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三个坏家伙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零九章三个坏家伙

    奥巴赫姆刚一走出房门,早就在外面等候的希尔梅莉娅就迎了上来。

    她显然是早就已经得知了消息,早上那一会希尔梅莉娅刚送走了郎情妾意一晚上的洛林,正准备正好好休息一下,顺带着研究一下和自己的父亲作斗争的策略。

    然后就听到了响彻全城的警报声,希尔梅莉娅在梵蒂诺待过的时间很短,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警报的声音,直到圣女院的修女们急匆匆的跑来告诉希尔梅莉娅,一伙胆大包天的家伙,居然将大博物馆给洗劫了。

    当时那个骑士小说看多了的小修女,一脸花痴样的称赞:“不管这是谁干的,这真是太厉害了~

    希尔梅莉娅姐姐,你说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罗宾汉,怪盗基德,或者,就是侠盗鲁邦三世……

    哎呀,要是这个交给柯南侦探来查办那就太好了。”

    虽然对圣女修道院的这些小腐女们选择了无视,希尔梅莉娅也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她对梵蒂诺城没多少感情,大博物馆被偷了也就被偷了吧,乐得看那些主教们的笑话。

    希尔梅莉娅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只会悲天悯人的小姑娘了。和阿黛儿、罗琳娜呆久了,是谁都难免染上一点腹黑属性的。

    小修女们的消息途径可是梵蒂诺最快的,在这方面她们堪称具有魔力。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女人内心的八卦情结,和她们勾勾搭搭的圣城守卫们,对她们垂涎三尺的老祭司长主教们,需要她们拉生意的城外小贩们,都是她们忠诚的情报员。

    修女们的魔掌甚至能伸进教宗的办公室,裁判所的忏悔堂。

    各种小道消息跟着从圣女院的修女们那里,传递到希尔梅莉娅的耳朵里,当听到涉案的嫌疑人是一个小胖孩和一个小象的时候,希尔梅莉娅第一时间就确信了,一定就是雷欧和小白,这两个狗胆包天的小家伙联手做的案~

    不过希尔梅莉娅按照洛林大爷的脾气,这些吞进去的东西很难吐出来了。

    意识到事情不好之后,希尔梅莉娅匆忙收拾一下,准备去找大殿那里打听一下消息,还没等希尔梅莉娅出门,接着就传来梵蒂诺的警卫们擅自冲击贵宾馆,然后被洛林给赶出来的消息。

    她在大殿外略等了一会儿,正在想着对策,就见奥巴赫姆苦着一张老脸走了出来。

    希尔梅莉娅一脸的焦急,急忙迎了上去,道:“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

    奥巴赫姆苦笑了一下,道:“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道:“不过估计雷欧那个小流氓又是为非作歹,闯祸了。

    而洛林那个大流氓,则是唯恐天下不乱,又借着机会蹩着坏主意。

    雷斯特那个老家伙为了看我们的笑话,肯定是在一边扇阴风点鬼火,给他们撑腰打气,火上浇油……

    我就知道,把这老青少三代放在一起就绝对没个好,都tmd的不是好鸟,大意了啊~”

    恼怒之下的奥巴赫姆大红衣主教很有修养的暴了一句粗口。

    不得不说,奥巴赫姆身为红衣大主教,教廷当中打混过多年的超级神棍,这个眼力又准又毒。他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是对于那其中的基本事情,却也已经是推断了一个**不离十。

    基于对洛林和雷欧的了解,两人都知道,这事跑不了就是他们干的。

    希尔梅莉娅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道:“你把洗劫大博物馆当成闯祸。”

    奥巴赫姆向她投去了警示的一瞥,看到希尔梅莉娅醒悟了过来,这才叹了一口气,道:“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他们干的,这个结论你下的太早了。而且,洛林伯爵出身名门,雷欧殿下更是贵族的楷模,我相信他们是不会这种事情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最后一句话,奥巴赫姆可是提高了声音说给周围人听的。

    说着,一转身,就迈下了台阶。

    希尔梅莉娅看着他的背影,犹豫了一下,然后叫道:“等一等,我也去。”

    说着,紧走了几步,跟了上去。,

    在后面圣保多禄十三世看到她的背影,也不禁犹豫了一下,本来想着叫住她,但是随即却又颓然地叹了一口气。

    尽管他并不知道洛林昨天晚上已经夜入圣女修道院,但是却也知道,自己虽然给洛林下了禁止令,不过看他的模样,显然不把自己这个便宜的教宗老丈人当一回事,那些话肯定是当了耳旁风。

    而且现在大博馆被盗,而洛林那帮家伙不管是不是他们干的,现在却是唯恐天下不乱地挡在那里。

    除了奥巴赫姆和希尔梅莉娅两个,估计换谁去,那个流氓都不会买帐的。

    因此上,他虽然眼睁睁地看着,但是却也并没有阻拦,只是默默地看着希尔梅莉娅的背影,就像所有看着自己辛苦养大的女儿,结果长大之后,却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迫不急待地跟别人跑了的父亲一样,又是不舍,又是心酸。

    圣保多禄也只是在心里哀叹一声“女儿大了,管不了了~”

    ××××××

    由于贵宾馆与大议事堂相距也不太远。因此上,奥巴赫姆两人也没有坐车,而是漫步而行。穿过了花园中间的小道,步行走了过去。

    他们来到了贵宾馆外,只见一帮圣城的警卫骑士们围着那贵宾馆不住地打转,就像是一群围着猎物打转的恶狗一样——害怕猎物的攻击,不敢上前,但是却又愿意善罢甘休,就此离开。

    周围的人也看出了这里的气氛不对,远远的绕路避开了这里,倒是有一些喜欢凑热闹的,在远处的街角探头探脑向这边张望,里面不乏年轻的小修女。

    警卫们看到奥巴赫姆前来,当下就像是看到了干爹一样喜出望外,纷纷上前行礼。

    为首的那名骑士一边行礼,一边还在肚子现编了词儿,打算在奥巴赫姆面前告那个可恶的洛林一状。

    奥巴赫姆看到他们,却是一顿手中的拐杖,不满地喝道:“你们都给我退开~”

    众人不禁一愣,但是看着他老虎躯一震,显出滔天的权势,当下这才醒悟过来。这位大爷和洛林他们是一伙的。

    就算是大家拿到了确实的证据,打洛林他们的小报告。但是按照放之四海皆准的官场通则,检举谁的信最终就会落到谁的手里这一永恒不变的道理,那些报告最终还是会落到洛林的手中。

    然后大家就等着倒霉吧~

    来着洛林爵爷的打击报……啊,不,怒火,可真的是能要人命的。

    众人醒悟过来之后,当下全都是紧紧地闭上了嘴巴,然后退了开来。

    奥巴赫姆却仍然冷哼了一声,这些家伙也真该好好地派出去煅练一下了,在梵蒂诺城呆久了,脑子都秀逗了。

    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敢直冲贵宾馆,明摆着是削红衣大主教奥巴赫姆奥大老爷的面子~

    知道的,知道他们这是为了捉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这是为了抄家。

    更何况,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做出以前的老本行,随便扔两个东西,栽赃陷害?

    这件事情已经成了严重的外交事件,茹曼帝国继承人,声誉卓著的总督,更何况还有牧师们的老对头法师,那可是等着看梵蒂诺笑话的,这些由官方邀请的客人居然受到冲击,传出去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他一脸不悦地从人群中走了过去,来到门口处站定之后,又转过了身来,道:“你们也不用离开,就在这里等着。好好地竖着耳朵听好了。

    如果不是他们干的,你们就赶快去查真正的罪犯,别在这里瞎耗时间。如果是他们干的……

    你们放心,我绝不护短~绝不姑息~绝不纵容~”

    说完之后,当下就推开了紧闭的房门,走了进去。

    希尔梅莉娅扫视了众人一眼,也是急步跟了进去,然后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众人站在门外,一时间面面相觑。

    听到奥巴赫姆那‘绝不护短’的义正词严的表态,那些年青不懂事的,还是一心的欢喜。心里想着,终于盼到一个公正无私,可以替大家主持正义,讨还公道的大人物了~

    他们眼巴巴地看着那紧闭的房门,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而那些有些经验的,则是左右扫视,打算着如何才能不动声色地撤退离开。

    其中一名中年骑士看着旁边年青人稚嫩而严肃的面孔,当下一叹,拉了拉那人,道:“巴尔,走了……”

    那年青人一愣,奇道:“为什么?大人已经表态,说他老人家,‘绝不护短,绝不姑息’,咱们不正好……”

    旁边一众骑士们当下嘲弄地哄堂大笑起来。

    另有一人道:“这个兄弟是新来的吧?”

    中年骑士一脸的尴尬,道:“小孩子刚来,不懂事,我教教他。我教教他……”

    那年青人听了众人的嘲笑,一时又是愤怒,又是迷惑。最后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中年骑士叹了一口气,道:“傻小子,你知道这个‘绝不护短~‘这个词的真正含意吗?”

    “绝不护短,当然就是不护短了。这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那年青人见众人将他当成一个傻瓜,不禁恼怒了起来。仰着脖子,高声叫道。

    旁边有人讪笑了起来:“果然还是一个屁股上沾着蛋壳儿的小雏儿……”

    那年青人心中怒极,抬眼向那说话声音的方向看去,但是却只见面前众人的脸上全都是嘲弄的意味。不禁怔了一下,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中年骑士叹息了一声,然后认真地解释道:“你个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的傻兔崽子~

    你真是屁都不懂啊~

    ‘绝不护短’,‘短’是什么意思?这个词首先就是先说明了,这里面是他的自己人。

    第二,那就是‘老子我护定了~’

    凡是越是叫的狠的,那越是表明态度,护短护的厉害了。政客们说的话,你得反过来听。”

    年青的骑士就感到头脑当中一阵的混乱,喃喃地道:“可是……”

    那中年人看那年青的骑士仍不明白,当下伸手就是一巴掌拍了过去。然后骂道:“如果我不是你表舅,我才懒的管你这个小兔崽子。你妈临来之前,还告诉我,你个小兔崽子要是不听话了,不用看她的面子,只管用鞭子使劲地抽。

    可是不管你个小兔崽子闯多大的祸,我真的揍过你吗?

    恐怕我要是真揍了你一顿,你那个妈,我那个姐姐就拎着洗衣棒找上门来了……”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这说了‘绝不护短’的,那一定是护短。不说‘绝不护短’的,也是护短,明白了吗?”

    那年青人一时之间就感头脑里面浑浑沉沉的,最后揉着脑门,冷静下来,然后问道:“那……什么……什么时候,才是不护短的?”

    众人听了,当下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那中年人也是气笑了,道:“你个傻小子读书读傻掉了。完完全全被那些个骑士小说给洗了脑了。这世界上有不护短的人吗?

    如果真的有,那就只有一种。”

    “咦?”

    “就是那些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知道了吗?”

    那中年人说到后来,加重了语气,同时狠狠地瞪了那年青人一眼,他可不希望自己的这个外甥真的变成一个白眼狼。

    “这趟浑水我们趟不得了,赶紧走吧,迟了罪过就落到我们头上了,撤,撤。”

    此时奥巴赫姆已经进到了房中。

    他在客厅站了一下,却发现里面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当下感到奇怪。那几个人去哪儿了?居然如此的没有警惕,万一外面的人要是再次冲进来了,那该怎么办?

    就在此时,就听旁边的房间里传出一阵吵闹的声音。

    紧接着,就见雷欧小白拎着长枪短炮气势汹汹的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

    那小流氓一边冲,一边口中不干不净地骂道:“哎哟哧~还真有不怕死的。撵出去了一批,又冲进来一批。不知道这里是外交领地,有治外法权……老子有外交豁免权,打死人可是不犯法的。”

    “吓~”他刚说到这里,一抬头看到奥巴赫姆,当即吓了一跳。

    小白当下也是一脸的沮丧。

    自从有了枪之后,光是射靶子了。做为一头天生就是王者的英勇战象,这让小白大爷很没面子,一直想要找一个活的,射上两枪。,

    这种心情也可以理解,就好像一提起核弹,大家首先羡慕美国人,无他,人家有实战经验,咱们的核弹就只能扔沙漠或者存起来。

    好容易洛林给他开了枪禁,但是谁知道来的居然是这个老家伙。但是随即看到奥巴赫姆身后的希尔梅莉娅,它却是眼前一亮,然后晃着小尾巴就迎了上去。

    小白仗着自己长的白胖,可是没少扮可爱,从那几个女人的手里骗东西吃。

    比起雷欧那个小死胖子老大来,她们可是极其的大方。不管吃什么,都不会自己先咬一口,分一半,然后再分给小弟的。

    果不其然,它只是晃了两下尾巴,就如愿以偿地从希尔梅莉娅那里骗来了好几块糖果。然后开心地嚼着糖果,笑的狗牙大露。

    雷欧看它居然如此简单地就叛变投敌,不禁低声骂了一句。然后定了定神,在白胖的小脸上挤出一个无辜的笑容,道:“坏心肠……呃,呸呸呸。奥巴赫姆老爷爷,你怎么来了?“

    奥巴赫姆冷哼了一声,然后推开雷欧就朝着房中走去。

    雷欧连忙拦挡,但是却怎么也拦不住他。

    此时洛林众人也是来到了门前。

    雷斯特看到是他,当下也是一脸假笑地迎了上去,想阻挡一下,但是奥巴赫姆那可是久经沙场的老流氓了。眼睛里不揉一丁点儿的沙子。

    他见雷斯特一反常态,居然如此的热情,以奥巴赫姆对雷斯特的了解,纵然是原本不怀疑的,也是可以确定,洗劫大博馆的事情,肯定就是他们干的。

    奥巴赫姆冷哼了一声,道:“不敢当。要是你真的去迎接我了,估计贼赃也藏的差不多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房门。

    顿时一阵刺眼的光芒闪过,照的他几乎都睁不开眼睛。

    奥巴赫姆当下急忙眯起了眼睛,过了好半天,这才渐渐适应了房中的光线。

    他看着那堆成小山一样的财宝,当下拂然变色,一顿手中的法杖,低声怒喝道:“哈,果然是你们干的~”

    希尔梅莉娅看了,也是急的直跺脚。

    她不管不顾地替自己的情郎辩道:“老师,这和洛林没关系的。他昨天和我在一起……不可能去偷东西的。”

    她刚说到这里,就感到旁边数道惊奇的目光一起向着这边看来。

    希尔梅莉娅不禁一怔,立时意识到,这偷东西固然不对,但是这偷人好像是要罪加一等,更加的不对,而且是到圣女修道院这个女子宿舍里面偷人。

    奥巴赫姆愤怒地扭过头去,恶狠狠地看着洛林,双眼几乎都要喷出火来:这个该死的痞子,居然一点儿也不安生,刚到第一天就摸到圣女修道院里去了。这回头说出去的话,教廷得丢多大人的啊~以后就少不了以洛林爵爷为榜样的,前赴后继的偷袭圣女修道院偷人了。

    雷斯特则是长叹了一声,然后用力地拍了拍洛林的肩膀。丝毫也不掩饰自己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赞赏,以及,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的羡慕。

    雷斯特心中暗叹:这个小伙儿胆也太肥了~当年我偷偷来教廷参观的时候,光是看看那个围墙,就已经激动的心里嘭嘭直跳了。从来都不敢说自己想进去。当然,这或许也跟黛儿的奶奶和我在一起有一定的缘故……

    希尔梅莉娅知道失言,当下急忙强自一笑,道:“我……我们都是在说正经事情的。”

    当下,她又将那些资料文件的事情,匆匆说了一遍。

    奥巴赫姆这才脸色稍霁,但是却仍然怒气冲冲地向洛林投去了警告的一瞥。‘说正经事情’,两个**的小年青半夜里面不睡觉,就是谈正经事情。真当老奥头儿是白痴吗?老爷子我也年轻过的~

    那些文件再重要,就不能等到第二天天亮,交到自己的手上吗?说一千,道一万的,还不是为了那个很黄很暴力的事情制造借口~

    奥巴赫姆看了那堆成小山一样的财宝一眼,只见那堆钻石宝石堆在一起,在房间当中散发着夺目光七彩光华,纵然以他这样的经久考验的老江湖,也是当下又是感到一阵头晕眼花,心跳加速,心里有一点点不恰当的想法。,

    奥巴赫姆当下急忙移开了视线。

    他定了定神,然后沉声道:“现在你们怎么办?还回去?”

    雷欧听了,当下大急,扭身就窜了过去,然后张开双手挡在那财宝的前面,怒声喝道:“不行。这些都是我偷……呸呸呸,都是我赚来的。我好容易做了一笔大卖买,谁敢动,我就跟他拼命~”

    奥巴赫姆手执着拐杖,道:“这是教廷的。”

    雷欧黑亮的大眼珠子转了转,然后陪着笑,道:“奥巴赫姆爷爷,做事别那么认真嘛。我给你百分之五还不成吗?”

    希尔梅莉娅在旁边气的笑了起来,伸着自己白皙的纤指,戳着他的脑门,轻声骂道:“你这个该死的小流氓~偷我们的东西,再贿赂我们,真是坏透了~你以为我们会答应吗……”

    她刚说到这里,就听奥巴赫姆冷冷地道:“百分之二十五~”

    希尔梅莉娅当下一趔趄,要不是因为她一向重心偏前一些,早就习惯了。说不定这一下就要摔倒在地上了。

    她有些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这个老师也是跟着他们学坏了~

    雷欧此时叫道:“百分之十~”

    奥巴赫姆道:“百分之二十~”

    雷欧当下断然地道:“百分之十五~”

    奥巴赫姆一伸手,道:“成交~”

    雷欧也怕他后悔,当下一伸手,在上面重重地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和奥巴赫姆用力一握,道:“成交~”

    这吐唾沫握手,可是西部开拓时代的重要标示之一。这表示着这件生意绝无反悔的意思。

    握完了手之后,雷欧这才放下心来,然后一抬手,将手上沾的那些唾沫全都抹在了……抹在了小白背上披着的丝绸上面。

    奥巴赫姆低头看了看那堆财宝,道:“你们打算怎么办?我可以暂时再替你们挡一阵子,但是教廷里面的人也不全都是白痴,他们早晚有办法进来查看的,到那个时候,你们打算怎么办?”

    雷欧嘻嘻地一笑,道:“坏心肠的老爷爷,你就瞧好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