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龙族也是拆白党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零八章龙族也是拆白党(求月票)

    为什么不能用?

    这个问题问的极好。

    薇拉有一个上好的空间戒指,但是一直以来,里面都是装一些零食了,一些零食了,一些零食了的东西。

    这个空间戒者简直方便极了,存东西的时候随手一翻就就进去了,取东西的时候也是瞬间就重新出现在手上。

    要知道,从枫叶丹林开始,洛林手里有两小钱的时候,薇拉的小嘴从来都没有闲过。

    每到点心店跟前的时候,薇拉就走不动路,然后那大眼睛就忽闪忽闪的看着洛林,双手在胸前一握,就跟一个跟主人撒娇的小猫一样,那样子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因为洛林了解到,薇拉虽然贵为龙族,老妈是蓝龙女王,老爸又是个真神级别的大能,可谓是富二代中富二代了,但据薇拉自己所说,她的童年却没有零食,可谓是极其悲惨。

    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洛林的钱包就要大大的缩水一次-薇拉买零食可从来不说论包的。

    她会很豪迈的冲进点心店里面,白皙的小手一指“这个”“这个”“这个”,然后双手画一个大圈,道:“全都给我包起来。”

    不管是在枫叶丹林,还是在茹曼城,还是在奈德尔城,如果想知道那家的点心最好吃,只需要问薇拉就好了。

    凯瑟琳和阿黛儿也只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薇拉将那些用奶油,蜂蜜,果酱做成的美味点心塞进嘴里,而且是从早到晚。丝毫也不怕会胖。

    作为点心店里最受欢迎的顾客,没有之一,薇拉尤其不能容忍戒指的空间里面出现空隙,每到这个时候,薇拉就会果断的摸走洛林的钱包,把里面的金币换成点心,填满那些可恶的空间。

    洛林一直认为,薇拉身上带的食物足够一个骑兵小队再深入大草原打一仗回来了。

    而除了点心之后,这个可以被称之为橙色装备的,连雷斯特都羡慕的眼红的空间戒指里面,其余重要的东西几乎一个都没有装过。以薇拉的个性,甚至连一个铜板都没有放进去过。

    这里们永远,而且只会有美味的点心,

    为什么?就连薇拉自己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用它来装金币。

    看着雷欧眨着大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雷斯特不禁笑了一下,然后道:“你的主意不错,但是……”

    他长叹了一声,继续道:“但事实上,这却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做为一个未来优秀的政治家,雷欧小公爷最喜欢听八卦,传小道消息。因为这也是政治家必备的基本素质。

    他当下精神一振,连声追问道:“问题,什么问题,快说什么问题啊~”

    雷斯特不慌不忙地轻咳了一声,然后问道:“你要知道,那戒指可是一条巨龙给薇拉的。”

    雷欧当下点了点头,道:“这个我也听说过啊。老大还说过呢,那条龙每天半夜就跑过去,学鸡叫,催薇拉起床干活。干不好不让吃饭,而且还不发工资,真是坏透了。

    不过只有这样的老板,才是我们资本家的楷模啊~”

    说到后来,他还扼着腕子,狠狠地感叹了一下。

    雷斯特当下很很地瞥了他一眼,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小死胖子,果真是一个万恶的资本家。都是洛林这小子给带坏了,这样看来我的重外孙未来堪忧啊?

    雷欧看着他的眼神,这才意识到自己一不留神,将实话全都说出来了,不禁吓的一缩脖子。

    要知道洛爵爷一向是谆谆教导,做为一名领导者可以不注意说谎的方式,但是在说实话的时候,却一定要注意方式和场合。

    不过雷斯特这时候在忧心自己的下下下一代,没心思教育雷欧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这人生必备的三观,何况这位老爷子自己的三观也不是很正。

    雷欧急忙打了一个哈哈,陪着笑脸,道:“哈哈,哈哈。我只是随口胡说几句,您别忘心里去。哈哈哈。你继续,你继续……”

    雷斯特摇摇头,这些奇怪的想法赶出脑子,这才道:“你想过没有,这种魔法用器,全都是极其珍贵。而龙又是极为贪婪的生物……”,

    薇拉听到这里,不禁感到有些刺耳,虽然没有出声抗议,但是却还是歪着头去,轻轻地抠了抠耳朵。

    雷斯特也没有在意,继续道:“龙是极为贪婪的生物,但是它为什么会将这么珍贵的东西随便地就交给薇拉。而不是收回去?一枚空间戒指的价值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那是最为伟大的魔法成就之一。”

    雷欧隐隐明白了过来,一脸的谨慎道:“你的意思是……”

    雷斯特一笑,继续说道:“没错。巨龙不光是贪婪,而且也是极其的聪明,他们比人类要聪明的多,所以它制做出这种魔法用具之后,并不收回。就是希望这个东西流传出去。”

    雷欧一脸的惊奇,喃喃地道:“然后……”

    雷斯特看他如此的聪明,当下很是满意地笑了笑,道:“是的,然后。这才是最关键的。”

    他端起酒杯,轻轻地啜了一口,一直等雷欧有些不耐烦了,这才悠然地继续说道:“不管是谁,只要是拿到这种魔法用具,当然是不会起什么疑心的。

    看到有这么好用的一个保险箱,自然而然地,就是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就装进里面,等他们将自己值钱的东西全都装进去之后……“

    雷欧当下重重地一拍手,高声叫道:“然后就像是有另外一把可以打开保险箱的钥匙一样。

    等他们将那宝贝全放进去了。那条龙就通过空间魔法,从别的地方,将空间打开,把所有的东西,全都一股脑地全数卷走~”

    雷斯特伸手打了一个响指,道:“你说的没错~”

    雷欧惊叹道:“这真是太卑鄙了,太无耻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

    我以前光以为这帮巨龙只会耍流氓抢东西,没想到它们干起拆白党也是如此的厉害~比我还要精通三分~

    太卑鄙了,真是太卑鄙了~”

    小白在旁边也是不住地大点其头,随声附和,帮着雷欧一起声讨那帮巨龙拆白党。

    洛林与薇拉两人在旁边也是不约而同地轻声一叹。

    虽然给她戒指的那位真神级人物是薇拉的老爸,对自己女儿很是关心,但是洛林可不会忘记,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位蓝龙女王就要帮薇拉清点资产时的样子。而且薇拉的真神老爸,看起来好像很怕老婆的样子,这种男人一般在老婆面前很没气节。

    龙族的贪婪可是最为著名的。‘不要让巨龙看到闪光的东西’。这可是流传千年的至理明言。

    万一那位蓝龙女王掌握了空间戒指的后门,看到了闪光的财宝,当下龙颜大悦,要替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女儿保管个三千年五千年的,等她长大了,再交给她。

    你敢去和她讲道理吗?薇拉的老爸一看就是那种连私房钱都没有的悲惨男人。

    反正,洛爵爷宁愿是再次去面对一个巫妖,也不愿意去和她讲道理。因为仗着战魂剑,他和巫妖还有一拼之力,但是和那位女王,别说是打架了,就是她假装一个冬眠,睡个三五百年的,轻轻松松地就将洛爵爷给拖延过去了,到时候说不定连借条都化成灰了,当然如果有拮据的话。

    薇拉心情也是极其复杂。

    虽然那些被胡乱塞进去的零食,偶尔还会无缘无故地被人细心地施上冰冻魔法,以便保鲜,但是这却让她更加有些不放心。

    尤其是有时候里面的零食还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一些,对属于自己的东西,薇拉可是记得很清的,少了一包瓜子薇拉都能发觉。

    要知道,当初临别之际,老妈可是说过,自己要是赚了钱之后,可是要先付这些年的抚养费的,而且还要付利息的,这个数目大概是五千万金币。

    万一她看到那些财宝,起了提前进行金融结算的打算,或者打算先把后三百年的利息收了,那可就是大糟特糟了。

    雷欧思付了一下,然后道:“那么咱们现在怎么办?”

    雷斯特一时也是沉默不语,论起这些本事,他和雷欧比都差了好远。

    洛林不禁一叹,这就是年青的坏处,做事冲动,不想好后路。偷东西可也是一个系统工程,分好几门的。,

    踩盘,探路,穿墙、打洞、望风,收货,分赃,传谣……每一项都是极其重要,缺一不可。

    要是自己来干的话,也得要想好各种的应对之策,计划周详,哪儿像他们这样,把小包一拎,就直接冲过去了,最后扛着大包袱,又直接回来了。

    不过话说回来,越是这种小贼,越是碰巧有机会捞到大货。

    真正的大贼,就如同洛林爵爷,一定是将安全放在第一位的。

    只是现在,对面着这抢来的一大堆东西,洛林也是不禁发愁,这可得要怎么办才好?

    万一他们真的杀进门来,来一个人赃俱获,那个时候,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虽然梵蒂诺人不敢把洛林他们怎么样,可是一个声名赫赫的帝国总督,一个英明睿智的帝国皇位继承人,一个名震大陆的禁咒魔导师,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女,去偷了梵蒂诺的博物馆,真偷了也没什么,毕竟大家都想把那里洗劫一遍,可是却被人抓住了,这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

    此时,在教廷的大议事会已经是乱成了一锅粥了。

    六十八人的大主教光明议事会成员今天刚刚到齐,因为到了竞争下届教宗的关键时期,谁都不敢缺席的。

    在大家还正在互相客气打招呼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响起了警报。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弄清楚警报的意义,正在奇怪的时候,随即就接到那个‘损失惨重’的报告。

    这些位红衣大主教们也全都是极其的干脆。

    在第一时间,就有十四人当场就脑溢血发作,昏了过去。

    十五人从椅子上掉了下去。

    另外,二十三人惊的目瞪口呆,像被雷霹过一样,愣在当场。

    余下的那十个人虽然心理承受能力稍强,但是却也是被雷的一脸焦黑。不住地捶胸顿足,以头抢地。就像是刚刚从税务局里出来的,被榨的一分不剩的地精一样。

    要知道,教廷千年以来的,所有的菁华精萃,几乎全都集中在那大博物馆当中。

    而和枫叶丹林,以及布拉格魔法图书馆相提并论,闻名于世的圣保多禄大图书馆里面虽然拥有浩若烟海的图书,但是现在这个世道,知识并不值钱。

    而且大图书馆当中,那绝大部分的《圣典神籍》可都是砖家叫兽们坐坑头上,搂着二奶小三们喝着小酒儿,胡编乱造出来。

    那些内容不是生涩的,就是胡乱吹牛13的,连他们自己都不看,要不是看着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吃饭的工具,说不定早就将它们仍在大街上,每年光为了保护这些写满了一个天使打五个恶魔之类的玩意,都要花掉一大笔钱。

    因此上,大博物馆失窃,几乎被人像是蝗虫啃庄稼一样给一扫而光。他们能不去跳河,就已经是心理承受能力强了,这可是从他们心头剜肉啊。

    教宗圣保多禄十三世也是被惊的差一点儿就背过气去。

    但是他好歹也是教宗,养气的功夫比一般人要强上太多。只是顺了半天的气,就缓了过来。

    他定了定神之后,厉声喝道:“有嫌疑人没有,赶紧给我抓人,挖地三尺,不,挖地三千尺也一定要给我把人找到~”

    说到后来,在气极之下,暴跳如雷,将紫檀木桌面拍的梆梆做响,迸出了数条的裂缝,看那样子,一点也不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那侍从当下颤声说道:“有……有一个怀疑的对象……”

    圣保多禄当下大怒,看着那侍从,怒声咆哮道:“那就给老子赶快抓人。你们是吃屎长大的,一帮废物,白痴,混帐,饭桶……”

    在狂怒之下,这位教宗也是失去了应有的风度,就像是得知东线再次失利,伟大的苏联红军已经进逼到了柏林外围的小希哥一样,不住地咆哮。将那侍从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和被小希哥咆哮时那个可怜的军官一样,那侍从脸上净是圣保多禄喷出的唾沫,但是他也一样,不敢擦上一下。

    只是低下头去,惊慌地道:“可……可是……可是,守卫们去抓人的时候,圣殿骑士却拒绝出动~”,

    “什……什么~”圣保多禄听了这个消息,眼珠子都气的绿了。

    他气的不住地大口喘着粗气,但是饶是如此,但是却仍然厉声喝道:“拒……拒绝出动~他们脑子被门给夹过了。干什么吃的~

    把他们的团长给我叫来,叫佩罗德,给我把佩罗德抓过来。

    不管他在干什么,都……都给我把他抓来。哪怕是那个混帐东西,正在撒尿。你们要是让他……让他提上了裤子,我就把你们这些王八蛋全踢到食人生番那里传教~”

    那侍从当下连滚带爬地转身,就要冲出去。

    此时就听一个声音传来。

    “不用,我已经来了~”

    众人转头一看,只见一名身着重甲的骑士已经来到了门外。他没有戴头盔,露出了一头铁灰色的头发,正是圣骑士佩罗德团长。

    圣保多禄看到他气喘吁吁,脑袋上还带着汗水,显然是急匆匆地跑来的,那火气当下消了一些,冷哼了一声,然后紧盯着那名骑士,道:“我亲爱的团长,我需要一个解释~”

    佩罗德苦笑了一下,道:“陛下,您知道他们要去查谁吗?”

    旁边一人冷笑了起来,道:“谁?谁这么厉害,吓的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团长大人都不敢去查?”

    佩罗德听出他语气当中的冷刺,不禁皱了皱眉头,然后看向了圣保多禄,

    道:“陛下,他们是要冲进贵宾馆去,搜查昨天刚到的洛林众人。”

    全场一片吸凉气的声音,正在愤怒的火焰上的主教们,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圣保多禄一时沉默了下来。

    旁边那名红衣大主教却是冷冷地刺道:“洛林?啊哈,我知道,就是那个儒曼帝国的一个小总督,昨天放礼炮的就是他吧?闹天轰地动的。差一点儿连圣城就没有进来。”

    佩罗德不动声色地望向了那名红衣大主教,心中暗叹:这些个死神棍们,就是会玩弄一些语言词藻。

    ‘差一点儿没进来,后来开炮示威’,和‘先开炮示威,纵然这样也是差一点儿没有进来’。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可是差不多隔着大海的宽度。

    但是尽管这样,他却并没有出声辩驳。反正傻叉是那个家伙,自己又不是他亲爸爸。干什么冒着得罪那个小人的危险,纠正他的话。

    那红衣大主教见佩罗德并不出声,还以为他是被自己的涛涛雄辩给折服了,当下不禁很是得意地扫视了一圈。

    只见,一众红衣大主教们全都清醒了过来。正静静地听着自己说话。

    他不禁是更加得意。然后道:“团长大人,我想我们都很有兴趣知道,他究竟有什么能耐,居然大博物馆被偷这么一个惊天大案,你们圣殿骑士团居然拒绝出动?”

    这话说的可就重了,只差没有指着佩罗德的鼻子,骂他吃里扒外,充当内奸了。

    佩罗德当下大怒。

    他上前一步,厉声喝道:“你问我为什么?好,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他一指窗外,大声道:“因为那个洛林曾经率领着我的手下们,出生入死,浴血厮杀。是我手下将士们最为敬仰的指挥官。

    他是儒曼帝国的战神英雄。位高权重。不可轻看。

    除此之外,还有魔法协会的禁咒大魔导士雷斯特。他的地位极高。绝对不可有任何的疏乎。

    更何况,还有一个小胖子。他是儒曼帝国的未来的继承人。

    这三人一个个都是举足轻重。

    而且他们还是护送着奥巴赫姆大主教,跨海而来的。

    他们住在贵宾馆里,相当于外交使节。

    你们只是凭着一个人的模棱两可的指证,没有丝毫的证据,就说这件事情是他们干的。而且还要冲进去抓人。这还有没有法律了?

    要知道,这可是外交事件。

    我们是圣殿骑士,不是一帮下溅的流氓强盗。可以动不动就随便抓人~”

    那红衣大主教听了,不禁一惊,偷眼看了看旁边的奥巴赫姆,见他脸上平静无波,这才略略安下了心来。

    他纵然不在乎洛林众人,但是却不能不在乎奥巴赫姆的态度。这位大爷手握主持选举大会的大权。万一要是惹的他不高兴了,再稍稍挟私报复一下,那可就要倒大霉了。,

    此时佩罗德冷笑了一声,道:“退一万步说,我们进去了,抓到人了,这还说话,如果没有人赃并获。到时候,这个责任谁

    来承担。你们告诉我,谁来承担?

    要不了后天,大地之上所有人都会知道,教廷到处胡乱栽赃抓人。我们还以什么取信于民?

    现在你们明白为什么了?”

    有人低声道:“可是守卫骑士们不是已经去了?”

    佩罗德冷笑道:“一帮白痴~那些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没证据,二没法令,他们敢阐自冲进去。往轻里说,这是私闯民宅,往重里说,这是武装冲击外交使馆。一帮脑子被猪给啃过的蠢货~

    打死他们都不多~”

    像是为了应验他的话一样,就见一名侍从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向着圣保多禄报告,道:“陛下,我们的守卫骑士全都被洛林他们赶出来了。斯托拉斯骑士的双手还被他们给打断了……”

    大厅当中一时哄然炸响,众人不禁议论纷纷。

    奥巴赫姆长叹了一声,站了起来,道:“还是我去一趟吧。好好地看看。如果是他们干的,我不护短,如果不是他们干的。大家也全都可以省心。不是吗?”

    说着,向着坐在主位上的圣保多微微地点了点头,算是一礼,然后一转身,就走了出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