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盗,非盗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一十四章盗,非盗(求月票)

    洛林听了圣保多禄的质问,当下假装着愕然一愣。

    要说洛林的演技也是久经考验了,而且基本上是无师自通。

    为了藏私房钱和跟雷欧互相栽赃陷害,洛林的表演才能在与几个女孩子长期的斗智斗勇当中,逐步摸索出来的,虽然离大陆第一演员阿黛儿的水平还差点,也基本糊弄不了身边的女孩子,不过应付应付教廷的人,还是足够的。

    洛林在摆足了惊讶的表情后,道:“谁承认,承认什么?凭什么承认?别看你是教宗,但是也不能胡乱陷害别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大家熟归熟,但是你这样胡乱冤枉人,信不信我告你毁谤~”

    圣保多禄当下气的脸色铁青,嘴唇发紫。全身上下一个劲儿地直哆嗦,恨不得攥着手里的木杖在洛林头上敲上一排的包。

    洛林看着自己这个便宜老丈人,当下心中一阵的快意。心中暗骂:让你丫的当法海,从中做梗。看爵爷我气不死你~

    也许真就应了那句话,把女儿养大的老父亲和偷走了自己女儿的贼,是天然的敌人。

    此时,就听身后一阵混乱,几个人含混不清的在嚷嚷着。

    洛林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形窈窕,穿着红衣主教服饰的的妙龄少女,和一个白发苍苍,身着便服的老人一起从外面赶了过来。

    正是希尔梅莉娅和奥巴赫姆。

    他们也是得到了消息,匆匆地就赶来了。

    只是他们刚走到门口,却被一众侍从彬彬有礼地给拦在了外面。

    奥巴赫姆当下勃然大怒,这两天奥巴赫姆连觉都没有睡好,心里正憋着一股邪火没出发那。

    他看着面前的侍从,厉声喝道:“嗨,孙子~让我过去。信不信爷爷我现在就抄圣典,呼你丫的脸上~”

    说着,老虎躯一震,狂散流氓地痞的王霸之气。

    他可是知道,这个祸比昨天的那个还大。一个不慎,教廷都要完蛋。因此,此时也是极为果断坚决,为了赶时间,连一点大红衣主教的威仪都不要了,张口就是黑话。

    那侍从当下只能是连连苦笑,但是他也是命令在身,在接到其他的命令之前,却仍然拦奥巴赫姆,不让他过去,无奈之下只能连连的躬身行礼。

    奥巴赫姆当下冷哼了一声,就要动手,强行闯过去。

    这时就听耳边一阵风声响过,“呼”。

    紧接着,眼光的余光就见一道黑影从旁边飞过。

    随即‘啪~’的一声重响。

    紧接着,一声惨叫响起。

    两道细细的鲜红色液体向上飙出。

    奥巴赫姆再看过去,只见那名侍从已经手捂着面部,倒在地上。旁边还散乱地扔着一部厚厚的圣典,他的鼻子里正呼呼的流着血。

    而旁边,希尔梅莉娅一边活动着洁白的皓腕,一边怒声道:“你个混蛋,居然敢拦我。睁开狗眼看清楚,姑奶奶是你可以拦的吗?给我滚一边去~”

    显然,刚是她已经用那部厚厚的圣典,呼在了对方的脸上,手法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从举起圣典到拍到侍从的脸上,完全是一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在侍从的神经电信号还没有传到大脑之前,厚重朴实的圣典就划过一道玄之又玄的完美弧线,正中侍从俊脸的中间,一招就将侍从KO,打的倒在地上。

    要知道这圣典可是和板砖一样,并列十大兵器谱之首的。

    那些牧师们为什么牛叉?一是靠着脸皮厚,二就是凭他们手中的圣典。

    大家平时出门,官府不让随便地带砖头逛街,但是你带个圣典,可就没有这样的限制,而且还有同样的杀伤效果。同时还外带着百分之八十的精神攻击。

    端地是厉害非常。

    牧师们居家旅行,随身必备的两件兵器,一个圣杖,一个就是圣典。

    这可是绝对的大杀器。

    牧师们百战百胜的力量源泉。

    和转头相比,圣典够厚,够宽,拿着顺手,正拍侧拍都没有问题。

    而且不同于砖头的千篇一律,形象粗陋简单,圣典可是制作精美的。

    此外,要是闲普通版的杀伤力不够,还有硬皮的精装版,那硬度已经和板砖不相上下了,要是还觉得不够,教廷还发行有铁制包边的典藏版,虽然价钱贵了一点点,可保证物超所值。,

    要是这些还是不能让人满意,没问题,教廷还有全金属制作的限量纪念版,还提供人性化服务,可以按照铁制,银制,金制三种规格定制,而且大小和薄厚全由个人指定。

    可以想像,一旦开起战来,当对方还在满地找砖头的时候,你就抄起铁制包边的典藏版圣典来,大叫一声‘代表父神惩罚你~’,然后一下子呼过去,把他拍翻在地,光是这一项,就得占了多大的技术装备的优势?

    希尔梅莉娅平时温温柔柔的,善良仁慈,说话也好似永远都是轻声轻语的,骨子里却也是一个暴脾气。不然也当不上枫叶丹林的纠察队副队长,成为人人谈之色变的女强人,当初在密林受困,也就不会敢于施放牺牲法术,要和敌人同归于尽。

    这一次来了圣城,几乎是没有一件事情是顺的,周围的人从头到尾都在给她添堵,这火气当然不少。

    她干净利落的将那侍从拍翻在地之后,在周围人完全傻住了的目光中,一拎裙角,抬起脚上的高跟鞋,对着那名侍从狠踹了两脚。

    旁边的侍从们见了,当下全都一阵大汗。这位姑奶奶彪悍起来,也确实是有够彪悍的。

    这些人虽然并不知道这位女侠与教宗之间的关系,但是却也知道她马上就要册封,成为史上最为年青,也是第一位女性的红衣大主教。不是他们这些小侍从们可以得罪的。

    他们当下全都慌忙上前,陪着笑脸,不住地解劝。但是却仍然拦在两人的身前,不敢随便放行。

    就在他们吵闹的时候,圣保多禄回头看了一眼,不禁一皱眉头。

    他就是因为那两人和洛林走的太近了,所以才特意不让人通知他们,不知道这两人如何迅速得到消息赶了过来,但是现在看到希尔梅莉娅脸上焦急的神色,却知道这个时候,再想着分开他们好像已经是有些太晚了。

    他叹息了一声,感到脑子里面阵阵发疼,高声道:“请他们过来吧~~”

    听到大*OSS说话了,那一众侍从们当下松了一口气,他们等这句话可已经好久了,这才赶忙让开了一条道路。

    两人走上了前来。

    奥巴赫姆来到跟前,和圣保多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看着圣父像上的那一行字,当下也是气的两眼一黑,差一点就背过气去。

    有这么挑衅的吗?

    偷了东西,还留了这样的字。

    你这明摆着是把大家当成傻子玩啊~

    这是明晃晃的嘲笑梵蒂诺人都是傻蛋。

    希尔梅莉娅看了看,也不禁啼笑皆非。以手抚额,苦恼地叹息了一声。本来她还是想要说情的,但是现在那字都写在墙上了。再怎么说情,也是不好使了。

    此时,圣保多禄看着洛林,沉声道:“伯爵,既然奥巴赫姆大主教也来了,当着大家的面,你们现在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洛林也是一挑眉头,反问道:“解释?什么解释?我们为什么要解释?”

    圣保多禄也是气急了,当下愤怒地一指墙上的字,就像是指着一坨狗屎一样,道:“关于这个提字的解释。”

    洛林当下走了过去,然后一字一顿地念道:“‘盗此宝者,万里独行雷光光,和白光光,好汉做事,好汉当。和茹曼帝国小公爷雷欧没有一点儿的关系。’”

    他顿了一下,然后赞道:“这字写的不错嘛。铁钩银划,笔力如飞,颜筋柳骨,而且签名处还画了花体,极是漂亮。一看就知是一个书法高手。人都说其字如人,看着就知道写这个字的人是一个直爽豪迈的真汉子,不错,不错……”

    小白听了,当下得意地一仰大脑袋。

    雷欧看了,急忙一巴掌拍过去,狠狠地拍了它一下,恶狠狠的瞪了小白一眼,示意它别露了馅儿。

    而圣保多禄差一点儿没气昏过去,且不说洛林故意打岔,顾左右而言他。光是那个破字儿歪歪扭扭,跟个小蚯蚓找妈妈一样。

    雷欧的一笔丑字直接师承于洛林,两个的人笔迹没少被人女孩子们拿出来嘲笑,雷欧能把这些字写得让人认全,可是已经很不容易了,居然还被他夸成这样,就知道这个混蛋已经是睁着眼,说瞎话了,这分明是一点都没他们放在眼里。,

    他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地平静了下来,道:“我说的是这字的意思。你怎么说?”

    洛林一摊双手,道:“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吧?你应该去问那个盗贼。他居然敢作敢当,留下了名字,果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汉子~敢作敢当,好。”

    圣保多禄当下气的头都有些昏了,感觉自己的血大概全都冲到脑子里面了,怒声叫道:“你把我们当成傻子吗?这摆明就是你们偷的~”

    洛林也是毫不客气,大声叫道:“你们是傻子吗?那个贼都已经说的这么明显了,你居然还要怀疑我们。”

    圣保多禄当下一滞。

    洛林指着圣像上的字迹,道:“你看看清楚。那贼为了避免你们再怀疑我们,伤及无辜,所以特意留了字。你居然还要硬往我们身上栽赃~”

    圣保多禄气急败坏地道:“这明明就是你们此地无银三百两。”

    洛林道:“我们?我们会这么傻吗?真要是我做的,还能留下嫌疑让你们怀疑我们,太看不起本爵爷的水准了。再说了,昨天夜里,你们的人可是跑去我们的贵宾馆里放火。啧啧,场面可一点都不小,他们找出什么赃物了吗?

    没有吧?

    就算是我们是贼,但是你们的人跟放羊一样,闹了一夜,我们有那个时间吗?

    更别说,现在那个英勇正义的窃贼主动留下了字迹,说明情况。退一步说,他是居心不良,故意引导你们怀疑。

    而你们也就真的信,被他给牵着鼻子走~

    你们这智商,唉~真的和猪有的一拼~”

    他说着,抬起了头来,看着众人愤怒的目光,当下急忙改口,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侮辱猪的。它都要比你们这些人聪明~”

    旁边一名侍从高声叫道:“少狡辩了。就是你们偷的~”

    雷欧当下也不示弱,高声叫道:“我们没偷~我们没偷~”

    小白也是不住地嗷嗷大叫,在一边帮腔。

    那侍从叫道:“偷了东西,还写下这种此地无银的信,当我们是傻子吗?”

    洛林也是高声道:“你们敢说,你们不是傻子吗?要是那个窃贼故意写上,引你们怀疑的,而你们却上了当,跑来质询我们。你说你们是不是傻子?”

    那人一时涨红了脸,高声叫道:“就是你们偷的。”

    洛林道:“你说是,就是啊。证据呢?大博物馆那次说是我们,这次还栽赃给我们,当我们是什么人?小子,拿出证据来,不然我告你侵害贵族名誉。”

    教廷众人当下一怔。

    是啊,证据呢?

    虽然大家都知道那些东西是他们偷的,但是东西呢?

    那些东西可不是一件两件,可是整箱,整车的。

    盘点过大博物馆损失之后,他们自然知道丢的东西有多少。这些人再厉害,他们能藏到什么地方去?

    能找的地方,大家也全都找过了,并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东西。

    众人想到这里,一时沉默了起来。

    洛林看着他们心神动摇,当下高声道:“一帮脑残。别说昨晚了,就是前晚也说不定就是那个贼干的~

    你们这些家伙跟疯了一样,光顾着找我们麻烦,却不想着找真正的贼~

    我倒想问问,这是为什么?

    被怀疑成贼,茹曼帝国的贵族在教廷就受到这种待遇吗?帮助教廷将父神之光传遍草原,教化了数十万半兽人的帝国总督就应该受这种待遇?

    别说我不答应,就是我身后那数以百万计的半兽人,还有帝国数亿的人民也是不答应的~”

    这不光是说理,更已经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众人当下沉默不语,心中暗凛,对面几个人的身份都不简单,无一不是跺跺脚地动山摇的大人物,如果怀疑错了人,那就是严重的侵害名誉事件,教廷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纷纷暗自想道:“难道我们真的怀疑错人了?”

    洛林上前一步,扫视着众人,森然道:“难道说你们当中有内奸?故意错误地引导?在怀疑我们之前,还是先查查你们内部,根据经验,这种事情大都是内鬼做的。”

    众人一时间不禁面面相觑。在洛林的注视之下,甚至胆弱地后退了一步。,

    盗窃珍宝大盗的内奸,这个罪名不管是谁,他们可都承受不了。

    面对洛林咄咄逼人的态度,圣保多禄一时之间也是无话可说。

    洛林当下不禁冷哼了一声,尽管他发现自己已经成功地将对方的注意力转开,但是仍然毫不罢休,继续道:“你们没话说了吧?”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做什么事情都得要讲究证据,这上面写的,不是雷欧偷的,你们认为是雷欧偷的。如果这上面写的‘不是光明神偷拿走的’,你们就怀疑是光明神偷走的不成?”

    众人听他话中提到光明神,当下纷纷低下头去,喃喃地念着祷词。

    洛林不禁低声骂道:“一帮脑残的家伙~”

    奥巴赫姆此时看洛林表演完了,当下走了过来。低声道:“洛林,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们干的?”

    洛林一耸肩,道:“我不知道。”

    这句话说的极有水平。是不是自己干的,自己居然不知道?难道当时是在梦游吗?

    奥巴赫姆沉思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了雷欧。

    雷欧忽闪了两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然后道:“你别看我,上面写了不是我们干的,就不是我们干的。不信的话,你搜我的身~”

    说着,站在原地,然后高高地举起了双手。小公爷一副光明磊落,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丝毫不怕对方搜出什么证据的模样。

    小白在旁边看了,也是急忙举起了长鼻子。而且还大模大样地闭上眼睛。凭由对方过来搜身,极是光明磊落~

    众人看了不禁一阵苦笑。

    不说那个真十字架,就是上面那颗永恒之光,那个体积个头,也足足有一个拳头大。

    而且夏天,大家又穿的单薄,身上塞了什么东西,很容易就显出形来。

    那个小胖子虽然白白胖胖,但是他身上藏了什么东西的话,不会显不出来。

    而旁边那只小象,背上披着丝绸背披,两边的大兜子里面鼓鼓囊囊的,倒是很有可能藏什么东西。

    但是看着它时不时就长鼻子一轮,从那兜子里面掏出一个苹果咔嚓咔嚓地嚼了,然后再摸出一个桔子,嚼巴嚼巴咽了。然后再拿出一个香蕉,杏仁儿吃了,然后把皮儿随手扔在地上了。

    大家怎么看,怎么觉的,它是不可能将那个真十字架藏在那个大兜子里面。

    当然更主要的是,众人考虑到另一个更重的问题。

    它那个大嘴里面,虽然没有尖牙,可是光是那后槽牙看上去就跟个小磨盘似的,把手伸进去了,指定是好不了~

    万一自己伸手去它的口袋里面摸,它这边来一鼻子,然后抓了自己的手,看也不看地就直接塞进它的嘴里面,当嚼糖醋排骨了。把肉吃下去,再把脆骨嚼嚼,再咂么两下骨髓,最后把余下的骨头渣子给吐出来……

    一想到这里,众人不禁齐齐地打了一个寒战。虽然教廷的医术天下无双,但是却还没有到白骨生肉的地步。

    此时圣保多禄冷冷地看着洛林,一直沉吟不语。

    而洛林也是冷冷地回望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旁边希尔梅莉娅看着他们两个,不禁又是感到一阵头疼。这两个人怎么总是跟个乌眼鸡一样,动不动就斗起来?

    她犹豫了一下,刚要上前打一个圆场。

    此时就见圣保多禄冷冷地一抬手,道:“既然如此,打扰了,来人,请伯爵回去。”

    那话语异常的冷硬。虽然彬彬有礼,但是语气当中却是透露出毫不客气的味道。

    只差没有明说,‘赶快滚蛋~’,和指着鼻子骂街,也只有一墙之隔的距离。

    洛林却也是一甩袖子,打了一个哈哈,道:“哈哈,你忙你的,我正好回去再补一个觉。”

    圣保多禄冷笑了一声,道:“不送。”

    洛林举起右手的食指,在额前轻轻一碰,道:“不用客气。”

    说着,一转身向着雷斯特几人说道:“走了,咱们赶快回去,别防碍他们这些切生猪肉的高手查案子。

    从今天起,大家好好地呆在屋子里,一步也不许出去,省的被他们再冤枉了,在咱们的身上又栽了什么赃的。”,

    雷欧当下大惊,道:“一步也不许出去,那要是想撒尿怎么办?”

    洛林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那就蹩着,蹩死了拉倒~”

    “啊……”雷欧当下瞪大了眼睛,惊叫了一声。

    洛林也不理他,迈步向门口走去。

    他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了下来,然后向着一众侍从们说道:“对了,提醒你们一个事情。据我的估计,那个贼既然叫做万里独行什么的,虽然后面的名字是,雷光光和白光光……”

    他沉吟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只有一个人,才叫万里独行。所以……所以你们要找的是一个人,他的名字是‘雷光光和白光光’,

    既然叫么一个古怪的名字,应该是很好找的。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点儿个人意见。听不听全在你们~

    告辞了。”

    说完之后,这才带着众人扬长而去。

    一众人等气的脸都白了,见过打脸的,但是没有见过打脸打的这么狠的。

    偷了东西也就算了,偷完之后,还留了字,这就已经是够打脸了,可是现在再来这么一句,明摆着是把大家伙儿当成傻子,然后再骗到臭水沟里面去啊~

    圣保多禄看着他们的背影,当下冷冷地扬下巴。

    旁边有五十名侍从护卫当即领令而出,他们紧紧地跟在了洛林身后。

    由于屡遭盗窃,丢光了脸面。在悲愤之下,这些护卫们发誓,一定要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绝对不能给他们以可趁之机。

    希尔梅莉娅看了,当下偷偷地瞄了教宗两眼,然后也是急忙追了出去。

    奥巴赫姆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的背影,突然心中一动,升起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

    随即就连他自己也是对这个想法感到了有些震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