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博物馆奇妙夜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六百零四章博物馆奇妙夜(求月票~~!!!)

    “真相只有一个~”

    ——史上最为变态的正太小侦探柯南,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名言。

    院长会在匆忙之中穿错鞋子,也就是说,一个穿着男式鞋子的人就和她睡在一张床上。

    那余下的唯一一个问题就是,她穿的是谁的鞋子,这么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了。

    这是修道院,又不是玩COSPLAY的东京动漫展,谁会没事儿穿男式的鞋子,玩角色扮演游戏。

    这个最为高深问题的答案自然也就是不言而喻的,除了一个男人之外,也就不可能有第二个答案了。

    洛爵爷看了,当下‘哈’的大叫了一声。点指着依梅尔达的鼻子,激动的手指头都有些哆嗦了。

    爵爷一向是没理都要占三分的个性,现在却被这位依梅尔达院长给指了鼻子,骂了大半天。但是在旁边希尔梅莉娅温柔而无声的劝说之下,只能够忍气吞声。强自压下了火气,任由那个八婆将自己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原本他都要将这个当成了人生之耻了。

    但是现在希尔梅莉娅一句话,就点醒了过来。

    洛爵爷可算是逮着理了~

    他激动的一时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点指着依梅尔达,颤声道:“NND,原本……原本,我还以为只是希尔梅莉娅这样长的漂亮一点儿,知性一点儿,外表圣洁,内心闷骚一点儿才会背叛**……呃,呸呸呸,才会背叛教廷。没想到你这样的居然也背叛了教廷……”

    希尔梅莉娅当下伸手在他的腰间‘轻轻’地捏了一下,低声娇嗔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洛林在激动之下,一时也是没有在意,继续指着依梅尔达,叫道:“你居然……居然偷偷将人偷到修道院里面来了。

    不是说,这个地方毕竟是修女修道院。不是任意胡来的地方吗?

    不是说,随随便便地就把男人招进来,不成体统吗?

    不是说,万一传出去了,这让修女修道院的名声没地方放吗?

    不是说,在你们这里,可是从来都不能够和外人交通,更别说是做出yin乱无耻的奇怪事情来了吗?

    啊哈~

    我看你还怎么说?~”

    依梅尔达不禁轻轻地咬了咬后槽牙,要知道,这些话可是刚刚她数落洛林两人的,现在却被洛爵爷那个烂人给全数奉还了回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生生地被噎住了一样,极其的难受。几乎都是要让人蹩出内伤来。

    她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极是难看。

    洛爵爷此时看着她精采的脸色,当下就觉的自己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他侧眼看了希尔梅莉娅一眼,心中暗赞:眼睛里面不揉沙子,噎死人不偿命的。真是厉害,不愧是我媳妇儿~

    哇哈哈哈哈……

    他还要再说,此时希尔梅莉娅却是坚决地制止了他。

    她上前一步,轻声地向众人说道:“诸位,我和爵爷还有正事要谈。而且现在天也已经晚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请各位早一点儿回去休息吧。”

    这话说的极是漂亮。就像根本没有刚刚那一场气势汹汹的‘捉奸行动’,而只是众人在一起开了一个晚会PARTY,结果客人们太过无理,惹的女主人不高兴,下了逐客令一般。

    依梅尔达也是知道自己出了丑,被人给捉了现行。

    要知道她的这个情况,还不如洛林他们呢~

    好歹,自己这些人闯进去的时候,他们身上还都是‘很遗憾’地穿着衣服。而自己这穿着别人的鞋子,很明显都是已经是经过‘不穿衣服’的那个‘充满了漏*点与火热的’过程了。

    她当下也是在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的笑容,道:“好了,大家也都回去吧。今天的事情,关系到我们修道院的名声,因此上,一定要注意保密。至于其他的……各位一定要以保密为重。知道了吗……”

    她话也不说完,然后一转身,当先一步,就走出了房门。

    旁边一众老成恃重的修女们一时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但是她们却也听出了那修道院院长的话外之音,只要能保守住秘密,就是干出些什么奇怪的事情,院长也是不会追究的。,

    大家尽可以心照不宣地各自寻欢作乐去,然后将那些很黄很暴力,很少儿禁止的事情,大做特做的一百遍啊一百遍……

    就在众人犹豫的时候,希尔梅莉娅微微地一抬手,指着房门,以一种绝对不容商量的语气,道:“各位,请~”

    一众修女们当下又是对视了一眼,然后纷纷灰溜溜地转身离开。

    位于后面的那些小修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仍然是一头的雾水。

    她们看到这边众人纷纷转身离开,不禁急的直跳脚,纷纷议论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大家还捉不捉了……”

    “哇,偶像啊……”——这个是还在发花痴的,不用理她。

    “……”

    此时那宿管嬷嬷见这一众小丫头们叽叽喳喳的闹的不成样子,当即怒吼了一声:“都给我回去睡觉去,谁最后一个,让我抓到了。明天早上五点起床,给我打扫厕所卫生~”

    一众小修女们顿时像是被恶狼吓到的小母鸡一样,一时容颜大变,纷纷拎起了裙角,飞快地四散,跑了开去。

    那几名修女守卫见此,也是纷纷走出了房间。

    只是在出门之时,洛爵爷却是在她们每一个人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记,然后又是一扭。

    如果是别的倒也算了,这个被调戏的大仇,可是事关男人的荣誉,影响极大。

    洛爵爷可是一定要报复的不可~

    而且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还是要从早到晚,大报特报。

    那几名修女又是害羞,又是惭愧,猛然被袭,但是却也不敢叫出声来,只是低着头,夹着尾巴,满脸通红地逃了出去。

    希尔梅莉娅见洛林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对自己以外的女性大耍流氓,好像是将自己当成了瞎子一般,当下却也不生气,反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她看着那房门被那几个修女们在外面给关上了,这才微微地一挑黛眉,轻声地道:“这是怎么回事?“

    洛林略有些回味地搓了搓手指,这感觉确实是不错啊~

    但是随即却又觉察到了希尔梅莉娅此时已经是打翻了醋坛子,当下急忙将那事情略略地讲述了一遍。

    希尔梅莉娅听洛爵爷在进来之时,居然被一帮修女们给狠狠地调戏了一把,当下非但不气,反而是笑的前仰后合。

    她一边捂着小肚子大笑,一边道:“堂堂的洛爵爷,居然……居然还被人给调戏骚扰了。这……说出去谁信啊,哈哈哈……”

    洛爵爷看着她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不禁是恨的牙根发痒,当即怒声喝道:“再笑,我警告你,再笑的话,看我骚扰你了啊……降龙十八掌第七式,抓胸龙爪手……”

    希尔梅莉娅当即低低地惊呼了一声,然后连连求饶……

    ××××××

    随着大门轰然关上,博物馆当中,立时又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薇拉听着那些侍卫们的脚步声渐渐地消失在远处,当下从房梁上轻轻地飘了下来。

    她也并没有落地,而是直接飞到了前门处,透过门缝,看到外面,确实已经是一个人也没有,这才又飞了回去。

    她以龙族特有的夜视力,在那一大堆的展品当中,很轻松地就找到了雷欧和小白,见他们两个极为敬业,仍然保持着标准的姿势,当下一翻白眼,道:“好了,别装了,他们已经走了。”

    雷欧立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几乎瘫软在地板上。

    他呲牙咧嘴地揉着小胳膊小腿,道:“NND,站的太久了,我都有些发麻了。”

    小白充分地扮演了一个狗腿子的角色,在旁边也是附和地叫了一声,不住地活动自己的长鼻子。

    薇拉不禁狂翻白眼,双手叉腰,教训道:“你个小流氓,没有本事就不要来这里胡混。笨手笨脚的,刚刚还差一点儿就暴露了……”

    小白立时眼神黯淡了一下,垂头丧气了起来。

    薇拉看了,不由心中一痛,急忙改口道:“小白,我不是说你~都是雷欧的不好,拉你来这个地方……”

    此时雷欧撇了撇嘴,一脸不服地站了起来,道:“行了,行了,薇儿,你有没有发现你很像一只碎嘴的小母鸡啊?”,

    薇拉虽然一身的白罩黑裙,制式的女仆装,长长的裙子里面加了鲸须做为骨架,撑开之后,蓬松宽大,几乎拖到地面。一行动起来,看上却确实很有一些像是小母鸡。

    但是你这么直~~~接~~~地说出来,就是你的不对了。

    薇拉当即瞪大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气的火冒三丈。

    她一跺脚上的黑漆小皮鞋,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雷欧的鼻子,摆出了经典的茶壶状,嗔怒地道:“你个小死胖子,你说什么?是不是皮痒了?”

    雷欧也是勃然大怒,双手叉腰,瞪着薇拉,气势上丝毫不弱,高声叫道:“谁是小死胖子,你给我说清楚,我可是一点儿也不胖~”

    薇拉伸手就去捏雷欧粉嫩的小脸,一边捏着,一边道:“你还说不胖,光是这脸上的肥肉,就已经够做三斤的猪头肉了。”

    雷欧被捏的哇哇大叫,痛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他也是火暴的脾气,当下向后一撤,大叫了一声,“降龙十八掌第一式,抓胸龙爪手~”

    说着,沉腰坐马,伸着那双小胖爪子,就向薇拉胸前抓了过去。

    那姿势极其的标准,一看就知是下过苦功,跟着洛林爵爷,一板一眼勤学苦练出来的。

    小白看到他们两个吵了起来,急忙上前,伸着长鼻子将两人隔了开来。

    但是雷欧很是不肯罢休,又是隔着小白,很是示威性地向薇拉挥了挥拳头。

    薇拉也是冷哼了一声,双手叉腰,挑衅地看着他。

    小白见两人仍然火气极大,当下又是低低地叫了一声,然后伸着长鼻子,指向了博物馆当中的陈列品。

    薇拉与雷欧两个当下一怔,然后一齐转头看去。

    此时月亮在天空中缓缓地滑行,从薄薄的云朵后面探出了头来。

    那皎洁的光芒透过窗户,照进了博物馆当中。

    那无数的珍宝在月光的照射之下,静静地散发出了光彩。

    那光芒璀璨夺目,极是漂亮。

    如同夜空当中的星星一般。

    两人看到这里,不约而同地轻轻一叹:“这真是太美了~”

    雷欧看了薇拉一下,又接着道:“现在……”

    薇拉也是两眼的小星星,道:“……这一切……”

    两人对望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高声叫道:“全都是咱们的了~”

    说着,两个人已经旋风一般地冲了出去。

    小白看到他们两个不再打架,当下很是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伸着长鼻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这经济不景气,给人当小弟,也是不好干啊~(注,莫名其妙的洛林:这给人当小弟,关经济什么事?)

    这老大跟人打架,自己得第一个拎着板砖冲上去,撤退的时候,还要最后一个走。

    老大耍流氓调戏小姑娘的时候,还要在一边帮腔:我老大是米国克莱登大学毕的业,拿过国际认证的四六级流氓证书的。实实在在的是一堆‘上好牛粪’,不信的话,你就插上去试试~

    收保护费的时候,还要操着西瓜刀,画上一大堆的‘带鱼’纹身,在一边摆凶狠的姿势。(要知道,我可是喜欢蜡笔小新和喜羊羊的~)

    回头,月底了,好容易给两个工资。

    他还非说经济危机,国际原油价格居高不下,结果导致CPI大幅上涨,国内消费市场疲软……总之,噼拉噼啦噼啪噼啪的,一大堆的把人绕的头昏眼花的砖家叫兽的专业术语。

    ……然后,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儿又降了,而且个人消费税的税率也提高了。要再多扣几十块钱。

    拜托~

    你又不是倭瓜人,搞什么消费税啊~

    那个小死胖子,真是黑心到了极点~

    而且和自己人打起来了,自己还得要居中做和事佬,和稀泥。

    就为领那么丁一点儿的工资,值的吗?

    ……

    小白很是自怨自艾地低头想着事情,发现自己的处境,不过也就是一个农民工,最多了,也就是一个办公写字楼里的打杂小弟的命。当下很是垂头丧气了一阵,连耳朵都耷拉下来了。

    此时,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愤怒地叫道:“小白,你个小死胖子,你在那里愣什么啊~这个月的工资是不是不打算要了?”,

    小白当下仰天一叹:果然是这样,又来了。动不动就拿工资来压人。我那可是劳动所得啊~

    打工赚来的辛苦钱~

    就这还扣,这个小死胖子究竟有没有良心啊~

    但是它却还是急忙跑了上去。毕竟,他是老大。工资什么的还得从他的手里领才行。

    薇拉来到了大厅的正门口处,然后如愿地在上面找到了一个紫色水晶。这个就是为整个警报咒法系统提供能源的装置。

    “老师当时是怎么说的啊……”她歪着脑袋,伸着食指,轻轻地按在自己白腻粉嫩的香腮上,略略地想了一下,然后抽出自己的魔杖,对准那块水晶,低语了几句。

    当即一股无形的力量从杖头飞出。

    雷欧在旁边瞪大了那双黑亮的大眼睛,又是惊奇,又是有些担心地看着。但是他仰着脖子,看了半天,看的后脖子都酸了,却发现那水晶并没有什么变化。

    他不由疑惑地转头看向了薇拉,道:“你的法术行不行啊?我怎么看,好像没有什么动静的样子?”

    随着他说话的声音震动,就听‘咔’的一声轻响传来。

    就见那个水晶已经裂了开来,里面布满了肉眼可见的蛛网丝纹。

    “成啊~”两人不禁同声欢呼了一下。

    薇拉、雷欧、小白三个当下伸出手和长鼻子,碰在一起,重重地一击,以示庆祝,然后就挽起了袖子,开工干活了~

    当年萧何给刘三邦子修宫殿的时候,大搞形象工程,将宫殿修的极是漂亮。

    这让刘三儿很是龙颜不悦,提出了极其严肃的批评:老何啊,你怎么这么讨厌了,把这个修的这么好,别人可是要戳我后背的。

    萧何却是说了一句话,替形象工程正名,当下就让刘三儿龙颜大悦,安然笑纳了。

    而且从此之后,大家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大搞形象工程了。也不怕那些老百姓们吵三吵四的了。

    “天子以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仪~”

    这意思就是说,当老大的,就得要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形象工程。

    不能是光说,哥们儿我出来混的时候,左手西瓜刀,右手啤酒瓶,打遍天下无敌手。威震南山敬老院,雄霸北海幼儿园。

    这光是吹牛13不行,也得拿出一点儿真材实料来。

    让别人一看,就知道:哇~这个货确实是很有钱很牛叉~

    像是大米国那一个举着火把的大胖妞了,法国那一个代表男性强大生殖力的铁塔了。埃及那几个放干尸木乃伊的金字塔了。

    没有这些著名的形象工程垫底坐镇,你都不好意思出来跟人打招呼,说,哥们儿我也是一强国~

    呃……,或者说,哥们儿我曾经也是一强国~

    梵帝诺教廷也不例外。

    它为了彰显教廷千年以来的强大和成就,从世界各地收集了无数的珍宝。全数陈列在这个大博物馆当中,供人参观瞻仰。

    出于对于教廷强大的自信和骄傲,他们相信,在这个圣城之内,光明之神的人间居所,世界上没有丝毫邪恶的圣洁之地,绝对,绝对,绝对,没有人敢打这些珍宝的主意。

    哪怕是再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也要想到一旦拿了这些珍宝,必然面对震怒的教廷,那将是何等可怕结果——恐怕天下再大三十倍,也必然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他放下一只手。

    再加上承平己久,因此上,虽然有警报之类的设施,但是他们的看守并不严密。

    而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这些珍宝算是遭了贼了~

    薇拉,半个龙族的血统,那可是相当的财迷。见到发光的东西都走不动道。她才不会在乎什么人间的律法。

    再加上洛林的精心调戏……呃精心调教。她到了宝山,如果不狠狠地捞上一票,相信这一辈子都会睡不着觉~

    而雷欧也不消说,这小流氓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是一个狗胆包天的角色。再加上有一个好爸爸。天塌下来,他小人家也是当被子盖。

    小白,更不用说了。

    做为一只禽兽当中的禽兽,而且还是一个压力很大的禽兽,它会在乎什么教廷吗?

    因此上,大博物馆里面经历了一场惨重的洗劫。,

    如果更准确地说的话,那应该是……

    一场诺大的浩劫~

    快乐王子雕像上那两颗巨大的眼睛,抠下来~

    五百年前圣言牧师巴林曾经用过的法杖,上面嵌着的钻石珠宝,全都抠下来~

    然后将光秃秃的木杖扔在一边~

    伟大的亚瑟王曾经用过的,那只要拔下,就会成为英格兰宿命之王的石中宝剑。由于上面宝石镶的太牢,拿不下来。

    他们极为果断地操起旁边半兽王的巨锤,狠狠地一砸,然后就轻而易举地取下剑柄上的宝石,装进了口袋。

    最后将那柄长剑随手扔开。那漫不经心的态度,就像扔一张街头派发的小广告一样。

    ……

    狮心王理查的头冠,取下上面最大的那块钻石,然后再扔开。由于珍宝太多,忙不过来。他们已经对于五厘米以下的宝石视而不见了~

    富于海内的著名大商人卡托曾经用过的九钻游龙金杯……

    雷欧发现这个玩意儿由于太大了,不好拿。但是却又舍不得放度。

    他只是略略想了一下,当下一招手,果断地叫过小白。然后让小白毫不犹豫地一脚踩扁了。

    雷欧当下很高兴地发现,物理学就是好用。只是一下子,那个东西现在的体积一下子缩小了许多。可以轻而易举地放进那个大口袋里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