚,但是在他灼灼的目光直视之下,却也忍不住有些讪讪然,道:“陛下,您想要怎么样?”

    圣保多禄道:“不,应该说,你想要怎么样?

    如果今天前来告状的人,是一个普通人,不用我下令,早就已经有人宣布他为异端,将他扔进了宗教裁判所里面。或者直接活活地烧死。,

    再要么,宣布他是一个精神不健全的麻疯病人,扔进隔离病院。顺便说一句,在那隔离病院里面没有一个人可以活过三个月的。没有一个人,你懂我的意思吗?”

    洛林不禁心中暗道:靠~这有什么啊,我在奈安也是这么玩的。只不过没有你们这么浪费。那些人好歹也是劳动力,全都在采石场上挥汗如雨,给我赚钱呢~

    真要论起来,你还不如我呢~

    但是他却也并没有明说。

    圣保多禄气势汹汹地瞪了洛林一眼,然后又接着道:“现在告诉我,你究竟想要怎么样才能不给我们捣乱?

    要钱吗?多少?十万?二十万?一百万?”

    洛林听他随口说的数字,当下不禁心中暗叹:这教廷果然是真的有够肥的啊~

    随随便便拿一个封口费都是以十万计。光是这些,就够我卖多少日子的盐啊~

    就像是那些刚出国的家伙,一旦是遇到花美元,花英磅的时候,都习惯性地先转换成钞票一样。

    洛爵爷现在虽然是日进斗金,但是当初卖盐的时候,习惯了,一旦是遇到比较大额的款项,习惯性地先转换成食盐。

    随即洛林看到了圣保多禄眼睛里闪过的嘲弄的目光,当下一怔,然后清醒了过来。

    他定了定神,然后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地扯了扯领口,艰难地道:“这不是一个钱的问题。”

    圣保多禄冷笑了一声,道:“世界上所有的问题,归根结底全都是钱的问题。而对于教廷来说,只要是钱的问题,那一切问题,都不成问题~

    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现在告诉我,你究竟要多少钱?”

    洛林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不要钱。我们要希尔梅莉娅当上下一任的教宗。”

    圣保多禄脑子里嗡了一声,失声道:“你说什么?”

    洛林看了,急忙改口,道:“呃,是这样的,我们要希尔梅莉娅,伟大而圣洁的神眷之发,也就是您的女儿接过您的旗帜,领导着人民继续在胜利的道路上不断地前进,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