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伟大的功勋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零五章伟大的功勋(求月票)

    璀璨的钻石,绚丽的宝石,在一瞬间就装满了个人衣服的口袋。

    随即又装满了随身带来,用来装赃物的大口袋。

    每人一个大口袋全数都鼓了起来。

    就像是装满了丰收的谷物一样。

    紧接着,将那些沉重的大口袋全数扔在小白的背上。

    再抄起一个,继续装~

    梵蒂诺的大博物馆,确实不愧它大陆第一的美誉,各种奇珍异宝就像是货架上的水果一样,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

    走进大博物馆的游客没有不被这灿烂的光华夺去心神的。

    但这却极大的方便了薇拉和雷欧,他们只要一探手,就可以将有数百年历史的珍宝抓在手里。

    好像就是一眨眼的工夫,那数只大口袋已经用完了。

    本来按照薇拉和雷欧的计划,装满这些口袋之后,就应该见好就收,打起包裹撤退了。

    但是大家仍然不过瘾。

    因为这次的搜刮,实在是太顺利了,比起辛辛苦苦的抄家,这才是生活。

    抄家还需要自己一件件的挑,一箱箱的翻,在这里只需要把手伸出去就行了,拿到的任何东西,保证都满足凯瑟琳和阿黛儿最挑剔的眼光。

    如果因为带的口袋不够就把它们留在这里落灰,薇拉和雷欧两个会心疼的后半辈子都不会睡好觉的。

    口袋用完了,就拖起了博物馆里放着的箱子。搜刮珍宝,将那箱子装满。

    一个两个三个……

    薇拉此时也是终于发现了长长的女仆裙的好处。

    她探手就将裙摆撕了下来,然后系成绳子,将箱子用力地捆在了小白的背上。

    她一边捆,一边几乎都要热泪盈眶地向洛林道歉,以前他让自己穿这个裙子,自己还总是抱怨,裙摆太长了,跑两步路都很麻烦,下面宽上面紧,活动都很不方便,相比起来薇拉更喜欢法师袍,要不是害怕走*,穿着那个打架都没问题。

    现在看来,穿裙子真是一个英明的决定啊~

    不然的话,这些箱子连捆都捆不上去。更别说带回家去了。

    到了后来,小白也是抢红了眼睛,不仅是背上的背包全数装满了。压的它几乎都要走不动路,但是它却毫不在乎。

    不但如此,还是觉的背上的箱子不够大,不够重。

    “太小了~”它看着在维多莉娅时代用来装珍宝的淑女箱子,当下就踢到一边。看看看路易王时代的行李长箱。一脚踩破——“还是太小了~”

    最后看到了放在博物馆当中的,波斯大君大流士三世的马车,“哈,就是这个还差不多~”

    当下兴高采烈地奔了过去。

    它长长鼻子拖着那沉重的马车,一个劲儿地向后坐着身体,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甩着大脑袋,引得两边蒲扇大小的大耳朵不住来回扇动。嘴巴里不住地嗷嗷大叫,发出如同杀猪一样的声音,。

    它打算将那马车做为运载工具,装满一马车的珍宝,再运回住处去。

    旁边雷欧看了,当下急忙跑了过去,道:“小白,不行的,小白。这样的目标太大了,会坏事的,快放回去,放回去……”

    小白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那个没有滚珠轴承,拉起来异常沉重的马车,当下很是不舍地一甩鼻子,扔在了一边。

    然后跟着雷欧,跑到另一边去。不过由于失望之下,在路过那马车之时,还是抬起腿来,狠踹一脚。

    什么破车,简直就是一个废物~能看不能用。

    那马车经历了几达千年的时间,还能拖着走,就已经不错了。哪儿能经的起它那八十码的大脚丫子猛踹?

    当即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声响,然后‘轰隆’一声,散成一地的碎片。

    雷欧回头看了一眼,但是却也没有在意。

    管他呢?反正那破玩意儿又不是自己家的~一对木头片和朽烂的青铜而已。

    他正走着,就感到脚下有什么东西硌脚,当下低头一看,发现了一块不知从哪儿滚出来的钻石。

    他拿起来看了看,很是犹豫了一下,最后不屑的哼了一声,甩手又扔在一边。

    虽然那块钻石最少也值个数百金币,拿出去也够一个三口之家数年之用。但是此时,这个东西对小公爷来说,实在是太小了,还不够那占地方的工夫呢~,

    薇拉的女仆装已经变成了超短裙了,露出原本藏在长裙之下,那双修长白腻、晶莹如雪的**。但是她却仍然是丝毫未觉,犹豫着要不要再撕下一条来,好再多捆上一只箱子。

    就在此时,隐隐听到有一阵鸡鸣的声音传来。

    “嗷嗷嗷嗷……”

    那嘹亮的声音冲破了黑沉沉的夜空,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薇拉、雷欧,小白,三个听到那声音,立时对望了一眼。

    做为一个优秀的盗贼,他们可知道这鸡叫代表着什么。

    马上可就要天亮了~

    梵蒂诺的早课很快就要开始了,要不了一会,路上就会出现行走的牧师。

    两人一象不约而同地加快了速度。

    此时,就听鸡鸣声再次响起。

    薇拉看着那博物馆当中,还余下的一些没有动的部分,当下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雷欧也是有些意犹未尽,很是不舍。心中暗道:早知道这样的话,就应该把美琳娜也拉过来。

    此时小白仍然是低着大脑袋,长鼻子卷着一个皇冠,用力地摔打,想要将上面的宝石给摔下来。

    “梆,梆梆梆。”

    那个曾经在某位至尊头上戴过,被万民景仰的权力像征,被摔的七扭八裂,像是一个烂桃儿一样。

    雷欧看了,当下一叹,道:“小白别玩了,咱们走了。”

    小白哼了一声,然后举着大鼻子,又狠狠地摔了一下,结果发现那个皇冠终于松动了一些,当下欢呼地大叫了一声,就将上面的宝石给抠了下来。这才抬起头来,跟在薇科雷欧两人的身后,向着后门走去。

    不过在走路的中间,看到什么东西,还是要再顺一鼻子,看能搂过来不能,或者看到某些不顺眼的,就给一脚踢倒。

    他们来到了后门处,当下打开了房门,让小白先出去。

    小白背着一大堆的口袋箱子,身体太过庞大,吭哧吭哧地从那房门处堪堪挤了出去。

    雷欧和薇拉两个一起从里面将房门又紧闭了起来。这样做是为了迷惑敌人,省的被立刻就发现了。如果对方想要侦察破案,可是要很费些工夫才行。

    随后,两人又来到了那扇窗前,雷欧被薇拉托着,从窗户上翻了过去。

    小白早就已经在外面接应,伸着长鼻子,将他又给接住了,省的这位老大摔了屁股,过后又是找借口,扣自己的工资奖金什么的。

    雷欧站定之后,四下看了看,发现四周仍然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人。当下低声叫道:“薇拉,快出来吧,你还等什么啊?”

    薇拉在里面低低地嗯了一声,然后也是翻身就要从那窗户里出来。

    一只修长白腻的纤手从窗户里探了出来。紧接着,薇拉也是艰难地探了上半身出来。

    只是那窗户不大。薇拉刚刚探出半个身体,让过了丰挺的胸部,和纤细的腰肢之后,却又不动了。

    雷欧看了,不禁大急,道:“你在那里干什么啊?上面很凉快吗?咱们得要赶快闪了。”

    薇拉用力地扭了扭身体,最后沮丧地道:“我……我卡住了~”

    雷欧不禁叹息了一声。然后又奔了过去,在小白地帮助之下,爬到了窗台上,看着薇拉被窗户紧紧卡住的部分,不由抱怨道:“你长那么大个屁股干什么啊?看我……“

    薇拉当下又羞又怒,道:“你快点儿帮忙啊,说那么多的废话干什么?又不是我要长的。”

    两人和小象又是七手八脚地忙了半天。这才让薇拉从那窗户上脱了出来。

    由于长裙被撕成了超短裙,在黎明前的习习凉风中,薇拉感到有些不太习惯,跺了跺脚上的黑漆皮鞋,道:“好了,我们回去吧。”

    说完,两人一象,背着那沉重的珠宝,向着来路走去。

    在明月和路灯的照射之下,那满的都要溢出来的珠宝折射出了瑰丽璀璨,如同梦幻一般的光芒。

    随着她们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博物馆当中一片的漆黑,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博物馆的窗上开始显出了淡淡的一层鱼白。

    随后,那抹鱼白越来越亮,变成了明亮的光线,照射了进来。,

    在那光芒的照射之下,博物馆当中也渐渐明亮了起来。

    晨钟之声响彻梵蒂诺,新的一天在晨光和钟声中正式开始。

    而外面也响起了人们的脚步声,交谈声。

    整个世界像是从睡梦中苏醒一样,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华和喧闹。

    随即门外响起了一阵中气十足的响亮笑声。

    “哈哈哈哈……夏尔那傻小子昨天还说博物馆里面闹了鬼。吓的……吓的都要尿了裤子了,哈哈哈……”

    “你是没有看到他当时的模样……哈哈哈……脸都绿了。“

    随着那嘲笑的对话声,正门发出了一阵钥匙搅动之时,所特有的叮叮当当的声响。

    紧接着,吱扭一声。

    那沉重的房门缓缓打了开来。

    数名年青的牧师推门走了进来。

    为首的那人也没有看里面的情况,仍然向着旁边那个已经面红耳赤的人嘲笑着继续说道:“可怜的夏尔,你昨天夜里不知道尿床了没啊?哈哈哈……“

    他正笑的开心,猛然间就见其余的众人一个个面容扭曲痉挛,如同中风了一般,不禁一愣,然后笑着道:“你们这些家伙跟我还玩这一套,不会是也见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过了头来,看到那博物馆当即也是一口气没有喘上来。像一个坏掉的留声机一般,不住地发出刺耳嘶哑的声音。

    只见博物馆当中一片狼藉。

    最为著名的,快乐王子硕大的钻石眼睛已经全都不见,只留下了一双空洞的眼眶,注视着众人,仿佛向世人提出了充满血泪的无声控诉。

    有着光荣历史的长剑与法杖乱七八糟地胡乱扔在地上,上面的宝石也全都不见了踪迹,看上去就像是一堆烧火用的棍子。

    曾经戴着权倾天下的至尊们高贵的头颅之上,高高在上的皇冠也坠入了凡尘。像是麻花一样,扭成了一团。

    …………

    那些价值连城的文物像是被犀牛,呃,不,是被一群大象,一群疯狂的大象给踩过了一百遍啊一百遍的样子。

    格外的凄惨。

    这里根本已经不是博物馆,而是一个垃圾,一个巨大的垃圾场了~

    圣城千年以来的荣耀与骄傲~

    那数以亿计的钻石珍宝……

    那珍贵的文物……

    在这一刻全都损失殆尽~

    众人看到这里,心都已经像被打碎的玻璃一样,变成了一地的碎片。

    有人甚至双膝无力地跪倒在地上,然后颤抖着向着天空,伸出了双手,一脸的绝望和无助。

    天啊,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伟大的父神啊~

    难道您也睡着了吗?

    居然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这是谁干的啊?

    夏尔却是一下子恢复了镇定,他看着那一片狼藉的博物馆,喃喃地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昨天夜里不对劲……”

    俗话说,不打勤,不打懒,就打不长眼~

    自古以来,人们最恨的就是那种胡乱讲真话的家伙。像是袁绍袁饭桶手下的田丰,意呆利的布鲁诺等等。

    尤其是那种在事后,冷言冷语的说:哈,我就知道,结果肯定是这样子的。

    这种家伙尤其是能拉仇恨的~

    这个时候了,你个混蛋跳出来显摆,幸灾乐祸的,你这不是脑子进水,自己找死吗?

    旁边的领队见他像个报丧的乌鸦一样,不住地唠叼,当下悲怒交加。抬腿一脚就踹了过去。怒声骂道:“混蛋~既然知道,你还不赶快报警~”

    夏尔此时也是醒悟了过来,他还想要分辩几句,但是看到队长那一脸的怒色,当下,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踉踉跄跄地过去,要拉响警报。

    但是随即他却震惊地发现,那警报系统已经被完全破坏了,根本不起任何的作用。

    不过想想这也并不奇怪,如果管用的话,昨天夜里就已经报警了。

    旁边那队长看他如此行动,不禁勃然大怒,厉声咆哮道:“夏尔,你个傻蛋,还在这里干什么?”

    夏尔有些绝望地叫道:“这里……这里的警报不管用啊~”

    那队长当下急的双手不住地撕扯着自己平时极为珍稀的,快要脱光的头发,一边叫道:“那就去别的地方,敲他们的警报。你个猪脑子啊~”,

    夏尔这才反应了过来。当下撒开双腿,飞快地跑了出去。

    在圣保多禄大教堂当中,一大帮远道而来信徒们,一大早就已经来到了教堂里面,在主教的带领之下,认真地做着早晨礼拜。

    充满了圣洁与光荣的圣歌嘹亮而悠扬,充满了赞美和喜悦。那美妙的歌声在大教堂中不住地回荡。涤洗着众人的灵魂。

    主教一边漫不经心地布道,一边看着那一群信徒,就像看着一群待宰的肥羊一样。

    他正自酝酿感情,以便用充满了真质感情的演说,骗他们掏出最后一个铜板。

    就在此时,一个身穿黑袍的年青牧师连滚带爬地冲了进来。

    主教大人见他破坏了自己精心准备好的气氛,不禁极其的恼怒。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愤怒地看着那人,但是随即却发现自己认识,是旁边大博物馆的。

    他不禁心中暗骂:这帮孙子。居然来抢我的生意~真是太不地道了。回头一定要找枢密主教大人,好好地告上一状不可~

    就在此时,却见那人连滚带爬地冲了过来。

    主教不禁更为不悦起来。心中暗道MBD~这帮看门儿的疯了吗?敢砸我的饭碗,我就弄死他~

    就在他打算出言喝斥的时候。夏尔已经到了近前,嘶声叫道:“快,快打警报,博……博物馆被偷了~”

    主教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听到自己用一种很奇怪的声音喃喃地道:“你说什么?”

    夏尔高声叫了起来,道:“快拉警报,博物馆被偷了~”

    那声音一下子打断了正在吟唱着的优美圣歌,回荡在大教堂高高的拱顶之间,一波一波地传了出去……

    “呜~呜呜呜呜~~~~”

    又过了一分钟之后,尖利刺耳的警报声,响彻了圣城上空。

    仅仅这一项,也足以令那三个小毛贼感到至高的荣耀了~

    因上……

    这还是圣城自建城以来,第一次拉响警报~

    大批的骑士牧师听到了警报声,一时之间非旦没有立刻出动,反而是愣了起来。

    这里可是圣城。

    父神的居所,难道有谁狗胆包天,敢在这里闹事儿?

    众人一时都是不能相信。相反的,大家更加认为这是某一个人搞的误报,或者是一次演习。

    但是随即,就听那警报声更加嘹亮了起来。

    众人此时这才醒悟了过来。

    虽然大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纷纷一扔饭碗,全都抄起了家伙,然后向着大街冲了过去。

    此时,他们也是体现出了圣殿骑士特有的高素质,只是区区数分钟不到,就已经将整个圣城封锁的如同铁桶一般。

    洛林此时却在那两名小修女的帮助之下,早早地就从圣女修道院里出来。而且走的时候,爵爷还异常的光明正大。很是向那些修女们示威了一下。

    他堪堪地与那一大帮的骑士牧师们擦肩而过之时,心中还感到奇怪:这些家伙这是干什么去?

    由于那些骑士牧师们是在外把守,管出不管进。集中精力,搜查那些出城的人们。因此上,洛林也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挠,极为轻松地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回到了房中,却发现包括了雷欧小白在内全都规规矩矩地坐在餐桌边上,吃着早餐。

    而且雷欧居然在没有人看着的情况之下,连蔬菜也一个不剩,老老实实地全都塞进了嘴里。这简直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洛林不禁瞪大了眼睛,道:“雷欧,你怎么这么乖?又闯祸了?”

    雷欧立时一震,然后小胖脸笑的能挤出一朵花来,一脸无辜地道:“老大,你不能拿老眼光看人吧?人也是会变的,我好歹也会长大的不是?

    要知道我可是从小就接受的精英教育。天生的政治家……”

    洛林爵爷出来混了这么多年,能是白给的吗?

    这些花招,他当年可也干过。听着雷欧唠叼,当下点了点头,道:“看来,你确实是闯祸了~”

    雷欧一滞,知道自己说不过洛林。于是气哼哼地低下头去,继续吃饭。

    洛林见他赌气,当下也不多问,而是转头看向了薇拉,道;“薇尔,你昨天夜里去哪儿了?”,

    薇拉眨了眨湛蓝如海的大眼睛,一脸的纯真,道:“我去找希尔梅莉娅了,而且看天太晚了,就在她那里睡下了。”

    洛林当下叹了一口气,这丫头现在也是没有一句实话,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他有心想要当场揭穿,但是想了一下,然后又放弃了。薇拉已经不小了。如果她不想说的话,就是逼也没用。回头偷偷跟踪一下,不就行了?

    想到这里,他当下道:“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回来,知道吗?”

    薇拉没想到会如此轻松地过关,不由一下子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但是随即连连地点头自己可爱的脑袋,一脸的乖巧。

    洛林看了,不禁一叹:这个丫头,倒也真会装相。

    他伸出手去,在薇拉的大声抗议声中,恶意地搔乱了她那一头如缎子一般顺滑的长发。

    雷斯特在旁边看了,心疼自己的弟子,当下道:“好了,别闹了,赶快吃饭。对了,光是说他们了,你呢?昨天夜里你去干什么了?”

    洛林一滞,想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道:“如果我说,我去圣女修道院里看希尔梅莉娅,而且还顺带着被人给调戏了一把。后来还让人给捉了奸,最后还捉了别人的奸,你信不信?”

    雷斯特冷哼了一声,道:“你不说就算了~”

    洛林当下一叹,道:“谎言有人信,这真话反而是没人信……“

    就在此时,就听门外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

    一大群的骑士牧师手执刀剑,杀气腾腾地冲了进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