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真十字架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一十二章真十字架(求月票)

    听到声音后,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圣保多禄大教堂的方向,有滚滚的黑烟冒了起来。

    光明神的个姥姥啊~

    几乎所有人都感到一股电流从尾巴骨处产生,然后往上窜了过来,沿着脊梁骨,直窜到了头顶,引的全身的寒毛竖起,头皮一阵阵地发麻。

    这个可圣保多禄大教堂啊~

    人类有史以来最为辉煌的建筑~

    艺术史是最为伟大的作品~

    如果这个大教堂着了火,教廷的根基都会发生动摇。

    所有的信徒都会对教廷产生怀疑:难道仁慈的父神,伟大的光明神觉察到了什么不妥,在震怒之下,要毫不留情地舍弃自己的这个人间的居所了吗?

    那位红衣主教虽然只是跟在别人身边的小弟和打手,并不算是智慧练达的政治家,但是他却也清楚地知道,这种怀疑将会是多么的致命。

    一旦有怀疑在人们的心底生长起来,不管它是多么的弱小,多么的无力,但是最终都会变成一株可怕的食人花,将所有的一切全都吞没~

    在震惊之下,他就感到一桶冰水从头上浇下,那森森的寒意,从头顶一下凉到了脚底。

    他身体摇了几摇,几乎都要坐倒在地上。

    贵宾馆内先是寂静,真正的寂静,救火的人都如同雕塑一样愣在原地,手里拎着水桶,拧着头傻傻的看向着火的地方。

    红衣主教随即却又清醒了过来。

    他向着一众骑士守卫们厉声叫道:“你们还等什么?赶快去救火啊~快,快去救火~敲警钟,把全城的人都叫来救火。”

    洛林发现,他在情急之下,是用着全身力气在嘶吼,那声音有些失真,尖利高吭,声音刺耳,极是难听。就像是一个太监一样。

    那红衣主教说完之后,当下也不顾许多,一弯腰双数抓住了长袍的袍角,拎起了长袍,像一个变态暴露狂一般,露出下面两条毛茸茸的大腿,然后甩开大步,飞快地跑了过去。

    一众骑士守卫们此时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万一大教堂真的烧了,教廷震怒之下,他们一个个可全都得要掉脑袋的。

    最起码也是要扣一个玩忽职守的罪名,充军三十万里,到蛮荒之地去。

    然后……然后他们就得洗白白了,然后坐在汤锅里面,跟正往锅里切着萝卜,洋葱大蒜,底下加着火的食人生番们聊一聊人生了,理想了等等这些东西。教化那些个不懂文明,但是却精于烹调人肉叉烧包的生番们。

    想到出事之后的后果,在场的警卫们先是吓到一颤,然后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快去救火。”

    他们也全都撒开了双脚,拎着手里的水桶,铜盆等等这些家什,转身飞奔了过去,没人回头再看贵宾馆的火灾现场一样。

    他们就像是一群落在狮子窝里面的兔子一样,瞪着通红的眼睛,抡高了自己的大腿,拼命的向前猛冲。

    洛林看着他们的惊慌失措的模样,不禁狠呸了一口,这帮傻叉,真是活该~

    此时,将整个水井里面的水灌进着火的建筑,雷斯特已经将面前的烈火给扑灭了,只余下一地的黑色残骸,还有缕缕的青烟冒起。

    他停下手来,然后看着那一地污水的火灾现场,当下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座大厅现在是惨不忍睹,所有的玻璃窗都已经在火焰中碎成渣子,原本装修的漂亮堂皇的外墙,在火焰下变成了纯粹的黑色。

    大厅内是一地黑炭一样的东西,和水搅合在一起,就像是一块纯黑的沼泽一样。

    看着这完全由他们造成的结果,雷斯特心中暗叹:别看洛林折腾了那么多的花招,又是玻璃又是火枪什么的,但是要说论到实际功效,比如说这灭火,最终还是我们魔法师最管用~

    认为自己技高一筹的雷斯特,好整以暇地转过头来,看着远处大教堂冒起的青烟,脸上却是一副欣赏什么美景的愉快表情。

    作为一个法师,尤其还是法师们的领袖,雷斯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恶心牧师、给他们捣乱或者看他们笑话的机会,在所有的法师协会,嘲讽牧师的笑话永远都是最热门的话题——尽管这些法师们并没有多少的幽默细胞,说出来的笑话连长毛象都能冻死。,

    但是,尽管这样,这样的笑话还是最受欢迎,遑论这样近距离观看牧师们出大丑了。

    雷斯特现在的心情不是一般的愉快,这把大火足够他再向自己的同僚们炫耀十年了.

    横看竖看,直到自己看了个过瘾之后,雷斯特弹了弹手指,然后问道:“洛林,你坏主意多,你说咱们要不要帮他们救一下火啊?”

    洛林此时已经眯起眼睛看了半天,他看着那浓烟虽然冒起,但是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有些黑重,但是后来却渐渐变细、变轻,随着夜里的微风不住地飘荡。显然火势不大。而且还是有人刻意地在控制火势,这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他当下道:“不用了,大家都是混江湖的。得顾全人家的面子。在他们没有提出缴请之前,去帮人干活是很遭忌讳的一件事情。而且还是出力不讨好。万一他们告咱们一个别有用心,企图盗宝什么的,到时候,就是黄泥掉裤裆里面,不是屎也是屎了~”

    雷斯特听他说的很对自己的胃口,当下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脸幸灾乐祸地道:“没错。由着他们闹去。咱们只在旁边看笑话就行了。”

    但是没有过多久,却见那远处的那缕烟越来越淡,最终随着轻风,渐渐消散了。

    雷斯特看了,不禁大失所望,道:“哎呀,要是早知道这样的话,我也该偷偷过去,帮着点两个火头,让那些个狗崽子们很忙一阵的。”

    说完,不住地咂着舌头。

    洛林侧头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的惋惜,而且那模样确实是不像是假装的,不禁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老家伙,果然是心肠歹毒。

    他猛然想起一事,然后四下看了看,道:“对了,雷欧呢?他去哪儿了?从刚才到现在都没见到他和小白了。”

    薇拉眨了眨眼睛,道:“我也不知道,刚刚正乱的时候,他把火把一扔,好像就往外面跑了。”

    洛林心中暗道:那个小流氓武艺虽然不高,但是一般情况下,一两个大汉却也是近不了身,而且手中还有手枪,另外,还有小白在旁边跟着,应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再说就他那身份,梵蒂诺城内还真没人敢招他。

    想到这里,他的担心不禁减轻了许多,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却仍然向着旁边的厨娘们说道:“各位年青漂亮的大姐,你们能不能帮忙找一下刚刚那个小男孩,对,就是刚刚那个白白胖胖的小胖子,身边还跟着一头同样胖胖的小象……”

    刚说到这里,就听旁边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老大,你又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我再重申一遍,我一点儿也不胖~”

    洛林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满脸黑灰,个头小小的小死胖子从一边的黑暗当中冒了出来。

    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头同样肥胖,走一步,全身的肉都要颤上三颤的小象。那小象,也是一脸的愤怒,嗷嗷地不住低叫,对洛林说自己长的胖,表示严重的抗议~

    正是雷欧和小白,这两个坏家伙。

    洛林不禁苦笑了一下,‘这说雷欧,雷欧就来了’,简直比曹操还快。

    此时,雷欧来到了近前,双手叉腰,气鼓鼓地看着洛林。

    洛林侧头看了看他,不禁感到奇怪:刚刚他放火的时候,可没有见到他这一脸黑灰的,而且小白也是全身上下脏兮兮的,跟从煤堆里扒出来一样。

    实际上刚才放完火从大厅内出来的时候,雷欧身上一点灰都没有。

    他当下岔开了话题,道:“你们两个刚刚去哪儿了?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就又跑没影了。现在梵蒂诺城里乱糟糟的,这帮死秃头心眼又毒,遍地都是歹毒的陷阱,要是中招了你的小命就玩完了。”

    雷欧听了他的话,不禁一滞。当下也不再生气了,笑嘻嘻地道:“你说刚刚啊……,这不是放火了吗?……”

    洛林当下一瞪眼睛。

    “呸呸呸呸,我说错了。”雷欧立时醒悟了过来,急忙改口道:“这不是失火了吗?

    俗话说了,‘放火尿床’……”

    洛林当下叹了一口气,然后一字一顿地道:“是失火,不是放火,看我的嘴型,是失火尿床,不是放火尿床。知道了吗?再敢说放火我回去全告诉妮可。”,

    雷欧意识到自己又犯了错误,却是毫不在意地一挥手,道:“老大,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你真是一点都不江湖。这里又没有别人,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啊?

    对了,我说到哪儿了?”

    他顿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噢,对了。俗话说了‘放火尿‘……呃,失火,好了,好了,是’失火尿床’,这总行了吧,你不要再瞪我了,那么凶,是会长皱纹的。而且人容易显老,以后就泡不到漂漂的女朋友了。”

    洛林听了,不禁叹了一口气。

    雷欧继续说道:“放……呃,失火尿床。我发现这个真的是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哎~”

    他说到这里,当下忽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偷偷地看了洛林一眼。

    见洛林一脸的不置可否。当下急忙干笑了两声,然后又继续道:“我这一放火,不由自主地就感到有些尿急,但是一时之间,又找不到茅房。后来,想起现在又要宣传什么绿色环保吗?所以就去花园里解决一下。

    再后来,再后来,你也知道的了,这个地方花园这么大,花丛又这么高,本来那事就不能让你看到,我就往里面多走了一点,然后一不小心就迷路了。我跟小白在里绕啊绕的,所以……你知道的了,这才这么晚回来。”

    洛林爵爷可是知道这个小流氓的习惯,越是说谎的时候,越是话多。想要尽全力掩盖下来。

    此时,他又是打哈哈,又是磨牙地说了半天,这百分之一百全是谎言。

    洛林一时疑心大起,这家伙绝对又是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他正要认真地盘问一下这个小流氓,但是此时旁边雷斯特却是插进了话来,道:“洛林,你先别管雷欧了,先说说咱们现在怎么办才好?贵宾馆是给烧了,光顾着痛快了,可是今晚上咱们住哪儿啊?折腾了大半夜了,老头子我可不能和你们年轻人比。”

    洛林一愣,想了一下,然后道:“要不咱们就去外面找一个客栈住下?”

    他说完之后,但是随即想起,现在可是个敏感时期,如果去外面找一个客栈的话,虽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却一定会加深教廷的怀疑。

    就在他这一犹豫的工夫,旁边有侍从已经走了过来。

    那人彬彬有礼地向着众人行了一礼,然后道:“两位大人,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知道你们这里失火的事情,所以派我过来,请各位到另一处的宾馆去。虽然那里没有这里这么豪华,但是却也还算舒适。”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胸前打了一个手势,道:“诸位请跟我来。”

    洛林看着他的面孔,当下准确地在记忆当中找到了他的名字。不禁笑道:“查维斯师兄,这点儿小事儿还麻烦你亲自跑一趟真是辛苦了。”

    查维斯却也是咧嘴一笑,道:“这算什么,谁让咱们都是枫叶丹林出来的,更何况,你也是给咱们学院的人挣了大面子的。

    谁提起来,不是竖着大拇指称赞一声,连带着咱们这些学院毕业的也是跟着沾了大光……枫叶丹林的牌子提起来,现在谁不是要恭敬三分。”

    旁边雷斯特却是不禁低低地哼了一声。

    查维斯也是极有眼光,听风辩位的高手,当下语气一转,又接着说道:“更何况,还有我们学院的三大院长之一的雷斯特禁咒大魔导士,那可是全人类的支柱和希望,古往今来第三最伟大的魔导师,我有几个胆子,不得服务好你们?

    不说别的,哪怕他老人家得一个感冒,打一个喷涕,我都是去自杀谢罪。”

    那话说的极是肉麻,饶是洛林一向‘涛涛江水什么的’,承受能力极强,但是此时都感到有些反胃,而且看起来雷斯特给自己自封的第三最伟大魔导师称号,已经传遍世界了。

    “这老头也不嫌风大闪了舌头。”洛林在心里腹诽。

    但是雷斯特当下极是谦虚地道:“没那么严重,没那么严重。我也只是做了一点的小小的贡献而己。不足为提,不足为提,啊哈哈哈哈……和第二比起来,我还有一点差距。”,

    看来雷斯特自己已经坐三望二了。

    查维斯也是附和着笑了几声,然后一侧身,做了一个手势,道:“列位,请跟我来。那宾馆距离这里不远,不过现在天太晚了,如果耽误了你们的休息,我岂不是又多了一条罪责……”

    众人不禁一阵哈哈大笑,然后跟在查维斯的身后,沿着园中的道路,向着旁边的一幢建筑走去。

    雷欧趁着别人不注意,当下伸出小爪子,很是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发出‘咻‘的一声叹息。

    洛林没有发觉,因为刚刚的一打岔,在疏忽之下,他已经忘记了继续盘问那个小流氓。

    而此时,雷欧擦了汗水之后,当下伸出爪子来,和小白欢天喜地碰了一下,以示庆祝。

    薇拉走了几步,发现雷欧没有跟上,当下转过身来,道:“雷欧,你快点儿跟过来。别再跑丢了。”

    雷欧一滞,当下答应了一声,然后急忙跑了上去。

    他来到了薇拉的身边,低声地道:“我亲爱的,漂亮的薇拉姐姐……”

    薇拉一叹,对雷欧的这一招她太熟悉了,只要惹了祸,说话都是这个口气,薇拉道:“你个小流氓,别拍马屁,有什么话就说吧?”

    雷欧低声地道:“事情是这样的……”

    洛林听他说的神神秘秘的,不禁心中一动,正要凝神去听,恰在此时,查维斯又是说了一句什么。

    洛林顾着和他说话,也没有听清楚,雷欧和薇拉两个在后面鬼鬼崇崇的,究竟嘀咕了些什么。

    众人在查维斯的陪同之下,来到了旁边的宾馆,这里已经早就得到了消息,将里面原来的客人全都礼貌地请了出去,然后里里外外全都收拾了一个干净,迎接了出来。

    虽然洛林一向对于权势这些东西极不感冒,甚至是有些反感。因为这样一来,他就没有办法去耍流氓了,不耍流氓不打架,就没有声望。没有声望,就要少收很多保护费,但是此时却也不得不承受这权势所带来的好处。

    如果此时,他玩什么清高,一定要如何如何的话,反而是更加扰民。

    更何况,他们现在虽然是客人,但是却也是教廷重点监视的目标。如果真的出去了,不仅扰了老百姓,而且教廷的众人也得要睡不着觉了。

    而且,洛林还可以肯定的是,教廷那一帮暗中敌对自己的狗崽子们为了找自己的罪证,现在肯定是在那废墟当中认真地翻找,希望能找到那些雷欧从大博物馆当中偷来的珍宝。

    此时在查维斯和宾馆的侍从们的帮助之下,四人一象重新安定了下来,然后各自回房,进入到了梦乡。

    而圣城当中,那些警卫们得到了洛林几人的确切消息之后,他们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放下了心来。这几位大爷终于不再折腾,大家也总算是度过了这多灾多难的一天了。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还是高兴早了。

    第二天清晨,天还没有亮。

    照例的,圣保多禄大教堂的清洁人员就已经起床,开始一天的打扫工作。

    他们必须在天亮之前完工,因为当天亮之后,那些从世界各地前来的虔诚信徒们就会来到大教堂当中祈祷礼拜。

    因此上,他们务必在大教堂开放之前,就结束他们的清扫工作。

    而今天的工作比起往日来,更加紧迫一些。

    因为,尽管昨天的火灾只是一个假警报,实际上,大教堂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只是墙外面有人用树叶枯枝点了一堆火。但是那被薰黑的大理石墙壁,还有那一堆的灰烬残骸也全都需要清理。

    众人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在队长的催促之下,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在平时,只许信徒们站在数米之外观看膜拜的圣器,展品。他们此时却是飞快地拿着抹布之类的东西,飞快地进行着擦拭。

    毕竟,做了数年,十数年,数十年之后,他们很难再对这些个冰冷的器物再起什么敬意。

    他们在队长的指挥之下,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飞快地打扫完了那个大教堂的两侧,然后向着中间圣父像的地方打扫过来。,

    这也是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打扫难免会有灰尘飞起。只有像圣父像这一类最为高大,最为显眼的东西留到最后,才能打扫的最为干净。

    其中一人拿着一束丝绸,来到了布讲台上,开始擦拭上面的金器。但是他擦了一遍之后,却觉的好像是少了一样什么东西。当下不禁迟疑起来。

    旁边的队长看了,不禁大声叫道:“喂,雨果,你在那里干什么?”

    他刚想要再骂,就见那雨果颤抖地抬起了头来,两只眼睛里面满是恐惧的神色,面色苍白的就像一个鬼一样。

    那队长不禁一愣,然后像是被传染了一样,也是恐惧了起来,小声地道:“雨果,你究竟怎么了?”

    雨果指了指那张桌子,然后张开嘴,试图说话,但是却发现在极度的惊恐之下,连声音都是发不出来。只能是喉咙里咯咯地响了几声。

    那队长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然后看着布讲台,仔细地数着上面的东西,纯金的神圣之书,镶着宝石的圣水之盘。秘银的蜡台……那上面好像是一件也不少,但是却又好像是少了一件什么?

    但是随即他也是明白了过来。

    真十字架~

    真十字架不见了~

    那个镶满了珍宝,而且在中间还镶着代表光明神,比一个拳头还大被称为‘永恒之光‘的钻石,的真十字架不见了~

    那个,曾经钉死过圣子,沾着他神圣之血的十字架的碎片,真十字架不见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