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洛林打官司(中)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一十八章洛林打官司(中)

    “我要告状~”

    猛然间,洛林的这一嗓子喊出来,如石破天惊一般。

    洛林这一声可是中气十足,其实根本就是扯着嗓子喊出来的,在大教堂这个宽敞华丽的建筑物里面,声音尤为显得响亮。

    不管是教堂内圣职者,还是堵在教堂门外的信徒,这一声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这一众人等立时全都吓了一跳,差一点儿的就趴在地上。

    洛林他们一副“老子就是来找茬”的样子,又是摆剖斯,又是酝酿气氛的,在这里也站了老半天了。

    大家全都耐心的等了半天,全都是眼巴巴地进行上史上最惨无人围观。

    他们一手爆米花,一手薯片,一边吃着,一边认真地做好一个观众的准备,

    这些人们就等着看两方黑帮喝茶讲数,像是古代的大将单挑一样,先来一句‘来将通名~’,报一下身分资历,英语过没过四六级等等,家里有没有钱,有没有撞死人不赔命的宝马,看够不够格和自己打一架。

    然后一拍胸脯,大叫:我爸爸是谁谁谁。我干爹是谁谁谁,我舅舅是谁谁谁谁……

    再比拼一下权势,最后再拉出小弟们来,大叫一句‘小的们,给我冲~’,让那些死炮灰们抄起板砖片刀,冲上去砍一个头破血流、人仰马翻……

    最后剩下几个还能动,叫一声“好汉饶命”。

    大家还准备看到精彩的时候就扯嗓子吆喝两声好的。

    但是他们却万万没想到洛林居然喊出了这一声。

    这就好像大家看到一部名为,《八名坦胸露乳的男子欺负一个穿着暴露的**》,当下激动的不行,以为这是继3d肉蒲团之后,人类电影事业历程碑上又一部开山扛鼎的绝世力作。

    而且那票价也是达到天顶,达到了九百九十八枚金币。而且还采用了顶级富豪才有的VIP会员制。

    但是等大家忍着肉疼,买了票,满怀期待地冲进去看戏的时候,这才发现,这其实是《葫芦兄弟》,而且最令人郁闷的是,就连那个蛇妖的胸部也是打着码的。

    这种情况任谁看了,没有当场吐血三升,然后心肌梗塞翘辫子,就已经是心胸宽广了。

    众人如果不是看那个可恶的小白脸身边兵强马壮,而且还带着法师,战兽等等这些古怪的成员,一看就知是下副本刷怪的强力队伍。

    而自己这边,是然人了多一些,但是大部分却全都是NPC和从来都没有出过新手村的菜鸟,说白了就是一些只会看热闹的。

    双方的力量对比,实是是有些玄殊,大家实在是惹不起他们。

    要不然的话,一众自觉感情上受了欺骗的观众都要举着桌椅板凳,让那个可恶的小白脸知道一下,被欺骗了感情之后的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何等的强大。

    但是尽管如此,虽然不能从行动上讨伐他们,围观的群众们都立刻从精神上谴责他们一下,用语言鄙视洛林他们一下。

    不少人藏在人堆里面,发出了一阵低低的嘘声。

    “嘘~~~嘘,嘘嘘~~~”

    雷斯特听到身后那些嘘声,当下也是颇有些羞愧,刚才那个架势摆的很完美,气氛也酝酿的很到位,可以称得上教科书式砸场子前戏,雷斯特还准备以后出去耍流氓的时候也学习一下那,可洛林那一嗓子把气氛全毁了。雷斯特悄悄地向后退了两步,离围观群众又近了两步。

    而洛林与雷欧小公爷,还有小白三个,全没这种觉悟,虎躯一震……呃,还有象躯一震,现出了王老虎、黄世仁,南霸天等等等这些地主豪强们所特有恶霸嘴脸。

    他们一起回过了头来,恶狠狠地从围观的众人脸上扫过,看哪一个家伙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嘘’自己,折自己的台。

    一众人等看到他们凶狠的目光,尤其是他们身后那么多打手,当下全都震慑于他们现露出来的王霸……恶霸之气,纷纷避开了视线。

    刚才叫的最响的几个脖子一缩,拱进了人群里面。

    雷欧见那些围观者当中全都无一人敢和自己对视挑衅,当下一扬下巴,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此时,洛林深了一口气,再次高声大叫道:“我要告状……”

    那名主教也刚刚回过了神来,刚刚洛林他们穷凶极恶的样子,就是冲进来把这里给砸了,他也不会有那么奇怪。

    结果洛林爵爷冲进来高喊了一声“告状”,这个主教却傻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玩的。

    主教连忙打断了他的话,陪着笑,道:“爵爷,爵爷,您有话好好说。咱们这里是教堂,也不是告状的地方啊~

    您要是要告状的话,是不是换一个地方?

    比如说城卫所?或者说,圣殿骑士团总部?那里有几位大人平常是管这个事的。”

    洛林斜斜瞥了他一眼,道:“废话,你以为爵爷我不知道吗?实话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来这里告状的。”

    那名主教一时就感到有些头疼。

    他虽然身在教廷的中层,还没资格接触那些机密的事情,并不太清楚这位爵爷的背影和做派,但是各种风言风语也听了不少,隐隐约约地知道,这位爵爷实力强大,而且不买教廷的帐,着实是自己惹不起的。

    不说别的,光是教廷的那支圣殿骑士团当中,有不少的屡立战功的骑士都曾经给他当过小弟。

    那些个狗崽子们自打从阿尔摩哈德回来之后,一个个肥的流油,走起路来响的不是脚步声,而是金币的叮当声,以前这帮大兵们又傻又穷,修女们都不带正眼看他们的,可现在一个个都抖起来了,抢了教士们不少的姑娘。

    这帮大兵们一提起爵爷来,那是发自肺腑的敬仰和称赞。

    像这种大爷,要是自己不小心给得罪了,说不定回头就有人从背后扔自己的板砖。

    他定了定神,然后陪着笑脸,继续道:“爵爷,爵爷,您先消消气,这告状的事情,咱先不谈。您跟我谈也谈不着啊,我就是个主持祷告的小神父。您别挡着门口,咱们先往里面来一些。有话好好说。

    在后面有贵宾VIP房,豪华招待,黄金宫廷限量版的路易十三。芝华士兄弟酒厂原装的‘皇家礼炮二十一年’顶级调和威士忌……

    有什么话,咱们到那里,一边慢慢地喝着小酒,一边聊天,好好地说?”

    “限量版的路易十三,皇家礼炮啊……”洛林不禁犹豫了一下,肚子里的馋虫动了动,但是随即清醒了过来。

    皇家礼炮、路易十三,这些酒当中绝大多数可都是在茹曼皇宫,大公府,以及自己的保险柜当中。

    这家伙又从哪儿弄来的?

    不用说,丫的一定是用OLD、WHITE、DRY,又或者,TWO、POT、HEAD这种绝世名酒,外加色素糖精三鹿粉什么的添加剂,在公共厕所旁边的小作坊里勾兑出来的。

    洛林看着他一脸猥琐笑容的模样,立时知道,这孙子当采购的时候,一定是回扣没少拿~

    拿假酒糊弄人,就跟皇帝的新装一样,哪怕是一瓶子醋,只要是咬着牙说,这是绝世的好酒,什么xo,马爹利,就是这个味。

    余下的那些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们为了不当众丢脸,也会说:没错,那酒发过了,其实就是一坛子的好醋。

    到时候,酒喝光了,还可以报入公帐,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解决了问题。

    这种手段,洛林爵爷上辈子就玩过了。

    洛林想到这里,不禁心中暗骂:NND~你个孙子居然敢来害我。这些招可都是当年爵爷玩剩下的~

    不给你一点儿厉害看看,你就真以为爵爷好糊弄啊~

    因此上,他一扬头,拿出当年黄世仁逼杨白劳,非要给他女儿介绍一个待遇好福利高,工作清闲的好工作一样的劲头,道:“不行,我就是非要在这里告状不可,你接不接?“

    那主教打下打了一个哈哈,道:“爵爷,爵爷,您先消消火。要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是谁招待不周了,你告诉我,我去骂他们……我不够格了,就帮您去找大红衣主教去,总之一定让您满意,好不好。”

    他在教廷打滚的时间久了,也是极为老练,堪称优秀公务员的代表人物,中层管理人员的楷模,极是油滑。

    他知道洛爵爷是有备而来,看那样子是铁了心来闹事的,一旦洛林说出个一二三来。到时候,自己粘上去,就跑不了了。,

    这事不管怎么干都是错,要是自己没摘干净,铁定被人当替罪羊来使。

    因此上,打死也不问洛林究竟是打算告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和稀泥。陪笑脸说好话。

    此时有一名身形高大的彪形大汉挤了进来。

    他看到前面的那个可恶的小白脸居然那么横,硬生生地挡着路,不让大家进出,当下不禁大怒。

    那彪形大汉看着众人全都站在原地围观,无一人敢于上前出头,当下高声叫道:“怎么回事~这里教廷,不是城门口,怎么全都堵在这里,一帮刁民~还真的是无法无天了。连堂堂的大教堂都敢闹事。”

    一众人等听他的话音中透出古怪的味道,很显然是从外地来的。可能是在乡下横惯了,脑子里都长上猪油了。

    原本有人好心想要提醒一下,但是听到他说起‘刁民’两个字,当下也不禁是心生反感,双手抱臂站在一边。

    那大汉见众人全都不说话,当下一挽袖子,像是撵普通的老百姓一样,随手轰着众人,大声叫道:“嗨?怎么着,是不是要卡帮老爷我亲自来疏理啊?快散了,快快散了,否则小心老爷我恼了起来,统统地抓你们回去吃牢饭。”

    他在提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尤其的大声,唯恐别人听不到了。显出了手中握有权力之后的流氓城卫所特有的下溅嘴脸。

    随着他的大声叫喊,众人当下默不作声地让开了一条道路,以便让这位卡帮老爷尽早地过去。

    那大汉挤过了人群,来到了洛林的近前,然后仔细地看了洛林一眼,发现洛林身上衣服简单,而且还没有带什么贵重的首饰,很显然是一个平头百姓,当即更是放下了心来。

    他粗声粗气地喝道:“喂,小子。你在这里闹什么闹啊,不知道这里是大教堂吗?你居然也敢闹事,居然还口出狂言,说要告神?

    我看你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子。快滚蛋,不然的话,就把你抓起来,送到采石场去干到老死~”

    说着,伸出手去,就要去抓洛林,打算着像以前对待那些个老百姓们一样,拎着他的衣领,就将他重重地甩出去。

    当初卡帮老爷在马琳城对付那些个老百姓的时候,仗着身壮腰粗,总是喜欢这样做。而且在把那些个刁民们摔个半死的时候,也总是赢得了身边同伴们的阵阵欢呼声。

    这里可是圣城,万民敬仰的地方,如果处理了面前这个可恶的小白脸,说不定父神一高兴,龙颜大悦,会在他的宫殿里面给自己安排一个位置,甚至很可能以后也有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星……

    他的手眼看着就要触到洛林的衣角。

    卡帮老爷不禁眯起了眼睛,好像已经听到自己的耳边响起了那阵阵的欢呼声。看到自己一身将军的甲胄,威风凛凛地站在父视的身边……

    就在此时,突然看到一个粗大如树杆一样的东西从正前方掠了过来。

    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向后飞了起来。在场的众人全都用一种惊奇的眼光看着自己。

    卡帮老爷一时间胸中充满了难以言表的幸福感,难道说就因为自己做了这么一件小事,就已经让父神龙颜大悦,要接自己上天堂了吗?

    在下一个瞬间,他却发现,那房顶一下子又离自己越来越远。好像已经从高处坠落了下来。

    最后‘咣当’一声,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在巨大的惯性做用之下,他在光滑的地板上滑出了一条长长的、令人触目惊心痕迹,最后这才停了下来。

    直到此时,他这才感到脸上身上,有奇怪的感觉传来。

    尤其是脸上,像是有人用一根粗大的木棍,以一百吨的力量狠抡了一下一样,出于人类本能的保护作用,在那种剧痛之下,人的脑子里有些发懵麻木,似乎都有些感受不到那种剧痛。

    脑子里不住地嗡嗡作响。

    整个世界好像一下子没有了声音,失去了颜色。变成了一个无声的哑剧,黑白剧一般。

    他用力地甩了甩头,拼命地睁大了眼睛,好像想要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外面的声音再次传来,眼前的图案画面也渐渐地重新恢复了原来的颜色。

    此时,卡帮才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伸手摸了一下,展在眼前一看,只见上面沾呼呼的,全都鲜血。卡帮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被人揍了。

    卡帮在马琳城一向是横行霸道,何曾想在圣城居然吃了这么大的亏啊,一时间,不禁恼羞成怒,他一边奋力地爬起来,一边高声骂道:“好啊,你们居然敢暴力抗法。反了,反了……”

    就在此时,就听一声长啸。

    “嗷~”

    卡帮不禁一怔。

    紧接着,就见人群分开,一只白白胖胖的小象迈着大步,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在它长长的鼻子上面,还卷着一块不知从哪儿捞起来的椅子。

    那双愤怒的眼神,就是饿了十天的狮子看了,也会吓的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走。

    小白自从上一次遇到暗杀之后,留下了不小的后遗症,一旦有人敢突然跳出来挡横,它就条件反射地认为这孙子一定是又来搞暗杀的。像这种恐怖分子必须要先拍死了,然后再审问~

    卡帮一时就感到脑袋里面‘嗡‘了一声响,全身的血都凝固了起来。

    随即,就见那小象已经冲到了近前,然后高高地举起了椅子,紧接着呼的一声,挂着凌厉的风声,就狠狠地砸了下去。

    众人当即一闭眼睛,紧接着,就听‘啪‘的一声巨响传来。在此同时,那尖利的惨叫声也是响了起来。

    小白低头看了看自己鼻子上卷着的椅子已经变成了碎片,再看看那个家伙,惊奇地发现,那个家伙居然还没有死过去?

    MBD~!

    不用问了,这么能挨的,这一定就是刺客。因为,要是一般人的话,早就躺下了。

    当下不假思索,抬起它那八十三号的大脚丫子就狠狠地踹了过去。

    卡帮当即又是惨叫了一声。

    此时,雷欧大叫了一声:“小白,闪开~”

    紧接着,举着一块板砖也是冲了上来。

    他大声骂道:“奶奶的,居然敢说老子抗法?真你奶奶的没有王法了。告诉你,以后招子放亮一点儿,老子就是王法~”

    说着,对着那个家伙的前脸就砸了过去。

    当即就听‘啪‘的一声,立时鲜血飞溅而出。

    卡帮这一次倒也是干脆,终于两眼一番,昏死了过去。

    只是他在临昏过去之前,这才突然注意到,雷欧衣服上的茹曼飞鹰的徽章。那是……那帝国皇家的标志~

    怪不得那么多人都不吭声,原来这帮大爷,自己真的惹不起啊……

    他刚刚明白了过来,随即,意识就被无边的黑暗给吞没了。

    洛林在一边冷冷地看着,也并不上前阻拦。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说出‘刁民‘两个字,就足以表明,这个蠢货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了——趋炎附势,欺压百姓,无恶不作。

    他转回头去,看着那名主教,道:“看来,我还得再加一条才行。你们居然就眼睁睁地看着打官司的人被人恶意攻击。

    我有理由怀疑,那人是受了你们当中那些别有用心的坏人指使的。想要刺杀爵爷,破坏茹曼帝国和平稳定的大好局面。这对于教廷,对于帝国都是绝对不容许的,这是极其严重的政治事件~

    我在这里代表帝国政府向你们教廷提出最强烈的质疑和抗议~”

    那主教咧了咧嘴,一脸的苦涩。心中很是唉叹:这个痞子挑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要挑今天啊~

    我也不过是值这一天的班而己,结果就碰上了这么一件倒霉的事情~

    他定了定神,道:“爵爷,我亲爱的爵爷,咱们别玩了行不行啊?这么多的人,这要是传出去了,影响多不好啊?”

    洛林斜眼看了看他,道:“你们也知道影响不好?那么告诉我,老子我一进城的时候,你们挡着我,不让我下船的时候,就没想到过,影响会不好吗?

    当你们这帮家伙自己饭桶,丢了东西,却肆意地跑到我的宾馆里面,像是土匪一样,明砸明抢的时候,你们就没有想过会影响不好吗?

    当你们因为找不到东西,结果趁着天黑,跑到我的宾馆外面,想要放火烧馆,再顺道栽赃的时候,你们就没有想到过会影响不好吗?,

    到了第二天,你们发现又丢了东西,结果又跑到我的宾馆里面去,然后又是折腾人,你们就没有想到过会影响不好吗?

    而现在,光是在外面的侍从护卫就派了四五十个,防我们跟防贼一样,你们就没有想到过影响不好吗?

    啊,啊,啊~”

    洛林在生气之下,就像是得知东线失守的小希哥一样,发出了著名的咆哮,将那主教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那主教却也是连个大气也不敢多喘,只是掏出手帕,轻轻地擦去了被洛林喷到了自己脸上的唾沫。

    旁边的众人听了,也不禁是一阵的骚动。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堂堂的飞鹰战神,帝国的总督,居然在圣城会受到如此的招待。这和教廷一向宣传的地方贵族官员们与教廷一向团结一致,紧密合作的光辉形象完全不符啊~

    洛林此时继续道:“实话告诉你,现在才想起什么影响不好来,晚了~

    奶奶的,泥人也有一个土性子呢,何况是爵爷我?

    要是你们只是欺负欺负爵爷我的话,说不定我还就咽了。

    可是你们别忘记了,我可是帝国的总督,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帝国面子。今天这个状,我无论如何,还就是告定了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