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捉奸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圣女修道院,一向以虔诚圣洁而着称于世。

    在这里生活和工作着的,是梵蒂诺城大部分女性神职人员,尤其是刚刚进去梵蒂诺的年轻的修女。

    年轻女孩子们的青春活力,是梵蒂诺的高墙和无聊的诵经课关不住的,这里也时有让嬷嬷们措手不及的各种事情发生,不过这种女孩子们斗斗嘴,打打架,互相打打小报告之类的事情无伤大雅,外人也不得而知。

    管理这里的历任院长,又制定了诸多各种各样的规定,总的来说,圣女修道院是一个崇高、圣洁、宁静的地方。

    而且千年以来,圣城一直也是和平宁静。不像枫叶丹林那样,隔三差五的出点群殴爆炸之类的事件,更不像法师协会的总部那样,每天都有打架和爆炸。

    但是今天,当那艘悬挂着飞鹰战旗的巨大战舰停在码头之时,这里的宁静已经命中注定,必然被打破了。

    只是众人开始之时,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当月亮升上天空之时,圣女修道院院长依梅尔达却仍然睡的正香。

    月光透过窗户洒下,照在她正熟睡的脸上。

    她大约四十岁的年纪,脸形瘦长,眉毛尖细,一双眼睛又细又窄,嘴唇也是极薄,而且还涂了一层鲜艳的口红。

    虽然那模样看上去似乎有些刻薄,但是这却只是表像。凡是认识她的人,全都将她看到一位圣洁善良的好女人。

    就在她睡的正香的时候,猛然间就听外面的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敲门声。

    “梆梆梆,梆梆梆梆……”

    那声音极是响亮,就连门板也是有些不堪重负,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之声。

    依梅尔达当即全身一震,惊醒了过来。

    她略有些惊慌地看着那扇要被人给打破的房门,随即强自镇定出声道:“怎么回事?”

    外面有人高声叫了起来。

    “院长,院长,您快点出来看看吧~”

    “有人看到雪莉密尔那两个小浪蹄子领着一个可疑的人上了顶层。”

    “而且是去见希尔梅莉娅了。”

    “那个人看体形,相当不错……哇,不是,不是……看体形,很像一个男人……”

    外面最少有四五个人,她们全都是一人一句争着抢着的说话。一时极为混乱。

    但是随即依梅尔达却也是明白了过来。

    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立时意识到,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将会产生何等严重的后果:有一个男人居然进到了防卫森严的圣女修道院~

    而且,修道院里面居然还有人充当内奸,接应掩护。

    最后,那人还是去见希尔梅莉娅红衣大主教~

    这还是在晚上,众人都睡觉的时候。

    这不管是哪一条,都是极其严重的指控。如果一旦查实,所引起的后果和连动效应,将是不堪设想。

    梵蒂诺圣女们贞洁的名声就要扫地了。

    就在她犹豫的这一会的工夫,外面的那些修女们又是焦急起来,不住地大声叫喊。

    “院长,院长。”

    “您快出来啊~”

    “现在就等着您来拿个主意~”

    “咱们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抓贼抓脏,捉奸捉双,可别让那个男人跑了。”

    “就是一定要抓到男的。”

    “……”

    她们一边胡乱地喊叫着,一边焦急地不住拍门。

    由于这是长年以来,为数不多的捉奸行动之一,也是长期平静而枯燥生活的调味品,众人全都是异常的兴奋。只感到心里好像有一团热火在燃烧。

    那扇门被拍的梆梆做响,门缝当中长年积灰都被拍了出来,淡淡的灰尘如下雨一般,扑簌簌地一个劲儿掉落。

    令人忍不住怀疑,如果依梅尔达再不出去,她们就会打破门冲进来。

    依梅尔达见此,急忙叫道:“姐妹们,姐妹们,你们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说着,也顾不着点灯,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匆匆地穿好了衣服。然后就冲出了房门。

    她来到了门外,当下厉声喝道:“那个胆敢触犯父神光辉的罪人在什么地方?”

    虽然口中的语气极其的严厉,但是在此同时,或许是出于保密隐私,也或许是出于其他的什么目的。却趁着众人不注意,反手就将自己的房门给紧紧地锁了起来。,

    那一众修女们正乱哄哄地,兴奋异常。全都抢着要去捉奸。就等着依梅尔达带她们去把那个男人扑倒,哪有人会在意她的这一个细节。

    当下众人纷纷大叫了起来。

    “在顶层的贵宾楼里面。”

    “就在那里,我亲眼看到的。”

    “是雪莉和蜜儿那两个小贱人带着的……”

    “……”

    众人又是七嘴八舌地吵个不休。

    依梅尔达不禁一皱眉头,厉声道:“你们都给我停下。”

    众人愕然一愣。

    依梅尔达看着人群当中一脸兴奋地凑着热闹的小修女们,不禁一皱眉头。

    她眯起眼睛,目光冰冷地从那些人的脸上扫过,然后沉声道:“看看你们,一个个大呼小叫的,还有一点儿修女的样子吗?我平时是怎么样教导你们的?”

    众人愕然一愣,纷纷赧然地低下了头去。低声地念起了祈祷词。“伟大而光辉的父神啊,愿您原谅我们的莽撞和无知,赐予我们……”

    依梅尔达紧蹙着眉头,继续叫道:“无关的人员都给我散了~其他管事的嬷嬷们跟我走。”

    那一众小修女们想要再分辩什么,但是看到她紧紧抿成一条线的嘴唇,当下知道这是她命令。因此上,纷纷失望地答应了一声,然后这才散开。

    依梅尔达冷哼了一声,然后这才带着一众持重的修女们向着贵宾楼走去。

    但是那些小修女们却也是女人。

    对于女人来说,八卦之魂的烈焰全都是熊熊的燃烧着。

    纵然是魔界赤焰之山的烈火全都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有她们的烈焰燃烧的凶猛。

    不让她们去看热闹,讲八卦。那简直比杀了她们还要难受。

    因此上,虽然众人纷纷散去,但是那些胆大一点儿的,却还是偷偷地跟了上来。反正天黑眼杂的,也不怕被发现。这个热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要不然这辈子都白活了。

    依梅尔达率领着众人径直走向了贵宾楼。

    她们沿着外楼的楼梯,直接到了希尔梅莉娅的门外。

    雪莉和蜜儿正在外面望风,和那几名修女守卫们聊天闲扯,看了她们前呼后拥的模样,不禁是一阵的头皮发麻,心里暗道糟糕,当下急忙上前阻拦。

    但是她们两个心中有鬼,再加上对面领队的可是修道院的大*OSS,当下只能是虚弱无力地叫上几句示警。

    随即就被人给挤到了一边。

    依梅尔达看到那紧闭的房门,不禁更加坚信对面有鬼。

    她重重地一跺脚上的鞋子,立时喝道:“给我撞开~”

    ×××××××

    紧接着,就听“咣当”一声巨响。

    随着那坚厚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粗暴地撞开,一大帮的修女们手执着长棍木杖,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将洛林两人团团围住。

    洛林看着她们手中的武器,不禁愕然一愣。这些家伙也太简陋了吧,威力最大的貌似是一个洗衣服用的园木棍,其他都是些扫帚拖把之类的东西。

    她们看到洛林,当即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抓到了,抓到了~”

    “果然是抓到了~~”

    “抓到奸夫了……”

    “男人,真的是个男人,我要晕倒了。”

    “这一下看她还怎么说~”

    “……”

    一帮老娘们儿扯着嗓子高声叫着,如果说一个女人相当于五百只鸭子,那么此时,最少有一到两万只的鸭子在一起大叫。

    那声音震耳欲聋,直呼的人脑仁发疼。

    洛林冷冷地看着她们,虽然并没有任何举动,但是却也并没有放松丝毫的警惕。

    在闲暇之余,他看到在人群后面,还跟有不少兴奋的脸颊菲红的小修女们,她们并没有进来,而是站在外面,睁着好奇而纯真的大眼睛,像一头无知的小鹿一样,不住地探头探脑偷看。

    洛林看着她们鬼鬼祟祟的举动,心中很是怀疑。这些青春年少,正当发春……呃,正当思春期的少女们,究竟是打算来捉奸,还是打算学习一下**不被抓的经验?

    她们的目光可都盯在自己的身上,那一双双美丽的眼睛,像明亮的星星一样。

    他不禁微笑着,向着那些小修女们一眨眼睛。当即引的那些小修女们一阵激动,双后捂着涨红的小脸,发出了高声尖叫。,

    “啊~他在看我了。”

    “他在看我了……”

    “胡说,他明明看的是我。”

    “你看,你看,他对我笑了。”

    看到洛林如此的镇定,一众前来捉奸的持重修女们更是怒火中烧。

    好啊~

    居然当着我们的面子,还敢调戏那些小修女们。

    这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真是太猖狂了,太猖狂了~

    为什么老娘在青春年少貌美如花的时候没有这么好的男人来调戏?如今人老珠黄了在大街上居然没有人正眼看一眼。

    就在此时,人群分开,一个佩带着金质十字架的年长修女越众而出。

    她神情肃穆的站在洛林的面前,眯起了细长的眼睛,冷冷地打量了洛林一番。

    洛林现在也是身经百战,就算对面站的是从娜美克星进修回来的城管,或者是扫黄打非的警察叔叔,洛林都可以不坠威风。

    他在那个将嘴唇抿成一条缝,气场强大的修女面前,当下也是毫不示弱。

    那修女看了,眼中不禁闪过了一道惊异的光芒。

    她略略地扬起了下巴,一脸的高傲,冷冷地道:“年青人,我是这里的主人,修道院的院长,依梅尔达。你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为什么会在我的修道院里面?”

    洛林虽然脸皮比城墙拐角还厚上三分,也是号称到处耍流氓的英雄人物。但是此时人家理直气壮地质问,却也不禁感到略略有些心虚。

    他定了定神,然后微微地欠身一礼,道:“抱歉了,院长,事前也没有和您打招呼,我叫洛林,兰斯,洛林……“

    果然是人的名,树的影~

    洛林说到这里,就听后面那帮小修女们又是发出一阵嘹亮的尖叫声。

    “啊~~~~“

    那声音一个比一个尖利,一个比一个激动。刺的人耳鼓一阵阵针扎一样的痛疼。

    紧接着,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听她们吵闹的声音纷纷传来。

    “洛林,他就是那个洛林。”

    “洛林爵爷啊~”

    “偶像啊~”

    “好帅~”

    “真的好帅啊~~~”

    “……”

    洛林看了一眼,就见那些小修女们有不少都是两眼桃花,大发春情。有人甚至看着自己,就像饥渴了三百年的女狐狸精看到了那位着名的大唐高僧一样,都要忍不住流口水了。

    那个守卫玛丽也是惊异地瞪大了眼睛。

    她询问地转头看向了雪莉和蜜儿,却见那两个人一脸骄傲地挺起了小胸脯,然后高高地抬起了下巴。

    玛丽当即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的纤手,喃喃地道:“哇,我居然还调戏过飞鹰战神……”

    她略略回味地搓了搓手指,喃喃地道:“不过手感确实不错,真是值了。”

    在此同时,也是在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最起码三天之内是一定要不洗手了。

    依梅尔达虽然心中也是震惊不己,但是表面上却仍然不动声色。

    她冷冷地道:“洛林伯爵?就算你是洛林伯爵,那个名满天下的飞鹰战神,但是你就应该更加珍惜自己的名声,而不是深更半夜地来到我们修道院里。这成何体统?”

    说到后来,甚至是声色俱厉起来。

    洛林苦笑了一下,道:“我也不想。但是你也知道教宗大人禁止我和我的主教见面,我没有办法,所以才……”

    希尔梅莉娅并不知道自己的那位老爹居然干出这种事情来,当即低低地惊呼了一声,道:“你说什么?”

    此时依梅尔达冷冷地道:“既然教宗陛下下令,你就应该遵守才对。”

    洛林一耸肩,道:“教宗大人还说要驱除邪恶,让老百姓们都丰衣足食呢?但是结果呢?

    还不是一大堆人吃不饱饭,大家该杀人放火还是杀人放火。该拦路抢劫还是拦路抢劫?

    他的话,你们信多少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信的不太多的。”

    希尔梅莉娅听了一时很有些哭笑不得。

    旁边一众修女们听了洛林的话,一时之间也全都是有些不知所措,不住地低声议论起来。

    依梅尔达眼中光芒不禁闪过了几下,发现这位爵爷果然是不同凡响,不仅打仗厉害,而且还确实是如传言所说,是一个吵架高手。,

    自己明明是来捉奸的,理直气壮,但是在言词上居然还是不是他的对手。

    依梅尔达咬了咬嘴唇,轻轻地扭了扭脚上的鞋子,当即转移了目标。

    她看着希尔梅莉娅道:“主教大人,您是我们的贵宾,而且马上还要被封红衣大主教了。或许我不该多嘴。但是这个地方毕竟是修女修道院。不是任意胡来的地方……”

    她这话虽然不带脏字,但是却也说的极狠。

    什么叫任意胡来?还不是指希尔梅莉娅和洛爵爷之间的奸……呃,超友谊关系。

    希尔梅莉娅也是明白她的话中所指,一时间羞愧的满脸通红。

    洛林在旁边不禁有些变颜变色,欲做势上前,但是旁边希尔梅莉娅却是坚定地伸出手来,将他给拉住了。

    洛林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强自忍了下来。

    毕竟自己也得要照顾一下希尔梅莉娅,虽然痛快了嘴巴,但是自己一拍屁股走了,希尔梅莉娅可是还要继续住在这里的。不能不考虑她以后的处境。

    依梅尔达看了,丝毫不让,继续说道:“随随便便地就把男人招进来,这成何体统,万一传出去了,这让我们修女修道院的名声往哪儿放?“

    希尔梅莉娅当即羞愧交加,那如玉的俏脸上红的几乎要滚下血来。

    洛林爵爷虽然是个不要脸的高手,但是面对她这指责,一时也是无话可说。

    毕竟,自己深夜夜入这圣女修道院确实是自己的不对。

    而且对方也没有表现出直接动刀动枪,威胁到人身安全的举动,这让洛爵爷原本打算直接耍流氓的打算,也是落了空。

    毕竟对一帮手执刀剑,想要杀人的人痛下杀手是一回事,对一帮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开火,则是另一回事。

    要知道,米国的那些狗崽子们杀害登哥的时候,就因为登哥手里没有拿家伙,就已经是有一大帮人在旁边吵三吵四的了。

    此时就听依梅尔达继续道:“主教大人,你们如果有什么话说,不能等到明天早上吗?

    我不知道你们在奈安的时候,一个男子深更半夜就跑到女孩子的房间里面算是什么风俗……

    但是既然您已经来了圣城,就要遵守圣城的规矩,循规蹈矩一些,将你们在奈安的那一套收敛起来。

    不要不知检点~“

    这话说的可就太狠了,直接骂希尔梅莉不知检点。

    洛林当下就要发火,但是随即却感到希尔梅莉娅握紧了自己的手,当下又是只得强自压下了这口气来。

    依梅尔达看了,不禁更是得意,跺了跺脚上的鞋子。

    她冷冷地看着希尔梅莉娅,道:“虽然职责所限,我管不到你。但是这件事情我一定是要向奥巴赫姆大主教和教宗陛下亲自汇报的,到时候,看他们怎么处理。

    到那个时候,我看他们会不会护你的短处?“

    希尔梅莉娅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旁边的一众修女看了,都忍不住替她感到可怜起来。

    依梅尔达见她无话可说,不禁更加高兴,感到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将刚刚输掉的那几阵全都又赢了回来,然后左脚在地上又轻轻地跺了几下。

    厚厚的鞋跟击在地板上发出一清脆的声响。

    依梅尔达意犹未尽,继续说道:“主教大人,你们这些在外面长大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定要好好地学习一下教廷的条例规矩才行。

    在我们这里,可是从来都不能够和外人交通,更别说是做出这种阴乱无耻的事情来了。这要是传出去,不仅是丢了你自己的脸,丢了你们奈安教会的脸,就边教廷的脸面也是要掉光的。

    我们这里清规戒律可是极多的,如果忍受不了的话,我劝你还是赶快回奈安去吧……“

    希尔梅莉娅原本也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忍了她半天,但是却见她是越说越厉害,越说越厉害,当下不禁是轻声道:“大人,父神保佑。请您先穿好你的鞋子。”

    依梅尔达不由一愣,道:“你说什么?我,圣女修道院的院长,以一个前辈的身份,正耐心地规劝你,好好地教你做一个圣洁修女的道理,你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你以为你,你们刚刚做的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希尔梅莉娅轻声而坚定地道:“大人,请您穿好您的鞋子。”

    依梅尔达不禁更加生气起来。

    她拍着桌子,气急败坏地道:“你不要跟我说什么鞋子的事情,我告诉你,性质很严重,后果也很严重。在教廷当中做出这种的事情,可是要严恁的。

    我看在奥巴赫姆大主教的面子上,教训你两句,让你……“

    希尔梅莉娅打断了她的话,仍然轻声而坚定地道:“大人,请您穿好您的鞋子。”

    依梅尔达火冒三丈,道:“你……你说什么鞋子啊,我可是跟你说正经事情的……要知道……”

    希尔梅莉娅再次打断了她的话,继续轻声道:“大人,请您穿好您的鞋子。”

    一众人等听了希尔梅莉一再如此的说话,当下不由纷纷低下头去,向着院长的脚下看去。

    依梅尔达也是低下头去。

    洛林也是低下自己的视线,看向了依梅尔达的脚下。

    哎呀~

    天啊,这……这也太惊人了吧~

    洛林看着依梅尔达的脚上的鞋子,一时就感到那双普通的鞋子上在一瞬间放射出了无数光芒,几乎要刺瞎了他的氪金狗眼。

    那是什么啊~

    只见依梅尔达脚上一左一右穿着的鞋子并不一样,左边是的一只普通的修女们穿的平底鞋,而右脚,右脚上穿着的居然……居然是一只带有高跟的男式皮鞋。

    我的个苍天啊~

    我的个大地啊~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圣女修道院的院长依梅尔达,圣洁的依梅尔达。虔诚的依梅尔达的房中一定是藏着一个男人。

    她这是在慌乱之中,穿错了鞋子。

    除此之外,不可能再有第二种解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